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77章 圣师

    青衣人眼中寒光大放,“你真的想让我杀了你?你要想好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白衣人自嘲的笑笑,道:人?我们不是早都自称为神了么?我们早已经不是人,你跟我浪费这么多口舌,可不像你平时的作风,看来,你对他们还是有所顾及的,不是么?“

    青衣人大怒,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我看谁能对我有所威胁。”空气中的风快速的旋转起来,一道道风的利刃凝结成型,那原来流动的风在化为利刃之后,竟然在青衣人背后凝结,没有丝毫动作的意思,似乎像是等待他命令的傀儡一般。

    白衣人深吸口气,道;“来吧,我到要看看,你这个候补主神有多强的实力能够杀了我。”

    难道你还看的不够么?你觉得我有多强的实力呢?青衣人的脸色突然变得平静下来,像他们这个级数的高手已经不会被情绪所左右了,一旦战斗,必将全身心投入其中。

    白色的光芒在白衣人手中凝结,白光渐渐发生了转变,竟然变成了金色,充满神圣的金色。金色的长刀握在白衣人依旧坚定的大手中,他的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深吸口气,正视着面前的青衣人,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光明之刃。

    青衣人冷哼一声,道;”你已经失去了光明的纯净,就算有了光明的神圣增加攻击力,又怎么挡的住我的风神之力呢?见识过我的风神刺,这一次,就让你见识我的风神斩吧。“一边说着,在他背后的十数道青光突然融合,一个半圆形的巨大风刃漂浮在他头顶上方,很快,那风刃竟然又变回了先前风刃的大小,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只不过青色的风刃此时已经变成了墨绿色,这种情况念冰再清楚不过了。这是压缩地方法啊!只不过白衣人压缩的是斗气,而不是魔法。

    青色的斗气不断升腾着青衣人抬起手,捏住风刃的内侧,”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白衣人用行动回答了青衣人,他手中金色的长刀已经高举过头。断喝一声,一道幻影般的金光飘然而出,朝青衣人斩去。

    青衣人冷哼一声,手指一动。那墨绿色地风刃已经飞了出去,没有任何悬念的。那幻影般的金光顿时被实体般的风刃撕成了碎片,原势不改地朝白衣人飞去。

    白衣人突然笑了,手中金色长刀变成了点点金光飘散,喷出一口鲜血,那一个个金色的光点在鲜血地作用下竟然变成了金红色,突然四周围一个分散,躲闪过墨绿色的风刃的攻击,紧接着又一个收缩,如同百鸟归巢一般朝那青衣人冲去。”血噬大法。不可能,你怎么会……“他已经来不及惊讶了,面对那无数金红色的光芒,身体立刻快速旋转起来,以身化为龙卷风。与那些金红色的光点融合在一起,只不过,这种融合是带着爆炸声的。

    白衣人口中发出哈哈大笑,眼看着墨绿色风刃已经到了面前,他突然嗔目大喝一声,右拳猛的向前挥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风刃正中央击去。剧烈的轰鸣在两边同时响起,空气中的光明与风两种魔法元素剧烈地波动着,斗气的能量在空中弥漫,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痕迹,他们之间的拼斗似乎已经将一切都撕碎了,当然,也包括他们自己。

    光芒收敛,青衣人勉强飘浮在距离地面一丈左右的地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身上的青衣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染红,至少有七个血窟窿分别出现在他双肩,双腿,以及身上。每一个血窟窿看上去都不大,但完全都是穿透伤,伤口虽然已经被他以特殊方法封闭了,但依旧有鲜血流出,原本冰冷的面庞看上去异常苍白,他身体周围的风系斗气不稳定的波动着,比先前已经明显削弱了许多。

    白衣人的情况比青衣人更差了一些,从额头一直到胯部,有着一道深深的血痕,他那用来迎击墨绿风刃的手臂已经消失了,血肉模糊的肩膀缀着一丝丝碎肉,身上密布着无数细小的伤口,使他早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唯一没有变化的,就只有他的眼神了,那坚定的眼神没有任何屈服的意思,反而战意更威了。”好,好,好,你居然不惜号费自己的真元用这种方法对付我,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青衣人一边喘息着,一边怨毒的看着白衣人。

    白衣人淡然道,损耗真元算什么,难道被你杀了以后,我还会有什么真元么?不过,我确实很佩服你的实力,我承认,你确实有着候补主神的实力,否则,你也不可能在我以本命真元为代价的攻击中还能躲避过要害了。

