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91章 智女交心与十三阶的威胁

    洛柔突然笑了,上前一步,在距离念冰只有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念冰可以清晰的嗅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处子清香气,英俊的面庞微红,想向后退,但他后面已经是墙壁了。洛柔道:“念冰,其实你不明白。首先,我并不是奥兰帝国之人,我之所以如此帮助奥兰帝国,是因为我要报答玉阿姨一家对我们一家的救助之恩,也是为了让我的智慧有用武之地。奥兰帝国与其他国家的局势以及自身的情况就像是一盘棋,我只是一个喜欢下棋的人,但是,我同样也可以随时舍弃这一切。对于我来说,这些并不是绝对的重要。其次,虽然我们只见过两面,但你却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奥兰帝国的未来如何,与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欠你的情,我一定会还。你根本不需要说出什么理由,如果你只身一人来找我,想我说出这样的要求,我也一样会答应的,哪怕只是为了我欠你的这些。所以,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我答应你的这个条件。以奥兰国王对我的信任,安插一些人又算什么呢?奥兰帝国就缺少大量的人才。不过,我现在到想听听,你凭什么能将华融帝国最准确的军事情报告诉我,也想知道,在你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势力。”

    看着洛柔,听着她的话,念冰心中一阵温暖,他没想到洛柔居然如此看重自己,当年刚才冰雪城时与洛柔的赌约仿佛还在眼前一般。“柔儿,我想,我只需要说五个字,就已经足够了。”

    “哪五个字?”洛柔的神色间不禁多出了几分好奇。

    念冰一字一顿的道:“血--狮--教--教--主--。“

    “什么?“洛柔失声惊呼,眼中满是骇然之色,吃惊的看着念冰,捂住自己的嘴,一脸不敢置信之色。

    念冰失笑道:“能让智女洛柔小姐如此惊讶,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洛柔呆呆的看着念冰,血狮教这个名字她当然知道。作为奥兰帝国的宰相,对于大陆的形势好曾做过无数次地分析,血狮教这个名字她不止一次听过,她曾经派人多方打探,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血狮教的庞大和神秘却令她大为震撼。这个地下组织的规模之大。行动之周密,教众之忠诚,都令她大为钦佩。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个血狮教具体的规模有多大,但却深深感觉到这个组织地可怕。

    “你说,你是血狮教的教主?“洛柔地声音多了几分迷惘。

    念冰微微一笑,道:“不错,坐上这个教主的位置也有两年的时间了。“

    洛柔深吸口气,眼神重新变得清明了,“好厉害的融家,好厉害的融亲王啊!念冰,你坦白告诉我,你是不是融家专门培养出来地?“

    念冰知道,以洛柔的聪明,必然已经猜到了很多事。摇了摇头,道:“不。我确实不是融家培养出来的,当年,我随父亲一起离开融家,直到上次王国新锐魔法师大赛时。我才重新回来。爷爷很看重我,不但收我重回融家,还把血狮教交给我。有一点可以放心,血狮教的存在融家其他成员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只有融家厉代家主才能得知,而血狮教也不受融家管制。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血狮教现在是我全权做主的组织,血狮教的情报网络遍及整个大陆,我现在所做的铺垫,都是为了融家的未来。以你的聪明,自然会明白我的意思。“

    “恩,我明白了,你能告诉我这些,足见你对我的信任,洛柔答应你,等我回国之后,你让人来联系我吧。就以此物为证,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你别误会,只是请求而已,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帮你的。“一边说着,她从自己脖子上摘下一条项链递给念冰,项链上地挂坠是一颗水滴状的红色宝石,如同血泪一般。项链很简单,是一根类似于银线似的物什,但又比银要亮上许多。

    项链入手同,还带着洛柔的体温和淡淡的清香,念冰深深的看了洛柔一眼,“需要这么贵重的东西么?“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这颗宝石中蕴涵着纯净地火元素,宝石的能量虽然不如正阳刀上的那颗火焰神之石,但纯净处甚至犹有过之。

    洛柔微笑道:“如果不是一些特殊的东西,被人冒充了该怎么办呢?这条项链上的挂坠是可以取下来的,就算是我欠你的那份人情吧,什么时候,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要拿着这颗宝石来找我,我一定会尽全力相助。至于这一次,就算是利息吧,让你的人来时拿着项链就行,挂坠暂时先留在你那里。这滴血之泪是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冒充的了。“

