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集 冰火炼金身 第六十七章 水火不侵,百毒辟易

    独孤博脸上的情绪收敛,又变回了以往冷硬的样子,淡淡的看着唐三,问道:“你吃了这里什么草药,居然连我的碧磷蛇皇毒都不怕?”

    唐三也不隐瞒,道:“昨天你将我带到这里后,我思虑再三,服用了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

    “八角玄冰草、烈火杏娇疏?那是什么?”这两个名字独孤博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唐三点了点头,“就是分别在冰泉和火泉两旁中心位置,分别吸收极阴和极阳精华孕育而生的两种毒草。”

    听唐三这么一说,独孤博脑海中顿时有了几分印象,“你说的是那近之奇寒与酷热的两株?那两种药草也能吃?”

    由于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的特殊性,这两种药草他记得还是很清楚的,在整个冰火两仪眼中,这两种药草也只是各得其一而已。

    他曾经试探过,以他的魂力,也无法在任何一种毒草旁待的时间太长,独孤博知道,这两种药草都蕴含着顶级的阴毒和火毒。

    极其霸道。

    由于对药性不明,他一直都没有贸然而动。

    正因为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都各自只有一个,唐三自然也不怕独孤博知道,“没错,这两种药草都是绝毒之物,普通人只要靠近其十米之内,一时三刻就会冰冻或者化为灰烬,更别说是吃了。但是,所谓阴阳相克冰火互制,当这两种极端的药草放在一起时,就会彼此中和,毒性大减。而那也是服用它们的唯一机会。服用之后,冰火两种毒素由相互排斥变成相辅相成,有改造身体之功效,再用一些特殊的方法加以吸收。便能起到水火不侵的效果。”

    “好,好一个水火不侵。”独孤博看着唐三的目光动了动,心中略微有些犹豫。

    他虽然不清楚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可以这样服用,但他却知道这两种药草地药性霸道之处,自然明白现在唐三还没能将这两种药草的药性充分吸收,要是自己喝了他的血,或许……,只是。他说这两种药草是需要特殊方法来吸收的,不知是什么?

    想到这里。独孤博试探着问道:“你就是凭借它们克制我那三种剧毒地?”

    唐三淡然一笑,道:“可以这么说,老怪物,你带我来到这里后,我才知道为什么你体内的毒素没有将你反噬致死。正是因为这冰火两仪眼的作用。寒极阴泉和炽热阳泉对任何毒物都有极强的克制。泉水内更是万毒不侵,对于普通人来说,无法忍耐这里的环境,哪怕是强大的魂兽也不行。可对你来说,这里却有益无害。正是冰火两仪眼的气息克制住了你体内的剧毒。在这里修炼,虽然不足以解除你体内地毒素,但至少可以保证你活到百岁毫无问题。只是……”

    独孤博忍不住追问道:“只是什么?”

    唐三轻叹一声,道:“我之所以吃下烈火杏娇疏和八角玄冰草,还有另一重用意。就是要在这个地方能够生存下去。这两种药草夹在在一起,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小型的冰火两仪眼,只不过抗毒效果不如冰火两仪眼那么恐怖而已。你身上地毒我想出了两种解除方法,其中一种,就是同时服下这两种药草,然后凭借你强大的魂力将其药性吸收,那样的话。我至少有八成把握能够化掉你体内的毒素。”

    独孤博的眼神渐渐变得森寒起来。“可是,你却将它们吃了。”

    唐三微笑道:“老怪物。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他既然敢有恃无恐地告诉独孤博这些,自然是有道理的,“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都属于仙品珍草,尽管它们是剧毒的,这仙品评价却也毋庸置疑。没错,它们是能够化解你身上的剧毒。但与此同时,你这一身毒功也会被同时化去,你愿意么?”

    “这个……”独孤博愣了愣,他原本已经又有出手的打算,可听唐三这么一说,顿时犹豫了。

    唐三看着游移不定的独孤博,道:“如果你不信的话,这样好了,我的血液中蕴含着两种药草的药性,我可以弄些出来给你试试。不过,你修为降低了可不要怪我。”

    “不用试了,你这个小怪物。”独孤博恨恨地说道。“你怎么懂得这么多?”

