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九集 黄金铁三角 第六十三章 冰火两仪眼

    “你能解我身上的毒?”独孤博终于丢下了自己的面子,忍不住问道。

    唐三淡淡的道:“能解我也不给你解。你只会比我更惨而已。杀了我吧。你自己或许已经不怕死,毕竟,人活七十古来稀,可惜,你那如花似玉的孙女,恐怕撑不了你这么长时间,她也更未必有你这样的毅力来忍受逐渐增加的痛苦。她的毒只会发作的比你更剧烈,因为她是从娘胎开始,就被这种毒素所浸没。”

    为了生存,唐三开始做着最后的努力。当初,在第一次见到碧磷蛇魂师独孤雁的时候,从独孤雁的外貌上他就有所怀疑,因为据他所知,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像独孤雁那种发色也眼眸的颜色。再加上后来独孤雁使用的碧磷蛇毒,已经让他有所判断。

    今天再见到独孤雁的爷爷,眼前这个老怪物,唐三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独孤雁固然继承了她爷爷的武魂,拥有强大的毒能力,但也同时继承了毒素的反噬。唐三每一句说的都是事实,哪怕是独孤博这样的孤傲之辈也无言反驳。

    松开手,独孤博任由唐三从自己手中滑落,冷冷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能够解除我身上的剧毒?”

    唐三这次索性不再站起来了,就那么盘膝坐在地上,“我需要向你证明么?反正你也要杀了我。你这种人,活在世上也只是祸害。我要是救了你,不过是助纣为虐罢了。”

    正像唐三所说的那样,独孤博可以不在意自己的死活,却不能不在意自己孙女的未来。独孤雁才刚刚二十岁,还有着美好的未来。更何况,在独孤雁之前,他已经品尝过亲人丧生的滋味。他绝不想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独孤博一生玩毒,可单单对自己身上的剧毒无可奈何,他也做过无数尝试。换来地,却只是更大的痛苦而已。

    脸上阴晴不定之色渐浓,独孤博缓缓将双手背在身后,话语中。声调变得缓和了几分,“听雁雁说,你叫唐三,对吧。”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不错。”唐三冷然昂首。

    独孤博不屑的哼了一声,“一个十三岁地小毛头,还大丈夫?行了,我也不和你废话。如果你真的能够解除我和我孙女身上的毒,那么,我不但可以不杀你,而且还可以答应帮你做三件事。三件不触犯到我底线的事。”

    唐三淡然道:“你不杀我?就像你刚才说地一样,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想杀我,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这种人,恩将仇报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独孤博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才十几岁的少年竟然会如此难缠,不禁怒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独孤博的名声。虽然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却极重信诺。还从没有人敢如此蔑视我地诚信。”

    唐三闭上双眼,“这只是你自己的空口白话而已。除非你发下毒誓,否则的话。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独孤博眼中凶光暴闪,险些就要忍耐不住,但一想到自己的孙女,他终究还是强行将怒气压下。

    “可以。只要你能证明能够解除得了我地毒。我就发誓。”

    生机终于来临了。唐三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背后的衣襟却已经湿透了。只要是人。都会怕死,唐三也不例外。尤其是死的没有任何价值,更是他所不愿的。

    再次站起身,收回背后的八蛛矛,“你想让我如何证明?”

    独孤博收敛眼中凶光,“证明你用毒的能力比我更强,我就相信你。”在他的潜意识中,对唐三充满了不信任。毕竟,这面前的少年才十三岁而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在毒的造诣难道能和浸淫此道几十年地自己相比么?但唐三的话却正好说中了他的命门,而且说起他身上的症状分毫不差,面对这样的机会,独孤博也不得不试一试。杀不杀唐三,对他来说没什么关系,就算唐三天赋再好,想要达到能够威胁他的程度,也需要几十年地时间,几十年后,他恐怕老都老死了。还有什么可怕地。如果真的能够解毒,尤其是接触自己孙女身上遗传地剧毒,对于独孤博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唐三双手摊开,无奈的道:“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如何证明用毒的能力比你更强?”

