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二集 第一魂环 第十三章 父亲的留言

    真的是乱披风锤法么?唐三眼前浮现出父亲那颓废的身影,难道说父亲原本就是一位出色的铁匠么?

    “三叔,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乱披风锤法,这是父亲教给我的。”

    石三长出口气,爽朗的大笑道:“看来,这次我是拣到个宝。刚才的雇佣条件作废,暂时你先和大家的工钱一样,每个月一个银魂币。如果生意好,再加提成。”

    就这样,唐三正式成为了石三铁匠铺中的一员,开始过上了充实的生活。

    学院里的课程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地方,大师的教导要比学院老师讲述的基础理论有用的多。

    大师给他的那本书他也仔细看过了,正像他预料的那样,大师提出的魂力修炼方法,很类似于内力修炼的运行路线。当然,这毕竟只是大师的理论设计,与真正的内功修炼方法相比还有一定距离,更不用说唐门千锤百炼的玄天功了。

    小舞顺利得到了魂师的头衔,而成为学院公认的小舞姐之后,工读生的生活也变得轻松写意。

    每天清晨,唐三都会照例趁着朝阳初生去修炼他的紫极魔瞳,上午正常上课,下午到铁匠铺打工,晚上再聆听大师的教导。夜里则修炼玄天功。可以说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绝对充实的。

    在石三铁匠铺,唐三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石三将提炼金属的任务交给了他,闲暇之余,唐三利用一些废弃的边角料自行提炼,开始了他的暗器制造大业。当然,他只是在铁匠铺中制造一些零件,真正的组装要回到学院后。

    小舞凭借自身强横的实力和萧尘宇的帮助,很快就成为了整个诺丁初级魂师学院所有学员认可的老大,她过的就要比唐三悠闲的多了,有的时候,甚至连课都不去上。唐三也甚至看不到她怎么修炼。可小舞的实力却一直在稳步提升着。

    诺丁初级魂师学院,一个学期就是一年的时间,在整个过程中学员是不允许回家的,但亲人却可以来探望。唐三不只一次期盼着父亲的到来,可直到整个学期结束,也没看到唐昊的踪影。幸好他的生活足够充实,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念。

    至于武魂殿,在唐三进行魂师评测后不久,武魂殿的人就来到诺丁学院找了大师,大师没有告诉唐三他们谈了什么,唐三也没问。但从大师脸上比平时多了的笑容,唐三猜想,武魂殿和大师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变得好了许多吧。

    “小舞,明天就放假了,你要回家么?”唐三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行装一边对小舞说道。

    一个学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也终于能够回家去看看父亲,今天下午在铁匠铺他已经向石三请好了假。还特地买了一柄崭新的铸造锤,准备拿回去送给父亲。

    自从唐三加入石三铁匠铺之后,令铁匠铺出品的各种武器装备品质提升了一个档次,生意也变得好了起来,现在唐三的工资已经到了每个月五个银魂币,相当于魂师补贴的一半之多。

    小舞靠在床上,眼中流露出几分落寞,和她平时的活泼开朗大相径庭,“我不回家,或许,就留在学院吧。”

    唐三愣了一下,“都一年了,你也不回家看看么?”

    小舞眼睛突然一亮,道:“小三,你家是不是离学院不远?要不,我跟你回去玩吧,怎么样?反正王圣和萧尘宇他们都去参加中级魂师学院的考试去了,没人陪我玩。”

    唐三莞尔一笑,经过一年的相处,他对小舞也算是比较了解了,这个小丫头活泼好动,总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装温柔的时候,怎么看都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可一旦发飙起来,她那诺丁小舞姐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整个学院里,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学员吃过她的苦头了。

    “我家可是穷的很,没什么好款待你的。”

    小舞双手叉腰,大眼睛瞪着唐三道:“你每个月的补贴都省的很,不舍得花,还怕招待我吗?”

    唐三面带微笑的伸出右手,“说到补贴我突然想起来,某人好像还欠我六个银币没还吧。”

    小舞愣了一下,粉嫩的小脸上流露出几分尴尬,每个月一个金币的补贴绝对不算少,不过,她花钱也实在是大手大脚的,看到什么好就买回来,一点也不顾及是否有用,现在她早已有了自己的被褥,不需要和唐三共用了,从来不会理财的她,一旦没钱花就向唐三借,已经成了习惯。

    “不就是六个银币么?等我发了补贴就还你。你还没说,到底愿不愿意让我跟你去呢。”

    唐三微笑道:“你想去就去吧。不过,我爸爸脾气可不太好。”

    小舞毫不在意的道:“人家这么可爱,你爸爸肯定会喜欢我的。”一边说着,还摆出衣服温柔的样子向唐三眨了眨眼睛。

    别人或许会被她的外表蒙骗,唐三看她火山爆发的情景实在太多了,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一点也不吃她这套。“美人计不用对我用了吧。还好你现在才七岁,要是再大点,或许真有点狐狸精的天份。”

