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集 冰火炼金身 第七十章 绝世仙品配七怪

    唐三全身一阵发寒,“别,你赶快去吃吧。它没有什么特殊吃法,咀嚼后吞咽即可,味道甘甜清香,和戴老大一样,你也要提聚魂力辅助药效融入自己体内。以后在慢慢吸收。”

    早在回来之前,唐三就已经想好了最适合众人的药草。

    虽然仙品数量有限,但还勉强能够配给史莱克七怪每人一株。并不是他不想将仙品给老师们服用,只是这些仙品药草服用时年纪越小,吸收的效果就越好。反之则会令药效流失。

    奥斯卡喜滋滋的跑到房间另一旁,囫囵吞枣似的把八瓣仙兰塞入自己口中,立刻就修炼起来。

    马红俊一看唐三是按照年龄给大家提供药草的,迫不及待的凑上前,“三哥,我的,我的。”

    看着胖子那一脸兴奋的样子,唐三笑道:“放心吧,忘不了你。胖子,我仔细琢磨过你那一身邪火。这变异的邪火威力固然很大,但同样对你的身体也有不断的腐蚀作用。其根本就是因为你的凤凰火焰不够纯净。这次我特意给你找了一株大补纯阳的药草。”

    宁荣荣噗笑一声,道:“他还补?这段时间胖子可没少出去干那坏事。不过,他说天斗城贵的很,可是大大的破费了一把。再给他补补,恐怕就更要经常去了吧。”

    唐三笑道:“不会。我说了。他地邪火不纯才导致反噬自身,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总有一天会导致邪火自焚。只有将凤凰火焰中的杂质过滤,他才真正算得上是一名凤凰魂师。胖子,这个给你。”

    那是一株红红颤动,柔软酥绵的仙草,看上去样子很简单,只是由红色草叶组成而已。草叶最顶端宛如鸡冠状,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其与众不同只出,叶脉竟然是赤金色的。此草一出,整个房间内的温度顿时大幅度上升。

    “此物名叫鸡冠凤凰葵,不可咀嚼,吞咽。提聚魂力输导,不论多么痛苦你都要忍耐住,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此物的效果非常明显,应该会大幅度提升你的魂力和火焰效果。一旦半途而废,药效就会大减。”唐三把药草递入马红俊手中,胖子也立刻去了。

    先后看到唐三取出三种仙草给了三人,连大师也不禁动容。这些药草别说是见到。哪怕是听也从未听说过。

    唐三第四个找的并不是按照年纪排序地小舞,而是宁荣荣。

    “三哥,给我的是什么?”

    不等唐三开口,宁荣荣已经跑上去拉住他的手臂,看的小舞在后面一阵皱眉,但又不好说什么。唐三微笑地探手入如意百宝囊中,金光一闪,一株奇异的仙草已经出现。

    这是一株很奇怪的仙草,下面的根茎和叶子都是藤萝幔帐,细密精梳。但顶端却是一朵金灿灿的郁金香,浓郁的郁金香味道立刻取代了之前奥斯卡的八仙兰,浓郁的香气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

    “你的武魂七宝琉璃塔十分特殊,我也是考虑再三,才给你选定了这株仙草。此物名为绮罗郁金香,雍容华贵。服用它,能吸天地精华。日月光辉。你地七宝琉璃塔本身就属于宝物类地武魂。有这株绮罗郁金香的帮助,当可取得相辅相成之效。此花不可吞食。需轻吸花蕊,将其中精华慢慢摄入体内,然后再修炼魂力缓缓而行,让药效遍布四肢百骸。”

    宁荣荣接过绮罗郁金香,嘻嘻一笑,道:“三哥,我真想亲你一下,不过为了避免小舞打翻醋坛子,还是算了。不过你这花我绝不会白要的,以后小妹定有回报。”

    史莱克七怪四人已得仙草,最后剩下的就只有小舞和朱竹清。

    小舞淡定自若的站在那里一点也不着急,唐三给别人的仙草都那么好,又怎么可能亏待的了她呢?