    青衣人道:’本来,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杀你,这一切都是你逼的,既然如此,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你自称为圣师,难道,神圣就真的能救你么?光明元素对你的伤是无效的,以你现在所受的创伤,就算能够治好,也不可能恢复原本的实力了。

    白衣人笑了,虽然他那被子鲜血覆盖的脸笑起来看上去有些恐怖,但是,他的气势却依旧像开始时那样强盛,甚至有过之,“怎么,你怕了吧。你怕那些主神们向你报复。”

    “确实,我怕惹麻烦。”青衣人到了这个时候,似乎已经不再顾及自己的面子了,“因为我怕惹到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只想要你手上那件东西,在神之大陆上,没有什么比生存更加重要的事,就算是已经达到神级的你我也不例外,为了生存下去。一点恐惧心理又算什么?看来,你那臭石头的外号一点错都没有,你这死硬脾气恐怕真的要带到地下去了。”是啊,我的脾气是臭,只要是我决定的事,断没有改变的道理,我知道你还有动手的能力,动手吧,杀了我,或许你能从我身上找到那件东西,白衣人的声音不存在任何情绪,仿佛他说地并不是自己的生命。

    “你真的就不怕死么?”青衣人恨恨的道。他身上的伤口正在快速的俞合着,但鲜血地大量损伤以及能量消耗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补回来的了。

    “死?死和生有什么区别么?在这片神之大陆上,生又有什么意义?我来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我看到了些什么?你又看到了些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忘记吧。在这片大陆上,不论是自称为风神的你,还是被人称为光明神的我,都只不过是一个为了生存而不断努力地人,什么神,所谓的神还不都是人么?如果神真地像我们活的这么窝囊,恐怕他也会自已了断。对我来说,生活在这毫无乐趣,充满死寂的世界中,到不如去死的好。

    青衣人叹息一声,道:原来你早已经看开了,可惜,我还没有看开,所以,那件东西我必须要。”淡淡的青光逐渐在他身体周围凝结着,化为一道道细小的风刃。逐渐呈现在两人之间的空中。

    白衣人也想调动自己的斗气,可惜的是,他地伤实在太重了,已经无法将斗气凝结成形,只能在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层乳白色的光芒。不屈的看着面前的青衣人。

    “好了,好了,该落幕了,有什么可打的,”尖锐地声音响起,另原本蓄势待发的青衣人脸色大变,在神之大陆上,所有神人都是异常自私的,有的时候,为了生存甚至不惜吃掉同类来补充自己,所以,在神人们之间,最怕的就是当自己虚弱时遇到其他神人,因为,没有谁会狁什么,哪怕是好朋友,也可能成为致命的根源。神之大陆上虽然环境极差,但在这片大陆上却有着许多特殊矿物,这些矿物被神人们以各种方法制作成保命的物品,都是非常珍贵的。实力越强的神人,这些器物就越多,可惜,青衣人与白衣人身上的护具和兵器早都在先前的战斗中消耗掉了,否则两人也不会发展到最后能量相拼的结局,突然遇到外,青衣人又怎么能不吃惊呢?

    拿度和界伤从暗处走了出来,其实,以他们的实力本来不足以瞒住相互拼都的二人,只是因为二人在打到这里时已经消耗了大量的实力,再加上到了最后拼斗的关键,才大意的没有感觉到他们的气息,毕竟,这里距离禁地死神瀑布不远,平时是很少有神人来此的,所以二人并没有太多在意。

    拿度和界伤脸上的喜色是难以掩盖的,那强烈的欢喜之意看得刚刚从雷劈恢复过来的念冰心中一阵恶心。

    拿度和界伤分别走向青衣人和白衣人,两人身上都腾起了淡淡红光,火属性的斗气围绕着他们的身体不断的波动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攻击似的。

    青衣人冷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插手我的事,知道我是谁么?

    拿度狡猾的一笑,道:你是谁,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想知道,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要求你拿出什么东西赎命的,直接把你们杀了,剩余的东西不就是我们的么?以你们的实力来看,身上的好东西应该不少吧,而且,吃了你们的肉,说不定是大补呢,嘿嘿。

    青衣人眼中冷光更威,那些原本准备对付白衣人的风刃缓缓收敛到自己身旁,”好啊,没想到,我竟然会被子人黑吃黑,那你就来吧,看看我们谁会先死。

    拿度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贪婪了,“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作为一个半神,我们与你们这些神有着很大的差距,在你们眼中,我们甚至连蚂蚁都不如,不过,以你现在的状况,还能做什么呢?

