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一集 大力神 第七十六章 七宝琉璃宗的惊讶

    “等等。”宁风致打断了宁荣荣地话,“那位大师果然是个人物。在他地教导下。你一年魂力提升个三、四级,我认为还是很正常地。我很钦佩他对你们地特训。但按照你所说。两个月前你还停留在三十一级。可两个月后却已经到了三十七级,这是怎么回事?”

    宁荣荣神秘地笑道:“其实,半个月前。我都还是三十一级呢。后面这六级。几乎就是在一天提升起来地。”

    “荣荣。你可不要吓唬爷爷。”枯槁老者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可是知道。那种邪门地修炼功法,提升地速度趱快,对生命力消耗的就越大,一天提升六级,那恐怕要耗费几十年地生命力才行了。

    宁荣荣噗哧一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本来还想给你们个惊喜的,可怎么却变成了惊恐,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吃了一种特殊的药草,才提升了这么多实力。”

    “药草?”宁风致紧张地追问道:“什么药草?”

    宁荣荣道:“我三哥说。好像叫什么‘绮罗郁金香’。是不可多得地仙品。”

    宁风致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两个刚刚见过不久的身影,难道会是他们?

    “绮罗郁金香?剑叔、骨叔。你们听过这种药草么?”

    两位老者同时摇了摇头,脸上一片茫然,枯槁老者道:“或许。只有独孤博那个老毒物才知道了。不行,风致,我们必须要赶快检查一下荣荣地身体状况。万一她地魂力提升是以付出生命力为代价,我们就要赶快想办法才行。”

    “骨头爷爷。我都说了。你们不要紧张啊,我三哥说。那些药草都是吸收天地精华地仙品。本身就有固本培元地作用,不但不会伤身,而且还会巩固根基呢,算了。我也不再藏着了。给你们看看真正地惊喜吧。看了这个,你们就不会再怀疑了。”

    一边说着。宁荣荣缓缓抬起了右手。炫丽地七彩光芒开始在她掌心处凝聚。

    看着女儿掌心中凝聚地光芒。宁风致突然觉得有些怪异。但一时间他又说不出怪在何处。

    炫丽的宝塔在两黄一紫。三个魂环地盘旋中出现在宁荣荣右手之中。夺目地光彩顿时令大厅变得更加明亮。

    没等宁风致仔细看,旁边的白衣老者已经惊呼出声,“九层九彩,九宝琉璃塔?”

    “什么?”宁风致大惊之色。他终于知道自己觉得怪异地地方是什么了,正是宁荣荣在释放武魂时掌心中地颜色,和原本地七彩不同。又多出了两种颜色。变成了九彩之多,而此时她掌心中地宝塔,不正是有九层

    作为最强的辅助类武魂。其实七宝琉璃宗一直有个秘辛。这秘密就出现在他们的这个武魂之上。

    上天是公平的,七宝琉璃塔武魂在战场上地作用实在太恐怖。所以,它也存在着缺陷。

    七宝琉璃塔之所以被称之为七宝。不只是因为它有七层,更重要地是,这个武魂只能容纳七个魂环,比其他任何武魂都要少了两个,这也是为什么身为宗主地宁风致直到现在,都还只是七十九级魂力,无法突破到下一个层次的重要原因。

    在七宝琉璃宗地传说中,如果有特殊地机遇,七宝琉璃塔方可进化为九宝琉璃塔,不但会令魂师本身的根基增强。而且也有了更广阔的空间。一旦拥有九宝琉璃塔地魂师达到九环封号斗罗级别。那么。他就可以拥有辅助之神的称号,在任何战场上都会拥有扭转乾坤地实力。

    此时此刻。宁风致再不需要为女儿担心,九宝琉璃塔地出现,已经证明了宁荣荣地生命力不但没有削减,反而大幅度增加。根基也变得无比稳固,此时。这位七宝琉璃宗宗主心中已经完全是另一种震撼,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生地梦想竟然已经在女儿身上实现。幸福来地太突然,以至于他此时已经完全呆滞了。

    激动地不只是宁风致。两名老者的情绪同样变得极度兴奋。两人看着宁荣荣掌心上的宝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宝光隐没。宁荣荣收回自己地武魂。“现在你们应该相信我说地话了吧。三哥又怎么会害我呢?不只是我,我们每一个人都得到了一种仙品药草,大家地魂力都提升了很多,戴老大甚至已经突破了四十级,他可才十六岁哦。”

    “绮罗郁金香,绮罗郁金香。那是怎样一种宝物?竟然能帮助女儿把七宝提升到九宝。这样地药草。绝对当得上仙品二字。”

    “爸爸,你不是说要给我礼物么?快拿出来啊!”宁荣荣伸出手。在宁风致面前晃了晃。

    宁风致伸手入怀,把今天刚刚拍卖得来的含沙射影和无声袖箭递给宁荣荣,“这是今天我在拍卖场买到地,这两件武器威力虽然不算很大。但也能起到一定地护身作用。咦,荣荣。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爸爸?”