    朱竹清生性幽静,又极容易羞涩,心中虽然同样充满期待,但也不好意思像宁荣荣那样主动去问。

    唐三走到朱竹清面前,“竹清,我给你选择的这株仙草是所有仙草中最容易吸收转化的。而且功效甚至要比他们的都好,属于全面提升。但是,想要吃下这株仙草,你必须要付出一定地代价。我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出,朱竹清一定会认为对方别有目的,但话语出自唐三之口,她却没有半分不适的感觉,大家相处这么久,虽然朱竹清很少说话,但唐三为人如何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当下,立刻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三哥。”

    这还是朱竹清第一次叫唐三三哥,唐三不禁微微一笑,再次从如意百宝囊中取出了一株仙草。

    那是一朵看上去普通的白色花朵,花朵有巴掌大小,形似牡丹,没有草叶,根茎下连接着一块大石,那块石头通体乌黑,从唐三提着它的样子就能看出它的重量极其惊人。

    那朵白花之上,有着几片惊人的红色,鲜红如血看上去给人几分惊心动魄地感觉。

    唐三正色道:“此草名曰相思断肠红。乃是仙品药草中地神品至宝。它还有一个传说中的故事,在很久以前,有一少年,生性恬淡,最喜扶花植木,满园青莲荷藕,万紫千红。平时对花吟哦,举杯邀月,一遇花落残红,就无限哀伤,必把花片扫集,挖地埋葬,再三垂泪。常言道情动天地,他这种爱花良品,感动了天上花仙,私下凡尘与他结为夫妻,鱼水之欢自不在话下。谁知好景不常,天神得悉其事,大为震怒,以仙凡不得相配,敕令把花仙调回神界,那少年自从失了爱侣,终日长吁短叹,郁郁寡欢,废弃花事,于是墙倒篱塌,花木阑珊,园中一片凄凉。某日来了一位白发老人,告诉他花园中他心爱地那株白牡丹花,就是他爱妻的化身,只须把花毁去,花仙就会失去仙体,谪降凡尘与他重结夫妇,但千万不可毁弃花事。言毕化作一阵清风而去,少年顿然醒悟,深悔自己薄待群花,又细心照料花草,他虽然心爱其妻,却不忍把牡丹花焚毁,自是更加爱护,日夜对花饮泣,泪干心碎,相思断肠而卒,他临终之时,沥血在花瓣上,你们看那殷红血渍,就是那少年的心血。”

    静静的听着唐三的话,不论是朱竹清还是一旁的小舞,都有些痴了。就连大师,也是心生摇曳,不能自已。

    唐三郑重的道:“花非凡品,择主而事,采摘之时必需心里想着你心爱情人,精诚意挚,吐出一口血撒在花瓣上,如果稍有三心二意,纵然吐血而死,也休想把花摘下。花取下后,只要在这主人身边,永远不会凋零。花下石名乌绝,如果强行毁去,这株相思断肠红也同样会药力全失。食用此草,有与天地同不朽之功,我保守估计,至少可以提升魂力十级开外,还会对身体有全面改造。竹清,虽然我不是十分清楚你和沐白之间的事,但在我们七个人中,你们却是唯一确定下来的情侣,所以我把它带来给你,希望你能成为这有缘之人。”

    朱竹清呆呆的看着面前这株动人的带血牡丹相思断肠红,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飘向不远处正在修炼的戴沐白,“我试试吧。”

    体内魂力运转,催动气血,朱竹清樱唇轻启,一口鲜血喷吐在花瓣之上。

    就在她吐血的一刹那,脑海中尽是戴沐白的身影,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想起了戴沐白的风流往事,心神微动之间,神思不禁有些飘忽。

    血落花瓣,相思断肠红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唐三、小舞、朱竹清和大师的目光都落在这株花上,静静的等待着。

    但是,唐三很快就失望了,那相思断肠红的摇摆渐渐停止,并没有跌落之势。

    朱竹清黯然道:“对不起,三哥,我心有旁骛,未能摘花成功。”

    唐三暗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竹清,你不必如此。我还给你准备了其他的药草作为后备。稍等一下。”

    一边说着,唐三捧着相思断肠红来到大师面前,“老师,您和二龙阿姨情深意重,不如您来试试。说不定,这株相思断肠红能够改变您的武魂变异。”

