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93章 说服·念冰的顾虑

    除了融亲王站在原地未动以外,七名血狮教长老同时恭敬的道:“见过教主。”虽然以他们的身份不用鞠躬,但礼数却不可废。

    念冰赶忙恭敬的向这些前辈们道:“见过各位长老,爷爷,您怎么也来了?”

    融亲王脸色凝重,面沉如水,看了一旁的舄卤一眼,沉声道:“听说你成了冰月帝国的使者,有这回事么?”从融冰处一得到念冰到来的消息,又知道念冰召七长老议事,他立刻就赶了过来。

    念冰颔首道:“不错,我这次正是代表冰月帝国而来。这位舄卤大哥是我的朋友,自己人,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一边说着,念冰自行走到上首位坐了下来。

    融亲王目光始终跟随着念冰,见他坐下,冷声道:“这件事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念冰淡然开玩笑,道:“爷爷,既然您将血狮教交给我,那么,您就应该相信我的决定,血狮教的宗旨是什么我非常清楚,我有能力处理好。您来的正好,也省得我去找您了,有些事我正想和您商量。”

    融亲王脸色缓和了一些,道:“念冰,我当初决定将教主之位传给你,就是看重你的大局观和你的能力,我相信血狮教在你的控制下一定能够更好的发展,但是,你这次代表冰月帝国而来,同行的还有冰雪女神祭祀,不得不让我怀疑你的目的。你应该明白四国公论大会对我们华融帝国有多么重要。还有,你这一失踪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不要忘记,你是一教之主,你这样没有责任心,让我怎么能放心的了?”

    念冰点了点头,道:“您放心,我现在就会给您一个解释。首先,我要问您一个问题。这四国公论大会是对华融帝国重要,但是,对我们融家也同样那么重要么?”

    融亲王一楞,旁边的七位长老神色一动,似乎把握到了念冰要说的要点,融亲王皱眉道:“对我融家当然也重要,华融帝国是我们的根基。华融帝国强盛,融家自然也会随之强盛。”

    念冰淡然道:“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就不应该有血狮教地存在了。爷爷,我只想告诉您……血狮教是为了融家而存在,却不是为了华融帝国而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我不在教中,单是奇鲁帝国一事。我绝不会让本教实力支持您行事。”

    融亲王看着念冰毫无杂质的湛蓝眼眸。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些他要说的意思,沉声道:“你继续说。”

    念冰道:“我们血狮教,虽然是仰光大陆最庞大的地下势力,但是,却始终是神秘的,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存在。但是,奇鲁帝国一役,本教的损失不小吧。只要是有心人,就都能看的出华融帝国利用了不属于自己地力量。华天大帝与您是兄弟,可是,您想过没有,现在他身为帝王,对于军队中的情况必然非常熟悉,恐怕,本教的秘密已经有部分暴露了。而且,在这次与奇鲁帝国的战役中,本教的损失恐怕不上吧。难道这就是您希望看到的?让本教兄弟们地性命为了华融帝国而付出?您始终都是臣子,或许您不怕功高震主这四个字,但是,既然您将保卫融家地任务交给了我,我就不能不想的多一点。所以,我已经决定了,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血狮教不会再为华融帝国出一分力。”

    听了念冰的话,七位长老都微微颔首,大长老更是流露出赞许之意,当初融亲王决定血狮教帮助华融帝国攻击奇鲁帝国的时候他就曾经提出过反对意见,但因为念冰不在,其他几位长老又都支持融亲王,所以,最后的行动还是进行了。念冰虽然并没有参加那次战役,但他现在的分析却异常精准,每一个判断都如亲眼所见一般。

    融亲王寒声道:“我这一辈子,最大地愿望魔法师能将大陆统一,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会不断的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念冰微微一笑,站起身来道:“爷爷,请您先冷静一下好么?不错,我能明白您作为一个统帅的最终愿望,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您所做的努力,都是为了华融帝国的努力,而并不是为了我们融家。其次,统一大陆并不一定非要去征服,以您的方法统一,最后受益的只能是华融帝国,但是,如果以我地方法统一,受益的却是我们融家。冰月帝国换帝时的变天行动,我想您应该很清楚吧。虽然我并不是冰月帝国的君王,但是,我却敢说,只要我一声令下,冰月帝国就会真正变天。成为我融家最好的根据地。这是您的连年征战所能做到的么?我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以我们血狮教的力量控制大陆上每一个国家,成为真正的大陆之王。我想,这样的效果远比您这连年征战要强的多了。”

    “我赞成教主的说法。”大长老站了出来,走到念冰身后,融亲王是他的儿子,他怎么会不明白儿子的想法呢?