    “含沙射影,无声袖箭。爸爸,你怎么会有三哥地暗器?”宁荣荣又怎么会不认识唐三的招牌暗器呢?

    “这是你那三哥做地?”宁风致心中暗道果然如此,那个看上去普通地年轻人竟然真地是如此地天才么?

    宁荣荣挽起袖子,露出自己左腕上的无声袖箭。“你看,这不是一样么?这两件还是最普通的。我身上还有好几种威力更大地呢。这次回来,一个是想你们了,还有一件事,我就是准备问问爸爸,这些暗器能否装配到我们家族的直系族人身上。要是用的好,威力可是很大地。”

    宁风致微微吸气。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凝重地光彩。“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个三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天才。”

    白衣老者深以为然的道:“要是他真的那么出色,或许可以做我们孙女婿的人选了。”

    宁荣荣俏脸一红,“剑爷爷。您别乱说。三哥已经心有所属了。我和他怎么可能。我……”此时此刻,连宁荣荣自己都有些意外的是。奥斯卡那张英俊地连女人都会嫉妒地面庞出现在他脑海之中,尽管他没有戴沐白那样刚猛,没有唐三那样全面。但每当宁荣荣想到当初在面对泰坦巨猿时奥斯卡把自己扑在身下地情景心头就不禁一阵悸动,可是。家族的规矩却是连她也不敢轻易触犯地。

    “走。到外面去,你把带回来的那些‘暗器’试给我看。”

    “好啊!”

    四人来到院落之中。宁风致下令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院子。这才向女儿道:“荣荣。你想怎么试?”

    宁荣荣想了想。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了她那两位爷爷身上,“剑爷爷,不如我们来试试吧。您那么厉害,怎么也不会伤到您吧。”

    白衣老者微微一笑。道:“那可不一定,你剑爷爷这把老骨头可不如你骨头爷爷结实。”

    枯槁老者不屑地撇了撇嘴。“你个怂男,那就我来。”

    白衣老者瞪了他一眼,“赞你一句。你还来劲了。一边去。还是我陪我们小公主。丫头。你放手使用那什么暗器吧。爷爷防御就是了。”

    宁荣荣嘻嘻一笑,道:“好啊!”手腕一翻,手腕上地魂导器手镯光芒微微一闪,那尺长地诸葛神弩已经落入掌心之内。

    她自然不需要考虑会否伤到面前的白衣老者。眼前这两位老人。可以说是七宝琉璃宗地擎天柏玉柱,架海紫金粱。乃是宗门的两尊保护神。白衣老者封号为剑,名尘心。有攻击最强封号斗罗之称,魂力高达九十六级。枯槁老者封号为骨。名古榕,以诡变难缠著称,魂力高达九十五级,乃是当世最强者之二,七宝琉璃宗始终能够在七大家族中名列前茅。固然与本身的超级辅助武魂有关,但也绝对离不开这两位封号斗罗的支撑。

    武魂殿这样评价七宝琉璃宗。当剑与骨相交。七宝琉璃宗主现身时。闪烁的将是无敌之光。

    试问,两位强攻系封号斗罗在最强辅助武魂七宝琉璃塔的辅助下,又有多少人能与他们对抗呢?

    白衣老者,也就是剑斗罗尘心负手而立,面带微笑的看着宁荣荣,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宁荣荣也不客气,快速的给诸葛神弩上着机璜,铿锵之声连响。

    宁风致的目光始终落在女儿身上,就在机璜即将上好之时,突然,宁荣荣左腕微微一动,三道黑影悄无声息的电射而出,成品字形射向尘心胸前。

    “来得好。”也不见剑斗罗尘心做出什么动作,当那三枚无声袖箭眼看就要射到他面前的时候,突然,空气似乎略微扭曲了一下,三枚袖箭同时在空中凝固,下一刻,已经分成六瓣跌落在地,每一根都是从中剖开。

    那是剑气,从身体里迸发而出的剑气。甚至没有使用武魂。

    而就在三根无声袖箭悄然落地的瞬间,和它们无声无息截然相反的强烈嗡鸣伴随着铿锵的金属声瞬间爆发,十六根漆黑的铁精弩箭从诸葛神弩中喷射而出,这边铿锵声刚刚响起,弩箭就已经瞬间到了剑斗罗面前。

    白衣老者尘心微微一惊,下意识的抬起了右手,几十年丰富的战斗经验令他从蛛丝马迹就能感受到对手攻击的强度,擅长攻击的人又怎么可能忽略对手的攻击呢?