    独孤博冷冷的道:“这个好办。这里是我的别府,各种药物种植广泛,你想要什么,自己去找就是了。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你自己自行配置各种解药。一天之后,我会对你下三种毒。只要你能用自己配置的解药顶住我下的毒,就证明你有给我解毒的资格。否则的话,你就去死。”

    一天之内,配置解药,听起来时间似乎充裕,可实际上,毒药有千万种,每一种都有自己的特性,独孤博这种玩毒大师所下的毒,更不会普通。要在一天时间内配置出能够低于他所下的毒,这样的难度,绝对是巨大的。

    在独孤博想来,唐三一定会和自己讨价还价,争取跟过的时间,甚至是拖延时间。但是,唐三的回答却令他有些惊讶,甚至对唐三增强了几分信心。

    “好。带我去你的药圃,一天之内不要来打扰我。”弹弹身上的尘土,唐三从容的答应了独孤博的要求。

    独孤博上下扫视了他一眼,转身向着洞穴外的方向走去,“跟我来。”

    出了洞穴,唐三才发现,这是一片茂密的大森林,而他们此时所在的,是森林中一座高约五百米的山丘上。此时因为是夜晚,无法看到外面太多的景色。

    独孤博如履平地一般顺着山路向上攀登,看上去他似乎走的很慢,但每一步迈出都在十米开外,而且每一步的距离都极为均匀,整个人在登山的过程中,就像是垂直上升一般。

    唐三赶忙提聚魂力跟在独孤博背后,他当然不会以为出了洞穴就能够逃离,在封号斗罗面前想要逃走,那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很快,唐三在独孤博的带领下来到了山顶上。到了这里,唐三不禁被眼前的地势吓了一跳。面前竟然是一个倒锥形的山坳,他们所在的山顶是这山坳的边缘之地,浓浓的热气从山坳之中冒起,热气十分湿润,还带着几分硫磺所特有的味道。

    “这里有温泉?”唐三忍不住惊讶说道。

    独孤博瞥了他一眼,“小子,你懂得倒是很多。”

    唐三道:“我总不至于连温泉的味道也不认识吧。你这药圃难道是在温泉边缘?这到是个好地方。”

    温泉本身并不适合滋养植物,因为其中蕴含的矿物质太多,但有些特殊的植物却不一样。它们需要的正是温泉中的矿物质以及热量。据唐三所知,有不少种剧毒的植物都是如此。

    “跟我来。”独孤博身形一展,直接从面前漆黑看不到底的山边跳了下去。由于浓雾和夜晚的原因,再加上悬崖的陡峭。只是眨眼之间,独孤博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水雾之中。

    他在故意为难我么?唐三眼中闪过一丝傲然。独孤博,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难住我,那你可想错了。

    紫光从背后闪动,八蛛矛再次释放而出,唐三没有像独孤博那样腾身跳下,八蛛矛中靠下的两矛同时向下探出,噌的一声,插入山壁之中,紧接着,八根蛛矛轮流发力,带着唐三,就那么贴着山壁如履平地一般向下疾行。

    八蛛矛凭借着它的锋利,再加上蛛腿的特性,可以无视地面上绝大多数地形。这种陡峭的山壁或许能够难得住别人,却难不住八蛛矛。

    独孤博落入山中时,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小子,你不是拽的很么,我看你怎么下来,要是逃走了,无非就证明你也只是个懦弱的小辈而已。

    当然,如果唐三真的跳下来,独孤博是不会让他受伤的,凭借他的实力,接住唐三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随着唐三表现出的冷静和自身的实力,独孤博对这个少年已经越来越有兴趣了。从他身上,独孤博看到了不同于普通少年的成熟,还有一种特殊的特质,运筹帷幄。

    半晌没有看到唐三跳下来,独孤博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失望。心中刚想着这不过也是个懦弱的孩子时,却见一道身影正快速的顺着山壁而来。以他的视力自然不会看不清那身影的情况。

    “这外附魂骨还能这么用?”独孤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唐三背后的八蛛矛飞速律动,一会儿的工夫就来到了自己面前。有着紫极魔瞳的存在,在夜晚中,唐三的实力并不比独孤博差多少。

    唐三并没有去看独孤博,而是将目光都向了面前山谷内的情景。令他有些惊讶的是,眼前山谷内的温泉与他想象的并不一样。温泉面积并不大,但却分成两块,椭圆形的水潭中,温泉水的颜色竟然分别是乳白和朱红。更为奇异的是,它们虽然在这同一水潭之内,但却泾渭分明,彼此之间互不侵犯,始终保持在自己一侧。

