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集 冰火炼金身 第六十八章 如意百宝囊与子母追魂夺命胆

    “呸,你才回归死神的怀抱。”独孤博没好气的在唐三头上敲了一下。从他的神色,唐三就能看得出,独孤博并不相信自己手中的阎王贴能有多大威力。

    其实,连唐三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将阎王贴炼制出来。

    作为玄天宝录暗器百解中排名第三位的超级暗器,他又怎么能不兴奋呢?在前一世,凡是武林中人提起追魂夺命阎王贴的名字,只会产生颤栗。

    为了炼制阎王贴,唐三使用了冰火两仪眼旁七七四十九种珍贵的药草,令这阎王贴的毒性变得无物可解。

    这黑色小针,根本不是金属,而是完全用毒物凝练而成,一旦进入人体,立刻就会转化为剧毒,瞬间发作。

    别说根本没有解药,就算是有,连吃下解药的机会都不会有。哪怕是壮士断腕,也绝对来不及。

    阎王的请帖,有那么好接的么?

    只不过,这阎王贴发射的手法需要消耗极大的内力。唐三计算过,以玄天功发动阎王贴,至少要等到自己四十级以后,而且全部内力加起来,也只有一击之力。

    但这已经足够了。唐三虽然没有试验过,但他却可以肯定,实力过强的对手固然杀不了,但只要自己发出的阎王贴能够刺入对方肌肤,那么,对手就等着被追魂夺命吧。

    小心翼翼的将玉盒收入二十四桥明月夜之中,唐三心中暗想,这也就是在冰火两仪眼旁,否则,自己上哪里去找到这么多珍贵的药草?可惜,排名前两位的暗器并不是只有药物就能够提炼的。

    收拾心神,唐三看向独孤博。经过这半年的条理,独孤博的外表有了不小的变化,原本惨绿色的头发已经变成了正常的花白,除了眼睛以外。他那一身绿色已经基本上消退了。

    半年地服药,令独孤博现在已经没有了毒素反噬带来的痛苦。但他毕竟毒素入体多年。想要全部肃清几乎是不可能地。

    对于现在的情况,独孤博已经十分满意,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同时也可以肯定,用同样的方法。自己孙女身上的毒解除掉毫无问题。

    “小怪物,还我吧。”独孤博见唐三看向自己,伸出右手向他比划了一下。

    “还你?还你什么?”唐三不解地问道。

    独孤博道:“怎么?难道你还想带着我的丹珠一辈子不成?我可舍不得。”

    唐三有些惊讶的道:“你不怕我在你药里下毒了?”

    独孤博哼了一声。“老夫现在毒功内敛,收于魂骨之内,只是下毒,恐怕还没有任何一种毒能够将我毒死。就算你刚才那小针真地能够对付封号斗罗,对我也没用。赶快把丹珠还我,你得到的好处还不够多么?这才半年,魂力就已经有三十七级了。我还怕你把我丹珠内的丹气吸收了呢。”

    唐三莞尔一笑,他知道,独孤博虽然嘴硬,但其实是已经对自己没有了什么戒心。这半年来,他对独孤博也逐渐了解了许多。这看上去凶恶万分的毒斗罗,其实和普通老人并没有多大区别,虽然嘴上说的凶,可他本性并不很坏,只要不是威胁到他或是触犯了他。他并不会随便找人麻烦。

    “拿走吧。说实话,我还真的有些不舍的。”唐三微笑地看着独孤博,张开双臂。

    独孤博走到唐三面前,抬手向着唐三小腹虚按,一股灼热的气息顿时刺激的唐三丹田内一阵收缩,紧接着,随着独孤博手掌的上引。热流顺喉而上。唐三嘴一张,带着绿光的丹珠就已经飘然飞出。落入了独孤博手掌之中。

    虽然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但唐三还是全身一阵放松,威胁了自己生命半年之久的麻烦终于解决了。要知道,独孤博那丹珠即使是唐三也拿它没有任何办法。

