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集 冰火炼金身 第六十六章 幽香绮罗仙品

    唐三微微一笑,这才向大师、弗兰德和柳二龙行礼,“老师,让您担心了。其实,独孤前辈把我抓来并无恶意,只是查看了一下我八蛛矛内蕴含毒素的特性而已,独孤前辈看我天赋出众,决定教导我一些有关毒武魂的知识。你们怎么和独孤前辈冲突起来了?”

    听了唐三的话,别说是大师三人,就连独孤博都有些愣住了,他们谁也没想到,唐三居然会这么说。

    大师有些疑惑的看着唐三,从自己弟子脸上的神色中他看不出任何破绽,“真的是这样么?可是,刚才独孤前辈说他已经把你杀了?”

    唐三笑道:“那只是独孤前辈和您开个玩笑吧。以独孤前辈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向我这个小辈下手呢?”

    独孤博看着唐三的背影,心中各种情绪纷纷浮现,高帽子谁都愿意带,唐三的话反而是替他做了掩饰。尤其是听到唐三最后一句时,独孤博那老脸也不禁有些发红,确实,以他的身份地位来难为唐三这样一个小辈,确实令人耻笑。

    唐三转身看向独孤博,依旧是一脸微笑,“对了,独孤前辈,您昨天说要给我讲讲关于独孤雁身上蛇毒的特点,我发现,她的蛇毒还是有办法解除的,回头我和您探讨探讨,您看如何?”

    独孤博听到唐三提到独孤雁,心中顿时一惊,他知道,这是唐三在告诉他,已经找到了治疗自己孙女身上剧毒的方法。

    随着唐三这番插科打诨,独孤博的情绪也渐渐冷静下来。权衡利弊之下。心中杀机缓缓收敛起来。

    因为他发现,如果杀了眼前这四个人,对于自己来说不但没有任何好处,恐怕还会带来不小的麻烦。先不说柳二龙和大师背后的蓝电霸王龙家族,单是他们所说,唐三地父亲,才是真正令自己头疼的大麻烦。从唐三的天赋。以及大师他们之前的语气,独孤博自然猜得出大师他们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毕竟,那时候他们都以为唐三已经死了。

    而如果自己不杀他们,有了唐三这番掩盖,这份仇视自然就会化于无形之中,要是这小子再能把自己和雁雁身上的毒素反噬解除,那反而是一件好事了。

    独孤博是何等的老奸巨猾,想清楚这些,脸上地阴寒顿时收敛起来。很自然的道:“好,稍后我们就讨论一下。没想到,你这几位师长对你还挺关心的。刚才我试探了一下他们的实力,却险些吃亏呢。”

    弗兰德三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他们都能清晰的从独孤博身上感受到强烈的杀机,可这老怪物怎么摇身一变。变成了试探呢?

    独孤博走到唐三身边。抬手亲切的在他头上揉了揉,向大师三人道:“你们的这个弟子确实很出色,坦白说,我想收他做我的传人。老夫从来没有向人解释地习惯,今天为了这小子,就破例一次。刚才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们是否有做他老师的资格。你们很不错,虽然实力并非顶尖的,但甘愿为朋友而死这份胸襟。令老夫佩服。”

    独孤博后面说的几句话到并非虚言,尽管他一向心胸狭窄,从来都是只凭自己的好恶做事,但对于大师三人从容赴死还是有些钦佩的。

    弗兰德看着一脸平静地独孤博,突然有些啼笑皆非地感觉,再看看独孤博对唐三那亲切的样子,一时之间。他也拿不准这是怎么回事。

    唐三道:“老师。你们先回去吧。独孤前辈在用毒方面的造诣博大精深,我的蓝银草也拥有毒的能力。我想和独孤前辈学习一段时间,您看行么?”

