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86章 奥兰宰相竟然是她?

    感受到龙灵三女惊讶的目光,念冰道:“起来吧,到里间说话。”

    银砀真心答应一声,站起身引着念冰五人来到了会议室。

    关上门,银砀来到念冰身旁垂手而立,看了凤女几人一眼,低声问道:“主人,他们是?”

    念冰微笑道:“没关系,都是自己人。银堂主多日不见,冰月堂这边可好?”

    银砀苦笑道:“教主,您可回来了,这一年多以来,大陆上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我们派遣大量人手找您的踪迹,却任何消息,您怎么……”

    念冰抬起手,阻止银砀再说下去,众人分别落坐,他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上,目光扫过凤女、龙灵和蓝晨,示意稍后会向她们解释,这才向银砀道:“我自己出了点事,刚刚才处理完就立刻赶了过来。”

    银砀道:“教主,您回来就好了,本教正需要您主持大局呢。”

    念冰颔首道:“你简单的告诉我,我不在这段时间里教内有什么事情发生。”

    银砀恭敬的道:“您消失后不久,我们就接到了前任教主的求救,由于您不在,七位长老不敢擅自做主,派遣人手四处寻找您的下落。本教耳目遍及大陆,却找不到您的下落。七位长才怕耽搁了大事,这才暂时掌管教务,决定帮助魔狮行动。”

    念冰点了点头,道:“那这么说,奇鲁帝国的事也有本教的参与了。”

    银砀道:“是的,本教成立的宗旨就是融氏家庭,奇鲁帝国各方面情报都是由我们秘密提供给魔狮大人地。就连最后攻破奇鲁帝国首都。也是由七位长老率领红衣死士从里面打开了城门才能如此顺利。现在本教大部分人手都集中在南方。”

    念冰心中暗道,果然如此,自己虽然不在,但七大长老在重大事情的抉择上绝不会有任何疏忽,有了血狮教潜伏多年所得到的全面情报,再加上突袭,奇鲁帝国怎么可能不败呢?

    见念冰陷入沉思之中,银砀接着道:“教主,既然您已经回来了。那和立刻就通知几位长才,请您主持大局吧。”

    念冰道:“好吧,你先通知几位长老我回来的消息。哦,对了,那个四国公论大会空间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有所耳闻,华融帝国既然弄出这么个会议来,想必要有所作为吧。”

    银砀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也是刚得到消息不久。所谓四国公论大会其实很简单,就是华融帝国提议的和谈。”

    念冰动容道:“和谈?在这种情况下华融帝国居然肯和谈,好计谋啊!只是,朗木帝国会让和谈成功么?现在奇鲁帝国新近被占领,需要时间完全控制。华融帝国的领土已经和奥兰帝国和冰月帝国加起来差不多大小了,也至少是朗木帝国的一倍半,如果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那么,其他几国还凭什么跟华融斗?”

    银砀道:“四国公论大会地局势非常微妙,据本教所得到的消息,在即将举行的会议上,华融帝国与朗木帝国自然是针锋相对的,而奥兰帝国和冰月帝国的地位就相对比较微妙了,华融帝国需要休养生息。但奥兰帝国却更需要时间来调整,冰月帝国刚刚更换国王不久,虽然大部分势力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但国力却并不见得有多强盛,而且由于距离华融帝国很远,如果我是燕风,绝不会轻易得罪华融帝国。给自己引来大敌。”

    念冰微微一笑,道:“不错,你分析地很有道理,想必,这应该也是华融帝国之所以引起和谈的原因了。有张有弛,果然是好战术啊!以冰月帝国现在的情况看,根本已经不需要占领,整个帝国高层几乎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

    银砀颔首道:“不错,经过上次的事,雪魄后备长老已经是冰月帝国国丈,更掌管着帝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兵权,权力极大,经过血狮堂的长老们商量后,雪魄现在退居后位,只掌管着兵权,却不轻易干预朝政,全力辅佐燕风,让他在表面上控制着冰月帝国。”

    念冰眼中光芒一闪,微笑道:“这是最好地选择,自古权臣都没有好下场。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魔法师兵权,只要兵权在手,政治方面让燕风来管理并没有坏处。何况,冰月帝国朝廷早已经被我们的人渗透在内,不论有什么情况都在我们地掌握之中。这四国公论大会我到要去看看,无法预知结果,如果我猜的不错,华融帝国要做的就是工在其他三国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以威慑,而朗木帝国要做的就是联络其他两国共同抵制华融帝国。各国斗智斗勇的时候到了。谁能在这次的会议上获得更多的好处,未来一段时间里就能过得舒服些。”

    银砀道:“教主,那本教该做些什么呢?”

