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94章 大被同眠的开始

    木晶轻叹一声,道:“国家危急存亡之际,身为上层,又怎么能不担忧呢?念冰,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念冰道:“公主是在怪我没有答应与朗木帝国一起向华融用兵吗?”

    木晶看了念冰一眼,道:“这是你代表冰月帝国的决定,不过,我希望你能仔细考虑一下。说不上怪不怪的,我只是希望你能看得长远。当然,如果你此来并不是真的为了冰月帝国的利益出发,我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如果我不是为了冰月帝国的利益而来,那冰月帝国的国王又凭什么如此相信我呢?或许,我无法与你成为朋友,但我想,我们却完全可以成为互相利用的伙件,这一点,木晶你应该不会怀疑吧。”

    木晶有些嘲讽地道:“你到是很坦白,相互利用的伙伴,真正的伙伴会相互利用吗?不要再绕圈子了,天色不早,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就不怕你那些红颜知己们吃醋吗?”

    念冰道:“她们是我的红颜知己,自然会相信我。木晶,你们朗木帝国之所以急于想联合奥兰、冰月两国向华融帝国开战是为了什么?我想,肯定不会是因为华融帝国当初那次偷袭吧。”

    木晶进:“当然不是。我朗木帝国的地大物博,资源丰富,那一次的损失我们还承受得起。但是,你也知道,华融帝国灭了奇鲁帝国,这代表着什么?狼子野心,他们绝不会就此停止的。一旦让他们缓过神来,那么下一个目标就会是我们或者奥兰帝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分则两败,合则两利。只有趁着现在华融帝国最虚弱的时机发动攻击,才有可能一战而胜。否则,一旦华融帝国整合了奇鲁帝国的势力,那么,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大陆必然会成为华融帝国一家之地。不是我们想战,是不得不战。”

    “好。如果公主是这么认为的,那我们也就有共同语言了。公主担忧的是华融帝国未来的扩张,那么,我到想问问,如果现在贵我三国联合,向华融帝国发动战争,又有几分胜算呢?攻陷奇鲁帝国,华融帝国因为战略得当,只付出了最小的代价,虽然现在他们需要一定的兵力来制约那些降兵,但主力部队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如果你想战胜华融帝国,至少应该有对付火焰魔龙和火焰狮子这两个超级骑士团的方法。你有吗?你没有。虽然我并不熟悉朗木帝国的情况,但是,华融帝国那个以地龙为坐骑的骑士团却他不是你们所能对抗的。真的打起来,最有可能出现的结局乱是两败俱伤,三国联盟根本拿不到任何好处,只能损兵折将。况且,三国虽然同盟,但你敢说三国之间就绝对地信任吗?就算出现了两败俱伤,三国因为不能统一指挥,恢复速度也绝对比不上华融帝国的速度,到了最后,依旧是败北的命运。”

    木晶冷哼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对付火焰魔龙骑士团的方法?确实,华融帝国主力部队还在,但合我们三国之力,加上贵国的冰雪女神祭祀大人的神降术,我们多少也有几分把握。难道华融帝国还有能够与神降术抗衡的强者吗?”niumowang

    念冰笑了,他那奇异的目光看得木晶心中不禁有些发虚,“公主,你没有说实话。我不相信你们判断不出融亲王已经是神降师的实力,我想,你的信心主要是来源于你那两个来自于神之大陆的帮手吧。”

    木晶心中大惊,骇然看向念冰,虽然她心志坚定,但突然听念冰说出自己真正的凭借,还是无法掩饰内心的惊慌。

    念冰淡然一笑,道:“公主不必多想了,我刚一见到扎木伦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他的来历,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朗木帝国能够找到这样的帮手,难道华融帝国就没有吗?真正的战争拼的是国力。华融帝国的军队最近几年屡屡征战,远不是其他三国可以比拟的,所以,我说的两败俱伤只是最好的结局,更有可能发生的,是华融帝国惨胜。到了那时,你们朗木帝国才是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我想,这绝不是公主想要看到的吧?综合现在三国的实力来看,贵国与我冰月帝国都有一战之力,但奥兰帝国积弱已久,虽然这两年有所变化,但增强的却只是国力而不是兵力。就算我们都同意与你们一同出兵,最后的结局绝不会出我所料,公主是聪明人,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