    大师疑惑的看着唐三,他当然知道独孤博在毒魂师中的地位,如果他是真的愿意教导唐三,那么对于唐三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但他此时却始终觉得有些奇怪。这独孤博前后之间地变化实在太大。

    但是,人都是有些怕死的,独孤博自己也解释过了,现在他们怎么也不好再去置疑。

    独孤博淡然一笑,道:“怎么?你们不放心把小三放在我这里么?还是怕我抢了你们的弟子?放心好了,我已经证明过你们有做他老师的资格,就不会再和你们去抢。这孩子的天资令我很是吃惊,少则半年,多则一年,还你们个全身完整的弟子就是。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还真有些喜欢这小子。”

    弗兰德向大师使了个眼色,向独孤博微微施礼,道:“毒斗罗一向一言九鼎,既然您这么说了,那刚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误会而已。我代表我们三个为之前地冲动向您道歉。小三能够和您学习一段时间是他地运气。只是,这孩子跟随我们多年,就像我们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不知道我们在他向您学习地这段时间能不能来探视他?”

    独孤博淡然道:“当然可以,不过不要太频繁了。”

    听了这句话,黄金铁三角三个人才算放下心来。大师向独孤博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就麻烦前辈了。”

    独孤博看了一眼身边的唐三,淡淡的道:“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抬手一甩,三颗药丸分别落入黄金铁三角三人手中,“含着此药离开,不会受我毒阵影响。此药可重复使用。今后你们再来时不要忘了。”弗兰德微笑道:“那好,晚辈三人就此告辞。改天再来拜会前辈。”

    独孤博点了点头,也不阻拦,任由三人离去。大师在临走之前,眼含深意的看了唐三一眼,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在弗兰德的帮助下向山下而去。三人虽然魂力耗损不小,但只要小心一些,走出这落日森林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独孤博收回按在唐三头上的手,冷冷的道:“小子,你为什么要替我掩饰?我需要么?”

    唐三扭头看向独孤博,“这是我们的交易。你答应要替我做三件事,难道你忘了么?”

    独孤博哼了一声,“那是要在你能替我和雁雁解毒的情况下。不过,我越来越怀疑,你真的只有十三岁?简直就是个小怪物。时间也差不多了,如果你不能通过我的考验,一样要死。”

    唐三突然笑了一下,“老怪物,你不是说自己一向信守承诺么?刚才你似乎对我的老师们说过,你会把一个身体完整的我交给他们。”

    独孤博横了他一眼,“我是说过,不过,尸体也同样可以是完整的身体。”

    “你……”唐三愕然看向他,独孤博却已经向山上行去。

    其实,在独孤博收敛杀机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放过黄金铁三角和唐三了,他在将唐三抓来的时候,也没想到在这些人背后还有那么多连自己都会感到麻烦的势力存在,真的杀了唐三,对他没有一点好处。只会带来大量的麻烦。尽管他做事全凭喜好,也并不是没有任何顾忌的疯子。

    所以,独孤博已经决定,就算唐三通不过他的考验,不能替他和孙女解毒,他也不会再向唐三下杀手。他之前说过,他有些喜欢唐三,这句话并非作伪,唐三在这短短时间内表现出的一切,令独孤博真的有些生出了爱才之心。

    大师三人下了山,并没有急于离开,这座山有独孤博的毒阵保护,出去之后就是魂兽的海洋了,三人魂力消耗都不小,就在山脚下停住休息。

    弗兰德压低声音,向大师说道:“小刚,你说那独孤博真是要教小三?”劫后余生的感觉终究还是不错的,只要能活着,没有人愿意死。但此时冷静下来,他却明显感觉到这件事有些问题。

    大师摇了摇头,沉声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但是,以独孤博的身份,如果不是有特殊的原因又怎么会和小三那么亲密,而且他似乎对小三的话有些忌惮。”

    弗兰德颔首道:“不过,不管怎么说,小三暂时应该还是没有危险的,否则独孤博也不会放过我们。尤其是他已经知道了小三的来历,如果再向小三动手,那就是自找倒霉了。能够成为封号斗罗,他自然是聪明人,这种大麻烦换作谁也不愿轻易承受。”

    大师轻叹一声,道:“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此了。这件事回去以后不要和大家说,就告诉他们唐三被我们安排潜修。一个是不要影响其他孩子们的修炼,另外,我们也要暂时把这件事保密,除非能够找到唐三的父亲,否则我们不能再轻举妄动。封号斗罗的强大,果然不是我们所能对付的。”