    大师叹息一声,道:“此乃神品,我吃下又如何?现在的我,早已过了修炼的年纪。如真的与它有缘,我也将永远留它在身边。”

    看着相思断肠红上的血迹,大师不禁想起了自己与柳二龙过往发生的种种,心头一阵苦涩,也不运转魂力,直接抬手一掌拍向自己胸膛,在唐三惊呼声中,一口逆血夺口而出,正好喷在花瓣之上。

    在吐血的那一瞬间,大师同样精神一震,在他脑海中出现了两个令他痛苦一生的字眼,妹妹。

    这一次,相思断肠红晃动的更加剧烈,眼看着即将从那乌绝石上跌落,却终究差了那最后一丝力气,摇摆着重新回归原本的位置,不论是大师还是之前朱竹清吐出的鲜血,都渐渐的消失了。

    大师涩声道:“我始终无法放下心中包袱,有何资格得到此草。”黯然神伤中转向窗外,似乎又想起了他那伤心的忘事。

    正在唐三准备先将相思断肠红收起,给朱竹清取出后备的药草时,突然,噗的一声轻响传来,唐三扭头看时,只见一口鲜血已经落在那相思断肠红上,没等他反应过来,相思断肠红这一次甚至没有半分摇晃,但却已经悄然离开乌绝石坠落而下,落在了一只纤纤玉手之中。

    小舞抹了抹嘴角的血迹,俏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手中那动人的花朵,“没想到,我才是这有缘之人。”

    唐三的心震撼了,一旁的朱竹清也同样震撼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相思断肠红最后的主人竟然会变成了小舞。

    之前那一瞬间,唐三的目光落在大师身上并没有看到,可朱竹清却看得分明,小舞在口喷鲜血之时,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唐三片刻。那专注地神情,朱竹清永远也不会忘记。

    一直以来,她看到的都是唐三对小舞的好,此时才真的明白,唐三在小舞心中是何等地位。

    朱竹清看的很清楚,小舞看着唐三的眼神是那样的纯净,或许,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彼此之间是否男女之情。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却绝对是最纯净真挚,没有任何瑕疵地。

    而那株相思断肠红就成为了最好的见证。

    唐三呆呆的看着小舞,半晌说不出话来。小舞低着头,指尖在花瓣上轻抚,“小三,那个故事一定是真的,对不对?”

    唐三道:“我也不知道。吃下它吧,它会给你最好地帮助。”

    小舞摇了摇头,“不,大师说的对,这样一株仙草,又怎能让人舍得将它服用呢?你不是说过。只要它认主后。就永远不会凋零?我要让它一直陪着我。爱它怜它。”

    “可是……”唐三有些犹疑的刚想说什么,却被小舞打断了。

    “放心吧,哥,我不会被大家落下的。一定会努力修炼。”小舞自然明白唐三担心的是什么。

    尽管她因为不吃这株相思断肠红而令自己的实力进一步提升,但她此时心中却很满足,正像朱竹清思索的那样,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对唐三究竟是怎样的感情,此时此刻,这株相思断肠红却已经告诉了她。

    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加重要的了。

    唐三从来都不会勉强小舞做什么,抬手在她头上抚摸了一下,微笑道:“那你就好好保护它吧,它也会一直守护着你。”

    探手入如意百宝囊,唐三取出了第六株仙草。

    那是一株白色精莹花草,看上去宛如青莲白耦般一尘不染,唐三将它递到朱竹清面前。微笑道:“此花名叫水仙玉肌骨。功能润筋补骨,气通七经八脉。本来我是给小舞准备的。但她已经有了相思断肠红,这株仙草也同样适合你,你就把它服下吧。”

    或许是因为没能得到相思断肠红地认可,朱竹清有些黯然神伤,轻轻摇头道:“既然是你给小舞准备地,那还是给她吧。”

