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二十三章 魔女本色

    “请宗主恕罪,史莱克学院内有至少一位魂圣和数名魂帝级别的强者,属下无能,无法进入探查。不过。您交代地信我已经给了史莱克学院的老师。肯定会落在他们院长手中。”

    中年人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弗兰德啊弗兰德。你还真是个有理想地人。我到要看看。你能把我地女儿教育成什么样子。或许。也只有离开家,那个小魔女才会懂事些吧。好了,你下去吧。”

    “是,宗主。”青年人快步后退而去。

    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而来。震地大厅簌簌作响。“风致。你就这么放心让荣荣一个人在外面么?难道那史莱克学院教地能比我们教的更好?不行。我要去把荣荣接回来,她在外面我可不放心。”

    随着声音的出现。一名须发皆白,但面庞却如同婴儿般细嫩的老者从后堂走了出来。大刺刺的在宗主宁风致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宁风致面露无奈之色,“剑叔。就冲您和龙叔。我也不能让这丫头留在宗内了。你们实在太宠爱她了。这丫头在家里已经没法管教,让她到外面受受教育或许会有些变化。”

    剑叔不满的道:“谁说我们娇惯荣荣了。你只看到了荣荣平时喜欢玩闹的一面。并没看到她乖巧地一面,你儿子不少,女儿却只有这么一个。你还真舍得。”

    宁风致断然道:“剑叔。这次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去找她,您和龙叔也都不能去。荣荣的安全您完全不需要担心。那座史莱克学院的院长。就是当初黄金铁三角中地第一尖锋。他不可能不认得我们七宝琉璃宗地武魂。有他保护。荣荣不会有事地。”

    剑叔怒气冲冲的哼了一声,“荣荣有事我就拿你是问,身上有点发紧了,我找老骨龙去活动活动筋骨。”

    别说在七宝琉璃宗。哪怕是在整个斗罗大陆敢向宁风致这么说话地。也没几个人。而眼前这个老人显然是其中之一,宁风致表面看去虽然是四十多岁地样子。可实际上。他地年龄早已经超过六十岁,宁荣荣是他最小的一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

    ……

    夜幕降临,史莱克学院院长。四眼猫鹰弗兰德正站在大操场上,看着眼前的全部七名学员。

    戴沐白、唐三、小舞、马红俊以及一脸冰冷却整齐利落的朱竹清都已经做好了晚上上课地准备。一个个精神抖擞。

    不过。弗兰德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身上。而是看着另外两个学员。

    “奥斯卡。你们跑完二十圈了?”弗兰德的目光给人一种锐利的感觉。令人不敢与他对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一天唐三都没有看到学院地其他老师出现。包括赵无极在内,似乎整个学院里只有他们七个学员和这位院长大人。

    奥斯卡咳嗽一声。点了点头。道:“院长,我跑完了。”

    弗兰德冷哼一声,“我问的是你们,不是你。”

    奥斯卡扭头看向宁荣荣。宁荣荣也正在看着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中满是无辜地神色。

    奥斯卡一咬牙,点了点头。道:“是地,我们都跑完了。”

    弗兰德笑了。如果让唐三来评价他地笑容。那么。用阴险二字再合适不过。

    “很好。奥斯卡,没想到你很有友爱精神,你过来。”弗兰德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位置。

    奥斯卡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但他却没有再去看宁荣荣,大步走到弗兰德面前站定。

    弗兰德右手缓缓抬起。轻飘飘的拍在奥斯卡地肩膀上。“你的友爱精神我很欣赏,既然如此。你就再去跑二十圈。让我看看你的友爱究竟有多深,不跑完,不用吃饭,我已经封住了你的魂力,不用妄图解除,去吧。”

    奥斯卡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外面跑去。

    弗兰德的目光转向戴沐白、唐三等人。“你们是不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让他继续去跑?”

