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24章 邪主的觉醒

    那个小姑娘他们都认识,正是白人族的漏网之鱼。联想到周围环视的魔兽们,他们顿时明白了对付自己等人的是谁。

    猫猫眼中寒光大放,小结巴沉重的步伐骤然变得急促起来,竟然就那么直接加速朝六名神人冲了过来,它那对巨大的翅膀朝两旁张开,就像两柄巨大的砍刀一般,而背后的龙尾也竖立而起。

    神人们因为爆穴后的虚弱,此时眼中所能流露出的,只有绝望。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救的了他们,他们的命运,就像他们屠戮够的白人一样,只有那最后的终结。

    九道金光同时从小结巴尾部电射而出,只是一瞬间,九名神人就同时喷血抛飞。他们根本无法闪躲过那此闪电还要快上几分的能量冲击。他们一生中最后看到的场景,就是一个金色的身体在自己身体上方不断的扩大。

    幽幽漂浮在空中的身体突然微微的颤抖起来,她那双变回黑色的大眼晴中流露出深切的悲哀,淡淡的血气不断的升腾着,破碎声接连响

    起,在她身体周围下方的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同时破碎,七道黑色的气流几乎同时融入幽幽的身体,紧接着,幽幽双手凝结成一个手形,向空中印去,黑色气流在空中变成一个巨大的金色符号,带起一片残影,融入了那已经开启的血红色大门之后广袤的空间。谁也不知道那黑洞洞的空间是什么。但幽幽开启封印的咒语终于完成了。

    血红色的天空似乎在微微的颤抖着,紧接着,半空中敞开的血红色大门在波动中,黑色的深渊变成了金色,所有邪恶的气息在这一刻完全消失,金光普照,直射在幽幽身上。幽幽闭上了眼睛,按照邪月所说地那样。自己现在应该成为真正的祭品了。

    邪月呆呆的看着在金光笼罩中的女儿,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他清晰的看到,自己唯一的女儿眼中,滑落出晶莹的泪珠,泪珠是如此地纯洁,她哭了。

    邪月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一般,身心都处于完全的空洞之中。他的计划成功了,但是。他的心里,却远没有产生应该

    出现的兴奋和喜悦,有的,只是悲伤。

    七龙王在这一刻动了起采,他们围住了邪月,而奥斯卡也背着念冰来到幽幽所在的光柱之旁,邪月并没有像七龙王想象的那样发动反抗,而是呆呆地漂浮在那里,抬头看着空中的女儿。他的眼神中渐渐流露出一丝清明之色,双手依旧保持着先前搂抱丝娜时地动作。

    金色的光芒始终在持续着,天空中的血光也在不断波动。每一个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心中都有自己地想法。七龙王盯视着邪月,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位邪主身上竞然再没有邪恶的气息产生。他看着幽幽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和歉意。他没有动。口中念念有辞,却并不是在吟唱着什么,反而像是在祈祷。

    金光收敛,大地为之颤抖,轻微的地震在此时出现了,就像天空中不断波动的血光一般,在不断的悸动着。

    突然,空中那扇巨大的血红色之门渐新淡化了。而幽幽苍白地面庞上却多了几分血色,原本的邪恶气息被鲨鱼手打的神圣气息所替代,在她胸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团,而身体周围却被一层金色的光芒所笼罩着。没有人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但是所有人却都能肯定,封印已经开启,遗失大陆正在以他们未知的过程回到这个些界中来。

    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产生的光柱消失了,天空中那血红色的大门也消失了,阳光普照大地,给万物带来阵阵生机,下面那个冰洞中寒气也停止了散发,虽然周围的温度依然很低,但所有人却都感觉到了几分暖意。

    “没死,幽幽没死。”邪月的身体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着,他看着空中的女儿在向下坠落时被圣师抱在怀中,他的眼睛有些朦胧了,这位邪恶中的主宰眼中竞然滚下了两滴晶莹的泪水。

    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皱眉道:“邪月,仪式已经完成,难道,你就这样成为了遗失大陆的新主人?”他的话语中不无讥讽之意。同样作为黑暗能量的掌控者,他当然知道,那个诅咒中的承诺想要实现,就必须要经历一个仪式,但是,那个想象中的仪式却并没有出现,而幽幽虽然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但她的生命显然还存在着。