    念冰想了想,道:“你通知七长老我回来的同时,告诉他们,让他们带领本教精锐在华融帝国等候我,不久之后我就会过去。同时,命令本教各国所在的分堂不要轻举妄动,情报网收敛一些,一定要保持本教的神秘性。尤其在华融帝国更要收敛。”

    银砀楞了一下,道:“教主,这是为什么?现在正是我们大幅度扩张的好时机啊!”

    念冰淡然道:“你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我自有道理。”华融帝国势力大增,对于帝国来说自然是好事,但对于融家来说却未必,融家毕竟是华融帝国的臣子,功高震主或许不会引起华天大帝地犯忌,但是,一量今后皇位换人,或者融亲王去世。那么,融家未必就会像现在这么风光了,甚至有可能会发生异变。毕竟,融家所掌握的军权实在太庞大了,单是那两个恐怖的骑士团,就足以令任何人戒惧。所以,只有血狮教保持地越神秘,今后对于融家的帮助就会越大,这些道理念冰怎么会轻易和银砀说呢?因为,银砀并不是融家人,也还算不上血狮教最核心的成员。

    银砀恭敬的答应了一声,念冰继续道:“你替我这几个朋友安排一下住处,稍后我要出去一趟。”

    银砀点头应是,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向念冰道:“奥兰帝国最近的行动很怪,据我们的探子回报,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年以来奥兰帝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皇家的鼓励下,各个行业都有了很大的发展,整个国家都是一副欣欣向荣地景象。国家颁布的数十条法令,竟然没有一条是失误的。在国家贫瘠的情况下竟然大幅度降低税收,并鼓励生产,虽然只有短短两年多。但奥兰帝国却得到了充分的修养,现在已经远不像以前那样了。但他们却并没有扩充军队,军队依旧是由蓝羽公爵掌控,甚至放弃了在南方大片贫瘠土地上的防御,转而撤回内陆,军人除了每天必要地训练以外,都从事着其他工作。譬如协助农民耕作之类,让人感到非常奇怪。但效果却出奇的好,整个国家都在调整发展,虽然从外表看不出什么变化,但奥兰帝国内部却已大非从前可比。”

    念冰心中一动,道:“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必然和领导层有关。只有开明的君主加上智慧贤臣才能使一个大陆最弱的国家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奥兰帝国上层在这两年内有过什么变化没有?”

    银砀点了点头,道:“有,而且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在蓝羽公爵的举荐下,一个叫诺尔地人成为了奥兰帝国新的宰相,正是从这人登上高位之后,奥兰帝国才有了长足的进步。”

    “诺尔?”念冰地大脑飞快的转动着,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想必,这位诺尔宰相不但年纪很轻,而且还是一位女性吧。”

    银砀惊讶的道:“教主您怎么知道,这诺尔宰相都是直接在奥兰皇宫向奥兰帝国皇帝负责的,几乎不出现在君臣面前,法令也都是由皇帝颁布,我们运用了大量人力才调查出这个诺尔是位女性,可是,您……”

    念冰微笑的看向龙灵,道:“看来,你的好姐妹在奥兰帝国已经开始大展拳脚了。”

    龙灵惊讶地看着念冰,道:“你是说,这个诺尔就是柔儿么?”

    念冰颔首道:“不错,除了智慧之女,我想象不出谁还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够让奥兰帝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的变化,恩,奥兰帝国国王虽然未必有多么英明,但却绝对深得用人之道,难怪蓝羽公爵一直得到他的重用,这次又有了洛柔在,一文一武,如果给他们一段时间,我想,奥兰帝国今后必然会大有作为啊!凤女,现在你也不用担心了,有智慧之女身在奥兰帝国,华融帝国想将其并吞,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凤女疑惑的看着念冰,她实在不明白,这自己深爱着的男人什么时候又变成了一个政治家,看他那从容的样子,似乎对眼前的局势早已了然于心似的。

    念冰站起身,向银砀道:“你按照我说的先去通知长老们吧,我要出去走一趟。”

    银砀真心答应一声走了出去,念冰看向舄卤和三女,微笑道:“现在我可以鉁解答你们的疑问了。有什么问题么?可以提出来了。”

    凤女第一个开口,“你这什么教主是怎么回事,以前我可没听你说过啊!”

