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48章 血诅神石

    念冰点了点头,希界说的没错,就算自己的实力能够与他抗衡,在对方刻意为之下,想要拦住他也确实很难,“主神大人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或许,您的提议会引起我们的兴趣。”

    希界凝视着念冰道:“我要说的很简单,这场战争的胜负现在谁也难以预料,但是我们却可以将战争小型化,我的提议很简单,贵我双方都派出自己最强的高手,将整场战争归结为少数人之间的较量。不论哪一方获得胜利,那么,失败的一方就需要无条件的自我毁灭。”

    念冰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希界的意思,不禁冷笑一声,道:“主神大人,您在开玩笑么?先不论我们双方强者之间的实力对比,单是你们神人的信誉,就让我很担心。

    就算我们击败了你们的高手又如何?你手下的神人会集体自尽么?更何况,这场战争最后的结果虽然难以预料,但我想,希界大人也一定明白,更可能获得胜利的正是我们,您这样的提议,似乎太无稽了吧。“

    希界冷冷的看着念冰,道:“你不相信我的话么?我说过,这对你我双方来说都是好事,如果你们获得了胜利,就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所有神人的性命,而我们如果赢了,那么,仰光大陆今后就将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以最小的损失来决定战争的胜负,对你们来说并没有坏处,难道你就想让你们这些军队全部葬送在这里么?至于我们的信誉,我自然有办法想你证明。我们神之大陆有三位真神大人,他们曾经教给过我一个咒语,名叫神之诅咒,在这个咒语中立下誓言。是不可能有所改变的,咒语将抽取天地间精华之气,随时可以发动,神之诅咒会按照双方的誓言而动。如果最后我们输了,那么,不用自杀,神之诅咒就可以将所有神人的性命带走。”

    听了希界的话,念冰不禁心头微震,神之诅咒他也知道,这个咒语确实存在着,当初卡奥和天香曾经仔细地向他讲解过这个咒语中所带有的奥秘。这个超级诅咒可以说达到了十六阶魔法的水准,咒语施展后的半径高达数百平方公里,除了那四位真神以外,没有人能从这个诅咒中超脱出去。同时,使用这个诅咒的条件也极为苛刻,必须要以一个实力强大的活人血祭,再加上特殊的方法才有可能成功。希界虽然实力足够强大,但他并不是魔法师,又没强到真神的地步。想施展这个咒语,似乎也是不可能的吧。

    念冰有些疑惑的道:“希界大人,您自问能够施展这个咒语么?”

    希界淡然道:“为什么不能?在很久以前,我在几位真神大人的帮助下就完成了这个咒语,封印在这颗血诅神石之中。”淡淡的红光在希界面前亮起,那是一颗暗红色地宝石。宝石非常通透,虽然没有任何魔法元素发出,也没有闪烁任何形态的光芒,但是,它刚一出现。念冰立刻感觉到自己的魔法力和精神力瞬间一滞,强大的压迫力似乎让所有魔法元素都为之惊恐似的。

    希界接着道:“当然,我准备这个神之诅咒,本来是为了奴役仰光大陆上一些重要人类的,在我的逼迫下,他们只要在神之诅咒中发出向我效忠的誓言。就将永远成为我的部署,即使是他们的子孙,都会将这个诅咒传承下去。但是,现在我只能将他用在这里了。我不怕告诉你我的目的,我就是想要以最小的损失来换取最终的胜利,但胜利究竟是不是属于我们,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个神之诅咒现在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够强的血引而已。这个,应该可以证明我的诚意了吧。在神之诅咒面前,根本不需要任何信誉。”

    念冰颔首道:“那按希界大人所想,要如何来决定誓言中的强者之战呢?”

    希界显然早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打算,淡然道:“很简单,你我双方各自挑选出五个人,五局三胜,输的一方就将被神之诅咒毁灭。”

    念冰笑了,“希界大人盘算的真是好啊!贵方有四名主神,五局三胜,我们有赢的机会么?”

