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09章 激动-父母的归来

    远远的,四道身影闪电般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而来,冰雪女神祭祀全身都在颤抖,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面对这样的情景。

    与冰雪女神祭祀不同,当念冰听到那激动的天籁之音时,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下一刻,他已经与奥斯卡的身体脱离,将全身最后的能量完全凝结在一起,在风的推动下,用最快速度朝那四道身迎了过去。

    十年了,虽然己经足足有十年了,但是,那声音却依旧是如此熟悉,如此亲切,念冰体由每一滴血都在此时沸腾,他等待这个时刻已经等的太久太久。

    距离四道身影还有数丈时,念冰猛的坠地跪倒在地,因为前冲的速度太快,身体一直向前搓出一丈才停了下来,先前与冰雪女神祭祀战斗时都没有破损的衣服,此时膝盖部位己轻微磨破了,但是,此时的念冰已经顿不上其他的事,目光完全集中在面前的四人身上。

    四个人几乎是并行而来的,最左边是一身蓝色魔法袍的冰云,自从王族之羽觉醒后,她已经不需要再用魔法飞行了,那双巨大的蓝色羽翼使她能够任意在空中翱翔。最右迫的则是一身黑色盔甲的矮人战士舄卤,淡淡的黑色气流围绕着他的身体,气息虽然收敛,但依旧能够感受到内在的强横气息。

    而中间的两人,都穿着普通的布衣,但即使是布衣却也无法掩盖他们地风华。靠左边的一人,身材高大,金色长发披散在宽厚的肩膀上,英俊的面庞如同刀削斧凿一般刚毅,脚下竟然燃烧着一团火焰,催动着他的身形前进。念冰与他的面容足有七分相象,只是此人看上去却更要成熟一些。岁月地沧桑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虽然他少了一些念冰身上的英气,但却更多了几分成熟。在他身旁,是一名女子,蓝色的长发垂直腰间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湛蓝眼睛中十充满了激动之色,泪水顺着她的面庞不断的流淌而下,因为激动。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着。

    “爸、妈。”简单的两个字,在念冰那哽咽的声音中破开空气中地寂静,一如都停滞了。蓝晨和舄卤站在一旁,眼看着那对中年男女来到念冰身前。他们,正是念冰的父母融天和冰灵啊!十年了,一家三口。终于在这冰神塔前再次见面,一切似乎都已经改变了,但他们的亲情却从来没有减弱过半分。

    念冰在与冰雪女神祭祀开战之前.因为怕冰雪士神祭祀在战后毁约,就让蓝晨和舄卤悄悄的从另一个方向摸入了冰神塔内。冰神塔虽然严密,但蓝晨对塔尼日各种布置却熟悉不过,在暗魔鼠的帮助下,他们通过地下进几了冰神塔。在蓝晨地带领下找到了封印融天和冰灵的地方。以舄卤和蓝晨的实力,从外面强行破除了封印,将念冰的父母救了出来。

    正好在念冰和冰雪女神祭祀即将要以命相拼之时赶到现场。

    冰灵每向前迈动一步都是那么困难,眼看着面前泪流满面的念冰,她的心在剧烈的颤抖着,念冰双膝跪地,凭借着膝盖向前连行几步,在咫尺外看着自己的母亲,“妈。我是念冰,我是念冰啊!”

    冰灵再也法忍耐心中地激动,悲呼一声,“孩子。”将他搂入自己怀胞之中。母子二人放声大哭,多年的别离.一直积蓄在内心的情感顷刻间爆发,他们的心中都在颤抖。浓浓的亲情席卷着他们身体每一个最微小的部分。念冰终于再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多年的心愿一朝得偿,心中的悲伤以及多年以来压抑地情感顷刻间爆发了。

    融天走上前,他的嘴唇在颤抖着,没有控制自己的泪水,那完全是充满喜悦的泪,张开她那宽阔有力的臂膀,将自己心爱的妻子和儿子搂入怀中,团聚了,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冰雪女神祭祀此时已经在沟壑边缘落了下来,看着冰灵一家团聚,她眼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她站在那里没有动,身上闪烁地光芒也逐渐暗淡了。舄卤一直盯视着冰雪女神祭祀,手中灭神斧闪烁着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只要冰雪女神祭祀一旦对念冰一家动手,他会毫不犹豫的发动自己最强的攻击。

    冰雪女神祭祀的目光落在蓝晨身上,看着她背后蓝色的羽翼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惊讶,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是你放出了他们?”