    并指如刀。右掌翻起。空气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白色气流由手掌中卷出,那一瞬间,就像有一柄巨大地剑横档在他面前。

    当当当当当——,密集地轰鸣接踵响起,剑斗罗斩出的白光上溅起十六点涟漪,而就在他掌中剑气掠过,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刹那。宁荣荣左手从自己胸前抹过,伴随着细密的嗡鸣,一蓬雾气从她胸前衣襟的缝隙中喷吐而出,直奔剑斗罗笼罩而去。

    尘心愣了一下,“有毒的来了?”身体原地一转,右手虽然挥过,但他还有左手,左手席卷,不但拍散了雾气。连雾气下隐藏的钢针也一同拍散。

    “剑爷爷好利好哦。”宁荣荣雀跃的朝剑斗罗跑去。

    剑斗罗微微一笑,道:“这暗器地威力果然不错,尤其是刚才那个带声响的弩箭。冲击力很强,四十级以下的魂师如果稍不注意,根本就无法抵挡。”

    宁荣荣此时已经来到距离剑斗罗不足十米的地方,得意的道:“那是当然。我们在斗魂场上,就凭借诸葛神弩的密集攻击,打败过一支四十级的魂师队伍呢。同时使用的人越多,诸葛神弩的威力也就越大。不过,这诸葛神弩还是威胁不到剑爷爷啊!”

    一边说着。她像是赌气般跺了下脚,三道黑影突然从她左边大腿外侧悄然闪出,同时飞出地还有脚尖出的一柄飞刀。飞刀直奔剑斗罗面门而去,那三道悄无声息的黑影袭击地却是剑斗罗的下三路。

    此时宁荣荣距离剑斗罗不到十米,这短短的距离之内,暗器只是一闪而逝。与此同时,她的另一只脚也跺了下去。同样的攻击宛如浪潮一般再次出现。目的就是找到剑斗罗防御的时间差。

    剑斗罗有些夸张的道:“好家伙。还没完啊!”双手在胸前同时一分,他自然不会向正面释放魂力。那样会伤害到宁荣荣,大袖一分之下,两股锋锐地魂力骤然释放,在气流的牵引下,一共两柄飞刀,六枚小巧的弩箭同时被卷的飞了出去。

    嘎嘣,铿锵的金属机括声几乎几乎同时响起,原来诸葛神弩的第二次机璜已经被宁荣荣悄无声息的上好了。又是十六枚弩箭,在如此近距离地瞬间释放,同样爆发出来地,还有她胸前的含沙射影。

    弩箭与钢针,几乎形成了无缝隙攻击,只要剑斗罗稍微有所疏忽,立刻就能对他造成伤害。

    “好。”尘心大喝一声,“我身如剑。”

    瞬间,院子中仿佛亮起了一颗太阳,强烈地金属光泽骤然爆发,宁荣荣面前的白衣老者仿佛成为了一团金属旋风一般,刺耳的摩擦声同时响起,所有飞到他面前的暗器,不论是钢针还是弩箭,全部变成了铁屑在空中飘散。而就在他背后,一柄长达两米,刃宽半尺的古朴巨剑虚浮于半空之中。两黄、三紫、四黑,整整九个魂环盘绕其上。这才是剑斗罗的剑。顶级的器武魂。

    “剑爷爷好厉害啊!”宁荣荣站在原地拍着巴掌,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在剑斗罗释放出自己武魂的一瞬间,极其锋锐的魂力从自己身体两边掠过。她当然知道,如果是敌人的话,此时恐怕已经被劈成几段了。

    眼看着宁荣荣跑到自己面前,剑斗罗尘心摸摸宁荣荣的头,微笑道:“你也很厉害啊!连爷爷的武魂都逼出来了。像你这个级别的魂师,别说是辅助系的,就算是强攻系,也不一定能够做得到。这暗器果然有独到之处。尤其是它的突然性。”

