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18章 至邪之地

    冥巫萨芬漂浮在邪月身旁,灰色的气团比以前显得凝实了许多,"啊!着真是太舒服了,邪主大人,有这么好的地方,您怎么不早带我们来.要是以前我们能找到这个地方的话,只要能修炼十年,那些神人再想找我们麻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邪月淡然道:"这里的至阴先天之气每年只会维持三到五天,你以为天天都会有么?如果是那样,我早就来了,还用你说?这里,是整片仰光大陆上阴邪之气最盛的地方,而两天后,数百年一遇的至阴之日就要到来,那时,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我需要在那至阴之眼施展咒语,吸收天地间至阴之气以开启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到时候,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你和丝娜都要指挥我们的大军阻挡任何想要前来破坏的人."

    萨芬赶忙答应到:"是邪主大人,您放心吧,这次我们联手发动血月大典召唤而来的十万亡灵大军,在经过我的筛选和融合后,剩下的这一万亡灵大军,大都是实力强大者,其中以怨死者为主,他们的怨气极强,这里的阴邪之气只适合我们,对于那些家伙都有抑制作用."

    血月大典,是亡灵魔法中一个非常邪恶的咒语.属于十三阶的亡灵召唤术,邪月为了能够节省自己的魔力,与萨芬和丝娜联手发动了这个邪恶的大典,而他召唤来的,则是在一定范围内所有入土的死者,根据怨气和尸体条件的情况不同,划分成几个部分.其中以僵尸,吸血鬼,亡灵为主.每一种有分为不同的等级.在生前实力强大的人类,受到血月大典召唤之后,他的实力也就越强,比如带领僵尸的僵尸体王.吸血鬼中的吸血鬼王,亡灵中的亡灵术士,这些高级的亡灵们自身都有一定的智慧,但对于他们的召唤者,却只有绝对的服从.作为禁忌魔咒这种咒语会引起极寒之地大的民愤.一旦被发现,必然会受到大陆所有国家的围剿,所以当初在邪月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丝娜会有些犹豫.但是,为了能够完成这次开启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邪月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毅然决定还是用出这个大典,为了这个血月大典,他们在冰月城偏僻的山村屠杀了数个村落.然后在一个安葬武士和魔法师的著名墓地进行召唤,才有了现在这么多的亡灵大军.经过一段时间的整合,这些亡灵已经拥有了极强的战斗力,尤其是在空中的实力更是突出,由吸血鬼和亡灵组成的空中部队令邪月充满了信心,就算不能杀退七龙王那样的存在,至少也能起到阻止作用,一旦自己解开封印的过程结束,那时,一切就都会成为自己的主宰.

    寒冷,可以影响人类,但这里的至阴先天之气,却是所有黑暗势力最喜欢的,在这个地方,僵尸,吸血鬼都不必吸血就能存活下去,而且会活得更好,眼看着亡灵大军已经进入了冰川之中.邪月一挥手,在幽绿色雾气笼罩下,朝冰川内部飞去.

    幽幽和平潮默默跟随在邪月背后,幽幽身上裹着厚实的裘皮,只露出眼睛在外面,此时此刻,她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波动,那是死寂的感觉.平潮跟在她身旁,目光从没有离开过幽幽分毫,本来,邪月已经答应放平潮离去,过上自由的生活,但是,平潮自己却没有走.他舍不得幽幽,执意要求在这最后的关头一直陪伴幽幽,所以,他也来了.感受着周围的阴邪之气,他的心越来越沉,他明白,到了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无法避免.自从邪月冒天下之大不违展开血月大典之时,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位邪主的决心,女儿的生命根本无法与他的野心相比.

    就在邪月带着叔下们进入极寒之地时,远在十余里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念冰等人正用诛神弩上的瞄准镜当望远镜来使,观察着这一切.

    放下手中的瞄准镜,念冰皱眉道:"邪月这家伙想干什么?他哪儿来的这么多叔下,刚才从登山的情况来看,至少有上万人.如果黑暗世界中有这么一大批黑暗者,我们血狮教应该早得到消息才对呀!银堂主,你有什么看法."突然出现那么多的黑暗者,令念冰心中疑惑.

