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61章 重返寒岭

    愤怒中的加拉曼迪斯微微一愣,道:“卡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念冰怎么会自己求死呢?”

    奥斯卡叹息一声,道:“事实却是如此,虽然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意愿,但念冰毕竟与冰云发生了那种关系,又将冰云在这里囚禁了十天,突然知道冰云就是自己干妈的女儿,又见到凤女大嫂,在那种尴尬的情况下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本来他自然不会想到死,只是想,不论玉如烟阿姨如何责罚他,他都甘愿承受。但冰云竟然为他以身挡剑,令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回报这份爱。他深深的爱着凤女大嫂,还爱着那个叫龙灵儿的姑娘,但他与冰云发生这种事情后,再加上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自己也无法再抛弃冰云。而冰云为了救他陷入垂死之中。为了能够将冰云救活,他不得不以诅咒生命的方法发动那强大的禁咒。当时,如果他的选择再慢一点,恐怕冰云就要死了。当他凭借着自己诅咒生命得来的能令为冰云心脏重塑并开启天眼穴后,对凤女大嫂和那龙灵姑娘的强烈愧疚,使他将剩余能量完全爆发出来,以天使之泪和自己全部生命力凝结的先天之气改造他们的身体,冰帮助他们留下了开启天眼穴的种子。虽然念冰失去了生命力,但他在意识消失的瞬间,心中是满足的,至少他自己觉得已经赎罪了,临死前那一刻他说过,他能为凤女大嫂他们做的只有这么多。所以,他可以说是自己求死,并不是玉如烟阿姨逼得。哎,其实他又如何想死呢?他还有父母未曾救出,更希望好好的活着,可是,冰云的垂危促使他作出这个决定。”

    没有人比奥斯卡更清楚念冰当时的心情,念冰并不想死,但是,在那种时候,他能不救冰云么?不,绝对不能。其实,奥斯卡有一点的判断是错的,当念冰救活冰云之后,他再想收敛自己的生命力已经无法控制了。生命诅咒这个禁忌魔法本身是极为邪恶的,如果念冰使用的只是普通魔法,或许还有机会强行抑制生命力的流逝,但他用的却是自己并不擅长的光明魔法,还引动了神降术,生命力一发不可收拾,根本无法收回。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将自己所拥有的能量完全输出,作出他所希望做的事,否则,那凝聚的庞大能量也会伴随着他的生命力同样消失。

    玉如烟看着站在面前气质已经完全改变的念冰,纲要说些什么,却见凤女扑通一声跪倒在火龙王加拉曼迪斯面前,“龙王前辈,求求您,救救念冰吧。您是伟大的龙王,一定有办法的。”如果说在发现念冰与冰云发生的事情后她对念冰的感情还有所怀疑,当念冰将天使之泪传入她体内的那一刻,所有的怀疑完全就已经消失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天使之泪中凝聚着念冰无尽的爱意啊!

    加拉曼迪斯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我不能骗你,丫头,起来吧,我确实没办法。他的生命力完全消失,如果不是因为天眼穴进化到了中期,恐怕连灵魂也会一起消失。虽然他现在的灵魂意识还留在天眼穴中,但是,彻底失去了生命力,再想将他救活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用你求,我也一定会尽力。现在只能将他带回去,合我们七龙王之力想象办法。念冰因为从小带着仇恨,有时候性格是古怪了一些,甚至有些阴冷,但是,真是的他却是那么善良,当初,还记得他让我带你出寒岭么?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动你的,但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我们七龙王即将面对一场劫难,他怕你受到伤害,所以才让我送你走。而他自己,却第一次用了诅咒生命的那个咒语,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挽救了我们。奥斯卡之所以会与他公用身体,也正是因为那次的事,如果不是念冰运气好,恐怕那次他就已经死了。他对我们龙族有大恩,只要我们能做到,绝不会吝惜自己的能力,一定会救活他的。”随手一挥,他就凤女扶了起来。

    凤女心中充满了悲伤,看着面前已经不是念冰的念冰,她更深刻明白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感情,阴差阳错间,竟然弄得如此田地,她不禁有些茫然了,但是,如果现在她能够选择将自己的生命力传给念冰,那么她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恩。”躺在地上的冰云动了一下,背后那变成金色的翅膀一收再张,将她的身体推动着坐了起来,她与凤女的反应几乎一样,以看到站在哪里的奥斯卡,立刻站起,“念冰,你没事吧。”她上前一步,想要自己观察“念冰”,但碍于母亲在旁,勉强在“念冰”身前停下,仔细的看着他,美眸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你又何必救我呢?你,你没事吧?”

