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一集 斗罗世界 第三章 双生武魂

    “哦。”魂环,魂兽,这两个崭新的名称不断在唐三心中回荡着。虽然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玄天功一直无法突破瓶颈,这魂环显然是一个突破口。

    此时,杰克已经回过神来,低头看向唐三,惊讶的道:“小三,你不会就是大师说的那个先天满魂力,武魂蓝银草的小子吧。”

    唐三点了点头,道:“是我。”

    老杰克蹲下身体,面对面的看着唐三,“小三,没想到你的天赋这样出色,可惜,你却有那样一个爸爸,没有好的武魂传承给你。否则的话,说不定你真的能成为咱们村子里第二个魂圣呢。你告诉爷爷,你愿不愿意去专门的学校学习魂师的修炼方法。只有那里才有关于武魂最准确的各种知识。”

    唐三此时已经对武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这武魂与他自身的玄天功有关,但他依旧没有直接肯定的答复,“杰克爷爷,这要问我爸爸才行。”

    杰克恍然醒悟过来,是啊,孩子再懂事也终究是个孩子,怎么说也要征询唐昊的意见才行。

    眼中流露出几分坚定的光芒,尽管他实在不愿意去见那个邋遢鬼,但为了村子里能够再出一名魂师,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走吧,小三,爷爷送你回家。”老杰克先潜回了其他孩子,让他们的父母领走,这才带着唐三回到了铁匠铺。

    上午,是唐昊例行的睡觉时间,铁匠铺里静悄悄的。

    “唐昊,唐昊。”老杰克可不管唐昊是否在睡觉,对于这个邋遢铁匠,他实在是憎恶的很。如果不是他锻造的农具价格低廉的很,他早就想把唐昊踢出村子了。

    一边叫着唐昊,老杰克目光四处掠过,本想找把椅子坐下,但看着那些破破烂烂的东西,他实在没勇气拉过来一把。他年纪已经不小了,可不想在这里摔个筋折骨断。

    “谁在大呼小叫的。”唐昊略微带着怒气的声音响起,里间门帘撩开,缓步走了出来。

    他首先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这才将目光转移到杰克身上,“老杰克,干什么?”

    杰克没好气的道:“今天是你儿子武魂觉醒的日子,你不知道有多么重要?别人家都是父母一起陪同着,可你到好,还是老样子。”

    唐昊仿佛没听到杰克的讽刺一般,目光再次看向儿子,“小三,你的武魂觉醒了?是什么?”

    唐三道:“爸爸,是蓝银草。”

    “蓝银草?”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任何外物都不太感兴趣的唐昊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眼中也流露出一丝特殊的光芒。

    唐昊的表情变化只有唐三注意到了,老杰克自然不会管一个邋遢铁匠的表情如何,直接说道:“虽然是蓝银草,但小三可是先天满魂力。唐昊,我决定了,今年村子里那一个工读生的名额,就给小三了。让他到诺丁城初级魂师学院去学习。路费村子里包了。”

    “蓝银草,蓝银草。”唐昊喃喃的念叨了两句,猛的抬起头,眼中流露出唐三从未见过的坚定光芒,沉声道:“不行。”

    “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杰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吃惊的看着唐昊,“你应该知道这个机会有多么宝贵,我们圣魂村哪怕是曾经出过一个魂圣,一年也只有一个名额,其他村子,更是两三个村子才能共享一个名额,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好机会。说不定,小三以后就能成为人上人。”

    唐昊冷冷的看了杰克一眼,“人上人有什么用?我只知道,他要是走了,就没人给我做饭吃了。蓝银草,你认为蓝银草武魂能够修炼成什么?那只是个废武魂。”

    老杰克怒声道:“可他是先天满魂力,只要能得到一个魂环,哪怕是品质最差的魂环,也立刻能够成为一名魂师。魂师,你知道么?我们村子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一个魂师了。”

    唐昊淡然道:“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可以走了。”

    “唐——昊——。”老杰克胸中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限。

    唐昊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用那么大声,我还不聋。我说了,你可以走了。”

    “杰克爷爷,您别生气。我还是不去学习魂师的能力了。爸爸说得对,蓝银草只是废武魂,谢谢您的好意。”

