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三集 怪物学院 第十五章 千年魂环之技,白虎金刚变

    戴沐白在被唐三武魂蓝银草第二技能困住的时候,终于用出了他第三魂环的技能。

    此时,出现在唐三和小舞面前的戴沐白又变了样子,原本就因为武魂白虎附体而变得雄壮的身体再次膨胀,自身肌肉夸张的隆起,上身衣服被完全撑爆,露出恐怖的肌肉轮廓,最为诡异的是,他的皮肤上都出现了一条条黑色的横纹,如果不是没有毛发的话,简直和虎皮没什么两样。

    一双虎掌再大一圈,上面弹出的利刃都变成了亮银色,最为奇特的是,他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层强烈的金光之中,仿佛自身镀金一般。血红色的双眸流露着嗜血的光芒,全身上下都带着那种兽中之王的霸气。

    虽然唐三不知道眼前这样的变化代表着什么,但这既然是第三魂环,又是千年魂环赋予的技能,效果一定非同寻常。

    同样感觉到危机的小舞几乎是第一时间释放出了自己的魂环,和唐三一样,两圈黄色光环出现在她身上,那双可爱的白色耳朵又竖立了起来,原本就已经很漂亮的她,此时看上去所有的线条似乎都变得柔和起来。

    兽武魂附体,不同的兽武魂效果也不一样,像戴沐白的白虎附体,会令他变得更加威猛霸道,而小舞的兔武魂附体,带给她的,却是更加柔和的线条,以及双腿变得更加修长。与兔本身的特点相近。

    小舞的魂环是什么魂兽连唐三都不知道,在他和小舞三年级结束的那年假期之中,唐三在大师和诺丁院长的帮助下获得了自己的第二魂环,小舞那段时间则回了家,当她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第二魂环,又是一个百年魂环。

    蓝黑色的蓝银草从唐三身体周围电射而出,武魂是不需要只从掌心处发出的,带着尖刺的藤蔓在空中急速冲出,遮挡住戴沐白的视线,同时朝着他的四肢、脖子缠绕而去。在唐三自身魂力,也就是玄天功内力的催动下,第一魂环的缠绕技能此时已经被他发挥到了极限。

    在发动攻击的同时,唐三一把拉住了想要冲出去的小舞,向她摇了摇头。

    男人之间的战斗是不能让别人插手的,否则只会被对方鄙视。唐三的心理年龄可不像表面只是十二岁,深深的明白这一点。更何况,他从戴沐白身上虽然能够感到冰冷、霸道,但却并没有敌意。

    就在唐三拉住小舞的同时,他的瞳孔也骤然收缩了一下,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

    十道银光在空中交错闪过,飞速缠绕而去的蓝银草骤然停滞在了半空之中。紧接着,这些坚韧无比的蓝银草,就那么化成齑粉在空中消散,戴沐白雄壮的身躯一步步朝着唐三的方向走了过来,虎爪上银色利刃不断吞吐,释放着惊人的压力。

    “你的蓝银草确实不错,坚韧远超我预料。即使是我正常的魂力,都无法在一次攻击下将它们切割开来。但是,我现在使用的,是我的第三魂环技能,白虎金刚变。当初,为了得到这个魂环,我可以说是历经艰险,终于猎杀了一头千年金刚虎魂兽。它不但令我的力量、攻击、防御大幅度增加,同时还赋予了我白虎金刚变这个技能。”

    戴沐白的脚步在距离唐三和小舞还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并没有继续发动攻击。

    “我的白虎金刚变可以维持半个小时的变身时间,在这半个小时里,我对异常状态的抵御力会以及攻击力、防御力、力量,同时增加一倍。以我三十七级的魂力,在这样的增幅作用下,你的毒素就还不够伤害到我,就算你的魂技精妙,控制系武魂效果也不错,但终究还不是我的对手。这就是力量上的绝对差距。”

    戴沐白邪眸中红光连闪,突然,他身上强壮的肌肉缓缓收缩,眼中的红光也悄然散去。身上一切因为白虎武魂附体的效果都悄然收敛而回。

    此时的戴沐白看上去有些好笑,身上的衣服就没有完好的,上衣完全撑爆,裤子上也破损的很厉害,之前被带着尖刺的蓝银草缠绕那一下,划破了他身上衣服不少的地方。

    邪眸恢复了正常,戴沐白深深的看了唐三和小舞一眼,“我想,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到史莱克学院,如果有人找你们麻烦,报我邪眸白虎戴沐白的名字。”

    说完,他向那一对双胞胎美女招了招手,率先向酒店外走去。

    小舞忍不住对着戴沐白的背影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要去史莱克学院?”