    那滚滚而上的水蒸气,正是由两种温泉之间的位置所产生的,不断的升腾而上,直到山口的位置才徐徐散去。

    “这,这是……”唐三看着眼前一幕,身体因为激动,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世界看到如此瑰丽的一幕。虽然他以前从未见过,可是,在他记忆之中,却有着一个类似的情景描述。

    玄天宝录的暗器百解中除了暗器以外,专门有一篇关于毒的秘录,里面记载的,都是一些极为珍奇的药物,有剧毒的,也有天材地宝一类。而在这篇秘录的最后,详细记载着三大聚宝盆。

    这所谓的聚宝盆,指的当然不是黄白之物,而是对于药物来说的聚宝盆。也是三种特殊的天然环境。在三大聚宝盆的环境下,普通植物是根本无法生长的,因为普通植物不能适应那特殊的气候,但三大聚宝盆却是所有珍惜植物的衍生地。而且,会让这些珍奇地植物生长时间以十倍计的缩短。简单来说,如果一株灵芝生长在三大聚宝盆任何一地十年。就会有百年灵芝的效果。

    三大聚宝盆拥有地得天独厚条件,乃是钟灵天下之秀,天地灵气所聚集之所。而眼前的景象。不正和玄天宝录中形容的三大聚宝盆之一一模一样么?

    “冰火两仪眼。这竟然是冰火两仪眼?”

    冰火两仪眼,指的是眼前这得天独厚地泉眼,一眼双生,两仪互克。千万年也未必能够形成一处的宝地啊!

    一生之中,能够见到天地精华凝聚之所的三大聚宝盆之一,唐三又怎能不激动。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老怪物在自身毒素那样强烈地情况下依旧能够活下来,还能够修炼到封号斗罗境界。这和眼前的冰火两仪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冰火两仪眼不仅养物。同样也对人体有着极其特殊的作用。一旦人类或者动物在冰火两仪眼旁边生活,那么,短时间内,身体就会被两种极端属性的天地灵气冲击,如果不能及时离开。必定会爆体而亡。可对于像独孤博这样一身剧毒地人来说,却有着天大的好处。极热与极寒,对毒物都有克制作用。而冰火两仪眼这种天材地宝所在之地,对毒物的克制更是极其强烈。否则,也绝不能让各种珍奇植物同时生长在这里。

    有着冰火两仪眼的压制,独孤博的身体才能够一直压制着体内的剧毒不会发作。冰火两仪眼的特性本身是对周围植物的保护,却成了独孤博护身保命的好东西。

    “冰火两仪眼?你在说什么?”独孤博有些疑惑的看着唐

    唐三勉强平复着自己激荡地心情,尽可能不让自己欢呼出来,“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居然有这样一个好地方存在。如果说原来我对治疗你的毒只有三成把握。那么,现在有了这冰火两仪眼的存在,我的把握可以提升到五成了。”

    “你说什么?只有五成?”独孤博言语中顿时流露出不善之意,“小子,你一直都在骗我?”

    唐三冷冷的道:“我有骗你的必要么?你地身体被毒雾浸淫了这么多年,能有五成治好地几率已经是最高了。不过。就算不能治好。也足以缓解你身体的痛苦就是。至于你那孙女,甚至不需要这冰火两仪眼地帮助。我也有治好她的把握。”

    独孤博的脸色这才变得好看一些,指着冰火两仪眼周围,道:“我所有的药物都种植在这里。各种毒药、补药皆有。你使用可以,但如果你敢把我这里破坏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放宽一些时间给你。后天清晨,如果你不能通过我的考验,那么,就是你的末日。当然,你也可以尝试着逃跑,不怕告诉你,这里是一片很有名的魂兽森林,除了这座山被我的毒阵所封,魂兽不敢入内以外,外面都是至少千年级别以上的魂兽。你要是逃,根本不需要我动手,魂兽也会将你撕成碎片。”

