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22章 念冰坚实的后盾

    在黄色的气体中,除了跑掉的狐狸以外,九只召唤兽的身体瞬间都凝固了一下,紧接着上,最先出现变化的还是刚刚被震飞又赶回来的官官,刚刚由紫色变回粉红的可怜菊花猪,在那臭气的笼罩下又一次出现了异常,只不过,这一次的暴风雨却更加猛烈。官官本就已经巨大的身体瞬间暴涨几分,变得更加肥硕了,紧接着,在那臭气的作用下,官官的猪眼变成了更深的黑色,疯狂的咆哮一声,排着巨大的耳朵飞的起来,身体周围升起一圈黑色的气流,巨大的身体,凭空下,又是一次兽血沸腾。而且,这次变得更加恐怖。

    猫猫吃惊的道:“哇,不是吧,究级兽血沸腾?那那这个屁真强,居然将所有魔兽在领域范围内实力瞬间提升两个阶段。”

    所有魔兽都出现了同样的变化,除了碧目苍虬以外,它们的眼睛都变成了黑色,身体无一例外的膨胀了,在官官发动攻击的同时,它们都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技能,向那六名爆了窍穴的神人们冲去。此时,神人们恨死了那只有着猥亵眼神的狐狸,可是,他们已经没有精力去寻找狐狸了,此时,那那正在某个角落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那个屁虽然放的很爽,但是,对它自身的消耗却也是巨大的,此时,它身上金红色的毛发已经变得黯淡了许多,正眨着小眼睛猥亵的看着众魔兽们进入狂暴状态。他那狐屁领域的威力极大,只要一旦覆盖,覆盖范围会随着魔兽的移动而移动,在这个领域内,所有兽类都会进入超级狂化境界,也就是猫猫所说的提升两个阶段,虽然保持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骤然提升两个阶段的魔兽是非常可怕的,同时,在这个领域内的人类。会受到臭气的影响,实力下降两成左右,这狐屁领域也是狐狸那那最强地辅助技能之一。虽然领域持续时间有限,但那些神人们爆穴的时间同样有限。

    空中的念冰一边不断的释放着魔法辅助舄卤和奥斯卡,一边看着正面狐狸那那的动作,那那的超强辅助领域也吓了他一跳,此时,他才明白。在猫猫的众多召唤兽中,真正的王者竟然是只看上去猥亵地狐狸。那些召唤兽们的疯狂,就连六名爆穴后的神人都冲不出来。只能在胶着状态下自保,念冰明白。照这样下去,猫猫很可能亲手为父母和族人们报仇。就算是自己,想与拥有这么多宠物的猫猫单独挑战。想要胜利也要使用卑鄙地方法才有可能。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随着幽幽这第四句咒语完成的同时,她脚下那红色地六芒星已经爆发出异常强烈的红光,终于,她的第五句咒语开始吟唱了。场中的神人们虽然着急,但在眼前的情况下,却没有丝毫办法。念冰、舄卤、奥斯卡和猫猫的宠物们,缠住了九名神人,而圣师虽然像虎入羊群一般冲入了亡灵大军之中,但要想在短时间内冲过去。也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在幽幽身旁,还有一个实力尚在圣师之上的邪月。

    邪月此时也异常惊讶,他也没想到念冰等人会强大到如此程度,那些神奇而霸道的魔法箭,再加上他们自身的实力,邪月知道,现在正在交手地双方,任何一边都不是自己这些下属们能够对付的。现在他反而有些幸灾乐祸。有了念冰这个免费的劳动力,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我--乃--操--纵--人--间--绯--红--焰--火--之--使--者--,在--此--要--求--履--行--太--古--禁--断--之--契--约--”

    幽幽的吟唱声突然变得高昂起来,吟唱的语速也变得快了起来,而语调也不再那么变化莫测,每一个字都在高昂中激升着,她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已经变成掌心大小的红色光球在胸前漂浮着,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喷出的金光此时已经被渲染成了红黑的颜色,冲入天际地光芒正在变得越来越实。

    七支瓶子都在不断的震颤着,发出嗡嗡声响,一个个金色的符号不断在瓶子上流转,咒语已经进入了另一个阶段,而幽幽的俏脸上,圣洁的气息则已经变得更加浓郁了。

    就在这时,一场嘹亮的龙吟从远方响起,龙吟声悠远而洪亮,紧接着,接连六声龙吟相应而出,七声龙吟在空中交织成一首美妙的旋律,七色光芒伴随着龙吟声从远方响起,七个巨大地身影以肉眼难辩的速度朝冰谷而来。那充满威严的龙王气息,使冰谷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了。