    “小怪物,我的毒也治的差不多了,最近我明显感觉到你那药物所能起到地作用变得越来越小,我体内毒素堆积过多,这我自己知道,想要全部注入魂骨内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的身体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适应了剧毒,如果真的一点都没了,或许反而有害。我看就治到这里吧。回头我把你那些老师还有我孙女都带过来,你把雁雁治好,你就可以走了。”

    “你让我走?”唐三看着独孤博,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反而有些不舍。是对冰火两仪眼周围这些珍贵药草不舍么?或许有,但却绝不是全部。

    独孤博的眼神显得有些落寞,“你还这么年轻,我总不能在这里留你一辈子吧。可惜,你要是再大几岁就好了,我把我那漂亮孙女嫁给你,这样你就要叫老子一声爷爷。”

    唐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您那孙女,充分继承了你的优良传统。更何况,她已经有了爱人。蓝电霸王龙家族地嫡传继承人,可要比我优秀地多了。”

    “小子,你是在刺激我嘛?蓝电霸王龙家族虽然强势,但和你的背景比起来,也并不高出什么,更何况,玉天恒那小子不错,可比你还是差了不少。”

    “我地背景?”唐三愣了一下,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已经多年未见,甚至是音讯全无的父亲,不禁暗暗叹息了一声,“我有什么背景,我只是一个铁匠的儿子。”

    独孤博也愣了,这半年来,他对唐三也有了不少的了解,从他的表情上就能看得出,唐三并不是在故意做作。

    “小子,说说你的往事给我听。”独孤博拉着唐三在冰火两仪眼旁坐了下来。

    唐三点了点头,除了穿越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大秘密之外,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当下,他从自己幼年时的出身说起,说到自己先天满魂力,双生武魂,再说道后来拜大师为师,以及如何进入史莱克学院和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详细的说了一遍。

    仔细听着唐三的描述,独孤博心中大讶,虽然他依旧肯定唐三是那个人的儿子,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童年居然是如此走过来的。

    “那你的毒是哪里学来的?就是捡了本书就有现在的造诣?老夫不信。”

    唐三嘿嘿一笑,“不信算了。这是秘密,不告诉你。”

    独孤博哼了一声,“不告诉拉倒。这个给你。”一边说着,独孤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蓝色的革囊扔给唐三。

    革囊只有成人两只巴掌大小,是悬挂在腰带上那种,虽然比香囊要大了很多,但也只不过能伸进一只手而已。

    “干什么?贿赂我啊?”唐三疑惑的结果蓝色革囊,不用问他也知道这是一件魂导器,“我已经有老师送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了,这个你留着吧,或者给你孙女。”

    独孤博摇了摇头,“不,这个和你那个不一样。我孙女又不喜欢玩这些药物,给她也是浪费。这叫如意百宝囊,你那个魂导器虽然不错,但和它相比还是差了些。因为,你那个装的是死物,我这个装的却是活物。”

    唐三本就聪明,听独孤博这么一说顿时明白过来,嘴唇微动,吹出一声细细的口哨。

    一丝碧光嗖的一声从唐三怀中钻了出来落在他掌心之中,正是那条只有五寸长短,通体碧绿的九节翡翠。

    半年时间过去,九节翡翠身体出现了不小的变化,整体大小没变,但它那双小眼睛却变得更加晶莹,整个身体也近乎透明,碧绿的就像是玉石雕琢一般,体内隐约中有红白两色气流流转,如它只是不动,看上去不像活物反而是像一件完美的工艺品。

    “也就是说,这小东西也能放在里面而不会窒息?”唐三一脸的惊喜,能够存放活物的魂导器和他的二十四桥明月夜有很大的区别,那就不只是手中的九节翡翠能够放在里面,甚至连药草也可以在其中保持新鲜,这样,他就不需要将所有药草都炼制成丹药带在身上,要知道,有许多药草是可以直接服用的,越新鲜效果就越好。

    独孤博看着唐三一脸惊喜的样子,嘿嘿一笑,“刚才你似乎说不要的,是吧。那拿回来吧。”一边说着,还伸出手向唐三比划了一下。

    或许是因为和独孤博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些,唐三也受到了一些他性格上的沾染,毫不客气的将如意百宝囊挂在自己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送出的东西还往回要,亏你还是封号斗罗。”

    独孤博哼了一声,“反正这里只有你和我,封号斗罗怎么了?封号斗罗也是人。我答应过你,只要你能治好我的毒,我就帮你做三件事。第一件你已经说过了,不能伤害史莱克学院的人,我送了你这如意百宝囊,算不算是第二件?”