    戴沐白停下脚步,冷声道:“你们只有十二岁左右吧,这样的年纪,拥有二十级以上的魂力,在这个时间,不是来史莱克学院报名,还能是干什么的?十二岁,哈哈,十二岁,我已经十五岁了。唐三,我在史莱克学院等你。”

    最后一个字消失时,戴沐白的人已经走出了酒店。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小舞有些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小三,以后就算我们到了史莱克学院,也不要和他打交道。”

    唐三微微一笑,他同样在看着戴沐白离开的方向,“为什么呢?我感觉这个人还不错。虽然表面冷了点,但却很爽直。”

    小舞没好气的道:“不错?我看是错的不能再错。你说,他带两个女孩子到酒店来开房间,还能干什么好事?白日宣淫,还是好人?还什么邪眸白虎呢,我看是淫虎还差不多。”

    唐三皱了皱眉,“小舞,我发现你懂的越来越多了。”

    小舞并没有看出唐三眼中那一丝不满,反而得意洋洋的道:“那是,别忘了,我可是诺丁学院学员的老大。”

    无奈的摇了摇头,唐三道:“戴沐白的私人喜好我不评价。但从刚才和他这一战来看,他的各方面都不错。他的实力在我们之上,但却并没有恃强凌弱。不但把房间让给了我们,临走时的意思似乎是要在学院中关照我们。”

    小舞疑惑的道:“对了,刚才他不断的说什么我们十二岁,他十五岁,还有,他之前说他已经输了,这些是什么意思?”

    唐三道:“他在使用武魂之前说自己已经输了,一个是因为我在技巧上赢了他,另一个,应该是因为我们的年纪。后来我们都使用了武魂后,他又重复了同样的话,还强调了年纪的差距。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在十二岁的时候,实力应该不及我们现在,所以他说自己已经输了。老师曾经说过,天赋上佳的魂师,在二十岁之前,每一年都非常重要,相差一岁,修为差距就会很大。我们和他有三岁的差距,但实力差距并不像年纪这么大,所以他认为是自己输了,这也是他好胜的地方。”

    小舞收起自己的武魂变身,突然低声道:“哥,刚才如果他真的打败了你,那我们真的要滚出去么?”她还没忘之前戴沐白嚣张的话。

    唐三淡然道:“就算是滚,也只是我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让你出手的原因。他说的对,相差一个魂环,实力的差距就是巨大的。不论是魂力、魂环赋予的属性还是他那千年魂环的技能,都凌驾于我们之上。使用了白虎金刚变之后,就算我们两个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难道我真的看你滚出去么?如果他执意那么做的话,那我也治好以死相拼了。实力上,我不如他,但如果拼命的话,我有七成把握让他和我一起死。”

    说完这句话,唐三迈步朝着柜台的方向走去,还好,他和戴沐白的战斗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戴沐白使用了白虎金刚变后也没有全力攻击,否则,这座玫瑰酒店就不会像现在只是损坏大厅内的一些装饰那么简单了。

    小舞看着唐三走向柜台,低下头,嘴里喃喃的重复着他之前说的话,“以死相拼。为了尊严。”

    那位王经理探头探脑的从柜台后露出头来,眼看着唐三走过来,赶忙露出一副笑脸,“小伙子,你真是厉害啊,连戴少都肯将房间让给你。幸好你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不然我们可就没法交代了。”

    唐三大厅的狼藉,苦笑道:“经理,修复这里要多少钱?”

