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31章 时间之神的预感

    哦,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这段时间修炼,我的西经穴似乎有开启的迹象,等我有了利用先天之气的能力,应该也能达到十二阶了呢。“说完,快速的在念冰脸上亲了一下,转身跑了出去,跑到门口时,特意将房门帮念冰带好。

    拿起一颗水果,送入口中,甘甜的汁液刺激着念冰的味觉,感受着脸上的温润,念冰突然想到,自己的选择真的很正确,如果当初自己还是拒绝了龙灵的感情,恐怕,这温柔的女孩儿一生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快乐吧。

    神之大陆。

    希界恭敬的站在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中,看着前方扭曲的空气,连呼吸都不敢过于大声。他己经在这里站了三天了。自从得到了从遗失大陆归来的神人们传来的消息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此时,空气中的各种魔法元素正在疯狂的躁动着,又到了魔法风暴的时间,不过,这些魔法风暴并不能对希界产生任何影响,魔法元素的侵袭到达他身体周围一丈方圆时,就会被一股无形的能量趋散。对于普通的神人来说,魔法风暴或许是灾难,但对于站在神人最顶端的太来说,魔法风暴连瘙痒都算不上。

    在这里等待了三天,希界却没有丝毫焦躁的感觉,在漫长的岁月中,时间对于他来说,早已经不再重要,别说是三天,就算在这里站上三年,他也一样可以一动不动的等下去。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思考了,但这一次,他却不得不仔细的思索,因为他不想让自己遗漏掉任何东西。放过任何机会。那天夏雨回来之后,他派遣到遗失大陆上的神人足有数百之多,几乎踏遍了遗失大陆超过三分之二的领地,得到的消息却都是一样。只有一队神人发现了遗失大陆住民的存在。但那些住民弱小得令他感觉到可笑。神遗大战的时候他就己经是神之大陆上最强的主神之一,那时,遗失大陆彪悍的战斗作风曾经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地印象,所以,当他听说在自己派遣了那么多高手的情况下,默奥达斯的封印依旧被揭开时,他心中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惶恐。但是,现在得到的消息,却令他这一丝惶恐彻底消失了。遗失大陆的威胁已经不存在。那剩余的几万住民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笑话,就算只有他一个人,也能够将那些人彻底毁灭。但是,现在他那颗沉寂了多年的心却重新活络起来。神之大陆确实是个很适合修炼的地方,但是,上万年的时间过去了,枯燥使他早已经无法忍受,他已经不仅仅是要占领遗失大陆,那片荒芜的土地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是。从夏雨口中得到的那些关于仰光大陆的消息却连他这样的神人最强者也难免动心。是啊!自己拥有了仅仅次于真神的实力,为什么还要在这个地方继续过孤寂的生活呢?为什么不能让生活更加多姿多彩呢?带领手下的神人,占领那片繁荣的大陆并不是件困难的事吧,只要得到了三位真神的准许,那么,整个世界就都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自己是神,是伟大的天神。那些弱小的人类。只能够成为神人的奴隶,数以千万计的奴隶能够带给自己什么呢?在仰光大陆上,又有什么能令自己兴奋的东西呢?在来到这片峡谷之前,希界的心就早已经变得火热起来,一直因为苦修而沉寂的心似乎要燃烧一般,他需要释放。

    虽然希界己经有些迫不及持的想结束在神之大陆上的封印,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作为神人中的最强者,他很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样的事,绝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葬送自己美好的未来。万余年积攒的耐心早已经使他不会因为冲动而做错事,所以,他来到了这里。

    “你在这里等了很久么?”一个有些怪异的声音响起,从这个声音中,很难听出男女之分,声音虽然很柔和,但听在希界而中,却要比周围的魔法风暴可怕的多。他赶忙上前一步,单膝跪倒在地,道:“不,我来的并不久,等待,是神赐予我的荣耀。”

    怪异的声音漠然道:“你来的目的我们已经知道了。在这片大陆上,没有什么可以逃过我们的掌握。秩序让我告诉你,想做什么,你就放手去做吧,我们不会阻止你。但是,有一件事你必须要明白。如果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毁灭掉,那么,所有的地方就都将变成像神之大陆一样的地狱,到了那时,即使你们是神人,随着环境的不断改变,也只能走向灭亡。对于度的掌握,以你的年纪和能力,应该很明白。”

