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14章 幽幽的痛苦

    舄卤来到人类世界也有了世时间,一看猫猫的样子,自然知道她心里难受,赶忙指着最后那粉色的身躯道:“那这个呢?这是猪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猪,它很厉害么?这家伙真是胖啊,不知道有多少斤。”他说的很自然,确实,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猪,而且还是一只粉红色的猪,官官的身体之宏伟,甚至比大老鼠甜甜还要大上几分,整个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圆球,早己没有了以前那可爱的样子,虽然是站在那里,全身肥内乱颤,但却流露出几分王者之气,一脸傲人之色。

    听到舄卤的话,没等猫猫开口,官官哼哼了两声,竞然瓮声瓮气的道:“胖怎么了?你难道没听说过球状也是身材吗?”

    舄卤吃惊的合不拢嘴,他也见过不少魔兽,但即使像念冰收服的那几只在神之大陆上也算是强大的麾兽,也没有一个能口吐人言的。

    看着舄卤吃惊的样子,猫猫心中悲意顿时收敛几分,微笑道:“官官很聪明的,它因背后有着一条像菊花样子的尾巴,所以得名为粉色菊花猪,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普通,但它却是宠物中的王者之一,实力比起巨龙来都不差什么,也是我们白人族中最强的宠物,如果当时我们白人族被袭的时候,官官能像现在似的进化到六阶,或许,我和爸爸妈妈就能顺利的逃出来,不用他们释放本命圣兽了。官官自身防御力很强,而且攻击力更为强悍,它的技能只有一个,但就是这唯一的技能,却使他的攻击力可以和龙族比拟,它的技能兽血沸腾随着它到了第六阶以后,攻击力已经达到了相当强的程度,虽然不能像念冰哥哥先前劈山那么厉害,但弄的地动山摇却还是能做到的。”

    菊花猪?这还真是个怪异的族类。舄卤打量着官官,官官一双比以前大了不少地猪眼也在蹬着他,硕大的鼻孔中向外喷着热气。

    猫猫嘻嘻一笑,道:“好拉,小宠们。去吧,开山去了。”在她一声令下,除了狐狸那那以外的其他四只宠物刚要动身,却被舄卤阻止了,“等一下,猫猫。”舄卤虽然不知道这五只宠物的全部实力有多强,但他却与暗魔鼠打过交道,甜甜他妈那强横的穿地能力,曾经给他留下了很深刻地印象,“猫猫。我看你这几只宠物还是不要参与开山的好,我想,念冰也肯定不知道你这世宠物已经有这么强了,如果它们去参与灭山行动,恐怕念冰那世属下的历练就会减少很多。你收回他们吧,不过。这只狐狸总是懒洋洋的样子,我觉得到是可以让它去练练。”

    原本躺在地上的那那一听舄卤这话,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眼中的猥亵变成了愤怒,支支的连叫几声,呲牙咧嘴的流露着不善的气息。

    猫猫道:“对啊!那那没什么攻击地能力,又懒的很,虽然最近进化的很快,不过,它的身体确实该去锻炼锻炼了。那那,那你就去吧。”

    一旁的奶牛淡淡幸灾乐祸的发出哞哞地叫声,兴奋的在地上打了个转,那那又支支的叫了两声,似乎在求饶似的。

    猫猫哼了一声,道:“淡淡,你有什么可高兴的,去,你和那那一起去好了。你的攻击力也不是很强,正好和那那一起去锻炼一下。”

    一边说着,她手上银光闪烁,收回了菊花猪官官、幻影魔蟑强强和暗魔鼠甜甜。

    奶牛这一下乐极生悲,顿时呆了一下,那那的动作极快,化为一道金红色的身影瞬间来到淡淡身下。用力的吮吸了几口金色的奶汁,在淡淡反应过来之前,带着猥亵而又淫荡地叫声,飞快的朝雪山跑去。

    舄卤哈哈一笑,道:“你这世宠物还真有灵性,猫猫你在这里等我,我也跟过去看一眼,省得你念冰哥哥那世属下因为不识而伤害到你的宠物。”黑色的身影弹起,猫猫吃惊的看到舄卤只是一闪身就已经追到了狐狸身旁,而淡淡则一边愤怒的咆哮着,一边跟着也朝山上而去。

