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02章 火木林的遭遇

    火木林的名字是由林中那座凤凰火山而来,火山每百年就会喷发一次,但这片原始森林却始终没有受到过破坏,这都是凤族的功劳,普通人类之所以不会到这里居住,不仅是惧怕火山,同时,在这片火林中,还生活着大量凶猛的野兽,一边在崎岖的林中行进着,凤女一边给念冰等人介绍着树林中的各种动物。

    “姐,你说这些动物那么凶猛,为什么它们没有打扰咱们呢?”已经走了半天了,感觉上行进了不短的路,但火木林却依旧无边无际。

    凤女听到蓝晨的询问微笑道:“动物虽然没有人的智慧,但它们也都是非常有灵性的。在这片森林中,我们讽族是森林之王。不论什么动物,一感受到我们身上凤族的气息,都会远远避开,自然不会过来冒犯了。”

    龙灵嘻嘻一笑,道:“原来动物也会欺软怕硬啊!凤女姐姐,我们还有多久的路能到你们凤族所在的梧桐林啊!”

    凤女微微一笑,道:“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赶路的速度很快,这片原始上呢林不知道已经生长了多久,虽然会让人觉得没有边际,其实,在巨树背后,就是我们那一片梧桐之林。”

    凤女正说话间,念冰神色突然一动,目光朝前方看去,沉声喝道:“什么人?”

    三道闪电般的身影在树林中闪烁,几次飘逸的起落已经出现在众人身前十丈外。

    那是三名年轻人,都是男性,为首者身高与念冰相若,剑眉朗目,一身普通的粗布衣难掩其英挺之气,一头火红色的短发根根竖立。当他落地站定之时。目光已经凝固在凤女身上。眼神不断的波动着,充满了渴望。也充满了一些难以名状的负面情绪。

    凤女也有些呆住了,看着这英俊的青年,她地脸色显得有些僵硬,“凤鹰。”

    凤鹰神色复杂地将目光从凤女移到其他人身上,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凤女,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你。”

    凤女勉强一笑,道:“凤凰涅盘大典即将开始,作为凤族地一员,我怎么能不回来呢?麻烦你们想族中长老通禀一声,就说我和我的母亲一起回来了。”

    凤鹰一楞。道:“你的母亲,你不是自幼就父母双亡么?”

    “不,她不但有母亲,也有父亲。看你的年纪或许不知道我,但你的父辈却一定知道。你回去告诉几位长老,就说凤烟携女蓝晨、凤女以及几位朋友回来参加凤凰涅盘大典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说话地是玉如烟,看着面前这三个年轻的族人,呼吸着火木林中熟悉的气息,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了,阔别数十载,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她的感触比凤女更要深了几倍。

    凤鹰此时已经从刚见到凤女时的狂喜中清醒过来,有些疑惑的看着似乎并不比凤女大多少的玉如烟,眉头微皱,在身旁伙伴耳边低语几声,一名凤族青年快速后退,眨眼间没入树林之中。

    凤鹰眼中此时只有凤女,虽然凤女一行人足有六人,但其他五人在他眼中也只不过能够分辨出性别而已,伙伴刚一走,他一闪身已经来到凤女身前,抬手去拉凤女,“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想你么?凤女,别担心,不论你犯了什么错,我都会帮你地。不要再走了,你知道我的心意,你的历练早就该结束了,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想出去寻你,但我父亲却始终都不允许。”他那深情的延伸已经告诉了众人很多事,不过他那一拉,却被凤女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凤鹰,你不要这样,我自己地事我自然会向长老们解决的。”凤女心中有些忐忑的看向一旁的念冰,念冰脸上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眼神中的沉寂却另凤女心中一阵不安。

    凤鹰脸色微变,再次抬手向凤女的手拉去,可是,这一次凤女退的更明显,一个滑步已经让出一丈之外,凤鹰眉头微皱看着她,道:“凤女,年这是怎么了?我们早就已经订婚了,就等你这次历练回来以后就正式结婚,我听爷爷说,你在外面喜欢上别地男人,我不相信,我们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你不可能喜欢别的,对不对。”

    如果说刚才念冰的眼神是沉寂那么,这一刻他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了。他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行动,就那么站在那里,龙灵主动握住念冰的大手,但在这一刻,她惊讶的发现念冰的手竟然和他的眼神同样冰冷。在这个时候,念冰等待着凤女的回答。

