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二十五章 器武魂的威力

    器武魂的第二魂环技能,而且还是全力攻击,唐三虽然自问魂力强过铁氏兄弟,但面对他们这倾尽全力的最后一击也不敢轻易硬接。

    但是,令唐三大惊失色的情况出现了,那两柄呼啸而至的铁锤在半空之中竟然突然分开,一柄追踪着小舞腾起的身影,一柄带起一道弧线向自己撞来。铁氏兄弟这第二魂环技能竟然有跟随效果。

    此时,铁氏兄弟的身体已经被蓝银草紧紧缠绕,尖刺入体,毒素发作,眼看是无法再移动了。他们眼中流露着希冀的光芒,就盼望着那最后一击能够起到效果,只要能够击倒唐三,身上的缠绕也就迎刃而解了。

    怎么办?在电光火石之间,唐三已经做出了决断。一根不带尖刺的蓝银草腾空而起,准确的缠绕在小舞纤细的小腰肢上,用力一带,将她斜斜的甩了出去。

    正像唐三判断的那样,铁氏兄弟的铁锤虽然能够跟随追踪对手,也只是在一定角度的情况下才能做到。并不是无限追踪的。他将小舞朝着铁锤反方向甩出,果然脱离了铁锤孤注一掷的攻击范围。

    但是,也正是因为唐三将精力用在了小舞身上,他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来应变了,另一柄铁锤在他甩出小舞的同时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危急之中,唐门武技发挥的淋漓尽致,眼看着铁锤已到近前,强烈的劲风笼罩全身。唐三双掌催动起玄玉手,身体急速旋转,全部内力以控鹤擒龙拍出,几乎在一瞬间转身出掌。一连七掌几乎同时拍在铁锤锤头之上。

    铁锤在唐三玄天功内力的作用下终于被控鹤擒龙带的偏离一尺,唐三地身体虽然应声抛飞,但毕竟不是被正面击中。

    轰的一声巨响,铁锤坠落在地面上,唐三的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人还没落地,已经吐出一口鲜血。

    空中的小舞眼看唐三受伤吐血顿时大怒,“混蛋,你们找死。”

    双手同时抬起,没有任何破空之声。四道暗影从她袖口中激射而出,分取铁龙、铁虎。暗影的目标,正是两人的眼睛。

    小舞虽然不能学习唐门暗器。但机括类暗器却少不了,唐三有什么,她身上几乎也有同样的一套。此时大怒之下,也顾不得后果,直接用出了无声袖箭。

    以唐三制作的机璜,这无声袖箭的穿透力极强,铁龙、铁虎虽然身体壮实。但眼睛一旦被射中。那就不只是瞎了那么简单,袖箭的威力足以洞穿他们地大脑。

    而此时的铁龙、铁虎已经被唐三地蓝银草完全限制中。使用了孤注一掷技能后,自身魂力大减,麻痹毒素趁机入侵。想要挪动一个指头都已经是奢望,更不用说闪避小舞的袖箭了。袖箭未至,带起地劲风已经刺激的他们双眼一阵发麻,心中大骇之下暗呼吾命休矣。

    “小舞,不可。”唐三疾呼声中,右手瞬间从腰间甩出,四道寒光斜斜飞去。

    叮叮叮叮四声轻响,四枚袖箭几乎是在距离铁龙、铁虎的眼睛只有一寸的距离时被磕的飞了出去。

    原来,唐三在间不容发之际,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四柄柳叶飞刀甩了出去。飞针的速度虽然更快,但自身重量和袖箭相比差的太多,不足以挡住袖箭地攻击,飞刀要比飞针重地多。

    不过,这也幸亏是唐三有紫极魔瞳,目力惊人,再加上他对自己制造的袖箭射速非常了解,否则,也不可能救得下铁氏兄弟。

    小舞在空中一个翻转落在地面上,“小三,你干什么?”此时,她俊俏地小脸气得通红,恶狠狠的瞪视着铁氏兄弟二人。

    唐三向小舞摇了摇头,“他们也是攻敌所必救,我伤的不重。”目光转向脸色已经是一片苍白地铁龙、铁虎,“二位,这场斗魂应该是我们胜了吧。”

