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三集 怪物学院 第十六章 板晶发金龙须针

    五百个金魂币唐三不是拿不出来,但他与小舞即将报考史莱克学院,一旦考上了,各方面都需要用钱。还不知道史莱克的学费是多少。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了自己和小舞报考学院。毕竟,这次他们已经不再是减免学费的工读生了。

    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那块污浊的水晶一眼,唐三心中暗叹,只能以后再找机会了。这才朝着外面走去。

    “如果你是因为钱不够而走的话,我可以先收你二百个金币,剩余的慢慢给。每个月付十个就行了。不过利息百分之十。”

    小舞发现自己很讨厌那大舌头的声音,“奸商,你怎么不去死。简直就是棺材底下伸手,死要钱。”

    小舞容易冲动,但唐三却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听了那中年人的话,心中微微一怔,每个月支付十个金币?他难道知道我是大魂师级别的魂师?否则,为什么正好能说中我的收入呢?

    唐三可以肯定,在之前的过程中,那个中年人身上没有释放过一丝魂力,不可能来探查自己和小舞的魂力强度,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都能猜测到自己和小舞的武魂等级,那么,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如果说戴沐白给他的感觉是锋芒四射,那么,这个看似奸商的中年人却是深不可测。

    唐三抓住小舞的肩膀,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自己重新走回到店铺内,来到那中年大叔面前,“成交。”

    “小三——”小舞不满的叫了一声,唐三右手在身后向她摇了摇,示意她不要说话。

    中年大叔的眼睛终于再次睁开,正好近距离的看到唐三,他的目光落在唐三腰间,“咦,这条腰带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唐三心中一动,“是我的老师送给我的。您认识这条腰带?”

    中年大叔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看着唐三腰间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眼中闪烁着古怪的光芒,半晌没有吭声。

    “你不会是又想改变价格吧。”小舞没好气的从唐三背后探出头来。

    中年大叔眼中的古怪渐渐消失,“你竟然是他的弟子。那块水晶你拿走吧。”

    唐三暗暗松了口气,右手在二十四桥明月夜上一抹,取出两袋金币递给中年人,“以后我每周会送十个金币过来。”

    中年人挥了挥手,重新躺回到躺椅上,“不用,水晶送你了。那本来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走吧,不要打扰我睡觉。”

    送?唐三愣了一下,这中年人一前一后的差距也太大了,之前还在漫天要价,此时却反而要赠送。潜意识中,唐三已经明白,眼前这貌似奸猾的中年人应该与大师是认识的。

    正在唐三思索之时,小舞已经毫不客气的将那块水晶抱在怀中,“小三,我们走吧,省的某些人又后悔。”

    唐三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道:“我们怎么能随便要人家的东西。这位大叔,你还是说个价格吧。”

    中年人在躺椅上又晃动起来,这次却连话都不说了,根本不理会他。

    唐三看看小舞怀中的水晶,再看看中年人,要是依着他一贯的脾气,这水晶他肯定是不会要的,可是,眼前这块水晶对于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错过这次机会,万一让别人买走了,恐怕他就要后悔终生。

    各种念头电光火石般在他脑海中闪过,最后还是将手中的两袋金魂币悄悄的放在地上,这才和小舞一起离开了店铺。

    直到两人离开之后,中年人才再次睁开双眼,脸上的奸猾之色消失了,怅然自语道:“他的徒弟竟然来了索托城,这个时间,这样的魂力。看来,他们是要去史莱克学院的了。大师啊大师,你这家伙这次不躲我了么?”

    出了那古怪的店铺,小舞终于忍不住问道:“小三,你为什么一定要这块水晶?我还从没见过你这么渴望得到一件东西呢。这水晶的品质那么差,对你能有什么用?”

