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96章 四国公论大会

    凤女沉吟道:“按照你的能力来说,自然是能帮上忙的,据我所知,以往的凤凰涅盘大典都是由五位达到第三变的长老来共同完成的。而单论实力来看,你走的虽然是魔法路线,但第五变也至少相当于两位三变长老了,和我们与母亲的力量,虽然只有三人,但就算凤凰涅盘大典的火山爆发强上一倍,我们也能应付的了。我现在担心的只有那凤凰涅盘真火,不过,按照灵儿的说法,或许这真的是一个机会呢。”

    蓝晨点了点头,道:“我到同意念冰的说法,我们现在想的太多也没什么用,等到了凤族之后,仔细翻阅本族典籍,再结合当时的情况寻找最好的办法就是了。姐姐,如果,如果最后真的需要用我的性命才能抵挡住凤凰涅盘真火的话,我……”

    “不要说了。”念冰打断了蓝晨的话,“你是我的妻子,我绝不会允许有利用你的性命做什么事,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凤女,你们不要怪我,就算凤族因此而遭受劫难,我也绝不会让晨晨受到任何的伤害的。”他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本来,念冰以为这凤凰涅盘大典有凤女和玉如烟去就已经足够了,他之所以答应凤女一同前往,是不想与凤女分离,但现在一听这个典礼有可能发生的变故,他明白,自己是非去不可了。保护自己的妻子,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没有谁能够影响念冰的决定。

    “念冰,我……”蓝晨的声音又有些哽咽了。念冰柔声安慰道:“好了,不要想太多了。已经很晚了,我们睡吧。等开完四国公论大会后,我就和你们一起立刻返回凤族。我就不信,连死亡地关口我都能闯的过来,这凤凰涅盘大典会能让我为难什么。”话语中充满了信心,这是完全来自于实力地信心,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从桃花林走出,冰火同源魔法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念冰了。现在的他,在仰光大陆上早已是强者中的强者。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就算事不可为,但保护自己妻子却没有任何问题。

    念冰搂紧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凤女,另一只手握住龙灵的小手,一夫三妻,就这么在大被同眠中缓缓进入梦乡。激荡的心情,在这漆黑的房间中渐渐平复,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像往常那样修炼了,他们都享受着这温馨而异样地一夜。心结已开,念冰终于真正得到了她们的心。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四国公论大会就在华融帝国皇宫的偏殿中举行,这次大会的主题自然是和谈。主持会议的就是有大陆第一智囊之称的华融帝国宰相苏越。一大早,念冰就随同木晶、洛柔一起来到了偏殿之中,按照华融帝国的要求,每个人只允许带一名护卫,跟随洛柔前来的自然是玉如烟,而跟随念冰前来的是矮人舄卤。原本应该跟随木晶在一起地自然是神级高手扎木伦,可惜,扎木伦已经被念冰和舄卤联手干掉了。在昨天她又找念冰谈了一次,今天来此之前,念冰给她安排了一个护卫,那就是身背离天剑,身负凤凰六变的凤女。本来木晶对凤女的实力还有所怀疑,在她看来,和念冰在一起的三女中自然应该是曾经是冰云地蓝晨实力最强。但当凤女离天剑处,轻松斩下虚空百丈外的一只乌鸦时,木晶心中的疑惑消失了,对念冰的深不可测体会也更加深刻,对于念冰杀了扎木伦的事实她再没有任何怀疑。

    四张木桌相对而放,显示出华融帝国将四国看成平等的地位,念冰他们并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华融帝国宰相苏越,以及统帅全国兵马的融亲王就已经结伴而来。融亲王遗退店中侍从,和苏越一起坐了下来,苏越虽然年事已高,但却看不出丝毫衰老之态,精神矍铄,看着面前地三个年轻人,不禁微微一笑,道:“看来,今后的世界将是你们年轻人的了,我已经老了,恐怕,能为帝国出力的时日已经不多。”

    洛柔微微一笑,道:“苏相老当益壮,我们这些后辈远远无法与您相比,这次我代表奥兰帝国而来,更多的是想向您领受教益。”

    苏越深深的看了洛柔一眼,他与洛柔已经在奥兰帝国首都奥兰城打过不少交道,深知此女年纪虽轻,可不但见识广博,智慧非凡,绝不是一个好应会的对手,微笑道:“诺尔宰相言重了,老则老矣,不过几位放心,苏越还不会做那倚老卖老地傻事。”说着,他自己先笑了起来,殿中原本有些凝重的气氛顿时显得轻松了许多,“今天请朗木、冰月、奥兰三国代表来为的什么,想必三位已经很清楚了,我想听听你们三国使者的意见,如果我们的意见能够统一,也就不用在这里耽搁太多的时间,我也好早点回去休息。不知哪一位愿意先来说说呢?”