    铁龙、铁虎还能说什么,赶忙点了点头,铁龙道:“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我们认输了。”

    唐三收回蓝银草,深吸口气,体内经脉不断传来灼烧一般的疼痛,还好,他并不是正面撞上对方的攻击,再加上玄天功属于道家正宗上乘内功,对于自身的防护非常好,多年的修炼,相当于不断的温养内腑,只需要回去后调息一段时间也就不会有事了。

    当唐三和小舞从二对二斗魂场走出来的时候,戴沐白他们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斗魂,今天可以说是皆大欢喜,除了朱竹清败在了唐三手下以外,其他人都获得了斗魂的胜利。凭借着两场斗魂,唐三和小舞各自获得了两个积分和二十个金币的收益。

    “院长呢?”唐三向戴沐白问道。

    戴沐白无奈的道:“天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他交代过了,让我们斗魂结束就先回去。”

    五人走出斗魂场时,依旧能够听到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今日斗魂,虽不能说获益良多,但通过这种敌对的实战,唐三还是觉得收获不小。

    尤其是对铁氏兄弟一战,让他看到了器武魂真正的威力。每一种武魂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性,只要应用得当,都能起到极大的效果。

    论实力,自己和小舞明显在对方之上,可就是因为有些轻敌险些落败。唐三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大师曾经说过的话,魂师之间的战斗,首先要摸清对方的技能,如果无法做到,那么,一切都要以最谨慎的态度对待。哪怕是低级的魂师,也有可能拥有致命的魂技。

    “你们先回去吧。刚才院长说让我到他店里去一趟。”马红俊突然说道。一双小眼睛中闪烁着几分兴奋的光芒。

    戴沐白脸上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悠着点。”

    “戴老大,你去不去?”

    “不去,别废话了,快走吧。”戴沐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角余光却飘向了朱竹清。

    胖子的反应明显有些迟钝,并没有看出戴沐白眼神中的意思,胖胖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走吧,一起去。你不是说女人不算人口算资源么?”

    戴沐白终于忍耐不住了,“快滚。我没你品味那么差。”

    马红俊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但面对戴沐白邪眸中闪烁的怒光,他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和这位邪眸白虎对峙几句,转身离去。

    “戴老大,那个淫荡的胖子干什么去了?”小舞问道。

    戴沐白哈哈一笑,道:“你都说他淫荡了,他还能干什么,邪火压不住了呗。”

    小舞没好气的道:“又去祸害女孩子了?我真怀疑,他那武魂变异的是不是和天生性格有关。”

    戴沐白道:“祸害谈不上,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地方叫做勾栏么?”

    唐三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你是说,院长会带马红俊去那种地方?”勾栏他在前世就曾经听说过,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戴沐白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马红俊的武魂除了那个缺陷以外,是兽武魂中最强悍的存在之一,又算是院长的嫡传弟子,总不能让他放弃修炼或者看他爆体而亡吧。”

    朱竹清难得的开口了,“男人都是肮脏的。”

    小舞嘻嘻一笑,道:“竹清妹妹,你的打击面不要太大哦,唐三可就很干净。才不像戴沐白和马红俊他们那样呢。”

    戴沐白没好气的道:“好,你家唐小三冰清玉洁,我们都肮脏,行了吧。不过我可比胖子品味好多了。”

    小舞立刻摆出一副本是如此的模样,看的戴沐白一阵气苦,无奈的摇了摇头,偷眼看朱竹清时,也发现朱竹清正在看自己,只不过眼眸中的目光似乎更加冰冷了。小姑娘哼了一声,突然走到戴沐白身前,“你的品味比他好?”

    戴沐白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竹清,我……”他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比胖子品味好,不一样是面对那种特殊职业的女性而说么?不论高级还是低级,不论是草窝中的凤凰还是花魁,从事的行业又有什么区别?