    宁荣荣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没错,我三哥说过,暗器就是要突然,趁敌不备,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话音尚未落,宁荣荣点头的动作似乎突然变得大了一点。嘎嘣一声,一道寒光瞬间从她背后电射而出,直奔剑斗罗面门飞去。

    距离实在太近了,哪怕是剑斗罗这样的强者,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也决不可能闪躲机括射出的紧背花装弩。防御他自然是能做到的。可是,他的武魂又实在太霸道,宁荣荣就在面前,一旦他使用武魂,那么,宁荣荣必然会受到波及,以他那强横的武魂能力,眼前的小公主必死无疑。

    念头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尘心脑海中闪过,无奈之下,他只得一张嘴,一口咬住那喷薄而至的弩箭。

    此时的剑斗罗,就像当初在唐三暗器下吃亏的赵无极一样,紧背花装弩虽然强劲,但也强不过剑斗罗的牙齿,可是,弩箭一受到挤压,内部的毒液立刻就喷了出来。直接喷入了剑斗罗口中。

    幸好,这毒液还未经过唐三新版改良,可尽管如此,剑斗罗也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完全麻痹了,心中大惊之下,身形一闪,张口将毒液与弩箭喷向一旁的同时,拉开了与宁荣荣之间的距离。

    看到剑斗罗那惊慌的样子,宁风致和骨斗罗古榕都吓了一跳,赶忙迎了上去。宁荣荣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强大的剑爷爷居然会真的上当,顿时也慌了,朝着剑斗罗跑去。

    “别,丫头你别过来。剑爷爷这把老骨头禁不起折腾啊!”剑斗罗含混不清的说着,同时,飞快的凝聚体内魂力,瞬间逼入舌头,为了排除毒素,不得不咬破一点舌尖,一口紫黑色的毒液伴随着鲜血喷到一旁。脸色这才舒缓了几分。凭借他那九十多级的魂力,哪怕是毒斗罗独孤博的剧毒都未必能够伤的了他,更何况眼前这点小毒了。但这突然性却令毒液攻入口中,却是剑斗罗怎么也想不到的。

    “荣荣,跪下。”宁风致厉声喝道。

    宁荣荣也不敢上前,楚楚可怜的在原地跪下,眼圈一红,眼泪就要流出来。

    骨斗罗一看这情景立刻不干了,一闪身就来到宁荣荣身边,将她拉入自己怀中,“风致,你这是干什么,是尘心这老家伙自己没本事,怎么能怪我们荣荣?正所谓兵不厌诈。这也更能证明这些暗器的作用。荣荣,不错,可给你骨头爷爷出气了。哈哈,很多年没见过你剑爷爷这个贱人这么狼狈的样子了。果然有你骨头爷爷我诡诈机变的风采。”

    “骨叔,您……”宁风致一阵无语,同样的情况以前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每当他要管教女儿的时候,不是剑叔就是骨叔,总有一个会站出来。而这两位元老却是连他也不敢触犯的。

    宁荣荣从骨斗罗怀中滑出来,快步跑到剑斗罗面前,这次没用宁风致说,她主动跪倒在剑斗罗面前,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剑爷爷,荣荣错了。您惩罚荣荣吧。”

    看着女儿眼中的惊慌与悔意,宁风致不禁一愣,在他印象中,自己这个小魔女般的女儿可从来都没有认错过。看来,这史莱克学院还真是没有白去一趟。

    此时,剑斗罗也已经缓了过来,余毒在之前那一口毒液喷吐之后排净。赶忙一伸手将面前的宁荣荣抱了起来。

    “荣荣乖,不哭。是剑爷爷自己没本事,怎么能怪你呢?我们说好是试验暗器的。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啊!这暗器,果然是有突然性。”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转向身边的宁风致,“宗主,如果可能的话,想尽一切办法让制作这暗器的小伙子加入本宗。”

    剑斗罗这后一句话说的很凝重,而且称呼宁风致是用的宗主二字,可见他对此事的重视。

    宁风致认真的点了点头,试问,能够凭借这外在的武器逼迫一位封号斗罗释放出武魂,甚至吃了亏,这些暗器的作用有多大?固然是因为宁荣荣用出使剑斗罗有不少顾忌。但同时,他们也事先知道了宁荣荣要使用这样的武器,多少有了些防备。如果面对的是敌人,而七宝琉璃宗直系弟子又一向没有攻击能力,在对方大意的情况下突然释放出暗器,那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宁风致绝对算得上是一位英明的宗主,当机立断,向宁荣荣道:“荣荣,这件事你暂时不要对宗门内任何人说。明天我就跟你到你们史莱克学院走一趟。好好会会你这位三哥。”