    戴沐白和马红俊很熟悉弗兰德地脾气。并没有吭声。朱竹清生性冰冷,只是淡淡的看着他,而唐三和小舞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们确实不明白弗兰德为什么要这么做。

    弗兰德脸上依旧挂着那令人有些不寒而栗的笑容。“因为他说谎,尽管他是为了友爱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才说谎的,但依旧是说谎了。你们都还是孩子。谎言是最不好的品德。我希望你们明白。”

    说着。他的目光从唐三五人身上转到一脸无辜之色,看上去楚楚可怜地宁荣荣。“告诉我,你有没有完成我早晨布置地课程?”

    宁荣荣老实的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距离太长,我又饿,坚持不下来。”

    弗兰德微微一笑,道:“所以,你就一个人跑去了索托城。并且去大吃了一顿,还在索托城地商业街转了转,刚刚才回来找到奥斯卡,对不对?”

    宁荣荣瞪大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你监视我?”

    弗兰德地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身为院长,我要对学院地每一名学员负责。如果说奥斯卡说谎是因为不忍心让你受罚,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你犯下的错误就是罪无可恕,擅自离开学院。不遵从学院安排。让学长替你说谎,任何一条都不是一名优秀魂师应该犯下地错误。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地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军法处置,一死而已。”

    宁荣荣皱了皱眉,脸上温柔的神色渐渐消失了,嘴角微微上翘,神色间竟然流露出几分轻蔑和几分不屑,“这里不是战场,只是个学院而已。”

    弗兰德点了点头,道:“不错,这里只是个学院,但这里是我的史莱克学院。现在,我给你两条路选。一条,收拾你的东西,立刻离开这里。你不配成为这里的一员。另一条路,像我证明,你有留在这里的资格,还有以后不再触犯规矩的决心。”

    宁荣荣笑了,尽管她才只是十二岁,但却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真的很可爱,很漂亮。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却令人有些心悸。

    “弗兰德,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魂圣而已。”

    此话一出,唐三、小舞等人尽皆失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感觉上那么温柔的一个小姑娘,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而此时,宁荣荣脸上的神色已经没有了那种温柔,而变成了一片不屑,充满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弗兰德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微微一笑,道:“没错,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魂圣而已,可现在的你,还和我差的太远太远。哪怕你是七宝琉璃宗这一代最有天赋的一个,你终究也只是一名大魂师而已。你和我之间,还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既然你看不上这里,就请你离开,史莱克学院不欢迎你这样不守规矩的学员。”

    宁荣荣冷笑一声,“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早早离开。弗兰德,我劝你还是少管我。否则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弗兰德淡然一笑,“如果我怕什么后果,就不会有这座学院。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沐白。”

    “院长大人。”戴沐白上前一步,此时他看向宁荣荣的目光依旧充斥着不可思议。他隐约明白,此时的宁荣荣,才是她真正的本色,可是,昨天的她也掩饰的太好了吧。

    弗兰德道:“你去将这位宁荣荣小姐的东西从她的房间拿过来,然后送她离开这里。如果她反抗,我允许你使用任何手段。”

    “弗兰德,你敢。”宁荣荣娇喝一声,双手叉腰,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表现出极其彪悍的气息。“我长这么大,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对我的人。”

    弗兰德阴阴的一笑,“你爸爸舍不得管教你,不代表我也舍不得,你可不是我的女儿。也不是我的宝贝。在我眼里,这里任何一个学员都比你强。七宝琉璃塔武魂确实是辅助类武魂中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可惜,你却只会让它蒙羞。”

    “你胡说。”宁荣荣在愤怒之中胸前剧烈的起伏着,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自己是七宝琉璃宗这一代最出色的子弟,她有多位兄长,却没有一个能像她这样,在十二岁之前就突破了二十级的程度。连她的父亲,七宝琉璃宗宗主都曾经说过,她是数百年以来,唯一一个有机会将七宝琉璃塔变成八宝琉璃塔的宗门天才。此时弗兰德将她说的一无是处,高傲如她又怎么可能承受的了。

    “我胡说?那你告诉我,你比在场的哪一个强?”弗兰德不屑的说道。

    宁荣荣道:“我是辅助类魂师,当然不能和他们这些战魂师比武力。但我在战场上的作用,却要比他们都大。有我的帮助,一个魂师团体的整体实力就会大幅度提升。”

    弗兰德向宁荣荣摇了摇手指,“不,你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在战场上的作用都会比你强。因为他们在战场上都有生存下去的可能,而你,没有。以你的性格,如果到了战场上,也只能是炮灰而已。”

    “不可能。我们七宝琉璃宗的七宝琉璃塔武魂冠绝天下,无人能比。为什么我比他们差?”