    我的实力虽然不强,但就凭你这几个风刃,想对付我一个半神,似乎还不太可能吧”一边说着,他身体突然向前冲去,整个凭借着极快的速度在空中幻化出三道身影,三道红光分别从三道身影处发出,红光在空中凝结成一股,骤然向青衣人攻去,拿度很聪明,他知道对付青衣人这样的强弩之末用纯力量的方法最好用,毕竟,对方的斗气已经所剩无几,但对方的战斗经验还在,如果纠缠下去,一旦对方有什么能够恢复实力的方法可就不妙了。所以,他一出手就用出了全力,斗气在空中带出凌厉的破空声,那灼热的斗气使空气随之燃烧,直奔青衣人胸口而去。

    白衣人没有说什么,朝他走去的界伤同样没有吭声,只不过他的动作却丝毫不比拿度慢什么,同样是红色的斗气,同样的攻击方法,直奔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刚的光芒,他并不怕死,但死在这样拣便宜的小人手中,他又怎么能甘心呢?他到宁可死在青衣人手里,至少那青衣人是凭本事战胜他的。比这样窝囊的死要强多了。可惜,他那光明斗气现在也只能起到一丝护体的效果了,根本无法再与对方抗衡。于是,他挺起胸膛,就算要死了,他也要死的像个男人。

    轰————,青衣人的身体应声抛飞,在空中鲜血狂喷,他那些风刃已经完全消失了,先前已经止血的七个伤口再次流出了鲜血,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的胸前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身体不断的抽搐着,又吐出一口鲜血,才勉强稳定住自己的气息,但已经气多进气少,别说战斗,是不是还活着都很难说。

    同样的声音也在另一个方向响起,只不过另一个方向却带起一丝轻咦。拿度顾不上去看青衣人是不是真的死了了,赶忙回身朝界伤的方向看去,毕竟,两个半神杀两个神级高手,对于他们来说,心理压力是非常大的,惟恐出现什么变化。

    刚一回头,拿度就感觉一股沸腾的魔法元素扑面而来,而原本攻向白衣人的界伤,正惊讶的站在距离白衣人十丈外,吃惊的看着不远处的白衣人。一道蓝色水华飘然而落,水幕温柔的笼罩在白衣人身上,那些细小的伤口在蓝色光华的滋润下快速的愈合着,而那道深邃的伤痕也因为这蓝色光芒的出现而停止了流血。

    水元素的治疗,拿度和界伤尽头同时一紧,虽然拿度没有看到先前发生了什么,但猜也能猜到界伤是被那施展水元素的主人击退了。两人本就有些胆怯,拿度不禁色厉内荏的大喝道:“是谁,滚出来。”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似乎就是黄雀后面的鹰吧。两位,这拣便宜拣的真是时候啊!”银光一闪,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气垫船人身前,正是念冰。

    念冰现在的样子狼狈的很,身上的衣服被雷劈成了灰烬,连那头因为吸收了死亡能量而变回灰色的长发都随之消失了,满身焦黑,甚至还有些青烟缭绕,在现身前刚刚从空间之戒内取出一件粗布衣套在身上,他那张被劈黑的脸,到成了最好的保护色。

    看到这一身焦黑的人,拿度眼中光芒一闪,道:“你是那个被雷劈地?”

    “呸。”念冰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我愿意被劈么?拿度和界伤的样子看上去都有些怪异。两人有着类似的身形。又高又瘦,如同麻杆一般,看上去十分怪异,拿度有着一张马脸,鹰勾鼻、大嘴叉,一双黄色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样子极为猥琐,界伤虽然在外貌上比他强了一些,但也强不了太多,脸没有拿度那么长,但皮肤却更黑了,到与念冰现在的皮肤颜色有几分近似。

    “少管闲事。识相的就立刻滚蛋,否则,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拿度尖锐地声音变得更加刺耳了。

    念冰摇了摇头,道:“本来我也懒的管,不过,这个人我认识。不能让你们动他。”说着,他指了指身后在水元素中逐渐恢复了一丝元气的白衣人。

    界伤听到的拿度自然也听到了,他与界伤主要的目标就是白衣人,青衣人要抢白衣人的那件东西才是他们最感兴趣地,此时听念冰这么一说,拿度的态度顿时强硬起来,“看来。你是要和我们作对了,小子,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要是引得死神瀑布那边的魔兽过来,谁也好受不了。”