    骑在奥斯卡背上,虽然这小龙王飞的速度极快,但念冰却感觉到非常稳定,就连因为极速飞行带来的急风,也被奥斯卡散发出的灰色气流阻挡,不会对他地身体有丝毫影响。一人一龙心意相通,不用念冰刻意指挥,奥斯卡也知道该飞向什么地方去。以他的速度,最多两天时间,就能横跨这千里之遥,到达念冰的目的地。从离开雪山,念冰就在奥斯卡背上开始了自己的修炼,即将面临大变,他不会放过任何修炼的机会。

    阴暗的房间中,邪月打开窗户,他没有开灯,双手支撑在窗台两边,抬头望着寂静地夜空,今天的夜色格外清澈,没有一丝乌云的痕迹,上弦月露出弯弯的半张脸,在周围那明暗不同的星光映衬下,格外秀美,那柔和的白光,给大地带来了几分生命的气息。

    “看来,明天应该是一个晴天了。”邪月喃喃的自言自话道。

    “邪主,您再想什幺?”柔媚的声音在邪月身后响起,一双白皙的没有丝毫血色的手臂楼住了邪月的肩膀。充满诱感的娇躯贴上了他的背。

    邪月拍了拍搂着自己的小手,道:“我还能想什么。千年努力,即将梦想成真,我又怎么能不想呢?”

    吸血鬼女王丝娜贴在邪月那没有丝毫温度的冰冷身躯后,低声道:“月,这次我们真的要那么做么?”

    邪月抓住丝娜的手猛的转过身来,“怎么,你舍不得了么?我只知道要让她成为祭礼,至于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她同样也是我的女儿,你以为我不心疼么?不过,千年的时间过去了,在一定的运气下,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这次的事我已经想了太久太久。女儿可以再生。但是,我的愿望却恐怕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丝娜沉默了一会儿,她低着头,没有看邪月闪烁着幽绿光芒的眼睛,良久,她才有些勉强的道:“月,我并不只是为了幽幽,同样,我也是为了我们,七龙王也不是傻子,他们一直在找我们,如果,如果他们到时候真地赶来,恐怕我们抵挡不住啊!月,你是我们黑暗世界千年以来最出色的天才。我们好不容易得到了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出不得半点差错。”

    邪月松开握住丝娜的手,道:“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是,不论这次将面对什么,也没有人能阻止我这么做了。丝娜。你的目光看地还不够远,恐怕,我们这回即将面对的已经不仅仅是七龙王那么简单了。看来,我们必须要将多年以来的布置完全拿出来才行,不求有功,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当我成为遗失大陆之主时,一切就都无法改变。多年的努力,我绝不能放过这次机会,哪怕付出的再多。我也一定要成功。”

    丝娜全身一震,道:“月,你是要……”

    邪月点了点头,道:“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必须要这么做,只要我们能够成功,就算成为仰光大陆的公敌又如何?我已经派人去准备了,现在没有谁能阻止我的决心。丝娜,你是我的妻子。我希

    望你能全力助我。”

    丝娜轻叹一声,道:“不论你如何决定,我都会全力帮助你的。自从我跟了你那一天起,我地一切就都已经是你的。”

    邪月眼中幽绿色的光芒变得柔和了一些,将丝娜搂入怀中,道:“好了,你不要难过。幽幽未必就会有事。”

    “报。”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

    丝娜从邪月怀中离开,静静的隐没于黑暗之中,邪月淡然道:“进来吧。”

    一个健壮的黑色身影推门而入,半膝跪倒在地,恭敬地道:“邪主大人。”

    邪月点了点头,道:“平潮,我让你做的事准备如何了?”

    平潮抬头看向邪月,道:“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您随时都可以开始。”

    邪月眼中光芒大放,“好,这次你做的很好,今后我一定会给你奖励的,你去吧,带着幽幽先到幽冥洞去,也该是开始布置的时候了。”

    平潮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而去,邪月眼中幽绿色的光芒变成了阴邪的红色,冷光接连闪烁,“丝娜,我们要开始了。”

    平潮出了邪月的房间,他的身体有世颤抖,抬起头,苍白而英俊地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挣扎的神色,突然,他好象决定了什么似的,加快脚步朝外面走去,吸血鬼伯爵级别的速皮使他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远远的,他已经看到那苗条的身影。

    幽幽蹲在地上,正拿着一根小村枝逗弄着圆盒中的两只蟋蟀,“快,冲啊,大将军,你好笨哦,小心小心,它咬你腿拉。”

    “幽幽。”平潮站在幽幽背后,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之色,但是,他地双拳却紧紧的攥着。

    幽幽抬起头,正好看到平潮眼中柔和的光芒,嘻嘻一笑,道:“平潮哥哥,你来的正好,你看,我的大将军好厉害哦。啊!你今天没叫错,不错,值得奖励。平潮哥哥,你想让我奖励你什么呢?”