    看着苏越脸上的笑容,念冰心中暗呼厉害,这位与爷爷齐名的老人虽然不好对会,几句话连消带打,立刻将自己等三国推到了前面。

    洛柔微微一笑,道:“我弃权,来此之前,我与冰月帝国和朗木帝国的两位代表谈过了,我们奥兰帝国决定,一切惟冰月帝国马首是瞻。”

    苏越愣了一下,念冰他自然是见过的,当初念冰在五国新锐魔法师大赛上曾经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此时听洛柔突然把谈论的事情推到了念冰身上,不禁更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他自然早已知道念冰是冰月帝国的代表,也曾与融亲王谈论过念冰的事,但融亲王只是告诉他,念冰在六岁那年已经和他父亲一起被逐出融家,所做之事一律与融家无关,不论苏越怎么试探。融亲王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化身为诺尔的洛柔有什么样的智慧苏越清楚地很,这次谈判。他本来就是要将重点放在代表奥兰帝国的洛柔身上,因为奥兰帝国与华融帝国接壤面积最广,而且一马平川,如果三国想对华融帝国动武,必须要经过奥兰帝国地领土,所以,只要奥兰帝国同意和谈,这次的事就容易解决的多了。可是,现在洛柔却打出一记太极拳。将一切推到了代表冰月帝国的念冰身上,显然对他有着充分的信心。难道,这个念冰不但在魔法上厉害,在政治上也要比洛柔还出色么?虽然和谈刚刚开始,苏越不禁感觉到自己已经略微处于下风,他曾经调查过念冰,但得到的资料却少的可怜。他当然不知道,作为血狮教的教主,念冰的一切资料早已经成为了最高机密,虽然念冰并没能下令。但他的属下位早已经给他做了最好隐瞒。洛柔话音刚落,没等苏越向念冰询问,一旁的木晶先开口了,“我们朗木帝国的意思与奥兰帝国一样。一切惟冰月帝国马首是瞻。”

    木晶此话一出,饶是苏越老谋深算,脸色也不禁变了一变。一直以来,朗木帝国都冲在与华融帝国对抗的最前线,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一向激进的朗木帝国也将事情推到了很少参与大陆征伐的冰月帝国身上,而且木晶在掩饰上明显没有洛柔做的好,她在说话的同时,看向念冰的目光中竟然有着几尊敬。这一切都被苏越看在眼中。念冰在他心中的地位自然又加重了几分,他原本的思路在这一刻已经完全被打乱了。

    听着洛柔和木晶先后决定将话语权交给了念冰,融亲王也不禁吃了一惊,看着自己孙子坦然坐在对面,心上不禁暗暗赞叹,这小子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的多,血狮都那边都没有他联结朗木、奥兰两国的消息。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安排的这些呢?这么一来,他已经成为了谈判的关键。

    苏越脸上笑容不减,目光落在同样是一脸微笑的念冰身上,道:“既然朗木、奥兰两国都不愿听从冰月帝国的意见,那就请念冰代表说说吧。”他这听从两字用的很好,目的就是要挑拨三国的关系,可惜的是,这对于念冰三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苏越自然明白现在局面的严重性,朗木帝国和奥兰帝国的表态,显然是在告诉他,三国已经连为了一体,在暗中结成了联盟,看来,自己去奥兰帝国的行动是白费了。

    念冰微微一笑,从容不迫的拿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放下茶杯道:“苏相不必客气,念冰早已久闻苏相大名,这也算是第二次见到您了。能同时代表冰月、朗木、奥兰三国发表意见,念冰万分荣幸。首先,华融帝国召集四国开这次公论大会的意思,我们都很明白。我想先听听苏相对于贵国突然攻击奇鲁帝国,且并吞了奇鲁帝国的原因。大陆五国和平上百年,却因为华融帝国的行动而发生了变化,除了侵略以外,我想不出华融帝国还有什么其他目的,而华融帝国在取得奇鲁帝国全境内外之后不久就召开这公论大会,在我看来,这似乎有些可笑了吧。”

