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87章 我有坐下的资格

    华融帝国的使者是来邀请他派使者参加会议的,而朗木帝国的使者则是来请求合作的。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决定将代表着冰月帝国的态度,丝毫草率不得,这不,已经与群臣商量了三天,却依旧没有得出一个结论。眼看着已经临近会议开始的时间了,再不出发恐怕就赶不急了,所以,他心中大为焦急,已经几天没有睡个安稳觉了。

    “启禀陛下,冰雪女神祭祀大人到,首席宫廷魔法师念冰到。”冰雪女神祭祀地位超然,不论什么时候,她的名字总是在前面的,即使与燕风的名字一直提及也是如此。

    燕风猛的从皇位上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惊讶之色,冰雪女神祭祀的到来他并不惊讶,因为那本就是他派人到冰神塔去请来的。四国公论大会这么重要的事,他怎么也要征求一下冰雪女神祭祀的意见,更何况,在他心中最理想的使者人选也正是冰雪女神祭祀。有这为大陆第一神降师在,冰月自然能够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可是,此时突然听到念冰也来了,他心中顿时被兴奋充满。要知道,他能登上这个皇位,固然雪魄元帅功劳最大,但在他心中,最信任的却是念冰,没有念冰那完美的策略根本就不可能成事。他把念冰当成兄弟,在这关键时刻念冰突然赶到,正好多了一个可以商量地人。他如何能不高兴呢?

    “快请。哦,不,朕亲自去迎接。”一边说着,他撩起龙袍下摆,大叔走下龙座阶梯,众大臣分别向两旁散开,同样是一脸惊喜之色的雪魄跟随在燕风身后向外面迎去。

    冰神殿大门开启。此时,冰雪女神祭祀和念冰正站在门口处,冰雪女神祭祀已经除下了头上的斗笠,她那看不出年纪的绝色容貌。眼看大门开启第一个走出来的竟然是冰月帝国当今国王燕风,冰雪女神祭祀不禁大为惊讶,眼中原本冷峻的光芒变得柔和了一些。皱眉道:“陛下怎么亲自出来了。”

    燕风微笑道:“冰雪女神祭祀大人及时赶到,是我冰月帝国之幸,朕怎么能不亲来迎接呢?祭祀大人,快里面请。”说着,让开自己的位置。作出一个请地手势。

    念冰心中暗暗赞许,燕风比以前看起来成熟了,以他现在的身份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非常不容易,冰雪女神祭祀本就高傲,被他这么一捧,心里肯定舒服许多。

    冰雪女神祭祀也不福气,带着自己的两名手下昂然而入。念冰跟在她们身后,一直走入大殿之内,此时,燕风才有机会看向念冰,眼中地兴奋是无法掩盖的,向念冰使个眼色,这才同冰雪女神祭祀并行向内走去。

    燕风命人搬来两把椅子。放在自己龙座两旁,道:“冰雪女神祭祀大人请坐,念冰,你也坐吧。”

    “等一下。”冰雪女神祭祀的目光又冷了下来,目光落在念冰身上,寒声道:“他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

    燕风眉头微皱,道:“念冰是我国首席宫廷魔法师,属于客卿身份,自然可以入座。”

    冰雪女神祭祀冷哼一声,道:“他这个身份恐怕含有水份吧。如果以他地实力都能入座,那我的手下也可以坐了。想在这大殿上坐下,是需要靠实力来说话的。”

    念冰并没有动气,淡然一笑,道:“哦?那冰雪女神祭祀大人认为我怎么样就能坐下呢?”

    冰雪女神祭祀道:“实力是说话的凭借。”

    念冰有些好笑道:“难道您想在大殿上与您动手不成?”

    冰雪女神祭祀不屑地道:“和我动手你还不配。只要你能胜的过我这两名手下任何一人,才有坐在这里的资格。”

    念冰淡然一笑,道:“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燕风看看念冰,再看看冰雪女神祭祀,真心道:“两位都是本国栋梁,千万不可冲突。”开玩笑,让念冰他们这样的高级魔法师动起手来,单是破坏力足以轻易的将这里变成废墟。

    念冰看向燕风道:“陛下,臣远道而来,有些累了,自然是想坐着的。既然冰雪女神祭祀大人质疑我地身份,那臣就证明给她看好了,陛下请放心,臣绝不会破坏这里任何事物和。否则,臣自愿辞去现在的职位。”