    银砀道:"教主说得对,如果真有这么庞大的一股邪恶力量,作为最强的地下势力,我们血狮教不可能不知道.不过,教主你仔细看了没有,那些黑暗者的动作似乎整齐地有些过分了,倒像列队的准备接受检阅的士兵.而且,这些家伙身上几乎没有生命气息的痕迹,所过之处,完全是一片死寂.这么看来,恐怕他们并不是真正的黑暗修炼者吧."

    死寂念冰当然感受到了,他身体里就有最纯净的死亡能量,确实,那些登上冰川的黑暗者们并没有一丝生命气息存在,本来念冰还以为他们是修炼的特殊功法,听银砀这么一说,他顿时感觉有些不对.想了想,道:"你是说,那些并不是修炼者,难道,难道是亡灵?"想到亡灵二字,念冰心头一震,是啊!邪月作为一个巫妖,本来就是最强大的亡灵法师,如果那些都是他用亡灵魔法召唤而来的亡灵,那这家伙也太可怕了.他果然早有准备,看来,上千年的预谋并不是白费的,上万亡灵集中在极寒之地,看来,自己还不能轻举妄动.要是血卫和冰月堂武士们有了什么损伤,那自己可就赔大了.想到这里.他眼中光芒一闪,已经有了决定,扭头想舄卤道:"大哥,我们去走一趟如何?"

    舄卤微微一笑,道:"好呀!我也想见识一下你所说的这个巫妖,而且,离得近了,我们也能够判断出那些家伙到底是不是亡灵了."

    银砀心中一急,道:教主,您可不能孤身范险呀!要去的话,我们大家和您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邪月那些手下都是亡灵,绝对不好对付,对付这些家伙.魔法师比武士更合适得多.而且,他们虽然人多,但还没有放在我眼里.或许我和舄卤大哥无法将他们杀伤,但只要我们想走,邪月那些人还拦不住.更何况,我们是要去谈判的,你们不要多问,跟我来到这里,你们只需要执行命令就行了.邪月这些邪恶的黑暗势力固然可怕,但是,我们要对付的家伙却比他们更为可怕.所有血狮教所属,原地假设诛神弩,火焰诛神箭上膛,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变化,记住,要隐藏好你们的身形,如果遇到巨龙飞过,不可攻击.明白么?"

    "是,教主."虽然银砀心中不原,但经过这两个月的同甘共苦,这些血狮教的下属们对念冰的认识和忠诚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包括他在内,没有谁愿意违背念冰下达的命令,随着机括声不断响起,诛神弩已经布置完毕.在山顶这片不算茂密的针叶林中,他们已经隐藏好身形.

    念冰看了一眼一旁目光闪烁的猫猫,揉了揉她的头,低声道:"猫猫乖,你留在这里,我和你舄卤大哥去去就回,你可要听话哦,那边很危险,如果哥哥发现你偷偷跟了去,念冰哥哥可要生气了."猫猫的脾气他再熟悉不过,她越是不吭声,想法有可能就越大胆.

    "哇,念冰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还拉好拉,我不去就是了,不过,你们可要快点回来哦."如果说两个月的集训,谁实力增强的最多,那无疑就是猫猫了.两个月以来,她的实力足足翻了一倍还要多,不仅是因为她逐渐吸收了父母留给她的精神力,更重要的是,念冰已经将自己从神之大陆收来的包括暗魔鼠在内的魔兽都送给了猫猫,让她签订契约收归己用,也圆了两只暗魔鼠母子团聚的心愿.一下子拥有了十余只强大的召唤兽,猫猫已经成为了一名顶级召唤魔法师,要知道,不论是她自己的召唤兽,还是念冰送给她的那些,每一个实力都非同小可.

    交代好猫猫后,念冰和舄卤腾身而起,在暴风雪的衬托下,朝冰川飞去,念冰发现,在这至寒的天气中,施展冰系魔法再轻松不过了,不但对魔法力消耗小得连他都难以相信,而且魔法强度也大幅度增加,暴风雪的速度和魔法力消耗都要远远小于风翔术.

    一边飞着,舄卤向念冰道:"怪物,我们这次不是与虎谋皮吧.那个叫邪月的家伙,恐怕不好对付,你准备好了吗?"

    念冰微微一笑,道:"大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跟我一起去吗?就是为了取信于邪月,我想,他不会拒绝两个高手加入到他的阵营."

    舄卤哈哈笑道:"是啊!你这个怪物,总是有办法的,我是杞人忧天了,一切你看着安排就是了,有你的感觉真舒服,不用我多费脑筋."