    蓝晨收敛双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下头,道:“师傅,是我。念冰他们够苦了,师傅,对不起,我违背了您的意愿。但是,我不后悔。”

    冰雪女神祭祀并没有责怪蓝晨,轻叹一声,道:“你长大了。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你起来吧,我不是你的师傅。”

    蓝晨全身一震,失声道:“师傅,您”

    冰雪女神祭祀淡淡的道:“我说的并不是气话,戒本来就不是你的师傅。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现在,他们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了,又有如此出色的儿子,不论今后发生什么,我想,他们一家都能够很好的面对。结束了,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此时,突然见到蓝晨四人的出现冰神塔的弟子们又悄悄地围了上来,呈半包围状从后面围上了众人。只要冰雪女神祭祀一声令下,他们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孩子,你长大了。”冰灵将跪在地上的念冰扶了起来,看着他比融天还高大几分的身形,看着他那带着血污的面庞,冰灵地眼中满是亲情。儿子,自己的儿子己经长大成人。变得和他父亲一样英俊,而且还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实力。够了,这就够了,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让自己满足的呢?

    念冰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看着似乎并没有因为岁月游太多变化的母亲,他的心依旧在不断的颤抖着。“妈,妈————”

    多少年了,他多想这么呼唤自己的母亲阿!现在母亲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却感觉到一切仿佛在梦中一般,他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兴奋二字来形容。

    “是啊!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他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融天擦掉脸上的泪水,一脸骄傲之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虽然先前的战斗并没有结束,但眼前那巨大地沟壑己经证明了一切。十年,十年之后,自己的儿子用仕的实力来到这里救自己夫妻。他已经长大了,世间的磨练使他变成了大陆的强者,还有什么比拥有这样一个儿子能更让他骄傲的事呢?

    “冰清,你过来。”冰雪女神祭祀突然提高地声音将一家三口惊醒,他们不禁同时向那冰神塔至高无上的主人着去。

    冰清从众冰神塔弟子中走出,在暴风雪的作用下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冰雪女神祭祀面前跪了下来。

    冰雪女神祭祀淡然道“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既然是这样的。一切都和我想象的不同。冰清,把那个卷轴给我。看来,卷轴中的内容,要由我自己来宣布了。”

    此时,冰神塔前变得一片寂静,结果冰清递上来的卷轴,冰雪女神祭祀手中金光一闪,卷轴已经变成了粉末四散飘扬。他的目光平静的看向冰灵一家,脸上流露出一丝凄然,“为什么要阻止,难道,我连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都没有么?我己经委别人活了大半生,连我最后的抉择,你为什么还要破坏?”

    冰灵看着冰雪女神祭祀,本来因为见到念冰的激动逐渐平复下来,叹息一声,有些苦涩的道:“师姐,你这又是何苦呢?人的一生并不只是痛苦啊!为了你自己,你更应该好好活着,为你自己而活,也为了你自己而保重身体。”

    站在冰灵身旁,念冰不禁微微一楞,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叫冰雪女神祭祀师姐呢?母亲刚出现地侍候好象就叫了一声。但那时自己以为听错了,但此时,母亲却用行动证明自己并没有听错。可是,冰雪女神祭祀不是她的师傅么?这辈分怎么一下乱了。

    冰雪女神祭祀眼中一阵市深,“为了自己而活?我还能够为自己而活么?你说的真轻松啊!难道我还能够重来一次么?早年的我,为了父亲的仇恨而活,而后来的我,却为了师傅而活。现在的我,已经无力再继续师傅留下的使命,或许,我真的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末来吧。但是,我还可以么?”

    冰灵有些激动的道:“可以,当然可以。师姐,只要你肯努力,我相信,你会找回自我,也会找回你应得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结束,远远没有结束。为了你的人生,你应该去寻觅啊!师姐,你心中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是该改变的时候了。忘记以前的一切,重新来过吧。我想看到你像我们年轻时那样发自内心的笑容,我想看到以前那个好姐姐。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你过的已经够苦了。答应我,好么?一切都不需要再多想什么,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我们的眼睛要想前看,永远的向前看。”

    冰雪女神祭祀深吸口气,丰满的酥胸随之起伏,在这一瞬间,她仿佛解放了一般长出口气,“是啊!或许,我真的应该向前看。只有抛弃一切牵拌,我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冰清,及所有冰神塔弟子听令。”