    融亲王看着父亲主动走到自己孙子背后,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失落,其他几位长老也先后来到了念冰身后,用行动证明了他们支持的对象。虽然念冰消失了一年多的时间,但当初在冰月帝国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变天行动却在他的一手操控下完成了,给血狮教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也正是那次行动,使念冰在教中建立了极高的威望,真正得到了血狮教七老的肯定。念冰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想法是可以施行的。

    看看七位长老,再看看念冰,融亲王有些苦涩的道:“或许。我现在真地是老了吧。”

    大长老沼没好气的道:“混蛋,敢在我面前倚老卖老,你不是老了,而是糊涂了。”

    融亲王这才想到面前的几位长老都是自己的长辈,不禁有些尴尬的道:“父亲,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你们都决定支持念冰。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其实我也明白念冰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更想凭借着自己地力量,用铁与血统一整片大陆。”

    念冰站起身,走到融亲王身旁扶?他坐了下来,“爷爷,其实您不用灰心。我这么决定是兼顾整个局面的。作为大陆最强的统帅,我明白您心中的期望,但是,现在我们仰光大陆却不能再爆发战争了,因为外来的敌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对于这些强大的敌人。只有我们完全联合赶来。不分国界的联合,才有可能与之抗衡。虽然我说地这个可能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但我们却不得不防啊!”

    看着融亲王和七长老惊讶的目光,念冰继续道:“你们一定都想知道我这一年多以来去了什么地方吧,以血狮教的情报网络都无法找到我。这是因为,我根本就不在仰光大陆上。普通人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但我想。你们一定是知道的,那就是所谓众神聚集的神之大陆。我正是因为去了那里,才失踪了这一年多地时间。”

    “什么?你去了神之大陆?”融亲王惊呼出声,对于仰光大陆地人来说,神之大陆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存在,那里有着传说中的众神。

    念冰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正是去了神之大陆。在那里逗留了长达一年半的时间,这一年半以来。我终于了解了那些所谓的神究竟是什么,所谓的神其实也不过是人而已。他们同样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这些神,远不像你们想象中那样神圣,其实,他们都是一些自私的人类。不可否认地,这些神人拥有着强大的实力,也有着封印的禁制不能轻易来到我们这片大陆,但是,我却能够肯定,一旦他们出现,那么,带给仰光大陆的,绝对会是灾难。我所说的有可能出现的敌人,指的就是他们。神人地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他们中最弱小的也有接近武圣的实力。神之大陆也绝不像传说中那么美好,仰光大陆比起那里来,简直就是天堂。一群实力强大的神人如果从地狱来到天堂,他们会做什么?”当下,念冰简单的将自己在神之大陆上的见闻说了一遍,只是隐瞒了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和四大真神的内容,也没有说自己是因为什么去了那里。“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威胁存在,对于我们来说,一定要在和平中快速发展,凭借着数量的优势与神之大陆抗衡,就算他们不来临,我们也必须做好准备。否则,仰光大陆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巨大的灾难。”

    看着融亲王和七位长老不敢置信的神色,念冰向舄卤点了点头,黄色光芒涌动,长生刀的伪装眨眼间撤去,露出了舄卤的本来面貌。

    “传说中的矮人族,不知道爷爷和七位长老听说过没有。但我去可以告诉你们,我这位舄卤大哥的实力已经超越了神师,达到了接近十三阶的实力,也就是神之大陆上神级的高手。我想,这已经可以证明我的话了。”

    沉寂,会议室中的众人都沉默了,念冰坐回自己的位置,他并不着急,他知道,自己所说的一切对于融亲王等人来说毕竟很难理解,他们需要一个思考的过程。他也相信,以爷爷融亲王的智慧,不难明白自己的意思是什么。