    唐三从小舞手中将水晶接过来,趁着周围没有别人注意,快速收入到自己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之中,拉起小舞的手,道:“快走,先回酒店再说。”

    两人甚至连中午饭都没吃,唐三一路急匆匆的带着小舞赶回到酒店之中。此时他的心情是极为兴奋的,拉着小舞的手掌心中已经布满了一层汗水。

    小舞平时虽然闹一些,但唐三一旦认真起来,她却变得很乖巧,跟着唐三一起回到了玫瑰酒店。

    关好房门,唐三快速将周围的窗帘都拉上,“来,跟我到卧室。”

    小舞莫名其妙的和他一起走进卧室,唐三拉上卧室的窗帘,把门关好,脸上的兴奋再也掩饰不住。表情上流露出几分痴迷的神色,面庞上浮现出一丝潮红。

    小舞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胸襟,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不会是受到这酒店的气氛感染,要兽性大发吧?不,肯定不会的,他才十二岁。我这是在想什么啊,他是我哥,怎么会有这种龌龊的念头。

    唐三自然不知道小舞因为他这诡异的行动而胡思乱想,珍而重之的将那块人头大小的水晶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放在床上。轻轻的抚摸着水晶参差不齐的表面,就像是爱抚最珍爱的宝贝一般。

    小舞知道唐三一向不是冲动的人,他既然对这块水晶如此重视,想必其中会包含着什么秘密,在他身边蹲了下来,等着他的解释。

    “水晶中,并不是紫水晶才是最为珍贵的。”唐三半晌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小舞好奇的道:“那什么样的水晶才珍贵?”

    唐三郑重的道:“是发晶。”

    “发晶?那是什么?”小舞惊讶的看着他,这个词汇她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也难怪小舞不知道,这个概念原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而是唐三从唐门带来。

    在唐门的时候,除了负责制作机括类安琪以外,唐三还曾经负责帮助内门弟子铸造各种暗器,对于暗器材料的研究以及各种珍贵材料都极为清楚。

    “所谓发晶,就是当一些天然水晶在一定的情况下,受到外界影响,水晶内部产生出一些金色丝线般的物体,这种金丝被称为晶发也叫发金,就像水晶的头发一样。不论是什么颜色的水晶,只要其中出现一根晶发,其价值也要超过成色最好的天然水晶。拥有晶发的水晶,就叫做发晶。”

    小舞虽然容易冲动,但也很聪明,看着唐三手中这块大水晶石,道:“你不会告诉我,这块就是发晶吧。我怎么没看到哦啊金丝,而且,我从来没听人说过有什么发晶,就算它是,没人认识一样没用。你这二百个金币花的可不值。”

    唐三面带微笑,道:“不,这不是一块发晶,而是一块板晶,发晶中的极品。”

    小舞好奇的问道:“板晶又是什么?”

    唐三耐心的解释道:“发晶中的发金一般都是杂乱无章数量稀少的。而一些存在年头格外久远的发晶,有发金数量增多的机会。当发金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在水晶体内聚集在一起,形成金板似的样子时,这样的发晶就被称为板晶。因其内部发金数量众多,而且又极有规律,所以,板晶被称为发晶中的极品。”

    “这块水晶看上去表面虽然污浊,但仔细看的话,却能够发现其中金光隐现,里面这块金板被外面水晶上的杂质所遮掩,但我几乎可以肯定,其中包含的金发数量足有上万根。这是存在至少十万年以上的板晶才有可能出现的奇迹。别说二百个金魂币,只要我有,就算是两万金魂币,它也绝对是值得的。我要它,并不是为了转卖赚钱,而是有特殊的意义。”

    唐三没有直接说出这个特殊的意义是什么,而是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了自己的铸造锤。

    他的铸造锤比普通铁匠用的要大上两号,在石三铁匠铺第一次使用过这种大号铸造锤之后,唐三就没有更改过。

    “小舞,你躲开一点。”唐三低喝一声。

    小舞让到一边。唐三将那块板晶放在地面上,淡淡的白光缓缓涌出,从他双手之中注入铸造锤,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凝重,须臾之间,玄天功内力已经被他提升到了极限。

    “小三,你这是……”小舞吃惊的看着他,她已经预感到了唐三要做什么,可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腿骤然发力,身体半转,乱披风锤法第一下骤然挥出,这是附加着唐三全部内力的一锤。铸造锤上白光大盛,空气中传出一连串的爆鸣。巨大的锤头重重的向那块板晶砸去。

