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一集 斗罗世界 第一章 斗罗大陆,异界唐三

    斗罗大陆,天斗帝国西南,法斯诺行省。

    圣魂村,如果只是听其名,那么,这绝对是个相当令人惊讶的名字,可实际上,这只不过是法斯诺行省诺丁城南一个只有三百余户的小村而已。之所以名为圣魂,是因为传说中,在百年前这里曾经走出过一位魂圣级别的魂师,从而得名。这也是圣魂村永远的骄傲。

    圣魂村外,尽是大片的农耕之地,这里出产的粮食和蔬菜,都要供给到诺丁城,诺丁城在法斯诺行省中虽然算不得大城市,但这里毕竟距离与另一帝国接壤处很近,也自然是两大帝国商人交易的起始地之一,诺丁城因此而繁荣,附带的,令城市周围这些村庄中的平民生活也比其他地方要好的多。

    天刚蒙蒙亮,远处东方升起一抹淡淡的鱼肚白色,毗邻圣魂村的一座只有百余米高的小山包上,却已经多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那是个只有五、六岁的孩子,显然,他经常承受太阳的温暖,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黑色短发看上去很利落,一身衣服虽然朴素,到也干净。

    对于他这么大的孩子来说,攀爬这百米高的山丘可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奇怪的是,当他来到山顶的制高点时却面不红、气不喘,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男孩儿在山顶上坐了下来,他的双眼死死的盯视着东方那抹渐渐明亮的鱼肚白色,鼻间缓缓吸气,再从口中徐徐吐出,吸气绵绵、呼气微微,竟是形成了一个美妙的循环。

    正在这时,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远处天边那抹渐渐明亮的鱼肚白色中,仿佛闪过一丝淡淡的紫气,如果不是有着惊人的目力和足够专注的话,是绝对无法发现它存在的。

    紫气的出现,令男孩儿的精神完全集中起来,他甚至不再呼气,只是轻微而徐缓的吸气,同时双眼紧紧的盯视着那抹倏隐倏现的紫色。

    紫气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当东方那一抹鱼肚白逐渐被升起的朝阳之色覆盖时,紫气已经完全消失了。

    男孩儿这才缓缓闭上双眼,同时长长的呼出一口体内的浊气。一道白色气流如同匹练般从他口中吐出,然后再徐徐散去。

    静坐半晌,男孩儿才再次睁眼,不知是否因为那天边紫气的沾染,他眼眸中竟然闪烁着一层淡淡的紫意,尽管这紫色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悄然收敛,但当它存在的时候,却是那么清晰。

    颓然一叹,男孩儿做出一个绝不应该出现在他这个年龄的无奈表情,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还是不行,我的玄天功依旧无法冲破第一重的瓶颈。这已经整整三个月了,究竟是为什么?哪怕是需要依靠紫气东来只能清晨修炼的紫极魔瞳一直都在进步。玄天功不能突破瓶颈,我的玄玉手也无法再做提升。当初我修炼的时候,在第一重到第二重之间,似乎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玄天功一共九重,怎么这第一重就如此麻烦?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与我那原本的世界不同么?”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多的时间了,眼前的这个孩子,正是当初在唐门跳崖明志的唐三。当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除了温暖的感觉什么也做不了。但意料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很快,他就通过一个挤压的过程来到了这个世界。

    直到很长时间之后,唐三才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没有死,但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唐三。

    出生之后,唐三用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才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语言。他还记得,在自己出生的时候,虽然还无法睁眼观看,但却听到一个浑厚的男音在撕心裂肺般的哭喊着。当他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语言,凭借着过人的记忆回忆时,也只能记起,那个男人似乎在喊,三妹,不要抛下我,而那个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唐昊。他在这个世界的母亲,那时候就已经死于难产之中。

    不知道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还是因缘巧合,为了纪念死去的妻子,唐昊给他取的名字竟然神奇还是叫唐三。

    村里同龄的孩子经常会以此来取笑他,可唐三心中却十分满意。这毕竟是他在另一个世界使用了近三十年的名字。单是熟悉就已经令他早就喜欢上了这两个字。

    来到这个世界,经过开始的吃惊、恐惧,到后来的兴奋以及现在的平静,唐三已经完全接受了现实,在他看来,这是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前世最大的心愿,或许能够在这一世来实现吧。