    木晶深深地看了念冰一眼,道:“不战又如何?难道,华融帝国就会放过我们吗?一旦他们恢复了元气,你们冰月帝国离得虽远,但当我们朗木帝国灭亡之后,你们恐怕也不可能逃脱那祥的命运。我到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看你的样子,似于很有把握似的。”

    念冰淡然一笑,道:“不错,华融帝国吞并奇鲁帝国之后,国力确实大涨,但是,我们三国也未必就没有优势。从总体面积来看,我们三国依旧要比华融帝国大上一些,尤其是贵国,本就是整片仰光大陆上的粮仓。三国互通有无,如果我们冰月帝国与你们朗木帝国一起帮助奥兰帝国发展起来,当我们三国都非常强盛,并结合成坚实的联盟后,华融帝国就算变得更强一些,也不敢轻犯。南北对峙的局面已经不可更改,现在需要的不是战争,而是发展。发展的前提就是和平。所以,我代表冰月帝国愿意与贵国联盟,但是,这次的和谈却必须要成功。”

    木晶深一吸口气,道:“你真的就那么有把握吗?念冰,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分明就是融家的人,我又怎么知道你这不是危言耸听呢?”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说过,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脱离融家了,连你都能看出的事冰月帝国现任国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既然都信任我,让我作为冰月帝国的使者来参加这次和谈,难道你就不能相信吗?难道,你宁可去相信那个图谋你处子之身的扎木伦?”

    “你——”木晶猛地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念冰,眼前这名英俊的青年让她感觉到是如此可怕。仿佛自己心中有什么秘密他都能看得穿似的。木晶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美艳的娇颜上多了几分红晕,恨声道:“是扎木伦告诉你的?你是不是早就和他认识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扎木伦是什么时候背叛你的?其实,你不应该这么问,因为你误会了。我今天确实是第一次和扎木伦见面,也确实是从他口中得知的这一切。可惜,我与他并不是朋友,对于那些自私而卑鄙的神人,就算他们的实力再强大,我也不屑与之为伍,你那倚仗的扎木伦老师,早已经失去了他最宝贵的生命。哦,不,应该是卑鄙自私的生命。或许,他的灵魂已经下地狱了吧。”

    “你说什么?你杀了他?不,这不可能。我绝不相信。”木晶看着念冰断然道。她很清楚扎木伦有什么样的实力,如果不是那达到神师级别的实力,她又怎么肯答应扎木伦用自己的身体换取他的支持呢?她曾经见识过念冰的魔法,虽然在年轻一代中念冰已经算得是一代强者,但在她认为,无论如何念冰都是无法同来自神之大陆的扎木伦相比的。

    念冰叹息一声,道:“公主,你太执迷了。难道,你宁可去相信那个为了你的处子之身而答应支持你的扎木伦,也不愿意相信我吗?不错,扎木伦确实很强,但是,我依旧能够杀了他。神之大陆所谓的神也不过是人自以为是而已。他们既然依旧是人,为什么就不能被杀死呢?”

    木晶娇躯一晃,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脸上血色尽去,声音有些颤抖地自言自语道:“不,这不是真的,扎木伦竟然死了。他怎么可能会死?”这次她来到朗木帝国,之所以敢明日张胆地拉拢奥兰帝国而不在乎华融帝国有可能的监控,就是因为有扎木伦的存在,她对扎木伦的实力极有信心。虽然在她内心深处非常讨厌那个神人,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扎木伦有着强横的实力。在她认为,即使是冰雪女神祭祀也未必就是扎木伦的对手。即使在华融帝国遇到什么危险,有札木伦的保护,自己也能平安地回国。但是,念冰却告诉自己扎木伦被他杀了,在木晶内心深处有些解脱的感觉,毕竟,她又怎么会真正愿意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呢?可是,扎木伦的死也使她陷入了危机之中。没有了那强者的支持,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面对念冰也好,面对华融帝国也好,她发现自己再没有了说话的资格。虽然她对念冰并不熟悉,甚至有些憎恨这个屡屡破坏自己行动的家伙,但她却知道念冰不是一个随便编造谎言的人。何况,这如果是他编造的,那也太可笑,太容易被揭穿了。木晶的心在这一刻完全乱了,她不如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一切。扎木伦死了,他的同伴却还在朗木帝国。如果自己回去把扎木伦的死讯也带回去,恐怕,朗木帝国皇宫就要面对一个神师级别的高手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暗杀吧。那是她绝不想见到的情形啊!