    唐三从容不迫的道:“小时候我曾经得到过一本书,其中就记载着许多珍奇异事,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些知识自然是从书中得来的。”

    “你刚才说有两种方法替我解毒,那另一种是什么?”独孤博问道。

    唐三道:“这第二种方法我只有六成把握能够成功,但却不会损伤你自身的实力。当然,你孙女中毒还浅,我有十成把握帮她恢复。这方法说起来也并不复杂。你之所以被毒素反噬,主要就是因为你修炼的毒功。如果你拥有的是器武魂,那么就好办多了,只需要把你体内的毒素凝聚在自己地武魂之上,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但你现在使用地乃是兽武魂,所以毒素才会与自身融合,尽管你的魂力能够起到调动和压制作用,但它们却早已经成为了你身体地一部份,故此,才会对身体产生极大的损伤。想要把你体内的剧毒保留下来,又不让它们伤害到你。就必须要找一个寄生体,来作为毒素储存之所。我想,以你的实力,身上怎么也会有一块魂骨吧。”

    独孤博也是玩毒的大行家,听唐三这么一说顿时明白过来,眼中碧光一亮,“你是说,让我将体内的毒素逼入魂骨之中,这样就不会伤害到我自身了?”

    唐三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你那孙女也是一样。你只要给她寻找到一块合适的魂骨,让她在修炼毒功时将毒素逼入魂骨之内,那么,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像我现在,虽然也是身具毒素,但体内的毒都在蓝银草和外附魂骨八蛛矛内,自己当然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独孤博皱了皱眉,“老夫修炼碧磷蛇武魂七十余年,身体早已经和毒素融为一体,这毒可并不好逼,一个不好,恐怕反噬的只会更厉害。小怪物,你不是在教我如何自杀吧。”

    唐三淡淡的道:“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当然不是让你直接用魂力去逼迫,你说的对,那样做不但没有好作用,反而会引起更强的反噬。必须配合一定的药物引导,逐渐将你经脉、骨骼中的毒素一点一滴的过滤出来,集中到魂骨内部。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毕竟,现在的你本身就是一个毒人。所以我才说只有六成把握。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算无法帮你将所有毒素都融入到魂骨内,也至少可以大幅度减轻你现在所需要承受的痛苦,你愿不愿意试试?”

    独孤博看着唐三,眼中神光内敛,“小怪物,我多次想杀你,你真的愿意帮我解毒?你就不怕等我的毒解除后,会杀了你?”

    听独孤博这么一说,唐三知道,他已经相信了自己,淡然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不排斥毒,相反,很喜欢它们。而像你这样的毒人,恐怕整个大陆也只有这么一个而已。治疗你的过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试验的过程。至于你会不会反悔,我虽然不能肯定,但我却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杀了我你孙女也会死。我治疗你可以在这里,当我治疗你孙女的时候,我要请师长在侧,治好她,你我之间就在无关系。你看如何?”

    独孤博想了想,道:“好。小怪物,能令我欣赏的人不多,你算一个。我就信你。一切也按照你说的办。我独孤博说话一向算数,只要你治好我和我孙女,答应你的三个条件绝无问题,更不会杀你。但是,现在请你把这个先吃了。我这条老命虽然不值钱,但还想多活几年。如果你把我治死了,那么,就给我陪葬吧。”

    一边说着,独孤博嘴一张,一道绿光从口中吐出,正是一颗碧绿色的珠子绿珠在独孤博的控制下缓缓向唐三漂去,唐三张开右手,让其落在掌心之中,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他还清晰的记得,独孤博破除圣龙本相的时候,就是吐出了这颗珠子。

    唐三苦笑道:“从你嘴里吐出来再让我吃下去,这似乎有些恶心吧。”

