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九集 黄金铁三角 第六十章 封号斗罗,封号:毒

    “公孙冲脉胃心胸,内关阴维下总同;

    临泣胆经连带脉,阳维目锐外关逢;

    后溪督脉内眦颈,申脉阳跷络亦通;

    列缺任脉行肺系,阳跷照海膈喉咙。”

    每一脉都相对应于人体的一些重要部位。奇经八脉天生虽然是贯通的,但却只有细微相连,内力无法通过。而在唐三的前一世,任何内家高手,几乎都是以打通奇经八脉数量来衡量。

    在奇经八脉之中,最为重要的是任脉,督脉,冲脉和带脉这四条经脉。而唐三通过对位置的判断,自己之前在那巨大压力之下,玄天功所冲破的,就应该是其中的冲脉。

    冲脉通则心脉通,虽然不像任督二脉的效果那样明显,但带给唐三的好处也是难以言喻的。就像魂师修炼是年纪越小越好。这打通奇经八脉也自然是岁数越小越容易,随着年纪增大,人体会受到后天外界影响,体内经脉也会变得越来越僵硬,想要贯通自然就会变得困难起来。

    此时冲脉打通,对唐三今后修炼的好处无疑是巨大的。此时的他,看上去已经有些英华内敛的感觉。当然,这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大师是希望他在这种情况下融合外附魂骨,却怎知唐三竟然贯通了一条经脉。得到了更大的好处天斗皇家学院一方自然以梦神机为首,而史莱克学院一方自然是弗兰德,由于梦神机给出的优惠条件,两人聊的越来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梦神机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秦老师,就麻烦你来安排。”

    秦明赶忙点头答应。他的目光一直都跟随在唐三身上,除了惊喜之外,更多的是羡慕。同样也是天才,但他的光芒在唐三的外附魂骨面前却已经被掩盖了。

    正在史莱克学院众人准备告辞回自己院落时。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听上去似乎是两个人。

    “梦神机首席在不在?”人未到,声音已经从外面传了进来。此人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但声音中却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感觉,虽不至于盛气凌人,但也绝无谦恭有礼之意。

    梦神机愣了一下,他自然听得出这声音地主人是谁,心中暗道,他怎么来了?赶忙站起身,向外迎了出去。令两位教委跟在他身后。两人的脸色似乎都略微发生了一些变化。

    很快,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其中有一个人史莱克学院众人是见过的,就是昨天在山下,被戴沐白一脚踹飞的那名青年。

    此时,青年站在左侧。一脸的倨傲之色,眼中更是流露着强烈的恨意。

    走在中央的是一名华服老者。此人身穿大黄袍,上绣团花簇锦,却看上去毫不凌乱。花白的头发整齐的梳理在脑后。中等身材,身体略微发福,相貌堂堂。

    只是一双眼睛看上去小了些,破坏了五官地整体感觉。负手而立。哪怕是面对三位魂斗罗教委也没有丝毫恭敬的意思,反而带着居高临下的感觉。

    看到这三个人出现,史莱克学院众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大吃一惊。并不是因为这三个人的长相,而是因为走在那华服老者右侧地那个人。

    在之前,不论是史莱克七怪中实力最弱的宁荣荣,还是史莱克学院院长,最强的弗兰德。听到的,都只有两个脚步声。可走进来的却是三个人。

    这证明了什么?

    站在华服老者右侧的,也是一名老者,但与华服老者不同。此人身材瘦长。看上去像标枪一般,须发竟然皆是墨绿色,一双眼睛更像是绿宝石一般烁烁放光。

    整个人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似乎像是幻影一般。看不到他脚下步伐移动,却始终跟在华服老者身边。

    此人面无表情,或者说是脸上表情完全是僵硬地,两腮深陷。头上绿发乱蓬蓬的。身上衣服也只是朴素的灰色长袍,与身边的华服老者简直就是鲜明对比。

    此人的双手收在袍袖之中。走进这教委大厅,他只是闭合着双眼,连看都没看在场的众人一眼。

    “亲王大人,你怎么来了?”梦神机上前微微躬身,向华服老者行礼。但不论是他还是另外两名魂斗罗,目光却都落在了那绿发人身上。

    这个人,即使是他们,也看不出深浅。

    华服老者淡然一笑,目光扫了一眼,史莱克学院众人,在他身边的青年正是雪崩,此时赶忙凑到华服老者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华服老者这才说道:“怎么?三位教委这里有客人?不给本王介绍一下?”

