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集 第一魂环 第十章 第一魂环技能

    而就在下一刻,他仿佛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破裂,紧接着,那股热流疯狂的散开,再融合。融合到一股乳白色的气流之中。原本的蜿蜒小溪瞬间变成了小河,淙淙流淌,所过之处,炽热的痛苦已经消失,只剩下烫慰的舒适。

    成功了。狂喜再次降临,对于那种破碎的感觉唐三再熟悉不过,那分明就是玄天功第一重瓶颈被破开时的感觉,内力与魂环之力融合在一起,变成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飞速围绕着体内经脉旋转数周,在缓缓流入自己的丹田之中。

    正如唐三猜想的那样,来到这个世界之中,他的玄天功无形中已经于魂师的魂力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契合。玄天功的每一重,对应着魂师的一个称号。得到这第一个魂环,他终于突破了玄天功第一重的瓶颈。

    当然,他现在的力量绝不只是玄天功进入第二重那么简单,他还拥有了唐门所没有的武魂力量,以及第一魂环带来的技能。

    吸收魂环后所带来的那种舒爽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仿佛飘在云端混不受力,又仿佛进入了极乐的巅峰。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不张开,贪婪的呼吸着美妙的空气,质变令唐三的身体已经发生着奇异的变化。

    唐三尽量平静着自己内心的激动,玄天功在魂环帮助下的突破告诉了他今后的发展方向,他知道,不论如何,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一生,恐怕再也和武魂无法分开了。魂力就是玄天功内力,内力也就是魂力。自己注定要走上一条魂师的道路。当然,他是属于唐门的魂师。

    当唐三缓缓睁开双眼时,天色已经大亮,新一天带来的蓬勃生机仿佛在呼唤着他的身体。

    唐三低头看向自己,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因为得到魂环而产生了一些变化,原本瘦小的身材似乎长高了一点,肩膀也宽阔了几分,皮肤上更是多了一层莹润的光泽。

    举手投足之间,充满力量的轻盈感是那样的舒适,不需要刻意去试验,他也知道,自己不只是内力突破瓶颈,身体各方面的机能也在百年曼陀罗蛇的魂环作用下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老师。”清醒过来,唐三首先想到的就是大师,他急于告诉大师,大师的魂兽拟态理论是成功的。整个融合过程中,虽然也承受了不小的痛苦,但却没有任何冲突的感觉。

    当他的目光找到大师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

    大师躺倒在地上,身体似乎已经僵硬了,一动不动。在他与大师周围,用硫磺粉围了一个***,和之前营地的情况一样。

    “老师,您怎么了。”唐三心中大急,赶忙一翻身,来到大师身边,将他的身体扶了起来。

    看到大师的面庞,唐三脱口而出,道:“毒。”

    大师那原本僵硬的面庞上黑气环绕,整个人已经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身体硬硬的,已经失去了所有感觉。

    “老师怎么会中毒了?”带着疑问,唐三突然感觉到大师的身体有些异常,赶忙一把拉开他右臂上的衣袖。

    只见大师的右臂已经比正常时肿大了三倍之多,皮肤被撑的变成了亮紫色,幸好在大臂根部紧紧的系着一条布带,显然是大师发现自己中毒后的急救措施。尽管如此,在大部分毒素没有蔓延的情况下,他却依旧昏迷了,可见这毒是如何霸道。

    脑海中灵光一闪,唐三突然明白了大师中毒的缘由。之前他与大师在被曼陀罗蛇追杀的时候,大师的武魂罗三炮曾经被曼陀罗蛇咬了一口,正是咬在罗三炮的右前腿处,当时被大师飞快的收了回去。兽武魂与宿主是一体的,哪怕大师的兽武魂是变异的也是一样。武魂中毒,就相当于宿主也中了毒。而大师却一心帮助自己吸收魂环,一点也不顾自身的安危,等到自己进入修炼状态后,他的魂力克制不住毒素,以至于毒发了。