    王经理赶忙摇了摇头,道:“不,不,和您没关系。戴少之前说了,这些都算他的。他是我们这里的贵宾客户,只需要挂账就可以了。之前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了两位时间,还险些给两位造成伤害,我决定为两位减免三天的房租,如果两位在我们这里住不超过三天的话,就不用付钱了。”

    一边说着,他将一把灿金色的钥匙递到唐三手中,一脸的赔笑。

    唐三愣了一下,酒店的损失他到没什么,戴沐白显然是有钱人,但房钱减免他却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破坏人家大厅也有他一份。

    “这怎么好意思。我们还是照价支付吧。”

    王经理赶忙摇头道:“那怎么可以,已经给两位带来很大麻烦了。以后只要两位有空多多光临本店,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二位的房间在顶楼,门牌是红色海洋。”

    唐三无奈,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就谢谢您了。”

    经过一番波折,唐三也觉得有些疲倦了,转身带着小舞朝楼上走去。

    一路来到索托城,又和戴沐白打了一场,不论是精神压力还是对内力的消耗,他都需要休息。毕竟,蓝银草几次被戴沐白破坏对他的内力消耗不小。

    看着二人上了楼,王经理才算松了口气,喃喃的道:“总算是解决了。”

    扭头看向身边那一脸无辜之色的服务生,叹息一声,道:“都怪我,忘了告诉你。其他房间都还好说,唯独是红色海洋不能随便给别人住,那是戴少长期包下的。”

    服务生道:“经历,咱们红色海洋一天的房费可是十个金魂币,您就这么让那两个孩子白住了?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开放,才十二、三岁,竟然……”

    “少废话,小心祸从口出。”王经理微怒道:“你懂什么,魂师是何等高贵的存在,你没看到刚才那两个孩子身上都已经拥有了两个魂环么?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是大魂师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定就是哪个大家族的后代,可不是我们得罪的起的。”

    玫瑰酒店的装潢令人很容易产生好感,颜色搭配的简单舒适,还有酒店内那淡淡的玫瑰花香,都令人身心舒畅。

    在顶层最内侧,唐三找到了红色海洋的门牌。顶层一共只有几间房而已,前面的门牌有什么蓝色妖姬、粉色柔情、黄色真挚,白色纯真,绿色别离等等。最里面,才是这间红色海洋。后来他才知道,门牌的名字,代表的也是玫瑰的几种颜色。

    门的颜色和门牌的名字一样,大红色的门上,有着漂亮的暗红色水晶玫瑰装饰,在红水晶玫瑰旁还有一行竖版小字,红色海洋,爱的海洋。

    就算唐三再迟钝,此时也感觉到了几分怪异,扭头看向小舞,发现小舞也正在看着他,有些尴尬的道:“这酒店不会专门就是情侣约会的地方吧。”

    小舞眨了眨大眼睛,一把从唐三手中抢过钥匙,“管他呢,有地方住不就行了。”一边说着,直接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唐三跟在小舞身后走进房间,可谁知道,他前面的小舞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的身体顿时碰了小舞的后身一下,被柔嫩的弹性挡住。

    “怎么不走了?”唐三赶忙后退半步,拉开自己和小舞之间的距离。当他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其实自己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尽管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当第一眼看到这房间内的一切时,唐三还是充满了震撼的感觉。

    房间很大,单是面前的客厅就有超过五十平米的面积,大厅内,所有的家具一律都是银色的,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大红色的地毯上,布满了浮凸的红玫瑰纹路,最令他们吃惊的,是在大厅中央,用大片玫瑰花堆成的一个巨大红色桃心。

    整个桃心的面积有接近两平方米,那至少要上千朵玫瑰才能完成。上面挂着一张纤细的绸带,上面写着一行字,一千零一,你是我的唯一。

    除了这一千零一朵玫瑰以外,房间四处都摆放着高雅的花瓶,里面都插着火红色的玫瑰,浓郁的玫瑰花香遍布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之中,迷人的旖旎令人目眩神迷。

    唐三苦笑道:“看来我是猜对了。难怪戴沐白要带女孩子来这里。小舞,你要是不喜欢这味道的话,我让服务生把这些花撤走。”

    小舞此时也已经从震撼中惊醒过来,扭头白了唐三一眼,美眸中却满是陶醉,“哥,你真是笨啊,有女孩子不喜欢玫瑰花的么?你这么不开窍,以后怎么找老婆?”

