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34章 鬼厨再现

    虽然心中有些焦急,但从跃起到落在卡卡身上,念冰每一个动作都那么浑圆如意,挥洒自如,再加上他修长的身躯和英俊的容貌,看得洛柔和木晶眼中异彩连连。一旁的凤女则皱了皱眉头,蓝晨则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有龙灵没有发现什么,因为她的目光也像洛柔和木晶一样停留在念冰身上,美眸中异样的光彩一点也不比她们少。

    念冰召唤出卡卡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三天以来他对精神力的感知虽然比以前更加强大了,但精神力的消耗也不小,有卡卡来飞行,他又和卡卡心意相通,卡卡自然会在飞行的过程中注意路线上冰灵和融天有没有出现,这样就可以让念冰自己腾出精力来休息。精神力的消耗在他的控制之中,只需要不用太长的时间,就可以完全恢复过来。

    卡卡灰色的龙躯上笼罩上一层青色的光芒,那是念冰以傲天刀为基础在它身上施放了一个风系的辅助魔法,这就使卡卡飞行的速度更加快捷了。

    小龙王奥斯卡身上自行流转出一层淡淡的灰色气流护卫着念冰的身体,念冰盘膝坐在它背上,奥斯卡现在的身体是由它自己修炼而来的龙力凝结而成,其中也有念冰输入的大量七系先天之气,念冰身上自行生长出一层与奥斯卡同样的龙鳞,虽然是盘膝坐在它背上,但不论卡卡做什么样的动作,他都不会从上面跌下来。

    多年的修炼使念冰的心神极为稳定,虽然在焦急之中,但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疲倦的精神力从波动进入稳定之中,在天眼、皇极双穴之内,快速的恢复着,随着精神力的逐渐凝聚,念冰的气息越发稳定下来。

    卡卡的飞行不仅仅是凭借自己的肉体,同时,也凭借着它那无属性的能量特性,凭借这种特殊的能量,他可以像念冰那样任意驱动空气中任何一种魔法元素,从肉体的角度来说,他要比自己的父母差了许多。毕竟,他现在的身体就是能量凝结而来,虽然龙神心决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但这能量凝结而成的肉体却要弱小得多了。但是,他却有着迪曼特蒂和卡捷奥西斯都不具备的能力。因为从刚出生时就与念冰共处于一个身体,而他的孵化也是在念冰帮助下完成的。因此,念冰的能力对他有着很大的影响,随着奥斯卡越来越成熟,这种影响就显得更加显著了。他虽然不像念冰有着天眼穴,但通过自己拥有的无属性特殊能力,却可以从容地控制魔法元素,再加上龙族特有的龙语魔法,他的魔法能力即使是念冰也不完全了解。不论是魔法攻击还是魔法防御,其他几位龙王都未必能比的上他。念冰双穴合一爆发的时候,虽然将卡卡暂时分离出去。但那瞬间产生的能量还是让卡卡受到了巨大的好处,此时,他的龙神心决甚至比他的父亲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还要高上一阶,已经达到了第六阶的程度。念冰实力每一次提升,都回促进奥斯卡的修炼,尤其是念冰的精神力,经常会辅助奥斯卡对龙神心决中一些瓶颈进行突破。因此,现在的卡卡,综合实力已经与除了卡捷奥西斯以外的其他六位龙王相差不多了。当然,由于没有肉体的原因,他也受到了一定的制约,只能在念冰千丈之内存在。否则能量体就会因为没有念冰的摄取的先天之气补充而消散,他的灵魂也会根据烙印而回到念冰体内。

    一旦进入修炼状态,念冰对于时间的概念就消失了,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心底响起奥斯卡的呼唤,“老大,醒醒。”

    精神力重新从收敛变回散发,与体内的所有能量沟通起来,念冰睁开双眼,精神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恢复了,空气中各系魔法元素自由地翱翔着,透过天眼穴,他清晰地看到每一个魔法元素的形态和强弱,这种奇妙的感觉令念冰分外舒适。

    不用奥斯卡说,他已经感受到了空气中冰元素的活跃,远方数十团蓝色的光影正朝自己和奥斯卡的方向快速接近着。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是下午了。飞行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接到了父母。

    身影渐渐得近了,念冰用惊人的目力清晰的看到最前面飞行的二人正是自己的父亲融天和母亲冰灵。融天单纯的火系魔法是无法飞行的,不过以冰灵的魔法修为,带着他飞行并不困难。二十名冰系魔法师整齐地跟在他们后面,他看到了父母,融天和冰灵自然也看到了他。冰灵赶忙加速前飞,一会儿的工夫,就来到了念冰和奥斯卡的面前。

    “念冰,等急了吧。”融天哈哈一笑,看到自己儿子骑在巨龙上的英姿,他心中就会产生一阵骄傲,儿子如此出色,他心里怎么会不产生满足感呢?

