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10章 冰雪女神祭祀的秘密

    “冰灵白了他一眼,道“怎么?你很羡慕二字么?是不是也要娶三个试试。”

    融天脸色一变,大义凛然的说:“我融天一生只看的上冰灵一人,就算再漂亮的姑娘,也不能和我老婆相比。”他脸上的严肃明显是装出来的。但冰灵却似乎很吃这一套,脸上的不满顿时消失了,温柔的向他一笑,融天也回之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到父母的恩爱,念冰的心更加温暖了,“妈,这个亲事不急,您先告诉我冰雪神祭祀今大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她看上去那么奇怪,她不是您的师傅么?怎么又成了您的师姐了。难道是我听错了?不过.我好象听您叫了她几次师姐呢。”

    冰灵叹息一声,道:“你没有听错,她就是我的师姐。你不是问冰神塔中有没有冰洁这个人么?塔中确实是有的,冰洁就是我的师姐啊!她告诉你她自己已经死了,指的是以前的冰洁已死,而现在的冰洁已经获得了新生。”

    念冰全身一震,顿时呆住了,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不会吧,冰雪女神祭祀就是自己师傅鬼厨查极的爱人,这,这也太荒谬了些。但是,他一想起在自己与冰雪女神祭祀决战的最后关头,冰雪女神祭祀突然变成了冰火同源魔法师时的样子,顿时信了几分。

    冰灵继续道:“不错,她就是我的师姐。其实,在你印象中的冰雪女神祭祀早已经死了,那才是我师傅啊!十几年前,当师傅将我抓回冰神塔之后,因为心情受到影响,修炼过于急进,导致走火入魔。当时。我真的有些后悔了,都是因为我的原因,师傅才会变成那样的。

    在冰神塔中,师傅的嫡传弟子有两人,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就是我的师姐冰洁。也就是你所见到地冰雪女神祭祀。师傅走火入魔之后,她强行将自己的伤势压住不发作,她并没有再过多的责怪我,甚至愿意将冰神塔塔主的位置传给我。决定举行典礼。在本塔所有弟子面前,将塔主的位置授予我。可救灾那天,你和你父亲却来了,见到你们,我哪里还有心情做冰神塔的塔主啊!惟恐你们受到伤害。后来,我把那块冰雪女神之石给了你。你走之后,我和你父亲就被心灰意冷的师傅封印住了。当时,师傅已经快要压制不住走火入魔后的能量反噬,冰神塔是她一生的心血结晶,必须要找个人来继承。而这个人,也就是我的师姐。”

    说到这里,冰灵顿了顿,才继续道:“也难怪塔中人不知道我师姐地存在。师姐入门虽然比我要早些。但她的天资却略逊于我,而且,她本身的体质很怪,是冰火同源之体,念冰,这一点。你和她是一样的。当初师傅就是看中了她身体的特殊性才收她为徒。师姐虽然修炼很刻苦,但在悟性上始终差了几分,令师傅很不满意。所以,才一直没有将塔主之位传给她的意思。后来,师姐在一次回家省亲后突然消失了,那时,我和你爸还不认识,我还留在塔中。师姐的消失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当她回到冰神塔时,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异常沉默。经常会一个人躲在角落立哭泣,我和师姐的感情一直非常好。虽然师傅对于师姐的样子极为不满,惩罚她闭死关,在达到魔导师境界之前,不允许她离开闭关处一步。但我因为师傅的宠爱,还是能够经常见到她。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塔中大多数弟子只知道师傅有我一个嫡传弟子而已,只有几位年长的师姐,才知道冰洁师姐的存在。有一天,我找到个机会偷偷避入师姐闭死关的地方,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师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师姐回家省亲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快死了,师姐自幼丧母,是她父亲抚养她长大的,对于她来说,父亲就是最重要的人,她父亲这一死,顿时让师姐的心态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她父亲本是一名厨师,因为和一位非常有名的厨师在厨神大赛比试后因为心情抑郁才死的。当时,她父亲死时无法瞑目,到死时都想着要击败那名厨师,为此,师姐发誓,一定要用厨艺打败那个害死父亲的凶手,让他名声扫