    奥斯卡苦笑道:“这个,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冰云大嫂,我是没事,不过念冰老大的事就大了。”看着一脸茫然的冰云,他赶忙将发生的事讲述了一遍。冰云在念冰使用那个光系神降术的时候就已经觉出不对,她从小修炼魔法,很清楚魔法是不能越阶施展的。此时听了奥斯卡的话,他的目光呆滞了,第一次被念冰侵犯时的死寂逐渐流露,但她却没有哭,转身看向玉如烟,道:“妈,我师傅刚刚是不是来过了,我能感觉到她的气息。”

    玉如烟点了点头,黯然道:“你师傅本想把你带走,但你现在这样的情况,我怎么能让她带走你呢?后来我们差一点打起来,幸亏火龙王前辈及时赶到,才将你师傅吓退,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不会那么容易放弃。”

    冰云叹息一声,道:“师傅从小把我养大,对我有极大的恩情,可惜,我现在却不能报恩了。”转向加拉曼迪斯,“前辈,您能带我走么?”

    加拉曼迪斯一愣,道:“丫头,你要干什么?”冰云虽然与凤女有几分神似,但两人的美感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凤女就如同盛开的玫瑰一般鲜艳动人,而冰云则更像冰天雪地中傲然绽放的腊梅,和他们比起来,在容貌上龙灵就要逊色一些了,但她那如同百合花一般的温柔却是冰云和凤女所不具备的。三女各擅胜场,加拉曼迪斯心中暗道可惜,念冰啊念冰,你小子要是没死,这是多么大的福气啊!

    冰云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仿佛身上的冰霜解冻一般,“我已经是他的人了,在先前母亲那一剑中冰云已经死了,现在有的只是蓝晨,蓝晨的命是念冰给的,她的命只属于念冰,不论念冰是生是死,终其一生,蓝晨也只会留在念冰身旁,哪怕只是守着他的灵魂。”她绝不是一个容易动感情的人,但是,一旦感情发动,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她甚至已经不在乎念冰的生死,不论念冰如何,她都会守着他。

    玉如烟眼圈一红,哽咽道:“晨晨,都是妈妈不好,如果不是当时我太冲动,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你……”

    蓝晨摇了摇头,道:“不,妈妈,这怎么能怪你呢?换做任何一个母亲,自己的孩子被欺负了,她也会像您那么做。妈,请恕女儿不孝,不能在您二老身前侍奉了。”说着,她跪在玉如烟母亲,盈盈下拜。

    玉如烟将蓝晨扶了起来,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晨晨,妈妈明白你的心意,你放心去吧。凤女,你也跟妹妹一起去吧,彼此也有个照应。”一边说着,她拉过身旁的凤女,将这对姐妹的手叠在一起。

    凤女全身一颤,“妈,那您和爸爸……”虽然她也想像冰云那样恳求母亲,但是她心中的责任感却更强,好不容易才与父母相认啊。

    玉如烟摇了摇头,道:“你们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虽然有些舍不得,但念冰却只得你们去爱。去吧,这些年来,我和你们爸爸一直没有你们在身旁,一样过的很好,妈妈只是希望,无论念冰能否救活,你们都经常回家看看,好么?”

    “妈——”母女三人抱成一团放声大哭,就连蓝晨也无法再抑制住内心的情感。

    加拉曼迪斯看了奥斯卡一眼,道:“看来,不带上她们是不行了。既然如此,索性到冰雪城把灵儿那丫头也接上吧。那丫头对念冰的爱绝不比她们少。或许,有她们在身边,也更容易唤醒念冰的神识。她们的她也想刚刚开启,还没有进入初期,跟着我也能更好的修炼。”

    龙灵这两天心情特别好,因为她已经得到了冰月城那边的消息,七皇子燕风等上了帝位,而五皇子燕云却莫名其妙的死了,她与燕云的婚约自然解决。虽然她并不知道念冰是怎么做到的,但一想着念冰将回来和自己在一起,她就说不出的开心。