    念冰有些呆滞的看着洛柔,“这太贵重了,我怎么能以眼还眼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呢?“

    洛柔轻叹一声,道:“你不想问问我的请求是什么吗?“

    念冰点了点头,道:“你的请求是什么?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会尽力帮你。“

    洛柔微笑道:“其实,这对你来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当我帮助奥兰帝国逐渐强大起来,也把你的人安排上高位之后,我希望能在你和灵儿她们隐居的地方留一个地方给我,可以么?“

    念冰全身一震,看着一脸微笑的洛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才好,这,这是表白么?可是……

    “不要误会,我可不想跟灵儿抢男人,我只是想让你提供一个住的地方给我才好。“

    念冰的大脑突然变得迟钝了,傻傻的问道:“你是奥兰帝国宰相,想找个住的地方还不容易么?“

    洛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说答不答应吧。难道,你非要我明说是为了能上你那里去蹭饭么?“

    念冰苦笑道:“你的请求有些儿戏了,好,只要将来我决定隐居之后,一定先将地址告诉你。只要你愿意来,总会有你一个房间的。“

    洛柔摊开自己的小手递到念冰面前,念冰惊讶的看着她,道:“干什么?”

    洛柔嗔道:“你怎么突然变傻了,信物啊!你不给我个信物,以后我怎么号令你那些手下,他们又怎么会相信我?”

    念冰又一次楞住了,信物,自己能给洛柔什么?人家给了自己这么珍贵的东西。如果是普通货色又怎么拿的出手呢?但是,也总不能把七神刀或者血狮教的教主令送出去吧。到底送什么好呢?他实在有些拿不定主意,但看着面前这只白嫩的小手,他怎么也无法拒绝。

    一咬牙,念冰手上的空间之戒微微一亮。那个小布囊出现在掌心之中,看到这个布囊,洛柔地眼睛不禁亮了起来,这个布囊她当然见过,就在念冰第一次展露厨艺之时,正是这个布囊带给了当时现场所有人深深地震惊。

    念冰将布包打开,手指一挑,一根中号的鬼雕就已经出现在他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刀刃夹在手指内侧,而刀柄向外,递到洛柔手中。“鬼雕是师傅留给我最珍贵的东西之一,也只有用它,才能勉强与小姐的信物相比了。”

    洛柔喜匆匆的将鬼雕捏入手中,看着那细小刀身上精致地纹路。感受着那淡淡的寒气,俏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我一定会收好的,不过,你把这个刀给了我一柄,会不会影响你的厨艺?”

    念冰苦笑道:“你觉得我现在还有空做菜么?放心吧,鬼雕是可以通用的。以我现在的能力,即使是用魔法凝结成冰刀,也能发挥出同样的效果。我会告诉我的属下,见到此刀就如同见到我本人,听从你的调遣。”

    洛柔美眸中浩出一丝温柔之色,“记住你的承诺,当你们隐居之时,一定要给我留下一个房间。”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好了,我们回去吧,别让他们等的太久。”他并没有叮嘱洛柔什么,因为他知道,以洛柔地聪明才智,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说完,解开精神力对周围空间的封印,率先走了回去。

    看着念冰的背影,洛柔眼中幽怨之光大盛,“傻子,在这方面你为什么那么傻呢?连女孩送信物的意思都不明白么?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要求。”小心的将鬼雕收入衣襟之中,跟着念冰去了。

    当年,在念冰赢了赌约之时,洛柔心中就烙下了他的身影,但真正打动洛柔地,却是念冰第一次施展厨艺,制作出那夺天地造化的美食--九青神龙冰云隐,念冰那绝世的刀功,专注的神情,早已经挑动了这位智慧之女的芳心,但她是一个高傲的姑娘,这种事又怎么开的了口呢?尤其是今天当她见到外貌犹在自己之上的凤女和蓝晨时,心中的希望更加黯淡了。但她并不愿意放弃,所以才在念冰的提议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回到房间时,玉如烟看念冰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凤女几人都在吃着粥锅,见他们回来,赶忙招呼他们一起吃饭。席间吃的最美的就要属舄卤了,一直吃了三大锅粥,才满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妈,让凤女,晨晨和灵儿陪您在都天城中转转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玉如烟点了点头,道:“你忙你的,我和柔儿也住在国宾馆,我们会一起回去的。”

    念冰捏了一下身旁蓝晨的小手,用精神力凝结传间给她道:“你们回去商量一下,今天晚上陪我睡吧。嘿嘿,今晚我要去偷袭。”说完,不等蓝晨娇嗔出声,说拉起吃饱喝足的舄卤跑了出去。

    龙灵看蓝晨在念冰凑到她似乎说了什么后俏脸就涨的通红,忍不住问道:“晨晨,念冰他说什么了?你脸怎么红啦?”

