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03章 凤凰展翼大阵

    凤虚依旧板着个脸,道:“他们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这里是本族的禁地,你和凤女归来竟然还带了这些外人,公然藐视族规,难道这就是你对族中的贡献吗。”他这话虽然是在呵斥玉如烟,但无疑已经承认玉如烟凤族成员的身份了。

    玉如烟看着色厉内荏的凤虚,心中不禁有些好笑,从凤空的表情可以看出,现在凤族的情况显然很不乐观,但凤嘘长老却依旧为了族中的规矩假意为难自己,这位凤虚长老其实是位可敬的长者,但就是有时候太倔强了。

    玉如烟知道,这次归来第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可是,第二个需要他们一起面对的问题,却并不象第一个问题那么容易。毕竟,她从小是在凤虚凤空的照料下长大的,凤女也是,那份感情在他们重新回到凤族时自然会起到关键作用,但是,这第二个需要面对的问题却关系到凤族的存亡啊。

    犹豫了一下,玉入烟还是决定现在就将问题打开,她知道,越拖下去,反而越不利,想应付过这第二个难关,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才行,想到这里,她抬头向两位长老道;“我这次回来,不但带回了凤女,同时也带回了我另一个女儿,这就是晨晨。”一边说着,一边向蓝晨招了招手。蓝晨走到母亲身边站了下来,看着母亲的这些族人,她心中并不平静。

    凤虚和凤空的目光落在蓝晨身上,这相貌丝毫不逊色与凤女的女孩子比起凤女来更象玉如烟一些,只是,她身上那冰冷的气息另两位长老感到有些不妥,凤空不禁说道;“这既然是你的女儿,那么她也有着我们凤族的血脉,你带她回来和带那些外人回来有什么关系呢?”

    玉如烟叹息一声,向蓝晨点了点头。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道兰色光晕从蓝晨身上升起,光晕向外飘出,冰冷的气息让这些属火的凤族人不禁都皱起了眉头,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嘹亮的凤鸣从蓝晨口中发出,那巨大的蓝色羽翼从他的背后出现,绝美的蓝晨,在那双巨大的凤族王族之羽下飘身而出,静静的悬浮在空气之中。

    凤虚和凤空同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两人对视一眼,用有些颤抖的口音异口同声的说:“冰凤。”冰凤代表什么凤族小辈们可能不清楚,但作为凤族硕果仅存的两位长老,他们怎么会不清楚呢,两个人好不容易才燃烧起希望的心顿时跌入谷地,看着玉入烟的眼神也已经变了。

    玉如烟叹息一声,道:“两位长老明白了吧,我带晨晨回来,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些,让你们好早有准备,至于他们三个外人。却是我不得不带回来的,因为,以他们的实力,很有可能帮助我们应付这次的难关,希望两位长老能够抛弃族中的成见,让他们也参加我们的凤凰捏班大典。”

    凤虚眼神变得异常冰冷,凤空刚要说什么,却被他抬手阻止了,“凤族所属,围。”在他那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中,十余名凤族高手闪电般的占领了最有利的位置,九离斗气外放,包括凤鹰在内,都抽出了自己的长剑,在凤族,长老的话就是命令。

    凤虚看着玉如烟冷声道:“作为族中曾经地希望之凤,冰凤代表着什么,我想你不会不清楚,冰凤先,凤凰升,这个典故代表着凤族已经处于毁灭的边缘。按族中规矩,凡是冰凤出现之时,必须第一时间毁灭。在我族的历史上,曾经出现三个冰凤,为了凤族的生存,无一例外都按照族规处死了,风烟,如果你还自认是本族中人,就应该知道怎么做。”

    玉如烟脸色微变,道:“长老,您放过凤女,难道就不能放过我另外一个女儿吗?”

    凤虚看着玉如烟,叹息一声,道:“烟儿,这么多年了,我又一次这样叫你,你应该明白,这一次和那次不同。冰凤的出现,威胁的是我们全族数千条性命,为了凤族,我不得不这样做。哪怕是因为这件事而让你不肯帮助我们度过这次难关,我也必须这样选择。”

    念冰大步上前,来到玉如烟和展现着冰凤之羽地蓝晨身旁,道:“凤虚长老,难道这冰凤出现就一定是坏事么?或许,冰凤的出现同样也是凤族的一个机缘。”

    凤虚冷哼一声,道:“或许?难道我要拿全族数千条性命来赌你这一个或许么?”