    希界楞了一下,他有些摸不淮这个声音主人的意思,试探着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做呢?既然不能毁灭,那我们……”

    怪异的声音道:“送你两个字,秩序,你只要让你所想去的地方按照你需要的秩序而发展,那么,你就能成为那里的主宰。杀戮,并不能解决一切。在我们以前的那个世界上,有许多发人深省的伟大文学,其中有一个词汇叫以德服人,只有掌握了人类的心,并将你的秩序灌输给他们,你才能真正成为他们的神,至于该怎么做,就要靠你自己去琢磨了。你们神人的事,从现在开始与我们无关。我们不会再去管你们什么。虽然,神人可以说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就连这个最适合你们人类修炼的地方,一切环境也是因我们而起,但是,我们现在对你们己经没有兴趣了。但是,这里是我们的家乡,即使过去了数万年的岁月,即使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要离开这个地方,我们也不希望这里被彻底毁灭。”

    希界有些惊讶的道:“几位真神大人要离开么?就是时间之神大人您以前所说的去探询未知的世界么?”

    时间之神淡然道:“你不是早就在等待着这一天了么?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你就能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

    希界一听此言,立刻惶恐地道:“不,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没有几位真神大人,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是舍不得真神大人们的离开啊!”

    时间之神的语气中依旧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你不需要在我面前隐瞒你的野心,那没有任何意义,我们也不会在意这些。”

    “可是。可是几位真神大人要是离开。那,那卡奥真神大人那边……”希界有些担忧的道。

    “这才是你真正的担心吧。不错,就算你再强大一些,也不可能与卡奥对抗,即使是我们三人,也经过了这么多年,才能够完全与她们抗衡。这些你不用考虑了,当我们离去之时,也是我们与卡奥有所了断之日。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如果不能解决她们的问题。又怎么可能离开呢?你放心的去吧,卡奥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是我们最后了断之期。五万年的争斗,也该是有个结果的时候了。”

    希界心中大喜,但脸上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恭敬的深施一礼,道:“那我先告退了,几位真神大人多保重,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真神大人们尽管吩咐。”说完这句话。他缓缓起身。倒退着走出峡谷,直到完全离开了峡谷的范围,才飘身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

    希界离开了,三道身影缓缓从那扭曲的空气中浮现出来,一个粗犷的声音道:“时间,你说这家伙会按照我们所说的那样做么?”

    时间之神漠然一笑,遣:“他会的。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只知道毁灭么?希界是个聪明人。否则,当初我们也不会选择上他来做神人之首。聪明人不会做傻事,除非他的实力能够超越我们三人,否则,他是绝不会做任何令我们不满之事的。这些神人在我们的约束下沉寂了一万年,也该是他们爆发的时候了。可怜的仰光大陆啊!如果不是我们即将要离开这个地方,我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它就这么脱离原本运行的轨道。”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时间,你不要小看这个希界,他一直在努力着想要突破天眼穴。人类的身体是非常奇妙的,如果他真的完全开启了七个窍穴的话,再经过长时间修炼,未必就不能达到我们这样的境界。等到我们与卡奥、天香之间的事情结束后,这个人不能留。”

    时间之神失笑道:“秩序,你虽然是我们中最强大的一个,但是,你心中的争斗欲望却并不比毁灭差。你觉得,希界变强对我们能有什么影响么?就算是最好的估计,他也顶多能和我们其中之一抗衡而已。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丰富多采的生活。我己经越来越期待离开这个世界,到新的世界领略美妙的感觉了。这里的争斗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是神,而不是人,你的心也应该放宽一些了。其实,当初你对遗失大陆的处理,我就很不赞成,彻底毁灭了那个文明,使许多精彩的东西都随之消失。遗失大陆就算发展万年又能如何?难道,真能与我们相比么?不,他们是不可能作到的。我们那个时代的科技,又岂是现在的人能够研究透彻的?有很多东西真正失去了就不可能再回来。”