    蓝晨依旧跪着,冰灵也跪了下去,她们从来都没有不把自己当作冰神塔的弟子,所有其他弟于也都跪倒在地,现场保持站立婆势的,只有念冰父子、冰雪女神祭祀和舄卤四人而已。

    冰雪女神祭祀的声音变得非常平静,道“从今天开始,我转脱离冰神塔,从今以后,与冰神塔再没有任何关系。”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片哗然,所有冰神塔弟子的目光都集中在冰雪女神祭祀身上,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惊愕,只有冰灵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念冰吃惊的看着冰雪女神祭祀,他并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冰雪女神祭祀眼中威棱四射,多年的积威使所有弟子为之低头,谁也不敢再说出任何疑惑的话,冰雪士神祭祀淡淡的道:“我离开后,冰神塔冰雪女神祭祀一职,将由冰灵继承。从今天开始,你们都要遵守她的命令。作为本塔塔主,她有权改变任何塔规,你们不用怀疑她的实力,我们冰神塔并不是只有我一个神降师,冰灵的实力并不在我之下,冰神塔永远都是以前的冰神塔。我要走了,或许,这一切真的都变成了虚幻。晨晨,记着,以后如果我们再有见面的机会,你就叫我一声师姐吧。”

    说完这一切,冰雪女神祭祀显得轻松了许多,虽然脸上依旧没有笑容存在,但她的目光己经变得非常平和了,看着遥远的天际,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冰神塔的弟子们依旧跪着,突然的变故确实令他们很难接受,老一辈的冰神塔弟子当然都知道冰灵的存在,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冰雪女神祭祀会突然将塔主的位置传给她。每个人心中都带着疑惑,但他们确实都不敢违背冰雪女神祭祀的意愿。

    “你们都听明白我的话了?”带着些悠远的声音从冰雪女神祭祀口中说出。

    冰清第一个回应道:“是,祭祀大人。但是,不论您如何决定,您永远都是我们的祭祀大人。”说着,她恭敬的向冰雪女神祭祀磕了三个响头。在场众人中,除了冰灵外,只有她最清楚冰雪女神祭祀为了冰神塔的牺牲有多大。到了这个时候,她绝对不会组织冰雪女神祭祀离开,因为她知道,只有真正离开这里,冰雪女神祭祀才有可能过上自己的快乐的生话。

    所有的冰神塔弟子都做出与冰清一样的动作。

    冰雪女神祭祀的目光落在冰灵身上,冰灵站起身,一步步来到她面前,微笑道:“师姐,你终于想通了。去吧,按照你自己想的去做,我想,我们姐妹一定还会再见面的,但那时,我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你。冰神塔的事你就放心吧,我会尽力的。也该是我来接替这份责任的时候了。”

    冰雪女神祭祀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拉起冰灵的手,道:“我代表师傅,原谅你了。”

    冰灵全身一颤,“师姐……”

    冰雪女神祭祀微笑道:“你知道么?其实,直到师傅死的那一天,她都没有真正怪过你。她实在太疼爱你了。在她心中,你的位置始终比我要重。虽然我得到了原本应该属于你的一切,但是,我们过的却都不快乐,现在,真的是应该改变一切的时候了。我走之后,冰神塔的一切你都可以改变,不用担忧什么,师傅在地下有知,也会支持你的。我们身上曾经发生的悲剧,不应该在出现在弟子们身上,我想,你一定懂我的意思。”

    冰灵点了点头,道:“师姐,你决定什么时候走?”

    冰雪女神祭祀道:“不用刻意挑选什么日子,我现在就走,我已经不是冰神塔的人了,你才是新的冰雪女神祭祀,我想,我们冰神塔在你手中。一定会更加发扬光大,不是么?”

    松开手,淡淡的风雪在冰雪女神祭祀脚下凝聚,她那动人地娇躯缓缓离地而起。在淡淡的蓝色光芒包裹下朝天空中升起,她要离开了,离开这个几乎待了一生的地方。

    “等一下。”念冰急切的喊道。一边说着,他一个箭步已经来到了母亲身旁。

    冰雪女神祭祀平静地看着他,道:“今天的一战,就算我输了吧,再打下去,最后获得胜利的也只会是你,只是损伤不同而已。你的父母已经就在你身边了,你还有什么事么?”

    念冰深吸口气。道:“祭祀大人,我想。我还是这么称呼您吧。虽然我不知道您和我母亲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我这次来冰神塔,救父母是最重要的事,同时,我还想问您一件事,希望您能回答我,好么?”