    念冰谈然一笑,凝视着凤虚的眼睛,“长老,那您觉得,就你们十几个人就能当着我们的面杀了晨晨?”

    风虚冷冷的看着念冰,“你也太小看我们凤族了,只要我一声召唤,顷刻之间,我凤族就能摆下由千人组成的凤凰展翼大阵,就算你们实力再强,也将插翅难飞,为了我族的生存,我宁可让这片火木林遭受一次劫难。”

    “爷爷,不可。或许他说的对。”凤鹰突然飞身到凤虚身旁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虽然他的声音念冰能够通过天眼穴对能量波动的探询听到,但他的语言却是凤族所特有的。

    听着凤鹰的话,凤虚脸色微变,断然道:“不行,我不能冒这个险。烟儿,你到底如何决定?”

    玉如烟的目光逐渐变冷,“凤虚长老,那我只能向您说声对不起了。晨晨是我的女儿,作为一个母亲,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去死?长老,我们凤族之所以在逐渐衰败,就是因为我们从外界得到的东西太少,固步自封才会有今天的结果。凤凰展翼大阵确实是我们凤族最强的阵法,集合千人之力所得的威势也足可以与神降术媲美,但是,对我们来说是没用的。在凤凰涅磐大典即将来临之前。难道您要先让我们族中内乱么?”

    念冰道:“妈。您不用说了。这也不能怪凤虚长老,他们有他们的难处,或许,换做其他人,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可能而让自己全部族人来冒险。凤虚长老,我有一个提议。”

    凤虚沉声道:“什么提议。”

    念冰到:“您既然对贵族的凤凰展翼大阵有很强的信心,那我倒想试一下,如果我能从这个大阵中闯出来,就证明你们没有阻拦我们离开的力量,晨晨也就不会被你们所杀,到了那个时候,您也没有理由不冒险一试了。这次我们来到凤族,是真心想帮助凤族度过难关的,如果我成功闯出了大阵,那么就请您让凤族的族人们暂且离开火木林,由我们这些人和长老们一起面对凤凰涅盘大典,这样即使我们失败了,贵族也只是换一个栖息地而已。”

    凤虚看者念冰,有些不屑地到:“你?凭你一个人要闯我族的凤凰展翼大典?你的提议我可以答应,但是,如果你输了该怎么办?”

    念冰还没有开口,蓝晨清冷的声音已经响起,“如果他输了。那么我就自裁于此。”

    “晨晨。”玉如烟急道。别人不知道凤凰展翼大典地厉害,难道她还不知道么?

    蓝晨微微一笑,道:“妈,您不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吗?我并不想拧为难,我知道,您从没有忘记过凤族的一切,连念冰都愿意为凤族的未来和我而冒险。我又怕什么呢?我对念冰有信心,他一定能够从阵中闯出的。

    “兄弟,让我和你一起闯这什么阵吧。”舄卤突然道。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我要自己闯凤凰展翼大阵。”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凶险,但是,他绝不能让舄卤来参与,舄卤地武功极为霸道,这次他要做的不但是闯阵,同时,还不能伤害凤族任何一个族人,否则,就算成功闯阵,也将与凤族结下仇怨,所以,一切只能依靠他自己。

    拒绝了舄卤,念冰上前几步来到凤虚长老面前:“长老,这次凤凰展翼大阵只要我能闯过去,是不是就行了。”

    凤虚傲然道:“当然,如果你真的能从大阵中闯出,就证明你有破阵的能力。我要提前警告你,一旦大阵摆出,阵中之人如果不能闯出,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念冰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明白了,你开始命人布阵吧。”

    凤虚从怀中摸出一支红色的长笛,放在嘴边清吹,尖锐的笛声不段飘荡着,产生各种不同的变化,一旁的凤空向凤鹰使了个眼色,道:“大阵你来主持。”

    凤鹰答应一声,目光落在念冰身上,道:“或许,这是你我之间另一种较量,虽然这是不公平的,但是我想看看你究竟强到什么程度。”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会看见的。”说完,向后径直走去,盘膝坐在地上,感受着空气中浓郁的先天之气,开始调息。

