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95章 凤凰涅槃的奥秘

    凤女犹豫了一下,低声轻唤道:“念冰,念冰你睡了么?

    念冰正一边偷听着她们的细雨一边抚摸着龙灵的小手,听凤女问他话,也不回答,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凤女有些无奈的从被子中钻了出来,心中暗想,反正房间中一片黑暗,就算有什么羞人的事也不会让两位妹妹看到,怀着羞涩忐忑的心情,她从床上站了起来,坐到念冰这边的床头上,撩起了他头上的被子。

    龙灵一听到凤女那边的动静,立刻把手抽了回来,速度之快,连念冰都有些吃惊。

    “喂,不要装死了。”凤女没好气的在念冰头上敲了一下。

    念冰一把捉住她的小手,用力一拉,把凤女拖入自己怀中,微笑道:“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看你还怎么跑。”

    融入念冰温暖的怀抱,凤女没好气的道:“跑什么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她却主动贴近念冰,那充满弹性的娇躯,完全融入念冰的怀抱之中,并且伸手将被子拉了过来,盖住两人的身体。

    念冰来找凤女她们,到不是真的要做什么,只是为了问问凤女关于凤凰涅般典礼的事,也想顺便和自己的三个老婆亲热亲热。真的搂上了凤女的娇躯,他的心跳不禁迅速加快起来,他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下意识的搂紧凤女的娇躯。凤女此时地心情比念冰还要紧张一些,将头紧紧埋入念冰怀中。贴着他那坚实的胸膛,说什么也不肯抬头。

    念冰一手搂着凤女,另一只手在她背后游走着,感受着那一层薄薄的睡衣下吹弹可破的柔滑肌肤。心中地冲动越来越强。

    冰云和龙灵明显听到念冰的呼吸有些急促,凤女的呼吸却明显抑制着,两女都不禁心跳加快,纷纷用被子裹住自己,似乎要睡觉。但耳朵却都竖起来,听着念冰和凤女的动静。

    在三女之中,念冰最爱的一直都是凤女,从第一次见到凤女时。凤女那绝美地身影就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前他也曾经抱过凤女,甚至还有更亲密的举动。但像今天这样,在这种漆黑的环境下,在温暖的床榻棉被之间,却还是第一次。这是只有夫妻才能有的亲热啊!让念冰怎么能不激动呢?

    念冰搂着凤女的身体向上动了动,凤女心中一惊,在羞涩的作用下轻呼道:“不要。”此时,她的声音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魄力,变得绵软无力。但这简单地两个字,却真的让念冰停下了动作。

    搂着凤女,念冰强压着心中的欲望之火。暗骂自己,凤女已经愿意和自己一起同床而眠了,自己还怎么能得寸进尺呢?这是在华融帝国的国宾馆之中,旁边还有蓝晨和龙灵,如果自己真的就在这里要了凤女,她一定不会反抗,但是。这对她也太不公平了,何况还会让龙灵和冰云产生被冷落的感觉,就这样抱着她,自己已经足够满足了。

    想到这里,念冰轻声道:“凤女,我不会有越轨举动的,你们听我说好么?”

    凤女没好气地轻哼一声,算是答应了,心中却暗想,你不会有越轨举动,那下边那个硬硬的东西一跳一跳的是在干什么?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旁边还有自己的妹妹和龙灵,她又怎么能说的出口呢?

    念冰搂紧凤女,把自己原本紧贴着她大腿的下体移到一旁,轻叹一声,道:“在你们三人中,我最先认识的就是凤女,然后是灵儿。最后才是晨晨。如果说见面最早,反到是晨晨了。只不过,那时候我们都还太小了。我知道,现在我们四人其实处于一种尴尬地境地。你们因为心中对我的爱,都彼此包容着,也包容着我。你们都是那么出色,能得其中之一为妻已经是我念冰这辈子最大的福气,现在却都肯委屈自己留在我身旁,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们的爱。”

    听着念冰发自内心的话,龙灵和蓝晨不禁都将头从被子中钻出了出来转向念冰的方向,她们谁都没有吭声,正如念冰所说,她们都是那么的出色,如果说心里没想过要与其他二女共侍一夫的委屈那是不可能的,她们都想听听,念冰要说些什么。

    念冰道:“或许,如果当初没有我那死的过程,你们也不会这样选择吧。灵儿的温柔使她一向逆来顺受,她对我的爱从来没有改变过,为了我,她不知道流过多少眼泪。虽然会感觉的委屈,但是,她一定会留在我身旁,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而冰云虽然表面冰冷,但内心却非常火热的,那次,在因缘际会之下,我们有了夫妻之实,你也不可能离开我。就算你想要离开,我也绝不会允许的。可是,凤女,我却明白,如果不是当时我死了,你最后的选择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成全自己的妹妹而离开我,我说的对么?”