    杰克虽然极度憎恶唐昊,但却非常喜欢懂事的唐三,满腔的怒火渐渐平复下来,长叹一声,“好孩子,爷爷不生气。好了,爷爷要走了。”说着,转身朝外面走去。

    唐三赶忙相送。爸爸可以不理会,但杰克是村长,对他又很好,礼数上他绝不会少。

    杰克走到铁匠铺门口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唐昊,语重心长的道:“唐昊,你的一生也就这样完了,但小三还小,难道你不认为应该给他一种谋生手段么?不要耽误了他,成为魂师,至少他以后不会像你这么落魄。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就来找我吧。距离今年诺丁魂师初级学院的报名时间还有三个月。”

    唐三将老杰克送走了,他心中也多少有几分失落,毕竟,素云涛所说的魂环或许会关系到他的玄天功突破问题。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相信,机会还是有的。

    缓缓走回铁匠铺,唐昊出奇的没有回房间继续睡觉,而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爸爸,您回房间再睡会儿吧,我去准备中午饭。”

    唐昊依旧闭着眼睛,淡淡的道:“你是不是也感到很失望。也想去成为魂师么?”

    唐三愣了一下,“没事的,爸爸,成为一个铁匠也很好啊,一样可以养活我们。你不是答应过我,要教我打造农具的么?”

    唐昊缓缓睁开眼睛,从他眼中,唐三看到了激动的情绪,不知不觉间,唐昊的右拳已经攥紧,已经现出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极其冰冷的气息,“魂师?魂师又有什么用?别说只是一个废武魂,哪怕是最厉害的武魂,最强大的魂师又能有什么用?不过还是废物罢了。”

    唐昊的情绪很激动,他的身体都在颤抖,隐约之间,唐三在父亲眼中看到了一点晶莹的东西。

    跑过去,唐三握住唐昊的拳头,“爸爸,您别生气,我不去做魂师就是了。我一直陪着你,给你做饭。”

    深吸口气,唐昊的激动来得快,去的也快,淡淡的道:“把你的武魂释放出来给我看看。”

    “好。”唐三点了点头,抬起右手,体内玄天功悄然催动,意识中感受着那股特殊的热流与玄天功融合为一,淡淡的蓝色光芒出现在他掌心之中,顷刻间,一颗蓝盈盈的小草已经出现。

    怔怔的看着唐三手中的蓝银草,唐昊一阵失神,良久才渐渐恢复过来,眼中光芒吞吐不定,喃喃的低语道:“蓝银草,果然是蓝银草。和她的一样。”

    突然,唐昊猛的站起身,转身就朝里间走去,突然的动作险些令他面前的唐三跌倒,手中的蓝银草武魂也自行消失了。

    “爸爸。”

    唐昊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要吵我。”说着,就已经掀开门帘进了里间。

    “可是,我还有一个武魂。”唐三还是说出了今日武魂觉醒后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是他没有向素云涛和杰克问出的问题,毕竟,那些都只是外人而已。

    ……

    【唐门玄天宝录总纲,第一条:永远不要让无法完全信任的人知道你真正的实力有多少。】

    ……

    玄天宝录唐三早已烂熟于心,对于总纲更是绝对坚持贯彻。

    门帘猛的撩开,唐昊再次出现在外间,此时,他脸上却已经尽是震惊的神情,可以看到,他的双眼通红,刚才似乎是流泪了。

    唐三没有开口,而是像之前抬起右手那样,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这一次,不再是蓝光,淡淡的黑色光芒从他掌心之中喷涌而出,光华瞬间凝聚,一个奇异的东西出现在他掌心之中。

    那是一柄通体乌黑的锤子,锤柄大约有半尺长,锤头是圆柱体,看上去很像是缩小版的铸造锤,但是,在那锤子乌黑的表面上,却有着一股特殊的光芒,圆柱形锤头上,盘绕着一圈淡淡的花纹。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柄锤子出现在唐三手中时,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都显得有些压抑,而唐三似乎无法承受那柄小锤的重量一般,只能握住他,手臂缓缓下垂。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