    唐三看着独孤博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天真的看着面前的毒斗罗,“老怪物,刚才似乎是你主动提出来要送给我的吧。我有管你要过么?”

    “你……”独孤博顿时气结,可却又偏偏拿面前的唐三一点办法都没有。

    唐三微微一笑,探手在腰间抹过,手腕一翻,将掌心递到独孤博面前,“虽然如意百宝囊不能算条件之一,但我也不能白要你的东西,这就算是回礼吧。”

    独孤博朝唐三掌心处看去,之间一对不大的铁球静静的躺在那里,铁球通体漆黑,看不出有什么特点。

    “这是什么?毒药?还是补药?”独孤博鼻子动了动,却并没有闻出什么,好奇的问道。

    唐三笑道:“你没看到么?这是两个铁球。哪里是什么药,老怪物,难道你连药物和金属都分不清楚了?”

    独孤博瞪大了眼睛,道:“就这两个东西就能和我的如意百宝囊相比?”

    唐三道:“为什么不行。它们能救你的命。”独孤博不屑的哼了一声,“小怪物,你脑子没问题吧。老夫乃是封号斗罗,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战胜我的人本就不多,少数的几个也都是实力变态的家伙,就凭这两个铁球能对他们做什么?”

    唐三道:“你不信么?那好吧,我还不舍的给你呢。”说着,就要把铁球收回去。

    绿光一闪,没等唐三翻腕,那两个铁球却已经落到了独孤博手中。“送出的东西还往回收,你也好意思?说说看。这东西有什么用。”

    独孤博将两个铁球送到自己面前左看右看,也没能看出什么名堂。用另一只手捏起一枚,刚想试试这铁球的强度,却被唐三慌忙阻止了。

    “你想死么?别捏。”唐三一把抓住独孤博的手腕,虽然他的力气对独孤博没什么作用。但独孤博对他还是很信任地,赶忙放松了手。

    “干什么?神神秘秘的,快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独孤博有些不耐烦地问道。在好奇心上,他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虽然表面上流露着不屑的样子,但他心里却对唐三做出的东西非常肯定,这小怪物能够拿出来送给自己,肯定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唐三这才正色道:“此物名为子母追魂夺命胆,乃是我目前制作出的暗器中最为霸道的一种。你可千万要小心些。一旦受到过大地外力挤压或者撞击,它的威力立刻就会显现出来。这东西都是两个一起使用的。需要用流星赶月手法发出。或许它地直接威力不足以伤害到封号斗罗,但它所产生的突然性再加上你的实力,却足以阻挡任何敌人了。此物最大的特点就是使用者的内……,哦,不,魂力越高,威力就越强。”

    “这么两个小东西能有什么威力?”独孤博还是有些不信。

    唐三道:“我试给你看。”一边说着,把独孤博手中的两个铁胆拿了过来,在手中略微尝试了一下分量。“看仔细了。”

    一边说着,唐三身上白光闪烁,只见他手腕一抖,两颗铁胆已经同时飞了出去。

    虽然是同时飞出,两颗铁胆却分先后,眼看着前面一颗去势即将衰竭时,后面一颗却骤然追了上去。直接撞在前面的一颗之上。

    砰地一声。一大蓬紫雾弥漫而起,瞬间覆盖了十余平方米的范围。

    独孤博是何等眼力。他清晰的看到,在那紫雾之中,无数黑色的细丝伴随着细密的嗡嗡声一闪而逝,眨眼间已经没入对面不远处的山壁之中。

    唐三道:“所谓子母,就是指铁胆本身与它爆裂后爆发的攻击。这紫雾是迷魂毒雾。有强烈的麻醉作用,只要稍微吸入一点,普通人就要昏睡上十天。哪怕是实力强大的魂师,在不注意地情况下也会受到它的影响而令自己的速度迟滞,而在两颗子母追魂夺命胆碰撞之后,里面的子就会爆发出来。那是数百枚化骨神针,专破护身罡气,奇毒无比,一旦被刺中一枚,毒素就会快速蔓延,所过之处,骨化如棉。”