    梦神机眉头微皱,虽然对方是亲王,可以他们三人在魂师界的地位,就算是亲王也不该如此无理。但此人却正是天斗帝国皇室中掌管学院的人,他们也不能开罪。

    梦神机微微一笑,引着三人走进大厅,此时,史莱克学院的众人已经都站了起来。

    梦神机道:“亲王殿下,我给您引见一下,这位是史莱克学院院长,弗兰德。这次,是来与我们协商合作之事地。弗兰德院长,这位是天斗帝国雪星亲王殿下,皇家学院现在正是属于亲王殿下管辖。”

    弗兰德虽然对这位高高在上地亲王不太感冒,但还是微微施礼道:“您好,亲王殿下。”

    雪星亲王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冷冷的道:“史莱克学院?似乎没听说过。应该是不入流的学院吧。梦神机首席,您怎么能让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来到我们学院?”

    一听这话,史莱克学院众人不禁勃然大怒,站在弗兰德身边的赵无极就要发作,却被弗兰德强行按住了。

    梦神机脸色一变,“亲王殿下,话可不能这么说。史莱克学院培养出了无数出色的魂师,像咱们学院的秦老师,就是从史莱克学院出来地。这次弗兰德院长和各位史莱克学院地老师愿意到我院任教,他们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哦?”雪星亲王一听秦明竟然是从史莱克学院出来地,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目光看向弗兰德,道:“梦神机首席,按照学院的规矩,聘请教师,应该通过考核吧。不知道这几位是否已经通过了?”

    梦神机身边的智林忍不住道:“史莱克学院的几位老师都有天斗级教师的实力,不需要考核了。亲王殿下。您今天来难道就专为了这事么?”他的话已经明显有几分不客气了。

    雪星亲王冷哼一声,“天斗皇家学院,是帝国的支柱,为帝国输送栋梁之才的所在。作为学院老师,对于学员的影响是巨大的。我绝不希望学院聘请一些嚣张跋扈之辈。我听雪崩说,昨天这些贵客刚来到学院就打了他。雪崩怎么说也是帝国四皇子,代表着皇家的尊严。岂能轻易受辱?”

    梦神机三人这才明白这位雪星亲王是为何而来,看着旁边一脸恨意,正死死盯视着戴沐白的四皇子雪崩,三人不禁暗暗叹息,天斗皇家学院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脑残的贵族们,才无法培养出更多的优秀人才。

    弗兰德淡然道:“那亲王殿下又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呢?不知道您有没有问问雪崩皇子殿下,他为什么被打?”

    魂师是斗罗大陆最高贵的职业,高等级的魂师根本就不会把贵族看在眼中。

    弗兰德本身就是桀骜不驯之辈,如果不是为了这些跟随了自己多年的老兄弟们今后能有个好的归宿,早在雪星亲王说出第一句针对史莱克学院话的时候,他就要发作了。

    雪星亲王冷哼一声,“本王一向善待人才。既然各位是来寻求我们天斗皇家学院合作的,昨天雪崩也有错在先。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过……”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从弗兰德以及史莱克学院的老师们身上扫过,“你们必须要向我证明,你们确实是人才才行。”站在雪星亲王身边的雪崩此时已是一脸的得意。

    弗兰德强压怒火,“好,那亲王大人希望我们如何来证明?”