    凤女在念冰怀中的娇躯微微一震,她没有说什么,但念冰却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

    念冰轻轻的抚摸着凤女那粉红的长发,继续道:“是的,委屈你们了。在我心中,已经放不下你们任何一人。如果当时凤女真的这么选择了,我也绝不会怪你,因为你是要成全自己的妹妹,希望晨晨能够得到更多的幸福,但是,我却知道你对我的爱永远也不会变。你宁可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要成全别人。晨晨,灵儿,或许你们会因为我的话而不高兴,但是,我不想骗你们,在我心中,最爱的一直都是凤女。灵儿。你一直想问我当初为什么拒绝雪静吧。其实,雪静的脾气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凤女,当初我拒绝你。同样地原因,因为我发现,凤女早已经占据了我的心。可是,随着后来你在火龙洞时为了救大家竟然想使用那个咒语,我看到了你的执着。我也明白,如果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那么,你恐怕一生都不会快乐。你地温柔打动了我。我再也无法拒绝你。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凤女,晨晨,灵儿,你们答应我,今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四人都要在一起。不离不弃,舍弃掉心中的隔阂吧。我会对你们一视同仁,你们都是我所爱的女人。我绝不会厚此薄彼的。可以么?可以答应我这个请求么?”

    安静,黑暗的房间中只剩下四人地呼吸声,念冰心情激荡,重新搂紧凤女,他发现。自己的衣襟已经被凤女的泪水浸湿了。

    良久,蓝晨轻叹一声,道:“念冰,在我们回答你之前,你能不能也回答我一个问题。一直以来,我都想问你,如果当时不是因为吃了那个果子使我们有了夫妻之实。你会如何对我?能告诉我么?说实话,我要听实话。”

    念冰犹豫了一下,道:“晨晨,我恨你师傅,我恨她夺走了我地父母。所以,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虽然吃惊于你的美貌,但我也同样恨你。但是,随着后来的相处,我却发现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但我的心却是矛盾地,还记得我们一起和猫猫前往冰月城么?其实,在路上我就已经开始计算你了,早已经想好当冰月城的事情完成后,就把你抓到一个僻静处询问我父母的下落。随着后来我们的接触我竟然发现,自己有些不想再下手的打算,当时我很惊讶,那是我在报仇的道路上第一次犹豫,而这个犹豫,就是因你而起。但是,后来我还是抓了你,心中的犹豫与仇恨比起来,依旧是仇恨占据了上风。晨晨,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你地么?就是在刚进洞穴时,我想用强暴威逼你说出我父母下落的时候。那时,看着你那毫无生气的眼神,我的心里如此之痛,也正是那时,我后悔了,后悔伤害了一个自己已经喜欢上了的女孩。你和凤女分修冰与火两种不同的能力,但是,你们姐妹却都有着吸引我的类似气质,如果当时我们没有结下那合体之缘,或许,我只会将这份感情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吧,那次我知道你是想毒死我报复,但是,也正是那些果实,使我心中的犹豫消失了。你知道么?在洞穴住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希望继续下去。在那僻静的地方,每天打猎回来做好吃的东西给你品尝,丝毫我的心非常舒服。”

    哽咽声从蓝晨处传出,她心中一直存在的芥蒂在念冰的话语中终于消失了,一直以来,她始终感觉念冰之所以会要自己,就是因为自己与他发生了那样的关系,而并不是真正爱上自己,而念冰深情的解释使她心中的疑惑完全消失了,心扉彻底为念冰敞开,她那哽咽的声音是如此动人。

    念冰的话语转向龙灵,“灵儿,我知道类似的疑惑在你心中也存在着,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会以为我之所以和你在一起,是出于同情吧。你错了,如果我没有真的爱上你,只是同情你的话,我最多也只会向处理雪静的问题那样,要么选择远离,要么,帮你找一个好的归宿。我爱上你的时候,就是在火龙洞中,你吟唱那咒语的前几个字,我用手捂住不嘴的那一刻,虽然我知道你不惜牺牲自己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但我却知道,你真正为的只有我。一个肯为我付出生命的姑娘,如果还不能打动我的心,那我就真的成了铁石心肠了。你对我的好,我时刻都记在心中,在你们三人中,我对你的愧疚是最深的。我伤害的是你的心啊!当我在寒岭帮助七龙王打退强敌之后,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回冰雪城找你,因为我不想再让你为我哭泣。原谅我灵儿,我会尽到我最大的努力,带给你们幸福的。”