    小舞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砰——,巨响声中,整个玫瑰酒店都晃动了一下,清脆的破裂声在铁锤下响起,在唐三的全力轰击之中,那块板晶顿时被砸成了齑粉。

    但也就在板晶化为齑粉的同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无数金色光点从板晶内激荡而出,在这有着桃心大床的卧室内四散纷飞。仿佛整个房间都被蒙上了一层金蒙蒙的光泽。

    小舞被吓了一跳,赶忙催动起自己的魂力,将金色光点挡在外面,还好,那些金光的弹射力并不强,并没有带给她任何伤害。

    满点金光的炫丽给人一种目眩神迷般的感觉,叮叮当当的声音清脆悦耳,有的碰撞在墙壁上,有的碰撞在门窗上,也有的直接落在了那张桃心大床之上,整个卧室内,完全被一层金色光芒所掩盖。

    水晶变成了一地齑粉,但当空中的金光渐渐坠落,小舞却发现,房间内的地面和床上都多了一层金色光点。或者说是一层金色的颗粒。

    每一个金色颗粒的大小都非常均匀,和米粒差不多,通体浑圆,闪烁着淡淡的金光,小舞下意识的拿起一粒在手上捏了捏,发现这金色的颗粒略微有些软,但却弹性十足,以她的魂力,也无法将其捏扁。

    “哥,这些不会是纯金的吧。就算是纯金,也不如你那二百个金魂币价值高。”

    唐三很兴奋,真的很兴奋。来到这个世界后,这还是他的情绪第一次处于如此亢奋的状态之中,甚至比当初得到第一个魂环令玄天功冲破瓶颈时还要兴奋的多。

    因为,他终于可以得到一件玄天宝录暗器百解中排名前十的暗器了。而且,还是品质如此之高。哪怕是当初在唐门,也没有人能拥有品质这么高的板晶来制造这件暗器。

    “小舞,快,帮我把这些金色颗粒都收集在一起,一个都不要放过,待会儿我再向你解释。”

    一边说着,唐三率先行动起来,在内力的作用下,控鹤擒龙用出,在房间地面上席卷,所过之处,那些金色颗粒被他一一吸附在手掌之上,然后再放入二十四桥明月夜中一个没有盛放任何东西的空间之内。

    时间不长,外面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尊敬的客人,打扰一下。”

    唐三知道,这是自己刚才那一锤的效果,还好,他发力在板晶之上,用的是震力,并没有给地面造成什么破坏。

    “什么事?”

    外面的服务生道:“刚才酒店内有一声异响,尊敬的客人,您听到了么?”

    服务生是王经理吩咐来问问的,毕竟,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弄出来的。

    唐三淡然道:“我们听到了,只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了手头的宝贝,他也不得不说次谎话。

    服务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总不能未经允许就进来检查。

    金色颗粒出现的数量比唐三预料中还要多,他仔细的检查过每一个角落,尽可能的不放过任何一颗金色颗粒的存在,小心翼翼的将它们全部收入到自己的二十四桥明月夜内,根据他自己的保守估计,这次的收获至少有超过两万的金色颗粒。

    “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紧张成这样。”小舞手中拿着最后一颗金粒放在掌心之中,看着唐三。

    收好了所有的宝贝,唐三也终于能松口气,从小舞手中捏起那颗金色颗粒,“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暗器么?发晶内的发金,可以制作成一种极为霸道的暗器,而且是天然形成的。这块板晶内的发金数量如此之多,也就成就了我对这件暗器的收藏。你看。”

    摊开手掌,唐三将金色颗粒放在自己的掌心之中,玄天功内力涌动,乳白色光芒出现在他手掌表面,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金色颗粒在玄天功内力的注入下竟然缓缓延伸开来,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化为一根细若毫毛的金丝。看上去比头发还要细上几倍,足有三寸多长。幸好它本身是金色的,在唐三手掌中才容易辨认。