    燕风心中大急,“念冰,不可无礼。”毕竟,冰雪女神祭祀积威已久,他心向念冰,惟恐他吃亏。

    念冰看向冰雪女神祭祀,道:“祭祀大人,让您的手下准备吧,我可要开始了。”

    冰雪女神祭祀本也只是出言挑衅,以报先前念冰侮辱之恨,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在这里动手,不禁楞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红、蓝两色光芒几乎同时亮起,整个大殿内突然充满了锋锐之气,冰冷与炎热截然相反的两道光芒瞬间从念冰身体朝两旁射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绕过前面的冰雪女神祭祀,闪电般来到那两名冰系魔导师身前。

    两名魔导师反应很快,瞬发冰盾向袭来的光芒挡去,都是魔法师,他们自然以为这突然地攻击起不到什么效果,所以并没有把念冰看在眼中,但是,他们却想错了。念冰早已经不能用普通魔法师来衡量了。

    红、蓝两色光芒瞬间放大,两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在空中,暗红色的正阳刀闪烁着蓝色的真火,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将冰盾破去,另一边,蓝色地晨露刀以坚破坚。轻易的将另一名魔导师的冰盾化为了冰粉,气息瞬间锁定,那两名魔导师的手刚刚碰到自己携带的魔法卷轴,就已经被冰、火两个影傀儡封住,他们不是不能动,但身为魔导师,他们很清楚。只要自己稍微一动,锁定自己的魔法力就会瞬间爆发将自己撕成碎片。感受着正阳刀的灼热和晨露刀地冰冷,两名冰系魔导师的脸色都变了。

    突然的变化,顿时引起冰神殿中一阵骚动。谁也没有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冰雪女神祭祀的两名手下就已经受制。

    冰雪女神祭祀心中一片冰冷,她距离念冰很近。感受也最为深刻,那锋锐地能量即使是她也没有把握能够完全抵挡的住,只有逃避才可能躲开这瞬间的攻击。念冰依旧满脸微笑地站在那时,仿佛什么都没有做过似的,但两名魔导师的性命却已经掌握在他手中。冰雪女神祭祀不得不重新估计眼前这年轻人的实力。

    光芒收敛。两个影傀儡带着两柄神刃融入念冰身体消失不见,“我想,现在我有在这里坐下的权力了吧。祭祀大人,我只是想告诉您,我这个首席宫廷魔法师并不是依靠关系坐上去地。”一边说着,念冰堂而皇之的坐在位置上,再不看冰雪女神祭祀一眼。

    冰雪女神祭祀不变。也坐了下来,她背后的两名手下想要发作,却被她抬手拦住了。见此情况,燕风赶忙道:“两位都是我的客卿,不必为一点小事争执。好了,我们继续讨论正事。祭祀大人,现在四国公论大会即将举行。我在给您的书信中已经说清楚了,您看,我国该如何面对呢?华融帝国势大,如果应变不得法,对我国未来的发展会很不利。”

    冰雪女神祭祀淡然道:“政治方面的事情我不懂,陛下不需问我。”

    燕风碰了个钉子,却并没有表示出不满,继续道:“目前我国处于战区之外,暂时并无战乱之忧,但朗木帝国与我国接壤,我国因为地处北方,气候严寒,大量地粮食来源都得自朗木,现在他们派人前来请求联盟,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恐怕不妥。但如果向华融帝国联手进军,长途跋涉,再加上华融势大,又不与我国接壤,不论胜负,对我们的好处都极为微小。所以现在我和众臣都很矛盾,想听听您的意见。”

    冰雪女神祭祀看了燕风一眼,只见燕风眼中尽是恳切的光芒,肖缓,道:“结盟并无不妥,冰月本就与奥兰交好,朗木帝国可以说是冰月的粮仓,至于出兵,我看就不必了,华融帝国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四国公论大会自然要去,具体情况陛下自行决定魔法师,如果有用地着冰神塔的地方,本座自然会酌情相助。”

    最后这酌情相助四字顿时让燕风大怒,脸色微微一僵,心中暗想,以前冰月帝国不知道给了冰神塔多少支持,冰神塔也一直帮助冰月帝国,现在有起事来,你却给我个酌情相助?但现在正是用她之时却也发作不得,想到这里,燕风道:“祭祀大人,参加这四国公论大会,必须要德高望重有威慑力的使者代替朕来参加,朕思前想后,觉得还是由祭祀大人亲自走一趟为好。您看……”