    “狐狸精?是什么?”小舞好奇的问道。

    唐三笑道:“就是一种魂兽成精,专门勾引男人的。”

    小舞愣了一下,看着唐三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怪异,转瞬之间,她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你去死,敢说我是狐狸精,我要和你决斗。”一边说着,她已经张牙舞爪的从自己的床上跳起来,朝唐三扑去。

    其他工读生对于这一幕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小舞姐和唐三之间的打闹对于他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要是有哪天两人不打闹几次,或许他们反而会不自在。

    第二天一早,唐三上路时身边就多了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穿着诺丁学院的校服,离开了诺丁城,朝圣魂村而去。

    过去这一年的时间,对于唐三来说,过的是极为充实的,也是非常满足的,突破了玄天功第一重的瓶颈,在他刻苦努力的修炼下,玄天功有了长足的进步。按照他自己的计算,此时应该已经达到了第二重中段偏上的实力,按照魂力计算,就应该有十六级到十七级左右了。

    学院里,论魂力能够和他相比的,也只有一个小舞,尽管没怎么看到小舞修炼,但两人对比魂力的时候总是相差不远,有的时候唐三略占上风,有的时候却会被小舞反超。虽然都是孩子,但两个人谁也不服谁,这切磋就在所难免。

    刚开始的时候,萧尘宇和王圣他们这些高年级的学员偶尔还加入一下,但随着唐三和小舞魂力的飞快上升,就没有人再来打扰他们了,试问,谁希望自己变成沙袋一般的存在呢?

    所以,虽然小舞名义上是诺丁所有学员的老大,但实际上,萧尘宇他们称呼唐三的时候,也会叫上一声小三哥。

    唐三与小舞切磋,吃亏总是多过获胜,小舞的攻击手段层出不穷,尤其是她那柔技,给人一种年糕般的感觉,如果在双方都不借助魂环力量的情况下,唐三几乎是必败。哪怕就是使用魂环,凭借蓝银草的缠绕和麻痹效果,最多也就是和小舞战成一个平手。

    至于唐三暗中悄悄练习的暗器却并没有用在切磋之中,一个是因为暗器的杀伤力太大,太容易伤人,另一个,他也是希望能够在与小舞的切磋中磨练自己的近战能力。或许是因为两人互为陪练产生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在战斗方面,齐头并进。学院的老师都已经懒得管他们了,在诺丁,唐三和小舞虽然还只是一年级,但却已经成了学院有名的天才。

    “还有多远啊?”小舞东看看、西望望,顺口问道。

    “就快到了。看到那边那座山了么?我们圣魂村就在山脚下。”就要到家了,唐三的情绪中不禁有些兴奋,如果不是诺丁学院规定晚上必须要回到学院居住,每天都有老师查房的话,说不定唐三早就回家看看自己的父亲了。一年不见,爸爸,你还好么?

    或许是因为上一世身为孤儿的原因,这一世,唐三对这份亲情格外珍惜。

    摸了摸腰间的二十四桥明月夜,那里有他带给父亲的铸造锤,崭新的衣服,甚至还有几瓶不错的好酒。

    生活了六年的小山村已然在望,不知道为什么,唐三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渐渐浮现。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么,他会说,有家的感觉真好。哪怕这个家只有自己和父亲。

    很快,两人已经走进了圣魂村,唐三的家就在村头,抬手指向房顶那破落的牌子,唐三对小舞笑着说道:“看,那就是我家。”

    家已在眼前,唐三的心情不自觉的变得激动起来,脚下的步伐加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家门口。

    大门像他离去时一样并没有关着,这一直都是唐昊的习惯,毕竟,他这个铁匠铺也没有什么可以被偷的东西。

    “爸爸,我回来了。”唐三兴奋的大喊一声。

    小舞还从没见过唐三这样的情绪,站在他背后有些好奇的看着他,在她的印象中,唐三是个挺温和的朋友,平时话不多,但感觉上总是那么忙碌,总有事情做。只有在与他的切磋之中,才能看到他认真的一面。而哪怕就是输给自己,也从未见他愤怒或者激动的样子。

    一边叫着,唐三快步向里面走去。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铁匠铺里还是那么乱,甚至比他走之前更乱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放了一地,破破烂烂的感觉,却带给他更多的亲切。

    “哦,小三,是你回来了。”温和的声音响起。从里间走出一个人来。

    看到他,唐三不禁愣了一下,“杰克爷爷,您也在啊,我爸爸呢?”