    念冰迎上父母,微笑道:“爸、妈,他们没出什么事吧?还好不算太晚,咱们赶快回去,那边也该出发了。”

    融天叹息一声,道:“我们收到你的信就立刻出发了,真没想到传说中的遗失大陆竟然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后来,你妈说要先等一下,然后就神神秘秘得去做什么了。直道我们真正出发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去干了什么。因此,自然就耽误了几天。”

    念冰有些疑惑的看向母亲,从表面上看,与其说冰灵是他的母亲,倒不如说更像他的姐姐,毕竟,岁月并没有在她那绝色的面庞上留下任何风霜的痕迹。

    冰灵微微一笑,道;“念冰,这次我可给你争取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助力哦,而且,还要给你一个惊喜。师姐,你出来吧。”

    冰灵和融天向两旁闪开,他们后面的冰系魔法师们也在空中让出一条通路,两道身影飘然前行,在暴风雪的作用下来到念冰面前。

    念冰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人,右边的,正是冒充冰雪女神祭祀多年的冰洁,虽然她的容貌已经发生了改变。变得比冰雪女神祭祀要普通一些,但她身上的气息念冰却永远无法忘记,有着皇极穴与冰系魔法混合产生的恶霸气,是其他人无法冒充的。她的相貌虽然不如母亲那么绝美,也不如以前冰雪女神祭祀那么冷艳。但却别有几分恬淡之气。此时此刻,从她身上再难找到一丝以前的那种感觉,那微笑的脸庞上流露着幸福的容光,看上去比母亲要大上几岁,秀丽的她更像是一位贤妻良母。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温和,与以前装扮冰雪女神祭祀时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冰洁的出现并不是令念冰目瞪口呆的真正原因,以冰洁不弱于主神的实力,对念冰一方的帮助自然是巨大的。但是,真正令念冰惊讶的,是冰洁左边的人。他正牵着冰洁的手,站在暴风雪魔法之上。他身上没有一丝魔法气息,也没有带给任何人强大的感觉。他那有些苍老的面庞异常红润,近乎昏黄的双眼中充满了笑意和晶莹的泪珠。从刚一出现的时候开始,他的目光就始终没有离开过念冰的身体。就那么定定地注视着,看着念冰眼中不断变幻的光芒。

    “师傅。”念冰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和淡淡的沙哑,就那么在奥斯卡背上跪了下来,泪水滂沱而下。出现在他面前,和冰洁手牵手的,赫然正是他那原本已经死去的师傅。一时间念冰仿佛处于虚幻之中一般,他的心不断传来阵阵绞痛。直道此刻,他仍然认为是自己的眼花了,是因为对师傅的思念而看错了。

    “孩子。”泪水同样也顺着查极的面庞流淌而下,看着英姿勃发的弟子,他的心又何尝不激动呢?

    “师傅?”念冰此时方才醒悟过来,看着面前再清晰不过的身影,他第二句师傅叫出时,声音中充满了惊骇。

    “是我,傻小子,我没死。你师傅我虽然年纪不小了,不过精研厨艺多年,对于养生自然有一套,哪有那么容易死。你这傻小子那把火到差点把我烧死了。”查极眼中依然在流淌着泪水,但脸上已经多出了几分笑意。

    念冰身形一闪,已经凭空来到查极身前,他的动作很简单,一把揪住查极几根胡子,用力一拽,几根灰白色的胡须顿时从查极下颌处脱落。

    查极痛叫一声,没好气地道:“臭小子,你干什么?”