    念冰微笑道:“你们都将是我的妻子,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初,还记得我们曾经在华融帝国参加比赛时发生的事么?我这个血狮教的教主,就是在那时候接任的。”当下,他将爷爷如何把血狮教传给自己,并让自己答应今后保卫融氏家族一事简略的说了一遍。

    听完念冰的话,蓝晨恍然道:“难怪,难怪那天冰月帝国皇室发生动乱的时候你会在皇宫之中了。那个燕风能当上皇帝,想必也是你搞的鬼吧。”

    念冰嘿嘿一笑,道:“当然,甚至那些去半道拦截你师傅的高手也都是我派去的。如果不是将一切都掌握好,又怎么能让我那位好兄弟坐上皇帝之位呢。其实,我做这件事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灵儿,只有燕风坐上皇位,我和灵儿之间才不会再存在障碍。当初在答应我师傅龙智的时候,我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但为了灵儿却不得不答应,接下来,当我发现血狮教地下势力居然如此庞大时,才有了信心,在周密的计划中,终于成功了。其实,那次很险,哪怕是你师傅早到一步,恐怕我们的变天行动也将遭到破坏,还好,最后还是成功了。我的秘密就这些了,其他的事情你们都知道,还有什么疑问么?”

    龙灵微笑道:“我什么问题都没有,我才不管你是什么人,手下掌管着什么,反正,今后我都不会离开你就是了。”

    蓝晨轻叹一声,道:“念冰,当初我们第一次动手之后,我很不服气,一直想找机会胜过你,所以,接下来在找你的过程中我不断的苦练着,希望再次见到你时能够报仇。可是,接下来每一次见到你,你都要比以前更加强大,你面对的不但是我,还有那么多事,我不得不承认,你比我出色的多了。”

    念冰拉起蓝晨的手,微笑道:“如果我还不如你,你恐怕也不会承认我这个丈夫了,不是么?好了,不要多想。你师傅那里的事我会尽量处理好的,她关了我父母这么多年,破坏了我的童年,破坏了我的家庭,我总是要报复的。但她毕竟也养育了我的母亲,养育过你。只要我的父母平安无事,我答应你,最后一定留她一命。”

    蓝晨眼中光芒大放,不顾周围还有其他人在,猛的扑入念冰怀中,颤声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么?”虽然当初她决定脱离冰神塔,但冰雪女神祭祀对她多年的养育之恩又怎么是说忘就能忘记的呢。她最怕发生的事应是有一天和念冰一起上冰神塔。她并不是怕面对自己的师傅,而是怕自己心爱的男人与师傅之间爆发冲突时任何一方受到伤害。念冰显然明白她的心,向她做出这样的保证,可以说已经算最大的让步了。毕竟,在念冰心中,一直以来仇恨都是支持他不断努力的源泉,他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都是因为自己啊!想到这里,蓝晨心中涌起浓烈的情感,搂上念冰的脖子,用她那冰冷的双唇,在念冰唇间轻吻一下。

    念冰紧来也有两天了,但三女与他在一起时,谁也不好意思与他过于亲热,都怕其他二女有什么误会,蓝晨突然献吻吓了念冰一跳,但他的惊讶很快就被柔情所代替,搂紧蓝晨,在她唇间深深的一吻,“放心吧,我说话从来没有不算的时候,既然已经答应了你,我就一定会做到的。”

    蓝晨眼圈微红,低下头,道:“谢谢,谢谢你能明白我的心。”

    念冰搂紧她那充满弹性的娇躯,回想起那一次的疯狂,心中不禁一热,微笑道:“好啦,不要多想了。你是我的爱人,为你付出是我应该做的,何况,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啊!”去了一趟神之大陆,念冰的见识大幅度增强了。以前,在仰光大陆上他一直认为神降师就是自己追求的终极目标,但去过神之大陆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追求是那么短浅,今后要面对的考验还有很多很多,那几位真神才应该是自己要去面对的啊!