    雪星亲王淡然一笑,道:“很简单,你们只要能在独孤先生手中坚持五分钟,本王就认你们这些人才。待遇一切从优。否则的话,就按照昨天雪崩说的话,立刻给我滚出这里。”

    “你——”戴沐白勃然大怒,一个箭步就想冲上去。而就在这时候,雪星亲王身边那绿发老者却睁开了双眼。目光落在了戴沐白身上。

    在他睁开双眼的一瞬间,整个教委大厅内的温度仿佛都骤然降低了几分,那是一双墨绿色的眼睛,不带丝毫生命气息的眼睛,流露出的不仅是冰冷,还是有冷酷的邪异。

    戴沐白闷哼一声,整个人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摔倒在地一动不动。

    一道青色的长藤闪电般探出,缠绕在戴沐白腰间,将他强行拉了回来。正是天青藤魂斗罗智林三席出手了。

    “亲王殿下,您不要太过分了。”梦神机怒声说道。

    雪星亲王淡然道:“我如何过分了?梦神机首席,你不要忘了,学院是属于皇室的。作为直接管理者,我有人事决定权。你如有不服,可以去向陛下告状。但在陛下没有免除我职务之前,这里还是我说了算。”

    “你——”梦神机气得须发皆张说不出话来。

    青光闪耀,输入戴沐白体内,戴沐白在青光的包裹之中,这才醒了过来。整个人眼中却尽是一片带着恐惧的茫然。

    之前那一瞬间,他只是感觉到全身一冷,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别说攻击,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机会。

    雪星亲王转向自己身体右侧,面对三位教委和史莱克学院等人十分倨傲的他,对身边的绿发老者竟然恭敬有加,“独孤先生,拜托您了。”

    绿发老者淡淡的看向面前史莱克学院众人,“用实力证明自己,你们一起来吧。”一边说着,一层强烈的绿光骤然从他身上释放开来,紧接着,一圈圈光环从他脚下接踵升起。而他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出现丝毫变化。

    黄、黄、紫、紫、黑、黑、黑、黑、黑。一共九个魂环盘旋而上,刺眼的光芒令整个教委大厅都变得炫丽起来。

    史莱克学院众人的脸色变了,三名教委的脸色也变了。谁也没想到,这看上去不修边幅的绿发老者。竟然回事当今大陆上最顶尖的绝世强者之一,魂力高达九十级以上地封号斗罗。

    别说是史莱克学院的众人,就算是三位八十级以上的魂斗罗,也没有信心能够与之对抗。魂斗罗与封号斗罗,虽然只是一阶的称号差距,可实力却是天差地远。

    等级越高,一级与一级之间的差距也就越大。虽然那绿发老者身上的后五个魂环都是黑色的,但谁都知道,越靠后的魂环。也越接近十万年。他的最后一个魂环保守估计也会是七万年以上地魂兽出品。

    从绿发老者身上的气息能够感觉出他是一位拥有兽武魂的封号斗罗,而此时他在释放出自己武魂的时候身体却没有丝毫变化,更加证明了他的恐怖。对武魂控制到了如此程度,也只有封号斗罗这个级别地顶尖魂师才能做到。

    “阁下复姓独孤,身上腥气逼人。如果我猜的不错。阁下应该就是封号为毒的毒斗罗独孤博前辈吧。”大师上前一步,挡住怒火中烧的史莱克学院几位老师,向绿发老者说道。

    “哈哈哈哈。”绿发老者怪笑一声,“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记得我。不错,我就是独孤博。既然知道我的名字,你们还不滚么?”

    大师的脸色依旧平静。他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好,我们滚。弗兰德,我们滚吧。”说完,他一只手强扯着弗兰德向外走。

    弗兰德用力一挣,挣脱了大师拉扯地手,眼中冷厉之光大放,“小刚。我不能让史莱克受此耻辱。”

    大师怒道:“你不怕死,难道你想所有人跟着你一起死么?封号斗罗,又岂是你所能抗衡的?如果你也是封号斗罗。你也可以随便让人滚。但你不是。就算我们这些老东西不怕死,难道你想让孩子们也跟着一起走向毁灭么?毒斗罗毒绝天下。你以为他在攻击时是只针对你一个人?”