    独孤博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不怕告诉你,这乃是我碧磷蛇进化为蛇皇后凝聚的丹珠,可以说,我一半的实力都在这颗珠子上。如果我死了,那么它会直接在你体内引爆,别说是你,就算是封号斗罗,也承受不起这样来自体内的爆炸。你这小怪物狡猾的很,老夫不得不留一手。”

    唐三将丹珠直接扔入口中吞咽下去,只觉得一股热流顺喉而下,丹田一阵温热,不但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那热气反而散入四肢百骸之中,说不出的舒服。

    独孤博淡淡的道:“感觉到了吧。只要你不耍花样,丹珠对你的修炼只有好处,会促进你魂力的凝聚。等你治好了我,我再将它引导出来。”

    “老怪物,我也有个条件。”唐三知道独孤博在这方面并没有骗自己。也不过多追究,至少目前他还没有任何危险,从独孤博对独孤雁的关心来看,只要自己没有解除独孤雁身上毒素的威胁,眼前这老怪物是舍不得杀自己的。

    独孤博眉头微皱,脸上流露出一丝好笑的神色,“小怪物,你知不知道,你是最近这几十年来,唯一一个敢这样和我讲条件的人。哪怕是那天斗帝国皇帝,见了我也是恭恭敬敬的。”

    唐三莞尔一笑,道:“那我现在享受的,岂不是皇帝般的待遇么?老怪物,我的条件很简单,在我给你配置药物的时候,你不能在一边偷看。这里就作为我配药之所。你每天只需要给我送点食物和饮水过来就行了。然后每天晚上亥时,也就是你发病前的一个时辰到这里来服药。我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你治好。保守估计也需要半年以上。”

    独孤博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唐三是怕自己学会了解毒之法就顺手杀了他,对眼前这个心思缜密的少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恨多一点还是欣赏多一点,“唐三,你可愿拜老夫为师?”

    如果是一名普通魂师,听到独孤博的话。恐怕会感激涕零的立刻跪地拜师,可唐三却不会,他只是瞥了独孤博一眼,道:“老怪物,我觉得这个称号很适合你,不想改变称呼,更何况,你认为你在用毒方面能教我什么呢?说不定。有些东西你还需要向我请教。”

    “你……,好。好,小怪物,咱们走着瞧。”独孤博强忍怒气,狠狠地瞪了唐三一眼,这才腾空而起。朝山上而去,几个起落后已是人影皆无。

    独孤博一走,唐三就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普通一声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背后已经因为汗湿而变得一片冰凉。他虽然成功的把握住了独孤博的心里,但他内心深处也没有十足地把握,万一这老怪物不顾一切的发疯。那么他立刻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环视四周,看着那些郁郁葱葱的珍稀药草,唐三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微笑,独孤博啊独孤博,看来我真是要谢谢你才对。没有比这再完美的地方了。

    探手在怀中一摸,将那条九节翡翠从怀里掏了出来,手腕一抖。直接将它扔向了冰火两仪眼。

    这条九节翡翠吸食了他的鲜血。如果不经过冰火两仪眼的辅助,即使以它的剧毒也会死。而自己能够藏身于冰火两仪眼中。是唐三保命的秘密,自然不会在独孤博面前表现出来。

    摸了摸自己地小腹,唐三也不禁苦笑。他知道,那丹珠自己是没有任何办法抗衡的,先不说根本就无法取出来,就算能够取,也不能那么做。

    丹珠与独孤博心血相连,不论自己有什么异动,独孤博都会第一时间发现,只是自寻死路而已。

    可惜,真是可惜了。唐三看着周围地药草,心中一阵叹惋。这里的每一株仙品都是绝世之物,但正所谓美味不可多用。

    唐三知道,如果自己在贪心之下再吃任何一种大补的仙品药草,不但不会有帮助,恐怕还会立刻倒霉。

    只有等自己将体内的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尽可能的多吸收一些再做考虑吧。

    在这里地仙品药草中,至少有七、八种能够大幅度提升公里的,至少也能将他现在的魂力提升五级以上,甚至更多。

    没关系,不能吃我还不能拿么?

