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一集 斗罗世界 第六章 我叫小舞,跳舞的舞

    王圣拉开床前一名学员,也不客气,在唐三旁边坐了下来,“唐三,你打败了我,以后你就是咱们七舍的老大了。”

    唐三赶忙摆手,道:“我是来学习的。”

    王圣正色道:“这是规矩,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你以为老大是好当的?我可不是跟你谦虚。你看。”一边说着,他拉开了自己两条校服的衣袖。

    唐三吃惊的看到,在他这双手臂上,竟然足足有七、八处青紫色的伤痕。

    王圣苦笑道:“这是昨天刚到学院时弄的,我们这些工读生,都是出身于贫穷的家庭,其他宿舍的学员经常会欺负我们七舍的人,作为宿舍的老大,必须要替兄弟们出头。我巴不得把这个责任转给你呢。”

    其他学员都点了点头,看着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希冀的光芒。书_

    正义感,是侠客的基本要素。保护弱小自然包含其中,唐三当年在唐门受到的这方面教育可谓是多不胜数,闻言也不再推辞,“那好吧。我不会看着宿舍的同学被欺负的。”

    正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里是七舍么?”

    众人同时朝门口处看去,眼睛顿时有些直了。

    只见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站在门口,看样子,和唐三的年纪差不多,身高也几乎一样。俏丽的小脸白里透红,粉嫩嫰的样子就像熟透的水蜜桃,让人很有咬上一口的冲动。尽管她的衣着非常朴素,但看上去,却十分整洁。

    黑色的长发梳理成一个蝎子辫垂过臀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好奇。她的手里也捧着一套崭新的校服。

    宿舍内的学员都是男孩儿,突然看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儿出现,一个个都露出目瞪口呆的样子。

    唐三忍不住低声向王圣问道:“我们这里可以男女混住?”

    王圣点了点头,同样压低声音,道:“大家还都是孩子,学校每个宿舍都不分性别的。据说到了中级魂师学院才会区分开。真是怪了,去年一个工读生都没有,今年却来了两个。老大,上,给她个下马威。”

    “呃……,不用了吧。”唐三没想到自己刚刚成为了这所谓的七舍老大,立刻就遇到了一个难题。让他去欺负一个女孩子,他实在做不出来。

    门口的女孩儿眨了眨大眼睛,看着里面没人理会自己,再抬头看看门上那七舍的标牌,脸上流露出甜丝丝的微笑,“你们好,我叫小舞,跳舞的舞。”

    王圣在唐三后背上连捅,示意他不能破坏宿舍的规矩。

    唐三无奈之下,只得站起身,朝着女孩儿走了过去,“你好,我叫唐三。是,是这里的……”老大二字他实在有些说不出口,脑中灵机一动,“是这里的舍长,你叫我名字就行了。请问,你的武魂是什么?”

    小舞眨了眨大眼睛,微笑着道:“我的武魂是兔。很可爱的那种小白兔。你呢?”她一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会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说不出的动人。

    唐三道:“那你岂不是正好克我,我的武魂是你武魂的食物。蓝银草。”从来没有和女孩子交流的经验,当初在唐门他也只是天天沉迷于暗器之中,此时竟然有些紧张。

    小舞噗哧一笑,道:“你真有意思,不让我进去么?”

    “这个……,是这样的,我们七舍有个规矩,新来的工读生,要展示一下自己武魂的实力。所以,我想和你切磋一下。”

    唐三暗暗安慰着自己,切磋,不是欺负人。自己小心一点,别伤到她就是了。也算是保留了宿舍的传统。

    小舞有些怪异的看着唐三,“你确定?”