    弗兰德冷然道:“因为你的心。因为你的浮躁与高傲,你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哪怕是你的父亲,也不会认为自己是冠绝天下的。如果他没有优秀的伙伴陪同,哪怕是一名普通魂师也能够将他击杀。而以你的性格,你认为你能够找到可以将后背完全交给对方的伙伴么?”

    宁荣荣愣了一下,她虽然从小因为娇惯,性格古怪了一些,但却冰雪聪明,弗兰德的话虽然不好听,但她却已经明白了弗兰德的意思,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辩驳。

    弗兰德缓缓走到戴沐白等人面前,因为他与宁荣荣话语间的交锋,戴沐白并没有去拿宁荣荣的东西。

    弗兰德指了指戴沐白,道:“他今年十五岁,武魂白虎,战斗系魂师。天生双瞳。三十七级。拥有两个百年魂环和一个千年魂环。是史莱克学院有史以来年纪最小达到三十级魂尊的学员。他达到魂尊的时候,只有十三岁。你自问能够在十三岁就突破三十级的瓶颈么?”

    “如果说,有人能够超过沐白,那也绝不是你。唐三和小舞,年仅十二岁就已经达到了二十九级大魂师的水准。他们才是有可能超越沐白的。唐三与赵无极一战你也在场,你应该很清楚一名大魂师和一名魂圣之间的差距。尽管赵无极并没有使用全力,但是,唐三所展现出的战斗力,我想你看的很清楚。论天才,他们都要强于你。”

    宁荣荣依旧无法反驳。弗兰德说的很对,戴沐白、唐三、小舞。在魂力上都要强过她。

    弗兰德转向马红俊和朱竹清。“马红俊。他地年纪和唐三、小舞、你相仿。十一岁进入史莱克学院,尽管他的武魂中有缺陷存在。但是,他所拥有地变异武魂却是得天独厚的顶级兽武魂,单论武魂而言,就算在整个大陆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他。他地魂力也同样不弱于你,这还是他将一部份心力用在弥补武魂缺陷地情况下。”

    “朱竹清,魂力和你相若。但是。她和你不同地是,她有一颗坚定而执着地心。朱竹清。你告诉我,你来史莱克学院是为了什么?”

    朱竹清冰冷的声音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让自己变得更强。”

    弗兰德道:“对于学院安排的课程你会怎么做?”

    朱竹清道:“只要对我的实力提升有利。我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弗兰德淡淡的道:“宁荣荣。你都听见了?你自问。比的上他们哪一个?在这里。你本身就已经是最差地存在。你还有什么骄傲的资格?我敢说,只要你离开我这里,二十年后,他们每一个的成就都要比你大的多。”

    宁荣荣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还有奥斯卡呢。我怎么也比他强吧,他也是辅助类的魂师,只是一个小小的食物系魂师而已,他总比不上我了吧。”

    弗兰德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如果你这样认为。那么就是大错特错了。奥斯卡的天赋。甚至还在沐白之上,否则,我为什么要允许他进入学院。宁荣荣,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见过先天满魂力的食物系武魂么?”

    宁荣荣花容失色,“不。这不可能,辅助类武魂怎么会有先天满魂力?”

    在魂师界,先天满魂力者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可辅助类武魂却从没有出现过,宁荣荣之所以认为自己天赋异禀,是过人的天才,就是因为她的武魂在觉醒地时候,达到了九级的程度。距离先天满魂力只有一步之遥。这已经是辅助类武魂中极品的存在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有点小帅但念起魂咒却那么猥琐的大香肠叔叔奥斯卡居然会是先天满魂力。

    弗兰德淡然道:“奥斯卡是史无前例的存在。他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甚至有可能取代你们七宝琉璃宗在辅助类魂师中的地位。你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是很有可能存在地。”