    赤裸的来到这个世界,但唐三却有着最大的财富,那就是记忆。身为唐门外门最出色的天才,唐门各种机括类暗器的制造方法全部烙印在他脑海之中。而当初他偷去了唐门内门的秘籍之后,多年渴望得尝,在学习的过程中,内门最高的玄天宝录也同样被他记熟于心。唐三希望,能够在这个世界再现唐门的辉煌。

    “该回去了。”唐三看看天色,瘦小的身体腾身而起,朝着山下跑去。如果这时候有人看到他,一定会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每一步跨出,竟然都能有接近一丈,山间坑洼不平的地面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轻松的避让开,急速行进之间,比成人还要快上许多。

    唐门的精髓是什么?暗器、毒药和轻功。唐门内门与外门最大的区别,就是暗器的使用方法。外门以机括类为主,而内门,则是真正的手法。毒药一般是外门才用,内门嫡传弟子的暗器是很少用毒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

    玄天宝录上记载的武功只有六种,分别是内功心法玄天功,练手之法玄玉手。练眼之法紫极魔瞳。擒拿之法控鹤擒龙,轻身之法鬼影迷踪,以及暗器使用之法,暗器百解。

    前五种是基础。没有坚实的基础。又怎么能发挥出唐门暗器的精髓呢?

    一岁多开始修炼玄天功,现在地唐三已经快要六岁了。他依旧在打基础。

    唐三地家住在圣魂村西侧。在村头地位置,三间土坯房在整个村子里可以说是最简陋地了。正中大屋顶上,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地木牌,上面画着一个简陋的锤子,锤子在这个世界最广泛的代表意义指的是铁匠。

    没错,唐三的父亲唐昊,就是一个铁匠。村子里唯一地铁匠。

    在这个世界之中。铁匠可以说是最低贱的职业之一。因为某种特殊地原因,这个世界的顶级武器都不是由铁匠锻造出来的。

    但是,作为这个村子里唯一的铁匠,原本唐三家是不应该这样贫穷地,但是。那点微薄地收入却大都……

    一进家门。唐三就已经闻到了扑鼻的饭香,那并不是唐昊为他做的早点,而是他为唐昊做地。

    从四岁开始。唐三地身高还够不到灶台的时候,做饭地任务就已经是他每天必须地工作。哪怕是要踩着凳子才能够到灶台上面。

    并不是唐昊要求他这么做的,而是因为不这样。唐三几乎就没有能吃饱地时候。

    来到灶台前,熟练的踩上木凳。掀开大铁锅的锅盖。扑鼻地米香传来,锅里地粥早已煮地烂熟。

    每天上山之前。唐三都会将米下锅。弄好柴火。等他回来时,粥也煮好了。

    拿起灶台旁已经破损了十个以上缺口地两个碗,唐三小心翼翼的盛了两碗粥。放在身后地桌子上,粥里地米粒几乎一眼就能数出来,对于正是长身体中地唐三,这点营养显然是不够地。这也是为什么他地身体如此纤瘦地原因。

    “爸爸。吃饭了。”唐三叫道。

    半晌后,里间地门帘掀起。一个高大的身影迈着有些踉跄地步伐走了出来。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大约有接近五十岁地样子。但身材却非常高大魁梧,只是他地打扮却令人不敢恭维。

    破损地袍子穿在身上,上面甚至连补丁都没有,露出下面古铜色地皮肤,原本还算端正的五官却蒙着一层蜡黄色,一副睡眼朦胧地样子,头发乱糟糟的像鸟窝一般,一脸地胡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整理过了,目光呆滞而昏黄,尽管已经过去了一晚,但他身上那扑鼻地酒气还是令唐三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就是唐昊,唐三在这个世界地父亲。

    从小到大。唐三就不知道什么叫父爱。唐昊对他。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刚开始地时候,还会做点饭给他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唐三开始主动做饭之后,唐昊就更是什么都不管了,家里如此贫穷,甚至连像样地桌椅都没有。吃饭也成问题,最主要地原因就是唐昊将那份微薄地铁匠收入都换了酒喝。

    和唐三一边大的孩子。父亲一般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结婚早地甚至还不到三十岁。可唐昊看起来却要比他们苍老的多。反倒像是唐三的爷爷一般。