    “这就是你说的发金吧。”小舞惊讶的道。

    唐三点了点头,道:“没错,这就是发金,离开了水晶的保护,发金就会自动蜷缩起来,形成一个颗粒。在魂力的注入下,它才会重新化身为发金。一旦失去魂力的注入,它就又会恢复蜷缩。”

    小舞疑惑的道:“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唐三微微一笑,持续注入着内力,将发金拿起,在自己手指上轻刺一下,顿时,一滴血珠渐渐殷出。

    “发晶如此纤细,它的尖端自然比针更加尖细,穿刺力在魂力注入后会变得极强。本身体积又小,你想象一下,如果它刺入人体,会有什么效果。”

    一边说着,唐三收回内力,让发金变回之前金色颗粒的样子,然后手掌一翻,金色颗粒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怎么没了?”小舞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也没发现唐三是怎么把那发金变没的。

    唐三淡然一笑,右手一抬,中指突然弹出,只见一道细微的金光悄然闪过,无声的没入床上的被子之中。

    诡异的情况出现了,随着那金丝的射入,被子竟然快速的扭曲起来,眨眼的工夫,已经出现了一个隆起的凸出。

    “发金极其坚韧,弹性惊人,一旦离开魂力的支持,它自身就会重新蜷缩起来。”

    小舞突然明白了,她扑到床上,抓起被子处那扭曲的凸起,用力挤压之下,露出一点金光,用指甲捏在金光上,努力的注入魂力,再缓缓将其拉出来,叮的一声轻响,金色颗粒重新出现在她手掌之中。

    “这,这要是射在人身上……”

    唐三淡淡的道:“可想而知。而且,我可以肯定,射入人体后,你一定不可能找到将它抽出的源头。想要将它取出,那么,只能整块的把蜷缩的筋肉一起割掉。”

    小舞终于知道为什么唐三对这块板晶如此渴望了,如此歹毒恐怖的暗器,别说是看到,就是听她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哥,这种暗器也太恶毒了。”小舞发现,自己的声音都略微有些颤抖,脑海中甚至已经在想象着它摄入人体后带来的恐怖效果。

    唐三拿起小舞手中的金色颗粒,道:“我叫它龙须针。在这个世界上,武器是否恶毒,并不是武器本身决定的,而是由使用的人来决定,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如果用它来惩罚恶人,岂不是再合适不过么?”

    他并没有说的是,龙须针,在玄天宝录暗器百解中,排名第八,而且,这还不是针类暗器中最为歹毒的。毕竟,龙须针只要不是射中要害,是不会致人死亡的。

    在暗器百解的注释中是这样形容龙须针的,专破内家罡气,需要足够的内力来发动,攻敌不备,给敌人以巨大的痛苦。唯材料获得困难,对内力消耗又大,需要有足够的内力支撑方可连续使用。

    以唐三现在的内力,只能保证龙须针在三米范围内能够达到同样的攻击力,超过三米,龙须针还没命中敌人就会因为内力不足而先行收缩了。而随着攻击距离的增加,对内力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这种威力惊人,且霸道十足的暗器,可不是那么容易使用的。

    终于有一件排名前十的内门暗器了,唐三自信,在一定距离之内,就算是戴沐白的白虎金刚变也无法抵挡龙须针的穿刺。

    唐三的指甲并不长,但每一个指甲内藏上一枚龙须针却绝无问题,在近战中,这就是杀手中的杀手。

    当然,龙须针还不是他最为向往的暗器,暗器百解排名前三的暗器,都需要玄天功达到七重以上才能够使用,那还需要长期的努力修炼。

    “小三,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小舞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的唐三有点心慌。

    “想什么?”