    苏越看了融亲王一眼,融亲王坐在他身边低着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苏越淡然一笑,道:“这件事恐怕有所误会,并不是我们华融帝国要侵略奇鲁帝国,而是奇鲁帝国率先在我国边境附近布下重兵有蠢蠢欲动之势,我们得到消息,奇鲁帝国有偷袭我国东疆重镇之意,不得以之下,才调兵保卫本国疆土,后因奇鲁帝国过于嚣张,这才攻入他们国境之内,为的只是对他们有所警告而已。各位应该都知道,我们的军队并没有占领奇鲁帝国的城市,也没有对他们国家进行破坏,至于后来的吞并,那是因为奇鲁帝国甘愿投降,依附于我国而已。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国怕冰月、朗木和奥兰三国误会,才召开这次会议,以表明我们爱好和平的立场,以达成这次的和平协议。”

    听了苏越的话,木晶忍不住道:“苏相这话似乎只能骗骗三岁小孩儿而已,如果不是你们攻占了奇鲁帝国首都,抓住所有奇鲁帝国皇室成员,他们又怎么可能投降。就算您说的是真的,这只是一次误会,那上次贵国融亲王带领大军攻入我国境内烧杀抢掠你又怎么解释呢?”

    苏越故做惊奇道:“木晶公主刚才不是说一切唯冰月帝国马首是瞻么?怎么,现在你已经改变主意了么?”木晶脸上怒气一闪,刚要辩驳,脑海中却响起了念冰的声音,“冷静一些,不要上了苏越的当。”勉强压下心中怒气,坐在那里不再吭声。

    念冰微笑道:“木公主所说的也正是我想问的问题,这几年以来,华融帝国军事调动极为频繁,难道,这就是你们爱好和平的立场么?”

    苏越道:“那同样也是个误会,各位也知道,我国与朗木帝国之间隔大片山脉,交通极不便利,为了能够更好的通商,我们才想办法开辟了一条新路,可谁知道这却引起了朗木帝国的误解,误以为我们要发动战争,结果他们负责守卫边疆的部队向我们发动了攻击,我们的军人只能奋起抵抗,你们应该都知道,我国军队在反击的时候,并没有杀伤过一个平民,甚至在击退朗木帝国的攻击后就立刻撤回了我国领土。至于木公主所说的抢掠,更是不知从何说起,我并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消息,或许那只是误传而已,也有可能是贵国境内的盗匪沉寂横行吧。如果那一战给朗木帝国带来什么影响,我在这里代表华融帝国向贵方表示歉意。”

    木晶心中怒气大盛,刚要反驳,念冰的声音却又在她心中响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跟他在这方面争论得不到任何好处。忍耐吧。毕竟我们今天本来就是要来和谈的。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发怒于事无补,你们的损失也不可能找回来。”

    木晶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激荡的心情,冷哼一声,没有回答苏越的话。

    苏越确实是想激怒木晶,因为他发现面前这个念冰并不好对付,而一木净为突破显然要容易的多了,可刚才还与自己争论的木晶听了自己否认上次与朗木帝国一战的事,竟然没有发怒,苏越顿时感觉到,今天的谈判会边的更加艰难了。

    念冰道:“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眼前的局面都已经形成,苏相,既然华融帝国想于我们三国和谈,那么,我希望贵国能够拿出一些实质的诚意来。”他也不想再拖下去,直接进入了主题。由于奥兰帝国和朗木帝国已经表示了对自己的支持,现在苏越应该明白己方三国联合的局面,而他的挑拨也没有收到任何成效,现在该是摊牌的时候了。

    苏越点了点头,道:“既然是和谈,我们当然是有诚意的。只要冰月、郎木、奥兰三国愿意,我们可以签下一个二十年内互不侵犯的和约。如果哪一方违反,那么,其他三国可以共同讨之。”

    念冰笑了。“苏相刚说有了诚意,却提出如此条件。您的诚意我没有看到。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华融帝国之所以提出这个和谈,就是怕我们三国联合起来向华融帝国发动战争,而今后如果华融帝国想要再发动战争违反今天签下的和约,那么,必然就要与我们三国同时作对。那这一纸和约也只能是废止而已,还有什么效果呢?苏相,今天我们既然坐在这里,既然我能够得到其他两国的支持,就是很有诚意的想与您议和。我希望华融帝国也能够拿出些真正的诚意来,别让我们白来一场。如果现在就发动战争。我想不论对华融还是对我们三国都没有什么好处。刀兵不可轻动,但是,我们也绝不怕一武力解决现在的局面。”