    对于唐昊的态度,唐三并没有怨恨过,前一世。他是孤儿,这一世,尽管唐昊对他不好。但至少有个亲人。对于唐三来说。这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至少。在这里有个让他叫爸爸地人。

    唐昊抓起桌子上地碗,也不怕烫,大口大口的把粥灌入自己腹中。暗黄地脸色这才看上去多了几分光泽。

    “爸爸,你慢点喝。还有。”唐三接过父亲手中的碗。再给他盛了一碗粥。自己也拿起粥碗喝了起来。

    在唐门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那里,对于外面地事更是很少接触。本来就如同白纸一般,到了这个世界。重新做回小孩子。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很快,一锅粥有七、八成都进入了唐昊地肚子,长出口气,将碗放在桌子上。耷拉地眼皮睁开了几分,看向唐三。

    “有工作你就先接下。下午我再做。我去再睡一会儿。”

    唐昊的作息习惯很有规律,上午都是睡觉。下午打造一些农具。作为收入,晚上喝酒。

    “好的,爸爸。”唐三点了点头。

    唐昊站起身。喝了不少粥,他的身体也终于不再摇晃了。朝着里间走去。

    “爸爸。”唐三突然叫了一声。

    唐昊站住身体。扭头看向他。眉宇间明显多了几分不耐。

    唐三指着角落里一块有一层淡淡鸟光地生铁道:“这块铁能不能给我用?”前世他是唐门最出色地外门弟子,对于制造各种暗器极其熟悉,当然。那时候各种材料都是由唐门来提供的。而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他虽然也修炼了几年。但实力还远远不足,同时,他也从未想过要将自己最擅长的暗器制造放下。他现在已经开始尝试着锻造一些暗器了。但材料却成了大问题。

    唐昊打造农具的金属都是村里人送来的。都是杂质很多地凡铁。很难制造出精良的暗器,此时唐三所指地这块生铁是昨天刚刚送来。令唐三惊讶地是。这块铁矿里竟然包含着一定地铁母。用来打造暗器再合适不过。

    唐昊地目光转移到生铁上。“咦,这里面有铁精?”走过去低下头看了看,再扭头看向唐三,“你以后想做个铁匠么?”

    唐三点了点头,铁匠这个职业无疑是最适合他来打造暗器的,“爸爸,你年纪大了,再过几年,等我大一点,您就教我打造厨具,让我接替你的工作吧。”以前他做的都是最精密暗器制造的工作,最简单的锻造他反而不会。

    唐昊略微有些失神,喃喃的道:“铁匠,似乎也不错。”拉过一把破旧的椅子,他直接在那块生铁面前坐了下来,懒散的道:“小三,你告诉我,什么样的铁匠,才是最好的铁匠。”

    唐三想了想,道:“能够打造出神器的铁匠,应该就是最好的铁匠吧。”他曾经听村子里的人说过,在这个世界是有神器存在的,尽管他不知道神器究竟是什么。但挂上一个神字,想来应该不错。

    唐昊眼中闪过一丝嘲弄的光彩,“神器?小三也知道神器了。那你告诉我,神器是用什么打造出来的?”

    唐三想也不想,直接道:“当然是用最好的材料。”

    唐昊伸出一根食指,在唐三的面前摇了摇,“如果你想做一个合格的铁匠,记住我的话,用上等材料打造神器,那不是最好的铁匠,最多只是个合成者。用凡铁打造出神器,才是神匠。”

    “用凡铁打造出神器?”唐三有些吃惊的看着唐昊,平日里,唐昊很少和他说话,今天已经算是最多的时候了。

    站起身,唐昊指了指房间另一边一块有五十公分见方的大铁坨,“想成为一名铁匠,和我学锻造。那么,你用锤子先锻造它一万下。才有这个资格。”