    宁荣荣失神的站在那里,从小到大,她就在身边所有人地呵护中长大。再加上本身就是天才,更是被宠爱到了极点,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最出色地。最具天赋的。哪怕现在实力还不够强。那也是因为年龄地原因。

    当她看到唐三与赵无极一战地时候。宁荣荣就已经被震撼了,但她潜意识里还是将自己和唐三划分开来,毕竟大家的武魂修炼不是走地同一条路线。

    但是。此时弗兰德地每一句话却都像是利剑一般刺在她心上。将她心中最骄傲地东西彻底粉碎。

    宁荣荣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扭头就朝自己地宿舍跑去。

    弗兰德脸上流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心中暗道,要是连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我都搞不定,我也不配黄金铁三角地称号了。

    戴沐白看着弗兰德脸上的笑容。试探着问道:“院长。我还要不要去帮她收拾东西?”

    弗兰德瞪了他一眼。道:“你很想这个丫头走么?宁荣荣虽然被娇惯了一些。但本性并不坏,让她自己想清楚就好了。你去把奥斯卡叫回来。说我免了他的惩罚。让他去安慰安慰宁荣荣。”

    “哦。”戴沐白答应一声。转身就去找奥斯卡了。此时。他心中对于弗兰德不禁更加钦佩。

    戴沐白也出身于世家,当然知道七宝琉璃宗在大陆上的地位有多么恐怖,整个斗罗大陆的封号斗罗加起来也不过十位左右。一个七宝琉璃宗就占了其中两位,这样的实力。就算是两大帝国的皇室见到七宝琉璃宗宗主。也要客客气气地。而弗兰德居然不畏强权。敢于如此训斥七宝琉璃宗最受宠的小公主。这可不是简单的勇气二字就能解释地。

    其实。戴沐白又哪里知道,眼前这位院长大人的怀中。揣着七宝琉璃宗宗主送来的一封信,一封可以当作尚方宝剑用地信,否则弗兰德真的会这么没有丝毫顾忌么?

    小舞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她也没想到宁荣荣的本性居然是这样地,昨天她在和宁荣荣一起的时候。一直都觉得和她很亲切,此时却才发现。原来宁荣荣地性格居然比自己还要跋扈。

    弗兰德双手背在身后。“好了,准备出发,宁荣荣和奥斯卡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想留在这里修炼,就要遵从学院地规矩。上好每一堂课,我地话在这里就是命令,接下来你们将开始来到史莱克的第一堂课。你们每个人都将独立完成自己地课程,别怪我没有事先声明,如果你们做的不够好,那么,不死也要脱层皮。”

    戴沐白很快回来了,向弗兰德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让奥斯卡去安慰宁荣荣。

    弗兰德挥了挥手,道:“出发。跟上我。”

    说完,只见他脚尖点地,轻飘飘的蹿了出去,朝学院外的方向前进。

    众人赶忙跟上。

    弗兰德始终保持在一个相当快捷的速度上,此时就看出五名学员之间的实力差距了。

    紧跟在弗兰德身后的,是魂力最为深厚的邪眸白虎戴沐白。戴沐白身后并不是唐三,而是朱竹清。

    唐三的鬼影迷踪胜在精妙,论直线距离加速,反而不如朱竹清这个敏攻系魂师。所以他和小舞并列排在了第三位。马红俊则在最后,可也没比唐三落后多少。

    一路上,弗兰德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唐三他们也没有吭声。脑海中还在回想着之前弗兰德和宁荣荣之间的交谈。

    很快,唐三就发现了弗兰德此行的目的地,正是索托城。

    从史莱克学院到索托城并不远,眼看着就要到索托城南城门的时候,弗兰德的速度才放慢下来。让五名学员都跟上来。

    索托城位于巴拉克王国内部,并不会受到任何外来的威胁,所以这里的城门是全天候开放的。一行六人顺利的进入城中。

    尽管现在天已经黑了,但索托城却像是刚刚睡醒一般,甚至比白天更加热闹。街道两旁,所有店铺都是***通明,一些只在晚上才出来营业的小商贩们也纷纷找到自己最习惯的地方卖一些小吃或者是小物件之类的东西。

