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三集 怪物学院 第二十章 奥斯卡的大香肠和小腊肠

    “还没完了。”赵无极心中暗怒,决定给眼前这个小刺猬一点教训,右手挡在自己脸部前方,左手一掌拍向唐三胸前。当然,他这一掌并没有用多少力,只是自己吃了那么大亏,不小小的报复一下,他心里实在不舒服。当然,在这一掌拍出的时候,他已经收回了自己的万年魂环技重力挤压,否则唐三非被这技能直接挤死不可。

    砰砰,两声闷哼几乎同时传来。

    唐三的身体被赵无极一掌拍了出去,其中一声闷哼自然是他发出的,身体飞行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

    之前所有的攻击,他可谓是殚精竭虑,用尽了心思和内力,此时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之中,又怎么受得起赵无极这一掌。没被震的晕过去已经不错了。

    戴沐白将朱竹清放在地上,身形一闪,将倒飞的唐三接了下来。

    另一声闷哼则是属于赵无极的了。原本他以为这只是唐三的另一件暗器而已,自己挡住唐三挥出的一锤子那不是轻松的很么?但是,当那一锤砸到他手掌上的时候,他已经觉得不对了。

    那看似很小的锤子却势大力沉,尽管赵无极及时催动魂力,但他毕竟大意在先,在曼陀罗蛇毒和身上疼痛的双重影响下,魂力却有些不够。

    锤子砸到手掌,手掌再撞击到脸上,赵无极顿时鼻血长流,再加上手掌那么一蹭,顿时像开了个染布房,成了大花脸。整个人都被砸的有点懵了。

    而那黑色的小锤子却在砸完他之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唐三被戴沐白扶着,又咳出一口鲜血,尽管他的伤势不轻,但如果只看表面的话,谁也不会认为刚才这一战是赵无极赢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赵无极的实力不强。他毕竟是与考生动手,怕真的伤了唐三有些束手束脚,同时他也想看看唐三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他擅长的又是力量,不擅长追踪。再加上唐三的暗器突然性实在太大了,又在各种精妙的计算之中,这才让轻敌的赵无极吃了大亏。这脸也算是丢尽了。如果是真正动手,赵无极只需要直接发动第五魂环技,唐三直接就会被他杀死。实力的差距毕竟太大了。

    如果只是考试,唐三自然不会这么拼命,但小舞的昏迷却激发了他内心的血性。再加上赵无极带给他的巨大压力,顿时令他爆发了。别说是这里清醒的几人,就算是小舞也没见过唐三今天这种全力出手的样子。

    戴沐白看着满脸血迹的赵无极,想笑又不敢笑,赶忙高声大喊,“奥斯卡,奥斯卡,快过来。你有生意了。”

    通过魂力催动声音,只要是在这学院内,恐怕就不会有人听不到。

    很多年以后,当身为史莱克七怪老大的邪眸白虎戴沐白已经功成名就的时候,被人问及,在史莱克七怪之中,究竟谁最可怕呢?

    戴沐白毫不犹豫的回答,是柔骨斗罗小舞,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是千手斗罗唐三的逆鳞。直接招惹唐三或许并不要紧,但如果招惹了小舞而引起了唐三的怒火。那么,恐怖的事情就会出现,唐三就不再是千手斗罗,而是千手修罗。

    戴沐白一生风流多情,甚至被史莱克七怪内部戏称为盖世淫娃,但他却从来没有招惹过小舞。因为他是聪明人,他绝不想面对暴怒的唐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而提醒了他。

    “生意在哪里,生意在哪里?”奥斯卡那很有特点的柔软声音带着几分激动由远而近传来,很快,他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或许是因为太急切了,他甚至丢下了自己的推车,就这么一个人跑了过来。

    “小奥,过来。”戴沐白向他叫了一声。

    奥斯卡赶忙跑了过来,“戴老大,是你叫我?”