    秩序之神冷声道:“你懂什么,我这叫谨慎。任何对我们有可能构成威胁的事都要避免。不论是当初的遗失大陆还是仰光大陆上的白人。

    神之大陆上的主神有多强你难道不清楚?这次两个主神到仰光大陆去居然都没能阻止默奥达斯封印的开启,被一个人类杀死一名主神,还是用精神力,这代表着什么?能够杀死主神级别的精神力,如果再强大一些,就足以对我们构成威胁了。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个人类一定就是上次我在卡奥那里见到的那个小子。你还怪我谨慎么?如果那个小子强大到我们这样的程度,与卡奥、天香联手,那么,我们原本必胜的可能就不存在了。卡奥和天香与我们一样,都是从以前那个世界一直生存到现在,她们又怎么会没有打算。这次希界他们去遗失大陆,我就先要让他把那个小子杀掉,然后我们再向卡奥和天香提静挑战,这样,她们才能没有任何机会。“

    时间之神皱了皱眉,道:“这个到是有可能。不过,你觉得一个人类的精神力想要达到我们这个程度很容易么?更何况,以你我的实力,完全可以让他的精神力发挥不出威力,综合实力不能上升到我们这个层次,对于卡奥和天香来说,那个人类只能是个拖累而已。所以,我觉得并不需要担心。秩序;在我们当初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你本来是比我们要高半个层面的,甚至那时就应该可以和卡奥、天香任何之一抗衡,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你始终都停留在我们这个层次么?就是因为你的心太小了,不能容物,如果不是我们现在己经足够强大,那么,世间能够对我们产生威胁的东西就太多了,难道你要将他们全部毁灭么?与其把心神放在这个上面,到不如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原本我们就不如情绪之神,但是,难道我们就不能通过修炼,也达到情绪之神的层面么?努力的提升自我,要从心智开始。你啊!还是太执迷了。”

    “其实,我们所自诩的神,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神,在我们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创造我们的科技之父就曾经说过,当情绪之神真正出现,当十八阶的实力呈现之时,那么,他就会成为整个世界的主宰,成为真正的神,所以,只有情绪之神都是真神。而我们,与那些神人的区别只在于实力的高低不同,都是给自己安上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而已。”

    秩序之神有些不满的道:“时间,你今天是怎么了?我觉得你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对。平时的你可没有这么多意见,也没有这么多感慨。”三大真神中,一向以秩序之神为首,毁灭之神和时间之神一般都会听从他的意见,毁灭之神有的时候还会提出一些自己的,但时间之神连说话都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修炼上。而今天,当秩序之神准备出来与希界交流时,时间之神却主动提出自己要与希界交谈。依照秩序之神原本的意思,仰光大陆如何,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反正即将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仰光大陆变成什么样子有什么关系呢?但是,时间之神却对希界说了先前那番话,而此时,他又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很明显,是对秩序之神不满,这种情况,在数万年来,还是第一次,作为一直把自己当成神的秩序之神来说,时间之神的话格外刺耳,但是,他们一起生活了数万年。彼此依靠,他虽然不满,但也不会向时间之神真地发怒。

    时间之神叹息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们都知道,我掌握的是时间的力量,对于未来的时间,总会有一些淡淡的预知感。就在昨天修炼的时候。我有感觉到了一些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秩序,我们是兄弟,坦白说,这次的预感并不很好。或许,有些我们考虑不到的不要发生了。如果真地是那样的话,我们原本要与卡奥、天香提前决斗的打算,或许就应该推后。”

    秩序之神心中一惊,他当然知道时间之神的预感一向很准,虽然只是模糊地预感。但却曾经多次对他们三人起到了簋重要的作用,这也是秩序之神尊重时间之神的原因之一。他们原本定下的时间。是在一年之后向卡奥和天香发起最后一次挑战,但现在听时间之神这么一说。连秩序之神心中都有些忐忑了,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卡奥和天香在不久的未来有可能将情绪之神的力量融合了?这怎么可能?都已经过去了五万年,她们地实力虽然也在提升,但要说能够领悟情绪之神的真谛,却有些太夸张了吧。你也知道,那并不是实力增加就能达到地,而是需要瞬间领悟。而到了我们这个级别,想顿悟变何容易?就算再过个五万年,恐怕她们也悟不出什么。情绪之神毕竟只是半成品而已。”

    时间之神看了秩序之神一眼,道:“还记得创造我们的科技之父是怎么死的么?”