    说完这句话,大师面向三位魂斗罗教委,“对不起了,三位前辈。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但三位前辈热情招待之情,我们永不会忘。后会有期。”

    “等一下。”梦神机眼中厉光大放,盯视着那位身上九环闪耀的毒斗罗。“独孤博。就让我们三个老家伙来领教你的毒。”

    天星炉魂斗罗白宝山,天青藤魂斗罗智林。分别来到梦神机背后。三人身上同时释放出强横的气势。

    梦神机的身体瞬间变得虚幻起来,整个人化为一道漆黑的虚影,弄弄的黑雾从脚下升起,两黄,三紫,三黑,八个魂环同时绽放。

    从魂环上就能看出双方的差距,毒斗罗独孤博的第五魂环就已经是万年级别,而梦神机地第五魂环却依旧是千年。

    天星炉魂斗罗白宝山掌心之中多出了一个金光闪闪地鼎炉,上面一共有七颗银星,烁烁放光。与梦神机同样品质的魂环闪耀中,凝实厚重的气息遍布全身。

    天青藤魂斗罗智林身上只出现了一根天青藤,但那藤蔓的颜色却如同翡翠一般晶莹,淡淡的青气从身上释放开来,弥漫全身。

    此时,史莱克学院一方,众人的脸色都很难看,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站在最后面的小舞此时正竭力收敛着自己地气息,脸色已经显得有些苍白了。

    自从雪星亲王三人进入这里地时候,她就已经开始这么做。只不过一直没有人注意到她而已。她的双眼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变成了红色。

    三位魂斗罗与一位封号斗罗之间地对峙,令整个教委大厅内的气氛都变得极其凝重。

    三位魂斗罗的气息护住了背后的史莱克学院等人,而毒斗罗独孤博也自然而然替雪星亲王和四皇子雪崩挡住了扑面而来的压力,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

    独孤博虽然实力强横无匹,但面对三名魂斗罗联手,他也不敢大意,墨绿色的眼眸中终于流露出几分凝重。

    “三位教委,你们这是干什么?”雪星亲王色厉内荏的怒声道。他心中此时也已经有些后悔了。这三位教委毕竟都是八十级以上的强者,深受天斗大帝重视,万一真的打起来,出了什么问题。他也有些担待不住。

    “雪星亲王,你一意孤行,过了今天,老夫三人必到陛下面前上本弹劾,让陛下来评理。”梦神机是动了真怒。

    史莱克学院众人给他很好的印象,尤其是那令他们极为惊喜的唐三,此时眼看着对于天斗皇家学院将有极大益处的合作就要化为泡影,他怎么会不气呢?

    论年纪,即使是那位封号斗罗独孤博都还没有他大,此时这位教委首席动了真火,已经顾不得后果了。对于他来说,眼前的形势已经不只是史莱克学院众人的去留问题,更关系到他们三位魂斗罗的面子。当然,之前唐三带来的惊艳也起到了重要的催化剂作用。

    “算了。”弗兰德心中暗叹一声,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隐藏在水晶眼镜下的双眼重新变得冷静下来。向三位魂斗罗微微施礼,“没想到这次前来,却给三位前辈带来这样的麻烦,弗兰德惭愧。既然天斗皇家学院不愿留我们,我们又怎能相求?就算错过今日,恐怕也将不得安宁。三位前辈,就此别过,他日弗兰德再来拜访。”

    弗兰德早已不是年轻冲动时,自然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那位雪星亲王既然已经敌视己方,再留下去也是徒增麻烦。

    天斗皇家学院虽好,但终不是久留之地。

    这次在大斗魂场也有不少收益,回去重开史莱克学院也足以支撑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弗兰德院长。”梦神机有些焦急的叫道。

    弗兰德没有回身,带领着史莱克众人,大踏步的朝外面走去。

    当史莱克七怪路过那位四皇子雪崩时,明显看到他眼中幸灾乐祸的神情。而那位雪星亲王则把头高高抬起,仿佛看不到弗兰德一行人似的。三位魂斗罗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然已是愤怒到了极点,但此时他们又能如何?这里毕竟是属于天斗帝国皇室的。

    正在这时,一个娇俏的少女从外面跑了进来。“爷爷。”一进门,她就直扑站在那里,身上九环闪耀的独孤博。

    之前还一脸阴冷的独孤博看到她,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柔和下来,伸手将少女搂入怀中,哈哈一笑,“雁雁,恩,不错,你的实力又有所进步。”