    里面走出来的正是圣魂村村长老杰克,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将手中一张纸递给唐三,道:“你看看吧,这是你爸爸留下的。早上我来找他,本来是想让他和我一起去接你的,没想到你却已经回来了。”

    一丝紧张的情绪出现在唐三心中,赶忙接过老杰克递来的纸张低头看去。

    纸上面只有简单的几行字,字迹有些潦草,但却难掩粗犷豪放之气。

    “小三: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不要去找我,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

    你虽然还小,但有自理能力。雏鹰只有自己展翼才能更早的高飞。

    不用为我担心,你的性格中,继承了许多你妈妈的细腻。爸爸是一个无用的人。你渐渐的大了,爸爸需要去拿回一些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总有一天,我们父子二人会再相见的。

    我希望你变得强大,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自己的路,你自己选择。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魂师这个职业不好,那就回到圣魂村,像我一样,做个铁匠吧。

    勿念。

    唐昊。”

    看着手中的纸,唐三整个人已经呆住了,满腔的欣喜刹那间化为了无助的失落。

    爸爸走了,爸爸,你为什么要走?

    老杰克看着唐三失神的样子,苦笑道:“唐昊这家伙走的一点预兆都没有,前天我还来让他打造农具,他这一走,以后我们还要再找一名铁匠才行。这家伙,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唐三缓缓回过神来,“杰克爷爷,你是说,爸爸这两天才刚走?”

    老杰克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这两天才走的。小三,别难过,为了那样的一个爸爸不值得。跟爷爷走吧,到我家去。”

    唐三默默的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纸折好,放入自己怀中。

    “谢谢您,杰克爷爷,家里这么乱,我就不请您留下了。我还要收拾一下。”

    老杰克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小小的唐三竟然下了逐客令,叹息一声,道:“好吧。不过,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朝外面走去。

    老杰克走了,铁匠铺内就只剩下唐三和小舞两个人。唐三也不开口,就那么开始收拾起凌乱的房间,收拾着房间里的没一样东西。

    出奇的是,平日里活泼好动的小舞在此时保持了沉默,走到唐三身边,静静的帮助他将一件件东西放好,从外面的水缸里舀来清水,帮助他擦拭着房间内的灰尘。

    ……

    诺丁初级魂师学院。

    大师正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书,小三回家了,他心里空荡荡的。相处了一年的时间,尽管他嘴上不说,可心里对这个弟子的感情却在不断的加深。

    直到今早唐三走的时候,他还犹豫着要不要去他家去看看。最后大师还是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原因有很多,甚至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砰、砰、砰,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大师眉头皱了皱,平时除了唐三,根本没有人会到他这里来。

    “请进。”大师放下手中的书,淡淡的说道。

    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灰色长袍,凌乱的黑发披散在肩膀上,苍老的面庞上刻满了沧桑,一双浑浊的眼睛似乎已经到了风烛残年一般,和他才五十岁左右的外貌毫不相符。

    “你好,大师。”来人的声音低沉而有些沙哑。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人刚一进门的时候,大师全身都下意识的紧张起来,就连魂力也不自觉的遍布全身。

    “你是?”缓缓站起身,大师眼中流露出几分疑惑。

    灰衣人淡淡的道:“说起来,我们应该有二十年没见了吧。我现在这副样子,也难怪你不认得我。我叫唐昊。”

    “唐昊?”大师一向古井不波的神情骤然大变,双眼瞳孔几乎是瞬间聚焦,死死的盯视着眼前的这个人,双手抓在桌案上,手指已经变成了青白色,“你,你是昊……”

    唐昊挥了挥手,阻止大师说下去,冷冷的道:“过去的称号不用再提了。当年,我们也算有几面之缘,别人或许会认为你只是个疯子,但我却知道,你是一个执着的人。”

    大师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僵硬的面庞略微牵动了一下,“看来我猜得没错,你果然就是小三的父亲。他已经回家了,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唐昊点了下头,淡淡的道:“正是因为他回家了,我才会在这里。我知道,你收他为徒。作为父亲,我早就应该来见见你。我要走了,唯一牵挂的也只有他,所以,我希望将小三托付给你。”

    “你要走?去哪里?他可是你的儿子。”大师死死的瞪视着唐昊,眼神略带凌厉。

    唐昊依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他也是你的徒弟。我必须要走,有很多事,是必须要去做的。他跟着我,不会得到快乐。我没有其他要求,他的人生,由他自己去选择。十年了,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十年,现在他已经长大,有些事,是我必须要去做的。”

    大师深吸口气,“我不知道在你身上都发生过什么,但是,我看得出,小三对你十分依恋,你不觉得就这样离去,对他来说太残忍了么?”