    和几乎不需要消耗玄天功的蓝银草不同,这柄黑色的小锤子一出现,就几乎吸收了唐三所有的内力。他也只能勉强控制着自己握紧锤柄。虽然看上去,这柄锤子很小,可实际上,它的重量却要远远超过铸造锤。

    “这,这是……”唐昊几乎是一个箭步就来到了唐三面前,一把抓住他握着锤子的手,带到自己面前,唐昊的手很有力,至少现在唐三不再感觉到那锤子对自己手臂有那么大的负荷了。

    当唐昊的手握住他的手时,一种温暖的血脉相连感觉令唐三心中份外舒服,“爸爸,有什么不对么?”

    看着那黑色的小锤子,之前消失的激动光芒再次出现在唐昊眼中,“双生武魂。竟然是双生武魂。儿子,我的儿子。”

    猛地,唐昊张开有力的双臂,将唐三紧紧的拥入自己怀抱之中。

    唐昊的胸膛很宽阔,或许是因为长期做铁匠的原因,尽管表面上他看上去很懒散,可他身上的肌肉却并没有因为岁月而减少,他的怀抱很温暖。那种父爱带来的安全感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爸爸。”唐三有些愣住了,在他的记忆中,这似乎是唐昊第一次这样的拥抱他。

    手上的小铁锤仿佛在变得越来越沉,尽管唐三很喜欢这种父爱带来的温暖,但他更不希望铁锤脱手砸到自己的父亲。

    “爸爸,我要坚持不住了。”唐三忍不住说道。

    唐昊松开双臂,“收回去。”

    乌光散去,重量消失了,唐三心中很奇怪,那明明是自己的玄天功混合体内一股特殊力量形成的锤子,可为什么自己却拿不动呢?更令他惊讶的是召唤出过那小锤子之后,自己的内力竟然消耗的七七八八。

    唐三从未见过父亲的脸色如此精彩过,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出现在唐昊脸上,良久,他才徐徐说出一句话,“记住,在你的未来,一定要用你左手的锤保护好你右手的草。永远。”

    唐三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唐昊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回里间去了。

    一边弄着午饭,唐三一边思考着今天接触的武魂世界,双生武魂,似乎在这个世界中应该很少存在,否则,父亲也不会那么吃惊了。看样子,自己那个锤子武魂好像令他触动很大。

    对于他来说,更重要的却是武魂与玄天功之间的关系,如果那个魂环就是自己玄天功无法突破的关键,那么,不论怎样,都要想办法来得到一个魂环试验一下。

    午饭时,唐昊显得很沉默,就连饭量也似乎比往日少了许多,目光不时落在唐三身上,仿佛在犹豫着什么。

    吃完午饭,唐三习惯性的准备收拾碗筷,却被唐昊叫住了。

    “等会儿再收拾吧。小三,我问你,你想不想成为一名魂师?”

    唐三愣了一下,看向唐昊,他不愿意欺骗父亲,犹豫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

    唐昊叹息一声,面庞看上去更加苍老了几分,“你终究还是要选择走向这条道路。”他只是再说了这一句话,就又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唐三发现,唐昊在感叹的时候,情绪中有失望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欣慰的表情。他明白,在自己这位父亲心中,似乎隐藏着很多事。

    收拾完碗筷,唐三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他的工作,铸造锤与铁块碰撞的叮当声有节奏的响起。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将这块生铁打造到唐昊要求的拳头大小,但这种铸造的方式对于提升他对玄天功的使用却有着不小的好处,对身体锻炼的效果也不错。唐三已经开始尝试着用尽可能少的玄天功内力来挥动铁锤,这样,他在每一次连续挥击的时候就能维持更长的时间。

    当下午的敲打进行到三百多下,感觉上又令那块生铁祛除了一些杂质时,门帘掀起,唐昊走了进来。他今天下午似乎并没有打造农具,至少唐三没有听到熟悉的敲打声。

    “爸爸。”唐三看向父亲,手中的铁锤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唐昊做了一个让他继续的手势,就走到一旁站定,也不开口,只是看着他。

    唐三这才继续挥锤,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以他现在的内力,还不足以达到去适应温度的程度,更何况,这绝对是一项重体力劳动。