    通体黑色中夹杂着淡淡金光的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带领着其他六位龙王终于到了,原本有利于念冰、邪月一方的形势再次变得扑朔迷离,邪月脸色微变,他知道,现在自己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和这些手下,七龙王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因为上次的事双方已经结下了死仇,自己能够抵挡足够的时间么?邪月脸上流露出一丝冷厉之色,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直守护在他身边的僵尸王、吸血鬼和亡灵术士们有序的动了起来。

    七龙王终于来了,念冰同样也是精神一振,与正面的情况一样,他现在的魔法力、精神力都削弱了不少,即使配合上舄卤和奥斯卡,也只能与面前三名十三阶的高手战成平手而已。七龙王的实力他自然也清楚,卡捷奥西斯肯定已经达到了十三阶的程度,而其他六位龙王也有十二阶,再加上龙族天生强悍的身体,彼此之间无私的配合,以及神秘莫测的龙语魔法,他们的综合实力绝不会比眼前的十名神人们差什么,如果龙王们执意要破坏这次揭开封印,那么,现在能够抵挡他们的也只有正面的邪月和他的亡灵大军了。

    龙的飞行速度自然是极为恐怖的,一会儿的工夫就来到了冰谷之中,七头巨龙带来的强烈威压顿时使神人们精神大振,发起了疯狂的反扑。甚至还招呼龙王们赶快解决正面的幽幽。

    念冰左手寒冰,右手烈炎,在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之神的咆哮作用下,两个十一阶的禁咒正在不断辅助舄卤发动着攻击,他们要做的是拖延,因此,到现在舄卤也没有再发动最强地攻击。

    看着七龙王的到来,念冰平静的道:“你们真的要那么做么?”

    卡捷奥西斯收养微皱地看着念冰,道:“那你呢?你真的已经选择了么?”

    念冰毫不犹豫的道:“不错,我已经选择了,而且,我深信自己地选择是正确的。你们也有自己的使命,如果要动手,那就动吧。现在,我们是为了各自”念而战斗。“

    七道光芒骤然收敛,空中的七龙王幻化出人形,卡捷奥西斯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一丝笑容,“好,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好就让我们为各自的理念而战吧。”说着,他挥了一下自己的右手,紧接着,七龙王连看都没看念冰、奥斯卡和舄卤战斗的三个神人,就带着自己的同胞们冲了下去。

    一个圣师或许不足以令亡灵大军崩溃,但再加上一个同样是光明系地光明龙王迪曼特蒂以及其他六位龙王,亡灵大军顿时变得像纸糊一样脆弱。七龙王刚一落入冰谷之内,就变回了自己的本体,紧接着,他们就开始了风卷残云般的扫荡。

    僵尸有毒,而且攻击和防御力都不错,但龙王们却直接无视了它们,对于这些僵尸的攻击,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随手间就让它们变成了碎片。至于僵尸身上的剧毒,以它们的能力,能够破掉龙王们的防御龙气和厚实的龙鳞么?显而易见的,答案是不定的。就在这汹涌澎湃的攻击大潮中,外侧的亡灵大军们顿时如同冰雪消融一般快速的减少着,七龙王的攻击目标就是中央的幽幽和邪月,至于空中的念冰等人以及地面那些魔兽。他们却连看也不看。

    一时间,邪月这边顿时吃紧,那些普通的亡灵大军。甚至连拖延一下七龙王地脚步都做不到。而就在这时,幽幽快速的吟唱中,第五句咒语终于结束了。刹那间,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喷射的光芒中,所有的黑色同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无比澎湃的红色火焰,是的,那是火焰,是没有温度的火焰,充满邪恶的火焰,幽幽的双手重新回到身前,幻化成一个奇异的手形,而那颗血红色的光球,则静静的悬浮在她双手上方,似乎这红色的光球就是所有红色火焰的源头一般,脚下冰洞内喷涌的阴邪之气,不断的被幽幽吸收着,每吸收一分,她身体周围的红色光芒就强盛一分,随着越来越强的红光,幽幽苍白的俏脸变得更加明显了一双纤细的小手可以清晰的看到其中流淌着血液的经脉,她那双黑色的眼眸中没有深邃,有的,只是无穷的空洞。