    念冰吃惊地看着他,“师傅,您真的没死。您还有痛感,那就不是灵魂了。”

    “废话,你为什么不掐你一下。”

    “掐自己会疼啊!我知道自己是活人,为什么要掐自己。”

    “”

    师徒间无语的对视着,两人就那么默默地看着对方,查极松开了拉住冰洁的手,看着自己面前依旧眼中蓄满了泪水的弟子,他笑了。两个高大的身影重合在一起,师徒紧紧相拥。

    直道此刻,真正的搂住自己师傅那已经有些佝偻的身体,念冰才真切地感受到那种真实的感觉,查极身上的味道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多年从事厨艺,他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油烟味,而那种味道中包含的种种气息是任何人也无法假冒的。

    “师傅。”念冰的泪水不可抑制的再次流淌而下,他搂着查极的身体,心跳不断的加快着,还有什么能比这样更加完美呢?父母平安的活着,而自己以为已经死去的师傅也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念冰的心中充满了温暖,他好怕,好怕这一切都是虚幻的,客户斯,在师傅温暖的怀抱中,这一切却又是那么真实。

    当初,如果没有查极,就没有现在的念冰,就算他凭借着冰雪女神之石不至于被淹死,在湍急的天青河中线活下来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查极含辛茹苦,八年的教导念冰从没有任何时候忘记过。他当年“死”的时候,念冰表面上虽然尽量保持平静,让自己坚强起来,但内心中却一直充斥着无尽的悲伤,他性格中那一丝孤僻,固然是因为父母的原因,但查极的死,同样也带给他巨大的刺激,因此,在刚刚踏入社会的时候,他的性格才有些怪异。

    而现在,查极出现了,他竟然没有死,真的没有死。念冰心中最后一点阴暗随着他的到来彻底消失了,感受着师傅身上那熟悉的气息,他的泪眼朦胧了,紧紧地抱着师傅的身体,唯恐他消失于无形之中。

    “好了,你小子轻点,难道你不知道你师傅这把老骨头禁受不住么?”查极有些戏谑的到。他的心情一点也不比念冰差。此时的念冰从外表上虽然与当初离开桃花林的时候差不多,但却变得更加英俊,也更加成熟了。那因为精神力和魔法的提升而无形中出现的高贵的气息,使他显得更加英挺,查极的心念与融天并没有什么区别,对于自己的弟子,他同样感觉到深深的骄傲。

    念冰在慌张中赶忙松开搂住师傅的手,上下看着并没有太大变化的查极,突然怪叫一声,“师傅,你那次在装死对不对?你,你为什么要骗我?”

    查极故作委屈地道:“什么装死,我那时是昏迷了,并没有真的死,你小子也不仔细看看就放火烧我,幸亏我反应得快,否则恐怕就真的死了。”

    念冰看着查极眼中的笑意,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苦笑道:“为什么?师傅你为什么不要我啊?你知不知道,我刚进入社会的时候,遇到了许多事,而身边却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查极慈祥的拍了拍念冰宽厚的肩膀,道:“傻小子,如果师父我还在,你能变得像现在这样么?幼鹰只有自己张开翅膀,独自面对外面的一切,能最快的成长起来,师傅不能跟你一辈子啊,你的成长,是需要靠自己努力的,社会才是你最好的师傅。你现在所获得的成就师傅都已经知道了,你并没有丢师傅的脸。我一生虽然只收了你这么一个弟子,但我也已经满足了,念冰啊!师傅这不是出现了么?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再哭了。”

    念冰抹掉脸上的泪水,看看查极,再看看身边一脸笑意的父母和冰洁,道:“师傅,您,您后来干什么去了?一直在桃花林么?”

    查极摇了摇头,道:“不,你走了以后,我就也离开了那里,换了另外一个地方生活。否则的话,你要是回桃花林,岂不是就又见到我了?”

    念冰一楞,道:“换另一个地方生活,您在哪里?”

    查极嘿嘿一笑,道:“臭小子,你肯定想不到,其实,我一直就在冰月城。还记得冰月帝国有哪两个城市的饭店可以参加厨艺大赛么?除了你去的清风斋,就只有我在冰月城那间号称冰月帝国最有名的饭店了,你到冰月城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消息,当时我还怕你会去那里呢,故意躲了起来,可谁知道,你小子却一直都没去过,倒让我白白担心了。”

    “冰月城?”念冰吃惊的看着查极,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师傅竟然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一脸无奈的看着查极,除了苦笑。他还能说什么呢?