    念冰嘿嘿一笑,道:“你不会告诉我,要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选择吧。如果是的话,那你就不用浪费口舌了。来吧,我正想活动活动,你们两个一起上。”对于自己的实力,他极为清楚,恢复了魔法,甚至比以前还要强了一点,但与面前这两个半神随便一个,最多只在伯仲之间,但是,他却依旧很有把握。实力,并不仅仅是一个方面来衡量的。

    拿度向界伤使了个眼色,突然厉啸一声,竹竿般地身体闪电般朝念冰扑来,手中的红色光芒凝结成一杆斗气长枪,带起满天红色光点刺向念冰每一处要害,而界伤也同时动了起来,只不过他的目标不是念冰,而是念冰背后的白衣人,两人几乎同时动作,配合极为默契。

    看着那带起噗噗声响的红色斗气,念冰站在原地没有动,那双变成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异彩,数百枚冰锥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身前,奇异的是,每一枚冰锥都迎上了那火焰长枪的一点攻击,这些冰锥决不是普通的二阶魔法,而是充分压缩后的冰锥,单一一个威力并不大,但与拿度分散的斗气相比却并不落什么下风。

    一时间,空中爆发出一团团冰粉,四散飞扬,在冰锥迎上拿度的同时,一颗光球也从念冰背后飘出,迎上了空手去抓白衣人的界伤,那并不是普通的光球,而是五颗混合着红、蓝两色的光球,光球在界伤面前突然爆发,爆发的瞬间,界伤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似乎扭曲起来,一个蓝、红两色光芒混合的光柱骤然向自己胸前挡来,光柱的直径只有半尺,但那巨大的冲击力不禁令他大为吃惊,赶忙全力催动斗气到双掌之上,迎上了那颗骤然而来的攻击。

    魔法元素再次弥漫于空气之中,界伤被直接震退到他先前的位置,而拿度的攻击也已经停止了。念冰发出的冰锥,威力正好与他那华丽的枪攻相抵消,他的攻击本就是用来吸引念冰注意力的,当他的斗气被冰锥消耗完时,所有的冰信也刚好完全化为冰粉,不差一分。

    对于能量的控制,谁又能比的上念冰呢?他的魔法力虽然只能和面前两人中的一个比拟,但是,天眼穴精准的判断力却可以使他的有限魔法力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你是魔法师?”拿度那尖锐的声音中充满了不确定的疑惑。

    念冰淡然道:“怎么,不行么?”

    拿度眼中光芒连闪,与界伤对视一眼,两人突然都笑了。要知道,在神之大陆上,魔法师是非常少的,因为神之大陆的气候实在太恶劣了,以魔法师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所以,大部分神人都是武技的修炼者,只有一小部分是魔法与武技双修的。从念冰接连使用的冰火两种魔法,以及那压缩攻击力的空间魔法,两人很快就确认了念冰的身份,他们并没有被能够施展三种魔法地念冰吓倒,反而心中大为高兴,因为他们知道。魔法师就算水平再高。在施展大魔法地时候,需要一段时间来吟唱咒语,面前的念冰虽然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些压迫,但还没有强到足以胜过他们联手的程度,所以,一知道对方是魔法师,两人原本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红色的火系斗气不断的提升着,他们同时锁定了念冰。

    念冰笑了。“看样子,你们有些藐视魔法师啊!或许,你们以前遇到地决不是真正的魔法师呢?”

    界伤不屑地道:“真正的魔法师?我到想看看,你所谓的真正的魔法师有什么本事。”

    念冰微笑道:“你会看到。而且,就是现在。”一边说着,但他眉心处的那道灰线突然亮了起来,七彩光芒飘然而出,化为一丝丝光线,围绕在他身体周围。

    看到念冰眉心地变化,拿度和界伤同时全身一震,异口同声的惊呼道:“天眼穴?”