    “凤鹰,你听我说。”凤女有些急切的道。他自然也发现了念冰神色的变化,“凤鹰,这次我回来有两件事,一件是参加凤凰涅盘大典,帮助我凤族度过难关。另外一件,另外一件就是要和你接触婚约。虽然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我一直都只当你是朋友,而不是爱人。对不起,凤虚长老说的对,我确实已经爱上了别人,他才是我的爱人,这次大典结束之后,我就会跟他离去,专心做他的妻子。”

    凤鹰全身一颤,他的眼神顿时变得激动起来,踉跄的后退一步,“不,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我们早已经有婚约了,你怎么可能再喜欢上别人。你是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凤女是凤族年轻一代中的第一美女,而凤鹰则是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男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凤鹰一直都将凤女视为自己未来的妻子。

    与凤鹰的激动恰恰相反,站在一旁的念冰目光重新变得柔和了,自嘲的摇了摇头,心中暗道,我这是怎么了,我竟然会怀疑凤女对我的感情么?虽然她没有告诉自己早就有了未婚夫,但只要她的心在自己这里。那么,以前地一切又算什么呢?

    凤女低下头,道:“对不起,凤鹰,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我真地已经爱上了别人。他是我的丈夫,,我这一生也只会爱他一个,我知道这样说对你很残忍。但长痛不如短痛,既然刚回来就见到了你,那我就先和你说清楚,省得年再有所误会,对不起,凤鹰。”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难道你不长大我所有地感情都放在你身上么?族中那么多女孩子向我表白过,我从没有丝毫逾越,因为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你,在我眼里。没有谁能比的上你。对不起?我对你的爱就是这三个字可以弥补的么?”凤鹰状若疯狂地看着凤女咆哮着。

    念冰动了,他缓步走到凤女身边,伸出坚定有里的臂膀搂住凤女的肩头,“爱是不能有任何其他东西来衡量的,希望你能尊重凤女的选择,不要再让她为难了。”

    凤鹰的神色逐渐冷了下来,冰冷的目光落在念冰英俊的面庞上,“他爱的就是你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她地丈夫。”

    凤鹰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似乎要爆发的气血,“好,我要和你决斗。”

    凤女脸色一变,赶忙一闪身来到念冰身前,“不,凤鹰,不要这样好么?”她的眼圈已经有些红了,虽然她并不爱凤鹰,但从小到大,凤鹰对她的关怀、照顾她有怎么能忘记呢?她一直将凤鹰看做自己最好的朋友。

    没等凤鹰开口,念冰在凤女肩头上轻轻拍了拍,“凤女,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地事。”

    凤女全身微震,扭头看向念冰,念冰向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凤女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对不起,冰,我,我……”

    念冰微微一笑,抓住她肩头的手紧了紧,“不用说了,你刚才对凤鹰的话已经告诉我一切,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他的,爱并没有错,可惜,他爱的是并不爱他的人。”

    凤女轻轻点了点头,转身朝一旁走去,如果说她最行人地是什么人,那念冰无疑是处于第一位的,作为一个嫩人,面对这样的挑战,念冰永远不会退却。

    凤鹰险些气炸了肺,看念冰的样子,显然没把他看在眼中。他一向自视甚高,在凤族中,只有他和凤女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任长老的。

    念冰抬头看向凤鹰,道:“就在这里么?”

    凤鹰冷冷的盯着念冰的眼睛,他突然惊讶的发现,从念冰眼中,他竟然捕捉不到任何东西,那是如同大海一般的深邃,可是,这个时候他的心已经因为强烈的妒恨而失去了理智,沉声道:“就在这里。你胜了,我就和凤女解除婚约,如果你输了,请你离开凤女身边。”从小良好的教养使他在这个时候依旧能够保持几分清醒。

    念冰淡然一笑,道:“好,那就在这里吧。不过,有些话我要先说在前面。首先,我和你战,并不是为了争夺凤女,因为那根本不需要争夺,凤女不是货物,她是一个人,她有选择自己所爱的权力。我跟你战,是要让你明白,我比你强,比你更有资格成为凤女的爱人,也更有保护她的能力。其次,我还要告诉你,你是不可能胜的过我的。”强大的自信使念冰气势大盛,他就站在那里看着凤鹰,身体如同山岳一般稳定。