    地。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师姐才会失踪了那段时间。她拜了一位她父亲生前好友为师,学习了一段时间厨艺,后来,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竟然真地战胜了那个仇人,并且逼着那位厨师自断手筋,退出了厨艺界。可悲的是,在她与那名厨师接触的过程中,竟然爱上了那个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注定了师姐凄苦的一生。她的人虽然回来了,但她的心却早已经碎了。她很清楚,那个她喜欢的厨师始终都将厨艺放在人生地第一位,而她却将他的人生毁了,两人又怎么可能在一起呢?所以,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变成了泡影。师姐只有回来,在死关中默默承受着自己心灵的折磨。她是一个非常可怜的人。”

    念冰苦笑道:“她所拜的那个师傅,恐怕就是有驼厨神之称的紫修吧。妈,我知道你师姐爱上的这个人是谁,那就是我的师傅。在厨艺界有鬼厨之称的查极。后来呢?”

    冰灵吃惊的看了念冰一眼后,才道:“师姐一直在闭关,除了自己承受痛苦之外,就只有修炼魔法。数年后,我离开冰神塔外出时遇到了你的父亲,后来又有了你。直到有了自己的爱人,我才更深刻的体会到师姐心中的悲伤。后来你们父子来找我,师傅对我极为失望,在万分无奈之下,她放出了已经修炼到魔导师境界的师姐。而我和你父亲,则被封印在了师姐修炼的那个死关之中。不久后,师姐来见我,她告诉我,师傅已经死了,并且将冰雪女神祭祀之位传给了她。但是,因为师姐一直都没有在冰神塔出现过,可以说没有任何威信。因此,师傅命她用魔法改变自己的相貌,变成了师傅的样子,继续冰雪女神祭祀的辉煌。

    师傅也在临死之前,将自己的魔法力用特殊的方法传给了师姐,使她一跃成为了新的神降师,并开启了两个窍穴。师傅临死时嘱咐师姐,不得放我和你父亲出去,除非有一天我地实力能够强过师姐。师姐不敢违背师傅的命令,同时,她也怕融家的人追杀我们,所以,才一直将我们留在那里。孩子,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其实,师姐是绝对不会伤害我和你父亲的。”

    蓝晨啊了一声,道:“师姐,不,妈,您的意思是说,一直传授我魔法的并不是师傅,而是冰洁师姐么?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她与师傅之间的区别啊!”

    冰灵微笑道:“傻孩子,那时候你还小。大概在你不到十岁的时候。冰洁师姐就已经代替了师傅的位置,以她对师傅的熟悉,和魔法地实力,又怎么事你能发现的呢?随着你逐渐长大,已经适应了师姐的气息,自然就不会发生什么了。其实,你从来就没有真正见过冰洁师姐的样子。现在她走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她应该是去寻觅自己的爱人了。希望她能够找的到吧,如果那个人能够原谅师姐,或许,师姐的后半生就会变得快乐起来,那才是我最想见到的。我会祝福她的。”

    念冰苦笑道:“妈,这恐怕不会实现了。因为,我的老师已经死了。”

    冰灵全身剧震。失声道:“什么?你说那个人己经死了?”

    念冰点了点头,道:“早在几年前,我离开桃花林的时候,师傅就己经死了。或许,您的师姐还不知道,师傅其实一直就生活在距离这里并不算遥远的桃花林中。或许,师傅一直都希望能够见到您的师姐吧。但是,这里是冰神塔,以我师傅他除了厨艺以外再没有任何实力的情况,又怎么可能来这里呢?”

    冰灵有些失神的看着念冰,“死了,他竟然死了。要是师姐知道恐怕……”

    念冰叹息一声,道:“或许,这也是她因该受到的惩罚吧。当初,我师傅虽然击败了她父亲,但是,那是在正规的比赛上。原本,她就不应该兴起报复之心,更不应该毁了我师傅那双夺天地造化的巧手。错己经铸成,就算我师傅还活着,心中莽蒂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的师傅也已经死了。妈,您就别担心了,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吧。当初,如果股市我的师傅,恐怕我早已经死了。你们不是想听听我的故事么,那我就讲给你们听吧。”

    念冰这一讲,一直从上午讲到了夜晚,他尽量将自己遇到危险时的情况全部隐瞒了,只是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当融天知道念冰已经被融亲王重新允许归入融家时,他的眼睛湿润了。就像冰灵始终认为自己是冰神塔弟子一样,他也一直都当自己是融家的一份子啊。