    哽咽声,哭泣声,在房间中弥漫,念冰用不同的话语向三女表达了自己心中最深刻的爱恋,他没有任何掩饰,说的完全是自己的心里话,他用他自己的深情,开启了三女的心扉,将她们心中最后的屏障破坏,虽然她们在哭泣,但念冰的心却异常舒爽,依旧轻轻的抚摸着凤女背后的长发。微笑道:“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任由你们和我保持距离了。今天是凤女,明天是灵儿,后天是蓝晨,你们每天要有一个人当夜晚到来时陪伴在我身边。我不会在放过你们。或许,我没能给你们郑重的仪式,但是,我却把我的心给了你们。不是分成三份的心,而是三颗同样的心。”

    凤女抬手抓住念冰的胸襟,在自己脸上擦了擦,又擦了擦鼻子,抬起头,看向念冰的脸,道:“你坏死了,非让我们都哭鼻子么?明天早上我们眼睛都肿着,看你怎么向我妈交代。”她的声音虽然依旧带着几分哽咽,但却说不出的亲切。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们可都是魔法师,这消肿的办法,我至少能想出十个来。本来,我今天并不想和你们说这些的,但是,我发现,我回来以后,你们虽然开心,但却都有着心事,如果不能把你们的心事解开,你们永远不会真的高兴起来。所以,我说了自己的真心话。我没有任何隐瞒的把我的心都掏给你们了,三位老婆大人,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我这颗脆弱的心呢?”他故意做出可怜的样子,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戏谑。但三女却都知道,他所说的一切都绝不是开玩笑。

    凤女扑哧一笑。道:“好啦,别作戏了,我们本来就是好姐妹。你可别想分而制之。哼,你说每天让我们一个陪你我们就陪你么?想的美哦。”

    念冰赶忙紧紧搂住风女,嘿嘿笑道:“我要大振夫纲,这可不是说了算的。灵儿,晨晨,你们说呢?我的办法好不好?每天换一个,你们也不吃亏哦。”

    蓝晨和龙灵几乎同时从床上跳了下来,两人都做着同样的动作,拉着自己的窗向中间的凤女窗靠拢,念冰发现他们的动作不禁楞了一下,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龙灵和蓝晨对视一眼,在黑暗的房间中,他们的眼睦是如此明亮,念冰有的天眼穴他们同样也有,虽然精神里要比念冰弱的多了,但只要他们想,依旧能够在房间中看清楚一切。二女同时擦掉脸上的泪水,微微一笑,异口同声的道:“我们都不同意你的决定,凭什么让你来决定呢?我们认为,大被同眠才是最好的办法。”

    念冰先是一楞,紧接着心中大喜。三张单人床拼在一起是非常宽大的,欢呼一声,立刻将龙灵和蓝晨拉了过来,搂搂这个,抱抱那个,他的心简直幸福的像花儿一样盛开着。

    念冰的突袭顿时引的三女一阵惊呼,风女抓住念冰的双手,謓怪道:“不许胡闹。”一张被子不够大,此时,三张被子重叠在一起,将四人盖在其中,念冰顺势贴上凤女的身体在床上最中央。在凤女俏脸上轻吻一下,道:“我与自己老婆亲热。怎么是胡闹呢?”

    凤女微微一笑,道:“不许犯坏啦,这里是华融帝国,你又是来办正事的,我们答应你一起睡,但你却不能犯坏,好不好?你不是说要陪我和妹妹一起回凤族么?等凤凰槃祭礼大典结束,我们再依你就是了。在大典举行之前,我。我不能失去处子之身,你要是实在忍不住,那让晨晨陪你吧。”说着,一把拉过晨晨的小手,塞到念冰手中他始终都没有忘记自己是凤族的一份子。