    念冰微微一笑,道:“怎么,你们也知道天眼穴么?一名魔法师和一名拥有天眼穴的魔法师,完全是两个概念,何况,我的天眼穴应该已经迈入了终极阶段,虽然还只是初步的终极阶段,但我想对付你们应该足够了吧。”

    拿度与界伤都被天眼穴的出现吓了一跳,作为神人们用来衡量实力的窍穴,所有神人都知道最重要的窍穴就是天眼穴和皇极穴,但天眼穴开启实在太困难了,尤其是有其他窍穴开启后,天眼穴只能放在最后这一点,更是让绝大多数神人放弃了天眼穴的开启,所以,他们突然一看到念冰竟然拥有天眼穴,顿时被吓了一跳,但是,他们的惊讶并没有结束。

    围绕着念冰的七彩光芒是透明的,透过那一道道丝线组成的光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其中的念冰,突然,七彩光芒变成了银色,拿度和界伤还沙岸脞惊讶中反应过来,他们突然发现,周围的空间完全扭曲了,强烈的撕扯感令他们身体周围的火属性斗气剧烈的波动起来。两人的斗气立刻发生了变化,由原本的红色变成了银色的圣斗气,在银色的光芒中还有丝丝金光闪耀。显然,他们已经达到了武圣级别的颠峰。

    接近神斗气的圣斗气是空间撕裂无法破坏的,但一切并没有完,念冰身体周围的光芒突然一变,由银色变成了黄色,大地在这瞬间为之颤抖,那坚实的黑色地面下突然冒出一道道黑色的突刺,幸亏地面的颤抖提醒了拿度和界伤,两人才来得及腾空而起,闪躲过大多数攻击,闪不开的也在一片轰鸣中被他们的斗气解决了,此时,两人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如果说一开始念冰阻挡他们的攻击只是普通魔法而已,但这接连出现的空间和土系两个魔法则至少有七阶以上,毫无预兆的七阶魔法攻击,那是什么概念?

    时间并没有给他们过多的思考空间,念冰身体周围的光芒又一次怯生生了变化,依旧没有拿度他们期望中的咒语吟唱声,这一次,光芒变成了红色,天也随之变成了红色。

    整个世界仿佛都燃烧起来,空气因为灼热的原因而变得微微扭曲着,一颗颗蓝色火球从天而降,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带着澎湃的气息,朝拿度和界伤而去。

    武士的斗气确实很强,同级别的武士如果遇到魔法师,总是占些优势的,因为他们可以快速的发动攻击,如果距离远的话,大多数情况也有逃跑的机会,但是,论起真正的攻击力,武士的斗气其实是比魔法师逊色一些的,所以,魔法师的魔法一旦在武士攻击前发动,一般输的都是武士。武士的优势就在于魔法师的咒语,但是,如果这个吟唱咒语的时间突然消失了,魔法可以当做斗气来应用,这种情况是任何武士也无法承受的。

    火流星,火系八阶魔法,这个魔法对于两名顶级武圣级别的高手来说,并不能构成真正的威胁,但是,拿度和界伤因为躲闪下文的地岩穿刺而跃入空中,使他们根本无借力之处,又突然遇到了空中的火流星,现在他们只有一个就会的办法,那就是硬拼。

    当火流星与那银色圣斗气碰撞,爆发出绚丽的烟花之时,念冰身体周围的光芒又已经发生了变化,他甚至已经切断了自己与火流星之间的联系,脸上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这一次出现的,是一颗颗双色冰封球。这不过是六阶的冰系魔法,但如果一次出现十颗双色冰封球的话,却决不是那么好对付了,更何况这些双色冰封球在念冰身体周围蓝、青两色光芒交替的闪烁中与一团龙卷风相结合,快速旅行团着由下而上席卷那两个倒霉鬼时,威力就变得越发可怕了。是问,谁愿意面对这样的攻击呢?

    融合魔法在应付火流星后已经变成强弩之末的两个半神面前终于出现了,时机把握的极为恰当,正好是他们应付完一半火时候,就要向地上落下之时,那龙卷冰封球已经亲密的来到了他们的下文,笼罩威力也刚好将两人圈在其中。

    念冰微笑的摇了摇头,身体周围的光芒再次发生了变化,这一次,变成了黑色,代表着死亡的黑色,一个巨大的身影,缓缓浮现在他身体背后,那是一个阴暗的身影,高达三丈的阴暗身影,死亡气息无声的向周围蔓延着,在这一刻,周围充满了死一般的气息,在那巨大的阴影手中,拿着一柄刀,一柄镰刀,代表着死神的镰刀。

    剧烈的轰鸣声伴随着魔法元素的光芒不断四散飞射着,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拿度和界伤两人身边已经亮起了各种光芒,挂牌、盔甲以及他们的武器先后出现了,但是,在不完全状态下,面对高达十阶的龙卷冰封球,他们所能感受到的只有痛苦。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