    小舞嘻嘻一笑,道:“我在想,要不要自废魂力,和你学这暗器。你那些东西千奇百怪的,真是很好玩。”

    唐三一阵无语,好玩,那可都是杀人利器。唐门的暗器,又岂是用好玩两个字能够形容的。

    看着唐三无奈的脸色,小舞噗哧一笑,道:“哥,收起你的苦瓜脸吧,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可不舍的自己辛苦修炼的魂力呢。”

    “辛苦?你?”唐三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上下看着小舞。

    小舞羞恼道:“看什么?难道我修炼不努力么?只是你没注意到而已。”

    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唐三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得到了珍贵的板晶,从而拥有了第一件内门级别的暗器,令他此时心情大好。

    第二天一早,两人离开了住了两天的玫瑰酒店,从南城门出了索托城,朝此行的目的地而去。

    玫瑰酒店给唐三的印象还不错,只是价格实在贵了一些,当他和小舞离开酒店的时候,酒店大厅中被破坏的地方都已经修缮完毕。

    对于史莱克学院,唐三和小舞没有什么了解,大师只是告诉唐三,让他来这里继续学习,多于的什么都没说。但从当时大师的表情上来看,唐三隐约能够感觉出这座学院与大师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不一般。

    从年纪上分析,唐三和小舞应该去上中级魂师学院,可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别说是中级,就算是高级魂师学院也距离毕业不远了。如果这座史莱克学院只是一间中级魂师学院,那么还有必要来这里么?

    唐三相信,大师绝不会做无谓的事,既然让他来这里,就一定有大师的道理。

    “小三,你知道史莱克学院在哪里?”出了索托城,顺着道路一直向南,官道两旁,尽是大片的农田,索托城作为巴拉克王国粮食之都的美誉可不是白叫的。

    但是,除了大片农田之外,放眼望去,目力所及范围之内,却并没有什么像是学院的建筑。

    大师告诉唐三的地址,是出了索托城南门不远就会看到史莱克学院。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咱们继续向南吧,总会找到的。那个戴沐白既然是史莱克学院的学员,就证明这个学院确实存在。”

    “哥。”小舞突然腻声叫道。

    唐三似乎很明白她的意思,无奈的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又不是走不动。”

    小舞嘻嘻一笑,到:“不管,谁让你是我哥呢。”一边说着,一个助跑,猛地扑向唐三。

    唐三对于她的动作早就习以为常,双手一托,上身略微向前俯下,已经将小舞背在自己的背上。

    小舞的身体很轻,对于唐三来说,根本不会造成什么负荷。而小舞的修为不次于唐三,自然不会因为走路而感到辛苦,但她却还是乐此不疲的喜欢让唐三背着她。怡然自得的在唐三背上朝着周围指指点点,银铃般的笑声在空中回想。

    每当这个时候,唐三的心中就会涌出一种暖意,那是一种属于家的温暖。身体的接触,有种心贴心的感觉,他会觉得自己的心很充实,至少这证明着,他并不是自己一个人。

    六年的时间过去了,自从第一次离开圣魂村前往诺丁初级魂师学院学习到现在,唐三就再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唐昊这一走就是六年,不但没有回来过,而且音讯全无。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唐三想起自己的父亲,心中就会隐隐作痛。尽管他是两世为人,但对于亲情却依旧是无比渴望。

    而小舞在唐三心中,相当于填补了唐昊离去的这份空缺,对于小舞,唐三是极为宠溺的,就像她是他的亲妹妹一样。以前在诺丁的时候,唐三唯一的休息方式就是看着小舞。不论她做什么,他始终默默的看着她,享受着自己心中的那份温馨。

    小舞充满阳光的甜美笑容,发自内心的快乐,时刻都在感染着唐三的心,哪怕修炼再枯燥,只要一看到小舞的笑靥,唐三心中的任何烦躁都会立刻消失。

    “哥,你看那边有个小村子。我看_书斋”小舞被唐三背着的时候也是她嘴最甜的时候,这会儿她肯定是叫唐三哥哥,而不是直呼小三。

    唐三顺着小舞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大约一里外,有一个小村子,凭借着紫极魔瞳的目力,他能够清晰的分辨出,那座村子大约有百户人家左右,比起圣魂村的规模都要小一些。村子外围着一圈木质的篱笆,似乎是防备野兽用的。在村口处似乎聚集着不少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三微笑道:“我们过去问问,或许这村子里的人会知道史莱克学院在什么地方。魂师学院应该很有名才对。”

    小舞手指前方,嬉笑道:“哥,加速拉。”