    秩序之神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当时那一幕的情景我却永远都无法忘记。创造我们的科技之父是在大笑中死去的。直到死后,我还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兴奋的气息。”

    时间之神看着秩序之神道:“那你仔细想想当时地情景是什么。你应该还记得,当初科技之父在创造出我们之后,他第一次看着我们的眼神是充满了失望的。因为他知道,自己费尽心血创造出来的三个超级能力者,依旧输给了自己的老对手进化之父创造出的情绪之神。那时候,他就说自己败了,因为心力耗尽,当时的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能够支持他勉强活着的,就是心中的一股信念。他想看看进化之父创造出的情绪之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后来他看到了,也看到了卡奥和天香强大的实力和切换的过程。就在那时候,他哈哈大笑而亡。在他融会贯通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你想想是什么。在我昨天的预感中,清晰的又听到了这句话,但是,在我预感中的声音却不再兴奋,而是充满悲伤的。”

    秩序之神一楞,刚想开口,一旁的毁灭之神却抢着道:“科技之父死的时候一边笑着一边说,他错了,他错了,他竟然错了。他居然错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上。这就注定,他创造出的情绪之神永远只能是个半成品。哈哈哈哈,原来,他和我还是一个阶段的,可笑啊!可笑。真是太可笑了。没想到,他居然在就要胜利的时候,错了这么一点,就是这一点,使他功败垂成。我没有输,我没有输啊!哈哈哈哈。”

    沉寂,当毁灭之神重复完在他们记忆深处极为清晰的话语后,三位真神都陷入了沉寂之中,良久之后,时间之神才再次开口,“我预感到的就是这句话,不过,在我的预感中,这句话不光语调有了变化,而且,也变化了几个字,最后几个字。科技之父原本所说的没有输,变成了我输了。虽然只是三个字的变化,但是,它带给了我们什么呢?你们想想,只有在什么情况下,科技之父才会这样说呢?人类进化之父在研究出情绪之神后就死去了,据卡奥当初在与我们的战斗中说,人类进化之父在死亡的时候居然是死不瞑目,当时他似乎想对卡奥和天香说什么,但到了最后,他因为过度透支自己的生命力终究没有说出。我想,不论是人类改造之父,还是创造出我们的科技之父,他们都知道情绪之神的问题出在了什么上。所以,虽然科技之父在最后说情绪之神永远都只是个半成品。但是,我却以为,在某种特定地情况下,真正的情绪之神有可能出现,我的预知能力你们都很清楚。这次的预知,比以前每一次都清晰,可见它对我们的影响有多么深。我的预知一般会在一年到三年内发生,这个时间段是我经过不断推算得出来的。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到三年中。真正的情绪之神很可能出现。至于他为什么能够出现,卡奥和天香又凭什么领悟,对于我们来说,却都是未知的。未知的东西。永远是最可怕的东西,这个道理你们都懂。所以,我们如果还想胜利,还想今后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那么。就必须要在一年内向她们发动挑战。只有这样,才有获得胜利地可能。”

    秩序之神有些担忧的道:“你的预知我不会怀疑。但是,你也知道,我们那三为一体融合技能的修炼一年是最短的估计。只有完善了这个技能。我们才有把握在自身不灭地情况下将卡奥和天香毁灭。”活的岁月越多,他们对于生命就越重视。早在一万年前,他们三人联手地实力就已经超越了卡奥和天香,但是,卡奥和天香却有着可以在最后关头同归于尽的实力。因此,他们在每次决战胜利时,却始终无法给卡奥和天香带来致命地打击,虽然这一万年以来。他们的把握越来越强,逐渐拉大了与卡奥和天香之间的距离,但即使到了现在,他们对自身实力最乐观的估计,也只是在毁灭卡奥和天香的同时已方死亡两人而已。这样的代价,是他们承受不起的。经过不懈的努力,他们研究出一种特殊地方法,可以将三人的生命和所有能力连接成一体,一旦成功的话,应有把握在杀死卡奥和天香时做到只伤不死,三人均分伤害。