    整整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念冰发现,今天似乎过得特别快,虽然因为冰洁的原因,让他想起了死去的师傅,但是,他依旧因为见到父母而感受着幸福的感觉。在父母面前,自己再不需要那么坚强,在父母面前,自己始终可以是个孩子。

    西经穴的另一个好处在这一天逐渐发挥出来,先天之气的自行滋润,不断恢复这念冰的身体机能,他的伤臂前冰雪女神祭祀冰洁要轻上一些,在先天之气的作用下,虽然实力远没有恢复,但伤势却在逐渐的好转之中。更何况他还有光系魔法,恢复到最佳状态只是时间问题。

    此时,念冰已经讲述到了关于神之大陆和舄卤的事。听了念冰对神之大陆的描述,融天和冰灵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许多,融天道:“念冰,这件事你跟你爷爷说过了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已经说过了。爷爷并没有给我什么意见,只是让我自己处理。而且,现在对于神之大陆的动向,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尚不能下定论。爸,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呢?是帮遗失大陆重新归来,还是阻止遗失大陆回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特意看了舄卤一眼,舄卤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尘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融天陷入了思索之中,念冰自己也在思考着,现在父母已经救出来了,凤族的事情也已经解决,下面,对于他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面对即将到来的至阴之日。如果自己选择阻止遗失大陆回归,那将是很轻松的。以神之大陆高手们和七龙王的实力。那个巫妖邪月几乎没有一点机会,但是,他实在不愿意与那些神人为伍。虽然念冰现在不知道其他的神人都在什么地方,但他却可以肯定,这些身人必定已经给仰光大陆制造了不少麻烦。真的不希望神之大陆继续保持这种态势存在下去。否则,这些神人们只要一回到神之大陆,仰光大陆的情况必然会流传到那里,那时,谁能保证神人们不会大批的来到这片大陆呢?他们能带来什么?会带来什么?念冰所能想到的,只有灾难二字。

    神之大陆的威胁却是很大,但念冰也同时想到了不可预测的遗失大陆。足足万年过去了啊!天知道遗失大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如果遗失大陆人也变得像神之大陆那样,一旦他们归来,恐怕比神之大陆的破坏不会小什么,甚至有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尤其困扰念冰的是那个传说,谁用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召唤回了遗失大陆,就会成为遗失大陆的主人。如果邪月那个卑鄙的家伙成为了遗失大陆之主,那么,恐怕仰光大陆的劫难也同样会到来。

    想到这些,念冰的心就变得更加乱了。

    冰云站在念冰背后,她的手始终按在念冰的肩膀上,纯净的先天之气不断帮助着念冰恢复身上的伤势,虽然她的先天之气不够强大,但那不停的传送还是大大提高了念冰的恢复速度。

    舄卤突然开口了,“念冰,你不用为了我而感到为难。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身为遗失大陆人,我只会为遗失大陆而努力,就算我们那里站在敌对立场上,我也绝不会怪你的。我们始终都会是好兄弟。为了理想而战,是我们矮人一向的传统。”

    念冰苦笑道:“现在最让我为难的,就是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哪一种决定是正确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但是,摆在眼前的,神之大陆肯定是不好对付的,贿很有可能带来危机。而遗失大陆从历史上记载来看,他们只是希望能够得到自由。远比神之大陆的口碑要好的多了。虽然我所知道的资料大多是遗失大陆的历史记载而来,但当初龙神大人说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更何况,你也知道,在神之大陆上还有那三个可怕的真神。就算大陆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了,他们也未必能够与那三个真神抗衡。我与秩序之神打过一次交道,在我的认知中,那个家伙比普通神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像他那么强大的存在,居然会偷袭我。我更倾向于让遗失大陆归来,或许。只有把水先搅混,才能让仰光大陆和和平有所保障。到时神之大陆肯定会把经历都放在遗失大陆上,可是,如果我要这样做地话,就是帮了邪月那个家伙,那个邪恶的存在如果统治了遗失大陆,对大陆本身就是一个灾难。更何况。我既不愿意与舄卤大哥为敌,同时,我也更不愿意与七龙王为敌啊!”

