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25章 遗失女王的苏醒

    “不过什么?”念冰疑惑的问道。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不过,在他们来之前,我们已经与龙神大人沟通过了。我们把你的想法告诉了龙神大人,经过龙神大人慎重的考虑后,我们决定帮你一把。毕竟,我们是兄弟,而不是敌人。更何况,你所说的一切,也正是龙神大人所担心的。因此,事情就顺利的多了。”

    念冰心中一阵温暖,龙神和龙王们对自己的爱护就像长辈一般,在当时的战场上,龙王们确实是一支足以改变整个局面的势力。

    加拉曼迪斯哈哈一笑,道:“别用这种感激的眼神看着我,我不会喜欢上你的,我的性取向很正常。”

    念冰脸色一僵,“你去死。”说完这三个字,两人不禁在对视中哈哈大笑起来。

    加拉曼迪斯道:“那世神人是什么德行你多少也知道一点,他们不但自私,而且傲的很。尤其是来到仰光大陆后又没有遇到过什么抵抗,一个个都像小母牛长翅膀,牛逼上天了。他们一致向主神要求,要打前站,还说凭借他们的力量已经完全可以解决问题。我们虽然不知道你手里究竟掌握着什么样的力量,却明白你和舄卤的实力,再加上凤女他们以及和你关系很好的冰月帝国,未必就会吃亏,自然不会阻止他们冒傻气,就由得他们去了。果然,那天他们气势汹汹的冲过去,我们就在远处看着,就看你小子大展神威,杀的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设计那个什么诛神弩我看过了,威力真是不小,正面对抗的话,就算是我们也未必能有什么好结果。后来,那两个主神见他们拿不下局面,有点挂不住了。就让我们出击,我们事先早就和凤女她们商量好了,我们一出现,就是她们同时出现的时候。在僵持的局面下,神人被凤女和晨晨她们击杀几个,而我们又在僵持中没有战胜你们的实力,还拖延一下时间,使那两个主神不得不出来。其实,当时我们已经难备出手了,如果不是你小子突然变异,恐怕我们就要正式叛变神之大陆才行。”

    念冰自然明白加拉曼迪斯话语中的意思,如果当时的局面没有改善,七龙王就会联合自己的人向两位主神发动攻击。他们固然是怕神人们今后对仰光大陆地破坏,但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呢?这样的兄弟何处去找?

    加拉曼迪斯笑道:“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变态了,比我们想的还要变态许多,居然连主神都能秒杀。不过,我们都没看出你用地什么方法。”

    念冰微笑道:“自然就是天眼穴中的精神力,大哥,精神力实体攻击你应该听说过吧。”

    加拉曼迪斯惊讶的道:“你是说。当时你发动的那道金光是精神力?怪不得。怪不得连丧神的皇极穴都抵挡不住你的攻击,那毕竟是两个领域的能力啊!”

    念冰点了点头,道:“精神力攻击有很大的突然性,不过,如果那主神有准备的话,我也未必就能那么顺利的将他杀死。可笑地是,那个什么衰神居然被我的精神力实体攻击吓的连皇极穴都舍得爆掉,而且只是设置一道屏障而不是向我攻击。否则的话,我恐怕就有难了。十四阶地主神确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好这回只来了两个,而且他们又是那么珍惜自己的生命。大哥,后来我晕了,都发生了什么?默奥达斯封印开启了么?”

    加拉曼迪斯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点了点头,道:“封印成功地开启了,从那天开始,别的地方我们不知道,反正冰月帝国一直处于轻微的地震状态,如果我猜的不错,恐怕遗失大陆已经回归。我们一直在等待你清醒过来,就要立刻赶过去看看了。还有,那天那个发动咒语的小姑娘在咒语结束后就昏迷过去,而那个邪月却今我们大吃一惊,他的妻子为了救女儿死了,看到妻子死亡后,他竟然变了一个人,本来开始时我还不信他的转变会突然这么大,以为他有什么阴谋。但后来他把自己的手臂斩下来给了卡捷,我才明白,原来他真的悔悟了。”

    念冰惊讶地道:“邪月会悔悟?那遗失大陆之主的位置落在了谁身上?”