    希界淡然一笑,道:“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强者应该说的话,难道你们对自己就没有信心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这不是信心的问题,在我方拥有一定优势的情况下,我何必再冒险与你们进行这五局三胜的对决呢?不如这样好了,希界大人,就由我们两个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吧。在神之诅咒的见证下,不死不休。”念冰的目光很坚定,坦然的盯视着希界的双眼。

    这一次轮到希界惊讶了,“你是说要和我单挑?”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气息虽然强大,但似乎还不足以与自己抗衡。他有些不明白,念冰为什么会如此选择。

    念冰用坚定的语气道:“不错,就是你我之间的单挑。当然,有件事我要提醒您,我有自己的坐骑和武器,这应该可以计算在我个人的实力之内吧。”

    希界表面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心中却在不断的盘算着,他知道,念冰既然敢这么提出,自然有自己的把握性,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要格外小心,毕竟,这一战对于神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希界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这样决定的。虽然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赢的过对方所有强者,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在胜利时获得最大的利益,希界在赌,在自己最有把握的方面来赌。

    心念电转,希界想着念冰在第一场战斗时的表现,当时他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到念冰,在他眼中,念冰最强的战斗力自然是精神力实体攻击,以及一些魔法的辅助。此时听他说到武器和坐骑,才想起眼前的魔法师还是一名龙魔法师,而他似乎还有着使用超神器的实力。这么计算起来,或许他的综合实力真的不在自己之下。可是。现在希界还有的选择么?五局三胜他同样没有把握,自己手下那几个主神虽然实力不弱,但现在霸神狂匀重伤未愈,而银神色字又太过狡猾,自从男人的能力失去后,现在士气低落到极点,对方同样也就几名十四阶的高手,胜负很难预料。而探索之神路索虽然有一定获胜的把握性,但加上自己,也不过只有两胜的机会,如果眼前这个年轻而强大的魔法师将对手选成路索的话,那么,即使是五局三胜也很难获得胜利。既然如此,何不将决斗掌握在自己一个人手中呢?以自己堂堂主神之王,难道还怕了一个人类青年么?想到这里,希界心中傲意上涌。点了点头,道:“好,那就由我们两人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吧。”

    “念冰。”凤女和蓝晨出声提醒,希界的强大她们都亲眼所见,又怎么会愿意念冰冒险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没关系。这或许是最好的办法,如果我能获得胜利,那么,我们的大军也不用损失那么大了,不是么?希界大人。请您稍等,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我想,您也该开始准备一下神之诅咒了。”

    希界点了点头,目送念冰三人回归之后,自己也飞身回到神人之中。神之诅咒的血引他早已经想好用谁了。

    回到仰光大陆联军之前,凤女急道:“念冰,你怎么能答应他呢?难道你没见过希界的实力么?他可是十五阶的超级高手。”

    洛柔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念冰身上,因为距离过远,他们并没有听到念冰与希界之间的谈话,念冰看了凤女一眼,微笑道:“怎么,对你老公没信心么?希界虽然是十五阶高手,但你老公我也是十四阶的级别,再加上十四阶的黑武皇前辈和其他六位刀魂以及奥斯卡,我的整体实力未必就会弱于希界,神之诅咒是一个非常霸道的诅咒,如果我能胜过希界,那么,这场战争的代价就将大大的减少了。希界说的很对,如果他不顾一切的杀戮,即使是我也根本无法阻止,那时候,我们将死的人就太多太多了。”没等洛柔等人询问,念冰将希界提出的条件仔细的说了一遍,听了念冰的话,四国联军的领导者们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融亲王看上去比第一场战争时又苍老了几分,他并不像查极那样,体内没有任何能量很容易就能改变体质,以融亲王的魔法修为和对外的自然魔抗力,念冰倾尽全力,也只能使他的身体和魔力逐渐恢复,“念冰,你这个决定是不是太大胆了。你要知道,这关系到我方数十万人的性命。你如果和希界一战,就相当于是一场豪赌,而你的赌资,就是这数十万大军和人类所有强者,甚至是整个仰光大陆的未来。”

    念冰自然明白融亲王的意思,微微一笑,道:“爷爷,您应该知道,我绝不是一个信心膨胀的人,确实,我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战胜希界。但是,他那个神之诅咒真的有那么神么?神之诅咒,确实是十六阶以下高手所不能违背的,诅咒一旦产生,就会在誓言结束的同时发挥威力。但是,希界却对这个诅咒太有信心了。神之诅咒,是秩序之神、时间之神和毁灭之神的特殇能力,而作为那三位真神的对立面,生命之神与死亡之神也同时有着自己的应对方法,我想,希界并不知道我与那两位真神之间的关系,他有神之诅咒,难道我就没有抵消诅咒的办法么?确实,以这数十万生命和仰光大陆的未来做豪赌,毕竟代价太大了。但是,如果这场豪赌我方不需要付出任何赌注呢?那是否值得?”