    与凤鹰同来的凤族人以为念冰疯了,他当然知道凤赢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但是,与念冰同来的玉如烟等人却丝毫没有惊讶,因为他们明白念冰有着这样说话的资格,也有着这样的实力。这是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他们谁也不会插手,因为这关系到双方的尊严。

    念冰并没有召唤出自己的七柄神刀,悠然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凤鹰。为了能在心爱的凤女面前击败情敌,凤鹰一上来就用出了自己的全力,九离斗气澎湃而出,在破帛声中,一对巨大的王族之羽已经出现在他身后,当初凤女离开出外历练的时候,他还无法使用这样的能力,但这几年,凤鹰已经有着很大的提升。随着王族之羽的现身,金色的凤凰火焰澎湃而出,周围的温度明显升高,植物随之枯萎,一片简单的空地出现在两人之间。

    念冰依旧没有动,看着凤鹰,他心中异常平静,不论面对任何对手,念冰都不会轻视,淡淡的七彩光芒已经出现在他身体周围。

    凤并没有抽出背在背后的长剑,他的身体在王族之羽的作用小漂浮在距离地面一尺处。“既然你不用武器,那我也不用。”身影一闪,他已经在空中带出一串残影来到念冰面前,毫无花哨的一拳向念冰脸上打去。这看死威力十足的一拳其实凤鹰只用了三成力,这一拳只是试探。

    念冰没有动,也没有发动魔法来防御,眼睁睁的看着凤鹰那一拳打在自己脸上。

    砰的一声,念冰踉跄的向后退出三不,才停稳身形,头因为拳的攻击偏想一旁,他被凤鹰打中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凤女、龙灵和蓝晨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念冰的头缓缓回了过来,向凤鹰点了点头,道:“不用留手,来吧。”

    凤鹰看着念冰的目光凝重起来,他当然知道自己刚才这一拳有多少力,三成功力虽然不足,但却足已将一块巨大的花岗岩轰成碎块,而对方却只是退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在与念冰的脸亲密接触那一刻,他清晰的感觉到念冰并没有任何护身斗气,但是他的皮肤却非常坚韧,原本实在的一拳在接触到他皮肤的那一刻瞬间被削弱三成以上,而且,他那九离斗气中的火属性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凤鹰再次冲了上来,这一次他攻击的威力提升到了七成,满天掌影几乎覆盖了念冰身体周围所有可以闪躲的方位,这是凤鹰很擅长的一招,名为凤影掌,攻击力虽然分散,但一旦接触到对手的身体,分散的斗气就会瞬间凝结在一起,给对手以重创。

    念冰依旧没有躲闪,凤鹰那些虚晃而出的掌影全部落在空处,当两个身体同时凝固之时,凤鹰的右掌正留在念冰的胸口处,轰的一声,念冰被庞大的九离斗气轰的飞出去,远远的撞在一颗需要两人合抱的大树上才停了下来,他的胸口处已经变成了焦黑之色。

    从树上滑落,念冰并没有摔倒,站在地上,看也不看自己胸口处的焦黑,一步步向凤鹰走来,冷声道:“再来,你就这点实力么?”

    念冰超强的防御激起了凤鹰心中强烈的战意,猛的厉喝一声,身体在空中一晃,原本实质化的身体瞬间变的虚幻了,如同一片火云一般朝念冰冲了过来,凤幻魔身,凤凰九变中的第三变。

    眼看着朝自己扑来的凤鹰,念冰这一次再没有白白挨打,七色光芒同时从身体周围亮起,光芒瞬间扩张,当凤鹰幻化出的红云刚一进入这片七色彩光之时,身体周围的红光瞬间削弱,当他来到念冰身前时,已经恢复了他原本的形态,一拳击在念冰胸口上,只不过,这一次念冰并没有再被他击退,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你明白了?”

    凤鹰面如死灰般看着面前的念冰,他明白了,同时,他也不明白。他不明白的是念冰凭借什么破了他好不容易才修炼到的凤凰第三变。他明白的。是自己根本不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对手。对方只是凭借防御,就破掉了自己三次攻击。如果他向自己发动进攻,那么,自己能够抵挡么?