    唐三点了点头,道:“确定。”

    小舞把自己的校服放在一旁,脸上流露出几分兴奋,“好啊,那来吧。”

    还没等唐三反应过来,她的右腿已经屈膝而起,脚尖瞬间弹出,直奔小三的下巴踢去。看上去力量并不怎么大,但速度却非常快,吓了唐三一跳。

    身体朝左侧一闪,让开踢来的脚,同时右手抓向小舞的脚腕处,右脚习惯性踏出,肩膀靠向小舞的胸膛。一式标准的铁山靠。在正常情况下,单脚支撑身体的小舞要真的被唐三这样靠上,那么,她必然会摔的飞跌出去。

    当然,唐三是很有分寸的,他心中已经想好了,只要小五一失去平衡,以自己的速度,绝对来得及拉住她,同时他那一靠也没用多少力。只要算是比试过了,也就算过关了。

    其他学员们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唐三和小舞动手,王圣眼看着唐三的动作,眼中异彩连连,努力的记忆着。他发现,唐三的动作虽然很简洁,但却非常有效。

    但是,事情并不是按照唐三设定的剧本进行下去的。

    唐三的右手刚刚抓住小舞的脚腕时,突然觉得手中一滑,势在必得的一抓竟然失手了。紧接着,小舞踢空的腿顺势一横,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对唐三撞过来的右肩,她的双手轻轻一挡,右脚在唐三肩头借力,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顺势攀上了唐三另一边的肩头。

    此时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怪异,小舞的两条腿竟然缠上了唐三的脖子,借助唐三肩头前顶之势,上身后仰,双掌撑在地面上,柔软的双腿就像是弹簧一般,竟然就那么绞住唐三的脖子将他向后摔出。

    幸好小舞年纪小,此时穿的是裤子,如果换成裙子的话,那恐怕……

    唐三从没有和女孩子交手的经验,当小舞第一条腿缠上他脖子的时候,他本来可以做出一些反应,但因为腿抬起,小舞的裤脚自然滑落了几分,贴上唐三脖子的小腿已经没有了遮掩,白嫩的小腿传来一种女孩子肌肤特有的滑腻,顿时令唐三的情绪波动了一下,反应也自然慢了半拍。

    当小舞双手撑住地面,双腿同时发力的时候,唐三再想硬扛也已经晚了。毕竟,人的脖子是脆弱的,他又还只是个孩子。一旦凭借功力硬扛,脖子很容易受伤。不得以之下,他也只能任由小舞将自己的身体摔出。

    唐三发现,小舞这种双腿用力,以手撑地的方法,将她全部的力量最有效的发挥出来,竟然和父亲教自己那种以小腿发力,抡捶的方式有些类似。

    仰面摔倒在地,小舞的力量并不大,唐三又有玄天功护体,自然是不会受伤的。

    摔出唐三,小舞已经灵巧的站在地面上,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翻身爬起,唐三可不是王圣,输了就是输了,大意不是理由。他知道,小舞在把自己甩出去的时候,已经手下留情。否则,她缠在自己脖子上的双腿可不只是摔人那么简单了。

    这种技巧唐三还是第一次遇到,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原本那个世界的武术中似乎没有类似的方式。不过,这种技巧也非常危险,如果那时候自己的反应快一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攻击到小舞身体似乎并不困难。

    “我输了,能不能告诉我,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技巧?”唐三脸微红。心中暗想,自己恐怕是七舍当老大时间最短的人了。

    小舞笑吟吟的道:“我这个叫柔技。利用身体的柔软和坚韧发动的技能。”

    此时,先前观战的宿舍学员们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尤其是王圣,之前唐三击败他已经令他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觉了,而此时唐三被眼前这个漂亮小姑娘一击制胜,他早已瞪大了眼睛。心中暗想,今年来的工读生怎么都这么厉害?

    唐三对宿舍老大的位置本就没什么想法,道:“按照宿舍的规矩,你打赢了我,以后你就是宿舍的舍长,也就是我们这群人的老大了。”

    小舞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惊讶不多,欣喜之情大盛,“老大?似乎很好玩,好。那以后我就是你们老大了。当这个工读生似乎很不错嘛。”

    小舞选择了唐三旁边的一张床,把自己的行礼从背上摘下和校服放在一起。

    “那个,你们谁来给我介绍一下咱们学院的情况?”小舞看着不吭声的众人问道。

    此时这些学员们才渐渐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小舞刚才摔出唐三那一下利落之极,令他们心中多少都有些惧怕。