    这子母追魂夺命胆是唐三在史莱克学院闭关那段时间做的。这件算是机括类与手发类暗器结合的产物,在机括类暗器中排名第五,当初在唐门的时候,这子母追魂夺命胆就是由唐三专门负责制造地,也正是凭借制造它,唐三在唐门外门弟子中才算地上数一数二的人物。

    唐三这次一共坐了十八个,也就是九对。

    原本因为没有药材做地是无毒的,但到这里后,经过这段时间的炼制,这子母追魂夺命胆才算是真正完成。

    由于此地各种极品药材众多,这子母追魂夺命胆内含的化骨神针甚至比他前一世所做的还要更好一些。

    独孤博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被化骨神针山壁处,当他看清眼前的一切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无数黑色的小洞出现在山壁之上,每一个都深入数尺,淡淡的青烟冒出,单是用鼻子闻他也能判断出那恐怖的毒性。

    背对着唐三,独孤博忍不住赞叹道:“小怪物,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是个天才还是个疯子,这种东西你也能做的出来。真不知道你这脑袋是怎么长得。不过,看这攻击强度,似乎还远远不够。别说是封号斗罗,就算是六、七十级的魂师,防御力也足以承受了。”

    唐三没好气的道:“老怪物,我问你,我多少级?”

    独孤博回过身来,“三十多吧,反正不到四十。”

    唐三道:“我刚才说过,这东西在使用时,魂力越大,威力也就越大。也就是说,子母追魂夺命胆在更强魂力的作用下,速度就会更快,碰撞后化骨神针的穿透力也自然会变得更强。除非你遇到的是纯防御性的封号斗罗,否则,以你的魂力,难道还不足以伤敌么?就算对手用魂力去阻挡,不让它们碰撞,遇到外力后,它也会第一时间爆炸。此物的威力关键表现在突然性上,用的越突然,毁灭对手的可能性就越大。”

    独孤博眼睛一亮,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唐三的意思,心中顿时大喜,“确实不错,小怪物,快拿百八十个来孝敬。”

    唐三一阵无语,“你当这是糖豆啊,还百八十个的。我就做了两个,刚才给你做试验了。谁让你不信的。”

    “什么?就两个?”独孤博瞪大了眼睛,“你是专门气我的对不对?你就做了两个还做什么试验。跟我说清楚不就行了。”

    唐三笑道:“眼见为实嘛,不让你亲眼看到,你会相信吗?好吧,其实我做了四个,就再给你两个,这次你可要保管好了。”一边说着,抬手一挥,两颗铁胆飘飞而出,朝着独孤博飞去。

    独孤博刚刚看到唐三这子母追魂夺命胆的威力,虽然以他的实力并不怕,但还是吓了一跳。

    “小怪物,你想害死我啊?”独孤博赶忙催动自身魂力,在身前凝聚成一层屏障。

    可谁知道那两枚铁胆这次发射的手法与之前完全不同,在快要到达独孤博面前的时候,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朝地面坠落。

    独孤博探手一抄,这才将两枚铁胆接入自己手中。心中暗暗赞叹,这小怪物的实力虽然远不如我,但这些小技巧却相当的出色。假以时日,恐怕他未来的成就还要在我之上。

    尽管从价值上来看,两颗子母追魂夺命胆的价值明显不如如意百宝囊,但从子母追魂夺命胆能够保命的角度看,对独孤博却比如意百宝囊更有用一些。

    收起两颗铁胆,独孤博背负双手,面对冰火两仪眼,“小怪物,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孙女治疗毒伤?”