    唐三没好气的反手在她翘臀上轻拍一下,脚下微微用力,快速的朝着那村子的方向走去。

    来到近前,唐三和小舞都发现有些不对了,村口处确实聚集着不少人,大多数都是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少年,其中大部分都有父母跟着。

    村口处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令唐三和小舞目瞪口呆的是,村口处用木头搭成的拱门上悬挂着一块看上去有点破烂的牌匾,上面刻有简单的五个字,史莱克学院。5CCC。Net在这五个字前面,还有一个绿色的头像,看上去像是一种人形怪物的头。绿绿的,有点小可爱。那桌案后的老者胸前,也带着一个类似的绿色圆形徽章。应该是史莱克学院的校徽。

    “不会吧。”小舞从唐三背上跳下来,吃惊的看着牌匾,再回头看看唐三,两人心中都有些愕然。

    哪怕是诺丁初级魂师学院的规模也要比这里大多了,而且,这明显就像是个普通的小村子,门口的拱门不但是木质的,而且还没有诺丁学院三分之一大。这也能叫魂师学院?

    “哥,大师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看,也不觉得这像是一座学院。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唐三苦笑道:“来都来了,看看再说吧。”

    此时,排在他们前面的,大约有上百个报名者,其中不少人都皱着眉头,显然心中抱着和小舞同样的想法。

    排在唐三和小舞前面的一名少年父母都跟在身边,只听那少年的母亲道:“有没有搞错,这就是所谓的魂师学院,还是号称毕业就能成为帝国子爵的学院?”

    少年的父亲有些不确定的道:“这是武魂殿的人说的,应该不会有错吧。可这学院也实在破烂了点。”

    少年道:“爸爸,我不要在这里上学,太丢人了。我还是去索托中级魂师学院吧。怎么说,我在初级学院的时候也算是个天才。”

    少年的父亲皱了皱眉,到:“既然已经来了,就再等等吧,说不定这是一种考验。真正的学院并不在这里。”

    类似的对话在排队的人群中绝对不少,大部分少年和父母们的脸上都流露着浓浓的失望。

    唐三的目光并没有在这些报名者身上停留太长时间,他的目光看着队伍的最前面,也就是报名的地方,目力和听觉在玄天功的作用下提升起来,隐约能够听到那里的对话。

    坐在桌子后面负责接受报名的老者看上去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说的好听点是朴素,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村庄老人,甚至还不如圣魂村的老杰克看上去精神。

    这时,一个少年来到桌案前报名。老者懒洋洋的道:“报名费十个金魂币,放在那个箱子里就行了。”

    少年随行的父亲赶忙掏出十个金魂币放到一旁由几块木板钉成的箱子里。

    “伸出一只手。”

    少年如言将手伸到老者面前,老者在他手上捏了两下,向他摇了摇头,道:“你的年龄不符合,可以走了。”

    少年愣了一下,扭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十几岁的孩子像唐三那么早熟的可是不多。

    其父赶忙陪笑道:“老师,我儿子只是刚刚才过了十三岁的生日,您看,是不是能通融一下?”

    老者有点不耐烦的道:“不要影响后面的人。学院的规矩你们不知道嘛?我们这里只收十三岁以下的孩子。超过十三岁,一律不收。你们可以走了。”

    少年的父亲道:“那我们的报名费……”

    老者毫不客气的道:“一经报名,概不退还。”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少年的父亲忍不住怒道:“你们这分明就是骗钱。退我们报名费,否则我们就不走了。早知道这所谓的史莱克学院如此破烂,我们就不该来。”

    老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沐白,有人想要回报名费,你处理一下。”

    旁边地面上,一道人影骤然蹿了起来,“想要回报名费也行,打过我,全数退还。”

    这人正是戴沐白,之前因为坐在一旁,被人群挡住,唐三并没有看到他。和那天唐三与小舞见到他的时候略有不同的是,此时他脸上的神色有些无奈。

    戴沐白也不废话,直接催动起自己的魂力,释放出两个百年一个千年的全部三个魂环。澎湃的魂力在空气中产生出无形的压力,邪眸中冷光连闪,看向那对父子。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