    还是王圣站了出来。

    “我们这些工读生其实就是负责打扫学院,具体的工作是由专门负责我们的老师安排的。学院一共有六个年级,每个年纪一个班。老大你和唐三是新来的,应该是一年级的学员。剩下的我们这些人,至少也是三年级的,我今年升入六年级。学院每天上午上课,下午自行修炼。上午一般是两堂课,一堂是文化知识,一堂是讲武魂。我们工读生在下午大多有一些工作。从而换取一点收入来作为伙食费。”

    王圣将其他学员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些工读生中,武魂先天最好的就是王圣了,不但是兽武魂,还是战斗力很强的兽中之王,他的魂力已经有九级,再升一级就可以在毕业时参加魂兽猎杀,从而获取魂环提升称号。

    听完王圣的话,小舞看了唐三一眼,道:“唐三,你的魂力多少级?刚才我感觉你的力量似乎很强。”

    唐三也不隐瞒,毕竟他这表面上的武魂是最废柴的蓝银草,“我是先天满魂力。所以力量比较强。”

    “先天满魂力?”学员们顿时惊呼出声。

    王圣心里终于平衡了,唐三的魂力比自己强,战胜自己也是应该的。在大家都没有魂环的前提下,魂力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难怪他的力量会比自己大。王圣心中信心十足,心中暗想,自己的武魂是战虎,等到自己和唐三同样获得魂环进入到魂师称号后,他那蓝银草肯定不是自己战虎的对手。

    小舞眨了眨眼睛,喃喃的念叨了一句什么。

    正在这时,一名三十多岁的老师从外面走了进来,“新来了工读生么?站出来一下。”

    唐三和小舞同时从自己的床上站起身。

    这位老师相貌普通,淡绿色的头发,手里抱着一床被褥,“哪个是唐三?”

    唐三赶忙站了出来。

    老师道:“我叫墨痕,你们可以叫我墨老师,唐三,这是大师给你的被褥。”

    唐三接过被褥,虽然被面并不华丽,但一股干爽的气息扑鼻而来,竟然都是崭新的。其中还有一个枕头。大师显然已经为他想的周全了。

    墨痕道:“唐三,你和小舞是一年级的工读生,你们以后就负责操场南边花园的打扫吧。每天十个铜魂币,记住,每天都要打扫。尤其是杂物一定要清理干净。否则会扣你们的工资。如有怠工现象,学院有权勒令你们退学。听清楚了么?”

    唐三和小舞同时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墨痕道:“明天是开学典礼。后天开始正式上课,一年级在教学楼一层一班上课,后天你们准时上课就行了。从后天开始,你们再正常进行工作。我会不定期抽查。好了,你们先休息吧。王圣,这里你最大,把规矩都和他们说说。”

    抱着怀中的被褥,唐三心中一阵温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大师那有些僵硬的面庞。

    “被褥?这似乎是个问题。”小舞呆呆的看着唐三手中的被褥,眼中流露出几分尴尬。

    工读生都是穷孩子出身,也比贵族后代懂事的多,几个机灵的学员立刻有人道:“老大,你先用我的褥子吧,我把被子半铺半盖就行了。”

    另一人道:“老大,那你用我的被子。我拿褥子也能勉强用了。”

    小舞看了看这些工读生的铺盖,虽然不能说有多么肮脏,但大都破破烂烂的,皱眉道:“你们别老大老大的叫我,都把我叫老了。”

    王圣道:“那怎么行,这是规矩。”

    小舞道:“既然我是老大,我的话就应该是规矩才对。这样好了,你们以后就叫我小舞姐。”

    一边说着,她的目光终于落在唐三手中的铺盖上,“唐三,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样?”

    唐三愣了一下,心中明白,小舞恐怕是看上自己手中的铺盖了。他到不是小气的人,但这铺盖是大师刚刚送给他的,心中多少有些不舍。但小舞又是女孩子。

    “商量什么?”

    小舞道:“看你的被褥挺大的,两个人盖问题也不大,这样好了,我们把床并在一起,我们不就都有的用了?”

    “啊?”一起用?唐三看着小舞,他的心智可不是六岁的孩子,尽管现在自己和小舞都还很小,可这睡在一起……

    “男女授受不亲,这不好吧。”

    小舞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好的,我都不在乎,你怕什么?还怕我强奸了你啊?”