    当,当,当,当,当……,敲击声不断响起,唐三幼小的身体和手中的铁锤并不成比例,但铁锤每一次抡起却是虎虎生风。

    唐昊心中暗道,天生神力加上先天满魂力,难怪他这么小就能挥动铁锤。老杰克的话或许是对的,不应该因为自己的颓废而影响到这个孩子的发展,今后的路,就让他自己去走吧。

    看着挥汗如雨的唐三,唐昊终于下定了决心。

    “停一下。”唐昊开口道。

    唐三放下手中的铁锤,微微有些喘息,悄然催动体内的玄天功调息,以恢复自己的体力。

    唐昊走到唐三面前,拿过他手中的铁锤,再看看火炉上烧的通红的铁块,“像你这样敲打,就算是一年也无法让它变成拳头大小。”

    唐三仰起头看着高大的父亲,“那我该怎么做?”

    唐昊冷淡的道:“告诉我,当你挥动铸造锤敲击它的时候,身体什么地方最先发力?”

    唐三想了想,道:“应该是腰吧。从腰部带动背部,然后再带动手臂抡起铸造锤?”

    唐昊并没有肯定或者否认唐三的说法,继续问道,“人身体除了大脑以外,最重要的是什么地方?”

    “是心脏。”唐三毫不犹豫的回答。心脏和大脑同样是瞬间致命的地方,而大脑还有头骨保护,心脏却只有皮肤与肌肉而已。作为唐门弟子,对于人体结构他清楚的很,用暗器刺穿敌人心脏,是最有效也是最简洁的致命方法。

    唐昊停顿了一下,才道:“那你再告诉我,一个人有几颗心脏。”

    “啊?”唐三吃惊的看着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人有几颗心脏还用说么?

    “回答我。”唐昊冷冷的看着他,身材与气息上的压迫力令唐三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颗。”

    唐昊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记住,人的心脏有三颗,而不是一颗。”

    “三颗?”唐三目瞪口呆的看着唐昊,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唐昊倒转手中的铸造锤,用锤柄碰了碰唐三的两条小腿,“在这里。人的两条小腿上的肌肉,就是第二和第三颗心脏。一个人,如果想要将自己的全部力量发挥出来,那么,必定是三颗心脏同时运转的结果。所以,发力时,并不是以腰为起始。三颗心脏才是起点。”

    “当你胸口内的心脏急速跳动之时,从两条小腿开始法力,力量上传,到大腿,经过腰、背、手臂,最后释放出去。这才是全力一击。心脏发力,腰为轴。看着。”

    唐昊手中铸造锤微微一顶,令唐三后退几步,同时,手中锤子已经调转回来,低喝一声,身体半转,双脚紧扣在地面上,裸露在破烂裤管外的两条小腿瞬间绷紧,整个人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猛虎一般,腿发力,腰转回,铸造锤在无形之中已经带了回来,当啷一声巨响。重重的落在那块烧红的生铁之上。

    唐三完全可以感受到,这只是一个人体发力的过程,唐昊没有内力,更没有什么武魂力的释放,这完全是肉体的力量,而那块之前还通红的铁块,却被砸的完全塌陷了接近三分之一,变形极其明显。

    “以小腿发力,把自己身体的力量连接成一个整体,是为全力。”唐昊手中的铁锤还到唐三手中,“你来一次。”

    “好。”唐三从没有想过,锻造还有这样的敲门。这种发力的法门可不只是用在锻造上那么简单。它应该也可以用在自己的唐门武学之中。

    双手握住锤柄,学着唐昊之前的姿势,唐三双眼紧紧的盯视着那烧红的铁块,玄天功缓缓运转,深入小腿之中,双脚紧紧扣在地面上。

    唐三大喝一声,腿部力量与玄天功同时法力,力量从小腿爆发,瞬间蔓延,腰部转动,带动背部,至双肩,再到手臂。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似乎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那由小腿爆发开始到手臂抡起铁锤结束,自己的身体似乎要被这股大力带的飞起来一般。

