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04章 七禁七绝咒

    最后一个,那黑色的身影是如此熟悉,黑色的大风衣,高大魁伟的身形,以及那长达五丈的巨大镰刀,都曾经数次出现过,巨大的镰刀已经合握高高举起。

    七道身影,不同的变化,但散发出的气息却是相同的,只有一个词汇能够形容眼前的情景,那就是强大,在他们每人脚下,都有一个相应的同色六芒星。

    七道身影,完全以念冰为中心向外举起了他们手中的武器,那些虽然都是虚幻的,但是,又显得那么真实,在这七个高达三丈的身体守护中,念冰眉心处的七色光芒似乎已经升腾到了极限,一股凝实的白光在他左手护住的小腹处散发而出,当那七个巨大的身影完全形成之时,空中飘荡而下的七道彩色光带消失了。但是,一切在这一刻,已经完全按照念冰的意志而发展着。

    正面每一个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这七个身影代表着什么,有的人能够认出其中一个,有的人能够认出两个,但是,只需要认出一个,就完全能够联想到其他六个代表的是什么。包括凤女、龙灵、蓝晨,也包括舄卤和玉如烟在内,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念冰的强大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看着空中那流转的光景,那七个高达三丈的身躯,他们此时才发现,念冰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了,即使用神来形容,似乎也并不为过。

    念冰开口了,他的声音很平静,却是从七个身影中同时传出的。

    蓝色的身影吟唱着。“冰雪女神的叹息,带来了冰雪女神之杖。”

    红色身影吟唱着:“火焰之神的咆哮,带来了火焰之神的战刀。”

    青色的身影吟唱着:“自由之风地轻吟,带来了风神风瓶之旋转。”

    绿色的身影吟唱道:“大地苏醒的旋律,带来了大地女神的宽恕。”

    银色的身影吟唱道:“神机百变地六芒,带来了空间之神的失控之门。”

    金色的身影吟唱道:“贯穿天地的曙光,带来了光明女神的神圣之剑。”

    黑色地身影吟唱道:“永世地狱的诅咒,带来了死亡之神的镰刀。”

    九只削弱了一倍的火凤凰已经来到了距离七个三丈高巨大光影一丈之外,但是,它们却突然停滞了,那九个巨大的火红色身影似乎在颤抖着,面对眼前的强大气息而颤抖,没有谁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发生地,但是,那七个巨大的身影中央却响起了念冰自己的声音。

    “释放吧,七禁七绝咒。”

    简单地八个字,却驱使着那七道巨大的身影动了起来。蓝裙女子手中的冰雪女神之杖前点,红色战士手中的火焰神战刀斩出,青色身影手中的宝瓶发出了一团似乎凝固又似乎超速旋转的纯净青风,绿色身影手中柳枝上的七叶叶子突然与主杆脱离。银色的身影拉开了他面前的大门,金色身影手中的神圣之剑射出万道毫光,黑色身影双手带起了那代表着死神的镰刀。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停滞了,包括那在空中周围显现出的千名凤族精锐,谁也无法忘记眼前发生的一幕。那凝结着凤族千名精锐庞大斗气的凤凰展翼大阵,在那七个巨大的身影同时爆发之时,彻底消失了。

    九只火凤凰,在七彩的光晕中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为点点光芒,最后被吸入了那银色的大门,一切都结束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简单的七禁七绝咒,代表的,是同时出现的七系禁咒啊!即使是神之大陆上的主神们也不可能同时发动七个十一阶的不同系禁咒,但念冰却做到了,七个个禁咒在同时爆发的瞬间,它的真实威力只有下方的舄卤感觉到。

    十一阶与十二阶,本是不可逾越的差距。但是,这完全融合的七个禁咒,在同时爆发的瞬间,不但达到了十二阶神降术的程度,更突升到了十三阶之高。此时此刻,舄卤再不怀疑,念冰已经成为了一名神级高手,仰光大陆的人类中,可能是第一个神级高手。

    九只火凤凰完全消失了,千名凤族精锐几乎感觉到胸口同时一闷,那为首的拥有王族之羽的四十名最强的凤族族人,背后的王族之羽同时消失了,在气机牵引之下,在用出全部的斗气之后,漂浮在空中的千名凤族族人,他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在空中的身体。

    凤虚的脸色变了,凤空的脸色也变了,两人的身体几乎同时闪动,但是,他们心中此时却充满了悲哀,就算他们再强,他们也只有两个人,又怎么可能同时救那千名从天而降的族人呢?就在他们的心陷入绝望之时,大片的青光突然漂浮在半空之中,青色的光芒几乎弥漫于整个天际,将那从天而降的每个凤族人都笼罩在其中。