    邪月苦笑道:“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咒话结束后,遗失大陆即将归来,在我原本想来,当诅咒被解开之时,封印破除,一定会出现几分异常的现象,使我有能够成为遗失大陆主人的契机。但现在看来,我错了。我的女儿没有死,我也没能成为遗失大陆的主人,那个传说中的依附,恐怕很可能是假的,或许,当初遗失大陆之主的誓言本就是一句空话。不过,我现在却没有一点失落,我很庆幸,至少我的女儿没有死。我知道,你们跟我有很大的仇恨,你们想杀就杀吧。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想请求你们,放过我的女儿,她从没有做过任何邪恶的事情,所有的错都在我,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回我女儿的生命。”

    七龙王都楞了一下,这还是那邪恶的主宰么?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竞然会选择自我牺牲?每个人都用难以相信的眼神看着邪月,但是,他们从邪月眼中,看到的是一分担荡。

    卡捷奥西斯看了看邪月的眼睛,又看了看他双手始终保持的姿势,明白了些什么,点了点头,道:“不论如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以前的事,你做了什么,我不想知道。恭喜你。你已经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带着你的女儿走吧。”

    “老大……”

    “不,不能放他走……”其他几位龙王都惊讶的大声喊着。邪月上次险些令他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还令奥斯卡险些死亡,他们怎么也不愿意放过他。

    迪曼特蒂拉着丈夫的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真的能够肯定么?”

    卡捷奥西斯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他就像当初地我,瞬间明悟之后,就已经失去了以前的一切。他已经得到了新生。只不过,他却远没有我幸运,他直到自己妻子死亡的那一刻,才醒悟过来。当初,既然鲨鱼手打龙神大人能够宽恕我过往的罪过,给我一个新生的机会。那么,我为什么不能也给他一个这样的机会呢?虽然,他或许害死过很多人,但是。当他变成一个好人时,他能带给人类些界的将是美好的一面,与其将他杀死。到不如让他用自己的余生来弥补以前所犯下地罪恶。邪月,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邪月看着卡捷奥西斯。感受着他身上散发的庞大龙气。眼中充满了强烈的悲哀,“是的,你说的对,我醒悟的太晚了,我多年追求着自己的梦想,却忽略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在丝娜死地那一刻,我的野心突然破碎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种种在我心中都如同过眼云烟一般消失,其实,你们杀了我,我反而会感到高兴,那样,我就能去见丝娜了。”

    卡捷奥西斯轻叹一声,道:“不,我们不会杀你地,如果你真的觉得以前错了,那么,你就需要忏悔,用你自己的行动来忏悔。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地意思。你失去了妻子,但是,你还有女儿,我想,你不会让自己地女儿再走上你过去的老路。带着你的女儿走吧,做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

    邪月摇了摇头,道:“谢谢你,黑暗龙王。谢谢你允许我有新生的机会。但是,我不会带幽幽走。我不配做她的父亲。我竟然要牺牲自己的女儿来完成自己的梦想,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配成为她地父亲了。拜托你们,当她醒来的时候,你们就告诉她,她的父亲已经追随她母亲去了。如果要恨,就让她恨我吧。不论在什么地方,我都会为了幽幽而祈祷。”深深的看了一眼圣师怀中的幽幽,邪月突然反手一掌劈在自己的右肩上,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右臂撕了下来。并没有鲜血喷涌。黑色的雾气阻止了鲜血流淌。

    他的动作吓了七龙王一跳,但是,邪月却并没有发动什么,左手拿着自己的右譬递到卡捷奥西斯面前,虽然他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但是,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

    卡捷奥西斯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

    邪月平静的扫了他们一眼,道:“如果我还是以前那个邪月,恐怕你们今天谁也无法活着离开这里。但是,我已经不再是邪主了。我将自己的右臂交给你,但你要小心,不要让里面的东西释放出来,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处理好那些东西的。我去了,麻烦你们照顾我的女儿,不论她今后如何选择,都由着她吧。她的爱人就在那边,被我用魔法封印住了。谢谢七位能够宽恕我的罪行。”深深的鞠了一躬,邪月在黑色雾气的包裹下飘然而去,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卡捷奥西斯楞了一下,看着周围的其他几位龙王,此时,恢复了一些的凤女和蓝晨已经飘飞而来,凤女道:“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吧。不过,这里的冰谷必须要重新修复,否则的话,一旦冰眼中再次爆发出寒流,会对大陆有影响。”