    加拉曼迪斯耸了耸肩头道:“我们都不知道,现在,我们谁也没弄清楚当时的情况具体是什么样,因为,只有那个叫幽幽的小姑娘才完全感受到封印破解时的变化。或许,也只能等她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后,我们才能得到答案。至少从表面上看,似乎谁也没有得到遗失大陆那传说中的主人之位。哦,对了,你知道邪月给卡捷的手臂中有什么吗?那家伙真是阴毒啊!幸好当时他的心性发生了转变,否则最后发生什么,还很难预料。”

    念冰心中一动,他本已感觉到邪月应该还有什么东西隐藏着,但却始终摸不清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听加拉曼迪斯这么一说,赶忙问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加拉曼迪斯沉声道:“那东西很可怕,恐怕你都没有听说过。连我都是第一次见到,要不是卡捷奥西斯原本就是属于黑暗世界的,恐怕我们也摸不准那东西的来历呢。邪月那家伙,把自己的手臂给毁了,在自己手臂中种植了一种特殊的种子,这东西每天都吸食他的精血为生,名叫魔种,经过上千年的培育,魔种逐渐生长出一种怪异的植物,这种植物本身没有任何攻击性。但是,它在生长过程中,却会产生出一种极为特殊的毒液,除了不会伤害培育它的主人以外,被其他任何生物碰到,都是必死,你可以理解成为腐蚀毒液,但这种毒液的强度却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挡住的。任何。”

    念冰心中一动,道:“魔法和斗气也不行么?”

    加拉曼迪斯凝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魔法和斗气也不行,那东西可以腐蚀包括能量在内的任何东西,一旦邪月将自己的手臂爆发。释放出那种毒液。在一定范围之内,毒液所过之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就连我们的龙鳞也不行。而且,这毒液最歹毒就在于,一旦碰到身上,你连壮士断腕的机会都没有,只需要一瞬间,你的身体就会完全消失。而毒液也会同时消失。这种集至阴至邪地毒液,完全是毁灭性的。”

    念冰倒吸一口凉气,他明白,以邪月的实力,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一旦将毒液爆发。恐怕在场地,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能活下来。以千年的时间,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培养出这种邪恶的东西。恐怕也只有这位邪恶世界的主宰做的出来。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所以,这东西连储藏都没办法,只有在邪月的手臂中才能没事。现在。卡捷正在考虑怎么处理邪月这只毒手呢,哎,这东西简直就是一个烫手山芋,不论放在哪里,都很难令人放心。除非用它去毁灭。”

    念冰眼中冷光一闪,道:“邪月的这个东西本就是用来对付神人的,那么,我们就成全他这个心愿好了。遗失大陆归来。成为沟通神之大陆和仰光大陆的桥梁,那个主神逃回去了,恐怕他们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我看,我们还是要早些到遗失大陆去,看看那边地情况究竟怎么样。其实,我一直都有些担心遗失大陆的情况,如果那边按照万年前神遗大战时的样子发展,万年之后的今天,他们地恐怖恐怕不在神之大陆之下,现在只是希望遗失大陆人能够比那些神人理智一些。虽然遗失大陆回来了,但我们的计划也可以说是失败了。”他指的失败,是指自己没有能够成为遗失大陆的主宰,现在,遗失大陆相当于已经失去了控制。

    一旁地凤女突然道:“这也未必。我看,遗失大陆地那个传说不见得就是假的。或许,真正的遗失大陆主宰已经出现了。”

    念冰看向凤女,凤女也正在看着他,已经从昏迷中变得清明的大脑高速运转,念冰顿时明白凤女指的是谁,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个发动咒语的女孩儿,最有可能成为遗失大陆新的主宰,不过,她是邪月地女儿,邪月已经醒悟了,可是,她……”

    凤女轻叹一声,道:“这一点你到不需要过于担心,我们带她回来的时候,还有一个她的同伴,名字叫平潮,是一名吸血鬼伯爵。这个平潮虽然是吸血鬼,但他身上的邪恶之气并不强,我们与他谈过了,也了解了邪月和他女儿之间发生的事。这个邪月以前可真够歹毒的,他得到的那个咒语,需要一个至阴圣女来完成,为了完成咒语,他竟然刻意和吸血鬼女王生下了幽幽这个女儿,而就在不久前,他逼迫着自己的女儿当作祭礼来完成咒语。据平潮说,幽幽平时虽然孩子气了一些,但并没有继承她父亲的邪恶。所以,等幽幽醒过来以后,我想,我们应该和她好好谈谈,也听听他对遗失大陆的感觉。”

    念冰叹息一声,道:“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她虽然有父母,但却还不如没有的好。”听到幽幽的遭遇,他不禁想起了童年时的自己,对幽幽顿时多了几分好感。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幽幽,那一回,幽幽和猫猫发生冲突时他恰好赶到,虽然只是打了一个照面,但以他的记忆力,还是记得幽幽的样子。

    加拉曼迪斯道:“我们再等三天,如果这个幽幽姑娘还不能清醒过来,我们就只有带着她一起到遗失大陆边缘去看看了。不知道我们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但神之大陆与遗失大陆之战,是不可避免的。”

    念冰点了点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向一旁的凤女问道:“那天舄卤大哥被震的晕了过去,他现在怎么样了?”