    朱竹清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不屑和轻蔑,“你十五岁?你令我感到恶心。”说完,转身就走。

    自从朱竹清来到史莱克学院之后,戴沐白一直压抑着自己,容忍着她,此时,一向冷傲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你给我站住。”

    朱竹清理都不理,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你……”戴沐白猛的扬起自己的右手,强烈的白光在掌心中吞吐,他一向都不是什么好脾气,或者说,他的脾气比任何人都要暴躁。

    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掌上白光一闪而没,口中发出一声虎啸般的喘息,这才跟在朱竹清身后朝学院方向走去。

    小舞眨了眨眼睛,低声向唐三问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唐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从那天报名时的情况看,戴沐白以前应该是不认识朱竹清的。可他对朱竹清却似乎有些不一样。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他们的武魂有配合发动融合技的可能?算了,我们还是不要管人家的私事为好。”

    小舞抬手在唐三胸口上摸了摸,唐三被她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小舞眼圈微红,“还疼么?都是为了我,你才受伤的。”

    唐三这才醒悟过来,她指的是自己的伤势。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哥哥我可没那么脆弱,走吧,我们快追上去,他们都快要走的没影了。”

    当唐三一行人回到史莱克学院的时候,在学院大门外惊讶的看到了两个人。

    今晚的月色很好,借助月光,他们立刻认出守候在这里的正是奥斯卡和宁荣荣。

    宁荣荣看上去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漂亮地小脸蛋上重新挂上了温柔的笑容。坐在学院门口的一块大石头上,晃动着自己的双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奥斯卡的脸色则显得有些难看,眉头微皱,不时偷眼看看宁荣荣,眼神中流露着几分不甘的光芒。

    朱竹清就像是没看到两人似的,直接走进了学院,头也不回的向自己住的宿舍而去。

    戴沐白皱了皱眉,邪眸中地寒意更加强盛了几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戴沐白邪眸中光芒闪烁,冷冷的说道。

    宁荣荣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当然是在等你们了。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院长和胖子呢?”

    戴沐白冷冷地回了一句,“他们有事。你想通了?留下还是离开?”

    宁荣荣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是留下。这么好玩地地方,我怎么能说走就走。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是僵尸吗?是不是在绣清那里吃瘪了?哈哈,亏奥斯卡还说你是什么情圣级别的高手,连个小姑娘都搞不定。”

    解放了天性的宁荣荣再没有任何掩饰,她从小就聪明绝顶,从戴沐白的脸色就看出了很多东西,毫不避讳的取笑起来。

    戴沐白邪眸中寒光大盛,“宁荣荣。不要挑衅我的耐性。这里是史莱克学院。不是你家。别人怕你七宝琉璃宗,我戴沐白可不怕。惹怒了我。小心我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宁荣荣嘻嘻一笑,道:“我好怕啊!”故意挺了挺还没发育的小胸脯。“来吧。让我看看你怎么奸我。”

    “你……”戴沐白终于压制不住自己地怒火,白虎不发威,你还真拿我当病猫了。强烈地气势骤然涌动,魂力瞬间爆发,宁荣荣的身体几乎在一瞬间就被震地飞了出去。

    奥斯卡慌忙上前一步,将宁荣荣接住,但他自己却被冲力撞的一屁股跌倒在地。

    “沐白。”唐三一个跨步挡在宁荣荣面前,双手向两旁一分,控鹤擒龙劲用出,将戴沐白发出的魂力卸到两旁。“大家都是同学,算了。”

    尽管戴沐白只是魂力外放,并没有发动攻击,但还是震地本已受伤的唐三体内一阵血气翻涌,心中暗暗吃惊,这恐怕才是戴沐白真正的实力,三十七级的魂力确实要比自己强的多了。

    宁荣荣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她也没想到戴沐白居然真的敢向自己动手,虽然并没有真的受伤,但全身传来的疼痛依旧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时间眼泪围着眼圈打转,死死的瞪视着戴沐白说不出话来。

    戴沐白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唐三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身上绽放的魂力内敛,“好,小三,我给你个面子。”邪眸冷冷的瞥了宁荣荣一眼,“你给我记住,这里不是你家,不要再招惹我,否则,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丢下这句话,他迈开大步,直奔学院内而去。