    这个少女史莱克七怪都认识,正是上次在索托大斗魂场与他们进行斗魂的皇斗战队控制系魂师,独孤雁。

    他们看到了独孤雁,扑入爷爷怀中的独孤雁自然也看到了他们,当她的目光落在唐三身上的时候,脸色明显一变,搂住独孤博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当初秦明回来,就详细告诉过他们史莱克七怪的年纪,用来刺激皇斗战队队员们修炼,独孤雁极其详细的问明了唐三的样子,她此来就是为了看看哪个是当初击败自己的嚣张家伙,没想到却看到了自己的爷爷。而在场的史莱克七怪中,唐三虽然普通,但身形和眼神却改变不了,她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独孤博再抬头时,史莱克学院众人已经走出了教委大厅,他的目光在唐三背影上停留了一下,嘴唇微动,似乎在向独孤雁说着什么,独孤雁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笑意,撒娇的融入独孤博怀中。

    “三位教委。对不起,我想,我也要离开学院了。”

    说话的是秦明,此时他脸上已经尽是悲愤之色,师长受辱,而自己却没有抹去这份屈辱的实力,这是一件何等痛苦的事,但不论如何,他也不允许自己再留下来。不论这里有多好的待遇,在他心中,也永远比不上曾经的起点,史莱克学院。

    三位教委同时一惊,就连那位雪星亲王也愣住了,秦明在皇家学院的地位其实比弗兰德等人知道的还要高上许多。可以说仅次于三位教委。毕竟,他是目前位置,武魂殿有所记载中,达到六十级的最年轻几人之一。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三位教委一直肯定,用不了六十岁,秦明就能成为又一位封号斗罗。

    一位封号斗罗出现,不止是对一座学院有着重要意义,哪怕是对整个天斗帝国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

    此时此刻,雪星亲王心中终于有些后悔了,眉头紧皱。但在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说什么,否则岂不是自己扇自己的脸皮么?

    梦神机赶忙上前一步,拦住秦明,“秦老师,这怎么行,这件事等我们仔细商量过再说。今日一事。我们一定会上奏陛下,请陛下来主持公道。”

    秦明摇了摇头,眼中已经流露出决然之色,淡淡的道:“这里是天斗皇家学院,毕竟是属于皇室的。既然皇室厌恶我们史莱克学院的人。秦明还有什么脸再留下来?三位教委的好意秦明心领了。当年秦明来地时候是孜然一身,今日离开依旧是孜然一身。三位教委多多保重,这些年来的照顾之情秦明铭记于心,他日必有回报。告辞了。”

    他没给三位教委在挽留的机会,魂力催动,身形一闪,已经追着史莱克众人离去的脚步出了教委大厅。梦神机猛一跺脚。朝着雪星亲王怒吼道:“亲王殿下,你糊涂啊。你知道刚才那些人是何等人才么?你,你,你……”他答应过史莱克学院众人,不说出唐三拥有外附魂骨的事,此时气往上撞,身上的魂力波动一阵不稳定。

    雪星亲王淡然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三位要是愿意到陛下面前告状,我也无话可说。告辞了。”说完,他带着雪崩也朝外面走去。却并没有招呼独孤博。

    独孤博也没有急着离去的意思。看了三位教委一眼,“一群连八十级都不到的魂师,有什么可挽留的。你们三个真是老了。”

    梦神机怒道:“你懂什么。不错,他们确实没有一个达到八十级地,但你知道他们的潜力有多大么?或许,在过几十年,就在刚才那些人中。会出现数个封号斗罗。雪星亲王今日这么做。是把帝国推向深渊。难道你认为今日之事不会引起人家的记恨么?”