    那是一块凡铁,其中包含的杂质众多,比起有铁母的那块不知道要差了多少。

    “现在,你还可以改变主意。”唐昊淡淡的说道。已经准备回里间继续睡觉去了。

    “爸爸,我愿意试试。”唐三的声音清脆而平静,但却包含着一分坚定。

    唐昊有些意外的看向他,“好。”一边说着,他走过去,将那块大铁坨抱起来,直接放在了风箱旁的火炉上,只要燃起炭火,就可以对它进行锻造。

    做完这些,唐昊回里间睡觉去了。

    唐三是一个心志坚定的人,否则,他也不能凭借着一张残破不堪的图纸就制造出佛怒唐莲,那唐门最顶级的机括类暗器。那足足耗费了他十年的时间。

    点燃炭火,拉动风箱,他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呼呼呼呼的风箱声响起,火苗从炭炉中冒出,灼烧着那块大铁坨,尽管唐三并不会锻造,但他经常看唐昊打造农具,过程还是知道的。

    当铁坨渐渐被烧红后,他拖过唐昊平日用的铁锤,放在地上,这种长柄铁锤甚至要比他的身高还高上几分,普通五、六岁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拿的动,更不用说是挥舞它来锻造了。

    但唐三还是将它拿了起来,玄天功力运全身,尽管尚未突破第一重,但他也拥有了成年人级别的力气。

    当——,铁锤与铁坨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这是唐三的第一次锤击,也拉开了锻造的序幕。

    里间,躺在床上的唐昊翻了个身,尽管他闭着眼睛,但脸上神色却依旧有着几分惊讶,喃喃的呓语着,“居然拿得起锤子,天生神力么?”

    当当当当当的敲打声开始在铁匠铺里响起,唐昊与唐三父子开始继续重复着他们平淡的生活,只是不同的是,从这一天开始,唐昊给唐三房间中弄了另一个火炉,让他自己去锻造那块铁坨。他没有指点唐三半句,但也是从这天开始,唐昊的酒喝的少了些,家里的食物也多了些。

    锻造绝对是一个枯燥而令人疲劳的过程,但唐三却把这当成了是对自己身体的磨练。已经过去十一天了,他始终在数着自己锻造的数字,想要抡动铁锤,凭借他身体的力量是无法做到的,必须要有玄天功的辅助。

    他全部的功力,大约够挥动一百锤左右,每当功力消耗殆尽,他就盘膝坐在地上恢复,内力一恢复回来就立刻继续敲打。

    这不只是对身体的锻炼,反复消耗、恢复,对他的玄天功和意志也是一种很好的磨练。可惜的是,玄天功第一重的瓶颈却像是坚不可摧的壁垒,唐三的修炼不可谓不刻苦,他的天份也足够,可就是无法突破而进入第二重。

    但他的锻炼却并没有白费,尽管玄天功没能突破,但这股内力却随着他对铁坨的锻造而变得更加坚韧了,恢复速度似乎也比以前要快了一点。

    十一天过去,唐三已经挥出了八千余锤,铁坨不断的变小,已经不到最初时三分之一的体积了。身体的锻炼和食物的增多,他的身体变得结实了几分,仿佛有一股发自体内的力气逐渐注入到他体内,令他在不断的锻造过程中,对内力的消耗正在逐渐减小。而在附加全部内力的时候,力量也增大了许多。

    当他砸下一千锤的时候,那铁坨就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变化,整整小了一圈,尽管在炭火中烧的通红,但也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的杂质似乎减少了许多。

    百炼成钢,这个词出现在唐三脑海中,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完成这一万锤的决心。而距离这个目标已经很近了。

    唐三的坚持令唐昊很惊讶,在他看来,哪怕自己这个儿子是天生神力,也不可能坚持超过三天。铁锤的锤柄为了防滑是那样的粗糙,不断挥动,与手掌的摩擦,必然会给手掌带来极大的伤害。可他却发现,唐三虽然在实打实的锻造,可他那双稚嫩的小手看上去却并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一个水泡都没有起过。