    冰雪女神祭祀微微一楞。道:“你要问什么?那就问吧。”

    念冰道:“我听说贵塔有一位弟子,名叫冰洁,是么?请问她现在在哪里?”冰洁这个人他问过蓝晨,但蓝晨却茫然的告诉他冰神塔并没有这么个人。

    冰雪女神祭祀和念冰身旁的母亲冰灵同时楞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后,冰雪女神祭祀抬头望天,轻叹一声,道:“以前,冰神塔确实有一个叫冰洁的人。不过,现在地冰洁已经死了。”话音一落,她再没有任何停留。身体骤然加速,朝远方而去。

    念冰有些呆滞的看着那蓝色地身影逐渐变成一个蓝色的光点,心中不禁有些黯然,“死了,原来真的有这么个人。她竟然死了,或许,这也是最好的归宿吧。师傅,我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在地下相遇。”念冰口中说出的冰洁这个名字,是驮厨神紫修告诉他的。当年,他和驼厨神比试厨艺,以得到自己师傅仇人的消息。最后驼厨神在输了比赛后告诉了他这个名字,并且告诉他,这个冰洁就是冰神塔中弟子。当时念冰很奇怪,因为自己地老师是输在火系魔法之下的,可这个人为什么会是冰神塔的弟子呢?她是师傅一生的至爱,同时,也害了师傅半生。来到冰神塔,他主要是为了救父母,同时,也渴望着能见这个人一面,并不是为了报仇,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师傅并不希望自己为他报仇,与查极一起生活了八年之久,念冰很明白,虽然查极有些痛恨那个女人,但他更多的却是爱,那个叫冰洁的女人他一直都没有忘记。

    “孩子,你怎么会知道有冰洁这个人存在。”冰灵有些好奇的问道。

    念冰道:“我是听一位前辈说的。妈,这个冰洁真地死了么?”

    冰灵叹息一声,道:“以前的冰洁确实已经死了。我知道你现在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的地方想问我,我们先回冰神塔再说吧。冰清师姐,请你带领本塔弟子各回岗位。”

    冰清恭敬地应道:“是,祭祀大人。”一边说着,她站起身,接连下达几道命令,有些失神的冰神塔弟子们这才一一退回了冰神塔之中。

    冰灵拉着念冰的手,另一边拉着自己的丈夫,与蓝晨、舃卤一起,也进入了冰神塔之中。

    一进入冰神塔,念冰才发现,这果然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塔内所有的装饰都是由水晶一般的冰所铸成的,在窗外的光线折射下,带出光怪陆离的美感,仿佛身处于一座水晶宫殿一般。

    “孩子,这座冰神塔,是我师傅当年凭借她强大的法力,从极北之地带回来的千年寒冰所铸而成。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本塔中修炼,对冰系魔法师来说,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你看,这每一块冰上,都有着我师傅留下的痕迹啊!”

    念冰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蓝晨,他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强了,母亲的师傅不就是冰雪女神祭祀么?可为什么她先前却叫冰雪女神祭祀为师姐呢?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直来到了冰神塔塔顶,冰雪女神祭祀专有的房间之中。房间内,一切都收拾的非常干净整洁。最中央,是一张直径一丈地巨大圆形冰床。淡淡的冰雾从蓝色冰床中散发而出,给房间中带来几分寒意。

    冰灵微笑道:“这张床,是师傅最引为自豪的东西,它虽然不是神器。但却是整块冰玉雕琢而成的,非常难得,乃是冰中精华。冰云,我想你也在这张床上修炼过吧。”

    蓝晨点头道:“是啊,这是我们冰神塔特有地东西,只有塔主和塔主的亲传弟子才能在其上修炼,如果不是因为有这张冰玉床,我的魔法也不可能提升的那么快了。”

    冰灵送开拉住丈夫和儿子的手,走到冰玉床前,伸手在床上摸了摸,感受着那极寒之气。眼中流露出一丝回忆的光芒,“是啊!在这张床上。我们都得到过很多很多东西。冰云,有些事是连你也不知道的。真正明白内情的,只有我们这一代的数人而已。现在,这个秘密也需要说出来了。或许,我在这个塔主的位置上不会坐地太久。将来,你就是我的继承人。哦,对了。这次我还没有谢谢你帮念冰来救我,真没想到,我们这一代最小地弟子竟然如此懂得变通。谢谢你拉,小师妹。”

    蓝晨脸色一红,低头道:“师姐,我,我想我不能留在冰神塔,而且,我以后也不能做冰雪女神祭祀。”

    冰灵有些惊讶的看着她。道:“冰云,为什么?我经常听师姐说,你比我们当年更加出色。今后冰神塔有你来继承,是最合适的。你为什么不想做这个塔主呢?”