    说完这些,独孤博腾身而起,脚尖在山壁上一点,宛如大鸟般朝山口上方升腾而去,随着远离的身影,他的声音却再次清晰传下,“小子,记住,不要去碰那两种温泉。那里的炽热和极寒哪怕是我也不能承受太长时间。你要是接触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独孤博渐渐消失在水雾中的身影,唐三嘴角处逐渐勾起一圈弧线,还用你说么?我又不是去自杀,怎么会让自己去轻易蓬冰火两仪眼中的泉水呢?要知道,那可是天地间至寒至热之地。

    独孤博走了,唐三再也不用去压抑自己心中的兴奋,快步走到冰火两仪眼中火红色的温泉水一边,奇异的是,这平静的温泉水面上并没有任何温度的气息存在。

    唐三当然不会被这表象所蒙蔽,这看上去平静的红色液体,其温度却足以和岩浆相比,要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碰触它,那么,哪里碰到,哪里就会直接被烧到消失。

    深吸口气,唐三只觉得自己心脏跳动的速度不断加快,那种无法抑制的激动在这一世还是第一次出现,哪怕是在前世,也只有在他制作出佛怒唐莲时才有过。

    功聚双眼,紫极魔瞳发动。

    晶莹的紫意凝聚在眼眸之中,在玄天功的全力作用下,眼前的一切变得分外清晰,尽管字水雾朦胧之间,借助天上星月之光,唐三还是能够基本看清周围的一切。

    冰火两仪眼周围,遍布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千姿百态,看上去,就像一个植物的乐园。而这里的植物,却无不是珍稀之物,只是一眼望去,唐三就已经有些目瞪口呆了。

    就在他面前不远处,靠近乳白色温泉边缘,有一丛看似像小虫一样的东西。唐三小心翼翼的蹲下身体,仔细观看,内心顿时充满了强烈的震撼。

    “这,这是雪蚕?冬虫夏草中的极品,雪蚕。”他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东西,心跳的速度似乎更加快了几分。

    唐门以毒闻名天下,对于各种药物研究极为透彻,皆是无数代唐门中人的心血结晶。作为外门弟子,当初唐三虽然无法学到内门的精髓,但对于各种药物的了解却是极为深刻的,因为他在制作机括类暗器的时候,经常要淬毒。不论是毒药、解药,都无比精通。否则他又怎么能一眼就看出毒斗罗独孤博被自身毒素反噬呢?

    虫草本身就是一种极品药材,所谓的冬虫夏草,简称“虫草”。其实是一种虫生菌,低等寄生菌类植物,这种虫草真菌,冬天寄生在鳞翅类昆虫——生活在高山上的蛾类、蜂类的幼虫、蛹或成虫体上,侵入它们的体内,吸取养料,待菌丝逐渐延充满了虫体,幼虫就僵硬而死,到夏季,真夏季,真菌孢子在死虫体内繁殖,从虫的头顶上长出带有一个棍棒形状的子实体,这种是虫草。虫草也因而得名。

    而雪蚕则是对虫草中极品的另一种称呼,这种虫草外表灰白色,上有环纹;全身有足八对,以中部四对最明显。质光顾易折断,断面略平坦,白色微带黄。子实体细长,深棕色至棕褐色,呈圆柱开,一般比虫体长,顶部有稍膨大的孢子。外色黄亮,内色白,丰满肥大,不但比普通虫草要大,功效也要好的多。

    此时呈现在唐三面前的雪蚕,比他印象中前一世的雪蚕要足足大了一倍以上,这一丛至少有数斤之多,虽然雪蚕还算不上天材地宝,但如此质量的,唐三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

    紧接着,唐三又注意到雪蚕旁的另一株植物。此物外皮黄褐色,断面黄红色。单叶互生,叶柄细长而弯曲,叶片卵状心形,先端渐尖,夏季从叶液开出黄绿色而具紫斑的小花,曲折条形,十分奇异。

    “这是朱砂莲?居然能长的这么大?”与虫草的滋补不同,朱砂莲性喜阴寒,本身寒性很强,克燥热,也是一种珍贵药材,对于火毒治疗有奇效。

    不论是雪蚕还是朱砂莲,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如果是平时见到这两种药草,恐怕唐三直接就会被它们所吸引,但此时此刻,他却无暇仔细观察,因为他的目光很快就被一股淡淡的香气引了过去。