    看着木晶惊疑不定的神色,念冰微笑道:“公主在担心吗?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希望你能静下心来仔细想想我说的话。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不希望战争的发生。我与朗木帝国并没有什么仇恨,又怎么会害你呢?只要你愿意,当我们三国结成联盟后,冰月帝国就与你们朗木帝国一起支持奥兰帝国发展起来,到时,我们三国联合在一起,共同对抗华融帝国。如果你是在担心停留在你们朗木帝国的另一名神人,我也可以帮你解决。或许,只有你真正见识到我的实力后,才会相信这一切吧。”‘七彩的光芒出现在念冰眉心处,在那七彩光晕的中央,升起一点金色的星光。皇极穴与天眼穴融合的威压再一次出现了。木晶不是冰雪女神祭祀,念冰根本不需要用出太多精神力,就已经使她骇然地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抵抗之力。眼前的念冰在她心中更加神秘了,也变得更加强大,连话都无法说出的感觉,使木晶纷乱的思路渐渐理顺。

    光芒收敛,房间中的一切重新恢复了正常,木晶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你真的愿意帮我除掉那个人?你有什么目的,你想得到什么?”

    念冰淡然道:“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我帮你并没有什么目的,也不用你们朗木帝国为我做什么。对于神人,我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木晶疑感地看着念冰道:“不对吧,在我看来,你每做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目的,身为融家人,你这样为冰月帝国出力,难道融家就能容的下你不成?坦白说吧,你想从我们朗木帝国得到什么?如果你愿意,很欢迎你加入我们朗木帝国,冰月帝国给你的,我们同样能给你。”

    念冰失笑道:“为什么说实话你却不相信呢?难道你想让我像扎木伦那样也要你的处子之身不成?我还没那么下作吧。”

    木晶俏脸大红,“你有三位姿色还在我之上的红颜知己,自然看不上我。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实话。”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想得到的东西我早巳经得到了,你们朗木帝国也没才什么能够吸引我的。我之所以愿意帮你除去那个神人,是为了仰光大陆着想,也是为了我们三国联盟着想。”他总不能告诉木晶,冰月帝国都在我控制之中,难道你能把整个国家给我吗?niumowang手打

    木晶愣了一下,道:“我需要考虑一下你的话。四国公论大会后天才会召开,在那之前,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合冰站起身,道:“那我就告辞了。木晶,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其实,政治都是男人的事,何必掺和太多呢?好好做你的公主不好吗?”

    看着念冰离去的背影,木晶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迷惘之色,是啊!自己只是niumowang手打个女人,参与这些政治对自己真的有什么好处么?这个念冰究竟是什么人,能够杀掉扎木伦,那他的实力岂不是也达到了那样的高度,可是,他还这么年轻啊!

    晚饭众水人就在国宾馆中随便吃了点东西,深夜来临,漆黑的天空因为阴云而没有一丝光彩。舄卤吃完饭后就回房间继续修炼了,龙灵三女或许是因为念冰那大被同眠的话早早就跑回了房间。念冰独自一人飞身到国宾馆的房顶上,看着漆黑的夜空思索着。

    冰雪女神祭祀走了,念冰的心情轻松了一些,毕竟,有她在总会多上许多麻烦。只是,在冰雪女神祭祀离开前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怪异,她到底想怎么做?会不会回去就对自己的父母下手呢?不,不会的。如果她想要那么做,也不会等到今天,爸爸,妈妈,你们等着吧。再过百天,我就去迎接你们归来。终于可以让你们也享受天伦之乐了,当你们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还有了三个出色的妻子,一定会很高兴的。你们的苦难就要过去了。我一定会找到一片乐土,带着你们一起隐居在那里。让你们享受令饴弄孙地乐趣。

    一阵疾风吹过,使天空中多了几颗星斗,看着那瞬间明亮后的繁星马上又被阴云所遮盖,念冰不禁想起了自己在神之大陆上发生的一切。

    直到现在,他都无法肯定自己与卡奥的那一次究竟是意识中的幻象还是真实存在的。当他从生命之湖中清醒过来时。卡奥根本像从没有发生过什么,又恢复了她那冷冰冰地样子。四大真神,都是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他们的下一战,究竟会是什么时候开始呢?