    戴沐白点了点头,道:“赶快,弄几根香肠出来。他们都受伤了。”

    奥斯卡大为欣喜,“五个铜魂币一根,最后别忘了结帐给我。老子有根大香肠。”在他那怪异的魂咒之中,手中光芒一闪,顿时出现了一根香喷喷的香肠。

    戴沐白向唐三使了个眼色,“吃了吧。这家伙的话虽然恶心点,但他的香肠确实效果很好。这是第一魂环附加的香肠,可以加速身体伤势恢复。”

    香肠到没什么,但唐三一想起奥斯卡那句话,就忍不住肠胃一阵翻涌,赶忙摆了摆手,“我伤的不重,只是有些脱力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你还是让他把香肠给别人吃吧。”

    说完,他立刻盘膝做好,运功调息。

    唐三不吃,不代表别人也不吃。譬如,大失脸面的某人。

    “奥斯卡,过来,香肠、腊肠各给我来一根。”

    赵无极的声音有些模糊,也难怪他会这样,他虽然凭借着精纯的魂力逼迫住毒素不至于蔓延,但在被毒素命中的瞬间,他的舌头还是肿了起来。

    奥斯卡眨了眨他那双桃花眼,“你是谁啊?怎么跑到我们史莱克学院来了,还知道我的名字。”

    “混蛋,你想受罚么?我是赵无极。”赵无极大怒,一口气差点上不来,险些喷出血来。

    今天这亏吃的这叫一个大,他现在只是想赶快把自己身上的伤处理好,然后威胁面前几个孩子不要传出去。不然他这不动明王以后可没法混了。

    “呃……”奥斯卡很想问问赵无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赵无极是什么实力他可是清楚的很。但他很快就看到了戴沐白递过来的眼色,作为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奥斯卡立刻收回了脸上的惊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屁颠屁颠的来到赵无极面前,把自己刚刚弄出来的那根香肠递了过去,同时又吟唱了一句令在场众人哭笑不得的魂咒。

    “老子有根小腊肠。”哪怕奥斯卡本身看上去并不猥琐,当他这句魂咒念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变得猥琐的不能再猥琐了。

    一根只有小指粗细的小腊肠出现在他掌握中,快速递给赵无极。

    赵无极也不客气,先后将香肠和腊肠吃了下去。脸色顿时变得好看多了。

    戴沐白强忍着笑意走回朱竹清身边。立刻收到了朱竹清极为冷冽的眼神。

    朱竹清伤的不轻,但她明显是在用眼神告诉戴沐白,你要是敢让那个猥琐的大香肠叔叔把他那香肠拿过来,你就死定了。我_看

    戴沐白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向她摇了摇头,“放心吧。我是绝不会让你吃那家伙那种东西的。我可舍不得。”

    朱竹清眼中神色一寒,闭上眼睛,看也不看戴沐白一眼。

    吃了奥斯卡的大香肠和小腊肠,赵无极的脸色顿时好看多了,他身上的衣服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破损的很严重,直接被他撕下一条,抹掉脸上的鲜血。

    奥斯卡的大香肠是治疗作用,小腊肠则是驱除异常状态,这两种食物的效果都极为实用。曼陀罗蛇毒带来的麻痹感渐渐消失了,但剧烈的疼痛却令赵无极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低头看时,发现自己身上的皮肤有多处都鼓了起来,纠结成一个个核桃大小的鼓包,阵阵钻心剧痛就是从这些鼓包处传来的。

    “赵老师,我们算不算是过关了呢?”站在一旁,在四名考生中唯一一个完整的宁荣荣指了指赵无极身后,向他问道。

    赵无极回头一看,自己燃的香早就已经灭了。怒哼一声,“算你们过关了。”他此时也不愿意再留下来,作为笑柄的感觉可不舒服。转身就要走。

    “赵老师,等一下。”正在这时,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赵无极扭头看去,说话的是刚刚还在调息中的唐三。

    经过片刻的休息,唐三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

    “小刺猬,你还有什么事?你们已经通过我的考验了。”赵无极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心中是又恨又爱。虽然他让自己丢了这么大人,还弄了一身的轻伤,但这个孩子所展现的战斗潜能和战斗意志,绝对是怪物中的怪物。

    唐三道:“赵老师,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不过,您的实力对我来说太过强大,我不得不全力以赴。我帮您将体内的暗器取出来吧。不然的话,恐怕会对您身体有所影响。”