    冰雪女神祭祀抬起手,阻止燕风再说下去,摇了摇头,道:“不,华融帝国我是不去的。或许陛下还不知道,我们冰神塔与华融帝国的融家一向是对头,我去了,不但不会给帝国起到帮助作用,甚至会有反效果。更何况,现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高速发展,让他们派出高手协助陛下的使者前往应该更好。”

    燕风顿时明白过来,冰雪女神祭祀所说大半虽是实情,但她却绝不是惧怕融家,之所以不愿意为帝国出力,部分原因是为了魔法师工会的崛起影响了冰神塔的地位。看来,自己该是表态的时候了。这两年魔法师工会发展速度虽然不慢,但与冰神塔比起来不是相差太远,仰仗冰神塔的地方还很多。权衡利弊之下,燕风刚要开口,坐在他另一边的念冰却说话了。

    “陛下,我同意冰雪女神祭祀大人的意见。去华融帝国参加四国公论大会,确实不宜让冰神塔出面。既然祭祀大人也同意让魔法师工会协助使者参加此次会议,我以魔法师工会副会长的身份,向陛下请命。”

    燕风有些惊讶的看向念冰,念冰坚定的向他点了点头,如果说之前燕风还有些人[犹豫的话,当他看到念冰的眼神时就已经下定决心,念冰是他最信任的人,没有念冰就没有他的皇位,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好,既然祭祀大人和念冰都如此认为,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只是,这使者的人选事关重大,哪位爱卿愿意前往呢?”

    台下一沉默,这个责任太重大了,华融帝国现在的局面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化还是未知数,大臣们一个比一个精滑,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谁愿意承担?

    看着大臣们的沉默,燕风不禁微怒道:“怎么,没有人愿意为朕分居忧么?”

    “陛下,就让我去吧。”念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你?”燕风有些疑惑的看着念冰,他并不是不相信念冰的实力,当初念冰帮他策划登上皇位的计策曾令他大为叹服,如果不是念冰坚辞,燕风定会让他坐上高位。可是,这次四国公论大会的危险性太高,他实在不愿意让念冰涉险。

    念冰道:“臣愿为陛下分忧。”

    “不可。”冰雪女神祭祀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念冰魔法师绝不可担此任务。先不说他在政治方面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单是他的身份也不可代表帝国作为使者。”

    燕风一楞,道:“身份?念冰有什么身份。”他其实是明知故问,当初念冰早已将自己出身融家的事情告诉过他,当然,念冰告诉他的只是出身融家,同时也告诉自己早已经因为父亲的关系脱离融家。

    冰雪女神祭祀淡然道:“他的名字应该叫融念冰吧。”

    此言一出,台下群臣顿时一片哗然,不少人看向念冰的目光已经不一样了。

    念冰微微一笑,并没有任何慌张,“不错,我确实出身融家,融亲王就是我爷爷。但是,这融之一姓我却早已经不用了。自从当初我父亲叛出融家,接下来又被冰雪女神祭祀大人您所害之后,我就只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冰月帝国长大的我,只知道忠心于我成长的祖国。”

    台下,雪魄走了出来,恭敬的道:“陛下,臣认为念冰魔法师足以担此重任。臣相信他的人品。我也曾经听说过念冰魔法师的身份,他确实早已经脱离融家。”一边说着,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衣领上那银色的刺绣。

    雪魄话音一落,顿时站出数十位大臣,同时恭声道:“臣等也认为念冰魔法师足以但当重任。”声音之齐整,连燕风都被吓了一跳。他哪里知道,这些占据着重要位置的大臣们都是血狮教的成员,雪魄刚才的动作,就是血狮教的暗号。这些血狮教的成员们大多都不知道念冰的身份,但暗号出现,立刻出言赞同雪魄的建议。

    能够站出来说话的,在冰月帝国都有很重的分量,那些感觉不妥的臣子们也不好再贸然开口了。台上,冰雪女神祭祀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惊讶之色,看了一眼表情平静的念冰,冷声道:“陛下,既然有这么多人支持念冰魔法师,那您就派他为使者吧。不过,我冰神塔受帝国恩惠多年,帝国有事,我们也不能等闲视之。我就随念冰魔法师一起走一趟。”

    听到冰雪女神祭祀此话一出,台下雪魄元帅不禁脸色一变,抬头向念冰看去,念冰依旧是一脸微笑。道:“那好啊!能与祭祀大人改变主意,愿意与我同行,必能让念冰多多领受教益。有您的威慑在,想来我国也能争取到最好的利益。”

