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50章 真神的来临

    希界看着念冰,点了点头,道:“不错。你利用种种形势,消弱了我的整体实力,我怎去也没想到,你会在决战一开始,就选择全力与我拼命这个方法。不过,这也确实是你最好的应对办法。我们个日一战,胜负未分,我想,没有必要再继续打下去了。”

    念冰徽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确实如此,现在,我们都应该回去,寿下一辐决战最谁备。这也许是另外一个层面的较量。或许,这一决您能操凯也说不定。”

    希界深深的看了念冰一眼,道:“侥幸不会永远存在,记住我这句话。神之狙咒依旧存在着,我们这场决战,最后的胜负将用生命来化解,只有哪一方死亡,另一方才能真正的获得胜利。明天,你将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念冰淡然道:“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用实力说话才是最正确选择。”

    两人同时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身形一闪,消失在空气之中。

    当念冰和希界分别回到自己的阵营时,都做了同样的事,他们在简单的吩咐过后,立刻进入了修炼状粗态,明日一战,再没有任何侥幸可言、生死胜负必将分出。

    在念冰与希界先都的对决中,念冰凭借着事先设计好的局,占得了优势,仅从决战来看,念冰是胜利者,他凭借着比希界弱上几分的实力,在种种形势的作用下,强行与希界战成平局。七耀之觉醒与吞耀,两者谁也没能获得胜利,念冰损失的是七位刀魂,而希界却受了比他更重的伤,在那没有任何剧烈爆炸产生的强者终极碰撞后,他们几乎都消耗掉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念冰的精神力、魔法力,都跌到了低谷。而且没有了七位刀魂的辅肋、而希界虽然仍然有一点余力。但在七耀那七种完全不同的强大光芒照耀下,他地伤要比念冰重了许多。那种时候,两人都只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继续战斗,如果继续战斗的话,那他们就都要做同一件事,就是爆穴。没有爆穴地能量支持,他们是不可能再向对方发动毁灭性攻击的。但是,一旦爆穴,以他们当时的身体状况,跟本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两人中将没有胜利者,最后必持两败具亡,因此。他们选择了另一种方式。那就是明天继续决斗。

    经过今日一战,两人都对对方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明天一战的危险性必将大幅度增加。各自回到自己口的阵营之中,他们已经开始了全力恢复。

    念冰独自一人回到属于他的帐篷内。脸色巳轻变得惨白,今天他虽然凭借着智慧占得先机,但是,过度的沾耗使他的身体已经按近了崩溃地边缘,虽然希界的情况也并不比他好什么,但自从实为提升以后,他还是第一次面临这种局面。念冰对自己的恢复能力有信心,毕竞,从某种意义来说,自己可以算是个龙人,身体强悍程度并不弱于希界,单是在精神力恢复上,就要比希界容易的多了。但是,皆念冰刚刚进入特炼状态,淮备用最快的速度恢复自己地消耗时,他却骇然发现了一个事实,一个令他感觉到恐怖的事实。

    冷汗,顺着鬓角流淌而下,回想起与希界分开时对方那含有深意眼神,念冰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

    希界真的没有智慧么?一个活了上万年的人类,如果真的没有智慧,那他也不配成为一个智慧生物,更不配成为主神之王了。

    念冰在修炼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错了,在一件非常重的事情上,选择了极为错误地应对方法。

    确实,如果在平带来说,念冰绝对有着不次于希界的恢复能力,但是,现在却变得不一样。当他的修炼刚刚开始,精神力在快速恢复的同时,他骇然发现,空气中的先天之气极为单薄,几乎可以用不存在来形容。他立刻想起了自己发动的超阶魔法七耀之觉醒,这个魔法虽然强大,但是,所需要付出的,却是吸取空气中全部的先天之气,加上刀魂和七柄神刀的能量,这才能发样出足以与希界扰衡的实力。

    而此时修炼开始,念冰却发现,除了自己收回的七柄神刀上还有元素力量的波动以外,空气中的魔法元素竟然变得极为稀薄,稀薄到根本不足以形成自己所需要的先天之气,这一发现,绝对是恐怖的。