    相对来说,在这方面器武魂就比较有优势,器武魂被毒素沾染就不会影响到宿主本身。

    “幸好老师阻止了毒性蔓延,否则我也没办法了。”唐三摸了摸大师左手的脉搏后,暗暗松了口气。毒素尚未攻心,还来得及救。

    出身唐门,对于毒伤如何处理唐三再清楚不过。此时,他也顾不得火焰是否会召来魂兽了,飞快的从周围召来一些干燥的树枝树叶,用火折子点燃一堆火,然后把大师右臂的衣袖直接扯了下来,用大师给他的短剑在地上挖了个坑,然后在取出清水,把剑身洗干净。

    篝火烧的渐渐旺了起来,唐三将短剑在篝火上反复烘烤后,这才拖着大师的身体来到小坑旁边,让他的右手垂在坑中。

    深吸口气,唐三手腕一翻,一连三剑,分别划在大师的脉门、臂弯和腋下。

    顿时,三股紫黑色的血液带着浓郁的腥气和淡淡的茶香激射而出,宛如三道小河一般流入了事先挖好的小坑之中。

    唐三一只手按在大师胸前,刚刚提升过的玄天功内力催动而出,左手连点,封住了大师胸口位置的四条经脉,使毒气不至于蔓延,同时右手开始在大师胸口上轻揉,凭借内力催动大师体内气血运行。将毒素缓缓逼到一处。

    玄天功作为唐门最高内功心法,本身就有很强的祛毒作用,它并不是刚猛的内力,但却极为细腻,如丝如缕的深入大师体内,务求不留下一丝后患。

    解开大师的上衣,唐三仔细的观察着大师身上的黑气,在玄天功的作用下,黑气逐渐汇集在一起朝着大师右臂的方向流去,此时,唐三依旧没有解开大师手臂上的布条。

    毒血流出,大师肿胀的手臂渐渐回缩,皮肤的颜色也变得渐渐正常起来,大师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口中已经开始有呻吟声发出。

    随着紫黑色鲜血渐渐流尽,开始有鲜红的血液出现,大师的手臂也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唐三这才挑开大师手臂上的布条,凭借内力飞速将最后的毒素一次性全部排出,然后飞快的封住大师手臂上的血脉,从自己身上撕下几条布缠在伤口上。

    之前他之所以不急于解开大师手臂上的布条,是因为怕大师流血过多,毕竟他中毒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毒素祛除完毕,唐三也已经是一脸汗水,尽管玄天功进入了第二重,但还算不上强大,而如此利用内力辅助驱毒是最耗费内力和精力的,因为吸收魂环而带来的力量感此时也变得有些虚弱了。

    唐三用清水帮大师把手臂洗干净,然后把那满是毒血的小坑用土掩埋。这才算是完成了全部工作。

    接下来,大师整整昏迷了三天时间,期间他不断的发烧,唐三每天也只能给他灌一些清水下去,为了让大师的身体能够补充一些营养,他甚至切下一块树干做了一个小锅,拿带来的干肉用清水煮了些肉汤。由于这里是猎魂森林,唐三一步都不敢远离大师。

    幸好,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偶有魂兽经过这里,但大都是十年魂兽,而且攻击性也不强,并没有给唐三带来什么麻烦。

    “我这是怎么了?”当大师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四天的中午。

    虚弱的身体用不出一丝力气,大师只觉得眼前一片发花,天旋地转的感觉令他找不到方向,哪怕是抬抬手都很费力。

    “老师,您醒了。”唐三惊讶的凑到大师身边,将一股精纯的内力传入大师体内。

    在玄天功的帮助下,大师的精神振奋了几分,眼眸也终于渐渐的聚焦了。

    “小三,我还活着?”大师有些惊讶的看着身边的唐三。

    唐三点了点头,道:“老师,您活的很好。不过这次恐怕要休息很长时间了。”

    大师勉强歪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臂,“是你救了我吧。”

    唐三挠了挠头,道:“小时候爸爸教过我简单处理毒伤的方法,那时候我看您昏迷了,只能试试。试一下总有机会,死马当活马医。”

    “没大没小的,有说老师是马的么?”大师挤出一丝笑容,当然,他那本就僵硬的面庞再加上现在的苍白,他这笑容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活着,永远是一件美好的事,哪怕是心高气傲将一生都贡献给了武魂研究的大师也不例外。