    唐三摇头道:“不,做人不可太贪心,这些仙品药草每一种都是上天眷恋的至宝,多得无益,反而有害。虽然小舞没有吃下相思断肠红,但有相思断肠红的气息存在,她再服用其他仙品药草会令药草无法完全吸收,这株水仙玉肌骨理应归你。它的作用与沐白的奇茸通天菊有异曲同工之妙。你武魂与沐白相近,用它也绝无问题。服用时只吃花瓣,最后吮吸花蕊,当可吸收其功效。同样需要以魂力催动,竹清,记住,要平心静气方可吸收其精华。”

    “谢谢三哥。”朱竹清结果水仙玉肌骨,独自走到一旁单独的角落中坐了下来。

    小舞依旧在把弄着手中的相思断肠红,唐三忍不住再次问道:“小舞,你真的不准备服用它么?有它在,对你的实力会有很大的提升。”

    小舞轻轻地摇了摇头,“哥,我不会吃下它的,除非有一天……”她没有说下去,但目光却飘落在唐三脸上。

    从小舞那双大眼睛中,唐三看到了几分异样的神采,不知道为什么,唐三有些不敢直视这种光芒。

    唐三在如意百宝囊中摸了摸,犹豫了一下,才从中取出一株淡紫色的仙草,仙草顶端如盖,却是一株灵芝。灵芝通体呈紫色,下面是翡翠般的茎秆,生九叶。

    唐三走到大师面前,“老师,这株九品紫芝虽然算不得仙品,但也有固本培元,益气增功之效。对您的身体有不小的好处。您把它吃下吧。”

    没等大师拒绝,唐三已经将灵芝从茎杆上取下,送到大师面前。

    看着唐三眼中殷切地目光,大师暗叹一声,还是接了过来送入自己口中,咀嚼几下就吞入腹中。

    “灵芝性温,但这九品紫芝也是灵芝中地极品之一,老师,既然小舞不肯吃下相思断肠红,就让她为我们护法,您也修炼一会儿化解药力吧。”

    大师点了点头,收敛心神,尽量不让自己去想柳二龙的事,就在原地依窗坐下,静静地修炼起来。

    “哥,你自己没有么?”小舞问道。

    唐三道:“我也有的。”一边说着,他从如意百宝囊中取出一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药草,药草通体碧绿,奇异的是在药草中央,有三片雪白的叶子,叶子中央有几滴水珠,就像是清晨留下的露水。

    “此草名为望穿秋水露,食之可练火眼金睛,透视万方奇物。虽然形容的夸张了一些,但它对我的紫极魔瞳修炼有不小的好处。也算是仙品之

    小舞皱了皱眉,道:“哥,为什么你给大家的都是提升实力,给自己却只是这辅助药草。虽然我不懂这些仙品,但你这株应该不是最好的吧。”

    唐三微微一笑,道:“望穿秋水露虽然不算最好的仙品,但它的作用也比你想象中要好。更何况,我之前已经食用过两种仙品药草,不可再贪多了。单是那两种药草,就足以令我受用一生。哪怕是眼前这株望穿秋水露我也是犹豫再三,才决定服用的。它的药效很温和,与我之前服用的两种仙品并不冲突。”

    虽然过去了半年时间,但唐三服用过的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依旧没有完全吸收,但他原本中正平和的玄天功却已经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由于当初他是将这两种极端药草同时服用,这两种药草在他体内中和后方被吸收。

    对唐三的身体不会产生任何破坏作用,但两种药草的功效却可以在唐三的控制下任意转变,也就是说,他的魂力之中,已经同时掺杂了极寒和极热两种能量。

    这两种能量并不是属于武魂蓝银草的,而是属于唐三内在的力量,只有他将魂力注入蓝银草的时候,才会对蓝银草产生影响。

    “那你赶快吃下吧。”小舞催促道。

    唐三点了点头,将望穿秋水露举到自己面前,略微倾斜,其中的几滴透明液体顿时滴入唐三口中。当那几滴液体完全离开草叶的时候,整株望穿秋水露已在唐三手中完全枯萎,眨眼间化为尘土在他手中飘散。

    唐三也不多说,径自走到大师身边坐了下来,摆出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静静的开始修炼。

    不大的木屋中,此时唯一清醒的就只有小舞,站在那里,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唐三身上,眼中流露出挣扎的光芒。在她心中,正回荡着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