    唐三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才十二岁,现在说这些太早了吧。”

    小舞走上前,拿起一朵玫瑰,凑上去闻了闻,“这房间布置的好美,我发现,我已经有些喜欢上这里了。哥,以后我们经常来好不好?”

    唐三皱眉道:“好什么好。我们是兄妹,来这种地方算什么。好啦,赶路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看着朝卧室走去的唐三,小舞在他背后娇俏的吐了吐舌头,却还是跟了上去。

    来到卧室,两人再次被震撼了一下,卧室内不出所料,只有一张床,但这张占据了整个房间几乎一半面积的大床却是桃心形状的。淡红色的纱帘从房顶垂下,遮挡住桃心状大床上方的空间,给人一种如梦似幻般的美感。

    红玫瑰被褥,红玫瑰花纹的枕头,所有的一切,都带着一层强烈的暧昧,令人血流加速。

    唐三扭头向小舞道:“我发现,听你的来这里真是个错误。你在这里休息,我到外面沙发上去。”

    小舞也不拦着唐三,欢呼一声,一个兔跃就扑到了充满弹性的桃心大床上,在上面雀跃的翻来覆去,说不出的兴奋。

    看着她的样子,唐三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一丝微笑,小女孩儿毕竟是小女孩儿。随手带上卧室房门,走到外面的沙发上盘膝坐下,立刻开始运功调息。

    这几年以来,虽然唐三过的都是单调的生活,但也给他养成了很好的习惯,不只是实力的提升,心志也变得更加沉稳。尽管他还只有十二岁,但为人处世却已经有些成年人的风范。当然,落在小舞口中的形容,就是未老先衰了。

    纯净的玄天功内力在体内缓缓流淌,唐三脑海中开始回放自己与戴沐白一战中的细节。重复战斗画面,理清战斗中的得失,这是大师教导他作为一名战魂师必须要具备的素质。平日里,他几乎都是和小舞对练的,这次换了一个对手,还是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对手。虽然交手的过程并不长,但还是对唐三的战斗经验有不少的好处。

    武魂千奇百怪,多与拥有各种武魂的魂师交手极为重要。

    记忆渐渐来到戴沐白使用白虎金刚变时的情景,唐三心中暗想,白虎金刚变的攻击提升不知能到什么程度,但那防御提升后,身上附加的金光应该是类似于护体罡气一般的存在。在自己的暗器之中有几种是专破罡气的,不知道对他是否有用。

    蓝银草并不是唐三最大的凭借,暗器才是。这几年以来,随着内力的提升,他的暗器修为也大幅度增长,暗器百解中,已经有不少种暗器他都能够使用了。但他对玄天宝录总纲中的教诲从不敢忘,不到危机关头,绝不会轻易使用而已。这是他的秘密,哪怕是小舞,也只是一知半解。

    唐三这次的修炼持续了很长时间,中途也只是和小舞出去随便吃了一点晚饭,修炼时间长,一个是因为他的玄天功已经到了相当于魂力二十九级后期,快要进入三十级的门槛了。所以他修炼的格外努力,以求尽快突破到三十级好去寻找自己的第三魂环。

    另外一个原因,就和与戴沐白的交手密切相关了,戴沐白相当于提醒了唐三,再好的技巧,也要有实力作为后盾。就像他们之间的战斗,在开始谁都没有用出武魂的时候,唐三凭借着控鹤擒龙的精妙和玄玉手的特性,令戴沐白吃了点小亏。但当戴沐白使用武魂白虎附体之后,唐三的控鹤擒龙就很难起到作用了。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

    在仔细分析判断过戴沐白的实力之后,唐三发现,自己想要根本性的战胜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提升魂力,让自己的魂力接近戴沐白,至少也要拥有第三个魂环技能,才能与其抗衡。哪怕是暗器,有了更高一重的玄天功支持,威力也会大幅度增强。

    “小三,哥,陪我出去玩玩,好不好?老在房间中,你不闷得慌嘛?”清晨,小舞趁着唐三吃早饭的工夫忍不住抱怨起来。

    唐三微笑道:“我和你可不一样,你天赋异禀,不怎么修炼实力都能不断提升,我这是笨鸟先飞啊。你也看到了,戴沐白也是史莱克学院的学员,他的实力如何?既然有一个这样实力的,说不定就由第二个、第三个。这史莱克学院可和咱们原来的诺丁学院不同,不会再是你的一言堂了。不尽量提升实力,以后我怎么兑现保护你的诺言?”