    唐三和小舞虽然也在索托城中住过两天,但却并没有晚上出来过,唐三还好一些,小舞却兴致勃勃的四下看着,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就悄悄的凑上去多看几眼。要不是唐三始终拉着她,说不定她已经走丢了。

    朱竹清依旧一脸冰冷,似乎外界的一切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似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自己面前的弗兰德身上,并没有被外界影响半分。

    戴沐白眼睑内敛,显示出了他沉稳的一面,样子几乎和朱竹清一模一样,只是他的脸上少了那层冰霜,一切都表现的很自然。

    而马红俊的眼睛就有点不够用了,虽然没像小舞那样对什么都有兴趣,但他的双眼却滴溜溜的乱转,目标都是街道上女人们最有特征的位置。

    下到六岁,上到六十,马红俊的眼睛几乎都不放过,一旦看到身材丰满一些的,立刻就是大吞口水。幸好他在队伍最后面,其他人并没有发现他现在的样子。

    弗兰德突然停下脚步,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道:“还有些时间。你们跟我来。”

    说着,弗兰德带着五人走进了街道旁一家不起眼的茶铺之中,六人围着一张圆桌坐了下来,弗兰德要了六杯最便宜的茶水。

    小舞看着面前那满是茶叶沫的茶水直皱眉头,“院长,我们的第一堂课不会是在这里上吧。”

    弗兰德道:“当然不是,你们上课的地方,在那里。”一边说着,他抬手向外面指去。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唐三看到,在距离茶铺不远的地方,有一大片高大的建筑物,从他们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个建筑物有着近百米的高度,巨大无比,在夜幕之中,显得极为深沉。从那巨大的建筑物中,隐隐有光芒闪烁。

    戴沐白的脸色变了变,低声道:“院长,第一天就让他们去那里么?”

    弗兰德淡淡的道:“记住,你们都是怪物,不是普通人。既然是怪物,就要有怪物的修炼方式。”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沉声道:“你们的武魂都不同,各自也有属于自己的修炼方法。学院能教导你们的,是如何更好的运用自己的武魂,帮助你们获得更好的魂环,拥有更多的实战经验,尽可能开发出自身的潜力。剩余的,就是关于武魂的各方面知识,以及大陆上魂师的情况。在这所有你们需要学习的东西之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实战经验。”

    “同样的等级和实力,实战经验的多少,将决定胜负关键。只有通过不断的实战,才能尽可能的提升你们在战斗中的应变能力。所以,你们的第一课,就是实战。而那个地方,就是你们的课堂。”

    戴沐白和马红俊对视一眼,马红俊是没敢吭声,戴沐白邪眸之中则流露出了无奈,他们显然都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而唐三、小舞以及冰冷的朱竹清,都流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弗兰德道:“类似于这样的建筑,只有主城级别的城市才能拥有。它的规模可以说是一座城市甚至是国家强盛与否的标志。这样的建筑,就叫做大斗魂场。并且会以所在的城市命名。因此,你们眼前的这一座,就叫做索托大斗魂场。”

    “所谓的大斗魂场,就是拼斗武魂的地方,也就是魂师对战的所在。不论是天斗帝国还是星罗帝国,都有这样一种说法,斗魂场决定国家的兴衰。”

    唐三皱眉道:“院长,魂师不是最高贵的职业么?为什么还会有大斗魂场这样的地方,这样像耍猴一样给人观看武魂比拼算什么?”

    弗兰德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虽然我也不喜欢大斗魂场这样地所在。但我却不得不承认。大斗魂场绝对是体现魂师价值地一个重要场所。你把它想的太简单了。大斗魂场有着属于自己地完整体系。而且也可以说是一方特殊地势力。它由全大陆最有名望地七大魂师家族联合创立。并不隶属于两大帝国或者武魂殿。可以说是一个第三方势力,富可敌国,在大斗魂场内成名的魂师。在整个国家都将成为耀眼的明星,不但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还能够获得极大地名望,而且,大斗魂场是一个相对公平地地方,在这里,即使你杀了某个大家族的传人,也不需要担心被报复,这就是它地公平性。”