    苏越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那我想听听。念冰代表有什么好的提议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提议谈不上,不过,这次和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华融帝国要让我们三国感觉出你们不会对我们再构成威胁。至少是在和约上所说的二十年内不会构成威胁。这样的话,我们才能放心的在和约上签字。“

    苏越沉吟了一下,道:”这恐怕很难,要怎样你们三国才会有安全感?你们的标准未必就是我们的标准,希望念冰代表不要过分的刁难。”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绝对没有刁难的意思,否则,我也不会这样与年谈判了。我只是希望您能明白,现在开战。对华融帝国的危害绝对要大过我们三国。首先,在兵力上,虽然我们三国兵力分散,可能在开战初期处于劣势,但是,我们冰月帝国一出产兵器和装备而著称,朗木帝国一盛产粮食为最。如果我们联合起来。那么援兵将不断的出现在贵国的边界上。或许,贵国的两个顶级骑士团是您所依靠的,但是,在神降术面前,再强的骑士团也只有覆灭的结局。我们冰月帝国并不是象你们想像那样只有一为神降师那么简单。”

    苏越心中一惊,“喔?我到没听说贵国是时候又出现了一位魔法高手。”

    念冰微笑道:“高手说不上。但如果没有神降师的实力。我又凭什么坐上冰月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的位置呢?”

    “你……”苏越吃惊的看着念冰,他自然不会相信眼前这年轻人所说的一切,念冰的实力他也曾经看过,虽然在年轻一带中已经是佼佼者,但如果说他是以为神降师,恐怕谁也无法相信了。

    念冰微微一笑,眉心处的天眼渐渐闪亮,这一次,天眼亮起的光芒直接就是金色的,庞大的威压顷刻间弥漫于整个会场。他的威压是向周围发出的,在威压范围内,所有人的身体同时一震,木晶脸色大变,绿色的光芒从身体周围升腾而起,玉如烟和凤女身体周围则升起了红色的光芒,黑色的斗气护住(那个矮人,字不会打谢谢)他们都在这突然出现的巨大压力下跌坐于地,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的力量。但是,念冰的威压是一精神力为基础发出的,连冰雪女祭祀都无法抵挡,更别说是他们了。在念冰这一边,除了念冰以外,就只有洛柔坐在原地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而在苏越和融亲王一边,融亲王脸色大变,他本来想护住苏越,但是达到神降师境界的他骇然的发现,在这巨大的压力下,自己连自保也很困难,更别说是帮助别人了。苏越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一切,他与洛柔一样,也没有受到威压的攻击。但是,他对融亲王的实力太熟悉了,看着融亲王身体周围的紫色光芒剧烈的波动中在不断的萎缩,心中不禁一阵骇然。这念冰只是坐在那里不动,就能给在场所有人这么大的压力,这代表着多么强大的实力啊!神降师,这绝对是神降师才有可能达到的实力,甚至更超越了神降师的境界,否则,自己的老兄弟融亲王不可能如此痛苦。

    压力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只不过短短数息之间,众人全身一轻,都恢复了正常,念冰微微一笑,向苏越点了点头,道:“苏相,晚辈失礼了,但是,如果晚辈不有所表示的话,相必苏相也很难相信我的话。现在,我想您没什么再需要疑惑的了。”压力消失,第一个站起来的是(那个矮人)然后恢复的才是融亲王、凤女、玉如烟,而木晶则全身瘫软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神一阵迷茫,显然依旧沉浸在那恐怖的威压之中,这一次。念冰为了产生威慑作用,催动皇极穴、天眼穴融合的金球全力发动了自己的精神力,虽然表面上他仿佛没有任何变化,但他自己大脑中也是感觉到一阵阵虚弱。

    实力往往能够证明一切,如果只是冰雪女神祭祀一人,苏越并不如果忌惮。但此时有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念冰,他却不得不多想一些。正如念冰所说,不论多么强大的骑士团,在神降术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侥幸。他在犹豫着,现在他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将在场包括念冰在内的使者全部杀掉,然后立刻向三国开展,另一个,就是在和谈中有所让步。一边想着,他的目光转向了融亲王,向他发出询问的信号。