    大片的青光消失了,但第一名凤族成员身下,却都漂浮这一片青光,那是什么?是风系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三阶漂浮术,即使是一个中级魔法师,也能轻松的使用。但是,就是这些漂浮术,现在却成为了救命的宝贝。念冰的身体似乎也变成了青色,奥斯卡双翼收敛,从天而降。

    凤虚和凤空又一次呆住了,同时施展上千个漂浮术,而且是在同时施展了七个禁咒之后,在他们眼中,念冰确实已经不能用人来称呼了。他们的心颤抖了,直到那千名族人平安的落在地面上,他们虚悬的心才收入腹中。

    简单的一战,加起来的时间也不过只有半顿饭的时间,但是,却已经完全改变了凤族人的看法。凤鹰在落地后,转身就向凤族自己的家走去,他知道。自己这一生,也不可能挑战个情敌了。

    简单的一战,念冰胜利了,胜利地代价,只不过是那千名凤族人消耗了大量的斗气,但是,那千名同时向念冰攻击的凤族人,却没有一个受到损伤。

    就算是在场中最年轻,最愚顿的凤族人,在九只火凤凰消失后看到那七个巨大的身影还存在时也能明白,念冰想要他们的性命,只不过是挥手之间的事而已,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当九只火凤凰消失后,当他们从天而降的时候,七个巨大的身影在念冰随手一挥间变回了七柄刀,重新融入他的体内,紧接着,出现的就是那整整一千个救了他们性命的漂浮术。

    当念冰落在地面时,奥斯卡也已经消失了,念冰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他脸上的微笑却始终没有改变。他下落地地方,正是蓝晨面前,张开双臂,将那有些颤抖的娇躯搂入怀中。“晨晨,我没有让你失望,我做到了。”

    蓝晨紧紧的帖在念冰怀中,“如果你那七禁七绝咒无法应付过刚才的凤凰展翼大阵,你会怎么做?”

    念冰微微一笑,轻松的道:“不知道,我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再用一次生命诅咒,另一个,就是爆发自己的一个窍穴。”他说地很轻,但是旁边每一个人都听到了。这轻松的话语中所代表的含义是如此沉重。

    “我明白了。”蓝晨地声音很平静,但是她却帖念冰帖的很紧很紧。

    千名凤族战士悄无声息的退走了,空气中的灼热也渐渐消失了,天空重新变成了蔚蓝,暴躁的各种魔法元素逐渐平复下来。

    蓝晨搂着念冰的身体,她能够感受到,此时的念冰身体的重量几乎完全挂在自己身上,念冰静静的搂着她不动,但空气中的先天之气和魔法元素都在快速地朝他的身体涌动着。先前他施展的魔法,不但对魔法力和对外的先天之气控制要求极高,同时,对精神力的负荷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同时控制七个禁咒爆发,还要做到不伤一人,这种精神控制几乎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他不但做到了更在七个禁咒结束之后,同时释放了一千个漂浮术,准确地出现在每一名凤族人身下,将他们平安的送到地面上,念冰的身体,此时已经极度空虚。即使如此,在落地后,他还是在其他人的掩护下,第一时间帮助舄卤重新恢复了以长生刀为基础变化的样子,如果不是刚刚开启的西经穴使他能够大量依靠先天之气带来的魔法完成那一击,绝不可能出现瞬间十三阶的威力。以念冰的实力,想闯出那凤凰展翼大阵本不需要如此,但是,他为了给凤族带来一个完全的威慑,让他们彻底打消杀死蓝晨的念头却不得不这么做。

    凤虚和凤空出现在念冰背后站定,凤虚的眼神很复杂,面前这年轻人的深不可测带给他强烈的震撼,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这样对付凤族的凤凰展翼大阵,念冰并不是冲出大阵,而是将大阵完全破去他想要毁灭凤族,绝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即使是自己和凤空来主持大阵,结果也不会有丝毫改变。更为可贵的是,他在破阵之后,竟然没有伤害一个自己的族人,念冰已经用他的行动证明了这次他们前来,确实是赶忙帮助凤族的。尽管凤虚有些不愿承认这些是真的,但还是有些艰涩的人,向念冰道:“谢谢。”