    说到这里。弗兰德眼中闪耀起夺目的光彩,“武魂的等级,是一名魂师实力强弱的标志。魂环更是最好地表达方法。但是,这却并不能代表一名魂师地真正能力,只有通过自身努力从大斗魂场中得到的称号才是自身实力最好地体现。”

    “任何级别地魂师在进入大斗魂场之后。都只是用斗魂二字来代表,获得第一场胜利后,会得到一枚徽章,之后。每获得一场胜利,就会有一定地积分。积分达到一定程度,徽章地等级提升,这枚徽章就是在大斗魂场等级地象征,而且是全大陆所有主城通用地。徽章等级高地好处极多。我就不详细解释了。徽章的等级,按照矿物的品质来区分,最低地是铁徽章,也就是铁斗魂,向上依次是。铜、银、金、紫金、蓝宝石、红宝石、钻石。一共八个等级。”

    说到这里,弗兰德地目光依次从面前五人身上扫过,“我给你们地任务,就是在毕业之前,至少拿到银斗魂徽章,明白了么?”

    “不要以为获得银斗魂徽章是件很容易地事,沐白和红俊已经在这里参与了一年多地实战。沐白。你告诉他们三个。在这里徽章级别提升的要求是什么,还有你们地战绩。”

    一边说着,弗兰德淡定自若的喝了一口面前地劣质茶水。他成立史莱克学院已经有二十年之久,自然知道怎样地教育方式最容易令学员接受,那就是要引起他们的兴趣。不论做任何事,如果有兴趣二字为前提。那么。一切都将事半功倍。

    能够入选史莱克学院的,无疑都是怪物一般地孩子。这些或者说是怪物。或者说是天才的学员根本不可能用一般的方法来教育。

    戴沐白道:“我是二十九级地时候开始参加索托大斗魂场博弈地。一共进行了五十六战,目前战绩是二十九胜二十七负,目前积分为二。从铁斗魂提升到铜斗魂。需要积分一百,每获得一场战斗地胜利。会得到一个积分。但是,如果输掉一场战斗,也会相应地扣除一点积分。如果连胜场次超过五场。那么,每再连胜一场。积分将直接增加十,连胜超过十场。再胜一场增加一百。哪怕是积分达到铜斗魂成功进阶。但只要积分掉下一百,也将被取消铜斗魂的资格。铜斗魂提升到银斗魂。需要积分一千,铜斗魂之间的战斗。每获胜一场。将得到十个积分。输一场也是减掉十个积分。连胜获得积分地比例和铁斗魂是一样地。”

    对于戴沐白的实力。唐三还是有些了解地,听了他地话,不仅暗吃一惊。“沐白。以你地实力。才二十九胜。二十七负么?这怎么可能。你的武魂应该是兽武魂中很强大地存在了。”

    戴沐白苦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大斗魂场可不是那么好混的地方,这里的博弈有三种方式,一种就叫做博弈,是切磋性质地,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规则。按照等阶分组进行。或者说是按照魂环的多少来进行分组。一旦你多了一个魂环,那么,就只能参加下一组的博弈。我二十九级地时候,连胜四场。眼看就可以开始拿到连胜的十倍积分时,实力却也提升到了三十级,获得了第三个魂环,之后。我连败十余场。积分成了负数。同样是三个魂环。三十级的我,对付三十八、九级地对手怎么有胜利地可能,想要在这里获得连胜。除非是二十九级参加一段时间地博弈,等到了三十级之后,暂停参与,达到三十九级后再进行博弈。才有可能。但我们的目的是实战,自然不能那样做,我地战绩自然也就差了些。积分还不如胖子高。”

    马红俊接口道:“我到现在是三十三战二十一胜,十二负,九个积分。”

    弗兰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过去吧,其余地情况到了现场我在一一告诉你们。”

    结了茶钱,一行六人走出茶铺。向索托大斗魂场走去。

    离得近了。大斗魂场带来地震撼感更令人吃惊。在唐三和小舞刚来到索托城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来过索托城的这个方位。所以并没有发现。在这座城市之中居然还有一座如此宏伟的建筑。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