    就在这时,一缕飘渺之音传入念冰耳中,“保持你的姿势不要动,听我说,凤凰展翼大阵,是我凤族中最强的阵法,也是最强的联手合击之阵,其威力之大,就算号称大陆最强的火焰魔龙骑士团也无法抵挡。这个大阵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将我族凤族特有的九离之气,联合在一起,上千人斗气凝聚发挥出类似火系的魔法效果,具体有多强,连我也没有见过。但可以想象得到,大阵一但展开,威力决不会比火系神降术差,大阵的威力根据阵中千人的综合实力而定,现在两位长老并没有参加,已经是给我们留了几分情面,你想破这个阵,就需要以点破面,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妈不要求你别的,一定要活着从阵中冲出来,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晨晨。”玉如烟的声音带了几分沉重,她既希望念冰能够成功破阵,又不希望自己的族人受到任何损伤,但是一以点破面之法,所需要做的,就是要从包围中冲出,那时,有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

    念冰盘膝坐在那里没有动,中期的西经穴使周围不断的与他的身体相融合,每一丝的魔法元素波动,都毫无遗漏的出现在念冰的感知之中,神降术的级别的大阵吗,那好,就让我见识见识吧。

    红色的云,一片红色的云出现在火木林上空,如果能够看清的话,就会发现,那片红云是由一个个全身散发着红色斗气的人所组成的,一共四十排,每一排二十五人,最上方的一个人,展开了凤族的王族之羽,而在他下方,一个接一个的都抓住上面一个人的双脚,使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

    骤然看去,以一人之力带着其他二十四人的重量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些凤族高手们长期修炼九离斗气,自身的实力都很强,在斗气的作用下,他们完全可以使自己的身体变得身轻如燕,虽然因为没有羽翼而无法飞翔,但他们却可以最大限度的减轻自己的体重,因此,飞行中的四十名拥有王族之羽的凤族族人所需要承受的力其实并不大。

    看到这满天的红色斗气,玉如烟的脸色有些变了,他没想到,自己离开这些年,凤族竟然已经出现了这么多个拥有王族之羽的高手,虽然拥有王族之羽并不代表就拥有武圣级别的实力,但是,那也足以证明,眼前的凤凰展翼大阵就是凤族所能摆出的最强之阵了。

    念冰从地上站了起来,随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神色依旧那么轻松,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空中那一千名凤族精锐而感到什么压力。

    凤虚看向念冰,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这些年以来,我们仔细研究过凤凰九变,我们发现,凤凰九变的前两变有特殊的功法可以触动,在较短的时间拥有凤族王族血脉的族人能够达到第二变。虽然他们的实力远比不上凤女,但是合千人之力,你觉得你还有机会么?”

    念冰微微一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连晨晨都对我有信心,我又怎么可能退缩?”

    凤虚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有些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的信心是从何而来,刚才凤鹰虽然已经告诉他自己输在念冰之手,但是,一个凤鹰又怎么能与整个凤族精锐组成的凤凰展翼大阵比拟呢?从一开始,凤虚就没打算念冰真的去闯阵,他摆出这最强的凤凰展翼大阵,不但是要威慑念冰,更重要的是要告诉玉如烟,凤族确实有将他们留在这里的实力。

    “那好,我就让他们下来开始。”凤虚的眼神有些冰冷,一个外人的生死对他来说就算不了什么。

    玉如烟、舄卤、凤女、蓝晨和龙灵都来到了念冰身边,五个人,十道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念冰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他们,环视一圈后,才向凤虚道:“长老,我想您不需要让他们下来了。既然是凤凰-展翼大阵,那就在空中施展吧。这样,也不会破坏这片美丽的原始森林。”

    凤虚有些惊讶的看着念冰,他的话给他带来几分好感,点了点头,用手中长笛吹出一个音符。原本准备降落的千名凤族成员重新恢复了先前地样子,就在凤虚和凤空以为念冰会使用魔法升入空中之时,念冰口中发出一声长吟。

    清亮的吟唱声直冲九天,他双脚点地,突然高高越起,修炼武技多年的凤虚和凤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魔法,而是人自身的力量。可是,他居然跳起那么高。眼看着念冰的身体冲起十丈后居然还向上升,两人都产生了同样的想法,这个人难道不只是魔法师,还是一名武士么?