    融亲王向他摇了摇头,手在桌案下向苏越比划了几个手势。苏越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暗叹一声,道“好,那我们就商量一下和谈的细节吧。本来我们华融帝国就很有诚意,既然冰月、朗木、奥兰三国已经结成同盟,我们华融愿与你们和平相处。互不侵犯。”

    在实力的威慑下,之后的谈判就顺利的多了。融亲王在桌下向苏越比画的手势,是告诉他对方这几个人中没有一个好对付的。从先前念冰的精神力威压上就能看出对方能力的强度,同时融亲王还告诉苏越,一自己的势力也无法对付念冰,这样,就相当于告诉苏越只要这几个人想走就算是自己手下的融家亲卫也绝对无法阻拦。何况这是在华融帝国,一旦三国使者遇到袭击,那么就相当于逼三国立刻向华融帝国发动攻击了。

    双方经过不断的讨价还价,逐渐达成了意见的一致性,在这个时候,就能看出能力的高下之分了,木晶只是偶尔的能插上几句话。三国一方主要负责谈判的就是念冰和洛柔了,两人每提出问题和质疑都会恰到好处,与苏越斗了个旗鼓相当。同时随着谈判的逐渐进行,念冰越来越佩服这位与自己爷爷齐名的宰相苏越了。洛柔和他比起来,虽然智慧并不逊色,但在经验和考虑问题的全面性上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加上一个念冰,才勉强能与苏越斗个平手。经过近4个时辰的谈判,双方最后终于达成一致。三国统一签署和平协约,规定双方在二十年内互不侵犯。而华融帝国为了表示诚意,在协约有效的二十年内,不得在奇鲁帝国与奥兰帝国的边境范围500里内修建任何防御工事,同时,华融帝国必须要打开与朗木帝国相连的那条山道,允许朗木帝国商人通商,由于当初对奥兰帝国的进犯,华融帝国还需要赔偿奥兰帝国紫金币一万枚,本来木晶还想争取从华融帝国要出些好处,但苏越坚持己见,最后也只是要到了这些好处。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在原奇鲁于奥兰边境500里内不设防御这一项,同时,也不许在500里内驻守军队,在这片空旷的土地上,由三国各派一个千人中队监督,而华融帝国的防御必须要放在500里之外。也就是因为这一项,谈判才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在念冰和洛柔的搭配下,最后终于探到了华融的底线,取得了谈判上的优势。

    当三国代表离开偏殿而去时,华融帝国宰相苏越不禁感觉到大脑一阵眩晕,刚刚站起身影一晃,不禁向一边倒去,幸亏有融亲王扶住他的身体,这才没有摔倒。融亲王关切的道:“啊越,你没事吧?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苏越叹息一声,道:“老了,不比当年了。与这几个小辈的斗上一天智,实在太累了。老融啊!你是对的,他们几个都太出色了。只要有那个念冰和洛柔在,恐怕我们华融帝国想要统一大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不行,明天我就要向陛下进言。今天签下的二十年合于必须要遵守,老融,你知道么?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始终错的离谱的问题。我们都太依靠自己的能力了。在下一辈的培养落下太多,一旦我们百年之后,这华融帝国要由谁来支持呢?老融,你不后悔吗?

    融亲王摇了摇头,道:“我从来不因为已经发生了的事情而后悔,啊越,我们确实也该是培养接班人的时候了。”

    这次谈判从表面上来看,获得利益最大的自然是奥兰帝国,但从更深的地方看,朗木帝国和冰月帝国也在其中获得了不少利益。念冰并没哟跟着众人返回国宾馆,而是独自一人去了血狮教秘密堂,直接让血狮七老派人将这边已经达成的协议传到冰月城交给雪魄,并且让雪魄转告燕风,自己短时间内不会回冰月城了,四国公论大会完全按照念冰的设想结束,他明白,只要苏越在,那么,华融帝国的侵略就会暂停。

    由于凤凰大典已经邻近,为了能够争取时间与凤族更好的沟通,念冰一行人并没有多做停留,在谈判结束后的当晚就厉害了都天城。当他们走出都天称北门之时,东方的西洋给远方的天际带来了一片绯红。三国使者聚集到一起,朗木帝国的数百人将几辆马车围在中间。

    此时,三国使团并没有再赶路,而是停了下来,念冰等人从马车上走下,来到奥兰帝国使团前,玉如烟和洛柔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