    唐三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探手在自己腰间摸去,一会儿的工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被他摆了一地。这些物品中,大多是一些小盒子和瓶子之类。每一个的质地都不一样。

    金、银、铜、铁、玉石,各种各样的盒子、瓶子摆了一地。

    这些东西是唐三早就准备好的,就是为了以后去寻觅适合制作毒药暗器的药草而准备地,越是珍贵的药草,储存要求就越高。

    有些需要金取玉装,有些需要银取铁存。只要稍错一点,轻则药效大减,重则立刻枯萎。所以唐三才有了这许多准备。

    当然,现在还不是装走药草的时候,唐三检查了一下这些盒子,就将他们重新收回到二十四桥明月夜内,然后开始分门别类的来仔细辨认冰火两仪眼周围的各种宝贝。

    药草的种类很多,而有些药草外形是十分近似可功效却天差地远,唐三可不希望自己出现任何差错。把毒药当成补药这种悲剧,当初在唐门也不是没出现过。

    毒之一道,博大精深,更不能有丝毫马虎,否则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当晚,当独孤博再次来到冰火两仪眼给唐三送食物和饮水地时候,不禁大为气结,因为唐三根本就没给他准备治疗地药物。而唐三的理由也是极为地冠冕堂皇,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如何配药?

    无奈之下,独孤博只得将自己日常使用的一些专门配药的器皿给他送了过来。还按照唐三的要求,去给他买回了一个铜铸大鼎。

    在这个地方,火是根本不需要的,炽热阳泉的温度比任何火焰都要恐怖,几乎就是岩浆摆在眼前。哪怕只是一点,也有融金化铁之功效。

    就这样,从这天开始,唐三就在冰火两仪眼中住了下来。只要独孤博不在,他就把自己的身体浸泡在冰火两仪眼中进行修炼。

    这样不但能够促进玄天功运转,同时也能加快吸收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的药力。

    下午则是炼药的时间,他也很多年没摆弄过这些东西了,为了不出差错,他极为小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才逐渐熟练起来。

    不过,唐三毕竟是出身唐门的,炼制毒药他是一把好手,炼制补药他就不会了,也算是一件遗憾之事。唐三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才将冰火两仪眼周围的药草摸了个清楚,几乎每种毒药他都做过一些尝试。

    至于给独孤博配置的解毒药剂,其实说起来根本没什么,只是一些舒筋活血的药剂而已,但在这些舒筋活血的药剂中,唐三每次都要掺入自己的一滴鲜血。

    其实,独孤博还是被唐三骗了,他身上的毒,最关键之处,还是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这两种极端药草。

    只不过唐三也并不完全是骗他,要是独孤博直接吃下这两种药草,体内毒功立刻就会被化去。

    但多了唐三身体这么个中转站,药性就变得温和了许多,而且剂量又小,潜移默化之中,就变成了治疗的效果。

    独孤博服用一周之后,毒素反噬带来的痛苦已经明显减轻,再按照唐三所说,缓缓将毒素汇入自己的魂骨之内,不但实力没有减弱,多年未曾突破的九十一级瓶颈竟然有破裂的迹象。

    要知道,超过九十级之后,每一级都是一个巨大的瓶颈,独孤博在这个级别已经停留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这突破的征兆又怎么能令他不兴奋若狂呢?

    解药的妙处令独孤博对唐三的态度明显好转,不但亲切的多,而且每天晚上来吃药和送日常用品的时候,还会和唐三探讨一些关于用毒之类的知识。

    唐三继承的是唐门用毒的能力,但他前一世有些东西和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而在这个世界中,没有人比独孤博更加了解各种毒药。

    从他身上,唐三自然学到了很多东西。

    而独孤博随着和唐三的解除,也越来越心惊,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似乎有着一个比浩瀚海洋还要宽广的大脑,在各种毒物中的见解有的时候甚至会令他产生出茅塞顿开的感觉。

    当初唐三拒绝独孤博让他拜师的提议时,独孤博还十分愤怒,可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独孤博发现,唐三并不是自大,在用毒方面,他的经验虽然不如自己,但各种知识却并不比自己差,两人相互探讨之下,对用毒方面都有着不小的收益。彼此之间的警惕也在无形之中悄然淡化着。