    唐昊淡淡的道:“他自己决定了要走一条不平凡的路,和我在一起才是对他的残忍。好了,要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不论什么时候,请记住,他是我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唐昊抬手一挥,一块乌黑色的令牌当啷一声落在大师面前的桌子上,令牌赫然和当初大师带着唐三进入猎魂森林时出示的那块一样,只不过,这块令牌上的图案却是整整六个……

    砰,房门关闭,唐昊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看着房门,大师站在那里半晌没有任何动作。

    良久,他才缓缓低下头,目光落在那块令牌之上,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我的偶像竟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

    太阳西斜,铁匠铺门前,并排坐着两个娇小的身影,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太阳的余晖带着淡淡的红色落在他们身上,仿佛给他们的身体上烙印了一圈金红色。

    左侧的女孩儿偏过头,看看男孩儿,双手杵在自己的下巴上,想要说些什么,但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开口的反而是男孩儿,他手中握着一柄崭新的铸造锤,“小舞,谢谢你。”

    “谢我什么?”小舞好奇的问道。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唐三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地面,他的眼神有些迷离,也有些朦胧,但终究没有令泪落下。

    小舞噗哧一笑,推了唐三的肩头一下,这一下用力很大,险些将唐三推倒,“别郁闷了。你爸爸只是暂时离开而已。总有一天,你们会再见面的。或许,他的离开,只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成长,让你更加坚强。如果你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辜负了他的苦心么?”

    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或许是吧,可是,为什么他都不让我再见上一面。小舞,你知道么,爸爸是我唯一的亲人。家里没有了爸爸,也就不再是个家了。”

    小舞甩了甩头,将自己长长的蝎子辫甩到身前,“没有了爸爸,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嘛。如果你非要找个亲人,我不介意做你姐姐。快,叫声小舞姐来听听。大家都那么叫,只有你是例外。”

    看着小舞娇俏的样子和那被夕阳余晖照耀的红扑扑的小脸,唐三不禁笑了,当一个人心里最脆弱的时候身边有人陪伴着,总是一件极为美好的事。

    “如果你愿意做我妹妹,我不反对。我记得不错的话,我们虽然是同年,但你似乎比我要小上几个月。我是一月出生,你却是八月,对吧。”

    “休想。我只做姐姐,不当妹妹。”小舞没好气的抬手向唐三头上敲去。

    唐三身体一闪,已经蹿了出去,站在小舞身前三米外,“小舞,跟我上山吧,我给你看些东西。”

    唐三的神色很认真,仿佛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

    小舞也没再嬉闹,小脸上流露出几分乖巧,向他点了点头。

    唐三主动拉起小舞柔嫩的小手,朝着村外的山包跑去。两人的影子在夕阳的照耀下在地面上渐渐拉长。

    唐三带着小舞一直跑到山顶才停了下来,在全力催动玄天功的情况下,他也不禁微微有些喘息。

    站在山顶,唐三面对夕阳,双眼已经被紫色布满,“小舞,这就是我以前练功的地方。我很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也希望你能认真的回答我。”

    小舞抿了抿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像学院里的那些老头子。”

    唐三缓缓转过身,认真的看着小舞,“你愿意做我的妹妹么?我真的希望能再有一个亲人。”

    小舞刚要说什么,却被唐三拦住了,“先听我说完。我什么都没有,我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只是个穷苦的平民出身。我不能给你财富也不能给你势力。你也是天生满魂力,但你和我不一样,我看得出,你的身世应该是有故事的。但我从来都没有问,因为我怕我们出身的差距太大,连朋友都做不成。但是,我真的希望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妹妹,虽然我无法给你贵族拥有的那些,但是,我却可以给你我的承诺。我会永远的保护自己的妹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看着唐三泪光闪烁的眼睛,小舞的双眼渐渐的红了,“要是有一天,有很多人想要杀我,那些人又是你打不过的,怎么办?”

    唐三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那就请他们先踏过我的尸体吧。”

    小舞沉默了,唐三也没有再开口,夕阳的红渐渐褪去,此时天上的星斗已经在悄然冒出。

    “哥。”小舞用简单的一个字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

    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滑落,唐三颤抖着双手,拉起小舞的手,“谢谢你,妹妹。”

    父亲走了,但他又有了一个妹妹,唐三仰头望向天空,对着天上的星辰默默发下一生的誓言。

    夜幕降临,两个孩子坐在山顶,感受着温和的山峰吹拂,看着那天上的星和月,宁谧的气氛、清新的空气,无不带来舒适的感觉。

    “我能不能不叫你哥哥?”小舞扭头看向身边的唐三。

    唐三一愣,“为什么?”

    小舞脸上流露出一丝红晕,“怎么说,我也是诺丁所有学员的老大,突然多个哥哥,他们会怎么看我?”

    唐三笑了,“好,你还叫我小三就是了。只要我心里知道你是我妹妹,称呼又有什么关系?”

    一边说着,唐三抬起手,拉下自己的袖子,将左腕的袖箭摘了下来。

    “我们结为兄妹,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就送给你防身吧。它是我的第一件作品。”

    小舞好奇的看着唐三递过来的袖箭,“这是什么?”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