    唐三呵呵一笑,道:“老师,您先休息会儿,我给你热点肉汤去。您醒了,再休息几个小时就可以吃点干粮了。我们也好早点离开猎魂森林,这里的环境太差,空气又比较湿润,不利于您伤口的恢复。”

    大师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小三,你成功了么?”对于他来说,自己研究的理论甚至比生命更加重要。

    唐三微笑道:“老师,您放心吧。我成功了。您看。”

    一边说着,唐三抬起右手,淡淡的白光浮现在皮肤表面,紧接着,深蓝色的蓝银草从掌心中蜂拥而出。清晰的黄色光环从他脚下升起,围绕着身躯上下盘旋。正是一环魂师的显著特点。

    以前的蓝银草,宽度不到半指,而此时的蓝银草宽度却已经变成了三指,草叶也比以前厚实了数倍之多,带着奇异的纹路,数十根蓝银草飞快的向四周蔓延开来,草叶尖端抬起,就像是十余条曼陀罗蛇在四下觅食。

    蓝银草上并没有附带曼陀罗蛇的腥气,而只有淡淡的茶香,那令人迷醉的香气中却充满了危险。

    大师眼中闪烁着极其激动的光芒,强忍着兴奋,道:“韧性如何?”

    眼见为实,唐三用行动回答了大师,十余根脱离了他手掌的蓝银草中一根突然飞起,缠绕在一株手臂粗细的小树上,另一边则回到唐三手中,他右手用力后拉,小树的躯干顿时弯了下来,令蓝银草绷得笔直,却丝毫没有要断裂的迹象。

    “好,这真是太好了。看来我的判断完全正确,蓝银草在注入曼陀罗蛇魂环之后,变得坚韧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它应该还会附带一定曼陀罗蛇的毒性。只是,它现在的技能是什么?”

    武魂在获得魂环之后,技能都要经过一个变异的过程才会产生,不同的武魂与同一魂环所产生出的技能绝对不同,反之亦然,哪怕是魂环的年限不同,技能也会区别很大。

    所以,尽管大师对武魂的研究已经相当深入,却也不能肯定唐三这第一魂环获得的效果究竟是什么。

    唐三道:“老师,这几天我用一些弱小的十年魂兽试验过。您说的不错,蓝银草确实继承了曼陀罗蛇的一些毒性,但没有致命的攻击性剧毒,而是曼陀罗蛇毒性中的麻痹作用。但必须要直接接触到才有效果,毒性并不算十分强烈,但限制的作用很明显。而蓝银草的技能,是缠绕。凭借魂力控制,缠绕住敌人的身躯,令其无法动弹。”

    一边说着,唐三凭借魂力控制着自己释放出的蓝银草施展出了技能。

    只见十余道深蓝色的草叶同时从草丛中暴起,飞快的缠绕在了一根粗大的树干上,草叶是以盘旋形势扑出的,覆盖了方圆十平方米的范围,只要是在这个范围之内,就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

    刹那间,十余根蓝银草已经将那株大树紧紧的缠绕住。

    大师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果然没错,控制系魂师的特点。如果能有一名强力攻击手与你配合,你的武魂作用能发挥的更加明显。所谓控制系魂师,就是控制对手的行动,尽可能的制约对手,这缠绕技能的作用就在如此。本身又附加着麻痹效果,除非敌人是超越你两个魂环的存在,否则想一下挣脱这缠绕技能也是不可能的。小三,我们成功了。”

    一说起武魂,大师根本就不像个受了重伤的人,双目之中神采奕奕,语气中说不出的兴奋。

    蓝银草这缠绕技能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突然性,唐三试过,在五十米范围内,他可以控制蓝银草从任何位置发动攻击。防不胜防。尤其是在植物众多的森林之中,蓝银草就有了更好的掩护。

    唐三又煮了一锅肉汤,并且将煮透的干肉切的碎一些喂大师吃了。

    肚子里有了东西,大师的恢复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但他们却不得不准备离开猎魂森林,因为此行带来的食物和饮水在这几天的时间已经消耗殆尽。