    藏在唐三指甲中的十根龙须针此时都在赵无极身上,那鼓起的伤势可不是随便能够化解的。由于龙须针是由发金天然形成,本身虽然属于金属,但却不是磁石能够吸引的,再加上一刺入体内就已经纠结起来。哪怕是唐三亲自出手,也必须在受伤时间不长的情况下才能将其解除,否则,一旦深入血肉,就只有将伤处彻底切割了。

    还好,赵无极的不动明王身防御惊人,在施展龙须针的时候,唐三的内力又已经有所不足,所以,龙须针只是伤道了他皮肤的位置,否则,要是龙须针射入体内,那可就不是能够救援的了。

    听了唐三的话,赵无极的脸色好看了几分,老脸也不禁赤然,毕竟,他是一名魂圣。面对一个还不到三十级的孩子,竟然用到了第五魂环。这分明就是以大欺小。不过,这小刺猬也真是厉害,那千奇百怪的攻击,也着实令赵无极大开眼界。

    唐三来到赵无极面前,先确定了一下他身上龙须针的位置,眼看龙须针大都是在皮肤下纠结,并没有深入。他也松了口气。

    和赵无极全力一战之后,他心中的怒火也已经消失了。心中多少有些后悔,毕竟人家是老师,并不是敌人,自己的出手有些重了。当然,在之前那种情况下,面对赵无极带来那股无比强悍的压力,他不用全力也不可能。

    右手重新变成白玉色,手指飞快的在赵无极一个伤处上连点几指,控鹤擒龙劲一带一抹,一个金色的针尖已经从皮肤下路了出来。唐三捏住针尖用力一抽,将一根龙须针取了出来。

    赵无极这活罪可就受大了,龙须针刺入体内后立刻卷曲起来,与他的皮肤、筋肉纠结在一起,这一外抽,所带来的疼痛哪怕是神经大条的不动明王,脸上也不禁一阵抽搐。

    当唐三将全部龙须针取出之后,赵无极身上已经冒起一层浓浓的蒸汽,全身都在剧痛中被汗水布满,不过他也算硬气,愣是没有哼出声来

    又吃了一根奥斯卡提供的香肠。赵无极全身的伤口开始快速愈合,疼痛感也相对减小了几分。

    唐三刚刚恢复不多的内力再次耗尽,这次他甚至连话都没说出来,就直接昏了过去,幸好奥斯卡在他身边,赶忙将他抱住。

    赵无极实力强大,身上的伤势都是表面的。并无大碍,在奥斯卡的香肠和腊肠最用下,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恢复了九成。

    看着昏倒在奥斯卡怀中的唐三,赵无极眉头微皱,道:“沐白,你负责让这四个新生入住。明天开学。这个唐三弄的满地的武器谁也别动,有的上面有毒,等他醒过来让他自己收拾。”

    丢下这句话,赵无极这才转身而去。

    目送着赵无极走远了,奥斯卡这才扶着唐三来到戴沐白身边,让唐三也靠在一旁,看看唐三,再看看受创不轻的朱竹清和另一边昏迷在宁荣荣怀中的小舞。忍不住道:“今天赵老师怎么了?大姨妈来了?跟几个新生过不去干什么?”

    戴沐白没好气的道:“有本事你再大点声,让赵老师听到才好。他现在估计是憋了一肚子火,正不知道找谁发泄呢。大姨妈?我看你才来大姨妈呢。一个月来三十天。大约还能休息一天,遇到二月,还要欠两天。”

    奥斯卡有些怨怼的道:“不要说的那么淫荡好不好,还有女孩子在呢。”

    “滚,有你大香肠叔叔在的地方,还能少得了淫荡么?我们先把他们几个安顿下来再说。”

    一边说着,戴沐白将朱竹清从地上抱起来,对于朱竹清那冰冷的仿佛能杀人的目光,他好像根本就没看见似的。

    奥斯卡看看戴沐白,再看看另一边的宁荣荣,嘴里嘀咕着,“为什么你们抱的都是美女,我抱的却是男人?”