    念冰松开搂住蓝晨的双臂,这短短的时间内,他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一些,表面上没有露出丝毫虚弱的痕迹,转身面对凤虚道:“长老不必客气,只要您还记得我们之间的赌约就好。我确实是个外人,本不应该插手凤族内部的事,但我希望能够为凤族应付即将到来的劫难作出一些自己的贡献,坦白说,我并不是为了凤族,我是为了凤女,为了晨晨,为了我的母亲。”

    凤虚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火木林深处走去,凤空道:“来吧,你们跟我来。”

    玉如烟走到念冰身旁握住他的手,一股醇和温暖的斗气输入念冰体内,滋润着他的经脉,念冰微微一笑,向玉如烟点了点头,示意她自己没有问题,众人这才跟随着两位长老朝凤族真正的栖息地而去。

    当他们穿过一片茂密的森林后,那巨大的火山终于呈现在他们面前,其实在刚才破阵之时,念冰就已经从空中看到了这座火山的存在,此时看来,火山更加真切了,从下向上看,火山至少有近千丈高,只是在山顶附近却并没有云层环绕,能够清晰的看到那如同被刀削平一般的山顶。原始森林的树木由多种变成了单一,大片的梧桐林出现在众人眼前,梧桐森中有一条宽约一丈,以石子铺成的小路,向林内延伸,这里的温度明显比先前的森林要高上一些,温暖的气流滋润着念冰等人的身体,玉如烟的眼睛湿润了,阔别多年,她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顺着石子铺成的小路前行,大约顿饭的工夫后,一个朴实的村落出现在众人眼前,村落周围有着几片农田,一些凤族人正在辛勤的耕作着,村庄内一座座木屋看上去甚是整齐,木屋排列有序,上千座木屋成条状围绕在火山山脚下,在凤虚、凤空的带领下,众人朝村内走去,所过之处,遇到的凤族人都恭敬的向两位长老行礼,同时对念冰等人报以好奇的目光。

    “啊!这不是凤女么?丫头,你回来啦。”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名老年凤族人在自家门前向凤女打着招呼。

    凤女赶忙上前,恭敬的道:“松爷爷,您还好么?好久不见了,您的精神还是那么矍铄。”

    老人呵呵笑道:“不行拉.老了,老了。丫头,好长时间没看见你,爷爷还真有些想你啊!怎么,外出历练结束了?还是特意回来参加大典的?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你走这段时间,我经常听小鹰邢孩子念叼你呢,这回他可美了,你们也都不小了,婚事也该早点办了。”

    凤女神色有些尴尬,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时、玉如烟来到了她身边,“杜叔叔,您还认得我么?”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上前握住了老人的手。

    凤杜昏黄的老眼仔细着去,看着玉如烟有些激动的面庞、他流露出思索之色,突然。他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诧,“啊!你,你是小烟么?”

    “是我啊!松叔叔。”泪水,顺着玉如烟的脸庞滑落,再次见到自己的族人,再次见到这位看着自己长的叔叔,她的心在颤抖,浓郁的情感不断爆发着,紧紧握着老人的手。

    凤松激动的身体有些颤抖.“小烟、竟然是小烟回来拉我听凤空说、你不是已经死了么?丫头,当年你一闹、可真是闹的不轻啊!”

    击如烟泪眼朦胧的道:“不。我没死。松叔叔,我………”

    凤扣微笑道:“好拉,回来就好,过去的就都让它过去吧,谁有说的话对错呢?凤虚、凤空、你们不许为小烟、听到没有。”凤虚的脸色依旧有些沉郁,点了点头。道:“大哥,您放心吧。我们不会为难她地。您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凤松拍了拍玉如烟的手,道:“好了,你们去吧,有空时来看看我老头子也就行了。”

    在玉烟与凤松交谈地时候,凤女低声告诉念冰.当初的凤族五大长老中。以虽如烟的父亲,也就是她的外公为首、而这位凤松长老排在第二位,再后才是凤虚、凤空和另外一位长老。在一次与外敌的战斗中。排行第五的长老去世了,而凤松长老也身受重伤、虽然拣回一条命。却失去了多年苦练的斗气、所以、他才会显得如此风烛残年。即使如此,凤松长老却在凤族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他执意不肯再做长老,所以凤虚和凤空才上升一位.排行第二、第三、而为了纪念玉如烟死去的父亲。第一长老的名份始转保留着。

    拜别了凤松,众人在凤虚和凤空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凤族村落中间地一间大屋中,这是凤族议事的地方。木屋中的布置很朴素,两旁各自摆放着十丈藤椅,風月網汗水手/打!中央最前方是两张椅子、凤虚和凤空走到最里面坐了下来,同时,也示意念冰等人落座。