    这还是在唐三尽量节省的情况下。

    大师还没有恢复行动的能力,所以他是被唐三背出武魂森林的,由于两人的身材差距太大,一路上,大师的双腿都耷拉在地上,凭借着过人的力量和内力,唐三在大师的指点下,就那么一步步的背着大师走出了猎魂森林,乘马车回到了诺丁初级魂师学院。

    一路上,不论是唐三在照顾大师的时候还是在背他出森林的过程,大师始终都没说过一个谢字,但他看着唐三的目光似乎已经不再只是看一个替自己完成梦想的徒弟,更像应该出现在唐昊眼中的情绪。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简单的八个字更加深刻的烙印在了大师心中。

    经过几天的休养和唐三无微不至的照顾,当他们返回到学院的时候,大师已经可以在唐三的搀扶下勉强行走了,不过,根据唐三的估计,大师此次所受毒伤令其元气大伤,想要完全恢复,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行。

    大师在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只是客卿的身份,与院长关系还不错,但却没有一个亲人,未来这段时间里,唐三自然要负责照顾自己的老师,这一点他早已经想好了。甚至连每天应该怎样照顾大师都在路上盘算个七七八八。

    这会儿正是上午学员们上课的时间,诺丁学院内一切都显得很安静,唐三搀扶着大师直接回到了大师的房间让他躺在床上。

    “终于回来了,老师您也能好好休息休息。这段时间您要好好养伤,千万不要劳累,有什么事的话,您直接吩咐我就行了。”

    大师默默的点了点头,道:“没想到这次还能死里逃生,我的身体恢复没关系,但你的修炼却不能间断。同时,你还要去做一件事。小三,你把左边书架第三排从左边数第二本书拿过来给我。”

    “好。”唐三按照大师的吩咐将一本厚实的书籍拿了过来。令他奇怪的是,这本书上没有书名。

    大师没有接过他手中的书,道:“这本书上记载着我对修炼魂力的一些研究,虽然魂力是通过冥想运转自身魂力来修炼的,但这其中的技巧却非常多。什么样的运行路线共容易提升实力,什么样的武魂在什么环境下最适合修炼,这里面都有详细记载,这段时间我没法亲自指导你,但你一定不能松懈。”

    “是。”唐三恭敬的答应一声,虽然他还没翻开书去看,但心中却有着莫名的震撼。

    经过这次魂环的突破,他对武魂也算是有了全面的了解,按照他的理解来看,这所谓的魂力其实就是一种内力,只不过大多数人修炼的方法都是简单的去运行它们而没有规律。

    唐三拥有玄天功的修炼方法,在未来的修炼速度上,必然要比大部分魂师更好。而听大师所说,他所研究的修炼方法,应该就是修炼内力的类似的运行路线。能够研究到这一步,大师要付出多少努力?要知道,玄天功可是唐门无数代先辈呕心沥血的经验所得。大师却只有一个人。

    “另外,你现在就到诺丁城的武魂殿去一趟。路上随便问问就能找到武魂殿的位置,在城中央一带,你到那里进行一下魂师鉴定,一是测试一下自己的魂力情况,另外,也算是在武魂殿正式注册,以后就可以领取每个月的补贴了。也不用再继续做工读生。”

    唐三小心的将大师给他的书收到二十四桥明月夜内,二十四桥明月夜的本体不知道是用什么制作的,拥有极为柔韧的弹性,缩到最小,唐三这样的幼年身材都能勉强箍住腰部,但如果延伸开来,哪怕是腰围四尺以上的大汉也同样能带,而且腰带的宽度是始终不变的。

    此时,唐三身穿诺丁初级魂师学院的校服,腰间再围上大师给他的这条腰带,整个人的精气神和刚来到学院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了,正所谓人要衣装,虽然他说不上英俊,但看上去干干净净,也给人几分清爽的感觉。

    “老师,那您先睡一会儿,我去了。中午我给您带食物回来。”

    从大师房间出来,唐三正好听到下课的铃声响起,诺丁初级魂师学院上课的时间并不长,中午下课后还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食堂才开饭。