    蓝晨偷眼看瞥了念冰一下,念冰也正在看她,听到母亲的问话,赶忙道:“妈,恐怕冰云以后不能做您的师妹了。她也应该叫您一声妈才对。她,她已经是我的妻子。”

    原来,先前蓝晨和舃卤救下冰灵、融天夫妻的时候十分匆忙,她和舃卤又记挂着念冰这边地战况,所以没来得及解释。冰灵自然是认识她的,听她一说自己的儿子来了,就赶忙跟了出来,也没来得及多想。此时听到念冰有些尴尬的话语,冰灵和融天不禁对视一眼。

    蓝晨心中有些不安,她惟恐冰灵和融天看不上自己这个儿媳妇,低着头摆弈着自己的衣襟,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幸好念冰适时握上了她的小手,才给她带来几分信心。

    融天笑了,“好小子,果然不愧是我的儿子。没想到,这点你也能学我。也像你老爸一样,得到了一位冰美人的爱。好,真是太好了。我常听你妈说,冰云才是她们这一代冰神塔弟子中最美的,也是资质最好地,你小子眼光不错啊!”

    念冰一看到父亲笑了,心中大石终于落地,“是啊!这不都是您教导有功么。”

    冰灵没好气的道:“是什么是。你啊!才多大,就把我们云儿给勾引走了。”

    念冰有些委屈的道:“妈,我已经二十一岁了,我这个年纪有妻子似乎不为过吧。”

    冰灵楞了一下,在她心中,一直还把儿子当成小孩子看待,是啊!已经过去了十年,自己地儿子已经长大了,也该是成家的时候了。时间过的真快,十多年了,自己从没有尽一个做母亲的职责,虽然这一切并不是她愿意的,但看着念冰那英俊的面庞,冰灵的眼圈又红了,伸手搂住儿子高大的身体,哽咽道:“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念冰同样眼圈一红,想到这些年没有父母的日子心中不禁一阵辛酸。再见到父母,他的心变得异常充实,心中悲伤之意刚要升起,却听融天道:“好了,好了。今天是我们全家团员的好日子,你们就不要哭了。我们要多说些高兴的事才好啊!灵儿,难道你不想听听我们儿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么?”

    冰灵和念冰被融天这么一打岔,悲伤顿时减低了几分,念冰低声道:“妈,冰云给您做儿媳妇没问题吧。她本名叫蓝晨,您叫她晨晨就好了。其实,在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脱离冰神塔了。就像当初您和爸爸一样。你可一定要同意我们的事啊!”

    冰灵一边拉起蓝晨的手,一边拉起念冰的,感叹道:“当然,你能娶到晨晨,是你的福气。她是多么出色啊!我怎么会拒绝呢?晨晨,你也不用担心,即使你做了冰神塔塔主,也同样可以嫁人,冰神塔的规矩一定要改了。不然,今后不知道会有多少悲剧发生。我绝不希望我与融天身上发生的事再次重演。”

    蓝晨俏脸早已羞红,她可没有念冰那么厚的脸皮,但听到冰灵的认可,不禁抬起头,眼中泪光闪烁。毕竟,得到念冰父母的认可,自己才真的算是念冰的妻子啊!想到这里,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轻声道:“谢谢您,妈。”

    听到这一声妈,冰灵心中一片温暖,“好孩子,快告诉妈,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的。”

    念冰道:“妈,我们还没有正式成亲,不过,晨晨肯定会是我妻子。其实,要那些成亲的仪式也没什么用,只要我们自己认可,你们也认可,不就行了么?”

    冰灵没好气的道:“你想的真美,这么就想把人家姑娘骗到手啊!晨晨的家世我知道,她的父母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怎么能委屈了人家呢?等这边的事情一了,找个时间,我和你爸爸亲自到奥兰帝国去提亲。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的,人家就一个女儿,我们也就你一个儿子啊!”虽然这些年来她一直和自己心爱的丈夫在一起,但多年的寂寞,使冰灵内心中非常渴望热闹,更何况,那将是自己儿子的婚礼啊!

    念冰低声嘟囔道:“你们亲自去提亲可要累了,一共要提三次才够。”

    冰灵的听力很好,“你说什么?什么三次?”

    念冰吐了吐舌头,不过当着父母他也不敢隐瞒,赶忙将自己与三女之间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当冰灵和融天听到念冰说自己已经有了三位妻子,而且还都是那么出色的时候,两人不禁楞住了。半晌,他们才回过味儿来。

    融天赞叹道:“好,真是我的好儿子,真有本事啊!一下就娶三个。看来,我们家是后继有人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