    凤虚地脸色平缓了一些、看著念冰、玉如烟等人,道:“凤凰涅磐大典是本族的头等大事,凤族传承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决有外人参加。既然你们执意要保护冰凤,那么、你们有什么建议?”玉如烟道:“凤虚长老、按照念冰先前所说的、这次凤凰涅磐大典因为有晨晨的冰凤之体,很可能会带来凤凰火山中凤凰真火地喷发。就熊念冰说的那样,让我们的族人先暂时撤出梧桐林,等到大典结束再回来吧。回来之前、我也曾仔细考虑过,冰凤现,凤凰升,这六个宇代表的含义在我族典籍中记载是凤凰真火出地前兆,但是,这究竟是好是坏,却没有人知道。您现在是本族首席长老,那么,我们能否再仔细查着一下本族典籍中的记载.或并,能够我到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凤虚摇了摇头.道:“作为凤族的长老,本族典籍我早已经熟记于心,对于冰凤只有那六个宇的记载而已所以,我才会坚持要按照族规处理。我不得不承认,现在我们没有完成族规的能力,面对本族即将到来的大典,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来避免凤凰火山喷发给我们家园带来的损伤。按照族中记载,凤凰火山代表着我们凤族的兴衰,我们的祖先,伟大的凤凰就陨灭于这座火山之中。所以,这是凤族唯一的牺息地、永远不能改变,如果这次火山喷发毁灭了整片森林,那么、代表的就是凤族的灭亡。”

    他的话说的很沉重,在座众人自然都能听出他话语中的合义.虽然输了赌约,但是这位长老却并不情愿面对凤凰真火。虽如烟断然道:“既然这样、请两位长老放心、除非凤烟死了,否则、绝不会让凤凰真火损害我们这万年来的家园。”凤虚叹息一声,道:“如果这次,你们能够帮助本族平妥度过凤凰涅磐大典.那么、我可以破例让你和凤女,甚至是你这另一个女儿重回凤族,但是,你要明白,一旦失败.你们就会成为凤族的罪人,烟儿,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为了凤族的存亡,牺牲才是最好的选择。”

    玉如烟笑了.目先看向一旁的念冰,“长老,如果是没有离开过凤族的凤烟,或许真的会那样选择。但是、在外而生活了这么多年,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比亲情更重要的事了。更何况,所谓出嫁从夫、晨晨和凤都已经是念冰的妻子、就算我同意,他会同意么?”

    两位长老的目光都落在念冰身上.不需要念冰作出任何回答,他们自然知道答案、从念冰先前那个七禁器绝咒中他们都明白,想要杀死蓝晨,是绝对不可能的。更何况念冰先前的手下留情已径给足了他们面子,如果执意要杀蓝晨,恐怕,凤凰真火还未出现,凤族就会毁灭在这个深不可测的龙魔法师手中。何况,在座的还有已经足以称为凤族第一高手的玉如烟和凤族地希望之凤凤女。

    念冰道:“凤凰真火是什么样,恐怕各位长老也从没见过吧。既然从没有冰凤引来的凤凰真火出现.那么。我们总要试一试。妈说地不错、只要有我在.就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我的爱人。就像凤族存亡对两长老是最重要的事一样,我的妻子对于我来说同样是最重要的。”凤虚点了点头,他第一次

    感觉自己所做的决定是如此无奈。“还有二十天,就是凤凰火山喷发之时。那时。我就拼上这条老命,和你们一起试一试。凤空,十天后。你带领我们的族人撤出火木林等待我地消息,如果凤凰涅磐大典顺利完成,你再带着族人回来。否则,就只能另寻一个地方,做我们族人的落脚之处,凤族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凤空急道:“二哥。这怎么行,身为凤族长老、我怎么能不参加凤凰涅磐大典呢?我要留下来与你一起加这次的典礼。”凤虚怒道:“胡闹,凤族地未来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一位长老统领,那我们的族人只会是分崩离析的命运。凤空,孰轻孰重难道你分不清楚么?这是命今,作为本族的首席长老,这是我对你下达的命今。”

    凤空有些呆滞的着著凤虚,凤虚也在看着他,多年地兄弟,他又怎么会不明白自己这位二哥的意思呢?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万分艰涩的道:“是,凤空遵命。二哥,我相信这一切会成功的,上天不会让我凤族由此走向衰落。”