    正好下课了,唐三决定先回宿舍和舍友们打声招呼,告诉他们自己回来了再出去。

    但是,当他回到宿舍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整个宿舍内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自己的铺盖还是和走的时候一样,与小舞的铺在一起,中间有包袱阻隔。

    下课后一个回来的都没有?唐三不禁心中暗暗疑惑。转身走出宿舍,来到操场上。

    对面教学楼内最后走出的学员正三三两两的朝着宿舍的方向而来,正在唐三准备先去大师交代的武魂殿去进行魂师认证的时候,隐约间听到那些比自己打上几个年级的学员似乎说了工读生三个字。

    赶忙集中精神,通过内力以听声辨位的方式倾听他们交谈的内容。

    “那些工读生真是不自量力,居然要向六年级的萧老大挑战。估计明天上课的时候难看到工读生的身影了。”

    “也不能这么说,工读生敢挑战咱们学院的小霸王也有点凭借的,据说,工读生新来了一个一年级的学员,是个小丫头,很厉害。所有工读生都叫她小舞姐。这次的事好像就是她主动挑起来的。这次他们的赌注也够绝的,要是萧老大赢了,以后所有工读生就都是他的宠物,要是工读生这边赢了,以后那小舞姐就是我们全学院的小舞姐。”

    “这些工读生绝对是找死,一个一年级的小丫头再厉害能厉害到什么地方去。萧老大可是我们学院六年级学员中为数不多达到魂师境界的。看来,萧老大以后又要多一群跟班的了。”

    听了两个高年级学员的对话,唐三心头顿时一紧。虽然和小舞接触时间不长,他对小舞的性格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个看上去粉嫩的小丫头脾气绝不像她看上去那么温柔,反而有点泼辣。再加上王圣以前对他说过的工读生被欺负的话,他可以肯定,这两名高年级学员说的一定是真的。

    唐三也是工读生中的一员,他自然不能眼看着自己的舍友被欺负。

    “两位学长,请问萧老大和那些工读生在什么地方?”唐三迎上谈话的两名学员。

    两名学员明显愣了一下,左边的高个学员道:“干什么?小学弟你也想去插一脚嘛?萧老大的人手够用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二、三年级的吧,我劝你还是别去了,被误伤可不好。”

    从唐三整洁的打扮和腰间那条看上去品质不错的腰带,这两名学员显然猜不到他是工读生的身份。

    “学长,我只是想去远远的看看。”唐三自然不会表明自己属于工读生。

    “他们应该在学院后山那边的树林里决斗吧。”

    得到准确的消息,唐三撒腿就跑,朝着学院后面的方向跑去。

    所谓的学院后山并不在诺丁学院内,而是在学院后门外的一座小山包,除了学院,唐三眼看四下无人,立刻展开鬼影迷踪朝山上狂奔而去。

    树林里静悄悄的,但却并不是代表平静,反而大有几分剑拔弩张的气氛。

    除了唐三以外的所有工读生都站在小舞背后,在他们对面,是一共由二十多名高年级学员组成的队伍。

    为首一人,身上穿着诺丁初级魂师学院的校服,身材高大挺拔,虽然仍旧是一脸稚气,但已经有点大人的样子了。看上去,他至少要比小舞高大半个身子,长相也算的上英俊。只是脸上轻蔑和不屑的神情破坏了和谐。

    “小丫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当然,我也不介意多一只宠物兔子。你的武魂是兔子,没错吧。”

    小舞在表情上一点也不输给对方,同样是一脸不屑,只是她这不屑配合着粉嫩的面庞怎么看都有点小可爱的样子,抬手指着对方道:“萧老大,你怕了?怕了以后就做我的小弟。”

    “哈哈。”萧老大故作潇洒的大笑一声,“我会怕?我说,那个王圣,你们工读生是不是脑子都进水了,竟然找来这么个小丫头向我挑战。真是可笑。小丫头,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萧老大是什么人。在这诺丁城内,我就算横着走也没人敢阻拦,更不用说在学院里了。”

    小舞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少废话,开始吧。你说,怎么打。”

    萧老大眼珠一转,流露出几分坏坏的神色,“放心,我也不欺负你们。你们这里不是有十个人么,那我们就也只出十个人。轮流出场,出场者只要胜了,就可以继续与下一个对手交手。直到一方所有人都被打败为止。”