    凤女微笑道:“你放心吧,舄卤大哥的铠甲防御力非常强,他没事的,在回到冰月城之前他就已经清醒过来,现在伤势早已经恢复了。现在唯一不担心遗失大陆出现问题的,恐怕就只有他了,这几天他可是兴奋的不得了,如果不是因为你还处于昏迷之中,我看,他恐怕早已经跑到遗失大陆去了。”

    念冰松了口气,道:“晨晨,麻烦你跑一趟皇宫,替我问一下燕风天荡山脉那边的情况,我现在就去看看那个幽幽姑娘。”一边说着,他从空间之戒中取出燕风给他的信物递给蓝晨。

    蓝晨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念冰站起身,再次活动了活动自己的身体,在凤女和加拉曼迪斯的带领下,朝幽幽居住的房间走去。

    他们所住的这个地方是一家大旅馆,刚回到冰月城时,因为七龙王的身份特殊,而念冰那些下属们又是血狮教的人,所以,冰灵做主,在这里包下整座旅店暂时住了下来。十几天过去了,轻微的地震已经消失。冰灵因为担心儿子的安危,并没有返回冰神塔。这一次她带人出来,好笑的是,竟然把自己的丈夫,念冰的父亲融天留在冰神塔中,与一些低辈弟子守护那里。要知道,融天可是一名火系魔法师啊!

    幽幽居住在一个阴面的房间之中,这是平潮特意要求的,他们这些黑暗中人,对阳光十分敏感,如果阳光接触的过多,对身体会有不小的损害。

    当念冰三人敲门之时,出来开门的竟然是猫猫,猫猫一看到念冰醒过来了,顿时快乐的像一只小鸟一般,唧唧喳喳的问个不停,弄的念冰一阵尴尬,而一旁的凤女却没有帮他的打算,笑吟吟的看着已经发育成大姑娘,却依旧是孩子脾气的猫猫和念冰撒娇。

    加拉曼迪斯揉了揉猫猫的头,道“小丫头,你现在可是得意了,居然一下杀了六名神人,其中还有十三阶的高于。事实证明,你已经接替了你爸爸大陆第一召唤魔法师的位置。”

    听加拉曼迪斯提起自己的父亲,猫猫脸士的笑容顿时收敛了许多,低下头,道“终于为爸爸、妈妈报仇了,那些杀害他们的家伙。都己经被我的小宠们杀死了。我想,爸爸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念冰搂住猫猫的肩膀,劝慰道:“猫猫乖,不要伤心了,希拉德叔叔也希望你能一直高兴的。开心点吧。”

    猫猫轻轻的点了点头,突然道:“哦,对了,念冰哥哥。爸爸已经不在了,我们白人族现在只剩下我一个,按照我们和龙族的契约,我也可以从七位龙王中选择一个成为我的召唤兽伙伴。我已经选好了哦。”niumowang手打

    念冰惊讶的着着她,猫猫已经够强的了,她那些召唤兽加起来的实力极为恐怖,尤其是在互利那那的辅助魔法作用下,如果再加上一位龙王,恐怕直接灸能上升到到十四阶级别的强者之林,“那猫猫选择的是谁呢?”

    猫猫嘻嘻一笑,道:“卡捷奥西斯叔叔我是不能选的,他是未来的龙神。而迪曼特蒂阿姨我也不能选阿,她又不能离开卡捷奥西斯叔叔。卡迪里斯叔叔我也不选了,他已经帮了我们白人很多忙.该是休息休息的时候了。萨萨里斯阿姨又太冰冷,猫猫有点怕她。至于大胖子嘛,他一看就很能吃,猫猫怕他把我吃穷。加拉曼迪斯叔叔又有了老婆,所以也不能选他。我选的,自然就是剩余的那个了。”niumowang手打

    念冰失笑道:“我说猫猫啊!你管龙王们叔叔、叔叔的叫着,可我现在却称呼他们为大哥,我们这个辈分是不是有点乱啊!哇。你说什么,难道你选的是那个喜欢挑拨是非的空间龙王卡傲迪里斯不成?”他吃惊的看着猫猫,要知道。七龙王忠最弱的就要算是卡傲迪里斯了,这空间龙王只有逃跑的技能是七龙王中最强的一个。一想到卡傲迪里斯的淫荡程度似乎并不比狐狸那那差,念冰就想起了那些专门勾引小女孩儿的龌龊男子了niumowang手打。

    加拉曼迪斯似笑非笑地看着念冰,道:“兄弟,你可不要以为你这个宝贝小妹妹吃亏了。其实,真正吃亏的是卡傲那家伙,你可没看到,这几天卡傲迪里斯那个懒惰的家伙被猫猫折磨的欲生欲死啊!”