    “唐三。”宁荣荣抹掉眼中的泪水,突然大声叫着唐三的名字。

    唐三强忍着体内的不适,转身看向她。

    宁荣荣狠狠的道:“帮我杀了他,用你那些特殊的武器杀了他。只要你做到了,以后你就是我们七宝琉璃宗的贵宾,我给你钱,一万金魂币,怎么样?还有七宝琉璃宗以后无条件的支持。”

    如此此时站在这里的是一名普通魂师,一定会极度惊喜,七宝琉璃宗的支持,这几个字代表的意义是何等重大。作为当世七大宗门之一,七宝琉璃宗所拥有的势力是难以想象的。任何魂师有了他们的支持,都能在斗罗大陆崛起,尤其是像唐三这样的天才魂师,有了这样庞大势力的支持,得到的好处更是无法计算的。

    唐三缓步走到宁荣荣面前,深深的看着她,“宁荣荣,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拿钱和权势换到的。这里是学院,也只是学院。

    我们大家是同学。如果你继续抱有这样的心态和七宝琉璃宗带给你那高高在上的感觉,那么,我劝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你……,你知不知道我们七宝琉璃宗有多么强大?”宁荣荣不甘的瞪视着他。

    唐三淡然一笑,两世为人,他又岂是面前这十二岁的女孩儿所能了解的,“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小舞,我们走。”

    带着几分惋惜的摇了摇头,唐三和小舞也走进了学院。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宁荣荣整个人都僵直在那里,如果说戴沐白的强势令她愤怒,那么,唐三临走时眼中流露的惋惜却对她刺激更大。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被七宝琉璃宗的大佬们捧在掌心中长大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思想早已形成,可今天,先后受到了三次强烈的刺激,却令她突然产生了疑问,为什么他们都这样对我?我真的错了么?

    “奥斯卡。”宁荣荣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错的是自己,扭头看向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奥斯卡。

    “你愿不愿意帮我?”

    奥斯卡那双桃花眼中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失落,“刚见到你的时候,你令我惊为天人。我相信,你长大之后,一定是个绝色美女。而且,那时候你流露出的温柔正是我最喜欢的。所以,我决定不顾一切的追求你,哪怕我只是出身平民家庭,而你却是七宝琉璃宗的子弟,我也不在乎。但是,我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错?为什么?”宁荣荣不明白的看着他。

    奥斯卡微微一笑,“因为你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并不是能让我放弃整片森林的那棵树。

    我可配不上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就算我愿意帮你又如何?你当我是什么人?你的仆人而已。不好意思,我还是做我自己比较好。我想,你在七宝琉璃宗会有很多愿意帮你的人,也不缺我这一个。”

    他已经想明白了,在唐三他们回来之前,奥斯卡已经深刻的感受到了宁荣荣性格上的缺陷。尽管他们都还是少年,奥斯卡也有过不止一个女朋友。包括唐三在内,所有新来的学员谁也不知道,奥斯卡除了他那特殊的武魂之外,他的头脑才是更为可怕的。

    作为一个聪明人,在明知事不可为的时候会怎样选择?知难而上?

    不,他没有那么执着,有的时候,放弃才是最好的选择。

    眼看着奥斯卡也朝着学院内走去,宁荣荣不甘的大喊道:“你不是喜欢我么?连你也不愿意支持我?”

    奥斯卡停下脚步,却并没有回头,“刚才唐三说得对,如果你还是这样的心态和性格的话,离开这里吧。这里真的不适合你。还有,这样的你,朋友二字将永远成为你的奢望。”

    奥斯卡也走了。孤独、无助、失落、痛苦,种种情绪不断冲击着宁荣荣只有十二岁的心,泪水无声的滑落,她突然发现,或许自己真的错了。自己有过朋友么?宗门中那些和自己同龄的孩子,看到自己时要么卑躬屈膝,要么躲得远远的。他们背后都叫自己小魔女。