    融亲王一楞,道:“你是说,你有抵消神之诅咒的方法?可是,那希界作为神人之王,他那么容易被骗么?”

    念冰淡然一笑,道:“他虽然是神人之王,但他对自己太有信心了,对神之诅咒也太有信心了,我所利用的,正是他这一点。现在时间不多,我来不及向你们做太多解释,我和希界的战斗,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完成的,在我们决战的同时,你们就开始布置,如果我胜了,自然一切问题都会解决,在神之诅咒的作用下,这些神人都将永远的消失,但如果我败了,你们就立刻发动。我相信,就算我和希界有所差距,这个差距也一定非常微小,他就算能胜的了我,自身也必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在那个时候,只要你们全力一击,必然能够格他毁灭,神人中剩余的三名主神在综合实力上已经大大不如我们,现在他们所能凭借的,就是希界的强横。我与希界的决战,相当于是两名十四阶高手和六名十三阶高手以及一位巨龙的围攻。只要你们做好准备,在我败了的同时,给神人以重创,那么,这场战争的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由于对方会以为神之诅咒将对我们发挥作用,所以,他们的防备必然会才所削弱,只要一击过后,我相信,胜利将再没有任何悬念。”

    念冰自然不会没有考虑就答应希界,当初卡奥跟他提起神之诅咒的时侯,曾经特意传授给他一种应付这种诅咒的方法,为的就是怕念冰遇到三位真神中的任何一个或者面对这种诅咒时,像希界所说的那样,在不知不觉中被奴役。

    当初,三名真神辅肋神人们变得强大起来,其实就是为了神之诅咒的血引,如果不是因为卡奥和天香对他们的威胁太大,或许,这三名真神早已经利用神之诅咒对这个世界有所行动了。

    正是因为这将是一次不需要付出赌注的豪赌、所以念冰仔细考虑后才答应了希界,希界有信心,念冰同样对自己也很有信心。这么多年的修炼,就用这次决战来检验自己的综合实力吧。自从拥有了七位刀魂之后和精神力实体攻击的能力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凭借自已的全部实力对付一个人,因此,连念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综合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听着念冰的解释,分别代表四大帝国的统帅们对他的决定再没有任何疑义,胜了自然是最好,即使败了,也同样很有机会将对方击溃,在他们眼中,主神之王希界相当于自己把自己送入了死胡同之中。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说念冰的想法卑鄙、不论是仰光大陆联军.还是以前的遗失大陆,与神人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民族之间的仇恨,只有将对方完全毁灭才能达到真正的胜利,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再卑鄙又能如何呢?所谓一将站成万骨枯,最后的胜利才是最为重要的。但是,现在这些四国联军的高层们,却依旧担心,他们担心的不是别的,正是念冰的安危。他们都对念冰很有信心.也完全相信,就算希界胜了他,自身也将受到极大的伤害,但是,同样有一个问题摆在他们面都,那时,胜的希界都会身受重伤,那么,败的念冰将会如何呢?

    念冰感受到了众人月光中的疑问,抬手拱在自己的胸口上,微微一笑。道:“相信我吧,我只能告诉你们,即使对方是主神之王,但是,他想杀死我。却要比想胜过我困难一百倍。战场上,是不能有半点扰豫地,等着我的好消息,我会尽自己的全力来争取这一场的胜利。”说完这句话,念冰走到一旁,低声在幽幽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幽幽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念冰微微一笑.向周围的众人道:“你们时刻作好谁备.谁备应变。”不需要再多说些什么.他知道,洛柔一定会安排好所有的一切,在七彩光芒的笼罩下.念冰飘身而起,重新回到那广阔的天空之中。