    十余里的距离,转瞬即至,距离冰川越近,那寒冷的感觉就越明显,即使念冰有着冰系魔法,那阵阵寒意还是逼得他不得不用出天眼领域防御,这才不会被寒气所侵袭.此时,冰川外已经重新变得平静了,冰川外面先前被亡灵大军留下的痕迹也在风雪中消失,在这冰冷的世界中,那股阴邪之气令舄卤很不适应,反倒是念冰因为体内有最纯净的死亡之球,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两人在冰川上停了下来,刚一停下身形,只见数十团幽绿色的光芒已经朝他们飞了过来,邪恶之气瞬间大盛,带着阵阵尖啸之声,一层层亡灵的精神波动飘然而至.死亡,愤怒,恐惧等各种负面情绪不断升起,几十个亡灵同时向念冰和舄卤发动了精神攻击.舄卤的意志力极为坚定,自然不是这些亡灵所能对付的,而念冰站在那里则分毫未动,眼看着几十团亡灵逐渐接近,他眉心处的天眼穴瞬间金光大放,强悍的威压瞬间涌出.在凄厉的惨叫声中,数十团亡灵瞬间化为乌有,周围,又重新恢复了冰冷的环境.舄卤不屑的哼了一声,用精神力攻击念冰这个怪物,除了找死以外,他实在想不出别的说法.

    念冰站在原地,郎声道:"邪主,故人来访,你就用亡灵来招待我么?"在精神力的作用下,他的声音远远传去,覆盖了整片冰川内的盆地.

    下方盆地中的亡灵大军迅速的涌动着,数不清的亡灵和吸血鬼飞起,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两条黑色的身影率先飞至,正是邪月和冥巫萨芬.

    看到念冰的出现,邪月也不禁心中一惊,"你没死?"当初,在寒谷时,念冰那不惜用生命诅咒全力阻击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念冰平静的看着邪月,微微一笑,道:"邪主,我这次来可不是与你为敌的,好大的阵仗啊!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如何?"

    所有的亡灵大军都在邪月的控制之下,先前念冰瞬间毁灭数十个亡灵的情况他自然看在眼中,那道金色的光芒令他产生一丝恐惧的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变了许多,但究竟是哪里变了,却是那么神秘,他也说不清楚.不等他回答,一旁的萨芬已经尖叫一声,"邪主大人,这家伙是和七龙王混在一起的,让我杀了他,以绝后患."灰色气流带着刺耳的尖叫瞬间向外散发,庞大的死亡气息顷刻间笼罩向念冰和舄卤。

    舄卤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知道,这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一切交给念冰就足够了。眼看着萨芬朝自己扑来,念冰不屑的哼了一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作为与邪月同修亡灵魔法的冥巫,萨芬的实力比起拥有实体的邪月就要差的多了,亡灵魔法只是黑暗魔法的分支,它的基础依旧是暗元素,七彩光芒从念冰抬起的右手中飘荡而出,其中那道黑光只是一闪,就消失了。周围庞大的灰色气流在这七彩光芒的笼罩下瞬间收束,念冰一挥手,那七色光带已经将灰色气流完全圈在其中,眉心处那淡淡的金光,对萨芬产生了强大的威压,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所有的灰色雾气就已经被七彩光芒所化的大手抓住,在阵阵尖叫之中,他拼命挣扎着,但却怎么也无法脱离念冰的控制。萨芬有些慌了,自己的精神烙印被念冰死死的压制住,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而抓住自己的七彩光芒,却不断削弱着自身的死亡气息,那种难受的感觉令他感觉到了恐惧。

    念冰看也不看萨芬一眼转向邪月道:“,现在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了吧。”对于黑暗势力来说,没有什么比武力压制更为有效的办法了。

    邪月眼中幽绿色的光芒连闪,“好一个先天领域,集削弱、攻击、防御、增幅为一体,你比上次相见时要强的多了。不过,如果你是为了七龙王和默奥达斯封印之瓶而来,那么,你的结果只有一个,你以为,单是一个先天领域就能够作为说服我的凭借么?那你也太小看我邪月了。”

    念冰轻笑一声,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次前来并不是与你为敌的,而是有些事情想和价钱商量。如果我说,我是来帮你的呢?”