    我究竟要不要离开他。如果离开了,我们还能再见么?可是,如果不离开,恐怕那和他一起回来的封号斗罗迟早会对我不利。小三,谢谢你这株相思断肠红。它让我明白了许多许多。不,我不能走,我刚刚发下誓言,永远都不离开他的。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感受到妈妈说过的幸福。

    小舞眼中流露出毅然的光芒,没有人知道,她做出的这个决定是何等的大胆,又是何等的坚决。

    时间,一分一秒的渐渐流逝。转眼已是三个时辰,随着仙品药草的效果发挥,除小舞之外的史莱克七怪再加上大师,身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

    服用了奇茸通天菊的戴沐白,此时身上已经生长出一层白色的毛发,就像他在武魂附体时召唤出白虎一样,原本盘膝坐在那里的他,现在却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四肢明显比原先肿胀了两倍以上,身上不断响起骨骼噼啪作响之声。

    身上的三个魂环以令人吃惊的速度不断闪耀着夺目光彩,喉间偶尔响起宛如雷鸣般的低吼。全身都在以一种特殊的节奏震颤着。

    奥斯卡是众人中最平静的一个,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但是他身上却散发出了专属于八仙兰的特殊香气,淡淡的白色雾气从皮肤表面浮现出来,围绕着他的身体氤氲波动。

    原本他就是史莱克七怪中最英俊的一个,此时在这白雾衬托之下,更增添了几分出尘的高贵。

    马红俊的样子则最是火暴,此时胖子上身的衣服已经全部化为了灰烬,露出了一身红彤彤的肥肉,鸡冠凤凰葵产生的药效极其霸道,此时从他皮肤下不断渗出一层层细密的汁液。而胖子本体则像是煮熟地虾子一般,哪怕是头发,都已经变成了火红色。

    奇异的是,每当他身上多渗出一层黑色汁液,他那一身肥肉就会收缩几分,站在一旁观察的小舞忍不住以为唐三给胖子吃的是什么特效减肥药了。

    宁荣荣的变化最为瑰丽,七彩光晕闪耀的七宝琉璃塔静静的漂浮在她面前,三光环闪烁之中。被一层浓郁的金光所衬托。

    这金光乃是从宁荣荣自身释放出来地,带着浓郁的郁金香花香,宝光流转之中,宛如仙女下凡一般。金光每一次增强。都会令宁荣荣那七宝琉璃塔看上去更加炫丽,光彩夺目。

    宁荣荣身上的金光与奥斯卡身上释放出的白雾隐约之间有相吸地感觉,白雾、金光在空中隐隐交汇,两人身上的香气也随之凝聚在一起,产生出一种令人无比舒适的奇香。

    连唐三都不知道,宁荣荣吃下的绮罗郁金香与奥斯卡吃下的八仙兰是一对鸳鸯仙草,就像他吃过的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一样,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朱竹清和戴沐白之间,他们到不是因为仙草间的关系,而是因为两人的武魂融合技。

    朱竹清吃下水仙玉肌骨之后。全身都蔓延出一层淡淡地玉色。与戴沐白大字型躺在地上不同,随着药效地释放,她从盘膝变成了直立,站在那里,双手搭在自己丰满的酥胸上,静静的吸收药力。

    在戴沐白身上隐约浮现着白虎光辉,与朱竹清身上浮现出的黑色灵猫交相呼应,两人呼吸之间的节奏完全一样,每一次吞吐都有相合之感。

    大师坐在那里很平静,全身泛起淡淡的紫光。他的样子虽然不像马红俊那么火暴,但身上也和马红俊一样不断渗出一层黑色的汁液。

    鸡冠凤凰葵与九品紫芝都有脱胎换骨之功效。这一点唐三也忘记说了。

    此时,唐三自己身上的反应并不大,只是头部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赤金色光芒,金光如丝如缕般不断朝着他地双眼凝聚。

    小舞捧着相思断肠红站在那里,静静的闻着它那浓郁的花香,她的目光只是偶尔从其他人身上扫过。更多的只是留在唐三身上。

    太阳由东升逐渐变成西落。第一个从修炼中清醒过来的,乃是服用药效最温和那八仙兰的奥斯卡。

    伸了一个大大地懒腰。奥斯卡就像是睡醒了一般睁开双眼,“好舒服啊!”