    天空突然变成了金色,吓了龙灵一跳,看着那散发着祥和之气的天空,她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强烈的不安。就在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之时,一金一银两道光芒眨眼间来到她面前。龙灵清晰的感觉到那光芒散发着亲切的感觉。光芒一闪,金光浸染化为无形的能量传入自己的心头与身体融合,刹那间,她心中充满了无尽的爱意,念冰的模样清晰的浮现在她脑海中,下一刻,银光从她眉心处一穿而入,没等龙灵反应过来,她只觉得大脑一阵轰鸣,就失去了意识。

    目送着加拉曼迪斯身化的巨大火龙带着奥斯卡、蓝晨和凤女离去,玉如烟忍不住又流下泪来,好不容易一家团圆了,却又分开。作为母亲,她实在难以抑制心中的悲伤。但她知道,自己只能如此选择,不论是为了冰云的安全,还是为了她们姐妹的心愿,她都不会阻拦蓝晨和凤女离去。她现在只能默默的祈祷,祈祷念冰能够死而复生,那样,自己一家才能真正的团聚。

    当加拉曼迪斯他们回到冰雪城中,龙灵还处于昏迷之中,虽然同样是接受了天使之泪,但她本身的实力却与凤女和冰云有着不小的差距,所以改造的过程也长了许多。龙智虽然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他却能觉察到龙灵的身体在一股纯正的能量下正不断改造着,这绝不会是坏事。所以他只是将龙灵安置在她自己的房间,并没有用魔法去阻止那能量的发挥。

    加拉曼迪斯带着奥斯卡、蓝晨和凤女三人回到清风斋中,一进门他就看到正训斥服务生的雪静。雪静一看到他回来了,眼睛顿时一亮,流露出一丝欣喜,但很快就板起脸,几步迎了上来,一把揪住加拉曼迪斯的耳朵,没好气的道:“死火龙,你还知道回来?”

    “哎哟,好疼,我说静静,你轻点行不行,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傅啊!你这是尊师重道的表现么?加拉曼迪斯连连哀呼,但脸上却没有一丝不满的神色,反而流露出一丝笑意,似乎早已习惯了现在的场面似的。

    雪静哼了一声,揪着他耳朵的手反而更用力了,“还尊师重道呢,你突然就走,连说都不说一声,哼,你哪里像老师的样子了。”说到这里,她俏脸不禁一红。这几个月以来,她跟着加拉曼迪斯修炼武技,实力大增,就算不该用加拉曼迪斯送她的那柄剑也已经达到了武斗家的实力。就连雪极也跟着女儿受益,以加拉曼迪斯上万年的经验,随便指点他几句也令他受用无穷。不过,加拉曼迪斯教导雪静的时候虽然很认真,但每次他都要求手把手的教雪静一些武技招式,自然手脚不会闲着,总要从雪静身上占点便宜,为了这点,他没少被雪静修理,不过他也乐得如此。反而更喜欢雪静那直来直去的性格。雪静随着与加拉曼迪斯深入的接触,才发现原来这个叫龙火的家伙知识居然如此渊博,而且,他那隐藏的实力之强,是自己从来没想象过的。最让雪静满意的,就是加拉曼迪斯能够承受自己的脾气,不论自己怎么欺负他,他都甘之如抬,一点都没有摆过师傅的架子,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但在不知不觉中,她的心已经逐渐向加拉曼迪斯靠扰了。

    看着连冰雪女神祭祀都能逼走的堂堂火龙王被一个人类女孩儿这么揪着耳朵居然连一点反抗都没有,奥斯卡三人同时愣了一下,奥斯卡还好,他与念冰灵魂相通,自然知道一些雪静与加拉曼迪斯的事,但凤女和蓝晨却并不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念冰的事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在她们心头,恐怕她们早已经笑出声来,毕竟,加拉曼迪斯现在的样子实在太滑稽了。

    加拉曼迪斯苦笑道:“静静,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其实,我一共也没离开多久啊!如果念冰不是出了事,我怎么会突然就走呢?”

    雪静瞥了一眼加拉曼迪斯背后的奥斯卡。再看看容光尚在自己之上的凤女姐妹。气更不打一处来,“他出事?他能有什么事?哼,这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没这个胆子,念冰,你好啊!刚走了没几个月就又有了红颜知己。你对得起我龙灵妹妹么?”