    念冰吃惊的看着加拉曼迪斯,到是猫猫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其实,其实人家也没做什么。卡傲叔叔对我挺好的啊!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而且,本来我们应该签的是平等契约,可是,一不小心。他当时似乎是太兴奋了。念错了咒语,就变成了主从契约,成了和我小宠们差不多一样的宠物。”

    念冰瞪大了眼睛,“不是吧,卡傲连这种错误也会犯?”

    其实,卡傲迪里斯当时是太兴奋了,一听猫猫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居然选择了是他,兴奋的有点儿过头,在吟唱咒语的时候也没太注意,一下子就把平等契约念成了主从契约,成了猫猫真正的宠物,而不是伙伴。

    这几天,卡傲郁闷死了,要知道,雇主从契约的作用T.他己经失去了自由,只要猫猫愿意,就可时让他做任何事,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加拉曼迪斯笑道:“卡傲那家伙也是活该,谁让他自己兴奋过头呢?他一脑子龌龊,这一次,也该让他受点罪了。有了主从契约地约

    束,就算他变成了邪恶世界十的一员,也不可能伤害自己的主人,这一次,你可以放心了。走吧,我们进去次.你可以放心了。走吧,我们进去看看幽幽。”

    众人来到里间,正坐在床边的平潮赶忙站了起来,身材高大的他此时显得有些拘谨,看向念冰的眼神也有些怪异。其实,这也不能怪她,

    当他得知念冰凭借一己之力毁灭了两个主神后,念冰出观时,自然会给他的心理带来一股无形的压力。

    念冰走到平潮身旁,目光看向床上的幽幽。幽幽平躺在那里!,她地表情很平静,闭合的双眼,长长的睫毛,面庞红润,胸口赴微微的起伏着,显示她的生命依旧存在。她此时的样子显得很恬静,念冰的精神力通过天眼穴刚一扫瞄幽幽的身体,立刻感觉到一股怪异的能量从幽幽体内散发而出,自己的精神力量竟然无法探入其中。这一发现,不禁令他吃了一惊。

    ‘她怎么样?还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么?”念冰向平潮问道。

    平潮叹息一声,道:“从那天咒语完成后,她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偶尔会发出一些梦呓的声音,但却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你们的人已经试过几次了,想用能量唤醒她,不过,幽幽体内似乎有一股无形的能量,使你们的人无法将自身能量输入她的身体。”

    念冰点了点头,道:“看来,她必须要自己清醒过来才行了。”

    平潮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没有说出来,看向念冰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犹豫。念冰徽微一笑,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大家都来到这里,

    我并没有把你们当成敌人,连邪月都可以悔悟,更何况是你们呢?你身上的邪恶气息不重,应该没做过太多伤天害理的事,niumowang手打我看的出,你很关心幽幽。”

    平潮点了点头,道:“幽幽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论辈分,她本来应该叫我一声叔叔。或者直接叫我的名宇,毕竟,我是邪主大人的仆人。但是,从幽幽拥有说话能力以来,她就一直只肯叫我哥哥,我现在真的很怀念她当初叫我时的样子。这一次,幽幽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她在开启制印的过程之前,我能感觉到她心中的绝望,她是对自己的父母完全失望了。现在,丝娜大人已经死了,邪主大人也走了。我怕,我怕她醒过来会承受不了。念冰,你叫念冰是吧。我希望,如果幽幽醒过来,你们就让我们离开吧,你们放心,我们绝不会做什么邪恶的事。可以吗?”