    能够当上学员里的老大,这萧老大可不是莽撞的人,相反,他很聪明。虽然表面看去,小舞似乎不会有什么威胁。但这萧老大揍王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王圣的性格他还是很了解的,如果眼前这小丫头没有几分本事,王圣又怎么会轻易承认她作为工读生的代表。

    就算这丫头强又怎么样?自己这边全是高年级的学员,而且各个实力都不弱,工读生那边也只有一个王圣还算有几分本事,再加上这个小丫头最多也只是两个人而已。让自己手下兄弟把他们全部磨死,甚至不需要自己出手,这场战斗就已经胜利了。看上去公平的决斗方式,真的公平么?

    王圣自然也看出了萧老大的打算,但还没等他开口,小舞却已经爽快的道:“好,就这么定了。来吧,你们第一个是谁,出来。”

    此时,王圣再想阻止小舞答应也已经来不及了。

    萧老大向背后的手下努了努嘴,一个身材高大的高年级学员立刻走了出来。

    王圣一咬牙,“小舞姐,让我先上吧。”对方这个高年级学员他自然是认识的,这家伙和他同班,王圣曾经与他单挑多次,每次的下场都很凄惨。这名学员的武魂是一根棍子。但可不是简单的棍子。

    小舞很有大姐头的样子,点了点头,答应了王圣的请求。

    王圣深吸口气,来到双方阵前,“柳龙,来吧。”

    柳龙手上黄色光芒亮起,一根两米多长的长棍瞬间出现在掌握之中,“手下败将。王圣,今天我不打的你躺上几天,我就不姓柳。”

    王圣还没有回答,背后的小舞就已经笑道:“那你要是输了,以后就叫残花败柳好了。”

    柳龙脸上神色一寒,也不吭声,快速踏前一步,手中长棍搂头盖顶,直奔王圣砸了下去。

    王圣身上同样亮起了魂力光芒,一声虎吼,不闪不避,双臂交叉上迎,架向对方的长棍。

    砰的一声闷响,王圣闷哼一声,顿时后退两步,充斥着魂力的双臂骤然反卷,双手抓向对手的长棍,尽管有魂力的保护,但就这初一接触,他手臂上已经被对方的长棍砸出了一道血痕。瘀伤是难免了。

    柳龙撇了撇嘴,“你还是不长记性。我这可是武魂。”

    光芒一闪,被王圣抓住的长棍一端突然消失了,紧接着长棍前点,正好穿过王圣的手臂,一下就顶在了他的胸口上。将他的身体顶的向后摔出。

    王圣的战斗意志是毋庸置疑的,他的力量也明显强过对手,但吃亏就吃亏在他还没能拥有魂环,无法进行武魂附体,在魂力的帮助下虽然力量大增,但敏捷不够。遇到这种使用长棍武魂的对手,被对方利用一寸长一寸强的特性,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弹身而起,虎吼声再次响起,但是很快,他的身体就已经再次被长棍抽了出去。

    不过王圣也算是皮糙肉厚,平时挨打的次数多了,抗击打能力也要比普通学员强得多。虽然完全处在下风,但对手想要让他失去战斗能力也不是简单的事。小舞和唐三来到诺丁学院之前,所有的工读生就是依靠他一个人的保护。没点本事,早被人欺负死了。

    “王圣还是太冲动了,正面对抗,他无法近身,而只有近身,他才有战胜对手的可能。”

    正在小舞看的眉头大皱的时候,一个低低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侧头看时,漂亮的大眼睛中不禁流露出惊喜的光芒,“小三,你回来了。”

    来到小舞身边的正是唐三,翻过学院后山,他就看到了这边树林中的景象,当下也不吭声,悄然来到小舞身边,他身材不高,萧老大一方的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

    唐三看着小舞,想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

    小舞看出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干什么?又想说我冲动?”

    唐三摇了摇头,道:“我们工读生也不能总是被人欺负,这种与学员老大决斗的方式也算得上一劳永逸了,你做的对。不过,你怎么也应该等我回来再向他们提出挑战。这样把握性也大些。”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