    蓝晨的心在念冰温暖的怀中逐渐平复下来,这才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赶忙从念冰怀中挣脱出来。白皙地面庞上升起一片红霞,偷眼看看自己的姐姐,又看了看龙灵。

    龙灵和凤女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都在微笑的看着她,正好与蓝晨的目光碰到一起,这一下,更令蓝晨羞涩难当了。

    念冰哈哈一笑,道:“你看她们干什么,放心吧,我不会厚此薄彼的。来,两位老婆,亲个嘴儿吧。”说着,做出张牙舞爪之势向凤女和龙灵扑去。

    二女惊呼一声,赶忙向蓝晨背后躲去,但念冰的肉体强度早已不是以前可比。凤女顺利的躲过,但龙灵却落入他魔掌之内,龙灵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被念冰得逞了。与蓝晨那清凉的唇瓣不同,龙灵地唇瓣极为湿软。吻起来分外舒服。当念冰再去抓凤女时,凤女娇羞的道:“你不是说要出去办事么?还不赶快去,当着舄卤大哥的面瞎闹。像什么样子。”

    舄卤本来憨憨的看着他们,听凤女这么一说,赶快回过身去,喃喃的道:“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念冰突然闪电般上前一步,在凤女那火热的唇上深深一吻,“好拉,吻完收工。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在凤女不依地娇哼中,赶忙从会议室跑了出去。

    看着念冰离去的背影,凤女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她的心却是非常甜蜜的。她与念冰在一起地时间最长,很清楚的发现自从回来以后,念冰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地变化,至少不再像以前那么阴暗了,变得开朗了许多。或许,这是因为他重新获得了生命,同时也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的父母平安无事的消息吧。

    念冰出了武士工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缓步朝皇宫方向走去,在见到银砀之前他就猜到血狮教会帮助华融帝国发动侵略了,所以,银砀的话并没有带给他太多的惊讶,一边走着,他一边思考着当前仰光大陆的形式。仰光大陆不论如何争斗,对于念冰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只是希望自己的亲人、朋友不要受到伤害就好了。至于谁统治大陆并没有太大关系。他现在考虑最多地却是遗失大陆,在脑海中经常分析遗失大陆如果归来,或者是开启封印的过程被阻止,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在卡奥那里逗留了一年的时间,神之大陆派遣地倒霉恐怕早已经来到了仰光大陆上,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邪月的下落。这些使者们在仰光大陆上见识到了这么多繁体的景象,如果他们回到神之大陆后大加宣扬,恐怕,神之大陆的约束封印很有可能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就将开启。虽然同为人类,但这么多强者要是一一下都涌入仰光大陆,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但那是自己能够阻止的么?

    原本的好心情在思考中逐渐消失,念冰越来越觉得事态的严重性,卡奥和天香在他离开时都进入了静修,而另外那三位真神也肯定不会闲着,今后究竟会有什么变化,谁也无法预料。如果想改变这一切,自己就需要更加强大的实力和势力,看来,仰光大陆这边也必须要做些准备了。神人们就算再强大,在数量上也是远远无法与仰光大陆相比的。等这次到了华融帝国,自己应该与爷爷谈一谈了,希望能够早些想出应对之法才好。

    在思考中,念冰已经来到了冰月帝国皇宫门前,崟一走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冷气息向自己的身体侵袭而至,心中一惊,不禁抬头向气息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三名身穿白色魔法袍的魔法师正在看着他,而这三个人也正是向冰月帝国皇宫而来的。

    看到他们,念冰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因为为首的那面罩薄纱的人,正是冰雪女神祭祀啊!此时的冰雪女神祭祀与以前的装扮并没有什么分别,只是头上多了一顶白色的斗笠,三尺白纱垂于面前,遮挡住她那绝代风华,在她身后的两人,与冰雪女神祭祀装扮一样,只是在气息上却要弱的多了。

    虽然看不到冰雪女神祭祀的容貌,但以念冰地精神力。只是一瞬间就判断出面前的正是自己的大仇人,深吸口气,眼中光芒大放,他主动迎了上去。

    冰雪女神祭祀之所以能够先发现念冰而不是念冰先发现她,并不是因为她的精神力比念冰更强,而是因为念冰先前在思考之中有些走神,并没有注意周围的动向。

    冰雪女神祭祀见念冰向自己走过来,心中不禁也有些惊讶,当初蓝晨还是冰云的时候,曾经告诉过她念冰的身份。此时看着念冰那似乎有些熟悉的英俊面庞,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徒弟,也想起了那倔强地融天。从表面看起来,面前这身穿金色魔法袍的年轻人比他的父亲更加出色,但奇怪的是,他明明是一名魔法师。但身体周围为什么没有魔法元素的感觉呢?