    念冰用行动带给了他们答案,就在他地身体即将上升到尽头时,灰色光点在他向下凝结,一场嘹亮的龙吟与念冰的吟声相合。冲天而起,气势瞬间大盛,丝毫不弱于空中那正在开始变形,九离斗气弥漫的凤凰展翼大阵。

    在凤虚和凤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身长达七丈的灰色巨龙奥斯卡骤然出现在念冰身下。念冰的身体刚刚开始下落,已经稳稳地坐在了奥斯卡背上,一人一龙的长吟声同时停止。奥斯卡那巨大的龙翼骤然展开,带着念冰冲天而起,目标,就是凤凰展翼大阵中央。

    凤虚色变道:“龙?他竟然能够驱使一条龙。”

    凤女摇了摇头,道:“不,那是他的朋友,也是他地伙伴。或者,可以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不论出现了什么情况,不论空中的凤族人们如何惊讶,凤凰展翼大阵在念冰达到那四十排凤族人中央之时骤然爆发了。

    弥漫地红色斗气真的使空中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如同火烧云一般,瞬间吞噬了念冰的身体。千名凤族战士合力发出的斗气有多么强大,只有真正面对的人才能感觉到,及时站在地面的玉如烟等人,也能清晰的发现空中不断传来的灼热。

    凤鸣之声在空中响起,龙魔法师与凤凰展翼大阵地战斗已经开始了。

    千人同时发出的声音却如同一个人发出般整齐。以金色火焰为凤首以红色火焰为体,凤凰展翼大阵,开始了它的运转。庞大的九离斗气在空中幻化成九只巨大的火凤凰,在大片的红云之中,几乎是同一时间朝念冰冲去。

    此时的念冰,稳定地坐在奥斯卡背后,七柄超神器魔法刀几乎同时出现,凤虚和凤空都没有注意到,在先前玉如烟等人围上念冰的时候,同样被转帐在中央的舄卤体形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他将长生刀还给了念冰。

    巨大的压力仿佛要将自己和奥斯卡碾碎一般,那灼热的空气仿佛使自己置身于熔炉之中,周围的其他魔法元素在瞬间膨胀的九只火凤凰面前都变得异常微弱,只有火元素在澎湃中爆发。千人之力,确实强大,那九只火凤凰瞬间爆发出的攻击力,恐怕就算是冰雪女神祭祀在此,也很难对抗。但是,念冰虽然不是冰雪女神祭祀,他也没有把握胜的过冰雪女神祭祀,但是,他却是一名冰火同源魔法师,一名龙魔法师,他有着他自己的办法。

    第四个窍穴的开通,使念冰对窍穴的使用有了全新的感受,虽然只有一天时间来适应西经穴的出现,但是,与几天前狙击西伦时相比,他已经又变得不一样了。他最宝贵的财富不是漂浮在身体周围的七柄神刀,也不是体内庞大浑厚的魔法力,而是那不断发挥出全部力量的精神力。

    如果换了别人被这样的围中中间,当他是一名不是火系的魔法师时,恐怕连一成实力也发挥不出来,但是,念冰却不一样,通过天眼穴中蕴涵的庞大精神力,通过开启的西经穴,他在冲入空中之前那一刻,已经沟通了天地间澎湃的先天之气,就算凤凰展翼大阵再强,它也还是可能缝隙的,足够精神力冲出的缝隙。所以,在念冰进入这个大阵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最后的结局。

    九只巨大的火凤凰,完全由斗气凝结的火凤凰已经封死了念冰所有可以逃跑的路线,就在这一刻,念冰身体周围的七柄神刀亮了起来,七道实质般的身影信念仿佛没有任何重量似的漂浮在半空之中,漂浮在念冰身体周围。他们手中地刀,发出璀璨的光彩,一时间,那耀眼的光芒竟从火云之中冲出直透天地。超神器的威力在这一刻展现。念冰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另一只手斜指天空,眉心处在一道金光闪过后,七彩光芒从一点散发。与周围的刀光相融合,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七彩龙卷。那由强光形成的龙卷瞬间扩散,几乎只是眨眼间已经将那九只巨大的火凤凰完全吞噬。

    此时此刻,火木森上空如同被彩虹所布满一般,只不过,那并不是彩虹的七种颜色,而是代表着冰、火、土、风、空间、光明、黑暗的蓝、红、黄、青、银、白、黑七种颜色。在那强烈的光芒作用下。凤凰展翼大阵凝结而成的九只火凤凰突然变了,体积几乎在瞬间缩小一半,想前冲的速度也瞬间减缓到先前地三分之一。

    看着重新出现在眼前的蓝天,看着那如同冰雪般消融的红云,念冰笑了。分别持有七柄神刀的七个影傀儡同时将手中神刀高高举起,一场断喝从念冰口中发出,奥斯卡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圈金灰色的光芒。光芒直接渗入七名影傀儡地身体,下一刻七道光芒冲天而起,代表着七种魔法元素的光芒在念冰头顶上方凝结成一点,一个七彩的光点,那个光点似乎很小,小到几乎无法察觉,但又似乎很大,大到可以囊括天地。