    时间之神看向秩序之神和毁灭之神,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努力的方向,就是要在一年内将三为一体技能完善,然后立刻向卡奥和天香发动挑战,这些日子,我已经有了一些特殊的感悟,一年之内成功,未必就不可能。秩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强调你心性的变化,在三位一体合击术中,你是串联的关键,你的能力都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的心性能够有所改变的话,对于我们的帮助将会是巨大的。我话不多,这一点你们都知道,今天说了这么多,就是对我们未来命运的不确定性感觉到了一些恐惧。听我一句话吧,秩序啊,你该改改了。”

    秩序之神看着时间之神,直到此刻他才彻底明白,时间之神今天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三人的这个群体。点了点头,道:“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只能说尽力。为了我们的将来而尽力。时间,或许你是对的,但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这些呢?”

    时间之神苦笑道:“早点告诉你?你能听的下去么?那些神人自大的心性,恐怕大部分都是从你这里学来的,如果不是在今天这种特殊的条件下,你也不可能听的进我所说的这些。现在改变不算晚,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不知道卡奥入天香在做什么,或许,她们也有着预感吧。”

    ……

    神之大陆,生命领域。

    卡奥漂浮在生命之湖上方,看着脚下碧绿的湖水,静静的思考着。生命领域的生命气息依旧是那么充盈,不远处的岸边,各种植物都欣欣向荣的生长着。

    卡奥那双深邃的美眸中,流露着一丝迷惘的光芒,似乎在为了什么事而不能下定决心似的。就连她身体周围的生命气息都随之出现了一丝不稳定的波动。这种情况,对于她来说是很少出现的。

    淡淡的绿光从卡奥的左手处亮起,一个小瓶子凭空出现,打开瓶盖,深深的吸了一口瓶子内传来的芬芳之气,卡奥那绝美无暇的俏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浓郁的香气闻起来是如此的舒适,正是念冰为她酿制的百花露。

    自从有了百花露之后,卡奥的生活出现了一些改变,以前吃花的习惯消失了,并不是因为她不想破坏鲜花的美感。而是自从有了百花露以后,她对吃花再也没有了任何兴趣,百花露的味道已经成为了她全部的爱好。在当初念冰配制百花露的时候,她也曾经试图学习过,但其中的过程不但极为复杂,而且对酿制的时间和火候控制要求极为严格,即使是念冰,当初也是耗费了无数心力才酿制成功。卡奥曾经按照念冰的方法试探着酿制,但不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制作出念冰酿制的那种味道,使卡奥极为郁闷。所以,现在她已经舍不得再喝这些百花露了,剩余的百花露她当做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每天只是闻上一闻而已。在她那庞大的生命力的维护下,到不怕这些百花露挥发。

    满足的感受着百花露传来的香气,卡奥眼前不禁浮现出念冰当初给自己第一次做菜时的样子,她还记得,那里念冰所做的菜叫冰火琉璃珠玑,味道极为鲜美,后来,在念冰留在这里的一段日子中,每天她都能品尝到一些美味的菜肴。虽然因为念冰携带的材料有限,到了后来只能吃一些简单的东西,但卡奥却发现,那段日子是自己这五万年的岁月中最快乐的。每次看着念冰专注的酿制百花露或者烹饪时,她的心,都会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念冰走了的时间并不长,但卡奥心中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她并不知道,这种感觉在人类世界中,被称为――思念。

    想到了念冰,就不可避免的想到那次在湖水中与念冰发生的一切,虽然那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但那时的美妙感觉却让卡奥心中充满了怀念。也正是因为有了那次的记忆,才使他对念冰的思念更为深切了。但是,她现在却有些怕,因为,当她第一次见到念冰时,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为了生存下去的打算。这就注定,她对念冰只能是利用而已。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