    芳口再启,她一字一顿的吟唱道:“以--血--与--魔--力--为--锁--鈅--,开--启--时--空--之--门--”吟唱的速度又一次变得慢了下来,每念出一个字,幽幽的身体都会颤抖一下,而那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也随之颤抖,她现在好像非常吃力似的,身体在那血红色的火焰中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幽幽的变化邪月看的见,七龙王自然也看的见,七位龙王再次同时发出嘹亮的龙吟,七龙王同时喷吐出精华般的龙息,顿时又清扫出一片空地。火龙王加拉曼迪斯和冰龙王萨萨里斯同时飞了起来,带着冰火的气息直扑空中的幽幽。

    从诛神箭第一次发射之时开始到七龙王终于逼近幽幽,前后一共也只是真实地一刻钟的时间,在这一刻钟内,发生了謻,而此时,才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

    邪月的身体漂浮而起,他的双眼完全变成了血红色,阴仄仄的亡灵术士们用人类无法听懂的声音不知道在吟唱着什么,大股大股的阴邪之气在周围弥漫着,黑色的气流围绕,顿时使龙王们眼前失去了幽幽的身影,大片的黑雾凭空而出,与龙气接触时发出噗噗声响。

    僵尸王与吸血鬼五也都扑了出去,迎上了腾空而起的两位龙王,它们展现出与普通僵尸、吸血鬼完全不同的战斗力,尤其是那绿色的飞僵尸王,高达丈余的身体竟然从下面硬撼两位龙王的攻击,而吸血鬼王们则不断散发着一股又一股血腥的气息,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周围缠绕着两位龙王。在几十个僵尸王、吸血鬼王和亡灵术士的联手下,加拉曼迪斯和萨萨里斯一时间竟然被逼迫下风,无法前进一步。

    邪月身前出现一个惨绿色的骷髅头,他口中念念有词,黑色的雾气在他身上释放出的一层层绿光中被渲染成了黑绿色,在这片黑绿色的光芒包裹下,吸血鬼和僵尸们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吸血鬼王甚至能够做到短距离瞬间移动,萨萨里斯和加拉曼迪斯因为身体庞大,顿时被击中数次,引得两人咆哮出声,大口大口的龙息不断喷吐着,将周围的敌人逼退。

    邪月所在的位置,就是幽幽身体的正前方,他冷冷的看着眼前发生着的一切,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他的目的和念冰一样,那就是拖延。!

    此时,地面的亡灵大军在其余五位龙王的清扫下已经没有了战斗里,当五位龙王刚要腾空而起时,一股灰色的气流突然如云朵般飘然出现,紧接着,五位龙王同时身体一震,刚要飞起的身体突然落了下来,他们都惊讶的发现,自己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迪曼特蒂皱眉道:“禁止诅咒,是那个冥巫。”她口中开始发出奇怪的音调,而其他四名龙王在卡捷奥西的率领下瞬间围绕在迪曼特蒂周围,龙族的龙语魔法终于出现了。

    确实,禁止诅咒正式萨芬所发,不够,他所能做到的,也只是令几位龙王暂时失去飞行的能力,五位龙王并没有急着攻击,但圣师此时却已经腾出手来,在斗气的作用下高飞而起,帮加拉曼迪斯和萨萨里斯分担部分压力,在他的神圣斗气作用下,顿时使吸血鬼王和僵尸王的攻击力下降了许多。

    就在这时,天空出现了变化,不知不觉中,幽幽的第六句咒语已经完成了,血红色的火焰顺着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形成的通道直射入空,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上的金色符号散发出强烈的金光,一个个符号漂浮而出,竟然离开了瓶体,融入半空中那红色的光柱之中。天空仿佛被那血红色的火焰渲染了一般,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就连先前八名神人全力一击下形成的无云层方位,也变成了血红的颜色,一扇看不出大小的巨形血红色大门出现在天空之中,这扇大门很简单,没有任何花纹装饰,周围是金色的纹路,门体则完全是红色的,那虽然看起来知识一个虚无的幻象。但压力却骤然而来,在红色的天空笼罩下,周围地一切都充满了阴霾之气。而七龙王和神人们的杀机也已经升起,他们都知道,绝不能再让幽幽的咒语继续下去了。否则,则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恐怕就真的会开启。

    邪月看者天空中的异象,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期待中的时刻即将来临,那无意中得到地上古咒语是完全正确地,自己的一翻苦心并没有白费,幽幽的身体虽然被黑绿色雾气笼罩着,但他的声音依旧清晰传来。在这一刻,邪月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个女儿,毕竟。十几年的感情依旧是存在的,就算他是黑暗中人,父女之间的血脉亲情却始终存在着。幽幽那句将生命还给他的话语萦绕在他脑海之中,邪月突然有一股冲动,想阻止这一切继续下去。但是,他毕竟是邪主,邪恶中的主宰,压下冲动,辅助的黑暗魔法变得更加强大了。