    此时地念冰,站在背上的念冰。就如同天上降临人间的真神一般,用他的右手食指点上了那个七彩光点,他的心突然变得火热了,脸上那一丝淡淡的微笑就连远在地面的玉如烟等人似乎都能看到。似乎他面前的并不是一个随时可能取他性命的大阵,而是一个游戏。

    念冰地食指微微一动,轻轻的将那个光点顶了起来,紧接着,七道彩色的光芒重新射回到七个影傀儡身上,几乎所有人才能看到,天空中降下七道匹链一般的光华,光华直接落在七个影傀儡身上,那七个气质完全不同的念冰,在瞬间变得虚幻了,紧接着,它们手中的刀同时消失,同时融入了他们的身体,在那空中传来地光华中,虚幻的身体瞬间膨胀,每一个影傀儡都发生了变化。

    从正面再也无法看清他们的样子,虽然他们的身体变大了,但是,外貌反而变得越来越模糊,念冰微笑着站在背上,眼看着拿缩小了一倍的九只火凤凰逐渐加速向自己冲来,却没有流露出一分担忧之色。

    正面的众女都有些不明白了,在九只火凤凰冲击的速度骤然减慢,而那片由九离斗气组成的红云又已经被七彩光化去之时,念冰完全可以凭借着奥斯卡的速度冲出来,虽然这有些取巧,但却也可以算是破阵而出了,毕竟,能够使九只千人组成的火凤凰攻击力瞬间减弱一倍,前进速度同时大减,这需要的实力是何等的庞大啊!可是,念冰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呢?真正明白念冰想法的,也只有蓝晨而已。

    蓝晨的眼睛湿润了,看着那七个膨胀的光影,她已经不在乎一切,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有那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念冰,愿意为自己不惜耗费庞大法力的丈夫。其实,早在念冰当初用出天使之泪时她就已经明白,连生命都可以付出,这样的男人是值得自己爱的,所以,她才义无反顾的决定脱离冰神塔,成为念冰真正的妻子。

    说起来虽慢,但从念冰有奥斯卡的乘托下升空,到那七个光影膨胀,其实也只不过过去了几次眨眼的工夫而已,就在这时,那七个已经膨胀到三丈的光影已经出现了不同的变化,这一次的变化,才真正让所有人完全惊呆了。

    变化几乎是同时的。蓝色的影傀儡身体变了,他不再是念冰的样子,虚幻的蓝色身体周围出现了由蓝色光影组成的长裙,虽然无法看清,但那蓝色的影傀儡确实已经变成了一位女性,一只长达五丈的权杖出现在她右手上,在她的胸口部位,闪耀着一团蓝色的光彩,她面向外,举起了手中长长的权杖

    红色的身影出现了变化,只不过,他并不是变成了女性,而是变得如同威武的将军一般,一身虚幻的火红色甲胄出现在他身上,高达三丈4的身体双手合握,举起了一柄由火焰组成的长刀。

    青色的身影同样覆盖着甲胄,只是与红色身影不同,他的身体显得瘦小了许多,旋涡般的轻风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那些如同风刃一般的田叶呈现半透明状覆盖在他身上,他手中拿着一个瓶子,瓶口向外,似乎要倾倒什么似的。

    黄色的身影变化最大,不光是由男变女,像蓝色影傀儡那样多了一袭长裙,同时,他原本身体周围的黄色光芒也变成了绿色,充满了生机的绿色,在她手上拿的,是一根柳枝般的光条,光条上闪烁着七片绿色的柳叶鲜艳欲滴。

    银色的身影依旧保持男性,只不过,他并没有甲胄在身,一袭银色的长袍不断闪烁着,他的身体不断经过从无到有的过程,每一次闪烁,那银色的光芒似乎都会变得更亮几分,而在他面前,漂浮着一扇没有打开的门,华丽的大门也是银色的,上面雕刻着无数复杂的符号,但是由于这一切都是由能量所组成,都是虚幻的,所以,谁也无法看清楚那些符号究竟是什么。

    白色的身影此时已经变成了神圣的金色,金色华贵的长袍穿在一名满头金发的美女身上,高达三丈的身体显得是如此修长,她抬头看着天空,手中举起了一柄金色的长剑,剑身上闪耀的光芒如同太阳一般刺眼,那神圣的气息,使空气仿佛都变得圣洁起来。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