    随着星光被乌云遮挡,周围的一切又变回了黑暗。念冰躺在房顶上看着漆黑的天空,他的心很静,眉心处天眼穴与皇极穴合一的能量平稳的运转着。那颗金色的实体能量看不出其中蕴涵着什么。胸口处早已开启的戾中穴因为死亡能量完全地压缩凝聚,提升到了终极境界。可惜,也正是因为那庞大的死亡能量,使他无法使用这个窍血的能力。卡奥和天香曾经告诉过他,如果有一天,他能完全控制自己身体里地死气与生气。那么,他就也能达到真神的境界,就算比不上他们四大真神,也不会相差太多。念冰在修炼中也曾经试探过对戾中穴的探询,但是,天眼穴至少还能够调动精神力,只是无法用精神力实体攻击而已,但这集中了死亡黑球的錑中穴却如同铁板一块,无论他怎么尝试,都无法用经审理感受到里面的能量。每一次探寻,反而会给自己带来一股烦恶之感,后来他索性不再尝试了,一切顺其自然吧。或许只有开通其他几个窍穴后,这戾中穴中的死亡能量才能随之开启也说不定。niumowang手打

    今天木晶虽然没有给仕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但念冰相信,木晶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与自己合作才是朗木帝国最好地出路。这次的事情结束后,自己也不用再掺和到政治中了,只要大陆平稳,就算神之大陆的伪神们真的来找麻烦,也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念冰相信,现在的仰光大陆,绝不会比当初的遗失大陆差什么,神之大陆就算真要有所企图,也绝不会容易成功,何况,仰光大陆吸引他们地就是这天堂般的人类享受,如果毁灭了人类,那么他们得到的只会是一个环境稍微好一点的神之大陆而已,想通了这些,念冰反而不怎么为仰光大陆担心了。

    微微一笑,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四国公论大会就要看谈判当天的局面了,从现在情况来看,已经完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计算一下时间,距离凤族的凤凰涅檗大典应该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在与冰雪女神祭祀的百日之约前,以及那至阴之日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召唤前,自己也正好有时间随凤女她们去走一趟,这样的话,即使凤族有什么麻烦,说不定自己也能帮上一些忙,一想到凤女那兴奋的样子,念冰就更加觉得自己的决定非常正确了。

    翻身而起,此时夜已经渐渐的深了,都天城大部分民众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自己也回去睡觉么?念冰微微一笑,心中已经有了另一个想法。

    在轻风的托扶下,他从国宾馆外侧漂浮而下,虽然国宾馆周围守卫森严,但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守卫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念冰已经来到了一扇窗户前,随着精神力的控制,风元素凝结,悄悄的从里面打开了窗户的插头,伸手一吸,窗子已经开启,念冰的身体犹如一缕轻烟般飘身而入,并顺手把窗户带上了。

    房间内比外面更加漆黑,当念冰刚刚脚踏实地之时,心头警兆大生,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从后面搭上了他的肩膀,凤女低沉的声音响起,“什么人?”

    念冰这偷入的房间,正是凤女三人所居住的,他本是来偷香窃玉的,却没想到凤女另一只手上燃烧而起,那虽然是斗气,但也同样有着照明的功效。离天神剑上的灼热气息使念冰不敢稍动,虽然对自己的身体强度很有信心,但也不敢用肉体与这神器级别的利器抗衡。

    “我说老婆,难道你想谋杀亲夫,吗?”念冰有些有些尴尬的道。

    “啊!怎么是你。”灼热气息消失,离天剑已归鞘,手上九离斗气依旧燃烧着。凤女惊讶的看着念冰,不如道是因为火焰地照射还是因为羞涩,凤女的俏脸变得红扑扑的,鲜艳欲滴,分外动人。

    念冰的到来把本已经进入冥想的冰云和龙灵同时少醒。一时间,三双美眸都集中在他身上,这么晚了,念冰偷偷潜来,还能有什么事。三女顿时都陷入羞涩之中,眼看着念冰,等待着他地解释。

    念冰有些省尴尬的的道:“我只是来看看你们。没想到你们已经睡了。”

    凤女笑道:“你这话只能骗骗鬼,来看我们你不会走正门么?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念冰抬手去拉凤女,“我晚上睡不着,又不想惊动别人,从外面进来不是更方便嘛。”