    唐三愣了一下,独孤博的这句话,也同时相当于在问他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人都是有感情的,唐三来到这里的时间甚至比在史莱克学院的时间还要长一些,独孤博开始时虽然对他充满威胁,可这段时间以来,两人那亦师亦友的关系却令唐三留恋不已。

    如果没有独孤博,他绝对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两个世界的药物理解融为一炉,更不可能制造出那三根阎王贴。

    “老怪物,你这么想我走么?”唐三看着独孤博那有些落寞的背影。

    独孤博淡然道:“难道我还能留你一辈子?外面的世界有着更加广阔的空间,那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没有足够的历练,你凭什么在未来登上封号斗罗的位置?”他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唐三的欣赏,如果不是年纪相差太大,或许,这应该叫做惺惺相惜。

    空气似乎变得有些凝固,唐三和独孤博都不再说话,唐三没有回答独孤博的问题,只是走到他的身边站定,看着面前的冰火两仪眼,眉头微皱,静静的思索着。

    半晌过后,唐三皱起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似的,胸有成竹的看向独孤博,“老怪物,你还要替我做两件事,对吧。”

    独孤博点了点头,“老夫说话一向算数,只要不违背我做人的原则,我都答应。”

    唐三嘿嘿一笑,道:“那好,另外的两件事我已经想好了。”

    “想好了?”独孤博眉头大皱,心中暗道,这臭小子,把我的承诺当成什么了,难道他不知道这三个承诺对他来说是何等的重要么?凭借自己封号斗罗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鲜有玩不成的事情。

    唐三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冰火两仪眼周围,“我的第二个条件是,要从这里带走我所需要的草药,你不能阻拦。”

    “就这个?”独孤博没好气的看着唐三。冰火两仪眼周围的药物虽然珍贵,但对于他这样实力已经达到巅峰的封号斗罗来说,却并不是那么重要。他肯将如意百宝囊给唐三,就已经默许了他可以带走这里任何草药了。

    唐三道:“那你答不答应?”

    “答应,这么简单的事我为什么不答应?”独孤博淡淡的说道,同时也是在点醒唐三,不要轻易说出条件。哪怕是先留着,以后再用也好。

    唐三若有所思的道:“这个太简单了啊,那下一个条件有点难。不知道你做不做得到。”

    独孤博傲然道:“对我来说。有什么事会困难?”

    唐三试探着问道:“那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独孤博可不是冲动的年轻人。老奸巨猾的他又怎么可能轻易允诺什么,“先说来听听,你地条件是什么。”

    唐三微笑道:“其实说出来也很简单。我们史莱克学院的师资力量比较差,还需要个镇场子地,我这第三个条件。就是邀请你到我们史莱克学院当个高级顾问……”

    “不行。”独孤博没等唐三把话说完就断然拒绝,“老夫一生最怕的就是自由被限制,这个已经是原则性问题。我不能答应你。好你个小怪物。居然想让我去当打手么?就算是天斗帝国皇室也没有限制我的能力。”

    唐三没好气的道:“谁限制你了。你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挂个名而已。至少,这样我可以名正言顺的见到你。又不是让你做一辈子顾问。等我毕业了,你爱干什么去,谁管得着?”

    独孤博愣了一下,低头看向唐三。唐三也正在看着他,眼中甚至流露着一种独孤博以前从未见他身上出现过地情绪,那是三分期望七分恳求的融合。

    “只是挂个名?”独孤博带着点疑问的语气说道。

    唐三赶忙点点头,“当然。难道你认为谁还会管你一个封号斗罗去干什么吗?当然,你要是有空愿意指点指点我们,我也不反对。”

    独孤博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这小怪物还需要我指点?你不来指点我就是好的了。”

    唐三大喜,“那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独孤博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只要你们学院那些老师不把我赶出来就行了。走吧。”

    “走?去哪里?”唐三疑惑的问道。

    独孤博道:“老夫做事从不拖沓,既然答应做那个什么顾问,索性我就送你回去,再把我孙女接过去让你给她治疗就是了。”