    戴沐白邪眸一横,“这就是人品问题。”

    当唐三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黑了,睁开有些迷糊的双眼,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木屋之中。

    房间不大,大约有十几平米的样子,除了他躺的床以外,旁边还有另外一张床。奥斯卡正坐在床上,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这是哪里?”唐三的声音有点沙哑,体内不断传来阵阵空虚的感觉。

    奥斯卡见他醒来,“这是我们的宿舍,以后你就和我一间了。你叫唐三是吧。今天你可真猛,连赵老师那么刚猛的人在你手上都吃了大亏。”

    奥斯卡桃花眼眨了眨,看着唐三,眼中明显流露出兴奋的光芒。

    “小舞呢?她怎么样?”这是唐三最希望知道的问题。

    奥斯卡道:“放心吧,她没事。她和那个漂亮的宁荣荣住在一间,睡一晚应该就恢复了。那个七宝琉璃宗的宁荣荣可真漂亮。”说着,他还吞咽了一口口水。桃花眼中异彩连连。

    唐三支撑着让自己坐起来,内力大量消耗后最忌懈怠,如果不及时恢复,很可能会令自己的修为降低。

    “喂,唐三。我们以后就是舍友了。先认识一下怎么样?我自我介绍。本人奥斯卡,二十九级器魂师,武魂:香肠。人送外号香肠专卖。你可以叫我香肠专卖奥斯卡。也可以直接叫我小奥。”

    唐三莞尔一笑,道:“不是大香肠叔叔嘛?”

    “呸,呸,什么大香肠叔叔。明天我就把胡子刮了。让你看看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一面。学院来了几个漂亮的学妹,我可不能再这么颓废了。戴沐白那家伙明显是看上了那个冰块美女,小舞是你的。那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去追求一下宁荣荣了。”

    “我和小舞只是朋友。”唐三皱了皱眉,奥斯卡的说话方式令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奥斯卡猥琐的一笑,道:“行了,别装了。大家都是男人,谁不明白谁啊。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就泡了个漂亮姑娘。你们孤男寡女的一路来学院,会没发生点什么?戴老大说,就是因为小舞受伤了你才和赵老师拼命。你说你们只是朋友,谁信?放心吧,我小奥是很有原则的,所谓朋友妻不客气,哦,不,是朋友妻不可欺。我绝不会对你的小舞有想法的。”

    看着奥斯卡那异光连闪的桃花眼,唐三一阵无语。他也懒得再解释什么,直接进入修炼状态,开始恢复自己的内力。

    夜深人静,整个史莱克学院完全安静下来。白天的考试,正像戴沐白预料的那样,除了唐三四人之外,再没一个能通过前三关的考生。而这还是多年以来,史莱克学院收入学员最多的一年。

    赵无极身为副院长,自然有属于自己的居所,此时正一个人在房间中有些闷闷不乐。

    他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身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了,那些轻伤自然不算什么,可对他精神上的打击可不小。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原本只是手痒打算活动活动筋骨,却大失脸面。要是放在以前,他连想都不会多想,立刻就会将唐三毙在自己手上。但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他是学院的老师,唐三是学员。这口闷气也只能咽下去。

    同时,他对唐三也大为欣赏,从天赋上看,这个唐三甚至比戴沐白还要强。只是武魂先天上弱了一些,否则,说不定他未来就是一个绝世强者。

    右手握拳,捶到自己的左掌掌心之中,赵无极无奈的叹息道:“算我倒霉。怎么遇到了这么个小刺猬,看来,以后我还要好好调教调教他才行。玉不琢不成器嘛。”说道最后一句话,赵无极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邪恶的笑容。

    “赵无极。”正在赵无极想着以后如何好好操练唐三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令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要知道,他身为一名七十六级的魂圣,在整个斗罗大陆魂师界,都是高等存在,魂力已经强大到能够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奇妙的气场,能够清楚的辨别出身体周围方圆百米内树叶飘落的声音。而此时,他却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周围有人,而这个声音更是直接刺入他的耳朵,听上去,就像是在耳边说话一般。这种实力已经令赵无极大为警惕起来,这个声音他并不认识,但他可以肯定,来人的实力绝不在他之下。

    “谁?”猛的站起身,赵无极眼中寒光大放。当初他在魂师界的名声不太好,仇家也不少。这些年隐匿在史莱克学院之中到也平静,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一名强大的对手。