    “什么风把冰雪女神祭祀大人吹到冰月城来了,皇家宫廷魔法师念冰有礼了。”念冰的声音很平静,虽然心情激荡,但自从他经历了无数考验后,精神力早已经达到了一个崭新地境界。绝不会因为内心的想法而影响到自己的气息变化。

    冰雪女神祭祀冷冷的道:“你叫念冰。融念冰?”

    念冰眼中光芒一闪,道:“既然您已经知道,又何必用问句呢?”

    冰雪女神祭祀点了点头。道:“你的胆子很大啊!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念冰微微一笑,针锋相对地道:“大家都是人,都长着一张嘴,嘴除了吃饭不就是用来说话的么?难道您的嘴会放屁不成?”

    虽然隔着一道薄纱,但念冰话音一落,立刻就能感觉到从那层白纱之后射出两道异常冰冷地目光。“你以为我不敢在这里杀你?”冰雪女神祭祀的声音更加冰冷了。

    “敢。你当然敢,身为大陆唯一一们神降师,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事呢?不过,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冰神塔的各方面补给似乎都是由冰月帝国提供的吧。怎么说我也是受命于冰月帝国皇室的,在这皇宫门前,如果祭祀大人杀了我,恐怕影响不好吧。”

    冰雪女神祭祀冷哼一声。道:“你父亲可不像你这么油嘴滑舌,至少他还算个君子。”

    听冰雪女神祭祀提起自己的父亲,念冰不禁眼中光芒大放,冷然道:“君子?既然你认为我父亲是个君子,为什么还要害了他和我母亲。你应该明白,我们之间的仇恨是解不开地。放心,我不会逃跑,我们之间的事总有一天会解决,只是不是现在。想得回冰雪女神之石,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两道寒光瞬间从冰雪女神祭祀身后的两名魔法师手中发出,直袭念冰胸前要害,作为冰神塔的弟子,听到念冰侮辱冰雪女神祭祀,他们可没有冰雪女神祭祀那样地涵养,顿时忍不住向念冰发动了攻击。

    念冰淡然一笑,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攻击而产生丝毫慌张,连动都没动,任由那两枚高度凝结着冰元素的冰锥扎在自己身上。他甚至没有使用魔法来抵挡。胸前微微一亮,两枚冰锥已经变成了冰粉。

    看着金色魔法袍上留下的两个窟窿,念冰淡然道:“祭祀大人,我想您应该赔我一件衣服了吧。”

    冰雪女神祭祀心中也很惊讶,这次跟她来到冰雪城的两名冰系魔法师都是跟随了她多年的手下,实力都达到了冰系魔导师的程度,虽然是瞬发的冰锥,却绝不是普通冰系魔法师所能做到的,但念冰却连魔法都没有使用,仅仅凭借肉体的强度就挡住了攻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还同时修炼武技么?由于无法感受到念冰几何的气息,在她心中,含水禁变得神秘起来。

    念冰深深的看了冰雪女神祭祀一眼,他不是不想立刻动手,也不是对自己没信心。但他既然已经答应了凤女要先处理奥兰帝国的事,现在绝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更何况冰雪女神祭祀一向是冰月帝国的象征,如果自己贸然与她动手,在燕风那里也不好交代。

    “祭祀大人怎么不说话了?是理亏了吧。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那我们就进去吧。您应该也是来面见陛下的。”说到这里,念冰不再理会冰雪女神祭祀,转身朝皇宫处走去。

    “祭祀大人,他这么嚣张,您看……”一名冰系魔导师在冰雪女神祭祀身边低声道。

    冰雪女神祭祀淡然道:“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你们要记住,作为一名冰系魔导师,在面对敌人之时必须要保持冷静,只有这样,才能寻找到敌人的破绽一击即中。你们的魔法都已经很强了,多年的修炼还没有磨平你们的性子么?”

    两名冰系魔法师惶恐的道:“是,祭祀大人。”

    冰雪女神祭祀抬脚向皇宫内走去,“我们也进去吧。”

    念冰凭借着当初燕风授予的金牌,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接来到了皇宫内部,现在这个时间,燕风正在上朝,他来到了冰月帝国皇宫的冰神殿外,命令传令官向内通禀。

    燕风正在朝上与众冰月帝国大臣讨论关于这次四国公论大会的事,自从接到了华融帝国的邀请后,他一直就很为难,他登上皇位也有一段时间了,已经逐渐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本身的才能逐渐体现出来,坐稳了自己的帝王宝座。但这次的事却实在太棘手了。他并不愿意得罪华融帝国,但同样也不愿意得罪朗木帝国,现在两国的使者都在冰月城中。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