    唐三不想失去这个父亲,也更不希望自己过往的一切被人知道,所以,他自然不会告诉唐昊,这是因为他修炼着唐门的玄玉手。

    想用好暗器,最基础的需要是眼力、手力、心力的融合。正所谓心到眼到,眼到手到。所以,在唐门内门的修炼方法中,对于眼力、手力的要求极高。

    紫极魔瞳,借助旭日东升时紫气东来的短暂时刻进行修炼,对眼力有着极大的提高作用。

    玄玉手,可以令手掌变得极其坚韧,并且隔绝任何毒素。

    这两种能力,是唐门内门弟子的必修课。尽管唐三的玄玉手还远远不够火候,但保护自己手掌不被磨出水泡还是能做到的。

    “再加把劲,今天就能完成了。”唐三卖力的挥动着手中的铁锤,在这枯燥的过程中,他的心却并不平静。对于这个世界,他的了解还很初步,毕竟,这里只是个小村子而已。

    这个世界叫斗罗大陆,在大陆上有两大帝国,或者也可以说成是两个联盟。因为在两大帝国之中,大量的领土分封诸侯,拥有武装力量的贵族多不胜数。

    这两个帝国一个是唐三所在的天斗帝国,另一个,则是南方的星罗帝国。

    法斯诺行省位于两国交界处,而圣魂村旁的诺丁城更是距离星罗帝国只有不到二百里的路程而已。

    唐三从村民的交谈中知道,在斗罗大陆中,没有自己那个世界的武功,但却有一种叫武魂的东西。据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武魂,其中,极少一部份人的武魂可以进行修炼,形成了一个职业,叫做魂师。而泛大陆最高贵的职业就是魂师。像百年前传说中从圣魂村中走出的那位魂圣,就是一名魂师,魂圣是魂师到了一定级别的称号。

    武魂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器武魂,一类是兽武魂。顾名思义,以器具为武魂者,就是器武魂,以动物为武魂者,就是兽武魂。相对来说,器武魂包含范围更大,大多数人也都是器武魂,而器武魂中无法修炼的武魂也要比兽武魂的比例更大。

    唐三曾经见过村子里一个人的武魂是锄头,显然是一种无法修炼的武魂,但尽管如此,他在耕地的时候,依旧要比普通村民的速度快一些。

    这也是唐三了解的全部了,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武魂,唐三也想知道,自己的武魂是什么。究竟是器武魂还是兽武魂,又是否能够修炼呢?

    斗罗大陆上的人,武魂觉醒在六岁的时候,再过几天,唐三就要六岁了,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玄天功之所以无法突破,似乎就与这武魂有些关系。

    对于成为魂师,唐三到不怎么感兴趣,但他却立志要成为一名唐门内门级别的暗器高手,又怎么少的了内力呢?

    “唐昊,忙着呢?”正在唐三朝着自己那一万次锻造努力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会儿是下午,唐昊正在工作,打造着农具,闻言只是嗯了一声。

    唐三有些好奇的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只见来的是一名老人,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身材瘦长,但精神矍铄,衣服干净整洁,头发也梳理的一丝不苟,和唐昊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这个人唐三认识,是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

    “小三,来,让爷爷看看。”老杰克向唐三挥了挥手。

    这位村长是个老好人,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早几年,唐三家最困难的时候,他没少送吃的过来。

    “杰克爷爷,您好。”唐三走到老杰克面前,恭敬的向他行礼。对于对自己好的人,唐三都会铭记于心。

    唐昊冷淡的道:“有事么,村长。”老杰克其实比他大了还不到十岁,却硬是要比他高一辈,令唐昊一直有些不爽。

    老杰克似乎已经习惯了唐昊这样的态度,“唐昊啊,小三也快六岁了吧。今年的觉醒仪式他也应该参加了。”

    唐昊看了唐三一眼,淡然道:“那就参加吧。是哪天?”

    老杰克道:“就在三天后,到时候我来接他好了。”他看着唐昊的样子,很明显是想说,要是指着你送他去,恐怕就耽误了。

    唐昊点了下头,就不再理会这位村长了。

    唐三却有些好奇的问道:“杰克爷爷,什么是觉醒仪式?”

    老杰克正色道:“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武魂,到了六岁左右就要进行觉醒仪式。有了武魂,会对我们某方面的能力增强。哪怕是最普通的武魂,也会有所帮助。万一你要是拥有一个出色的武魂,可以进行修炼的话,那么,你甚至有可能成为魂师。觉醒仪式一年才有一次,我可不能让你错过了。是诺丁城武魂分殿的执事大人亲自来帮助我们村里的孩子觉醒呢。那位执事大人可是以为大魂师级别的魂师。”

    说道大魂师三个字的时候,杰克眼中明显流露出了羡慕之色。

    唐三对于魂师的概念只是模棱两可的听说过一些,此时抓住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追问道:“大魂师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