    原来,当念冰按照查极所说将桃花林中的木屋烧掉离开后,查极也悄悄的离开了那里,凭借他地有损于艺,即使是手筋、脚筋都断了,到任何一家餐厅也可以做上极高的位置,只需要简单的指点。就能够让一般的厨师受益无穷了。

    当年,查极和冰洁打赌,输了后自己挑断了筋脉后就隐居,他之所以选择桃花林,就是因为那里距离冰雪女神祭祀居住的冰神塔很近,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前往冰神塔,却始终没有勇气进去寻找冰洁。当年,他归隐之后,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恨冰洁欺骗了自己的感情,但几年后,当他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时,仔细回想起自己与冰洁在一起的情形,却发现冰洁对自己绝非无情,尤其是两人分离的那一幕,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坚定了这个信心后,他心中的恨渐渐的淡了,毕竟,他与冰洁之间的一切可以说是造化弄人。但是,冰神塔在冰月帝国可以说是一个最为神圣的地方,那里随便一个普通的魔法师都可以轻易的要了他的命。他也很清楚的知道冰神塔的规矩。因此,他一直都没有勇气前往冰神塔寻找冰洁,只能在桃花林中隐居。

    后来,当念冰出师离开后,查极之所以让念冰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下定了死志,独自前往冰神塔,下定这个决心,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再见冰洁一面。当他来到冰神塔时候,直接求见冰雪女神祭祀。原本,以他一个老人,又是一名厨师,想见到冰雪女神祭祀谈何容易?但是,那时的冰雪女神祭祀正是冰洁啊!当她听到一名年长的厨师求见她的时候,她的心中就充满了希望,所以,她见了查极,当她真切的看到当年自己深爱而又深深伤害过的男人,冰洁用了无比庞大的毅力,才抑制住自己的感情没有流露出来,查极向她提出要见冰洁一面,充满希望地提出他自己以来人生最后一个要求,甚至要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完成这最后的心愿。冰洁的心都碎了。但是她又实在不敢以自己的本来面目面对查极。

    多年以来,查极想明白了当年以来两人之间的恩怨,她又怎么会想不明白呢?她知道,查极从来都没有做错过什么,但自己却深深的伤害了她。那时,冰洁其实只是想战胜查极一次,就和她私守终身。但是查极性格刚烈,当他知道自己深爱的女人竟然欺骗了自己的时候,竟然选择了极端,眼看着他挑断了手脚的筋脉,冰洁当时就知道,这个恨是无法解开的。在冰神塔再次见到深爱的男人,她能做什么?她没有勇气去面对啊!就像查极当年一直没有勇气到冰神塔来找她一样。所以,她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告诉查极冰洁被封印在冰神塔中不能见外客,如果不是怕查极受的刺激太大而无法承受,恐怕她就直接告诉查极冰洁已经死了。

    可是,那时的查极已经心生死志,说什么也愿意离开,为了能够让他好好的活下去,冰洁只能跟他说,让他在冰月城中定居下来,当冰洁的罪行在静修中度化之后,就允许冰洁去冰月城见他最后一面。

    果然,有了这精神上的支持,查极重新获得了生的希望,于是,他就在冰月城中那间饭店中住了下来,一边用自己的厨艺指点着那里的厨师一边默默的等待着,他只是希望能够再见自己心爱的女人一面而已,而这最后的希望也一直支持着他在冰月城生活着。

    所以,当初在冰洁离开冰神塔的时候,念冰和冰灵虽然充满了担忧,但其实冰洁很轻易的就找到了查极。那时的她,心中再也没有了任何牵拌,两人见面后,冰洁只对查极说了一句话,她说,她要用后半生来补偿对查极所做的一切。

    查极终于盼来了自己的希望,虽然年纪的差异和冰洁强大的实力使他们在外表上看起来更像是一对父女,但是,他们还是再也不顾任何外人的眼神,而在一起了。如果念冰看到见冰洁之前的查极,一定会感觉到深深的悲哀,因为那时的查极已经变得如同风烛残年一般。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但是,当他心愿得偿,终于与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后,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查极的身体奇迹般的好转起来,在冰洁的待候下,竟然越来越健旺。

    不久前,冰灵试探着用水晶球通讯,想请自己的师姐也一起帮助念冰。直接找到了冰洁,查极与冰洁已经重逢,从冰洁口中,他知道了许多关于念冰地事,再也不需要对自己那唯一的弟子隐瞒什么了,所以,他这次就跟随冰洁一起前来遗失大陆,见见自己的弟子,同时,也让冰洁好帮助念冰,一起抵御外敌。