    龙灵早在卡捷奥西斯与邪月交谈的时候就已经飞了过来,正在奥斯卡身旁关切的看着念冰和冰灵。听到凤女的话,赶忙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刚才那两位真神虽然震伤了我和众位魔法师,但我们的实力还在,在这里的环境下,也只有我们这些冰系魔法师才能更好的生存,我想,一定时间内,我们能够让冰谷重新恢复原样。”一百名冰系魔法师,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确实有着那样的实力,尽管这需要耗费一段不短的时间。

    两天后,冰月帝国,冰月城。

    当念冰的神志逐渐恢复之时,他感受到的,是周围的温暖,大脑中杂乱的思绪随着越来越清醒的神志逐渐理顺,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宽阔的大房间中。房间内很暖,自己躺在一张宽阔的大床上,房间内的布置非常稚致,床边的桌案上还摆设着一个香炉,散发着谈淡的幽香。

    我怎么会到了这里?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么?他并没有看到当时最后的场景,但是却能隐约记得都发生了什么,在疑感之中,他迅速检查自己的身体,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又一次变了,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自己的大脑。

    当时,在面对两名主神伤害了自己母亲的情况下,念冰的大脑被热血充满,那时候,他想的就是要保护母亲,为母亲报仇。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任由两名主神继续攻击下去,别说揭开封印的仪式无法完成,恐怕在场所有人类,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离开那个地方。所以,念冰对丧神谷龙说自己要赌,赌自己的生命。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念冰赌的是什么?他赌的,正是自己那个双穴合一的天眼穴。在那里,不但有着天眼穴,同时还有着一个皇极穴,两个都已经达到了终极的窍穴在一瞬间被念冰的料神力冲破,他选择的是爆穴。是的,爆发自己最强的双穴。那时候,念冰已经顾不上后果了,他知道,以天眼穴和皇极穴的终极境界,只要在爆发的时候自己能够得到任何一个窍穴爆发后产生的能量,都会对两名主神产生威胁,因此,他选择了赌,他坚信自己不会死,只要胸口处还有那纯净的生命能量,除非自己的身体被粉碎,否则是绝对不会死亡的。因此,他选择了爆穴。

    在爆穴的刹那,念冰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痛楚,也没有发生其他神人爆穴时鲜血飞溅的情形,在他以全部精神力冲开天眼穴之后,惊讶的发现,自己被限制的精神力回来了,而且,在精神力中,还多了一股奇特的能量,更令念冰惊喜的是,皇极穴在爆发的瞬间竟然与天眼穴分开,这就使他在第一次发动攻击迎上谷龙的时候能够爆发强大的实力。

    不光是天眼穴中有皇极穴的能量,皇极穴中也有天眼穴的能量,当皇极穴的能量并发瞬间,念冰清晰的发现,那股皇极穴产生的金光竟然能够在瞬间分析谷龙攻击能量中的强弱之处,舍强而攻弱,将谷龙震退。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发动了实体精神力攻击。那是一种痛快淋漓,也异常危险的攻击。谷龙十四阶的力量极难对付,念冰知道,自己最有优势的只是精神力,否则,就算是同样拥有终极皇极穴,自己也不可能战胜谷龙,所以,在谷龙吃惊的瞬间,同样的金光出现了,因为一切进行的太快,谷龙还来不及思索就又用自己的皇极穴迎了上去,但是,精神力与斗气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他的皇极穴攻击被精神力轻松穿透。然后,谷龙就死了,本来,就算念冰有实质精神力攻击,他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因为他自身的心理变化,居然被念冰秒杀。

    不过,念冰同样也不好受,精神力的实质攻击虽然效果很好,但如果敌人的精神力超过自己,那么,被爆头的也只能是自己。谷龙的精神力比不上念冰,但是,他毕竟是存在了上万年的主神,念冰将他一击必杀。自己的精神力也受到了剧烈的震荡。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根本由不得念冰停顿下来。所以,他立刻出现在衰神夏雨面前,又一次发动了实质精神力攻击。鞋雨虽然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他的判断力显然要高于谷龙,当他看到念冰眉心处的金眼时,就已经明白不对,当机立断,自行爆发了左臂中的皇极穴,利用爆发的瞬间逃离现场。