    希界在念冰回到空中之靠也已经回来了.与他同时升入空中的还有一名神人。曾经在主神中实力仅次于希界的霸神狂匀。

    念冰看了狂匀一眼,狂匀的目光中虽然充满了恨意,但明显有些呆滞、眼神不够灵动.而且脸色非常苍白.显然还没有从自己那天给他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不过,念冰也挺佩服这位霸神的.在自己不惜牺牲性命.持所有精神力倾巢攻击的特况下居然能够不死。这位主神的实力确实值得称赞了.可惜,他今天只能是一个牺牲品而已。

    狂匀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否则他也不会跟希界一起升入空中了.希界的目光很平静.没有一名主神的鲜血.又怎么可能发动神之诅咒呢?血诅神石中被三位真神注入的能量是足够的,但是由他来发动一个十六阶魔法,如果没有血引话,单是反噬已经足够要掉他的性命,更不用说保留实力与念冰拼斗了。所以,他选择了现在主神中最弱的狂匀。

    “你已经交代好了?”希界看着念冰。

    念冰此时却在看着霸神枉匀,在神人的概念里,确实没有任何感情存在,不论是亲情还是友情.此时,他不禁为狂匀感到有些悲哀了,他当然不会以为希界带狂匀上来是为了偷袭自己的,正如希界所说的那样,像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如果意逃跑的括,即使是同级别高手也很难拦地住,而且,那样神人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是的,我已经淮备好了,我们仰光大陆联军同意将这最后的战争变成我们两个人之间地决战,正像你对自己有信心一样,我的朋友们对我也有着同样的信心。”

    希界淡淡的看了狂匀一眼,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吧。”

    霸神狂匀还没反应过他们这简单交谈之中的含义,希界的吟唱声却巳经响起,听一名武技高达十五阶的武士吟唱咒语,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他地吟唱却没有魔法师的特点。魔法师们在吟唱咒语时,需要用特殊的节奏和语调、只有那样才能引发魔法元素的共鸣,但希界的语调却没哼丝毫变化,也没有半点停顿,就像背诵一样,快速的完成了自己的咒语。

    “无尽的神力将化为无尽的叹息,风之精灵请围绕在我身旁.构成混沌屏障;水的精灵请化为柔顺的波动.凝为岁月之镜;地之精灵请放弃彼此的仇视,解除心灵之束缚;火之精灵请凝成红莲之索,织为空间之网:四大元素请借与我心之力.缔结永恒的莫名.从虚无的开始到混沌的终结.请停止一切的波动,以神的叹息为诅咒的源泉.以元素之力为诅咒的实质.纯净的鲜血将成为祖咒的指引。缔结祖咒之盟约吧.矛之诅咒。”

    在咒语完成的同时,四色光芒同时出现在希界身体周围,青色的混沌平常,蓝色的光华水镜,黄色的旋涡波动,以及那红色火焰凝结而成的圣洁火莲花。四色光芒并不耀眼,但是,雪血诅神石出现的同时,四色光芒却在顷刻之间涌入其中。

    金色的光芒在希界身体周围大亮,霸神枉匀骇然发现,自已的身体突然变得凝固了,那分明是希界的力量啊!就在这生死关头,他的神志突然变得完全清醒,但是,他的清醒毕竟晚了一些,在那充满了无尽怨恨和不甘的眼神中,希界的大手拍上了他的头顶。霸神那高大魁伟的身体瞬间被一团血光所覆盖,金色的光华在血光中湛放,希界要的。不仅是他的血液,同时也是他万年以来修持的庞大能量啊!

    血诅神石飘然出现,霸神狂匀形成的血光瞬间被他所吸收,庞大地血光布满了整颗神石,在神之诅咒面前起誓希界玲淡的道:“我。神人之王希界,在神之诅咒面前起誓,如果我与仰光大陆人类代表一战失败,将付出神人一族的全部生命作为代价。”

    看着希界的目光投向自己,念冰并没有丝毫扰豫.接口道:“我。冰火魔厨念冰,在神之饵咒面前起誓,如果我与神希界之间的一战失败,将付出仰光大陆联军的全部生命作为代价。”

    希界向念冰点了点头,高声道:“神之诅咒啊!请成为我们誓言地见证,用你的血色光华作出最公正的裁决吧。”他声音刚刚一落,血神石散发的血光骤然收敛,突然.神石发出一声请脆的碎裂之音.一道只有手指粗细的虹光冲天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