    小舞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大家还在修炼,你小点声。”奥斯卡眨了眨眼睛,这才发现周围坐着地其他人,赶忙捂住自己的嘴站了起来。

    小舞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她发现,之前奥斯卡在吸收八仙兰时身上产生地出尘贵气并没有随着修炼的结束而消失,他整个人看上去似乎都笼罩着一层莹润的光泽。

    “有什么不一样么?”小舞悄悄的问道。

    奥斯卡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感受自己身上的变化。

    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那是惊喜与不敢置信的双重情绪,笑容渐渐在他脸上放大,如果不是周围其他人还在修炼,此时的他真想大笑出声。

    “怎么样?别捂着嘴了。”小舞一巴掌拍下奥斯卡的手。

    奥斯卡眼中释放着宛如火焰般的兴奋,“爽,真是太爽了。”

    “爽你个头。”小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快说,到底怎么样?”

    奥斯卡嘿嘿一笑,伸出一只手,在小舞面前晃了晃,“五级,我的魂力整整提升了五级,这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我已经三十八级了。天啊,我都快追上戴老大了。”

    虽然猜到唐三给的仙品药草效果会很好,但从奥斯卡嘴里亲口说出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一株八仙兰竟然帮助奥斯卡的魂力直接跃升五级。

    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和皇斗战队那些平均比他们也要大五岁以上的魂师魂力差不多。

    “你鬼叫什么,不就是五级么?还不如我的多。”宁荣荣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她身上的金光已经完全收敛,右手正托着自己的七宝琉璃塔,在七宝琉璃塔下方,隐约有一圈郁金香花瓣般的金光衬托着。

    宁荣荣和小舞对视一笑,“我提高了六级,三十七级了。”

    奥斯卡忍不住道:“我们这不是在做梦吧。要是修炼以后都变得这么简单,那我们还苦练什么?天天吃花就是了。”

    小舞撇了撇嘴,“你别做梦了。小三说过,这仙品药草不能多吃,多吃反而有害。提高五级你还不满足么?大师说过,年纪越小,修炼就越容易。你现在才刚刚十五岁吧。”

    宁荣荣雀跃道:“真没想到,我刚刚突破三十级关口不久就能一下提升这么多,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我们也能达到四十级呢。而且,我觉得我的七宝琉璃塔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说不出变化在什么地方,但我总是感觉有些不对了。”

    奥斯卡低下头,朝宁荣荣手中的宝塔看去,突然怪叫一声,“我知道了。”

    宁荣荣一把捂住他的嘴,“你小点声不行啊。”

    奥斯卡一把拉住宁荣荣捂住自己的手,刻意压低自己兴奋的声音,“荣荣,荣荣你快数数,你的七宝琉璃塔有几层。”

    宁荣荣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宝塔,“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九?怎么会,怎么变成九层了?”

    宁荣荣只觉得心中一股热血奔涌而上,此时,连她的声音都已经有些颤抖了。七宝琉璃塔变成了九层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这已经不再是七宝琉璃塔,而是传说中的九宝琉璃塔,也是自己父亲,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一生的目标。而自己竟然在这时达到了。

    宁荣荣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唐三,如果不是因为小舞,她此时甚至有以身相许的冲动。

    只有他们七宝琉璃宗直系的人才明白九宝琉璃塔意味着什么,对于整个七宝琉璃宗来说,这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了。

    短暂的激动之后,宁荣荣渐渐变得平静下来,只是她那托着九宝琉璃塔的手却依旧在轻微的颤抖着,她知道,唐三的这份恩情已经不只是对自己,而是对整个七宝琉璃宗。看来,自己必须要回家一趟了。

    “你们都吸收好了?”正在这时,唐三的声音恰好响起,只见他闭合着双眼从地上站了起来。

    “三哥。”宁荣荣猛的扑上去,给唐三一个大大的拥抱,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用力的亲了

    她的动作不止令唐三呆住了,连奥斯卡和小舞也有些发呆,两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幸好,宁荣荣接下来的话令他们释然了。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