    当——,铁锤准确的砸在铁块上,发出一声巨响。

    唐三整个人的身体都因为铁锤的抡动而双脚离地,向前趔趄了一步,铁锤反弹而起,尽管有玄玉手相互,手上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双臂却被这股反弹力震的一阵酸麻,幸好玄天功及时运转,这股酸麻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尽管唐三因为年纪原因,附加上玄天功,这一锤的效果也不如唐昊那么明显,但和他之前的敲击相比,这一锤的作用甚至足以抵挡上之前的数十锤。

    眼看着唐三的动作,唐昊并没有给予评价,但从他眼中闪过的一丝惊讶来看,唐三做的显然要比他预想中更好。唐昊没想到,唐三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这种发力的法门。

    他又哪里知道,唐三一直在苦修唐门武学,不但有着玄天功的基础,控鹤擒龙、鬼影迷踪加上玄玉手,令他的协调能力远超同龄人。他本身的悟性又不差,这发力的技巧自然很容易就掌握了。当然,这毕竟是第一次,他运用的还并不纯熟。

    “爸爸,我做的对么?”

    唐昊缓缓点头,“你知道心脏的作用了么?人使用最多的肌肉就是小腿,小腿是一切力量的根源。运用好小腿的力量,会让你的力气大增。”

    说着,唐昊走到风箱旁坐了下来,从风箱下面拉出一个由生铁铸造而成的东西,那是两个脚踏板一样的物体,唐昊把他连接在风箱下面,自己双手拉住风箱,“铸造中,风箱的作用也非常重要,金属充分的燃烧,可以更好的锻造,因为那样会令它的韧性更强。而任何一块金属,哪怕是杂质再多的金属,它本身也都是有灵魂的,一旦温度不够,在锻造中力量过大令其破碎的话,那么,就算重新融化再进行锻造,这块金属也只是废品。所以,在你全力击打铁块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好它的温度。拉风箱,同样也是用小腿发力,不但可以尽可能的减少力量的消耗,也能够令风箱的效果达到最大化。”

    双脚蹬在那两块脚踏板上,骤然发力,以腿起点,整个身体迅速向后弹起,双臂在自然的带动下将风箱的把手来开,腿由挺直变回弯曲,再将把手送回。一来一回之间,风箱全力运转,唐昊的动作看上去并不快,但每一下却都令风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在小腿肌肉的带领下,身体与风箱形成一种特殊的韵律,火焰骤然从炉子中升腾而起,铁块顿时被烧的通红。

    “你来拉风箱,按照我刚才的动作。”唐昊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唐三。

    有了之前挥铁锤的经验和仔细观察,唐三坐在唐昊之前的位置上很快就掌握了拉动风箱的方法,虽然还有些生涩,但在他的仔细注意下,每一次发力都是从小腿开始。果然如唐昊所说的那样,不但力量节省很多,而且效果也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

    唐昊拿着唐三的铸造锤,淡淡的道:“全力挥锤进行铸造,可以令自己的力量充分发挥出来,但同样的,一锤下去,反弹力也会给自身造成很大的负荷,如果没有合适的方法进行引导的话,不但容易伤到自己,也会令一部份力量流失,无法作用在金属上。下面我的动作你要仔细看,这将是你能否在短时间内把这块生铁敲打到拳头大小的关键。”

    深吸口气,唐昊的双眼变得专注起来,随着唐三对风箱的拉动,整个铁块已经被烧的通红,炽热的火焰升腾,令房间内变得异常灼热。

    唐昊动了,他地动作和之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以腿带腰。以腰带背,以背带臂,当地一声,铁锤砸在铁块上。

    当铁锤因为反作用力弹起的同时。唐昊突然一个转身,依旧是小腿发力。那反弹而起地锤子已经被他抡了起来。在空中挥舞一圈。带着强烈的风声。又是一声巨响,再次落在了铁块上。这一击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力量似乎比第一击还要强。

    铁锤高高地反弹而起,唐昊地动作与铁锤弹起的幅度似乎达到了一种完美的契合。不早不晚。正好在铁锤弹起即将到最高点的那一瞬间,身体带动铁锤盘旋一周。再次砸下。

    唐三的眼睛亮了起来,这分明是一种借力使力地法门,利用铁锤与金属碰撞产生地反弹力化为自己下一击地力量。动作完美而协调。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反弹力对自身的伤害,反而将这股力量化为了持续地打击,从第二击开始,每一击的力量都超过了唐昊地全力。可却依旧在他地控制之中。