    雪静的嗓门粗大,引得清风斋中客人们不禁投来惊讶的目光,加拉曼迪斯赶忙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先松手,咱们到后面去说。”

    雪静哼了一声,这才松开揪住加拉曼迪斯的手,道:“跟我来吧。”说着,转身朝里面走去。带着众人来到一间静室之中。

    奥斯卡关好门,雪静道:“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怎么了?念冰。你必须拾我个解释。灵儿妹妹脾气太好,我可不能让她任你欺负。”

    “够了。”加拉曼迪斯他脸色沉了下来,顿时,一股强烈地威压充斤在房间之内。使正要发飚的雪静静了下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加拉曼迪斯发脾气的样子,心中虽然惊讶。但多少有些害怕,嘟囔着道:“凶什么凶,那么大嗓门干什么?我又不是听不见。”

    一听雪静这话,加拉曼迪斯好不容易板起的严肃差点随之瓦解,他勉强忍住心中的笑意,咳嗽一声,道:“静静,到了现在,有些事我也不能再向你隐瞒。首先,念冰确实出事了,可以说他现在已经死了。你面前见到地并不是念冰本人。”当下,他将念冰与凤女、蓝晨之间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所以,就算念冰能够救的活,他恐怕也来不及帮你们清风斋去参加厨神大寒了,你要跟你父亲说一声。”

    雪静呆呆的看着加拉曼迪斯,“念冰死了?你不是在骗我吧。他,他……”虽然她一直有些恨念冰,但突然听到念冰死了也不禁悲意上涌。

    加拉曼迪斯叹息一声,道:“就算你怀疑我的人品,也不应认怀疑我与念冰之间的兄弟之情,你觉得我会拿他的生死来开玩笑么?还有一件事,我也要告诉你。静静,恐怕我们师徒之间的缘分就要尽了,以后我应该也不会再回来了。

    雪静娇躯大震,“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救活念冰之后你也不回来了么?你,你不要我……这个徒弟了?”习惯了加拉曼迪斯在身边,她心中不禁升起强烈地失落感,咬着自己地嘴唇,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些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加拉曼迪斯苦笑道:“不,不是我不要你,恐怕是你不要我才对。静静,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包括龙火这个名字也是假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千年以来,你是唯一打动我心地女性,可是,如果你知道了我真正的身份,恐怕很难接受我。”说到这里,他不禁流露出黯然之色。

    雪静愣了一下,有些好奇的道:“你是什么身份?你觉得我会是个在乎你身份地人么?就算你是个乞丐,只要我觉得,觉得你好,也会是你的徒弟啊!等等,你刚才说几千年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了。”

    加拉曼迪斯深吸口气,终于下定决心,“静静,我之所以说你不会接受我的身份,是因为我并不是人类。我是一条龙,一条火龙。”

    雪升的表情先是呆滞了一下,紧接着,她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那银铃般的笑声弄的加拉曼迪斯心中一阵发虚,“开什么玩笑?你是一条龙?那我还是一只凤呢,你这又想的是什么花招,想博取我的同情让我留你么?哼,我偏偏不留,你走吧。”

    加拉曼迪斯有些苦涩的道:“静静,我说的是实话,我并没有骗你,这个时候,我也不能骗你,念冰危在旦夕,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一边说着,他抬起自己的手臂。红光闪烁中。手臂瞬间变得粗大起来撑开外面的衣服,在一片密集的红色鳞片覆盖下化为一只龙爪。

    雪静笑容一僵,看着加拉曼迪斯认真的样子,再看看一旁毫无惊讶之色的凤女等人。不禁失声道:“你,你真的是一头龙么?可你怎么……”

    加拉曼迪斯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一条龙,火龙王加拉曼迪斯才是我地名字,这一点念冰也很清楚地。作为高贵的火龙王,我有着相当于你们人类神师的实力,同时,在龙族秘术之下,我可以变身成人。身体构造与人类没有任何不同之处。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喜欢上你吧,我知道突然说出这些你很难接受,但这一切却都是事实。好了。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怎么算,我们也有段师徒的缘分。静静。如果以千我给你带来过什么麻烦,加拉曼迪斯在这里向你说声抱歉。我们要走了。”他地心很痛,就像当初失去光明龙王迪曼特蒂时一样的痛,作出这个抉择是那么的艰难,如果不是因为念冰突然出事,恐怕他还无法下定决心。毕竟,他与雪静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种族不同,一条龙与一个人类真的能够结合在一起么?这一点连加拉曼迪斯自己都无法肯定,长痛不如短痛,他已行发现自己对雪静的爱越来越深,如果再这么拖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勇气将事实告诉雪静,虽然他现在心很痛,但反而有着一种解脱了的威觉。