    晨晨羞涩的靠在凤女身体另一边,“姐——”她地心跳骤然加快,难道真的当着姐姐和龙灵的面和他……,太羞人了。

    握着晨晨的手,念冰失笑道:“你看,都怪你们吸引力太强。我险些把正事忘记了,我来一是想和你们聊聊心里话,再一个,就是想问问你关于这凤凰涅槃大典的事了。现在四国公论大会我这边已经基本安排妥当,就等真正谈判哪天签定和约而已。等后天一开完会,我们立刻就走,你们凤族应该在朗木帝国吧,我们就和那木晶小姐一起回去,顺便帮她个小忙。这样我也好安排一下。我想,妈是一定会去的,晨晨自然也会跟你们一同前往,灵儿和舄卤大哥就也一起去吧,有我们这么多人在,不论出现什么变故,应付起来都会变容易许多。我答应你们。在这凤凰涅槃大典结束之前,我绝不对你们有越轨的举动。”

    凤女拉了拉被子,帮念冰盖好身体,再次贴入他怀中,道:“是啊!也该告诉你我们的凤凰涅槃大典是怎么回事了。这恐怕连晨晨都坏不知道呢。我们凤族的位置,就在朗木帝国西北方地一片大森林中,那里虽然地处西北,但因为森林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火山,所以温度比北方别的地方要高上许多。泥土的营养极好,促使着各种植物茂密生长,因此的名为火木林。而我们凤族就在这片茂密的火木林中的一片梧桐树林内。凤栖梧桐木,想必你也曾听说过,那里才是最适合我们修炼的地方。不论是我,还是母亲,在成为本族希望之凤后,都曾经到过那座火山附近修炼,在那里,有一条我们秘密开启的秘道,能够直通火山内部,在那满是岩浆的地方,火元素极为浓厚,在那里修炼九离斗气有事半功倍之效。而那里,也就是凤凰涅槃大典举行之地。”说到这里,凤女严重流漏出一丝淡淡的担忧,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地。

    听了凤女的话,年并心中一动,道:“这座火山难道与你们凤族有什么关系么?或者说与你们那已经去世的凤凰有什么关系?”

    凤女点了点头,贴紧念冰的胸膛,这才感觉安心一些,轻叹道:“其实,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祖先凤凰是否在那火山之中。在我们凤组地传说中,当年凤凰大人陨灭之时,就落在地面上形成了这座火山,火山内藏有凤凰真火,凤凰大人虽然去了,但这凤凰火山中的真火却保佑着我们凤族。每过百年,凤凰火山中的凤凰真火就会爆发一次,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凤凰涅槃大典,在典礼上,必须结合我们凤族高手,以九离斗气全力限制,才能使火山爆发不会波及整片森林,所以,凤凰涅槃大典既是我们祭奠凤凰大人涅槃的典礼,同时也是我们自我保卫的时刻。为了保护我们凤族的家园,我们必须要全力出手,才能使火山喷发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再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一次地大典就要开始了。我们想,只要有我和母亲及时赶回去,再联合几位长老共同出手,一顶能够成功的晚上这次典礼。只是,我担心长老们未必会同意我和母亲参加。”

    念冰皱眉道:“不同意你们参加?那他们怎么应付过这次火山爆发?难道他们就眼看着自己居住的家园在岩浆肆虐下被毁灭么?”

    风女叹息道:“长老们都很固执,否则,当初也不会因为母亲跟了父亲而将她驱逐出族了,长老们明知道没有了母亲的帮助很难应付过火山爆发。却依然那样选择。这次你决定跟我们一起回去,其实我一直都在犹豫。如果你也去了,恐怕事情就更难解决了,我怕.."

    念冰紧了紧搂住凤女的手臂,道:"不用怕,有我在呢。就算你们那些长老不同意你们返回族中,我们也可以限制那火山爆发啊!我就不信,一个斌冰系地神降术还不能让那火山安静下来。我明白你对族人地心,也明白你现在心中的矛盾。那些长老虽然固执,但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他们应该懂得孰轻孰重。不会因为自己的固执而使凤族的家园就此毁灭的。只要我们真心相助,他们会明白你和你妈的苦心。”

    凤女道:“其实,这还不是我嘴担心的,在凤族中曾经流传着,冰凤现,凤凰升这六个字,在本族典籍中记载,一旦有冰凤出现,那么凤凰火山的真火爆发就会达到一个顶点之境,恐怕。这次的凤凰涅槃大典并不是那么好度过啊!晨晨的冰凤之体已经觉醒了,这次她才是关键。”