    良久,大长老率先开口,“念冰,那你现在想怎么做呢?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想做的事很简单,保持大陆现在的局面,华融帝国与另外三大帝国南北对峙,同时发展,四国和谈自然是要完成的,同时,奥兰、冰月和朗木三国将会结成联盟,这样的话,华融帝国也没有理由向三国出兵了,只有这样,都能令大陆重新恢复和平。”他把先前在粥店中与洛柔和木晶的对话转述了一遍,也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念冰知道,四国公论大会虽然尚未开始,但只要自己的爷爷同意了自己的想法,那么大局已定,后天举行的会议不会再出现什么变数了。华融帝国的目的达到,而念冰的目的也同时会达到。

    融亲王道:“华融帝国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念冰,虽然我认可你的方案,但是,你有把握说服我的老朋友么?这次会议是由苏越主持的,你要说服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论智慧,我还从没见过一个比他更高明的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和聪明人打交道,我想苏爷爷也会明白现今局势的,何况华融帝国现在需要的也是和平而已。至于今后,只要其他三大帝国发展起来,华融帝国再想发动攻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想的很清楚。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血狮教要做的,就是对朗木帝国和奥兰帝国的渗透。当这两个帝国也变得像冰月帝国那样,我们融家就会永远昌盛不衰。”

    融亲王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同意你的做法,事实上,血狮教也只会听从你的命令。只要三国同意和谈,那这次会议自然容易的多。”

    念冰站起身,道:“爷爷,那我先回去了。融家的未来还要依靠您,等后天和谈结束后,我会立刻离开这里,有什么消息我会通过血狮教通知您的。加强练兵,增强我们自己能够真正掌握的实力,以不变应万变,方为上策。七位长老,我先走了。”

    在七大长老的恭送声中,念冰带着舄卤离开了这个血狮教的秘巢,虽然谈话很简短,但已经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这就已经足够了。

    现在他还有一个目标,只要说服了这最后的目标,那么四国公论大会,就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当念冰和舄卤回到国宾馆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进入傍晚时分,还没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他就听到隔壁的嬉笑之声。

    舄卤向念冰努了努嘴道:“去吧,陪陪你那些老婆,我先回去修炼一会儿,把伤治好。”说着,开门走进了房间之中。

    念冰蹑手蹑脚地来到隔壁,正好听到里面在谈话,通过天眼穴的感觉,他清晰地发现房间内不但有龙灵三女,洛柔和玉如烟也在。

    只听龙灵道:“念冰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

    凤女失笑道:“灵儿妹妹,你可不能老这样,这刚分开多一会儿啊!你就想他了。我们要联合起来,否则以后还不尽让他欺负么?”

    玉如烟道:“凤女、晨晨、灵儿,你们都已经决定要嫁给念冰么?”此话一出,房间内顿时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外面的念冰也竖起耳朵,想听听三女如何回答。

    第一个开口的是蓝晨,她有些忸怩地道:“妈,我们的事您也知道了,我不嫁他还能嫁谁呢?姐姐和灵儿认识他还在我之前,她们恐怕也离不开念冰了。那时,念冰拼着自己的性命救了我,也帮姐姐和灵儿开启了天眼穴,从那滴天使之泪中,我们已经明白了他的心。其实,每个女人都会有嫉妒之心,都希望能够独占自己的心爱之人。但是,我们却都不希望念冰为了我们而为难。我和姐姐、灵儿早就商量过了。既然他深爱着我们,而我们也不可能放下他,那就只有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我想,我们会相处得很好的。”

    凤女和龙灵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玉如烟有些无奈地轻叹一声,道:“真是便宜这小子了,那你们决定什么时候和他确立关系呢?”

    凤女道:“念冰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救出自己的父母,等我们迎出伯父伯母之后再说吧。妈,我们相信念冰不会委屈了我们的。”

    龙灵道:“是啊!阿姨,念冰虽然有时候神神秘秘,但他对我们确实真心的好。嫁给一个为了我们愿意付出生命的男人,我们还有什么不满呢?阿姨,您就放心吧,我们可是三姐妹哦,他要是敢欺负我们,以后,以后就……”

    站在门外,念冰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自从回来之后,他一直忙碌于大陆上的局势,始终没机会与三女恳谈一翻,此时听着三女对自己如此理解,他的心中充满了温暖。正在这时,念冰突然感觉到背后傅来一股寒冷的气息,下意识地转过身。正好看到一脸冰霜的冰雪女神祭祀。

    心中暗暗一惊,念冰心道,自己怎么把她给忘了。自己听到的,恐怕她也已经听到了,这次晨晨的身份恐怕无法再掩饰下去。

    冰雪女神祭祀冷声道:“上次在冰月城外山峦中使用神降术的那个人就是你?”