    平潮叹息一声,走到幽幽身旁也蹲了下来,低声道:“那你就奖励我听我说件事吧。”

    幽幽一楞,道:“平潮哥哥,你平时话少的很,今天这是怎么了?你要说什么就说吧。”从她出生的时候,平潮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从小到大,她地一切都是在平潮的照顾下。对她来说,平潮如兄如父,比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亲切的多了。虽然他的话不多,但他对自己的关切,却是异常真切的。因此,如果让幽幽说谁是她最重要的人,那必然非平潮莫属。

    平潮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神,低声道:“幽幽,我带你走吧。我们走的远远的,走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好么?”

    幽幽眨着大眼睛看着平潮,噗嗤一笑,有些戏谑的道:“平潮哥哥,你不是想让我跟你私奔吧。难道你不怕我爸爸杀了你?”

    往常幽幽逗弄平潮时,他很容易脸红,但是,今天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么苍白,“幽幽,我没跟你开玩笑,跟我走吧。”

    幽幽秀眉微皱,道:“为什么?”

    平潮深吸口气,道:“幽幽,你叫了我这么多年哥哥,你相信我么?”

    幽幽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相信你拉,平潮哥哥,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好奇怪啊!以前可没见过你这个样子。”

    平潮轻叹一声,道:“如果你相信我,那你就跟我走吧,我不会害你的,不要多问了好么?有些事我不想让你知道。”

    幽幽站起身,嘟着小嘴道:“不嘛,你不说清楚,我怎么能跟你走呢?爸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私自跟你跑了,他还不杀了你啊!”

    平潮急道:“我要带你走,就是怕你爸爸啊!”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说漏了。

    幽幽脸色微变,抓住平湘的衣袖道:“平潮哥哥,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爸爸怎么了?他要做什么吗?”

    平潮暗叹一声,知道瞒是瞒不住的,幽幽的脾气他太明白了,自己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她怎么也不会跟自己走的,站到她身旁,道:“幽幽,邪主大人应该也跟你说过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召唤的事,你知道么?这个召唤,是需要以黑暗圣女为祭礼,在特殊的条件下才能打开封印。

    幽幽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平潮虽然说的模糊,但她立刻就明白过来,脸色微变道:“平潮哥哥,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那个黑暗圣女么?不,不可能,爸爸怎么人拿我当祭礼呢?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她用力摇平潮的手,但脸色却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

    平潮长叹一声,道:“幽幽,我是一个吸血鬼,从我的吸血鬼之体觉醒的那一天起,就一起跟随着你的母亲丝娜大人,在丝娜大人的帮助下,我才能够不断进货化,达到现在的级别。邪主大人是丝娜大人的丈夫,也是我们黑暗世界的主宰。我们都是属于黑暗的,在这黑暗世界中,我已经有些厌倦了。你应该明白,我们黑暗并不只是自由那么简单,为达目的不则手段,一向是我们的宗旨,邪主大人为了能够开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已经做了数百年的准备,在这个时候,谁能够阻止他的意愿。幽幽,我知道你听了会很伤心,但我却不是不得不告诉你,当初邪主大人在决定生下你这个女儿的时候,就是有目的的,你从小到大,都是在邪主大人的培养下长大,在他的刻意培养下,成为了我们黑暗世界中的圣女之体,邪主大人为的,就是即将到来的时刻,幽幽,我不忍心,不忍心看着你就这么……,跟我走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始终都会保护你的。幽幽,我只是希望能够永远陪伴在你身边,永远做你的平潮哥哥,我不希望你受到一点伤害啊!如果能用我的命换你的,我也甘心情愿。你今年十七岁了,十七年来,我几乎没有一天离开过你身边,十七年,眼看着你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虽然我也是黑暗中的一员。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你受伤害啊!相信我,我没有骗你,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和灵魂起誓。”