    没有了先天之气可以吸收,那让自己怎去恢复实力?今天与希界一战,念冰巳轻很明确的发现了,想用实体精神力攻击毁灭希界这样的绝世强者几乎是不可能的。最多只能影响到他的状悉而已。没有了先天之气,那就意味着自己的七位刀魂无法怯复战斗力,意味着自己没有足够的魔法为。而现在情况虽然也持会带给希界一定的影响,但在影响上却要比自己少的多了。毕竞,希界是以修炼斗气为主的,那是激发自身潜力,再与先天之气结合。虽然没有了先天之气对他的影响也非常大,但与自己相比却要小的多了。轻过一晚的恢复之后,自己与希界之间的差距不但会重新出现,而且还会被进一步拉大。自己能不能威胁到他,都根难说。而自己原本的计划恐怕也恨难实现了。如果希界能够在毁灭自己后还能保持大部分的战斗力,就算神之诅咒被自己那种特珠的方法化解掉,恐怕仰光大陆联军也很难在神人们面都占到任何优势。

    冷汗津津而下,自己在计算希界,他有何尝没有计算自己呢?念冰的心一阵冰冷,他知道自己还太年轻了,希界装做若无其事。又带着几分怨恨的样子,显然是让自己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了。但真正得逞的却是对手方。自己在用指挥努力的拉近与对方地差距,但是,对方也同样使用智慧,将自己与他的差距进一步拉大。现在这样情况下,明天的一战还用打么?原本应该出现的优势,现在却已经变成了绝对的劣势。

    看着自己的双手,念冰出现了短暂的懵懂,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能挽回这样的败局,他在思考着,可是,思考却无法解决着摆在眼前的局面啊!

    念冰惭惭醒悟过来。自己的智瑟同样也发挥了作用,希界那种样子不见得是装出来,当时,在那绝世一击结束之后.起步走中文:如果自己选择爆穴与他同归于尽的的话,或许,希界就真地没有任何办法了。但是。自己华竞对生话依旧眷恋。舍不得现在拥有的一切,舍不得至爱的亲人,因此,在没有过多思考的情况下,就答应了希界明日再战。现在,己经不是后悔的时候了,自己还有什么凭借呢?

    在思索中,念冰很快想到了自己的四亡之球和生命之球,虽然没有了先天之气.但是.如果自己能够使用出这两个能量球之中的能量.那么。明日一战就还有机会,但是,这生命能量和死亡能量又哪里是那么好调动的呢?自从神之大陆归来以后.每次修炼念冰都曾试探着想使用这两团巨大批能量.毕竞.它们地存在对于念冰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宝藏。但是、他现在所能用出的.也只有释放一些生命之球中的生命气息而已。想要控制压缩如此密集地超级能量球.并不是精神力强大就能够作到的.因此、念冰虽然一直在努力,却始终没有结果。

    在思考中,时间过的往往很快,半个时辰.一晃眼就巳经谐逝了,念冰现在除了苦笑之外.还有的.就是一丝绝望。他知道.如果自己的原计划不能成功,就算仰光大陆联军能够抵挡住神人们,己方地谐耗也持是巨大的,究竟哨多少人能够回到仰光大陆,都还是一个问题。起步走中文:因为自己的错误而酿成碉果.念冰知道,自己哨着不可椎卸的责任。左思方想之后.他知道.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趁着希界和自己一样.因为实力谐耗过大.正在镑炼的时机.立刻向对方发动偷袭性的攻击。虽然没哨了自己的实力支持.对付神人更加困难.但也总比等希界恢复过来再战要强的多了。想到这里.念冰摄的站了起来,就算要背负骂名,也让自己一个人来承担吧.谁让这是自己造成的错误呢?深吸口气.刚刚怯复一点的精神力已轻足以支持他完成自己的想法了。

    念冰向外走去.当他正谁备出门的时候,帐篷帘却先一步被挑开了。两道熟悉的绝美身影出现在他面秆。看到她们,念冰的目光不柔和了许多,就连气息也变得平静了一些。

    来的,正是凤女和蓝晨,二女的脸色都很平静,但看向念冰的双眸却带着一丝深意。

    “念冰,你要干什么去?”说话的是蓝晨,她的声音中竞然多了分媚惑,绝美的身姿在这种情况下,散发出为动人的魅力。

    可惜的是.念冰现在己径没有心情欣赏自己绝美的妻子了,苦笑一声,拉着她们回到帐篷内,低下头.道:“我的计算出现了错误.明天一战,恐怕我持没有任何机会.所以.我现在要去找洛柔他们.商量一下,立刻向神人大军发动攻击。”

    凤女惊讶的道:“怎么会这样?你不是早巳轻淮备好了么?”