    守护迪曼特蒂的四位龙王同时喷出一口强悍的龙息,直奔邪月而去。他们都知道,只有解决了邪月,才能阻止幽幽的咒语,邪月阴阴一笑,身体微微一闪,已经退入身后的雾气之中,以卡捷奥西斯为首的吐息落空中,只是那黑绿色的雾气微微波动了一下而已。当他们的攻击过后,邪月再次出现,他地身体周围已经多了一颗颗血红色的珠子。

    卡捷奥西斯皱了皱眉。“黑暗魔器血色吞噬。”

    邪月看了卡捷奥西斯一眼,似乎在说,你也知道黑暗魔器的存在么?

    血红色的魔株飞快的旋转起来,一圈圈血红色的魔器飘然而出,融入那黑绿色的雾气之中,顿时,所有的僵尸王、吸血鬼王和亡灵术士都仿佛吃了春药一般爆发了。加拉曼迪斯、萨萨里斯和圣师瞬间受到了狂暴般的攻击,使他们在也无法承受,在一阵闷响声中飞快后退,避开亡灵们攻击的锋锐。

    这些亡灵大军真正地强者也不追击,就在雾气的守护下飘浮在邪月身前,用那毫无生气的冰冷眼神看着七龙王。

    “净——化——罪——恶——之——炎——听——我——呼——唤——”幽幽的第七句咒语在次时完成,一道金色的火焰从雾气中升腾而起,在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形成的光柱中射入空中那道血红色的大门之中,大门微微一颤,开启了一道缝隙,金色地光芒从门缝中透出,空气仿佛凝固了一下才恢复正常,一个三角形的金色符号出现在大门之上。

    迪曼特蒂的龙语魔法也终于完成了,一个金色的光环出现在她头顶,光环直径一丈,飘然而出,神圣的气息顿时驱赶着周围邪恶,直奔邪月而去。但是,就连龙王们自己也知道,拥有魔器血色吞噬的邪月并不是这个龙语破邪咒所能杀死的。所以,在金色光环出现的同时,七位龙王也同时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个动听的声音带着清冷之气在空中响起,那时吟唱的声音,这个声音是那么的流畅而动人,语速快的惊人,在迪曼特蒂的龙语破邪咒刚刚发出时开始吟唱,而破邪咒刚跨过半个空间距离邪月还有一定距离时,咒语却已经结实了。

    “九岚之浮云之地天地泣山骸闭蓝色之王啊!听从远古的盟约,到时光之彼岸!让四方之冰元素,聆听我的请求!见证我竭虔诚的泪水带者淡淡的哀愁、丝丝的思念、深深的恐惧毁灭。”

    空气中的冰雪,几乎在一瞬间完全凝结,那庞大的冰之气息在这一课飞腾,那仿佛是一个声音,有仿佛是无数声音的吟唱,似乎在瞬间收敛了空气中所有的冰元素。一朵巨大的蓝色冰莲花凭空出现在邪月身前,迪曼特蒂的龙语咒,在冰莲面前变得如此渺小,几乎只是一瞬间,就被这朵直径达十丈的冰蓝色莲花吞噬了。

    纯洁而美丽的冰莲,带着冰冷的气息,极寒的能量,仿佛要将周围的一切完全冻结一般。即使他并不是针对邪月的,距离冰莲最近的邪主大人还是感觉到一股近乎无法抵御的滔天寒衣,这是什么魔法?邪月有些呆滞了,在如此极寒之地施展这样地超级冰系魔法。其威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就连迪曼特蒂那高达十二阶的破邪咒,在它面前也如开玩笑一般。

    上百个身影在冰谷的另一端出现了,他们静静的停滞在冰谷上方,仿佛本身就是冰的雕象一般。那淡淡的光芒,散发出一股股冰冷之气,他们是属于这里的。属于这里地寒冷。

    为首一人。身穿洁白地祭祀袍,在她的胸口处,绣着一朵蓝色的冰莲花,与邪月身前那朵冰莲完全一样的冰莲花。

    平静而祥和的声音从他口中出现,“众位龙王,我并不想与你们为敌,但请你们不要阻止眼前的仪式,为了仰光大陆的人类。得罪了。”她地神情是那么恬淡,她虽然不与七龙王说话,但慈祥的目光却已经飘到了与神人们战斗的念冰身上。

    卡捷奥西斯皱眉道:“冰雪女神祭祀。”