    朋友,只是奢望?不,不,不,宁荣荣突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恐慌弥漫心间。这一夜,对于她来说,必然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很多年以后,当七宝琉璃宁荣荣回忆起少年时代的事情,她告诉自己的孩子,曾经有一个夜晚,一个自己一生中最痛苦的夜晚,成为了改变她一生的重要转折。

    清晨。

    唐三从修炼中清醒过来,每天早晨修炼紫级魔瞳已经令他形成了习惯的生物钟。

    奥斯卡今天没有睡觉反而是在修炼,只是还没清醒过来,唐三轻手轻脚的走出宿舍,飘身上了房顶,开始每天必行的修炼。

    经过一晚的休息,昨天受的一些内伤此时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内腑虽然还有些隐隐作痛,但已经不算严重,再过一、两天也能完全回复过来了。

    一边修炼着紫级魔瞳,唐三脑海中浮现出昨天与铁龙、铁虎两兄弟的战斗过程。尤其是那两兄弟的最后一击。

    武魂脱手,追踪对手攻击,集中全力的轰击,他们的魂力明明低于自己,却能令自己受伤,如果是正面碰上,恐怕还要受到重创。尽管那是铁氏兄弟的魂技。但这其中的技巧似乎并不难以完成。

    自己同样也有锤子,如果将这种攻击方法也用在自己的锤子上,效果会怎么样呢?

    虽然唐三地锤子并没有魂技附带,但他可以肯定,自己的锤子要比铁氏兄弟的锤子沉重的多。至于追踪敌人的身形,在一定角度内,凭借控鹤擒龙也可以做到。相当于把自己的锤子当成一件暗器发出。

    可惜,两种武魂不能同时使用,否则用蓝银草缠绕在锤柄上,不就能够成为流星锤了么?

    想通这些。唐三决定找时间试一试能否这样来使用自己的锤子武魂,如何运力。如何将锤子抛出,用怎样的手法。这都需要实际试验过才知道,同时也必须多次练习才行。现在当然不行,那柄黑色的锤子消耗魂力巨大,此时他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贸然练习反而容易伤害到自己。

    紫级魔瞳修炼结束之后,唐三又简单地练习了一会儿暗器就去吃了早饭,他起的是最早地,当他吃完早饭的时候。戴沐白才阴沉着脸来到食堂。看到唐三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既戴沐白之后,第三个出现地是小舞。然后才是朱竹清和马红俊。

    唐三向小舞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小舞这才放心的坐下吃饭。

    马红俊看上去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仿佛整个人的体重都轻了几斤似的。胖子虽然粗豪。但察言观色还是会的,眼看着戴沐白阴沉着脸的样子,也没敢多说什么,匆匆吃了早饭。

    至于奥斯卡和宁荣荣,都没有来到食堂。

    “胖子,晚上你不出去了吧。”眼看早饭吃完,戴沐白突然开口道。

    马红俊点了点头,低声道:“昨天邪火泻地差不多了,这两天我应该都不会出去。”

    戴沐白道:“那好,晚上你留在宿舍,我要出去一趟。去找上次那对双胞胎。”

    胖子眼睛一亮,“戴老大,你吃肉,我有没有汤喝?”

    戴沐白没好气地道:“这种事情要你情我愿才开心,强扭的瓜不甜。”说这句话地时候,他还故意看了朱竹清一眼。

    朱竹清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仿佛根本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一般,这冷冰冰的小姑娘只是在喝着她面前地米汤。

    无形的战争并没有在继续,上课的钟声响起,众人赶忙结束早餐,来到了大操场上。

    院长或者老师们都没有到,但操场上已经有了一个人,正是宁荣荣。却依旧不见奥斯卡。

    她那白嫩漂亮的小脸蛋看上去有些憔悴,眼睛红红的,精神似乎很低落。

    今天给他们上课的,依旧是弗兰德院长。唐三七人足足等了一刻钟的时间,这位院长大人才施施然走来。

    弗兰德的目光第一个就落在了宁荣荣身上,但他并没有向宁荣荣说什么,“今天是第二课。奥斯卡呢?他又睡懒觉了?”