    看着玉如烟、凤女以及凤族两位长老沉重地神情,念冰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责任是何等重大,他没有再说什、只有用实际行动、才能证明一切。念冰等人被安排在凤族的村落中住了下来。出奇的、在这等待的二十天,念冰并没有与自己任何一位妻子亲热,甚至连见面的时间都变得很少,他和岛卤住在一个房间每日二个时辰,他们几乎都处于修炼之中,短短的二十天能做什么?念冰自己也不知道,但他却明白、自己每提升一分实力,面对那凤凰涅磐大典时,就会多一分耙握。

    二十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蓝晨静静的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冥想着。从七天前开始,她的身体就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感受.体内的冰系魔法力如同沸腾了一般,经常会出现极不稳定的波动。体内的气息也变的非常不稳定.各种情绪没来由的出现。凤女与她同住一间房,每当蓝晨身体出现异样之时、她都会第一时间帮助妹妹平复体内的气息。凤女发现。蓝晨的冰魔法力似乎变得与以前不一样了.其中仿佛多了些什么.但是。这多出的东西她却也说不清楚。二十天的时间已经到了,按照凤族的典籍记载、今天就将是凤凰涅磐大典举行的日子。

    十天前,凤空带着所有凤族的族人离开了这片凤族生话了无数年的村落.在凤空临走之时,他紧紧握住玉如烟的手,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玉如烟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呢?这里是凤族的家国,离开了这片充满纯火元素的栖息地,凤族再不可能出现强大的战士。这一次的凤凰涅磐大典,正如两位长老所说的那样,决定着凤族的存亡。玉如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梧桐林变得并常寂静,仿佛林中所有的生物都凭空消失了一般,大地轻微的震动着,空气中的火元素变得比往常狂燥了一倍。念冰和岛卤一起走出房问.两人相视一笑.他们都知道即将面对的将是凤凰涅大典中的凤凰火山喷发。对于火山喷发,念冰虽然是第一次径历,但岛卤却不知道着过多少回了。在神之大陆那种环境下,几乎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一座火山喷发,对于那种大自然带来的灾难,他再熟悉不过。

    玉如烟、凤女、龙灵、蓝晨,与凤虚一起也走出了房间,众人聚拢在一起,凤虚的脸色着上去异常凝重,望着就在凤族村落外数百丈的凤凰火山,沉声道:“是时候了,我们走吧。凤凰火山的喷发,会带出凤凰火焰和庞大饿岩浆沫,我们要做的,就是抑制这些岩浆沫外放、并将它们压制于火山内部、直到火山平静下来。本族的九离斗气修炼的就是凤凰火焰。如果在正赏情况下,参加凤凰涅磐大典的凤族人,只要实力足够将火山喷发压制,不但没有害处,反而会因为浓郁的凤凰火焰而在修为上得到一定的提升。“说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看了蓝晨一眼,道:“但是,今天的猜况不同,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完全都是未知的,所以,请你们小心了。跟我来吧。”说完,他身形一展,闪电般朝凤凰火山的方向而去,凤女、玉如烟和蓝晨分别展开她们的王族之羽.龙灵用出暴风雪、念冰和岛卤同时跃起、一行七人、全速朝凤凰火山而去。

    凤凰火山从表面看去,就像一座普通的大山,只是山上并没有生长任何生物、刚一踏上蹬山的过程.所有人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灼热气怠从山体传来,热量澎湃欲出.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扭曲了,不过.这些热量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影响,念冰将冰雪女神的叹息给了龙灵,而自己则守护在冰云身旁,凭借着晨露刀上发的寒气、龙灵受到灼热气息彩响极小、而念冰又凭借自己的天眼领域,帮助冰云驱散周围的灼热气息.二十天前,连那强大的凤凰辰翼大阵幻化出的九只火凤凰都在念冰全力作用下的天眼领域中削弱一半,这等热度实在够不成威胁。

    众人都是人类中的强者,千丈高峰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一天都无法蹬上,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从山下来到了山顶、在火山环抱之中、庞大的火能量不断从山顶处传来,当他们来到山顶之时,念冰顿时发现,这座巨大的火山山顶处,竞然与绿山上的死亡之湖有些相似,只不过这里并没有湖水,而是一个倒锥形的深坑,坑最深处约有百丈,在这锥形的大坑周围,一共有五个巨大的金色图索、那是五只凤凰的图案,只不过它们的姿态各不一样、此时,五个图索已经散发出淡淡的金光,而在锥形深的最深处,一股股浓烟正在不断冒起。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