    “呃……”都说女孩子比男孩子早熟,可眼前这女孩儿可才六岁。

    唐三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其他学员看着他们,有羡慕的,有看好戏的,大都面露笑容,却谁也不说话。

    “呃什么呃,快点,拉床过来。你不是挺有力气的么?”小舞有些不耐的催促道。

    唐三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床推到小舞床边。小舞接过他手中的被褥,先把褥子铺在床上。这被褥是成年人用的,确实很大,虽然无法铺满两张床,但也都能覆盖百分之七十以上。

    小舞把自己的包袱放在两张床拼起来的床缝处,“把你的包袱也放过来,以后这就是边界。你要是越界,可别怪我不客气哦。”

    看着小舞布置边界,唐三反而松了口气,赶忙点点头,把自己的包袱放过去。小舞这才把被子盖在上面,简单的双人床就这样形成了,当然,是有分界线的。

    王圣道:“该吃午饭了,小舞姐,唐三,一起去吧。”

    一听要吃,小舞立刻跳了起来,兴奋的道:“好啊。吃什么好吃的?”

    王圣和其他工读生面面相觑,苦笑道:“我们工读生能吃什么好的?在食堂里随便买点便宜的饭菜凑或一下就是了。”

    唐三摇了摇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家里穷的叮当响,唐昊的钱都换酒喝了,为了不饿肚子,他特意带了一些干粮,是他自己做的粗饼。简单果腹还是没问题的。后天开始工作后就有工资拿了。

    看着唐三身上的补丁,王圣隐约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勉强,“小舞姐,那我们走吧。”

    小舞脸上的兴奋突然凝固了一下,“吃饭是不是要花钱?就是那个魂币什么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实力不弱,恐怕王圣就要骂人了,吃饭花钱还用说么?谁会给白吃的午餐?不过他自然也看得出,这位新任老大恐怕和唐三一样,也是囊中羞涩。

    王圣豪气的道:“没事,这样吧,这两天你们的伙食费算我的。唐三,以后大家就是同宿舍的伙伴了,一起去吧。大不了等你有钱再请我就是了。”

    唐三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他对钱一向没概念,王圣的痛快很和他胃口,小舞更是立刻眉开眼笑,看着王圣大有送秋波的意思。不过一想起她那柔技,王圣可是离她远远的,之前她摔唐三时,脸上还带着笑容就已经出手了。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兴奋起来,顺便也给自己来一下。

    包括唐三和小舞,一行十一人出了七舍,在王圣的带领下朝着食堂走去。食堂在教学楼内,要穿过整个操场。

    此时,操场上已经热闹起来,能看到不少身穿学院校服的学员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显然都是去吃饭的。

    诺丁初级魂师学院的食堂很大,足以容纳六个班级加上老师一共三百余人吃饭。此时,食堂的创口已经排起了大队。食堂一共分两层,单是一层大厅就有三百个位置。

    “这不是王圣那帮穷鬼么?”刚一进入食堂,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唐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群高年级学员站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上,正居高临下的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相貌英俊,大约十一、二岁的男学员,眼中流露着浓浓的不屑,正朝着王圣摇手指,“穷鬼就是穷鬼,恐怕永远也不能到二楼吃饭。”

    在来食堂的路上,王圣已经将七舍老大要为工读生出头的规矩告诉小舞了,小舞爽快的答应。此时见有人挑衅,顿时气往上撞,“你是什么东西,二楼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舞身边一名工读生低声在她耳边道:“二楼是单独点菜吃饭的地方。价格很贵,我们确实是吃不起的。”

    小舞身材和唐三差不多,之前被王圣遮挡在后面,此时一走出来,楼梯上的那些学员自然看到了她的样子,说话的男学员顿时眼睛一亮,“好漂亮的小萝莉啊,可惜是个工读生。王圣,老子现在要去吃饭,这次放过你。”

    说着,一群人顺着楼梯朝二楼而去。

    小舞抬脚就要追上去,却被唐三一把拉住了,“算了,我们是来吃饭的。”

    小舞有些鄙夷的看了唐三一眼,“你这么怕事的?”