    邪月一楞,他虽然在瞬间做出对念冰到来的各种猜测,但却怎么自私也想不到念冰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禁惊讶的道:“帮我?你和七龙王打的火热,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他们,你会帮我?你当我是三岁地孩子么?”他一边说着,大量的吸血鬼已经将念冰和舄卤围了起来。

    念冰不动声色的道:“不错,我确实是来帮你的。我和七龙王是朋友,可是,在面对大事大非的情况下,我却有自己的立场。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并不是来帮你的,我这次前来,可以说是为了仰光大陆,也可以说是为了失落多年的遗失大陆。难道,以邪主的身份也不敢和我们两个人谈谈么?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如果我们谈不妥地话,你大可以再命手下向我攻击也不迟。如果我们的谈判成功,你就会多两个帮手,这样的好事,大人又何乐而不为呢?”他的语气很平静,没有露出一丝破绽,脸上那高深莫测的微笑更是令邪月想不到他真正的意思。

    邪月能够形成今天的局面,他的能力是毋庸质疑的,但为了这次开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在这关键时刻,念冰的到来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所以才会紧张。听了念冰的话,他的心神渐渐放松了下来。是啊,对方只有两个人,自己有什么可怕的。

    当下,邪月点了点头,道:“好吧。你们跟我来。”周围的吸血鬼散开,念冰一甩手,将萨芬扔到一旁,带着舄卤腾身而起,跟随邪月一同朝冰谷内落去。随着逐渐降落,念冰真切的感觉到这里恶劣的环境,距离下面的极寒之地越近,迪种感觉就越强烈。强烈的寒流,在如同冰刀一般的小型龙卷作用下不断四处侵袭着,那些亡灵大军中除了没有实体地亡灵以外,每一个身上都挂上了一层冰霜。远远的,他已经看到在盆地中央,有一股淡淡的灰蓝色气流正在不断向上升腾着,而就在那个地方,大量的亡灵围绕着,一些亡灵正在忙碌的不知道干些什么。

    邪月带着念冰和舄卤落在地面上,吸血鬼女王丝娜和萨芬都赶了过来。在邪月背后警惕地看着念冰二人,周围的亡灵被邪月驱散,他淡然道:“有什么事,你现在可以说了。如果你是真的要与我合作,那么,请拿出你的诚意让我看看。否则,我要如何相信你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既然敢来这里,我当然是很诚意的,大人,不知你对开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有几分把握呢?”

    邪月傲然道:“至少有七分,七龙王虽然强大,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这里的布置,我虽然不敢说我的亡灵大军能够将他们毁灭,但是,至少也可以阻挡他们到我完成封印的开启。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布置的太久了,这一次,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一定要完成。”

    念冰点了点头,道:“你既然有揭开封印,召回遗失大陆的心愿,那么,我想你一定对当年的神遗大战有所了解了。神之大陆的情况,遗失大陆的情况,我想,你都知道一些。神之大陆与遗失大陆是死敌,难道你就没想过,你得到了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后,神之大陆会有什么反应?他们会任由你将遗失大陆弄回来。要知道,遗失大陆是连接仰光大陆和神之大陆的,遗失大陆是回归,对神之大陆的威胁是巨大地。”

    邪月皱眉道:“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不错,神之大陆与遗失大陆是死敌,但是,神之大陆也有一个规定不得随便离开他们的封印范围。”

    念冰微微一笑,道:“看来大人对神之大陆有着不少的研究啊!不错,你说的很对,神之大陆确实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封印却要看是什么情况下不能开启。当你所做的事已经威胁到神之大陆的存在,你认为,他们还会继续漠视下去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神之大陆已经打破自身的规定,一共有十二名神人已经来到了仰光大陆上,四处寻找你的踪迹。你隐藏的确实很好,他们始终找不到你。但是,你在这里准备开启封印,这至阴之地大陆惟有一处,难道他们不会找来么?十二个实力不次于龙王的高手,再加上七龙王,你这些布置恐怕不够看吧。”