    其实,夏雨有些过于小心了,在当时的情况下,念冰的精神力本身已经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就算夏雨不是对手,他如果直接选择逃跑。念冰也未必就有追击能力,不过,为了保存自己的生命,夏雨用了最稳妥的办法,以至于自己的身体受到了重创,不过,在击退他之后,念冰的精神力也因为受到夏雨联合皇极穴和自身精神力发动的攻击而受到了剧烈的震荡,再加上之前身体所受到的创伤,直接晕了过去。

    回想起昏迷时发生的事,念冰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以一人之力杀一主神吓退一主神,这种情况,恐怕连当初神遗大战时都没有发生过吧。现在,念冰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眉心处的天眼,皇极双穴有已经融为一体,但是,与以前不同的是,只要他的意念一动,精神力的实质攻击依然存在着,而且,还可以按照他的意念,发动不同的攻击,既可以是实质精神力,也可以是属于皇极穴的实质的能量。这一变化,无形中使念冰的实力大幅度的提升,现在就算是再次遇到主神,他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身体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皮肤下隐隐流转着淡淡的金色光芒,体内的魔法力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霸道了,跟随着自己的意念与外界直接形成沟通,最令念冰兴奋的是,这次双穴爆发并没有产生窍穴爆发应有的后果,似乎自己那两个窍穴就从来没有爆发过似的,而且,西经穴还在它们的爆发影响下能力提升了一些,想终极境界发展着。看来,这一次,自己是因祸得福了。

    短暂的喜悦之后,念冰恩快冷静下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封印最后开启后的结局,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身形一动,从床上坐了起来。

    全身都轻飘飘的,大脑中微微有些眩晕的感觉,站起身,在房间中简单的活动活动自己的身体,顿时舒畅了许多,这一次不知道躺了多长时间,血气难免有些不顺畅。

    正在这时,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念冰天眼穴中的能量微微一动,精神力成为他的眼睛,正好看到凤女和蓝晨一同向自己的房间走来,赶忙回身上床,重新躺入被窝之中。

    门开,凤女和蓝晨各自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两人的脸色都有点沉重,走到床前,将托盘放下,凤女小心的撩起被子,轻叹道:“你这个冤家呀,一昏迷就是十几天,还不快醒来么?”

    蓝晨微笑道:“姐姐,不要着急,卡捷奥西斯前辈不是说念冰的身体一切正常,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么?他一定回清醒过来的。”

    凤女道:“你呀,就会说我,难道我还看不出你心中的担忧么?念冰和那个幽幽姑娘都够能谁的,回到冰月城十几天了,他们两个竟然谁都没有醒过来。哎,现在遗失大陆或许已经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了,也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现在念冰没有清醒过来,我们怎么能赶过去呢?”

    蓝晨轻叹一声,道:“再等等吧。妈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灵儿那边估计也已经将冰谷修复,如果到时候念冰还不好起来,我们也只能先到遗失大陆那边去看看,幸好念冰事先有所准备,让冰月,奥兰两国派遣重兵守卫天荡山脉,我们还能安心一些。”

    凤女小心的帮念冰脱掉衣服,从托盘中的小盆内拿起一块温热的毛巾,擦着念冰坚实的胸膛,“妹妹,你喂他吃东西吧。”

    蓝晨答应一声,从自己拿来的托盘中拿起一只碗,脸庞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红晕,先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凑到念冰嘴边,吻住他的嘴唇,小心的渡了过去。一股先天之气伴随着食物的香气传入念冰口中,在先天之气的作用下,食物被送入念冰腹内。

    嗯,好吃,真是味道不错,这应该是人参鸡汤的味道,真是大补呀!不过,晨晨那冰凉温软的唇瓣味道更还一些,大战之后,品尝着自己心爱的妻子用嘴传来的美食,令念冰心中一阵温暖,下意识的回吻起蓝晨的唇瓣,说什么也舍不得离开。