    唐三赶忙道:“我早上出来的时候他还在修炼,或许是入定了,没能及时醒转吧。”

    弗兰德皱了皱眉,“今天这堂课,没有他不能上。唐三,你去叫他一下。”

    唐三刚要回宿舍,却看到奥斯卡急匆匆的从宿舍方向跑了过来。不过,他脸上并没有迟到的惊慌,反而充满了兴奋。

    “奥斯卡,你是不是又想去跑圈了?”弗兰德院长瞪了他一眼。

    奥斯卡赶忙摇了摇头,“不,院长您听我解释。我突破了,我到三十级了。”

    “什么?”不止是弗兰德,所有人同时向奥斯卡投出惊讶的目光,这其中也包括宁荣荣在内。

    奥斯卡在年纪上比戴沐白要小上一岁,他也只有十四岁而已,十四岁达到魂力三十级,这已经是个相当骇人的数字,更为重要的是,奥斯卡是食物系武魂,属于最难修炼的武魂种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三十级要比战魂师的三十级困难的多。而食物系魂师的实力每提升一个阶段,在食物辅助上的作用都会极大程度的增强。

    在斗罗大陆上,三十级以上的魂师已经比较少见了,如果加入军队,都能享受到统驭千人的大队长待遇,甚至更高。四十级以上的更是少的可怜。五十级以上的食物系魂师更是凤毛麟角,六十级以上的食物系魂师几乎就没有出现过,就算有,也是大宗族或者是武魂殿这种地方多年才能培养出一个。

    如果说大魂师级别的食物系魂师可以维持百人的食物消耗,那么,一名魂尊,哪怕是刚刚突破三十级的魂尊,也足以维持五百人以上的食物补给了。

    随着等级的提高,这个数字还会不断的上升。同时,达到三十级,也就意味着,食物系魂师所能提供的食物将出现第三种属性的附加。对于一个队伍的帮助,将会大大提升。

    弗兰德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好,好,好,奥斯卡,你没有让我失望。你是现有学员中第二个达到三十级的。我代表学院恭喜你。”

    此时,就连戴沐白的脸色也不再阴沉,走到奥斯卡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小奥,恭喜。虽然你比我到三十级稍微慢了点,但作为食物系魂师,你已经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天才了。难道说,失恋能够帮助魂师的武魂突破么?”

    小奥有些尴尬的瞪了戴沐白一眼,再看看双眼通红的宁荣荣,苦笑道:“从来都没有恋过,又何谈失恋。你就别取笑我了。”

    唐三、小舞、马红俊三人也上前纷纷表示祝贺。宁荣荣站在原地,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奥斯卡,而朱竹清则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今天的课程现在开始。”弗兰德的声音将众人从对小奥的恭喜中拉了回来。

    “今天的课程很简单。奥斯卡,你是今天的主角。今天的课程,就是除了奥斯卡之外,你们每个人,都要吃奥斯卡魂力制造出来的两种香肠至少一根。”

    “什么?”小舞一听弗兰德的话就惊呼出声。“院长,这叫什么课?”

    弗兰德堂而皇之的道:“这叫适应性训练。我问你们,是生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当二者只能选一个的时候,你们会选哪个?奥斯卡的魂咒虽然猥琐了一点,但我昨天就说过,他是一名先天满魂力的食物系魂师,天赋极高。他所制造出来的武魂香肠,是我见过最好的食物系武魂。在学院期间,他是你们之间的一员,你们将会一起历练,如果你们无法与他达成默契,将会浪费最好的辅助伙伴。”

    “同时,这也是对你们心态的训练,如果你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将来怎么在魂师界生存?为了生存,就要不择手段。别说是吃一根香肠,到了生命危急的时候,哪怕是老鼠、蟑螂、蚯蚓都要吃。”

    听到弗兰德最后一句话,在场的三个女孩子脸色同时一白,明显难看起来。尤其是宁荣荣,已经有了呕吐的欲望。

    “这堂课是你们每个人都必须要做到的。否则,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不要置疑我的决定,在你们每个人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有人告诉过你们,史莱克学院培养的是怪物,不是普通人。奥斯卡,开始。”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