    念冰同样有些惊讶的的看了凤女一眼,道:“你怎么知道我准备好了。”

    凤女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了,道:“你回来的时候,明显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是,你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了?”

    念冰苦笑道:“你的观察太仔细了。确实,我本来是早有淮备和计划的。在我想来.明日一战.我应该有很大的机会.但是.我还是错了…”当下,他将现在魔法元素稀少的情况,以及自己的判断简单的向二女说了一遍。在这个时候.念冰心里正是最愧疚的一刻,他巴不得能和妻子们商量一下.看者什么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凤女眉头微微皱起,叹息一声,道:“念冰.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按照你的意思来说,如果经过一天的恢复,就很难打的过希界了,是吧。这样的话.就只有先发动攻击,不给希界恢复的机会,是么?”

    念冰颔首道:“这是我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也只有这样了。虽然背弃信诺是可耻的,但为了仰光大陆联军这么多生命,我愿意背上这个骂名。好了,我们不要耽搁了,现在就赶快去吧。希界只要恢复一分.对我们都会构成更大的威胁。在之后的一战中,那剩余的两名主神,就要靠你们两个抵挡住了,而其他神人高手.有七龙王和岛卤大哥在,我们应该还是占据一些优势的,以洛柔的聪明,只要利用好诛神箭,我们绝对哨机会获得胜利。”

    一边说着,念冰刚想站起去找洛柔,在他的肩膀上却多了两只柔而冰冷的玉手。

    念冰只觉得一股如同山岳般的气息从自己身后压来,顿时压得他动弹不得,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这是谁做的,不禁怪异的问道:“晨晨,你干什么?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不成?”

    蓝晨换成一只手按着念冰,从他身后转到前面,和凤女一起凝视着念冰的眼眸,摇了摇头,道:“在这种情况下,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你确实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那就是小看了拥有一万年智慧的神人。其实,就算你现在准备向他们发动攻击,恐怕神人都已经想到了,以希界现在的谨慎,一定会小心防范的。他应该不会给你过多的机会,神之诅咒就算能够破除,但它带来约危害性还是会对仰光大陆联军有些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恐怕胜利的天平不会向仰光大陆联军倾斜,我的判断,实不会错的。”

    念冰眼中光芒一闪,看着脸上挂着媚惑般笑容的蓝晨,突然脸色大变,“你,你不是晨晨,你是谁?”银光闪烁,毫不犹豫的一个精神笼罩就向面前的蓝晨发出。如果不是顾及到自己有可能出现的判断错误,念冰这一次用的就是精神冲击了。虽然他的精神力刚刚恢复了一点,但用来攻击还是可以做到的。

    淡淡的银色光芒同样从蓝晨的眼中散发,那柔和的银光并没有与念冰发出的精神力对抗,而只是柔和的将他的精神力抵挡在外,念冰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微微一颤,顿时流露出骇然之色。蓝晨的气息明显没有变,但是,她的精神力却如同海洋一般浩瀚,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还有谁拥有这样庞大的精神力呢?答案只有一个。

    “你,你是天香么?”念冰盯视着面前的蓝晨,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黑暗天香会突然出现。

    蓝晨微微一笑,按在念冰肩膀上的手轻轻的捏了一下,道:“亏你还记得我哦,我还以为你早把我忘记了呢。”

    念冰皱眉道:“你这是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控制了我妻子的身体?

    卡奥呢?你擅自离开神之大陆,难道就不怕那三名真神找你们麻烦么?