    风女躲闪过念冰的手,转身身跑到冰云身旁,撩起被子飞快的钻了进去。引得冰云发出一声惊呼。凤女道:“他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妹妹们,我们可不能让他得逞哦。”她这一躲,房间中,唯一的光亮顿时消失了,整个房间内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气氛顿时变得多了几分一样,以念冰的天眼穴自然能够看到房间中的一切。但他却不想破坏了现在的气氛,并没有开启天眼穴六的能力,一屁股在凤女的床上坐了下来。

    念冰苦笑道:“让你这么一说,我来看自己的老婆反而成了采花大盗了,我冤枉啊!这些日子一直没机会和你们好好聊聊天,我这不是特意来找你们吗。”

    龙灵噗嗤一笑,道:“你这话连我都骗不过。白天才说要和我们大被同眠,晚上就跑来偷袭了。好吧,你要和我们聊天,凤女姐姐也把床让给你了,你就坐在那里和我们聊天好了。”一边说着,也赶忙拉过被子把自己的身体裹在其中,似乎惟恐念冰会偷袭她似的。

    念冰苦笑道:“灵儿,我知道你最乖了,我这好不容易过来,你们总要有一个人让我抱一抱吧,这样我也更好与你们交流啊!”

    “呸,谁要和你交流,灵儿妹妹不要上了他的当。”凤女用被子把自己和冰云的娇躯裹好,他们都知道念冰的天眼穴能看到一切,赶忙保护好只穿了睡衣的娇躯。

    念冰看看三女毫无破绽可言,而自己又不可能用强,无奈的叹息一声,在凤女的床上躺了下来,不再吭声,感受着周围的黑暗,听着三女有些不稳定的呼吸声,闻着空气中拿来自他们身上的淡淡清香,他的心不禁有些迷醉了。

    龙灵三女自然不是真的要抗拒念冰,只是她们三人在一起,谁也不好意思和念冰亲热,但在内心深处却也多少都有几分期望,听着先前还在想办法要占便宜的念冰突然没了声息,三女不禁感觉到有些奇怪,蓝晨试探着道:“念冰,你不是要和我们聊天么?怎么不吭声了?”

    念冰是何等聪明,从蓝晨有些试探的语气中已经听出了许多东西,故做无奈的叹息一声,道:“想我有三个老婆,可是,一个却都不让我亲热,真是好伤心啊!没心情聊天了,我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说着,拉起被子蒙在自己头上。他的动作虽然是这样,但耳朵却竖起来,听着三女的动静。

    通过精神力的感觉,念冰发现蓝晨轻轻的碰了碰凤女,低声对凤女道:“姐姐,他不是真的生气了吧。他一天也够累的了,要不,要不……”

    凤女嘻嘻一笑,故意声音大了些道:“他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那他也不是念冰了,妹妹,你可不要上他的当啊!我们可是共同战线的,他要睡觉,就让他睡觉好了。大不了今天我和你挤一挤。”

    念冰心十气苦,还是凤女最了解自己啊!看来,今天晚上想占便宜是不大可能了。他正准备开口说话,却发现另一边的龙灵却动了,龙灵悄悄的撩起自己的被子,从床上钻了出来。

    这个房间本来是两张床的,中间间隔又不是很大,现在摆上了三张,左右两边伸手可及,龙灵悄悄的将手伸到念冰这边,抓住他的大手轻轻的捏了捏,似乎在劝慰着他,让他不要生气。握着龙灵那柔滑温软的小手,合冰心中一阵温馨,毕竟,还是灵儿心最软啊!就算明知道自己是装的,却依旧不放心。紧握住龙灵的销售另一只手在她小臂上轻轻的抚摸,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摸在手上是如此的舒适,念冰的心不禁渐渐变得火热起来。

    龙灵的动作非常小心,房间中很黑,并没有引起凤女和蓝晨的注意,风女虽然认为念冰是装的,但她开口后,见念冰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心中不禁也不太肯定了。自从念冰死过一次以后,不论是她还是蓝晨,把念冰看的比以前更加重了,好不容易他才回来,凤女实在不想让他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何况,她们都已经认定非君不嫁,让他亲热亲热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段时间一直和念冰保持着距离,拒绝了他的种种亲热请求,凤女心中不禁有些歉然,但她毕竟还是处子之身,这又是在床上,低声向身旁的蓝晨:“要不,你去陪陪他?”

    听凤女这么一说,蓝晨不禁大羞,当初的一幕又一次浮现在眼前,赶忙摇了摇头,低声道:“姐姐,还是你去吧。你是大姐,轮也该轮到你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