    当然,独孤博的丹珠还是在唐三丹田之内,而唐三也并没有提出过这件事。一老一少到像是好友一般,每天重复着类似的生活。

    可笑的是,独孤博依仗着自己对药物的了解,吃过唐三给的解药后回去也自行配置,但他配置出的解药虽然和唐三配置时使用的药物一般无二,可却没有任何效果。他哪里知道,唐三那解药中还有着最为重要的药引在内。

    转眼间,已是半年时间过去了,半年来,大师和弗兰德先后来过两次,当他们看到唐三和独孤博之间的融洽似乎并非作伪,再加上唐三本身并没出现安全问题,两人也算是放心了。只是叮嘱唐三,这边的学习修炼结束之后,就直接回新的史莱克学院去汇合。

    独孤博毕竟是封号斗罗,虽然在用毒的知识方面唐三能够和他分庭抗礼,但在武魂修炼上,独孤博的经验却远远不是唐三所能相比的。

    独孤博也感念唐三对自己的解毒之功,偶尔指点他一些,令唐三对武魂的认识变得更加深刻。在知识广博方面,独孤博不如大师。但他毕竟经历了从开始一直修炼到封号斗罗的全部过程,有些经验就不是大师所拥有的了。所以,唐三从他身上也算是获益匪浅。

    再加上冰火两仪眼在不断帮助唐三吸收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时对身体的改造,以及独孤博丹珠的作用。这半年地时间。唐三的魂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从刚来时的三十四级,已经连升三级,达到了三十七级的境界,眼看着就要赶上当初地戴沐白了。

    “小怪物。我来了。”独孤博大咧咧的从天而降。

    “咦。”独孤博朝着唐三往常休息的地方看去。一般他每天晚上来,唐三怎么也会打声招呼,可今天却没有任何声息,难道他出了什么事?

    独孤博心中一惊之下,几个起落飘飞过去,当他看到正坐在那里的唐三时,这才略微松了口气。虽然心中有些不愿承认,但独孤博现在对唐三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恶感。甚至把他当成朋友看待。

    独孤博生性孤僻,修炼的又是毒武魂。平时根本就没有魂师愿意和他打交道。就算有,也是惧怕居多。而唐三虽然天天叫着他老怪物,但这些日子以来的感觉却令独孤博心中无形中产生了一种特殊的亲切。有点像是长辈与晚辈地那种感觉,也有些像朋友之间的关切。更何况,他身上地毒还需要唐三的解药呢。

    唐三端坐在那里。人似乎有些呆滞似的凝望着前方,而在他的正前方,正是那炼药的铜鼎。

    此时,铜鼎被架在炽热阳泉上方,底部略微接触阳泉,借助阳泉地温度烘烤着,如果只是普通铜鼎,哪怕略微接触这炽热阳泉也会化为铜水,但唐三现在用的这口铜鼎是他用寒极阴泉一边一种药草涂抹过的。才能勉强抵御住阳泉的温度,再加上他本身不怕阳泉的炽热,才能控制的住。

    独孤博有些好奇的在唐三身边蹲了下来,“小怪物,你又在弄什么东西?”

    唐三将食指比到自己唇间,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双眼依旧聚精会神的盯视着铜鼎。

    独孤博顺着唐三地目光看去。只见那铜鼎上面封住的盖子缝隙处。此时正不断向外冒着淡淡的紫烟。对于这种情况,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唐三经常会搞出一些令他也不禁赞叹的怪异毒物。只不过一些配方唐三却怎么也不肯说,让独孤博郁闷不已。

    那铜鼎冒出的紫烟在铜鼎上方凝儿不散,轻微的摇曳着,独孤博鼻子微微动了一下,他一身毒功,抗毒能力更是极强,自然不会惧怕。但他很快就发现,那紫烟并没有任何味道,也自然就无从判断其中的成份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袅袅上升地紫烟,他心中却生出几分寒意。