    听了念冰的话,邪月心中大惊,如果真如他所说。十二个神人已经来到了仰光大陆,那么,自己确实连一分机会都没有。神级高手有什么样地实力,邪月大概还是知道的,正如念冰所说,当自己威胁到了神之大陆的存在时,神之大陆作出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事,一想到这些邪月的心不禁有些冰冷,但是。在他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承认这是事实的“你怎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只凭你这一面之词么?”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知道,你在怀疑我怎么会知道这些,其实,我也刚从神之大陆回来不久,或许你不相信我曾去过那里。但那次的事你也看到了,我能够死而复生是因为什么?正是因为龙神为了我对龙族的恩惠。带我到了神之大陆上求医,这才能够活着回来。在来这里之前,我曾经遇到过两名神人,也亲自体会到了他们的实力,其中一个强者。已经达到了十三阶地境界,合我们数人之力,才将其杀死,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神人么?因为,一旦神之大陆的封印束缚完全消失,那么,将会给仰光大陆带来巨大的灾难。而当初的神遗之战,虽然说不清谁对谁错,但是,遗失大陆只是为了自己的自由才勇敢的与神之大陆发动了战争,我宁可让遗失大陆归来。与神之大陆进行混乱的战争,也不希望仰光大陆,这片我生活着的世界受到一丝伤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选择与你合作的原因,你信也好,不信她好,再过两天,我想我的话就会得到验证。不过,到了那时候,恐怕你再想与我合作也已经晚了。现在摆在你面前地,只能是赌,赌我并没有骗你。”

    邪月陷入了深思之中,一旁的吸血鬼女王丝娜同样也进入了思考,只有冥巫萨芬叫嚣着,“念冰,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看,你一定是七龙王派来的奸细,想要打入我们内部,到时候与七龙王来个里应外合。大人,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否则,必定给我们带来啊!”

    念冰冷冷的看了萨芬一眼,他那一团灰雾此时已经比先前黯淡了许多,在天眼领域的削弱攻击下,不能至少三个时辰无法恢复到最佳状态。“萨芬,你少跟我面前叫嚣。别看你已经存活数千年之久,我坦白告诉你,这次从神之大陆来的神人中,有一个正是圣师,你觉得他会放过你?”

    萨芬全身一震,上次在圣师神念催动圣耀刀时,他才刚刚苏醒,实力还远未恢复,险些在圣耀刀那神圣的气息中化为乌有,对于圣师,他先天就有恐惧之心,此时听念冰说出这两个字,嚣张的气焰顿时收敛了很多。正在这时,念冰右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光芒亮了起来,邪月瞬间警惕,眼中幽绿色的光芒顿时变成了血红色,但是,那黑色地光芒并不是向他攻击的,而是幻化成了一道身影,身影与念冰完全一样,只是一切都是黑色的,渐渐的,这黑影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中年人的形象,此人面容刚毅,全身充满了无形地杀机,冷冷的看了萨芬一眼,“闭上你的臭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以念冰的实力,根本没必要和你多废话。你要是想死的话,我随时可以成全你。”

    冷硬的语气充满了强横的杀机,冥巫萨芬那团灰色的雾气瞬间停止了波动,至少比先前听到圣师二字时强十倍的恐惧瞬间弥漫全身,“大,大哥,是你么?真的是你么?你没死,你竟然没有死?”灰色地雾气凝结成一个虚幻的人形跪倒在那黑色的身影面前,灰光不断的颤抖着。

    邪月眼中充满了惊讶,他当然知道能够被冥巫萨芬称为大哥的,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初黑暗势力八大天王之首,曾经单挑战胜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的黑武皇。那冰冷的杀气,深邃地眼神,都令邪月心中充满了惊讶,黑武皇怎么会在这里,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没有实体。

    手中黑光一闪,噬魔刀已经跳入黑武皇手中,轻轻抚摩着刀身,他淡然道:“萨芬,你赶来吧。看在你曾经是我兄弟的份上,我不会对你如何,不过,你要管住你自己的嘴巴。现在,念冰可以说是我的主人,如果你敢再出言侮辱,别怪我不念当年的兄弟之情。”噬魔刀骤然挥出,一股强大的吸扯力笼罩在萨芬身上,萨芬惨叫一声,一股暗红色的光芒透体而出,在噬魔刀上散发的光芒中消失了。黑武皇横了邪月一眼,“好霸道的魔咒啊!看来我这兄弟并不是真心向你臣服的吧。邪月,在我眼中,你只不过是个后辈,我以黑武皇的名义告诉你,念冰所说的一切,没有半句虚言,怎么决定就看你自己的了。合作,是需要彼此拿出实力的。”他那一刀,已经将萨芬当初对邪月臣服时的魔咒驱除,此时,萨芬已经再不用受到邪月的控制了,而这一切,早已在念冰的计划之中。确实,在先前所说的一切内,念冰并没有一句是虚言。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