    蓝晨感受到念冰的回吻,娇躯先是一僵,顿时搂住念冰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丈夫的舒醒令她心中充满了喜悦。

    “念冰,你醒啦?”凤女也感觉到了念冰身体的变化。念冰这才醒悟过来,放开蓝晨,任由她从自己身上离开,看着眼前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蓝晨俏脸微红,看着念冰低声问道:“你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念冰坐起身,一手一个,将姐妹俩搂入怀中,道:“没有呀。刚吃了你这个灵药,哪里会有不舒服的感觉。”靠在念冰温暖的怀抱中,凤女和蓝晨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温存中,她们都没有吭声,半响后,凤女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从念冰怀中挣脱出来,没好气的道:“说吧,让我们怎么惩罚你?”

    念冰楞了一下,赔笑道:“凤女,你还没有忘记呀!你看,我刚刚醒过来,身体还虚弱,这个惩罚是不是就免了。”

    “不能免,你居然舍弃我们一个人跑了,还想不受惩罚么?”蓝晨也从念冰怀中挣扎出来,一脸愠色的看着念冰。

    念冰苦笑道:“其实不是我故意的,主要是,是这个时间,有点来不及。”

    凤女哼了一声,道:“少跟我们面前打马虎眼,你心里的想法我会不知道么?念冰,我知道你是怕我们有危险,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出了什么事,那我们怎么办?”

    看真眼圈微红的凤女,念冰心中一阵歉然,“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回的了。”

    蓝晨看着念冰一脸尴尬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道:“你还想有下回呀,看来,我们的惩罚要重一些才行。”

    “哇!不是吧?”

    凤女笑吟吟的道:“这样好了,我们的惩罚也不能太严重,毕竟,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嘛。”她故意强调了虚弱二字,“既然你的身体这么虚弱,那么,在一定的时间内,就不许和我们亲热,以免牵动伤势,这个惩罚可是很轻的了。”

    念冰傻傻的文道:“这个一定的时间是对久?其实,其实我的身体索然虚弱,亲热还没问题,难道你们不知道?亲热是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有助于伤势的么?”

    凤女轻哼一声,道:“你想得美,既然虚弱就好好养着,至于这个一定的时间嘛,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表现的好的话,说不定一年我就给你解禁。”

    “什么?”念冰失声惊呼,“表现好还要一年,那你不如杀了我。看着珍馐在前却不能吃,这感觉我可受不了。”

    凤女和蓝晨俏脸同时一红,蓝晨道:“好拉,看你表现再说吧。”

    念冰见蓝晨有些松口,知道她们更多的是和自己开玩笑而已,拉起二女的小手,微笑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去了那里,我并没有告诉过你们要去什么地方呀?”

    凤女微笑道:“你这辈子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啦,你不告诉我们,难道我们不会问么?那天你们离开后,我和灵儿就觉得有些不对,你们离开后不揪,我就和灵儿也上路前往冰神塔,在那里和父亲,母亲一谈,我们就猜到了你要做什么,时间还有,虽然我们不知道你去了什么地方,但一想,你肯定是要去参加开启封印的仪式,至于那个地点,你知道,七位龙王前辈自然知道,我们找得到他们,自然就能找得到你了。”

    念冰恍然大悟,这才明白是七龙王出卖了自己。心念微微一动,道:“那这么说,你们是和七龙王一起去的冰谷么?可是,他们的目的却与我们截然相反,难道他们没有阻止你们吗?”

    蓝晨噗哧一笑,道:“傻瓜,如果七位龙王前辈真的要阻止,你以为最后那个封印真能顺利的开启么?”

    念冰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些什么,正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件事,让我来和你结实吧,你就清楚了。”门开,火龙王加拉曼迪斯一脸笑意的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恢复了清醒的念冰,他的兴奋并不比凤女很蓝晨少。

    凤女赶忙让开自己的位置,请加拉曼迪斯坐了下来,加拉曼迪斯看着念冰,慢悠悠的道:“其实,在那个仪式开启前一个月,那些神人就找到了我们,从表面看,我们毕竟是属于神之大陆的,何况那时还来了两位主神,在他们的要求下,我们无法拒绝一同来阻止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封印开启。不过……”说到这里,加拉曼迪斯脸上流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