    听念冰说到这里,融天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念冰,我有办法了。”

    念冰心中一喜,不论是谁对于自己的父亲永远都是崇拜的,念冰也不例外,即使他现在已经有了强大的实力。但融天在他心中还是有着极高地地位,“什么办法,爸,您快说。”

    融天苦笑道:“其实,我这也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听了你刚才的话,我替你分析一下,你现在对神之大陆的印象很不好,怕他们将士来对我们仰光大陆构成威胁。但对于遗失大陆,你弓怕那个巫妖统治遗失大陆,不仅给我们仰光大陆带来威胁,就连遗失大陆本身的人民们也同样会面临麻烦。既然如此,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办法摆在面前了。你很讨厌那些邪恶的家伙,这点你的感觉很对,绝不能让他们统治了遗失大陆。但现在神之大陆的威胁更加明显。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想象,你最担心的就是遗失大陆地那个传说。关于七个瓶子诅咒的传说。那么,我们不管这个传说是真是假,可以先做准备,避免这个传说带来的危机。”

    念冰已经有些明白父亲的意思了,犹豫了一下,道:“爸,您是说……”

    融天微笑颔首,道:“不错,既然邪月可以带人召唤遗失大陆归来,那么,你为什么不行呢?如果最后遗失大陆臣服的对象是你,你成为遗失大陆新的统治者,那么,所有问题不就都解决了么?不论是与神之大陆对抗,还是避免遗失大陆对于仰光大陆的损害,都已经不再是问题。”

    听了融天地话,舄卤的眼睛第一个亮了起来,“对,念冰,伯父的这个语音真是太好了。我怎么没想到。如果你能够成为遗失大陆新的主人,那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太好了,这真是一个美妙的主意啊!”

    念冰苦笑道:“我可不想成为什么大陆之主。舄卤大哥,你本来就是遗失大陆人,爸爸的提议我也觉得非常合适,那这个遗失大陆之主,不如由你来做的好。”

    舄卤吓了一跳,连连摇手道:“不,我绝对不行。我只会打打杀杀的,要说这方面地心思,一百个我也比不了你一个。而且,在我们族中有记载,遗失大陆虽然各个种族非常团结。但遗失大陆的统治者始终都是人类。并不是因为种族歧视,而是因为人类一直都是所有种族中最聪明的,你就别推脱了,如果这样解决的话,就会皆大欢喜了,至于七龙王那边,我们可以另外想办法。我看,龙族对神之大陆本身也没什么好感,他们未必就会站在那些神人一边吧。”

    念冰没有拒绝舄卤的提议,他知道,现在并不是相互谦让的时候,想了想,道:“爸的这个办法虽然不错,但依旧有很多问题摆在我们前面。首先,以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如何召唤,我们并不知道。想要在最后关头夺取遗失大陆的控制权,那我们就必须要与虎谋皮才行。邪月可不是好对付的,以他地狡猾,我们未必就能成功。其次,遗失大陆一旦真的出现,就相当于主动向神之大陆挑衅,本来还自我封闭的神之大陆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开启封印,向遗失大陆发动进攻,到了那个时候,战争就将不可避免。虽然我并不是遗失大陆人,但也不想看到遗失大陆上生灵涂炭啊!”

    融天道:“儿子,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你不觉得自己有些在逃避么?该来的总会来的。就算遗失大陆没有出现。以神之大陆那边的情况,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开那片如同地狱一般地土地踏上我们的家园。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变被劫为主动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至于你前面说的问题,我们可以仔细计划。尽最大可能来完成。”

    听了父亲的话,念冰坚定的点了点头,他发现,有父亲在身边的感觉真好,父亲说的话自己不需要产生任何怀疑,当初对于融亲王。念冰还要加上十分小心,但对于自己的父亲,还有什么可不信任的呢?“好,既然如此,我们就暂时这样定下来。还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会到那至阴之日,这段时间,我需要部署一下,虽然与神人比赶来普通人类的实力差的太多,但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地盘。还有许多东西是可以利用的。”

    冰灵微笑道:“儿子,我和你爸爸都没想到,这十年以来,你的经历是如此丰富,你在人我们身边的时间太短了,我们始终都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不论你有什么决定,爸爸、妈妈都会站在你一边。这十年以来。虽然我和你爸爸被封印着,但我们没有一天停止魔法的修炼。师傅当年虽然死了,虽然对我很失望,但是,她在临死前,却让师姐将自己多年修炼的魔法心得给了我们。现在,我已经达到了冰系神降师地实力,你爸爸因为这里环境的原因,提升较慢,但也已经是一名火系魔导师,当你需要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会是你的助手。”