    凤鹰眼神复杂的看着念冰,收回了自己导拳头向后退出三步,深吸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或许,凤女地选择是对了。或许,你真的比我更适合她。”

    念冰道:“你明白了实力的差距,但却始终不明白女人的心,一个女孩子,或许会被实力强大地男人所吸引,但却并不是说谁的实力强,谁就能得到她的真爱。爱。是没有理由的。你对凤女的爱没有错,所以,我始终没有向你发动攻击,如果你想再向我挑战,我随时恭候。不过,那恐怕需要等到你突破了凤凰九变中的第七变以后,才会有机会了。”

    凤鹰有些颓然的看着念冰,看上去,他的年纪并不比自己大,但是,实力的差距为什么会如此之大呢?他当然不知道,念冰能有今天地成就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不知道多少次生死边缘徘徊。凤鹰的天资极好,但是,没有真正经历过风雨,他又怎么能与念冰相比呢?

    就在念冰与凤鹰对战之时,凤族梧桐林中,两位凤族长老正在担忧的看着彼此。

    凤空道:“二哥,我们真的要这样开始典礼么?虽然鹰儿已经有了第三变的能力,但是,恐怕这次典礼……”

    凤虚长叹一声,道:“那你让我怎么办呢?不这样去参加又有什么办法?凤族地没落就由我来承担吧,如果不是这些年族中一起没有优秀的人才,我们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之境呢?或许,当初我是错的,如果烟儿还在,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

    凤空有些沉默了,在他的认识中,凤虚一向是个倔强的兄长,他竟然会这样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一切的变化才是因为即将举行的大典啊!凤虚看上去比以前又苍老了许多。每天琢磨着该如何完成这次的大典,他已经有些心力交瘁了。

    凤虚看了凤空一眼,道:“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好办法了,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好了,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或许,我们的祖先凤凰能够体谅我们的难处,这次大典的爆发不会那么强烈。其实,你知道么?当初我在赶凤烟的时候,我的内心做了很大的斗争,但是,那个时候,当着所有族人的面,我却不得不那样做。”

    凤空微微一笑,道:“别人不明白,难道我还会不明白么?你带队的追杀其实是保护啊!到了后来,你发现他们有自保之力了,才离开。哎,不论是凤烟还是她的女儿,都是那么出色,比我们想象还要出色的多。如果族没有那么多规矩,或许,这次我们迎接大典的心情将是无比轻松的。连我都没有想到烟儿的实力竟然会进步那么大,已经达到了第五变。多少年了,我们凤族好不容易出了个人才,却被族规驱除了。”

    “报。”一个年轻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房间中的凤虚眉头微皱,道:“什么事?”

    “回禀两位长老,外面来了几个人,凤女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中有个人说,凤烟携女儿蓝晨、凤女和几位朋友前来参加族里的大典了。”

    凤虚和凤空同时流露出惊愕之色,凤空经过短暂的失神后,脸上顿时喜色大放,“烟儿回来了,凤女也回来了,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她们始终都没有忘记凤族啊!终于还是在最关键的进修回来了,二哥,她们这一回来,我们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啊!”

    凤虚与凤空的兴奋不同,他眉头深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听了凤空的话,道:“不,恐怕没那么简单。如果她们回来是帮助我们的,那怎么还会带外人一直回来。走,我们去看看,如果她和凤女真的迷途知返了,那我们才能放心啊!”

    凤鹰靠在一旁的大树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短暂的战斗,将他的信心完全粉碎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情形输给别人,也从没有想到过,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强大地存在。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念冰的实力,带给他全新的认识。

    念冰也站在一旁。与玉如烟等人等待着回去报信的凤族人,凤女拉着念冰的手,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就像犯了错的小媳妇似的,低着头不敢看念冰的眼睛。

    龙灵和蓝晨都站在一旁。玉如烟则在给舄卤介绍着这片森林中地各种植物,似乎都没有注意念冰和凤女这边的情况。

    “有话对我说么?”念冰拉着凤女的手,送到自己面前,看着那修长纤细的玉手,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对不起。”凤女似乎鼓足勇气才说出这三个字。

    “不用说对不起,今天你说这三个字已经太多次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初,你不肯接受我的感情,恐怕除了因为你们凤族的规定,还有这件婚约吧。”念冰的声音很平静。但听在凤女耳中,却像是讽刺一般。