    以卡奥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抵挡不住的。“

    天香到此是好是坏念冰根本就不知道,虽然在天香面前,希界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天香的到来,也有可能代表着神之大陆上那三位真神将有所动向,那可是念冰最不愿意涉及到的强者啊!那三个卑鄙的家伙既然能够毁灭整个遗失大陆的文明,自然也能够毁灭仰光大陆。

    “谢谢你还想着我。我不就在这里么?正如你说的那样,如果我和天香分开。很可能就是被毁灭的局面。”平淡而熟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温柔,澎湃的生命气息滋润着念冰的身体,顿时使他精神一振。

    当念冰骇然回身看时。只见凤女正朝自己微笑着,她的容貌虽然没有改变,但一头长发却已经变成了绿色的。那澎湃而宽厚的生命气息拥有者,除了生命之神卡奥以外,还能有谁呢?

    念冰不得不佩服卡奥和天香超级强者的实力,她们不但控制了凤女和蓝晨的身体。还将自己的能力全部带入了自己的妻子体内,而不损伤身体分毫,这种情况是极为恐怖的。念冰虽然自身精神力不弱,却也远无法达到。

    看看卡奥,再看看天香,念冰顿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轻声道:“就算你们来找我,也不需要入侵我妻子的身体吧。你们这样的话。

    会不会损伤到她们的灵魂?“

    天香噗哧一笑,道:“你啊,还真是个多情种子,放心吧,我们不会损伤她们的灵魂,至少现在这个时候还不会。”

    念冰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香嘻嘻笑道:“没什么意思,念冰,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想找你帮个忙的,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我们也不会到这里来找你了。哎,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念冰一愣,与性格捉摸不定的天香相比,他更愿意与生命之神卡奥打交道,或许也是因为他曾经与卡奥在水中有过一段情缘有关吧。目转向控制了凤女身体的卡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又需要我怎么帮忙呢?你们应该知道,以我的实力来说,对那三位真神一点威胁都没有。”

    卡奥叹息一声,念冰竟然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几分悲伤,“念冰,天香说的对,我们确实是迫不得已才来找你的,如果还有其他办法,我们一定不会这样选择。只有借助你的力量,我们才有可能继续生存下去。”

    念冰心中一惊,道:“这么严重?”

    卡奥坚定的点了点头,道:“那三个真神的情况你多少也知道一点,上次在神之大陆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他们的综合实力已经在我们两个之上,完全有毁灭了我们两个的能力。但又怕我们的半情绪之神融合在临死前反噬,杀掉他们其中两人,所以,他们虽然已经占据了上风,却一直在犹豫着。但是,在最近这些年以来,他们三个却在一直苦修着,而且,最近我和天香经常会产生不安的感觉,你要明白,我们是情绪之神,在情绪感觉上是极为敏感的,这种感觉只能代表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即将有大麻烦了。简单的判断推理,就能够得出很简单的答案,秩序之神他们三个,恐怕已经找到了对付我们的方法,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现在已经处于极度的危机之中,恐怕就在这两天,他们就要提前找我们进行最后的决战了。”

    念冰看着卡奥眼中的悲伤,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怜惜,虽然眼前的女子不知道比自己大了多少岁,但是在念冰眼中,她却是非常可怜的,这么多年以来,卡奥和天香都在一直为了与对手的抗衡而努力着,几万年的岁月就这么过去了,争斗却依旧没有消失,而现在这个时侯,她们还将面临死亡的威胁,想起卡奥那完美无暇的娇躯,想起她在喝下自己所酿制百花露时那动人的表情。念冰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好,你们说吧,需要我怎么帮忙,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量帮助你们度过这个难关。对于那三个主神,我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能将他们完全毁灭。那当然是最好的。

    整个遗失大陆的文明就是毁灭在他们手中啊!“

    天香脸上的笑容收敛,看着念冰正色道:“如果按照我和卡奥的计划。这次我们在你的帮助下成功了,我答应你,我们一定会将那三个家伙彻底毁灭。以报答你对我们的帮助之情。同时,我们也会帮你们仰光大陆彻底解决所有神人的问题,这或许是我们唯一能为你做的事了。”