    蓝晨看了龙灵一眼,当着母亲自然不能说实话,没好气的道:“他啊!不]还能有什么好话。就会欺负我。”

    凤女看了妹妹一眼,轻笑道:“是吗?那好吧,晚上我们等他回来好好惩罚他一下。”

    洛柔看着三女与念冰亲热的气氛,心中不禁有些黯然,但她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来,微笑道:“好了,大家也吃饱了,我们出去转转吧,我也还是第一次到这都天城来呢。”

    念冰和舄卤出了粥店,舄卤赞叹道:“兄弟,你介绍的这个地方还真不错,虽然未必有你做的饭菜好吃,但很有特点。”

    念冰微笑道:“大哥,你是越来越能吃了,不会是要第二次发育吧。”

    舄卤没好气的道:“发育你个头,我都几百岁的人了,还发育什么。哦,对了,你感觉到没有?”

    念冰点了点头,道:“那个扎木伦应该就是神之大陆派来查找黑奥达斯封印之瓶的人。舄卤大哥,有些事我不能再?

    瞒你了,其实……“当下,他一边带着舄卤朝城中心走去,一边简单的将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念冰的话,舄卤激动的道:“兄弟,你是说,你是说我的家乡还有可能回来?”

    念冰点了点头,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我现在却不能完全肯定。因为遗失大陆回来的可能非常渺茫。有七龙王坐镇,那偷走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家伙本就很难成事。现在神之大陆又派来了不少神人,他们的实力加起来,足以横扫整个仰光大陆了。”

    舄卤突然停下了脚步,严肃的看着念冰道:“兄弟,你是不是也认为我们遗失大陆不该归来?”

    念冰回头看着他,道:“以前确实是这样的,但自从我了解了神之大陆与遗失大陆之间的恩怨以后,又去过一趟神之大陆,我的想法早已经改变了。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因为遗失大陆归来有可能造成的变数,我非常希望它能回来。至少,遗失大陆能够制约神之大陆。仰光大陆也就安全了。相对神之大陆而言,你不觉得这片大陆都是各种生物的净土么?这也许是最后一片净土了吧。”

    舄卤走到念冰身旁,“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你也是矛盾的。不过,不论你愿不愿意帮我,我都当你是兄弟。我只希望,你能告诉我那个决战的地方。”

    念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已经决定站在邪月那一边了?”

    舄卤摇了摇头,道:“不,我只站在遗失大陆那一边。”

    念冰虽然早已经想到了舄卤的反应,但真的出现了,他还是感觉到一阵为难,轻叹一声,道:“大哥,不论如何,那里我都会到现场的,也不一定会带上你。至于我的立场,让我再想想好么?”

    舄卤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矮人族盼望了上万年的机会就要到来了,心中的执念使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弃这次机会,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念冰心中突然一动,用精神力传间给舄卤道:“大哥,有人跟着我们。”

    舄卤还沉浸在念冰所说的事情中,经他一提醒,赶忙打起精神,果然如念冰所说,通过自身的斗气与精神力配合,能够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吊在两人身后百丈之外。向念冰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他。“

    念冰从舄卤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知道他已经动了真火。“这神之大陆派来的使者应该去调查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事对对,怎么会和朗木帝国的人混在一起,还成了木晶的师傅呢?“

    舄卤冷声道:“让我去干掉他吧。“

    念冰见舄卤要有所动作,赶忙按住他宽厚的肩膀,“不行。这是在都天城中,不能动手。大哥,我明白你地心情。不过,凡事不能操之过急。我们先把他引出城再说。“他对神之大陆下的神人们同样没有丝毫好感,更何况这个扎木伦还成了木晶最大的帮手。