    作为一个以毒为能力地魂师,独孤博很清楚这是什么感觉,这是专属于他的一种直觉,只有出现能够威胁到他生命地剧毒时,才会有这种感觉出现。这小怪物究竟炼制的是什么毒药,居然连自己都会有受到威胁的感觉。

    要知道,唐三虽然在这半年时间以来炼制了不少毒药,也有很多令独孤博惊叹不已的巧妙药物,但还从未出现过像今天这样连他也会产生恐惧的情况。当下也不敢打扰他,索性在唐三身边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

    唐三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始终注视着铜鼎及铜鼎上冒起的紫烟。随着时间的推移,铜鼎上的紫烟变得越来越稀薄,同时,颜色也在发生转变,由紫变白,再由白变黑。经历着一个奇异的过程。

    唐三在这个过程中,先后三次用蓝银草拉开鼎炉,加入一些药物进去。哪怕是他此时的蓝银草已经到了水火不侵的地步,每次也要有一根变得枯萎。

    这样一来,就令独孤博的好奇更加增强了几分,喝了自己的补药后,悄悄的运转毒功,试探着那烟雾中的气息。

    但是,不论他怎样试探,依旧无法探寻出那烟雾内的毒雾究竟是由什么药物炼制而成。独孤博只是隐约感觉到,那应该是一种混合多种毒素,相辅相成的剧毒。

    难道这小子想毒死我?独孤博心中暗想,不然,他炼制这等剧毒的药物干什么?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别说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是亦师亦友,就算唐三真的想毒死他,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进行炼制了。

    炼制的过程极为漫长,当第二天清晨,天色大亮,独孤博已经感到有些不耐的时候。那铜鼎上的黑色烟雾终于渐渐沉寂,缓缓回收入铜鼎之内。

    “成功了。”唐三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声音中的兴奋难以抑制的释放而出,此时的他才真有点同龄人的活泼雀跃。

    “小怪物,你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独孤博忍不住开口问道。

    唐三这才长出口气,看向独孤博,神秘的道:“这可是宝贝。要人命的宝贝。我可以保证,哪怕是你被它命中,也活不过三次呼吸。当然,它对你是没威胁的,你皮糙肉厚,它没法进入你体内。待会儿让你看看我的杰作。”

    十余根蓝银草同时飙出,拉扯着铜鼎回到岸上,他也不着急,等待着铜鼎慢慢冷却。

    唐三都已经这样说了,独孤博也只能等待,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当铜鼎完全冷却下来后,唐三才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揭开了顶盖。

    独孤博运转毒功护住自己,探头向那铜鼎中看去,铜鼎内,中央放着一个很小的金属磨具,周围尽是干涸的痕迹,应该是药物烤干后的残余,而在那磨具中,静静的躺着三根长仅一寸,通体漆黑无光的小针。

    “你弄了半天,就是这东西?”独孤博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唐三嘿嘿一笑,运转玄玉手,小心翼翼的将模具拿了出来,再从二十四桥明月夜内取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小玉盒,将模具内的三根针倒入其中的三个凹槽内。

    “能够杀死封号斗罗的剧毒,你说有没有用?”唐三眼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当初在唐门的时候,这种目光就是在他每次制作出超级暗器时才会出现。

    “这东西能杀死封号斗罗?你不是开玩笑吧。”独孤博一脸的不信,“就这小玩意,根本就破不了封号斗罗的防御,再毒又有什么用?”

    唐三看了独孤博一眼,“你知道什么叫暗器么?暗器就是暗中使用的武器。正面对抗破不了防,不代表任何时候都不能做到。更何况,要使用这三根针,还要等我的魂力突破四十级以后才有可能。发出它们,是要用特殊的方法。它们有个名字,叫做阎王贴。”

    “阎王贴?什么意思?”独孤博有些摸不着头脑。

    唐三看着玉盒中三根漆黑的小针,眼中流露着痴迷的光芒,就像看着稀世珍宝一般,“阎王二字的含义,就是死神。乃是上古神语。你说,死神给你下了请帖,那是要做什么呢?自然是让你回归死神的怀抱。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