    柳二龙眼中冷光闪烁,“可惜。要是我们的实力再强一些,达到魂斗罗境界后施展武魂融合技,说不定刚才就把那老怪物击杀了。”

    大师摇头道:“没那么容易,你们难道没发现,独孤博之前与我们战斗时似乎有所顾忌,并没有用出全力,否则的话,恐怕我们都撑不了那么久。”

    弗兰德点了点头,“回去后我们立刻发动人手去找唐三的父亲,只要能够把他找来,那么,不论独孤博是什么目的,就都无所谓了。”

    三人的魂力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些,口含独孤博给的药丸,这才朝着落日大森林外走去。

    独孤博重新来到冰火两仪眼旁,唐三凭借着八蛛矛的帮助并未落后,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经过一晚的折腾,独孤博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疲倦。

    尽管他的实力要远高于大师三人,但在黄金铁三角来临之时,也正是他度过每天生不如死的那段时间,之后的战斗黄金铁三角又给他带来不小的压力,此时魂力虽然依旧充盈,但体力却有些下降。

    毕竟,年老不以筋骨为力。

    独孤博瞥了唐三一眼,看着他背后八蛛矛的变化,道:“小子,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别怪我没提醒过你,这里的药草的药性要比普通药草大的多,哪怕是补药,说不定也会令致命。”

    唐三微微一笑,“老怪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我了?你不是巴不得我死么?”

    独孤博脸色一寒,“不错。通不过我的考验,你依旧要死。时间已经到了,你准备好了么?”

    唐三顺着泉眼,信步横跨三步,站定身形,淡然道:“你来吧。”

    独孤博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你真的准备好了?”

    唐三再次点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独孤博冷哼一声,右手中指朝着唐三轻弹而出,一股淡绿色地烟雾悄然而至,独孤博不愧是毒魂师中的一代宗师,看似简单的施毒,那绿雾却在顷刻之间已经散开,正好将唐三的身体笼罩在内。

    唐三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的看着他,“老怪物,这就是你的第一次考验了吧。赶快来第二个吧。你这碧磷蛇毒如此轻微,没用。”

    独孤博愣了一下,眼前的情景明显不符合他对毒物地研究,唐三根本就什么解药都没吃,只是谈笑自若的站在那里,随着绿雾散去。他身上也是毫无变化。一点也看不出中毒的样子。

    独孤博释放的绿雾只是试探性的攻击,随手就可以解除,但被唐三这样轻易的化解还是他没想到的。尽管他已经决定不杀唐三,但在毒上的造诣他却一向自恃极高。

    此时不禁被激起几分好胜之心。眼中碧光闪烁,手掌一翻,一条碧绿小蛇已经出现在他掌心之中。

    “第二个考验,你让它咬你一口就是。”说着,他已经将小蛇甩向唐三。

    唐三之所以能够轻易挡住独孤博的第一轮毒雾,其实十分简单。因为之前他那横移的几步,正好走入了幽香绮罗仙品地保护范围之内,别说独孤博并未全力出手,就算他拿出自己最厉害的毒素攻击,也根本伤不到唐三。

    从独孤博茫然不知的情况中,唐三就能看出,这位毒斗罗对这里的药草并不完全认识。

    但是。独孤博这第二阶段考验就不是那么好抵挡的了。幽香绮罗仙品只能阻挡外在的剧毒,可一旦毒入血液。就不是它能够起作用地。

    唐三手腕一翻,那碧绿色小蛇已经落入他掌心之中,只见那小蛇地身体几乎是透明的,长约五寸,里面有氤氲绿光流转,一双赤红色的小眼睛,看上去分外可爱。在绿色的身体上,一共有九个竹节一般的横纹,落入唐三掌中轻轻的游动,毫不客气的张口就咬。