    唐三没有解释,径自走到买饭的队伍尾端排起了队。

    唐门门规:凡唐门弟子,不可轻易招惹是非,但如有主动侵犯者,许以雷霆还之。

    从成年人的眼光来看,这学院里的学员不论性格如何,也只不过都是一群孩子而已,让他一个成年人心态的穿越者去和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较劲,唐三可没那个兴趣。

    不过,小舞表现出来的性格却令王圣更加欣赏。

    正在这时,唐三看到了一位熟人,赶忙走了上去,“老师,您也来吃饭了。”

    来的正是大师。朝他点了点头,道:“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唐三恭敬的颔首道:“谢谢老师的被褥。”

    大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我到二楼去吃饭吧。然后我带你到我那里认认门。”

    唐三摇了摇头,道:“不了,老师,我还是和舍友们一起吃吧。”他从来都不想做个特立独行的人。

    大师也不坚持,点了点头,道:“好,你这样做是对的。去吧。吃完饭在食堂门口等我。”说完,径自上二楼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唐三觉得大师和自己的父亲有点像,虽然父亲的话很少,大师的话比较多,可他们在气质上却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尤其是大师,在这方面表现的更加明显。哪怕是在他笑的时候,也会令人感到严肃。

    王圣来到唐三身边,“你认识大师?”

    唐三点了点头,道:“他是我的老师。”

    王圣样子古怪的道:“不会吧。你拜大师为师?他的实力可不怎么样。在咱们学院,大师只是客卿式的人物。据说是因为和院长关系好才留在学院里的。说不好听点,就是一个吃白食的。听说,大师快五十岁的年纪都还没有突破大魂师的境界,武魂只有二十九级。恐怕一辈子也不可能再突破了。”

    唐三抬起头,严肃的看着王圣,“如果你不想再和我切磋一次的话,请你不要妄自评价我的老师。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谢谢你的好意,我想,还是不用你请客了。”

    说完,他转身就朝食堂外面走去。

    王圣没想到唐三的反应会这么大,一时间愣在那里。一旁的小舞和其他学员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对唐三来说,绝不只是嘴上说说。既然拜了大师为师,他对大师就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如果刚才说大师吃白食的不是印象不错的王圣,而是另一个人,恐怕他直接就动手了。

    王圣有些懊恼的道:“莫名其妙。这小子有毛病吧。”

    小舞看着唐三离开的背影,虽然他还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但不知不觉,瘦小的身材似乎多了几分高大的感觉。

    就着清水吃过干粮后,唐三很快又回到了食堂,这次他没有走进去,站在食堂门口静静的等着。过往的学员有不少人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他却像是没看到一样眼睑下垂,看也不看他们。

    等了足有半个时辰的工夫,大师终于从食堂里走了出来,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中年人。

    中年人穿着一件长袍,相貌要比大师英俊几分,下巴微微有些前凸,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走吧,小三。”大师向站在食堂门口的唐三打了声招呼。

    大师身边的中年人笑道:“这就是你新收的弟子?”

    大师点了点头。

    中年人拍了拍大师的肩膀,“好吧,祝你成功。我先走了。”说完,他看了唐三一眼,这才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大师的住处在宿舍楼顶层角落的一个房间,房间不大,只有三十平米左右。里面的东西也很简单,只有一个占了两面墙摆满了各种书籍的书架吸引了唐三的目光。

    大师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递给唐三,“先吃了吧。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伙食太差了不行。”

    唐三愣了一下,打开纸包,只见里面放着两个鸡腿和一个馒头。本身还是温热的。

    “老师……”

    “行了,赶快吃吧,吃完饭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年轻的时间不能耽误。”大师脸色平静而严肃,淡淡的说道。

    粗饼本身就不容易吃饱,唐三的胃口又不错,很快就把大师带给他的食物都吃了下去。

    大师倒了杯水给他,自己走到书桌后坐了下来。

    “你今年六岁,先天满魂力,双生武魂。把你另一个武魂释放出来,让我看看。”

    唐三点了点头,大师已经知道他是双生武魂,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抬起左手,黑色的光芒汹涌而出,再次凝结成那柄不大的锤子。

    因为在来学院之间那段时间的锻炼,在身体力量上他有了不小的进步,此时也勉强能够握住锤子不感觉到太大的负荷了。

    看到唐三手中的锤子,大师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中流露出极为激动的目光。死死的盯视着锤子,喃喃的道:“唐三,唐三,姓唐,……,好了,你把武魂收起来吧。不要轻易在其他人面前露出来。没有我的允许,以后也绝不要给这个武魂上附加魂环。这一点你要牢记。”

    唐三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师,“爸爸也这样对我说过。为什么不能给这个武魂附加魂环?”