    冰雪女神祭祀突然改变自己的决定也是迫不得已,虽然她并不看重身外之物,但冰神塔却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冰神塔向来不从事任何行业,又因为需要大师的魔法晶石开销惊人。北方是最适合冰系魔法师修炼的地方,如果没有皇室地支持。会对冰神塔产生很大的影响。想要得到皇室的支持,就必须有足够的地位,现在魔法师工会崛起,冰雪女神祭祀这次亲自前来,早已经想好要为冰月帝国出些力,来证明自己都是冰月帝国地守护神。却没想到念冰居然一口应承这使者之位,使她处于下风,无奈之下只得要求同往。

    燕风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念冰和冰雪女神祭祀都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意思,他也不好再做更改,当下,任命念冰为使者。冰雪女神祭祀与他同往,随行人员由两人自行挑选。明日出发。之后,在殿上又商量了一些具体细节,这才宣布退朝。

    退朝后,燕风直接带着念冰和雪魄元帅回到自己的寝宫之中,潜退侍从,燕风一把抓住念冰的肩膀。“臭小子,你这些日子到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你,真是急死人。”

    看着燕风流露出的真挚情感,念冰微微一笑,道:“我这不是回来帮你了吗?”

    燕风在念冰肩膀上轻打一拳,道:“你小子也太冲动了,跟那冰雪女神祭祀那老太婆争什么,让她去就是了。你又何必淌这次的混水呢?”

    念冰微笑道:“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总要替你尽些力,放心吧,我有分寸。”

    一旁的雪魄道:“可是,这次冰雪女神祭祀与你同行,她又是你地仇人,恐怕……”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知道孰轻孰重,我现在是代表帝国的使者,她也不会拿我怎么样地。到了该清算的进修,我自然会找她算个清楚。”

    燕风道:“念冰,你认为我们现在该如何选择呢?”

    念冰道:“一定要和奥兰帝国以及朗木帝国结成联盟。这是必须的。但却不需要与华融帝国动武。这个分寸只要掌握的好,对我国有益无害,陛下现在要做的,就是大力发展我国。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更好的掌握命运。”

    燕风点了点头,微笑道:“你当这个使者到也合适,你都是我真正放心地人之一啊!”

    雪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念冰假装没看到,继续道:“那好,既然陛下信的过我,这次的事就让我全权处理吧。我有把握。”

    燕风笑道地:“我当然信的过你,你是绝不会害我的,当初你帮助我登上皇位,早就证明了这些。好啦,你好不容易才回来,贵族中午一定要留下吃饭。这次前往华融危机不小,我一定会派遣高手与你同往。”

    念冰摇了摇头,道:“那到不用了。有我和冰雪女神祭祀在,谁敢触我们的眉头?虽然我很讨厌她但却不得不承认,在仰光大陆上能够胜的过她的人太少了。至于吃饭嘛,我到要好好品尝一下皇宫御厨的手艺。”

    燕风哈哈一笑,道:“我到想品尝你的手艺呢,可是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一定累了,今天就凑合吃点吧。”在念冰面前,他根本没有一丝帝王的架子。

    念冰一直在皇宫中逗留到下午,才与雪魄一起离开。

    “教主,您怎么能当这个使者呢?”雪魄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向念冰道。

    念冰淡然一笑,道:“怎么?我为什么就不能当这个使者。本教的出发点是协助融家,而不是协助华融帝国,这一点雪长老不要忘记。”

    雪魄全身一震,“教主,您的意思是?”

    念冰道:“今后您也是本教长老之一,有些事情我也不用瞒你。首先,融家现在因为吞并奇鲁帝国,在华融帝国正是如日中天之时,但是如果华融帝国真的将四国全部吞并,统一整片大陆,却对我们融家没有任何好处。这一点我与爷爷地观点不同。爷爷的愿望是统一大陆。但是,一旦大陆真的统一了,恐怕融家也就要向毁灭走去了。”

    雪魄眼中精光一闪,道:“教主的意思是狡兔死,走狗烹?”