    由于可以继续和独孤博在一起,唐三也是心情大畅,呵呵一笑,道:“不能着急。忘了你答应我的第二个条件了么?这里的药物我还要带一些。分门别类的整理也需要时间。半年都住了,还在乎这几天?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们再回学院。”

    三天后。

    “小怪物,你这个混蛋,老子跟你拼了。”

    独孤博暴跳如雷的抬手就向唐三拍去。唐三赶忙脚踏鬼影迷踪,转身就跑,“老怪物,是你说让我自己随便拿地,又没说拿多少。而且根或者种子之类我都留着,过不了多少年,它们还会长出来的。不过,老怪物,你这如意百宝囊真不错,很能装。”

    也难怪独孤博会如此愤怒,他这三天自己在洞穴中修炼,等时间到了这才前来冰火两仪眼接唐三离开。可是,当他再次下到冰火两仪眼旁时,却看到自己这宝地被完整洗劫的惨象,让他又怎能不怒。

    放眼望去,原本欣欣向荣的植物园此时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就像刚被犁过似的,到处都是翻起的泥土,哪还有一点绿色。

    看到这样一番景象,独孤博又怎能不怒。

    唐三不满的道:“老怪物,是你答应我随便拿的,又没说可以拿多少。我只不过是选择了全部而已。放心吧。你看,冰火两仪眼我就没动,有它的滋润,用不了几十年,这里就又是一片欣欣向荣了。”他没说地是,那些被他挖走的仙品就算在这冰火两仪眼处,也要数百年才有再次生长的可能。

    “你……,真是被你这个小怪物气死了。”独孤博被气得说不出话来,那确实是他自己答应的条件,虽然这些药材对他本身来说作用不大,可是,这些东西陪伴了他几十年,又怎会不心疼呢?

    唐三试探着问道:“我们走吧。”

    独孤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走。”说完,他也不再理会唐三,腾身而起,朝着山顶而去。

    唐三赶忙释放出八蛛矛,带着自己的身体迅速追向独孤博。

    落日森林内虽然也有不少强大的魂兽,但独孤博在这里多年,他身上地气息早已是所有魂兽都极为熟悉地,谁也不敢靠近这个老毒物,唐三一直跟着独孤博出了森林,也没有遇到任何一头魂兽的攻击。

    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出了落日森林后唐三收回自己地八蛛矛,只凭借鬼影迷踪跟随在独孤博背后,他也知道自己做的过分了些,但那些上等草药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找到的,对于未来作用极大。更何况还有如意百宝囊这个可以保鲜的极品魂导器在,一时没忍住,才来了个连锅端。

    一路上,唐三也不敢再触怒独孤博,独孤博也不理他,两人就在沉默的气氛中回到了天斗城。

    因为身上的剧毒大部分融入魂骨之中,独孤博此时的形象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扎眼,所以也没有引起行人关注,走进天斗城后,老怪物停下脚步,瞥了一眼跟在自己背后,气喘吁吁的唐三,“小怪物,带路。”

    唐三凑到独孤博身边,低声笑道:“老怪物,你不生气了?”

    独孤博瞪了他一眼,“老子答应的事,从来没有说话不算的。不过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唐三赶忙点头答应,心中暗笑,就算再想有下次也至少要几十年之后才行。老怪物这明显是自己给自己个台阶下。

    见独孤博的怒气消了一些,唐三赶忙在前面带路,两人朝着以前的蓝霸学院,现在的史莱克学院走去。

    一边走着,唐三忍不住对独孤博道:“老怪物,其实你来我们学院也是挺合适的。我们史莱克学院又名怪物学院,老怪物教小怪物,岂不是美事么?”

    “美你个头。”独孤博抬手在唐三头上敲了一下,他身材高大,比现在一米七左右的唐三足足高出两个头。唐三吃痛,“你要是把我这个聪明的脑袋打傻了,谁给你孙女疗毒?”

    独孤博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冰冷沉凝的神色突然变得柔和下来,上下打量着唐三,嘴角处渐渐泛起一丝笑意。

    对于唐三来说,他宁可看着独孤博的一张臭脸,也不愿意看到他笑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不寒而栗,“老怪物,你笑什么?”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