    小舞不满的撅起嘴,也不说话,就那么拉着唐三的手臂,大眼睛中充满幽怨的盯着他。大有你不答应陪我出去,我就不松手的意思。

    唐三拿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吧,反正明天才去史莱克学院报名。待会儿我陪你出去转转,不过中午必须回来,下午可不能再打扰我修炼了。”

    “好。”小舞清脆的声音充满了快意,眼中的幽怨也像是变魔术一样一扫而空,她这演戏的技巧,早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玫瑰酒店的服务非常好,当唐三和小舞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服务生推来一车的新鲜玫瑰,一问之下,才知道这红色海洋房间中的红玫瑰竟然是每天更换的。就算玫瑰花不值钱,但在一定数量的情况下,价格依旧是不少的。唐三试探着问了一下房价,这才发现,自己昨天答应那位王经理这几天免费是多么英明的决定。

    出了玫瑰酒店,唐三问小舞道:“你想去哪里?”

    小舞做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随便转转吧,去哪里都行。只要不在房间里闷着就好。”

    以前在诺丁,她平时身边都簇拥着一大群小弟,那真是小霸王一般的存在,当初那位前任学员老大萧尘宇虽然早就毕业去了中级魂师学院,但他家中在诺丁城的势力不小,对小舞他是由衷的钦佩,自然也就让家里照顾一些,因此,在诺丁的生活小舞可以算是如鱼得水。

    习惯了热闹,此时身边只有唐三一个人,她自然是有些不适应。

    两人缓步朝城内走去,索托城不愧是主城级别的城市,虽然还是上午,却已经尽显一片繁华的景象。

    城里的生活节奏明显要比闲适的诺丁城快的多,过往的行人大都是一副匆忙的样子。

    各种各样的店铺琳琅满目,唐三被小舞拉着转了几家服装店之后,就已经有些头晕眼花的感觉了。

    幸好,小舞充分发挥了穷逛的内涵,只看不买,这才没让两人的公共钱包瘪下去。

    索托城的物价至少要比诺丁城高上三成,尤其是物品上更是明显,但品质也要比诺丁城好上一些。当然,这还是因为诺丁城是边境城市的原因,要是内陆的小城市,那更是远远无法和索托城相比了。

    “咦,小三,你看那里。”小舞突然惊奇的叫道。在外面,她一般都会叫唐三为小三,只有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才会叫他哥。美其名曰,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唐三也不在乎这些,就由得她了。

    “又是什么服装店啊?大小姐,我们是不是应该找地方吃午饭,然后回去了?”唐三指了指快要日正当中的太阳。

    小舞拉着他的手,蹦蹦跳跳的道:“你看啊,快看。那里好像和魂师有关。”

    唐三这才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家店铺,门面并不大,但店铺上悬挂的招牌却与众不同。

    招牌上刻画着一个圆形的标记,上面有几个特殊的符号。普通人或许不明白这些符号的含义,但唐三和小舞却是知道的。因为那几个标记正和武魂殿的令牌一样。

    分别是一柄剑,一柄锤子和一条蓝电霸王龙。三个标记合在一起,与大师的那块武魂殿特许令牌是一样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一家店铺的招牌上。

    “去看看。”唐三带着小舞朝店铺走去。

    店铺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看上去有些昏暗,两人走进去,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顿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这种能量波动和武魂殿里的很相似,但是要弱上一些。经过大师的教导,唐三知道,这是有魂导器的缘故。

    魂导器中都是拥有魂力波动的,如果没被人使用与自身魂力绑定的话,就会出现魂力外放的情况。

    魂导器大都不具有攻击作用,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辅助,尽管如此,魂导器也是极为少见的。所有传下来的魂导器可以说都是古董,因为它们的制作方法已经失传了。