    嘶嘶,小绿蛇的身体扭曲了一下,这一口下去,竟然没咬动。它虽然是绝毒之物,但唐三的玄玉手专克各种毒物,而且坚韧无比,显然不是它蛇牙能够破坏地。

    唐三用两根手指捏着小缕蛇的七寸,将它提了起来,皱眉道:“老怪物,你可够毒,这是竹叶青中的极品,九节翡翠,中了它的毒,一时三刻就要化为脓水而死。看上去体积虽小,却是最毒的蛇类之一。而且本身坚逾精钢,利刃难伤。”

    独孤博看唐三竟然轻易的提起自己的九节翡翠,不禁也暗暗惊讶,九节翡翠地速度奇快,但攻击性却是极强,落入生人手中,根本没有不咬地道理,可这小子怎么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其实,这九节翡翠在进入幽香绮罗仙品的范围内,身为毒物,它本身就受到了幽香绮罗仙品地压制,所以速度完全被限制,再加上唐三的玄玉手,自然无所作为。

    “这就是我对你的第二个考验,让它在你身上咬一口,要见血。你敢不敢呢?”九节翡翠在旁人看来是无解剧毒,但对于独孤博来说却并不算什么,他的武魂碧磷蛇已经修炼到了碧磷蛇皇的境界,可以说是万蛇之祖,想要化解这九节翡翠的剧毒再容易不过。

    唐三微微一笑,道:“我让它咬一口毫无问题,不过,独孤前辈,我们打个商量如何?要是它咬了我,我没事的话,你就把这条九节翡翠送给我。怎么样?”

    “啊?”独孤博实在有些无语了,旁人面对自己的毒物,无不惊惧交加,极度戒备。可这小子不但不怕,还向自己讨要。“你不是叫我老怪物么?怎么又叫上前辈了?”

    唐三笑道:“这不是有求于您么?如何?”

    独孤博没好气的道:“我看你才真是个小怪物。好,你让它咬上一口,要是没事的话,把它送给你又如何?”他怎么也不相信,面前这只有十几岁的孩子能够承受住九节翡翠的剧毒。

    这九节翡翠乃是极为珍贵之物,他对其信心十足,心中暗想,只要这小子一毒发,自己就过去给他解毒,这九节翡翠自然就物归原主了。

    唐三脸上流露出几分谨慎之色,深吸口气,体内玄天功悄然运转,将九节翡翠缓缓凑到自己的小臂上。

    九节翡翠在唐三玄玉手上咬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反而弄的自己牙齿升腾,终于遇到了软肉,还哪会客气,一口就咬了上去。

    九节翡翠咬上去一点都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是略微一麻而已,还有些痒。但那麻痒的感觉却以极其惊人的速度蔓延,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唐三被咬的手臂就已经变成了碧绿色。

    看到这一幕独孤博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小子,既然知道九节翡翠,难道你不明白它的毒性么?你……”他正准备上前替唐三解毒,可是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却看到唐三原本变成碧绿的手臂竟然以同样的速度变了回来。

    皮肤下红、白之光隐现,看上去整条手臂竟然如同宝玉一般。

    最令独孤博无法理解的是,那咬了唐三一口的九节翡翠竟然肚子一翻,直接昏迷在唐三手中,一动不动。

    身为封号斗罗的独孤博此时做出了一个令唐三都有些莞尔的动作,他抬起双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唐三好心提醒道:“独孤前辈,你没看错。你这第二轮的考验,我是不是算通过了?还有,这九节翡翠现在归我了。”

    “这个……,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独孤博目瞪口呆的看着唐三,他玩毒一辈子,但这样的情况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唐三脸上笑容依旧,爱怜的抚摸着昏迷在自己手中的九节翡翠,道:“独孤前辈,你还是先对我进行第三种考验再说吧。”

    独孤博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此时,他心中已经隐隐相信,眼前这个少年确实有帮自己和孙女解毒的能力。但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在他内心深处却终究不愿意承认毒不如人。

    魂环之光从脚下升腾,九个魂环围绕着他的身体上下游动,但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威压产生。