    独孤博哼了一声,“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雁雁。爷爷要走了,你在这里好好学吧。”

    雪星亲王带着雪崩走出教委大厅,一边向前走,脸色明显沉了下来,“雪崩,这次你可给叔叔找了不少麻烦。这件事恐怕那三个老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的。”

    雪崩陪笑道:“叔叔,今天的事真是多谢您了。您也看到那史莱克学院地人有多么嚣张,要是留他们在学院,早晚会闹事的。”

    雪星亲王淡然道:“算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记住,如果你父皇问起来,你就说他们先主动殴打你。如果不是为了不是为了削弱你大哥的实力,你以为我会轻易得罪这么多魂师么?雪崩,你可要努力。不然,未来争位之时,就算叔叔想帮你,恐怕也帮不了你了。那三位教委在你父皇心中分量很重,可惜了,他们却是你大哥的人。”

    看似一场闹剧,其中却蕴含着许多深意,这位雪星亲王又怎会只是冲动之人?

    史莱克学院一行人在下山的过程中谁也没有说话,秦明很快跟了上来,也只是走在弗兰德背后一言不发,但从他铁青的脸色就能看出现在他的情绪有多差了。

    下了山,再次看到那山脚下清澈地小湖,只是此时史莱克众人却谁也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情。

    “院长。不如我们把史莱克学院做大吧。”开口的是戴沐白。

    弗兰德停下脚步,仰头望天,尽管今天的太阳很足,但他此时的心却有些发冷。

    戴沐白道:“您一直不肯接受学员的赞助,我能理解。但现在这个时候,就算是争一口气,我们也不能就此作罢。您放心,我不会用家里的钱来赞助学院。我们七个,是史莱克七怪,自然应该为了我们的史莱克学院做点事。我们可以去参加斗魂大赛,以我们现在金斗魂战队的级别,绝对可以给学院带来足够的收入。就让我们把学院做大,总有一天,我们会让天斗皇家学院后悔今日之事。”

    戴沐白无疑是史莱克七怪中地老大,他此言一出,史莱克七怪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大师叹息一声,抬手抓住弗兰德地肩膀,“弗兰德,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不好。”

    弗兰德摇了摇头,“和你没关系。是我们倒霉罢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一点都没有重办学院的心情。或许,是因为这些年实在太累了吧。”

    赵无极问道:“那我们现在该去干什么?”

    宁荣荣道:“不如到我家的城堡去吧。这里离我们七宝琉璃宗不远。”

    弗兰德摇了摇头,“算了,我再也不想去感受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荣荣,谢谢你的好意。”

    宁荣荣急道:“院长,您放心,我家绝不会像天斗学院这样的,您也知道,我们七宝琉璃宗对任何魂师都是欢迎的。要是谁敢对你们说什么,我绝不会放过他们。不就是个毒斗罗么,哼,等我回去请剑叔和骨头叔叔出面,打地他满地找牙。”

    弗兰德涣散呃眼神渐渐凝聚,他知道现在自己地决定并不只是关系到自己,还有这些史莱克学院的老师和眼前地这些孩子们。收拾心情,他重新拿出院长应有的气概,“这样吧。我们既然远道而来,就在那天斗帝国首都休息一下,至于下一步的行动,我们商量之后再说。”

    正在这时,秦明突然上前一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弗兰德等人面前,“院长,是我不好,您责罚我吧。”

    弗兰德赶忙将他搀扶起来,“秦明,你这是干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对史莱克的心呢?你能跟我们一起走,就足以证明你一直都将史莱克学院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这就足够了。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们破坏了你的前程。”

    秦明苦笑一声,“前程?如果没有当初老师们的教导,我又何来前程?我有手有脚的,难道离开了这天斗学院就不能生存了么?我带大家到天斗城去。刚才戴学弟说的我很赞同,我认为还是重开史莱克学院吧,院长,史莱克学院永远都是我们的家,我们谁也不希望看到它就这么结束。如果您真的觉得累了,我们可以帮您把学院支撑起来。”弗兰德点了点头,看看其他几位老师,“走吧,我们先到天斗城找个落脚的地方。”

    从天斗皇家学院到天斗城确实很近,一行人带着郁闷的心情,走了时间不长,就已经来到了这座天斗帝国首都。

    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那旗帜招展的城头,作为大陆规模最大,也是最繁华的两座城市之一,天斗城的城墙高达百米,全部是由最坚硬的花岗岩修葺而成,城上城下,巡逻站岗的士兵每人都是全身盔甲,手持长矛,从他们身上流露出的肃杀之气就能看出其精悍。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