    看着加拉曼迪斯向外走去,看着奥斯卡和凤女站起身就要跟着他离开,雪静突然道:“等一下。”

    加拉曼迪斯回过身,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默然了,“静静,你的脾气还是应该改一改,否则没有我在你身边很容易吃亏。我教你的修炼方法你一定要往续练下去,对你将会有很大她好处。哇,你干什么。”他正痛心地说着,雪静突然一闪身来到他面前,一把捏住他的脸颊。

    雪静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你真的是龙么?变成人竞然和我们人类一模一样啊!太好玩儿了。你怎么早不说你是什么火龙王。要是早知道你是传说中的龙,说不定我早能决定嫁给你了呢。嗯,嫁给一个龙王,真是不错地选择。”一边说着,她一边眼含笑意的看着目蹬口呆的加拉曼迪斯,别说加拉曼迪斯愣住了,能连一旁地凤女、蓝晨和奥斯卡也被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他们谁都没想到雪静的反应居然会是这样的。

    随着脸上的疼痛逐渐升级,加拉曼迪斯终于清醒过来,也不顾被雪静捏着的脸,强忍着心中的狂喜,试探着问道:“你是当真的么?”

    雪升静微微一笑,道:“怎么?还怕我后悔啊!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解除你师傅的身份,你既然是龙王,能要一直保护我,不过……”

    加拉曼迪斯的心在痛苦与兴奋中转换变得异常敏感,一听雪静话音一变,顿时紧张起来,“不过什么?”

    雪静道:“不过,你要是龙的话,应该会飞吧。如果你不会飞的话,我可不承认你是龙哦。”

    “飞?会,我当然会啦,别说变回龙身,就是现在人类的样子我也一样能飞啊!这个容易,这个太容易了。静静,你真的不嫌弃我?”

    雪静微微一笑,道:“怎么?难道你反悔了?不想要我了。我告诉臭龙,能算你想不要我都不行,以后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天啊!”加拉曼迪斯做出一个夸张的动作,仰天长叹一声,“天啊,你不是捉弄我么,早知道静静竟然喜欢我是龙,我不早能得手了。”

    雪静动作熟练的揪住他的耳朵,道:“好拉,别浪费时间了,不是要赶快救念冰么?我去跟爸爸打个招呼,就说跟灵儿出去玩些日子,我们救一起走,哦,对了,你可不要告诉我爸爸你是龙,我虽然能接受,可不代表我爸也能接受的了。”

    加拉曼迪斯心情大好,“是,伟大的老婆大人。我伟大的火龙王加拉曼迪斯这伟大的三个宇以后就送给你了。”

    雪静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瞪了他一眼后跑出了房间,但她却并没有反对加拉曼迪斯对自己的称呼。其实,并不是加拉曼迪斯龙王的身份打动了他,而是加拉曼迪斯的表白。虽然他是龙,但雪静经过以往的种种,想得到真正的爱,自己同样也要付出。

    一个时辰后,加拉曼迪斯再次变身成巨龙,带着众人飞离了冰雪城,与他们一同离开的已经多了两个人,雪静和龙灵。龙灵依然处于昏迷之中,加拉曼迪斯可不管龙智同不同意,根本就没告诉他,直接带着龙灵一起离开了。虽然背上坐了五个人,可加拉曼迪斯的速度丝毫不减,雪静坐在最前面,他故意卖弄,有意将速度提升到极限,全身散发着一层火红色的光罩护住众人,使罡风不会吹到他们。

    第一次飞入空中,还是坐在自己心爱的龙背上,雪静大呼过瘾,兴高采烈的不断欢呼着。有了她调节气氛,一直沉默着的凤女和冰云,心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些。在加拉曼迪斯不惜能量的急飞之下,短短一天时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冰月帝国与朗木帝国交界的寒岭。

    远远的,雪静看到空中盘旋着六团彩色光芒,距离渐渐近了,她清晰的看到,那六团彩光竟然是六条与加拉曼迪斯一样的巨龙,在回来的路上,加拉曼迪斯已经用龙族的传讯方法通知了卡捷奥西斯等人,判断他们即将回来,众龙王同时出来迎接。

    火红色的龙翼大张,加拉曼迪斯前冲的势头瞬间减慢,在六龙王面前百丈外停了下来,低下龙头道:“我回来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