    看着那炫丽的九个光环,唐三心中不禁暗暗赞叹,不愧是封号斗罗,哪怕是自身的气势也在控制之内。

    独孤博手掌上的指甲缓缓变长,一会儿的工夫已经眼神到了三寸长度,尖锐如锥,碧绿的光芒上还带着一些七彩光晕。

    “唐三,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接下来施展的毒是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依旧可以不杀你,让你尝试着替我解除毒素反噬。”

    唐三看着独孤博的手,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将手中的九节翡翠揣入怀中,他知道,独孤博此时施展的,乃是他的本命剧毒,属于碧磷蛇皇的毒素。以他的修为,这种剧毒以目前自己的状况确实很难抵挡。

    但独孤博的话,也同样激发了唐三内心的傲气,出身唐门,面对对手毒的威胁,难道就这样退缩了么?不,身为唐门弟子,如果连毒都无法胜人,自己就不配姓唐。

    想到这里,唐三略微思索了一下,右手在幽香绮罗仙品那朵大花中摸了一把,这才走到独孤博面前,抬起左臂,“来吧。”

    独孤博眉头皱了皱,“你真的想好了?”

    唐三坚定的点了一下头。

    独孤博眼中寒光闪烁,心道,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难道我修炼了这么多年的剧毒还制不了你这一个小辈么?手指轻弹,指尖已经刺入唐三手臂之中。

    几乎只是刹那间,一股黑气就顺着被刺入的地方疾速蔓延,眼看着那一道黑线就向上升腾而去。

    唐三飞快的用右手按在自己的左手伤处,趁着自己还有行动的能力,快速退后几步,重新回到幽香绮罗仙品保护范围之内,盘膝坐了下来,闭合双眼。默运玄天功。

    此时的他,运转玄天功并不是为了逼出毒素,别说此时中的碧磷蛇皇之毒,哪怕是先前九节翡翠的毒也绝不是目前他这等级地玄天功所能解决的,他之所以运转自身功力,目的是为了让血脉流淌的速度加快。

    对于一般人中毒后这样做,无疑是加速死亡。但唐三这样做却是为了让体内的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的药力被激发出来。

    就像冰火两仪眼内万毒避退一样,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服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通过冰火两种极端药力来改变自身体质。如果唐三能够将这两种药物完全吸收,那么,他就将拥有一个百毒不侵之体。

    当然,距离这个目标他还有很长地路要走。之前的九节翡翠咬了他之后,就是两种药草在唐三体内发生了作用,将毒素中和化解。而那九节翡翠之所以昏迷,也是因为吞噬了一些唐三那蕴含着两种药草药性的血液。幸好这已经是中和后的鲜血,否则的话。九节翡翠这样珍稀的毒物也会立刻爆体而亡。

    唐三如果能够将自己体内两种药草的药性完全吸收,当然不怕独孤博的碧磷蛇皇毒,但此时他却还远远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为了抵抗独孤博释放的剧毒,他就必须要依靠一些外界的力量。

    唐三当然不会拿自己地生命开玩笑,他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计划。

    幽香绮罗仙品虽然无法克制进入体内的毒素。但以它的性质。却完全可以令毒素发作速度减缓,并起到一定的压制作用。而唐三之前右手在幽香绮罗仙品内摸的那一把,是沾染了其中地花粉,在中毒之后,立刻将花粉敷在了自己地伤口上。

    幽香绮罗仙品的花粉有解百毒之功效,虽然它自身的效力不足以将碧磷蛇皇毒化解,但却足以起到削弱的作用,再加上唐三体内的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的联合作用,就以唐三的身体为战场。几种剧毒展开了殊死搏斗。

    独孤博静静的观察着唐三,连他自己也没把握能够解除自身的碧磷蛇皇毒,眼看着唐三已是一脸黑气地跌坐在那里,他不禁有些后悔了。自己成名多年,跟个孩子较什么劲,要是他死在这里,这麻烦可就真的大了。一想起唐三背后的那人。独孤博不禁大感头疼。正像弗兰德所说。唐三的父亲,那个名叫唐昊的男人。是他也惹不起的。

    正在独孤博内心之中天人交战的时候,突然,在他面前地唐三身体上已经出现了变化。淡淡地红光从皮肤下透出,紧接着是白光,红白两色清晰的交替,而之前那正快速运行地黑气就在这红白两色光芒之中被逼住,无法再继续蔓延。