    看着天香眼中有些闪烁不定的光芒。念冰心中突然有些不安,疑惑地道:“你们的时间不是很紧么?那就不要在吞吞吐吐地了,究竟要我怎么帮忙,就赶快说吧。不过。现在这里没有先天之气,我的实力比正常情况差的太多了些。”

    天香摇了摇头,道:“我们要你的帮忙,与你的实力没有关系。你还记得么,卡奥曾经对你说过,我们两个是半成品。当初,在我们诞生的时候,创造我们的人类进化之父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为了研究出我们,他却已经心力交淬,当时他似乎已经想出了问题所在,但是,却来不及说出,他在临死前,只留下了一个字,为了这个字,我们研究了足足数万年啊!还是因为上次你的出现,才使我们终于明白了那个字的意思,你说的很对,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只要我和卡奥的能量完全融合,看破生命能量和死亡能量的奥秘,实力在升华中成为真正的情绪之神。那么,我们的实力就可以瞬间提升到十八阶的高度,成为真正的最强者。你知道人类进化之父,在临死并留下的那个字是什么吗?”

    舍冰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看着天香逐渐激动的神情,他心中的不安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卡奥叹息一声,接口道:“那个字是异。当时,人类进化之父似乎有很多话要对我们说,但他的生命力消耗实在太大,而我又是刚刚拥有了生命能量,根本无法救活他的生命。所以,他在死前只说出了这一个字。为了这个字,我和天香经受了太多的艰熬,我们不断的研究着这个字所代表的奥秘,却一无所获。”

    念冰皱眉道:“既然你们所手的人类进化之父有化解你们之间这种情况的方法,为什么不在他死之前留下些记载给你们呢?反而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让你们几万年都没有我到那个方法呢?”

    天香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人类进化是那么容易的事啊!研究出我们的人类进化之父和研究出秩序之神那三个家伙的科技之父,都是耗费了一生的心血才能有所成就。在我们被真正制造出来之前,人类进化之父也不知道我们会产生那样的暇疵,而我们出现之后,他的生命力己经大幅度的削弱了,在他临死前,或许才是他一生中最清醒的一刻,在那一刻,我和卡奥都看到了他眼中明悟的表情,我们知道,他那时候已经想明白了。但一切却已经都晚了,他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想法,从而让我们改变自身的现状。几万年啊,足足几万年过去了,他却只留给了我们一个字而已。”

    念冰好奇的道:“那现在你们明白了么?刚才你的意思好象是在我的影响下,你们似乎己经明白了那个字的奥秘。”

    卡奥和天香同时点了点头,两位女真神脸上都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红晕,卡奥道:“是的,我们终于明白了,人类进化之父留给我们的本不应该是一个字,而是一个词,那就是异性,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异字。”

    “异性?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虽然不安的感觉依旧存在着,但这个时候念冰的好奇心却更加浓郁,毕竟,这是几万年前的奥秘啊!

    有两位女真神在这里,神人的事也暂时不用去担心了。

    卡奥道:“我上次跟你说过,生命能量与死亡能量,是两种几乎绝对相反的能量,而我和天香,正是这两种相反能量的矛盾结合体。那时侯,你说你的冰火同源魔法是在一种特殊的情况下可以进行融合的,为了你这个说法,我和天香曾经考虑过很久,你也与我们一起研究过,事实证明,你所说的理论是绝对成立的。你的冰火同源魔法所利用的,是魔法元素固定的特性,改变他们共存的特性,令它们在彼此适应中还能保存自己本原的能力,这就使得你成为了一名冰火同源魔法师。但是,我们的生命能量与死亡能量,在层面上来说,要远高于你的冰火同源魔法,因此,我们这两种能量要想融合就太困难了,但是,你所说的特殊情况却还是存在的。经过我和天香仔细的思考,以及我们和你之间发生的一切和父神最后留下的那一个异字,我们终于想通了,而我们也在庆幸,之前己经做好了一切铺垫。现在,我们至少有五成的机会能够成功,成为真正的情绪之神,但是,这却需要你的帮助。”

    念冰吃惊的看着卡奥和天香,不敢相信的道:“卡奥,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找到了生命能量与死亡能量的共同点了?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