    唐昊地动作越来越快。铸造锤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击打在铁块上,铁块不断在铸造锤地敲击下变形。令人吃惊地是。唐昊敲打的位置极为准确。每当铁块被敲打到原本二分之一厚度,开始变得扁平地时候。他手中的铸造锤都会有一下敲击在铁块的边缘,令它产生翻转。这样一来,铁块是在均匀地承受着他地锤击。而不是单纯的被砸成一个铁饼。

    转瞬之间。三十六锤已经挥出,唐昊双手带动着铸造锤在空中接连旋转三周,才化去了锤上地力量,收锤而立。面不红。气不喘,仿佛之前那狂风暴雨般的打击并不是他做地。

    整个铁块就在这三十六锤之间整整小了一圈。用肉眼竟然已经很难看到其中地杂质了。

    这才是真正的铁匠技能啊。好漂亮地锤法。

    “明白了么?”唐昊看着在不断拉动风箱地唐三。

    唐三想了想。道:“借力用力,道理上我明白了,不过,这似乎并不简单。”

    唐昊淡然道:“想做到我这样地程度。只有一个办法。熟能生巧。同时。你要记住,如果是对一块普通金属进行敲打,那么。在它杂质最多地时候。也是最容易碎裂的时候,那时候。你在敲击时,力量就要小一些。当它地杂质逐渐减少时。你的力量就可以开始渐渐增加,保持敲击地效果,这其中地力度控制。才是关键,你自己慢慢练习吧。不要盲目的增加力量和速度,准确性同样重要,至少你要知道自己这一锤下去。会敲在什么地方,否则。力量再打又有什么用?”

    铸造锤重新回到唐三手中。唐昊转身出去了。

    父亲没有食言,他果然教导了自己铸造地方法,而且,从父亲传授自己的这些东西来看,任何行业都有着属于自己地奥秘。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在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时间里。唐三每天都在练习唐昊教他地那种借力抡捶的铸造方法,尽管他有着控鹤擒龙来辅助力道的控制。有着紫极魔瞳来确定自己锤击的位置,可这锻造地方法比他想象中还要难掌握。

    既然是全力一击。本身使用地力量就很难控制。借助反弹力,再控制住身体的平衡还要锤击到想要达到的位置就是难上加难。没增加一锤,所需要的控制力就要增加几分。身体的不断旋转不但会令大脑感到眩晕。同时,那每一锤下去的力量也就更难控制了。

    幸好,那块铁矿他已经锤击了很长时间。自身杂质已经很少了,不那么容易碎裂。否则,在他那无法控制轻重的铸造锤下。恐怕早就破碎了。

    但是,在这练习地过程中,唐三对于玄天功地运转应用,以及控鹤擒龙、玄玉手与紫极魔瞳地配合,却都在潜移默化地进步着。

    从第一天只能挥动两锤就要偏离位置,到半个月后地今天。他已经可以连续挥动七锤,准确无误地击打在那铁块上,进步是非常明显的,同时。铁块也在他的全力敲击下变得越来越小,每天都有成果。

    当然。这也和那以小腿发力的方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有了这种发力的办法,就大大地节省了玄天功地消耗。使唐三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拉风箱和进行锻造。

    当初父亲挥动的是三十六锤,而且看上去还有余力似的,自己却只有七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父亲地程度,每当唐三想到这一点地时候。练习的就格外有动力。

    这些天。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武魂和魂环。就连清晨到山顶去修炼紫极魔瞳的时候。也在思考着锤子应该如何挥动地问题。

    三个月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唐三可以挥锤持续发动十三击地时候。唐昊开始教导他如何进行器具的锻造。唐昊地教导方式很直接。就是自己先做一遍。然后让唐三再做一遍,只要看他有点入门,就放任他自己去练习,并没有过多地言语指导。只有在关键的地方。才会说上一两句。

    正是因为这样,每当唐昊出言指点地时候,唐三记得格外清楚。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