    念冰看着平潮那有些迫切的眼神。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并没有限制你们自由的权利。不过,有一点我必须事先说明,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在幽幽地咒语下开启,遗失大陆应该己经回到了这个世界上。我希望幽幽醒过来以后,你能劝说她将当时的情况告诉我们。遗失大陆对于我们仰光大陆来说,现在不知道是祸是福。我们必须要先有所准备才行。然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我们都不会阻止。”

    平潮想了想道:“这十我没法答应你,如果凼幽不愿意说,我又怎么能够勉强她呢?我只能说,会尽量劝犬她吧。我们是不同的,你们属于正义,而我们是邪恶,”

    念冰打断了平潮地话语,“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在一定条件下,正义和邪恶是以相互转化的,我从没有看不起你们什么,我也希望你自己能够看重自己。邪月走了,而你们也并没有再继续他邪恶事业的打算,在这十前提下,我恕,我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平潮惊讶的看着念冰,念冰也微笑地看着他,他从念冰的微笑中看到了真诚,不搀杂任何杂质的真诚。叹息一声,平潮道“或许,幽幽说的是对的。我本来就不应该属于黑暗世界吧。谢谢你,朋友。你让我的心平静了许多。”一边说着,他一边句念冰伸出了自己的手。但当他看到自己手上那漆黑的指甲时,下意识的向回一缩,但就在这时,念冰有力的大手却已经握住了他那没有任何温度的手“相信我,我们会成为朋友的。让我们一起等待幽幽清醒过来吧。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对于你们来说,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你和幽幽都会得到重生,不是么?”

    平潮笑了,来到这里后,他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笑容,“谢谢你,只要幽幽能够清醒过来,那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是啊!我们已经重生了,不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我们自己。”

    念冰看着平湘的笑容,知道他一定已经解开了心中的某个心结,当平潮看向幽幽的时候,他看到,一种与自己类似地目光。,这种目光。,是在自己看着妻子时才会出现的。

    上前一步,念冰在幽幽床边坐了下来,猫猫凑到他身边,低声道:“念冰哥哥,你可要想办法把她救过来啊!让她赶忙清醒吧。”

    念冰看向猫猫,微笑道“我记得当初你们之间还打过一架,你不恨她么?”

    猫猫摇了摇头,道:“我只恨那些杀害我们族人的凶手。幽幽好可怜啊!她和猫猫一样,都没有了爸爸、妈妈。我怎么会恨她呢?我只是希望她能早点醒过来。”

    猫猫的善良打动了在场每一十人的心,念冰拉起幽幽的手,握住她的腕脉。他并没有输入先天之气或者是自己的魔法元素,缓缓闭上眼睛,胸口渐渐亮起一团柔和的绿色光芒。

    包括平潮在由,房间中的每一个人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异常舒服的感觉,如同温暖的春风吹拂着自己的身体,那种暖洋洋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一会儿的工夫,他们的身体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感觉最深的是平潮,因为很多天没有吸血了。他现在其实非常虚弱,但在这股充满生命的气息中,他身体的不适竟然瞬间消失,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周围的一切变得那么美好。

    柔和的绿色光芒笼罩住念冰的身体,念冰并没有直接向幽幽体内灌输。而是控制着那股绿色的气流绕住幽幽的身体,小心翼翼的从她的皮肤处渗入体内。不论是修炼什么属性能量的人,只要是生物,生命气息对于他们来说就都是非常重要的。只有亡灵才会惧怕这些至纯的生命能量。

    就在房间中众人感受着那充满生命的气息时,幽幽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她被念冰拦住的手突然一把抓住念冰的手腕,手指上长长的指甲剌入念冰皮肤之中,幸好念冰的皮肤极为坚韧,只是凹陷,却并没有破损。

    “啊!平潮哥哥,妈妈,妈妈你不要死”岳惊呼中,幽幽突然坐了起来,眼眸中充满了恐惧,额头在顷刻间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平潮赶忙上前,强忍着心中的兴奋,从念冰手中接过幽幽的手,柔声道:“幽幽,平湘哥哥在这个,我在这里啊!你怎么样?好点么?”

    幽幽的胸快速速的起伏着,她那无神的双眼渐渐恢复了几分钟神采,看看身旁的平潮,再看看床前的念冰等人。她的神志正在快速的恢复之中。

    加拉曼迪斯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念冰阻止了,念冰低声道:“她刚醒过来,让她休息一会而吧,我们先回去。”幽幽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何况,念冰希望平潮能够先劝劝她把当时发生的事说出来,现在并不是着急的时候。

    加拉曼迪斯点了点头,两人和凤女、猫猫刚要退出去,niumowang手打却听到了幽幽冰冷的声音,“你们别走,我有话说。”

    念冰回头向幽幽,只见她的眼神已经锁定下来,双手紧紧握住平潮的大手,看着念冰等人道:“我的父亲呢?被你们杀了?”

    念冰反问道:“如果我告诉你邪月已经被我们杀了,你会怎么做?”

    幽幽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说出了令人不可思议的答案。”我会很高兴,他本来就不应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