    念冰冷然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一向是千古不疑地道理。融家功高震主。一旦华融帝国更换了统治者,不出三代。融家必亡。但是,融家高手众多,如果未曾统一,为了利用融家的势力,华融帝国势必就要笼络融家,融家的地位就很难改变。更何况。对于我们血狮教来说,你觉得大陆统一好,还是暗中控制其他几个国家好呢?大陆统一之后,地下势力虽然依旧可以生存,但只要华融帝国的统治者不是傻子,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控制地下势力,我们血狮教虽然神秘。但我相信,华融帝国恐怕早已经有了我们一些档案。所以,我们今后要发展地方向不是帮助华融统一大陆,而是即冰月帝国之后,将奥兰帝国、朗木帝国都控制在我们手中,这才是正理。只有让我们的人完全漂白,今后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听着念冰的解释。雪魄连连点头,“还是教主高瞻远瞩,您这么一分析,属下顿时明白多了。”

    念冰轻叹一声,道:“其实,我并不是很适合当这个教主,因为我太容易感情用事了,这是我最大的缺点。但是,如果人没有感情,那也就不配称之为人了。雪长老,坦白说,燕风一直把我当成最好的兄弟看待,我们利用他来达到控制冰月帝国的事,在我心中对他始终有些愧疚。所以,我想帮帮他。更何况,您的女儿还是他地妻子,不论是为了燕风,还是为了她,我们都不能让冰月帝国灭亡。所以,我今天来到朝堂之上,就是为了要当冰月帝国的这个使者,我是赶忙想要帮助燕风地,希望您能明白我的苦心。本教中人虽然分派于各地,但大多数已经扎根,如果真的起了巨大的变化,牵涉太广了。难道让那些本教中原本身居高位的属下放弃他们所拥有的一切么?想要更好地发展下去,就必须要考虑下属们今后的道路。只有这样,我教才能永远的生存在黑暗之中,掌握大陆的全部。”

    雪魄深深的看了念冰一眼,“教主。我……”

    念冰微微一笑,道:“这是我人想法,既然当上这个教主,我就要为教中的兄弟们着想,血狮教地方针也该是改变的时候了,等到了华融帝国,我自然会与七位长老好好谈一谈。我们固然是为融家而存在,但是,想更好的帮助融家,就必须要做出改变。”

    雪魄恭敬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现在我才真正认定魔狮教主的眼光,您确实更适合做上这个教主的位置啊!”

    念冰在路上与雪魄分手,独自一人回到了武士工会之中。

    “什么?”蓝晨瞪大了眼睛看着念冰。“你说师傅要与我们同行,这,这怎么可以?”听了念冰说完刚才出去所做的事,蓝晨顿时心中大乱,她实在不愿意面对自己地师傅啊!

    念冰微微一笑,道:“这没什么,我早就替你想好了。你未必就非要与你师傅面对啊!你们冰神塔的人出门都是坐马车的,那我们也坐马车好了。你现在有了天眼穴,掩盖自己的气息应该没问题,你师傅根本无法察觉。更何况,你没看到舄卤大哥的样子么?我有办法让他改变外貌,自然也能让你改变。要不要先试一试。”

    “可……”蓝晨还是有些犹豫。

    念冰微笑道:“放心吧,晨晨,我做事有分寸。这次前往华融帝国我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如果我记得不错,凤族的那个什么典礼也快开始了,等处理完这次四国公论大会,我就随你们一起走一趟凤族。虽然母亲已经脱离了凤族,但我明白她的心。”

    凤女美眸中光芒流转,主动握上念冰的手,“还是你想的周到。晨晨,放心吧。你师傅就算与我们同行,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以我们联手的实力,她不会把你怎么样了。”

    蓝晨低着头,道:“师傅从小把我养大,虽然对我同样严厉,但是她真的对我很好。为了念冰我离开了冰神塔,可是,我实在不想与师傅做对,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老人家。”

    念冰将蓝晨搂入怀中,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也没想到今天她会主动要求与我们一同前往华融帝国。不要担心了,眼不见为净,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吧。”

    蓝晨用力摇了摇头,道:“不,我已经等了你一年半,难道你还让我再等下去么?就依你所说吧,不过,你帮人家改变容貌要改的漂亮一点,我可不要做丑八怪。”

    念冰哈哈一笑,道:“我的晨晨那么漂亮,我怎么会把你改的难看呢?你身属冰系,就用我这柄冰雪女神的叹息吧。它最适合你。有它的气息与你暂时融合,对你的实力提升也很有好处。”

    蓝晨道:“非要用你的刀么?那是你最趁手的武器,给了我,你用什么?要是万一师傅对你出手,恐怕你无法抵挡啊!”

    念冰微笑道:“放心,没关系的。我随时都可以将刀收回。更何况还有舄卤大哥在,你师傅根本没有伤害我的机会。作为使者,她最多也就是向我出手试探,并不会真下杀手的。更何况,我也未必就怕了她。”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