    方向不变,念冰继续向前行去。当他路过一家魔法物品店时,带着舄卤一起走了进去。

    “两位先生想要点什么?小店各种极品魔法开口应有尽有。价格公道。“服务生一看念冰和舄卤的打扮虽然普通,但气质却远非常人可比,赶忙献媚的迎了上来。

    念冰淡然道:“大陆风云,血狮雄风。“他自然不怕店里其他客人听到,精神力地传间是直接在对方脑海中响起地。

    服务生全身一僵,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低声道:“不知客人平时喜欢什么颜色的武器?“

    念冰道:“金红色。“

    念冰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你们这里没有么?“

    服务生此时已经平静下来。赶忙道:“有是有,不过,这个价钱嘛……“

    念冰转向服务生,用身体挡住了店中其他人的视线,掌心中红光闪烁。在服务生面前一晃,只有服务生和舄卤看到,那是一只精致的红玉狮子,“我就要金红色的,给我准备七件金红色地武器,我一个时辰后过来取。记着,让武器的铸造师们都过来。我想询问他们关于一些铸造的问题。“

    服务生的态度已经变得异常恭敬,赶忙道:“是,是,小的一定转告。“

    念冰拍了拍有些迷惘的舄卤,道:“大哥,我们走吧。“说完,带着舄卤离开了魔法物品店,向城门的方向走去。

    舄卤疑惑的传间道:“兄弟,你干什么还要买武器?你那七柄刀已经是最好的了。“

    念冰微笑道:“大哥,那是我血狮教中地切口,我说的金红色,代表的是自己的身份。我说要七件,并指明要铸造师前来,其实指的是让他请本教长老到这里等我。好了,咱们加快点脚步,先把麻烦除去再说。“两人始终没有回头去看,直接朝距离最近地西门走去。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一旦对战,很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声势。单是能量的波及就很可能造成巨大的破坏力,有可能对平民产生杀伤,这并不是念冰想看到的。

    当他们来到城外之时,原本晴朗的天空已经被一片阴云遮盖,温暖地空气中也带来了几分寒意,念冰和舄卤依旧在向前走,念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舄卤心中的杀机始终在上升着。对于曾经是遗失大陆一份子的矮人来说,神人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念冰与舄卤对视一眼,舄卤心领神会,两人同时展开身形,舄卤依靠的是自己的斗气之力,而念冰依靠的却是强横到变态的身体,速度骤然增加,在空气中留下了两道淡淡的残影。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扎…木伦此时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身形了,赶忙加快速度朝两人追去。其实,因为他是从神之大陆出来的,所以对自己过于自信了,否则,在这个时候从念冰和舄卤的速度上,他就应该看出这两个人并不好对付。可惜,过度的信心膨胀和自诩为神的意念使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念冰和舄卤虽然并没有全速奔驰,但速度也是相当可观的,他对都天城周围地形很熟悉,当他们从官道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个小山包处时,立刻停了下来。

    念冰站定,看了一眼舄卤,舄卤也同时在看着他,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寒意,淡淡的七彩光芒从念冰额头的天眼穴中散发而出。没有回头,他只是平静的道:“扎木伦兄,你已经跟了我们够久了,出来吧。“

    身形一闪,扎木伦飘身出现在距离两人十丈外停了下来。他跟过来到并不是为了找念冰麻烦,是得到木晶的请求,木晶对念冰始终有着几分戒惧之心,所以才让扎木伦悄悄跟着念冰,看他有什么动向。现在是四国公论大会举行前的关键时刻,她希望能够掌握一些念冰的动向。可惜,她并不知道。念冰和舄卤两人一个对神人有着深切的仇恨,而另一个对于自私地神人也绝无好感,在扎木伦的跟踪下杀机已动。

    “你们能发现我?“扎木伦有些惊讶的道,一边说着,他一边漫不经心的向念冰和舄卤走来,身体周围闪耀着淡淡的青色斗气,由于木晶曾一再叮嘱他这个时候不能伤了念冰,所以他现在只想给念冰和舄卤点教训,也摸摸二人地底细。

    在念冰感觉上,这个扎木伦似乎和当初与圣师为敌地那个风神有些相象。只不过,在他的并不是斗气那么简单,风属性斗气内还包含着强烈的风元素,虽然不如风神的能量精纯,但也有着他自己的特点。

    念冰缓缓转身。当扎木伦看到他眉心处那异彩连连地天眼穴时不禁心中一紧,顿时明白了对方能够感觉到自己存在的原因,但他并没有过于紧张,毕竟,这里只不过是仰光大陆,并不是神之大陆,以他神级的实力。自然不会惧怕两个仰光大陆人。

    念冰淡然一笑,道:“扎木伦兄一直跟随我们兄弟二人,不知有何见教?”