    念冰的眼睛有些湿润了,看着母亲眼中慈祥的微笑,他暗暗告诉自己,这次地事不论结果如何,都不一定不能让父母参与进来。因为他不希望看到好不容易才脱离苦海的父母再受到任何伤害。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念冰表面并没有流露出来,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蓝晨微笑道:“念冰,我们也聊了一天,大家都累了,你还需要疗伤,我先去弄些吃的东西,然后大家早些休息吧。”

    一听到吃这个字。念冰赶忙说道:“那我来做好了。你、妈,你们知道么?当初我跟随师傅学习厨艺的时候,就一直想,如果能亲手做一顿饭给你们吃,该是多么美妙的事啊!但那里我一直都以为你们死了,每当想到这些,我的心应付非常难受。今天我一定要让你们亲口品尝一下我所做的菜肴。”

    冰灵有些担忧的道:“傻孩子,我们吃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听我的,今天你不许再操劳了,你以为我师姐的实力是开玩笑的么?我这些年虽然很努力,但我知道,比起继承了师傅能力的师姐,我还有不小的差距。你和她大战一场,又一直没有休息,身体会受不了的。好了,听我地,今天你好好休息,做饭给我们吃以后有的是机会。”

    念冰虽然有些失望,但他却不会拒绝母亲的话,只能求助的看向融天,融天哈哈开玩笑,道:“别看我。难道你不知道你妈现在已经是堂堂的冰雪女神祭祀大人了么?咱们家好做主。”

    冰灵俏脸一红,道:“讨厌,你就会取笑我。好了,晨晨,你让本塔弟子拿些吃的上来吧。哎,从明天开始,看来,我也要忙碌了。”新接任冰雪女神祭祀这个位置,并不是简单的接任就可以地,她还需要做很多事。冲突地区的魔法师中不乏实力强大者,想让他们心服口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蓝晨离开房间而去,冰灵拉着念冰到一旁,用魔法笼罩住自己和儿子,使两人的声音不至于外传,低声道:“念冰,你真的和晨晨已经结婚了?”

    念冰挠了挠头,道:“妈,我们也算不上结婚吧,不过,我们确实在一起了。”

    冰灵恍然道:“原来如此,恨不得晨晨还是处女之身。念冰,从小我和你爸没在你身边,男女方面的事你要有什么不懂,可以去问问你爸爸。”说到这里,她脸上不禁一红。

    念冰心中这个汗啊!“妈,您没看错吧。我,我其实和晨晨已经,已经那个了,她怎么还会是处女?”

    冰灵噗噗一笑,道:“我会看错?这方面我怎么可能看错呢?冰神塔对于辨别童身有自己特殊的方法。你看晨晨,眼睛上有一层莹润的膜,……,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反正我的意思就是,她还是处女。”

    念冰有些呆滞的看着母亲,母亲的样子不像是和自己开玩笑,可是,自己和晨晨却早已经发生了关系,这是怎么回事呢?突然,他心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过来。母亲之所以说冰灵还是处女,恐怕和凤凰火山中的变化有关,难道因为凤凰重生,连她的身体也重新变回了完美的处女之体么?一想到这里,念冰心中不禁一阵必热。

    念冰在冰神塔一直留了半个月,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冰灵已经成为了新的冰雪女神祭祀,她和融天自然就不用去凤族了,这也万全了念冰一个想法,他本来就没打算短时间内回凤族的。念冰离开冰神塔时,将蓝晨留了下来,除了因为需要蓝晨帮助自己的母亲处理冰神塔事务以外,他也有着几分自己的私心。当然,这些他肯定是不会让蓝晨知道的。这些天他本来想和蓝晨试试她还是不是处女,不过,一直没得到机会,因为冰雪女神祭祀的更替,冰神塔陷入了暂时的混乱之中,蓝晨每天都忙着和冰灵一直修改冰神塔的塔规,晚上休息时,看她疲倦的样子,念冰又怎么忍心再要求什么呢?

    寒风吹拂,冰月帝国特色的寒流已经席卷了整个北方,帝国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冰雪的痕迹。吃过早饭后,念冰和舄卤就离开了冰神塔。

    走在大道上,舄卤道:“念冰,我真是羡慕你啊!”

    念冰道:“大哥,你知道我为什么用长生刀帮你改变外表,又为什么如此顺利么?其实,我能感受的到,令堂的灵魂就在长生刀之中啊,其实,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