    幽幽完全呆住了,看着平潮真切的眼神。她心里明白,平潮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地,在她看来,平潮并不像黑暗世界中人,从小到大,平潮从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谎话,为什么?为什么爸爸要让我当祭品,就连他生下我都是有目的的么?虽然明知道这是事实,但她心中却怎么也无法接受。幽幽原本红润的俏脸变得越发苍白了,黑色的眼眸逐渐亮起两团幽绿色的光芒。一丝丝邪恶的气息在体外散发着,她的心好冷好冷。

    “幽幽,你怎么了?别吓我好么?”平潮担忧的看着幽幽,在他眼中,幽幽一直是个快乐的小姑娘,她此时的样子平潮也是第一次看到。

    幽幽摇了摇头。凄然一笑,道:“平潮哥哥,你以为我能走的了么?爸爸的风格难道你不清楚?他既然决定要做什么,就会考虑到一切有可能发生的事,我是他的女儿,我身上流淌着他地血液,不论我跑到哪里,他都能找到我的气息,我不能走,逃跑是没用的。”

    平潮急道:“那你就愿意当揭开封印的牺牲品么?幽幽,现在我们只能拼一下,跟我走吧,我们走的越远越好。”

    幽幽依旧在摇头,“谢谢你,平潮哥哥,你知道么?在幽幽心中,你始终是最重要的,今天你能对幽幽说出这些话,幽幽真的很开心。其实我知道,包括你在内,所有爸爸的手下身上,都被他下了诅咒,如果你带我逃跑,爸爸只需要咒语,就能令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你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我的命啊!幽幽又怎么能那么做呢?平潮哥哥,幽幽今天好看么?”

    平潮楞了一下,眼前的幽幽,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裙,虽然身材不是很高,但玲珑的娇躯却是那么动人,虽然她现在眼中完全是悲伤之色,却无法掩饰她那动人的姿容,继承了吸血鬼女王丝娜的容貌,她当然很美,美的如此动人,平潮突然发现,十七岁地幽幽已经再不是一个小女孩儿了,她长大了,她眼中闪烁着幽绿色光芒令吸血鬼伯爵级别的平潮心中一阵黯然,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你很美。”

    幽幽拉起平潮的大手,道:“谢谢你,平潮哥哥。你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既然爸爸已经决定要那样对我,我没有别的选择。平潮哥哥,我知道你喜欢幽幽,幽幽也喜欢你,虽然我平常一直都会欺负你,但是,在幽幽心中你却是最重要的,我不能跟你走,我愿意接受自己的命运。”

    平潮全身一震,紧紧握住幽幽地手,他的身体因为激动而有此颤抖,“不,幽幽,你一定要跟我走,就算是用强,我也要带你走啊!”

    幽幽任由平潮握住自己的手,凄然道:“没用的,我们不论做什么,都只是徒劳的而已,这又何必呢?平潮哥哥,不论发生什么,幽幽都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你是个好人,本不应该属于黑暗。等那开启封印的祭礼开始前,我一定让爸爸解除你的诅咒,让你离开这里。”

    平潮刚要再说什么,低沉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是的,不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平潮。你好大的胆子,看来,我的判断并没有错。”

    黑暗的气息,顷刻间弥漫在这个狭小的院落之中,天空中的星月之光在这一刻完全暗淡了,阴邪的气息笼罩住周围的一切,黑色的身影缓慢的走了过来,他就像凭空出现一向,那英俊邪异的面庞上没有丝毫表情,但那变成红色的邪眸中,却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邪主大人。”平潮心中大惊,赶忙松开幽幽的手,多年积攒的威压使他立刻习惯性的拜了下去,面对邪月,他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兴起。幽幽上前一步,挡在平潮身前,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言不发。即使邪月的心再狠,在女儿灼灼的目光注视下,他眼中的杀机也不禁随之消失了,轻叹一声,道:“幽幽,你都知道了。其实,这件事你早晚也会知道的。平潮照顾你多年,他今天把这些告诉你也在我意料之中。”

    幽幽平静的道:“爸爸,我只想让你亲口告诉我,当初你和妈妈生我,是不是就为了揭开那个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

    邪月楞了一下,但他却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不错,平潮刚才告诉你的一切都是真的,当初我决定生下你这个女儿,就是为了能够开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幽幽,或许对你来说,这一切太残忍了。但是,不论你怎么想,我都必须要这么做。为了这一天,我等的太久太久了。爸爸对不起你,虽然心谤腹非要牺牲你才能开启这个封印,但是,爸爸心中也并不好受,可是,我没地选择。”