    念冰这时已经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要,点了点头,道:“不错,那个人就是我。”

    外面的声音立刻引起了房间内众女的警惕,身影建闪,玉如烟三母女、龙灵和洛柔先后走了出来,蓝晨此时因为将晨露刀还给念冰,身上并没有伪装,骤然看到自己的师傅,顿时低下了头,说不出话来。

    冰雪女神祭祀看看冰云,再看看念冰,眼中的寒光变得异常复杂,点了点头,道:“好,真是好啊!没想到,我一生中最得意的两个弟子,最后的结局都是这样的。冰灵、冰云,最后都是离我而去。好,好,好,念冰,以你的实力和智慧,这边的事情完全可以自行解决,这里已绝不再需要我了。百日之后,我在冰神塔等你,来决定你父母的死活,冰云,到时你随他一同来见我。如到时仍不得见,后果你们知道。”说完,她没有在多停留一秒,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师傅。”蓝晨悲呼一声,跪倒在地。冰雪女神祭祀萧索的背影深深地震撼着她的心,多年的养育之恩,又怎么是能忘记的呢?

    冰雪女神祭祀停下脚步,“不要叫我师傅,我对你的叮嘱你早已经忘记了,你现在有母亲,有了男人,再不需要我这个师傅了。”

    “不,不是的。师傅,您……”泪水顺着冰云的面庞滑落,冰雪女神祭祀再没有任何停留,回自己房间去了。即使以念冰的聪明也不知道冰雪女神祭祀现在在想什么,但能够肯定的是,她不会留在这里了。念冰有信心,以自己几人的实力加上舄卤完全能够将她杀死,但是他已经答应过冰云不杀冰雪女神祭祀,现在该怎么办呢?百日之后,恐怕就将成为最后的决战吧。

    冰雪女神祭祀走了,带着她的属下,在都天城中停留了不到一日,就选挥了离开,蓝晨的悲伤使念冰想起当初查极去世时自己的感受,他知道现在蓝晨最需要的就是自己的安慰。

    房间中,念冰将蓝晨搂在自己怀中,凤女和龙灵都坐在自己的床上,四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有蓝晨低低地垂泣声。

    搂着蓝晨那动人的娇躯,念冰低声劝慰道:“别哭了,这是必然的结局。”

    蓝晨泪眼朦胧地看了他一眼,哽咽道:“师傅不要我了。虽然师傅一直对我很严厉,但我知道,她其实是非常疼爱我的。当初冰灵师姐的事已经深深地伤了她的心,而这一次,我,我也……我从没见过师傅那样绝望的眼神,念冰,我想去追师傅。”

    念冰搂紧她的娇躯,坚定地道:“不,我不会让你去的,你是我的妻子。我绝不希望看到当初发生在我父母身上的一幕在我们身上重现。百日之后,就是最后解决之时,你放心好了,既然答应过你,我一定不会杀她地。”对于冰雪女神祭祀的恨以及对蓝晨的爱,令他心中非常矛盾。

    “对不起。我让你为难了。或许,我们本就不应该在一起。我知道你爱的是姐姐,爱的是灵儿,我们之间发生的事只是一个巧合。念冰,我不怪你,那是我的错。你也为我付出了那么多,让我走吧。”蓝晨违心地说着伤害自己的话。

    念冰在她面庞上轻吻,“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爱意么?我不会放你走的,永远也不会。”一边说着,他用自己的衣袖擦干了蓝晨脸上的泪水,“我留下陪你们吧,我可不希望明天一早醒来时,自己的老婆突然少了一个。”

    凤女起身到蓝晨另一边坐了下来,没好气地瞪了念冰一眼,道:“我们还不是你的老婆呢。”

    念冰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失神中的蓝晨,道:“那还不简单,我有个很好的提议,不如把你们这三张床并列一起,我们来个大被同眠,你们不就都成为我真正的老婆了么?”