    血光没入空中不见.空气似乎变得哺些阴沉了.两团若隐若现的色气沫浮现在云端,空气中的魔法元素仿佛都笼罩上了一层血色光彩.那深沉的能量拾人带来阵阵寒意。

    希界看向念冰,念冰也正在看着他.分别代表双方的最强者,他士不需要再说什么,只要用行动来表达一切就足够了希界身上瞬间爆发出并常强烈地金光。念冰能够请晰的看到,在对的方手.左腿。起步走中文,以及胸口部位亮起三个金色的光点.紧接着,希界的身体完全被实质般的金色光芒所笼罩,强大的气息并不散发,反而向内收敛,没有了压迫,但却带来了恐怖。

    念冰同样也没哨闲着.七彩光华呈扁面状向并散发。以黑武皇为首的十位刀魂按蹲而出,灰色的光点在他身下凝结,潦亮地龙吟声中,小龙王奥斯卡那比以前又增大了几分的身体傲然乘托住念冰,身上灰色的鳞片闪耀着晶莹地光泽,一层淡淡的金灰色气流弥谩而出。

    在灵魂相通的特况下,念冰通过意念与奥斯卡交流,一人一龙之间的沟通在瞬间就可以完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可以算是由念冰控制着奥斯卡的身体光影澎湃闪耀,念冰的身体突然一闪.带着奥斯卡一起凭空消失了.而七位刀魂的身上,则各自闪烁着不同的光泽瞬间排成一列,同时举起了七柄神刀,天眼领域如同一个巨大地光罩般从天而降。以希界和七位刀魂为中心飘然覆盖。

    只有在这样面对面的交锋中才能真正感受到主神之王的强大,希界身体周围散发出的强烈金光,竟然连天眼领域也无法削弱。

    金色的长刀出现在希界手中,虚幻般的身影飘起,双手握刀,斜斜的朝空中斩去,那一刀如同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淡淡的刀光带起一道惊天长虹.令下方观战的双方奇怪的是,希界这一刀竟然是朝没有任何东西存在的天空斩去,而不是七位刀魂。

    虚幻的感觉同时出现在七位刀魂身上,带着七种完全不同的光芒,他们每位刀魂背后都带起一串长长的残影,希界身体周围顿时被这些残影所覆盖,而半空之中,随着一声潦亮的龙吟、念冰和奥斯卡浮现出来、他们出现的地方,正好迎上了希界那一刀发出的攻击。

    不是当事人,很难明白现在这样的情况,为什么念冰会自已送到刀芒上去呢?只有念冰有苦自己知,他也没想到希界的感觉居然如此敏锐,准确的把握住自己与奥斯卡凭借空间魔法.以闪烁瞬移的能力暂时达到隐形后所在的位置。他那一刀看起来只是一道刀芒,但在刀光透刃而出之时,刀上所带出的气机和霸气却巳经完全锁定了念冰的身体,因此,现在念冰所能选择的只有硬按一途而巳。

    一道金灰色的闪电从奥斯卡口中喷吐而出,淮确的命中在那金色的刀光之上,天空中顿时响起炸雷一般的轰鸣,金光弥漫,那嘻形的金色刀光顿时割弱了许多,但是,奥斯卡这一口吐息却并没能阻止它继续的攻击。

    一层金灰色的光芒从奥斯卡身上飘然散发,他那挥动的龙翼明显速度慢了一些,显然是受到反震之力的影响。就在这时,一团淡淡的银光以念冰为中心飘然出,那金色的刀光刚与银色光芒接触的瞬间、竟然改变了方向朝远方滑出。

    交错之幻想领域,在念冰的不断努力下,终于可以不用吟唱咒语就能够完成了。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抵御皇极穴的攻击,那么,就只有天眼穴。当然,天眼穴的能力必须要以特殊形态表现出来才行,而这交错之幻想,正是这样一种特珠形态。

    澎湃的气劲迸发声如同一个个旱雷震得天空簌簌发抖.七位刀魂的攻击方式非常简单,在天眼领域的增幅作用下,他们能量体本身就拥有的速度优势,此时丝毫不比希界的终极地灵穴差什么.这也是念冰所倚仗的优势之一。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