    “够了。”幽幽打断邪月的话。“我明白了,爸爸。”她这爸爸两个字叫的格外清晰,在夜晚中却显得那么凄凉,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幽幽道:“既然我生下来就注定要有那一天,我又怎么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呢?我的生命本来就是你给的,还给你也没有什么。爸爸,你放心好了,我愿意帮你,不论你让我做什么。幽幽都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我是你的女儿,也是你的工具,一个工具,总要尽好自己的职责。”

    邪月全身一震,即使是黑暗中的主宰,他也并不是没有一丝感情的,看着幽幽那平静的目光,听着她叫出爸爸二字。邪月第一次有些犹豫了,他在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但是,这丝犹豫也只是维持了一瞬间而已,“幽幽,你是爸爸唯一的女儿,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幽幽脸上的笑容身躯牵动了一下,“这结还重要么?对于我来说,这并没有任何意义。爸爸,你不用多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让做的事,我也会去做。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么?一个并不算过分的条件。”

    邪月点了点头,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平潮,道:“你是让我免他一死么?”

    幽幽道:“不错,就是如此。爸爸,如果我猜的不错,以黑暗圣女为祭奠之礼,如果我与你合作,完全按照你所说的去做,就能让祭礼更顺利的完成吧。如果我反抗,或者我心中有反抗之意,你也许能够成功,但却不会那么顺利。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不能杀死平潮哥哥,而且要解除他身上的诅咒。在祭礼开始前地这段时间,我希望他能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而当祭礼开始的那一刻,请你放他离开,并且永远不要做对他不利的事,让他过些自己的生活吧。”

    邪月深深的看着幽幽,淡然道:“不愧是我的女儿,你是在威胁我么?”

    幽幽丝毫不让的与自己的父亲对视着,“算是吧。不过,我相信你会答应地。在更好的利益面前,我的爸爸一向知道该如何选择。”

    邪月点了点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不要忘记你许下的诺言。”

    “不,幽幽,你不能答应。”平潮猛的站了起来,挡在幽幽身前,凄然道:“邪主大人,您放过幽幽吧,她是您的亲生女儿啊!”

    邪月眼中冷光一闪,“我们父女谈话,哪有你插嘴的份,滚到一旁去,否则,我说不定会改变主意。”随手一挥,一股无形地黑暗气息笼罩住平潮的身体,将他摔在一旁。

    幽幽没有动,也没有去看被摔到旁边的平潮,“爸爸,我既然已经许诺了,就不会所属,不知,我们一同以自己的灵魂起誓如何?”

    邪月皱眉看着幽幽,道:“你不相信我么?”

    幽幽有些不屑的道:“我应该相信你么?你曾经教导过我,我们是黑暗中人,人类那所谓的信诺根本就是最无聊的事,与信诺相比,我更相信你的誓言,只有以自己的灵魂起誓,对我们黑暗中人才有约束的作用,这都是人教过的,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不成?”

    邪月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那我们就一同起誓吧。”在邪月背后不远的黑暗中,泪水,正从丝娜的脸上不断的流淌而下,但她却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因为她知道这并不是自己所能阻止的,眼前的一切,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但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发生了。

    ……

    轰,轰,轰轰轰轰轰……,闷响声不断从雪山的山顶处传来,已经足足两天了,血狮教冰月堂的一百名高手依旧保持着三轮不断的进行着他们的修炼过程,两天的时间,他们馨尽全力在进行这灭山行动,但是,雪山实在太大了,当他们看着念冰随手发出的死神镰刀轻松斩下山体的十分之一时,他们已经觉得这次行动似乎不像看上去姥困难。可是,真要轮到自己来做时,他们深深的明白了实力的差距。足足两天的时间过去,他们所能做到的却很少,那高达九百丈的雪山,在三拨人连续不断的努力下,也只是整体消失了一丈的高度而已。而且,山休越向下,体积就越大,照眼前的情形看来,就算是他们一起不断的这样工作着,十年也无法将面前的雪山毁灭。

    猫猫和舄卤远远的看着雪山顶上忙碌的众人,心中都有些敬佩,两天的时间过去了,虽然念冰没在,但这些人却没有丝毫懈怠,每天都在不断的努力着,这不吝惜斗气的使用,虽然因为没有吃,使他们的战斗力在不断下降,渴了、饿了,都只能用冰雪充饥。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