    凤女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我和凤鹰从小一起长大,在族人们眼中,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我们还只有十岁的时候,就在凤虚长老做主下订立了婚约。那时候的我,以为夫妻与朋友并没有什么区别,也从没有人给我讲过外面的世界。我当凤鹰是兄长,是朋友。但是,当我真的走出去,开始自己的历练时。我逐渐发现自己错了。尤其是当我遇到你之后,我更发现自己错的是那样厉害。友情和爱情是截然不同的,但是,我却知道自己在族中的责任,所以,我不敢也不能接受你。可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后来那样,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当真爱来临时,逃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所以,我才成了你的凤女。当你变成僵尸去了神之大陆后,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婚约在身。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告诉你么?其实,在我心中,你是一个很爱冲去的人,或许那是由于从小而来的父母之仇吧,所以,我不敢告诉你。虽然我并不爱凤鹰,但是,他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既怕你来到凤族和我们的族人发生冲突受到伤害,也怕你杀了他。冰,谢谢你,你比以前成熟了,你再不是以前那个容易因为仇恨而冲去的念冰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有些生气,因为你隐瞒了我如此重要的一件事。但当你向凤鹰说出你是我的女人时,我心中的怒气却早已经消失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现在你是我的,今后你也是我的,只要我们之间的爱不变,不论有多大的风雨,我们都可以一直去承受,不是么?凤鹰确实值得你当他是朋友,从他出现,到后来我们之间的战斗,我一起在观察他,坦白说,他嫉妒我,我也同样嫉妒他啊!我嫉妒他能同你一起长大,一直成长。但是,从他的举止上我发现,他的性格淳朴,并没有受到任何污染,这样的人,我怎么会伤害他呢?好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要面对的,就是你们族中长老。”

    念冰语音刚落,他分散的精神力已经锁定快速前来的十数道身影,虽然对方还在数十丈外,但念冰的精神力却清晰的判断出他们的动向,从为首两人的气息来看,正是凤虚和凤空两位长老。

    树林间气息流转,十余道身影在数息之后已经来到了附近,从那茂密的树木中穿出,第一个出现的,赫然正是凤族长老凤虚。凤空紧随其后,剩余的,都是一些念冰以前没有见过的凤族人。他们的打扮几乎相同,都是再普通不过的粗布衣,但一个个精华内敛,显然才是高手。凤族果然没有一个庸手啊!

    玉如烟看到两位长老出现,顿时停止了与舄卤的谈话,凤虚和凤空自然也看到了她,同时,也看到了周围的凤女、蓝晨、龙灵、舄卤和念冰。

    当两位长老看到手拉着手的凤女和念冰时,脸色都不禁微微一变,停下了脚步。

    玉如烟上前几步,在距离两位长老还有五丈的地方停了下来,恭敬的向两位长老鞠躬行礼,“凤烟携女儿蓝晨、凤女前来参加族中大典。”

    凤虚淡然道:“我还以为,你也不会踏足这片土地了,没想到,你还是回来了。你回来,仅仅是为了参加族中大典么?”

    玉如烟轻叹一声,道:“对不起,长老。我知道当年的选择让你们很痛心,但是,我却不得不那样选择。凤虚长老,我以前误会您了,谢谢您把我的女儿养育成人,虽然我们分散了二十年,但当我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活着时,我们以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凤虚不但在玉如烟的成长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对她有养育之恩,对她的女儿凤女,同样也有着养育之恩啊!虽然凤虚的作为是她们母女分离二十年,但玉如烟已经抛弃了心中一切憎恨,她这次回来,想做的只是帮助凤族完成这次大典。

    凤虚有些惊讶的看着玉如烟,再看看一旁的凤女,道:“你都已经知道了?”

    玉如烟点了点头,道:“是的,长老,您瞒的我好苦啊!”

    凤虚冷然道:“如果你的女儿当初真的死在我手里,恐怕你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玉如烟摇了摇头,道:“不,就算凤女真的在幼年时就已经死了,我还是会回来的。我会先帮族中完成大典,然后,我会向您挑战。”

    一旁的凤空这次没等凤虚开口就抢着道,“一切以大局为重,烟儿,你不愧是本族中曾经的希望之凤,我们都没有看错你。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了。”一边说着,他不禁拉了拉凤虚的衣袖。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