    女子微笑摇了摇头,道:“我是,但我却不是你们认识中的冰雪女神祭祀。”

    来的,正是念冰的母亲,新一代的冰雪女神祭祀冰灵,以及冰神塔最杰出的魔法师们,她们的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但一百名冰系魔法师在这片极寒之地所能发动地魔法。却绝对是极为可怕的。在这里,她们能够得到的魔法加成,是仰光大陆其他地方所无法比拟的。联合一百名魔法师全力发动的蓝精灵之魂,也就是那朵冰莲花,已经达到了十四阶的水准。

    念冰自然看到了母亲的出现,他此时才知道,自己的母亲竟然是如此强大的魔法师,一百名冰系魔法师在环境的加成下施展地魔法固然可怕,但如果没有达到十三阶的冰灵为引,他们也不可能完成一个十四阶的超级魔法。要知道,十四阶意味的,是与神之大陆主神同级别的实力啊!

    “妈——”念冰的呼喊为龙王们化解了心中的疑惑。而就在这时,一蓝、一红两道身影凭空出现,红色地身影体现的是极速,而蓝色的身影则在凤鸣中发出一道薄如蝉翼的蓝色光华,只是一个交错闪烁。配合着舄卤、奥斯卡和念冰的攻击,那三个拼命抵抗的神人连爆穴的机会都没有,就变成了历史的尘埃。

    偷袭,是的,那是偷袭,两名偷袭着念冰都是如此的熟悉,她们分别拥有红色和蓝色的晶莹羽翼,那全力一击瞬间爆发之后,念冰看到的,是她们脸上的幽怨之色。

    “为什么要舍弃我们呢?难道我们就不能帮你么?”

    晨晨,凤女,你们也来了。“出现在念冰面前的,正是在凤凰火山得到了质的飞跃提到十三阶的蓝晨和凤女。

    凤女没好气的道:“不光我们来了,灵儿也来了,她就在妈那里。你等着,这次结束后,看我们怎么惩罚你,敢抛弃我们,哼哼。”

    念冰苦笑道:“我怎么会抛弃你们,我是怕你们有危险啊!”蓝晨与姐姐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好了,你不用解释,等这里的事结束后,妈会为我们做主的。”

    身形闪动,念冰带着蓝晨、凤女、舄卤,骑着奥斯卡背上来到了邪月面前,看者面前的七位龙王,念冰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各位大哥,不好意思,看来,你们是无法破坏封引开启的仪式了。”

    卡捷奥西斯也不禁苦笑,他看也没有看自己的儿子一眼,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奥斯卡似的,面前的念冰夫妻、舄卤,以及邪月和那大量的亡灵强者,再加上冰灵和那些冰雪法师,至少有六个十三阶的强者,别说他们无法破坏封引,就算是念冰他们想要对付自己等七龙王,恐怕己方也只有败退的结果。

    场面陷入了沉寂之中,七龙王们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直到幽幽的声音再次变化,才将他们丛思索中惊醒。

    “焚——尽——万——物——之——炎——听——我——召——来——”暗黑色的火焰腾空而起,在空中化为一道尖锐的长矛刺入空中那扇血红色的大门,大门再次开启了几分,金色的光芒更加强盛了,门上那金色的三角周围出现了一圈暗红色的纹路。

    卡捷奥西斯有些颓然的道:“看来,我们是无法阻止了。不过,你们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够违背神的旨意。”一边说着,他已经变成人形,看着念冰的目光微微动了一下,悄然使了个眼色。

    念冰一楞,心中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阴柔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一般,“看来,最后还要我们来解决啊!没想到,这片大陆也会有如此多的强者。”

    两道身影虚幻从远方出现,念冰的精神力刚一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时,他们还在冰谷数千丈之外,担当那阴柔声音中的最后一个字说完时,他们却已经来到自己面前。

    那是两个人,分别穿着红色和黑色的铠甲,铠甲是由晶莹的矿石所组成的,两人的相貌看上去都很普通,左边的男子身材中等,一头灰色的短发看起来很精神,可惜有个巨大的鼻子,破坏了五官的平衡,使他无法与英俊二字挂钩,唯一能够看出奇异的,就是他那双眼睛,一名健壮的男子,竟然有着一双桃花眼,眼中水波荡漾,用自以为诱惑的眼神看着念冰,使念冰心中一阵恶寒。而在他身边的另一名男子看上去就更普通了,没有任何特点,眼中闪烁着阴极的光芒两人身上的气息并不强大,他们的出现也没有带来任何压力,但是,七龙王说的话,却另念冰的心跳漏了一拍。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