    那是一朵淡粉色的大花,无叶,茎长三尺,花朵极大,直径足有盈尺,每一片花瓣看上去都像水晶一般晶莹剔透,淡粉色的花朵随着水雾轻轻摇摆,生长在红、白两色泉水相交处的岸旁,唐三此时距离这朵花还有十余米的,却依旧能够问道那股淡淡的幽香。

    花蕊是淡紫色的,就像一颗颗紫色的钻石镶嵌在那里,香气传的虽远,却并不浓郁,淡淡的清香,宛如处子体香一般动人。

    当唐三看到这朵粉红色的大花之时,整个人不禁有些呆滞,因为还有一段距离,一时间他也没有认出这种花究竟是什么。下意识的快行几步,来到大花旁,轻嗅。

    花香依旧,并没有因为他的靠近而变得浓郁,依旧是那种淡淡的清香味道,沁人心脾。令唐三原本因为在这冰火两仪眼旁开始有些不适的身体得到了些许缓解这是什么花?感觉上似乎有些奇怪,唐三隐约觉得这种花在自己脑海中是有印象的,可一时之间却又有些想不起来。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朵花并不是天材地宝,而是一株真正的仙品。

    唐三下意识的转过身,想要去看看其他的药材,就在他刚刚转过身时,突然看到了奇异的一幕。

    原本周围尽是黑暗。可此时却都变成了一片粉红色,这粉红色的光罩大约有直径十米左右,颜色很淡。但唐三地紫极魔瞳何等敏锐,他立刻就判断出,自己并不是眼花。再回身看向那朵大花,他这才发现。这淡粉色的光罩,正是以这朵大花为中心形成的。

    脑海中阻塞瞬间贯通,灵光闪现之间,唐三冲口而出。叫出了这种花地名字,“幽香绮罗仙品。”

    没错,就是幽香绮罗仙品。唐三的心已经开始有些颤抖了。雪蚕和朱砂莲他以前毕竟还见过,虽然品质不如这里的那么好,但终究也是可见之物。可眼前这株悠然摆动的粉红色大花。却是他前所未见地稀世仙品。乃是玄天宝录中最后那秘录中记载的宝贝。

    唐三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株幽香绮罗仙品乃是冰火两仪眼孕育而出,而绝不是被老怪物独孤博移植而来的。

    幽香绮罗仙品乃是百毒克星,有中和一切毒素的作用。它本身并不能解毒,但却能够克毒。唐三此时所看到地淡粉色光罩,正是它所能克毒的范围。而这层粉红色,在光罩外是无法看到的。

    幽香绮罗仙品香气清幽淡雅,在它所在的范围之中,任何毒物皆无作用,其香气有中和百毒的作用。

    当然。如果在进入它这香气范围之前就已经中毒了,那么幽香绮罗仙品也将毫无作用。可以说,它是一株最好地防毒仙草,只是可惜无法解毒而已。

    唐三只觉得自己大脑有些发晕,原本他以为,像这种仙品至宝只是传说而已。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此处得见。有了这株幽香绮罗仙品在,老怪物独孤博的毒素释放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深吸口气。唐三飞快的在冰火两仪眼周围绕了一圈。仅仅是粗略的观察,他就已经看到无数珍宝。就连九品龙芝这样的宝物也有,唐三至少已经看到了七八种仙品药草。上等的药材更是不计其数。

    在这些药草之中,有毒的虽然占据了一半以上,但有益处的却也不少。就像冰火两仪眼中的两汪泉水一般,在此分庭抗礼。

    简单的看了一遍,唐三地心反而渐渐平静了下来。如果换个知道这些药草功效的其他人,恐怕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将那些天材地宝往自己嘴里塞了。但唐三却绝不会这样做。曾经在唐门的他,深知这些天材地宝的作用,同时也知道它们的可怕之处。如果使用不当,仙品也会变成要人命地剧毒。这些天材地宝级别地药草,本身药性都极强,如果服食多了,几乎可以肯定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副作用。

    想到这些时,唐三不禁对独孤博暗暗佩服,他知道,独孤博对于这些药草或许了解地不像自己这么清楚,但应该也知道在这些药草中有益处的不少,但他却能忍住并不服用,可见其对药物还是有一定研究的。