    听完师傅所说的一切,念冰心中充满了兴奋和喜悦,他发自内心的为自己的师傅高兴啊!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有情人能终成眷属,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即使是做梦,念冰也希望这一幕的出现,同时,师傅的到来,也使念冰的信心更强了。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忧,可以惦记的事情,看着师傅那慈祥的目光,念冰心中微微一动,已经有了决定。

    查极一边给念冰讲述着自己离开后的经历,众人一起快速的朝冰月湖飞去,此时,该来的都已经来了。也应该是和那些遗民们汇合的时候了。

    念冰和查极师徒二人久别重逢,查极就和念冰一起坐在了奥斯卡背上,一是和自己的弟子叙旧,再一个,他也想领略一下骑在龙背上的感觉。这些天,冰洁的魔法上带给他的惊奇已经很多了,而自己的弟子又成了龙魔法师,让这位曾经的鬼厨,心中充满了骄傲。

    “师傅,那您现在有什么打算呢?”念冰微笑地问道。查极坐在他身前,有念冰的天眼领域小心护卫着,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查极微微一笑,轻叹一声,道:“还能有什么打算,我就想和你师母一起共度余生也就满足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师母也受了不少苦,我们在心灵上的煎熬终于能够解脱,倒要多谢你这小子,要不是你和她大战一场,或许,她还下不了决心呢,你师傅我,也未必能够坚持到她醒悟过来啊!”

    念冰紧紧握住师傅无力却宽厚的大手,道:“师傅,我也只是碰巧而已,咱们爷俩还说什么谢。如果我早知道她就是师母,恐怕早去为您说项了。这或许就是缘份吧。现在您也终于可以享福了。师傅,您身体里的生命气息似乎并不怎么强,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一边和查极聊天,他一边仔细检查着查极的身体,查极因为年纪已经大了,再加上这些年精神上的煎熬,身体情况非常不好。

    查极微微一笑,拍了拍念冰的手背道:“师傅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虽然我为了见你师母一面很知道保养,但这些年来心情一直很低落,恐怕,即将不久于人世了。孩子,这次师傅可不是装死了,等我我以后,你有空的话,就帮我多照顾照顾你师母吧。她也够可怜的了,我希望她能享受到家庭的温暖,如果可能的话,就让她和你父母或者和你一起住吧,行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当然不行。师傅,您可不知道,您徒弟我现在已经有了三位老婆,您让师母和我一起住,那不是来搅乱我们的生活么?”

    查极一楞,他万万没有想到,念冰居然会这么说,脸色微变,道:“念冰,你小子……”

    念冰嘿嘿一笑,道:“师傅,您听我说完啊!就算我同意让师母和我们一起住,要是没有了您,那还叫什么家?您觉得师母再次失去了您以后还能快乐么?就算她的魔法能够使她拥有悠长的生命,恐怕她也会放弃吧。或许,她甚至会追随您去地下,再做夫妻呢。所以,能给师母家庭温暖的只有您能做到。只有你们生活在一起,师母才能真正的快乐啊!”

    查极苦笑道:“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么?坦白告诉你吧,我现在的情况已经接近回光返照了,您别看我现在跟没事人似的,但据我自己估计,最多不需要一年,恐怕我就要完蛋了。你这臭小子,师傅就这么点心愿,难道你就不能帮帮我?”

    念冰微笑道:“师傅,我说了,能帮您的只有您自己,而不是我。能带给师母幸福的也只有您,同样也不是我。有一点您可能错了,您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但是我却可以肯定的告诉您,您现在绝对没有我清楚您身体的状况。您刚才说,最多只能活一年,其实是不对的,以您现在体内的生命力和五脏六腑情况来看,恐怕用不了半年就要完蛋呢。”

    查极脸色微变,红润的面庞最得有些苍白了,他又怎么想死呢?心爱的女人终于抛开一切芥蒂回到了他身旁,而幸福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却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他怎么也舍不得。但是,生命又岂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延长?查极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但他惊讶的发现,自己那唯一的弟子,心爱无比的弟子,此时竟然还在笑。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查极平静的道:“那就算了吧,既然你不愿意帮助我,我也不会强求。”

    念冰看着查极的样子,知道他生气了,一起生活了八年,他还不清楚自己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么?嘿嘿一笑,道:“师傅,您上回装死吓了我一跳,这回,我也气您一次,不算过份吧。好拉,您就别生气了。”

    查极气结道:“你这混蛋小子,居然还记上师傅的仇了。”

    念冰笑道:“您知道我当初是多么伤心欲绝么,现在让您也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望,已经很不错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