    “你出来。”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锁定在赵无极身上。

    赵无极毫不犹豫的穿窗而出,来到了外面。魂力骤然提升到顶点,小心翼翼的戒备着,同时也搜索着周围的动静。

    赵无极是什么人?不动明王,当初也是杀人无数的主儿,被未知的对手如此挑衅,再加上白天憋闷在胸中的闷气,顿时令他怒火上涌。脚下用力,朝着那气息牵引的方向快速追去。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出了史莱克学院的范围,来到了外面的一片树林之中。那丝气息也正是到了这里消失的。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赵无极沉声喝道。同时,他在第一时间完成了自己的武魂附体,七个魂环围绕着身体上下律动,闪烁着炫丽的光芒,尤其是那三个黑色的万年魂环,看上去更是惊人的深邃。

    一个黑色的身影缓缓从一株大树后走了出来。此人全身都笼罩在黑衣之中,甚至连头上都带了一个黑色的头套,从外观上,只能看出他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你是什么人?”赵无极冷声喝道,完成了武魂大力金刚熊附体,他全身都释放着狂野的气息,不怒自威。

    黑衣人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是淡淡的说道:“在这小小的地方见到不动明王,我只是想和你切磋一下。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一边说着,黑衣人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顿时,一道黑色光芒在他掌心中凝聚,化为了一个巨大的器物,与此同时,整整九个魂环悄然出现在他身上。两黄、两紫、五黑。九个魂环并没有像赵无极那样律动,而是静静的停滞在黑衣人身体不同的位置上,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九个魂环本就是极为恐怖的存在,尤其是他那最后一个魂环,在黑色之中隐隐透出淡淡的红色。

    如果是大师在这里,一定会看出,同样是万年魂环,差距也是巨大的,譬如,修炼了一万年魂兽身上出的魂环和修炼了九万年魂兽身上出的魂环又怎么可能一样的。那黑中透红的颜色,代表的就是那个魂环至少达到了九万年的水准。

    看到面前黑衣人释放出九个魂环,赵无极只觉得一股凉水泼面般,全身机灵灵打了个寒战。作为一名魂圣级别的魂师,对于高等魂师之间的差距他再明白不过。到了六十级以上,别说是相差一个阶段,就算是只差一级,实力都有一定的差距。表面看上去,他和面前的黑衣人应该相差在二十级左右,但他却很清楚,自己和这个黑衣人之间的差距,甚至比唐三和他的魂力差距还要更大。

    “封号斗罗。”艰难的吐出这四个字,赵无极的不动明王身都有些颤抖,如果说他是魂师中高等的存在,那么,封号斗罗就是魂师中巅峰的存在。

    之前言语中的霸气荡然无存,赵无极赶忙弯腰施礼,“请问是哪位前辈莅临。就不要和小的开玩笑了。我怎么配与您切磋。”

    黑衣人淡淡的道:“有什么配不配的。你白天的时候,欺负那几个孩子不也是欺负的很好么?我发现,欺负人的感觉似乎不错。就让我也欺负欺负你吧。当然,你可以认为我这是在恃强凌弱。”

    没有任何强势的气息散发,黑衣人手持那件巨大的器物,一步步朝着赵无极走来。

    赵无极脑海中思绪电转,大陆上,封号斗罗屈指可数,每一个都是有名有姓的,面前这位封号斗罗明显是器武魂,器武魂修炼到封号斗罗级别的更是少之又少,他到底是谁呢?

    突然,黑衣人在距离赵无极还有十米的地方停下脚步,“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一个和两个,又有什么区别呢?”