    凤女俏脸人红,“讨厌,你说什么呢?想都别想。”蓝晨也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念冰,原本悲伤的面庞上多了几分红晕,显然是想起了当初在洞穴中的那一幕。

    念冰嘿嘿一笑,用最快速度爬上床,踢掉脚上的鞋躺在蓝晨床上,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搂上凤女纤细的腰肢,道:“不管,反正我今天是不走了,就留在这里陪你们睡。连妈都同意你们跟我,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在他这戏谑的声音中,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许多。被他搂住的凤女,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再看看龙灵,心中顿时羞意大盛,想要挣脱念冰的掌握,可念冰却搂得很紧,怎么也不肯放过她。

    龙灵嘻嘻一笑,赶忙在自己床上躺好,背对着念冰三人,道:“不关我事,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念冰翻身坐起,挤到风女和蓝晨中间,一手楼住一个,道:“今天谁也别想跑,我要让你们都变成我真正的老婆。大被同眠喽,哈哈。”

    凤女和蓝晨几乎同时回手一拳打在念冰的肩膀上,嗔道:“谁要和你大被同眠。”

    念冰夸张地痛呼一声,“谋杀亲夫了。”身体直接就向后倒去,双眼一闭,顿时气息全无。

    凤女噗嗤一笑,她和蓝晨根本就没用力气,伸手在念冰大腿上用力拧了一下,道:“讨厌,不许装死。”

    “哇,我又活了。”念冰猛地坐了起来,正好凤女回头看着他,他坐起来的速度极快,凤女还没反应过来,芳唇一热,已经被他吻了一下。

    凤女娇躯一颤,原本掐住念冰的手顿时软了,念冰一沾即走,回头又在冰云唇上亲了一下,这还是他从神之大陆归来后第一次和她们亲热。

    凤女刚要嗔怪,念冰脸上嬉笑的神色突然消失了,紧紧地将她们搂在自己身边,道:“答应我,不要离间我。你们已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失去了你们,那人生对我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看着念冰眼中认真的神色,凤女主动楼住他的手臂,靠上他的肩头,低声道:“不会的,我们都不会离开你。”

    蓝晨知道,念冰这句话更多的是说给自己听,她也知道念冰之所以来调笑自己和姐姐,为的就是让自己高兴起来,心中深情涌动,也靠上了他的肩膀,“念冰,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该要面对的总要面对,或许,是我想得太多了。”

    美女在怀,念冰心情一阵激荡,深深地各自看了她们一眼,严肃地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就大被同眠吧。”

    “讨厌。”“啊——”念冰惨叫出声,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就算他的身体再坚韧,像大腿内侧这么脆弱的地方被用力掐上一下,也不会好受。数息后,可怜的某人被三女从房间中推了出来。房门砰的一声闭合,只剩下一脸无奈之色的他望门兴叹。

    靠在过道的墙上,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要是真能大被同眠,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

    精神力,从天眼穴中弥漫而出,念冰眼中异光一闪,他那庞大的精神感知已经覆盖了整座旅店,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这才直起身,朝目标而去。他要找的地方距离凤女她们的房间并不远,很快,念冰就来到了这个房间门外停了下来,抬手在门上轻敲数下,静静地等待着。

    “谁?”木晶的声音从房间中傅出,从她的声音中念冰能够听出,这位朗未帝国的公主显得有些疲倦。

    “是我,念冰。”他平静地回答道。

    脚步声从房间内响起,门开,一身绿色长裙的木晶出现在念冰面前,她显然没有想到念冰会来找自己,眼中带着几分惊讶。

    念冰微笑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么?木晶公主。”

    “哦,里面请。”木晶让开门前的位置,将念冰请入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同一家旅店,房间的布置自然没有太大的区别,念冰直接走到外间客厅的沙发处坐了下来。木晶给他倒了杯水,然后才坐到他对面的沙发处。

    “木晶公主没想到我会来吧。”念冰喝了口水后,才不慌不忙地说道。

    木晶道:“确实没想到你会来,不要叫我什么公主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找我有什么事么?念兄。”

    念冰微笑道:“公主不必客气,既然你让我叫你的名字,那你也就叫我的名字吧。看得出,这些天公主休息得似乎不太好。”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