    蓝晨惊讶地道:“姐,这件事我怎么没听妈说过。我也算是凤族中人,你放心吧。有念冰在不会出事的。”

    凤女回神拉住蓝晨的手,道:“妈之所以不跟你说,是怕你心里产生负担,但大典即将开始,我也不能不告诉你了。妈曾经对我说过,在你出生的那时候,他就发现你有可能会成为凤族千年不遇的冰凤之体,在我们凤族中规定。一旦有冰凤出现,必须在第一时间将其投入到凤凰火山之中,祭奠凤凰大人。妈怎么肯让人伤害你呢?所以,他才将你送上冰神塔,拜冰雪女神祭祀为师,一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另一个。就是为了保住你身为冰凤之体的秘密了。这次我们回去,首先面对的不是凤凰涅槃大典带来劫难,而是来自族人们的质疑了。”

    蓝晨娇躯微颤,一直以来,她都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母亲会把自己送上冰神塔,一年才能见他们一次,听了凤女地话他才明白,玉如烟这么做,都是为了保护她啊!眼睛微微有写湿润了,反握住凤女的手,道:“姐,你放心吧,不论什么时候,我们母女三人都会在一起,以我们的实力,一定能够度过这次难关的。何况还有念冰和灵儿在,就算凤族地族人们想伤害我们,也绝不可能。”

    凤女道:“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在火系摸法中,最强烈的火焰就是那紫色天火,而在凤凰升空,涅槃大典开始之时,传说有冰凤现的情况下,火山喷发的将再不是普通的岩浆,而是世间至热的凤凰涅槃真火。它的温度远不是姿色天火所能比拟的。想与之抗衡谈何容易?凤凰火山中,有着我们凤族血脉地根基,梧桐林是我们生活了千百年的如果典礼无法完成,那么凤族必将走向灭亡啊!”

    念冰道:“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恐怕你们凤族现在还存活的族人们谁也没见过那凤凰涅槃真火的威力,什么变数都有可能发生,现在你过于担忧也于事无补,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走一步看一步,等到了你们凤族之后,总会有办法应付的,别担心了。”

    风女点了点头,道:“希望这样吧,或许,在本族典籍之中会有什么应付的办法,念冰,我今天曾经和妈说过你要与我们一同回去,吗没有出言反对,但也没有赞同,想必他担心和我一样。如果我们的族人看到你,恐怕会更加排斥。何况,这本就是我们凤族族内最大的事。”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和晨晨都是我未来的老婆,算起来我也可以说是半个凤族中人了。我可不放心你们去棉队那些凤族的家伙。”

    一直没有开口的龙灵道:“是啊!我和念冰一起去,我也想看看你们凤族居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呢。凤女姐姐,你就别担心了。这两年来,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那么高的境界,就算那凤凰涅槃真火可怕,但是,它也毕竟是源自于凤凰的火焰,难道你们的祖先凤凰还会伤害你们么?”

    凤女听了龙灵的话不禁眼睛一两,“对啊!凤凰涅槃真火,是祖先凤凰最强的火焰,祖先有怎么会用他的火焰来伤害他的后代呢?这其中必定有着蹊跷之处,说不定,这不但不是坏事,反而是我们凤族的机遇呢。凤凰九变到现在为止,最强的就是第六变,我和母亲都达到了第六变的程度,但是,再怎么修炼,就算斗气提升到了神师的级别,也无法突破第七变,我有种感觉,凤凰九变的最后三变并不是依靠修炼就能达到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存在。晨晨,你的凤凰变达到第几变了?”

    没等蓝晨回答,念冰已经竟他的问道:“晨晨不是冰凤之体么?他怎么也能修炼这什么凤凰九变呢?”

    凤女微笑道:“为什么不能修炼?凤凰九变并不是以九离斗气为基础的,而是只有我们凤族族人才能修炼的特殊功法,只要自身拥有着王族血脉,并自行开启了凤凰之羽,就能修炼到更深的层次。晨晨上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冰凤之翼就出现了,后来我将凤凰九变之发传授给她。她进步的速度可丝毫不比我慢。晨晨,我想现在你也差不多达到第五变了吧。”

    蓝晨点了点头,道:“是啊!我现在已经达到了第五变,最近一直努力修炼呢,如果能像念冰回来钱那样集中精力修炼,有天眼穴的辅助,最多半年就能达到第六变。不过,现在时间是不够了,我还只是第五变而已。不知道能不能在凤凰涅槃大典上帮上你们的忙。”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