    店铺内只有一个人,也不见柜台,三面墙上挂着一些物品,看上去都已经很旧了,一点也不像是值钱的样子。

    那唯一的一个人坐在一张木质的躺椅上,正闭着眼睛随着躺椅晃动。

    他看上去大约有五十来岁的样子,虽然年纪不小,但身材却很壮硕,那张看上去还算结实的躺椅随着晃动,在他的体重作用下发出嘎嘎的声音。

    这个人的脸长的很有特点,下巴有些向前突出,颧骨很宽,面部扁平,还有点鹰钩鼻。如果非要用一种东西来形容的话,那么,只能说他的脸有点像鞋底子。虽然是闭着眼睛,但看起来却有几分奸猾的感觉。

    脸上带着一副黑框水晶眼镜,镜框是那种死板的方形,怎么看,都有种怪异的感觉。

    唐三和小舞进入店铺内并没能吵醒他,他依旧呼吸均匀的在躺椅上晃动着。

    小舞好奇的四下看着,“小三,这些都是魂导器么?”

    唐三的目光从中年人身上转移到墙壁上悬挂的物品上,实话实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除非每一个都拿来用魂力试验,只是用眼睛看是看不出来的。”

    一边说着,他走到墙边,目光落在一块人头大小的水晶上。目光顿时有些凝固了。

    那块水晶看上去并不起眼,本身是透明的,里面却有大片暗黄色的杂质。悬挂在最靠近门的位置。可就是这块水晶,却令唐三心跳瞬间加速,眼中光芒连闪。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样一家店铺,这样一个位置,见到这样一块水晶。

    唐三的变化小舞自然发现了,“小三,你看这块烂水晶干什么?恐怕水晶里面想找出比这更差的也不容易了。这块水晶一点光泽都没有,透明度也差,又没有附带颜色,紫水晶才是最珍贵的。你不会打算要买这么个东西吧?”

    令小舞没想到的是,唐三竟然肯定的点了点头,“我要买这块水晶,只是不知道多少钱。”

    “不贵,一百个金魂币。”一个懒洋洋,带着点磁性般的沙哑声响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说话的主人有点大舌头,他的话有些口齿不清。幸好这里只有唐三和小舞,店铺内又很安静,才能够清楚的辨别出他说的是什么。

    唐三没说什么,但小舞却猛的回过头,“就这破水晶,还要一百个金魂币,你不如去抢好了。”

    躺椅上的中年人睁开眼睛,却并没有离开自己的座椅,“一百个金魂币,已经是我这里最便宜的价格。买就掏钱,不买请走。”

    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小舞大怒,就要上前去理论,却被唐三扯住了,“好,我买了。”

    这几年以来,唐三也有了一定的积蓄,他平时的开销很小,大部分收入都积攒了起来。尤其是达到大魂师级别后,每个月从武魂殿领取的补贴就变成了十个金魂币,现在唐三加上小舞的全部身家,也有七百多个金魂币之多。

    “小三,你没事吧。”小舞抬手在唐三额头上摸了摸,确定他有没有发烧。

    唐三向小舞使了个颜色,再轻轻的摇了摇头,右手在腰间二十四桥明月夜上轻抹,一个正好装有一百个金魂币的钱袋就出现在他掌握之中。转身走向那中年人递了过去。

    中年人眼睛都不睁,“你的钱不够。”

    唐三道:“这是一百个金魂币没错。”

    中年人模糊不清的声音淡淡的道:“可我的水晶要卖二百个金魂币。”

    这次小舞再也忍耐不住了,“你这是讹诈,刚才你还说一百个,这又变成二百个了。难怪你没生意做。小三,我们不买了,我们走。”

    唐三向小舞摇了摇头,看着中年人道:“你确定不再更改了么?”

    那块水晶或许对于别人来说都没什么用,但对于他来说,却比天材地宝还重要。别说是二百个金魂币,就算是一万金魂币,只要他有,也一定会买下来。

    中年人懒洋洋的道:“好吧,五百个金魂币,不改了。掏钱你就拿走,否则请离开。”

    从一百到二百,又从二百到五百,这一次,连唐三的耐性都有些撑不住了。收起钱袋,向小舞道:“我们走吧。”

    小舞狠狠的瞪了那中年人一眼,“早就该走,和这样的奸猾之辈打交道,简直是侮辱我们的智商。”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