    此时,唐三盘膝坐在那里,将自己脑海中玄天宝录内秘录的记载默默的复习了一遍,这些年过去,因为并无应用,他脑海中的记忆已经有些淡化,此时必须要先认真的回忆一下,否则,药性判断稍有差错,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天渐渐的亮了,当黎明的曙光从远处天边徐徐出现时,唐三也随之睁开了双眼。

    独孤博的话说的漂亮,说是要给唐三多一晚的时间,可其实也只是多一个时辰而已,他带唐三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时分了。

    阳光渐渐出现,冰火两仪眼中喷吐的水雾并不能遮挡天光,宛如一条白色的雾龙,袅袅而上,在空中盘旋激荡。

    天亮了,唐三眼前能够看到的一切自然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微笑,手掌在腰间二十四桥明月夜上轻轻一抹,已经多了一柄寒光闪烁的匕首。缓缓朝着冰火两仪眼中,寒极阴泉旁的药草走去。

    这一个时辰的冥想,唐三想的不只是这些药草的资料,同时也在思考着自己要如何才能应付过眼前的局面。那独孤博究竟守不守信用,唐三也无法肯定。所以,不论什么时候,他都必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随着对药草功效的回忆,此时他心中已经略有定计。

    很快,唐三来到一株白色的药草前停下脚步。此时,唐三已经全力催动起自己体内的玄天功,皮肤表面都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雾,打通了冲脉之后,他的玄天功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不只是魂力提升,同时,本身也变得更加纯净。

    尽管有玄天功护体,此时的唐三,身体还是在不断的颤抖着,因为,他正承受着极寒之气的冲击。

    那白色药草顶部看上去像一朵白色的大花,八角状,中央如同冰晶一般的闪烁着点点花蕊。没有任何香气流露。而它所在的位置,正是寒极阴泉一边的中心点。

    不敢再等待犹豫,唐三手中匕首飞速挥出,同时身体快速后闪,眨眼已在十米开外。

    匕首寒光过处,八角白色大花应声而落,跌在药草之间,刹那间,一股寒气弥漫而出,周围的药草上都挂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这种药草虽然也是仙品,但它却并不是有益的,正相反,它乃是稀世剧毒。唐三相信,哪怕是毒斗罗独孤博那样的强者,也绝不敢一直在它身边。

    此物名为八角玄冰草,奇寒花品,能使人心寒意冷,中枢麻冻。此草十米之内冷气逼人,时间稍长就会寒毒攻心无药可治。别说是吃,就算是在它旁边都要倒霉。想要摘下它,必须用金铁之物方可。

    唐三割下八角玄冰草后并没有在这边停留,也没有去捡起它,而是飞快的跑到冰火两仪眼的另一边,炽热阳泉的中心位置。这一次,他的目标是一颗宛如白菜样式,却通体火红的植物。

    犹豫片刻,唐三还是站在距离它十米外的地方缓缓提起双掌,伴随着玄天功的凝聚,手掌渐渐变成了纯白的玉色。玄玉手发动。

    为了让自己行动的更加快速,唐三从背后释放出了外附魂骨八蛛矛,三米长的八蛛矛,几乎只是一弹一落之间,就已经来到了那株火红色的药草旁,唐三控制着八蛛矛将自己身体下送,双手疾挥而出,从根部将这株火红色的药草挖掘了出来。只是完成了这看似简单的动作,八蛛矛就飞速的再次弹起,带着唐三的身体远遁十余米开外。

    唐三看向自己的双掌,脸上不禁一阵苦笑。此时,他的双手掌心与手指处,都已是皮开肉绽,玉色渐渐褪去。

    玄玉手,连利刃都无法伤害的玄玉手竟然在挖掘一株植物的过程中被烫伤至此,如果在前世唐门,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

    和之前那极寒的八角玄冰草正相反,唐三这次摘下的,却是一株拥有顶级火毒的剧毒仙品,烈火杏娇疏,此物只生长在炽热之地,哪怕在岩浆中也能生存,所有作用都和八角玄冰草正好相反。

    蓝紫色的光芒从唐三身体周围奔涌而出,在唐三的控制下,两根蓝银草同时甩了出去,目标,正是那两株各走极端的仙品剧毒之物。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