    大师眼中激动的光芒渐渐淡化,“你爸爸是做什么的?”

    唐三道:“是村里的铁匠。”

    “铁匠?”大师的目光有些古怪,叹息着摇了摇头,“铁匠,锤子,倒是绝配。”

    “现在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你只需要记住,现在不让你使用这个武魂并且给他附加魂环,只是为了你的将来打算。你一定要牢记。”

    父亲如此说,老师也如此说,令唐三对大师的信任又增加了几分,“我会的。”

    大师道:“明天是开学典礼,后天就要开始正式上课了。不过,这对你来说,只是耽误时间而已。现在当务之急,是令你的武魂能够继续修炼。上午收你为徒后我仔细想了想,明天一早你就先跟我离开学院,我带你去寻找一个合适的魂环,让你进阶到魂师级别。”

    唐三闻言大喜,只有获得魂环之后他才能肯定自己的玄天功是不是因为魂环而受到了约束,大师的做法正和他意,赶忙痛快的答应一声。

    大师继续道:“学院这边我会帮你交代,你不用担心。来回的路上我会教导你武魂的知识。唐三,对你的蓝银草武魂,你有什么看法?”

    唐三道:“所有人都说它是废武魂,不过,我觉得任何东西都有一定作用,也都有它的特性,哪怕是最常见的蓝银草也应该如此。”

    大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每个武魂都有自己的特性,我的研究之中,低等武魂占了很大的比重,我一直主张,没有废物的武魂,只有废物的人。明天就要带你去寻找魂环了,那么,现在需要你自己来决定武魂的发展方向。”

    唐三一愣,“武魂的发展方向?老师,这是什么意思?”

    大师道:“这要从武魂本身的分类来说。从总体上区分,武魂只有两大类,兽武魂和器武魂。植物类武魂也包含在器武魂之中,像你的两个武魂都算是器武魂。器武魂和兽武魂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表现形式上。”

    “兽武魂在使用时,是将兽的力量附加于自身,也就是附体效果。凭借人体与兽武魂的结合来增强本身的实力,达到人魂合一发动攻击的目的。而器武魂则完全不同,所有的器武魂都是离体发挥作用的。因此,器武魂的辅助性就要多于兽武魂。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的武魂是我们平常食物中最长剑的水稻,那么,你的武魂就可以当成食物。并且因为其是由魂力形成的,效果会比普通水稻更好。”

    唐三吃惊的道:“武魂也可以吃么?”

    大师肯定的点头道:“食物类的器武魂都是可以吃的。所以,高等级的食物系器魂师一向是军队最渴求的人才。一个超过三十级的食物系器魂师所提供的食物足够百名战士食用。大大减少军队资源的消耗。”

    唐三呆呆的道:“我还是不明白。”

    大师耐心的道:“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食物对于任何生物来说,都是对能量的补充。而魂力也是能量的一种。当魂力本身可以变化成能够被人吸收的能量时,那么,它对于我们来说就和真正的食物并没有两样。同样都是人体所需的能量。”

    唐三听的有点似懂非懂,但大概的意思还是明白了,“也就是说,器武魂大都是用来辅助的,是吧。”

    大师道:“凡是无绝对,有些器武魂的拥有者同样可以成为战魂师。譬如,如果你的器武魂是一把剑,可以当作武器来用,那么,你也能够成为战魂师,像外面所说的神器,其实就是器武魂的战魂师把自己的武魂修炼到巅峰,就可以称为神器了。虽然有器魂师和战魂师的区分,但两者之间是有一些相通之处的。每个魂师都有发展的方向,如食物系、侦察系、战斗系、治疗系、控制系等等。现在,在获取魂环之前,你必须要先决定自己武魂未来发展的方向,魂师的武魂修炼,必须要朝着一个方向进行发展。”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