    身影闪烁之间,赵无极身边多了个人,这个人一出现,赵无极脸上的神色顿时放松了几分,“老大,这位前辈……”

    来人向赵无极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开口。面对无形的压力,来人也不得不将自己的武魂释放出来。

    一对巨大的翅膀从他背后伸展开来,全身都覆盖上了一层翎毛,橙黄色的双眼中瞳孔竖立,和赵无极一样颜色的七个魂环骤然出现,围绕着身体上下律动。

    “见过昊天冕下。”这人不但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反而恭敬的向黑衣人行礼。

    赵无极倒吸一口凉气,听了同伴的话,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心脏一阵收缩,天啊,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恐怖的家伙。眼前这位,可是被誉为魂师界第一力量强者的封号斗罗。武魂发展方向与自己完全相同,但自己的力量和他相比,就只是萤火之光了。

    黑衣人冷淡的道:“不用多礼,我是来找麻烦的。猫鹰武魂,七十八级,不愧是当初黄金铁三角中主战的弗兰德。这史莱克学院,就是你的吧。”

    弗兰德点了点头,道:“是的,冕下。不知赵无极何事得罪了冕下大人。能否给我几分薄面。”

    黑衣人淡漠的道:“少废话,站一边去。不然连你一起揍。赵无极,我给你个机会,我不用武魂。你能在我手上坚持一柱香的时间,我二话不说,立刻就走。否则的话,你必须要替我做一件事。”

    赵无极苦笑道:“昊天冕下大人,我实在不明白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您能不能先说清楚。”他的意思很明白,就算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

    但站在赵无极身边的弗兰德却很没义气的立刻闪开一旁,明显是不打算再管赵无极了。

    黑衣人冷哼一声,“还用我说么?打了小的,老的自然要站出来讨还个公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动手吧。”

    黑衣人手中的巨大器物与身上的九个魂环同时消失,但下一刻,他已经来到了赵无极面前。

    砰砰,轰轰,啊——

    碰撞的声音,气劲的澎湃声,闷哼,惨叫,此起彼伏的在树林中响起。

    一旁伸展着两只翅膀的弗兰德忍不住捂住自己的眼睛偏过头去不忍心再看。

    根本就不需要点燃一根香,全部战斗只是在十次呼吸之间就已经结束了。

    黑衣人负手而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身上的黑衣甚至连一丝褶皱都没有出现。而可怜的赵无极此时却趴在地上,他的头足足肿了一圈,两只眼睛更是变成了乌黑色。嘴角处血丝殷然,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赵无极,你明白了么?”黑衣人淡淡的说道。

    弗兰德此时才敢过来,将躺在地上的赵无极扶起来,出乎意料的是,赵无极脸上尽是感激之色,“多谢昊天冕下指点。”

    黑衣人向他们两个点了点头,嘴唇嗡动,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赵无极和弗兰德同时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认真的神色。

    “刚才的那些,算是对你的补偿。以后就麻烦你们了。”黑衣人的声音不再冷淡,却依旧很平静。在黑色面罩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情。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身形闪烁之间,已经悄然消失。

    赵无极站在哪里,和弗兰德两人半天没有移动,他的身体也要在弗兰德的搀扶下才能站得稳。

    “弗兰德,你这家伙真没义气。人家让你站一边你就站一边?要不是冕下大人没什么恶意。恐怕我的尸体都凉了。”赵无极抱怨道。

    此时,两人的武魂都收了回来,站在赵无极身边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人,说起话来,略微有些大舌头。如果唐三和小舞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个老人正是那天他们花了二百个金魂币买到发晶的那个奸猾老板。

    弗兰德没好气的道:“你懂什么。如果他真有恶意,加上我一个,难道我们就不用死了吗?他的威名你没听过?连教皇都敢打的人,他会有什么忌讳?他刚才已经说了,赢了你就让你替他做件事,自然不会真的伤害你。否则你还怎么替他做事?这你都不懂。只不过,没想到他竟然是……”

    赵无极苦笑道:“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你的意思,你是不想激怒他。不过,我被打的这么惨,你让我抱怨两句都不行么?不过,他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再没有武魂附体的情况下,我依旧远不是对手。我看,他的魂力恐怕已经超过九十五级了。距离斗天百级已经很近很近。恐怕在整个大陆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与他抗衡吧。”

    弗兰德道:“封号斗罗又有哪位是好惹的?这次你还算是幸运了。走吧,我们回去。你今天虽然惨了点,但能得到他的指点,作为同类别魂力,对你的好处还是很大的。”

    夜已经深了,史莱克学院内的学员们,谁也不知道在这看似平静的夜晚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至于赵无极被打成了猪头的脸,这次可不是那么快就能恢复的了。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