    扎木伦冷哼一声,道:“你的外表确实不错,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多美女。”对于凤女、龙灵和蓝晨,他的印象极为深刻,一看到停当地英俊的容貌,顿时心中嫉意大盛。

    听着扎木伦答非所问的回应,念冰不禁微微皱眉,尤其是当他看到扎木伦眼中那浓烈的淫欲之光时,心中不禁怒意大生,突然开口道:“仰光大陆比神之大陆的生活要强的多了吧。”

    “那里当然,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送别……,你,你怎么知道我来自神之大陆?”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了,扎木伦全身杀气大生,周围的草木在他身上散发的强烈杀机作用下簌簌发抖。

    念冰微微一笑,道:“扎木伦兄不用紧张,其实,我也只不过比你晚来几天而已。”

    扎木伦一楞,道:“你也是神人?我怎么没见过你?我们一直来的人中明明没有你才对。”

    念冰道:“你们来仰光大陆应该是查找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下落地,怎么会和朗木帝国的人混在一起,扎木伦兄能够给我一个解释呢?”

    扎木伦脸色微变,“你知道的事到不少。那你呢?你既然也是神人,怎么会成了一个国家的代表?”

    看着他有些尴尬的脸色,念冰顿时明白了一些,“仰光大陆生活确实不错,像你这样依附于一国,又能有美妙的享受,还能顺便查访,看来,扎木伦兄是个聪明人。”

    扎木伦冷哼一声,道:“小子,你不会是主神派来监视我们的吧,你还没有回答我地问题。”

    念冰微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回答你的问题很简单,我本就不是神人,更与那些所谓的主神没有一丝关系,我就是一个人类,一个仰光大陆上的人类。难道就允许你们神人到仰光大陆来,就不许我到神之大陆去么?”

    扎木伦惊讶的道:“你是人类?”

    念冰不等他继续问下去,立刻道:“和你一起来的人呢?他们不会也像你这样似的吧。”

    扎木伦冷冷的看着念冰,身体周围的风属性斗气更加强烈了,“你想套我的话?别做梦了,本来我没打算杀你,不过,既然你对我底细如此清楚,那就留你不得。”

    念冰微笑道:“你现在不说没关系,不过,我听说神人都是很怕死的,我想很快你就会开口了。”他话音刚落,扎木伦猛的抬起右手,一掌轻飘飘的劈了过来,风属性斗气最大的特点就是快速和锋利,青光一闪,一道风刃就已经朝念冰当头劈来。这可不是普通的魔法风刃所能比拟的,其中蕴涵的庞大能量仿佛将空气完全斩开一般,青光周围的空气竟然有些扭曲了。

    舄卤大喝一声,左脚向旁边踏出一步,已经来到了念冰身前,他早已有些等不及了,黑色战斧骤然抡起,黑色斗气丝毫不外小家泻,从正面迎上了风刃的攻击。

    轰然一声巨响,舄卤站在原地未动,扎木伦脸上升起一层青气,下意识的退了两步,显然处于下风。

    念冰心中不禁有些惊讶,舄卤的战斧并不是普通的武器,乃是矮人族大师们耗费了多少心血才铸造而成的超神器,对斗气有特殊的加成作用,这种短柄宽刃战斧也只适合矮人使用,名叫灭神斧,攻击力非常强悍,扎木伦的攻击毕竟只是空手,而舄卤用灭神斧发出攻击,却只能将他震退两步,显然双方实力在均等的情况下。

    扎木伦心中惊讶更在念冰之上,吃饭的时候舄卤就曾经破过他一次攻击,只不过那里是在饭店之中,扎木伦只用了很少的斗气,所以也并没有太在意,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他刚才那一道风刃因为念冰拥有天眼穴的原因几乎用了八成斗气,志在必得,却没想到不但没有成功的干掉念冰,反而被始终没有开口的舄卤震退了。面对一个拥有天眼穴以及一个实力不在自己之下的敌人,他心中不禁已经萌生退意。以神人的自私,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都是最重要的。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