    八蛛矛从唐三背后释放而出,在全力抗毒的情况下,唐三已经无法控制自身所拥有的武魂和魂骨了。

    八蛛矛的颜色鲜艳,鲜艳的却不只是它,唐三体内的蓝银草同样释放而出,原本蓝紫色的蓝银草粗细不变,但颜色却发生了转化,蓝紫色上多了与八蛛矛上一样的纹路,纹路的颜色却是红白相间,看上去炫丽而诡异,甚至有些刺眼,就像一条条毒蛇一般从他身上蔓延出来,围绕在唐三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如同牢笼般的形状。

    如果说这些令独孤博吃惊,那么,当唐三身上,一柄漆黑的小锤从左手位置徐徐浮现的时候,他心中的惊讶就变成了震撼。

    是的,他们没有骗自己,那锤子虽小,可不正是闻名天下的昊天么?

    无法继续蔓延的毒素在唐三玄天功的全力运转和体内两种草药的药性作用下缓缓被逼出体外。连唐三自己也不知道的是,他此时已是因祸得福。

    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的药性都非常强悍,虽然单一一种,在这冰火两仪眼周围它们并不是最好的仙品,但两种药草融合在一起,却绝对是此地顶级的存在。唐三要想将这两种药草的药性完全融入自身体内,至少也需要达到七十级魂力以后才能做到。

    但此时,通过碧磷蛇皇毒的刺激,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自身发起了反抗,这样一来,就大大加快了唐三的吸收速度。

    当碧磷蛇皇毒从唐三体内排尽之时,两种药草的效力已经被他吸收了三成之多。当然,这和之前他浸泡了一晚的冰火两仪眼那极限神泉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独孤博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唐三,以毒闻名的他在惊讶过后,此时已经渐渐明白了面前这个少年能够抵挡住自己剧毒的原因。

    在他刚被自己抓来的时候,显然并没有这个能力,不论是武魂和外附魂骨,都在来到这里之后发生了变化,显然是他已经吃过了什么能够抵御毒素的药物。

    自从当初发现这冰火两仪眼之后,独孤博就发现这里有不少药草都是自己不认识的,他也曾经尝试过试验这些药草的药性,但那曾经的尝试却也令他品尝到了永生难忘的痛苦,如果不是他自身实力高强,恐怕早就被毒死了。

    从那以后,独孤博再来这里时,就只取自己所认识的药草。他实在不愿相信,连自己都不认识的那些草药,眼前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会认得出。他也知道这些药草中可能会有什么宝物,只是已经是封号斗罗的他绝不愿意冒险。

    看着唐三,独孤博此时心中能够想到的只有四个字,得天独厚。或许,唐三现在拥有的一切能力在独孤博看来都不算什么,依旧是他随手就可以捏死的,但是,唐三的年纪却是他最大的优势。以他现在的岁数和实力,前途不可限量。

    可惜啊,独孤博心中暗叹,自己孙女的年纪和他差的实在多了点,不然的话,说什么也要撮合他们,哪怕是先将生米煮成熟饭也在所不惜。

    红、白两色光芒渐渐从唐三皮肤下隐没,那柄漆黑的小锤也率先融入他身体之内,紧接着是外附魂骨八蛛矛,最后才是蓝银草。唐三的脸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唐三从地上弹起,脸上重新挂其了一丝微笑。

    他虽然解除了碧磷蛇皇毒,但唐三也知道,独孤博用在自己身上的毒只是零星一点而已,毒性强弱和量成正比,再强烈的剧毒,量不够也不足以产生威胁。独孤博显然是手下留情了,当然,独孤博并不知道,这也是在唐三判断之中的。

    当唐三看到独孤博肯给大师三人解药,放他们走的时候,他就知道独孤博不会再轻易杀掉自己,这也是他冒险尝试对抗碧磷蛇毒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了这第一次对抗,他自身对于抗毒能力大幅度提升,下次独孤博再想要用碧磷蛇皇毒毒倒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