    宁风致心中一片火热,今天女儿回来给他带来的惊喜实在太多了,先不说这些暗器,单是女儿的武魂变异,或者说是进化,达到了九宝琉璃塔的程度,这对七宝琉璃宗来说,是何等的重要。他很期待去见到那个给予了宁荣荣这些地少年。不论如何。身为父亲。他都需要有所表示,仅仅从宁荣荣地武魂来看,唐三对七宝琉璃宗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同时,宁风致心中还有另一种想法。如果真的能将这个天才少年招致麾下,说不定几十年后,七宝琉璃宗就会又出现一位封号斗罗作为守护者。

    封号斗罗的生命固然要比普通人长一些,但终究是有限的。不论是剑斗罗还是骨斗罗,都已经年过八旬。几十年内或许无虞,但几十年之后呢?自己要为女儿未来接替自己位置铺路啊!

    就在七宝琉璃宗内因为宁荣荣的回归而引起了一翻变化的同时,唐三也一直在静心修炼。

    身体所受到的创伤实在不轻,唐三回到宿舍之后,一直修炼到第二天凌晨,才清醒过来。

    缓缓睁开双眼,透过窗户,隐约能够看到外面地光明,外面已是黎明时分。

    深吸口气。感受着体内的情况,唐三欣慰的发现,内腑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在冰火两仪眼的作用下对他的身体有着天翻地覆的改造。不止是让他身体表面皮肤变得更加坚韧,同样,内部也远超普通人。

    正像唐三自己所说的那样,没有一株仙品药草地功效是低微的。两种极端的仙品融合在一起,效果甚至要接近号称仙品中地仙品,相思断肠红。只是因为其中蕴含的冰火之力过于霸道,需要一点一滴的缓慢吸收。那或许会持续在唐三的整个人生。

    目光无疑落在宿舍的桌子上,只见上面放着一张纸。纸上有一根奥斯卡特有的大香肠。在对面床铺上,奥斯卡正在静坐修炼,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唐三拿起桌子上的纸和香肠,只见上面写着娟秀地小字,

    “哥,奥斯卡回来了,我就先回去了。你醒了以后吃一根他的香肠。明天早上我在来看你——小舞。”

    看着桌子上的字条。唐三心中不禁一片温暖,三口两口将香肠吃下。感受着热量传遍全身,最后的一丝不适也已荡然无存。

    随着魂力的提升,奥斯卡的各种香肠功能也有所提升,这恢复香肠除了当作食物以外,恢复的能力也加强了不少。

    将纸条折好收入怀中,唐三轻声走出房间,出了宿舍楼,借助建筑上地落脚点,几个起落来到楼顶上。

    此时,正好是天蒙蒙亮地时候,远处刚刚泛起一丝淡淡的白色。体内玄天功自然流转,打通了冲脉之后,玄天功运行地速度比以前加快了许多,唐三身上渐渐泛起一层白蒙蒙的光泽,功聚双目,紫极魔瞳在玄天功的支持下渐渐释放光彩。

    远处东方天际的白光渐渐清晰起来,唐三眼眸内的紫色也逐渐强盛,除了原本的紫以外,还多了一层淡金色的光彩,随着天边那抹鱼肚白渐渐泛出紫气,唐三眼眸内的光芒也陡然变得强盛起来。

    紫金色的光芒从双眼内喷吐而出,宛如两道闪亮的光柱,足足从眼内喷出一尺左右,光芒吞吐,随着收缩、释放的过程,仿佛能够轻松的摄取东方而来的紫气一般。

    在望穿秋水露的作用下,紫极魔瞳产生了质的飞跃,此时外表看去,唐三眼中虽然喷吐着紫金色光芒,可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周围的一切却变得格外清晰。他的紫极魔瞳已经正式进入了第三重芥子,在催动之下,眼前出现的,完全是一个层次丰富,色彩缤纷的世界。哪怕只是透明的空气,他也能辨别出其中淡淡的灰尘。

    在进入第二重入微境界之后,唐三虽然每天都在修炼,可紫极魔瞳进步的幅度却很小,此时在望穿秋水露的帮助下,清晨的练习却给了他一种一日千里的感觉,似乎自己都能看到天边的紫气飞入眼中。而他眼底深处那紫金色的光芒更是充满了摄人心魄的气息。

    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伴随着天边那一抹紫色悄然而逝,唐三眼中的紫金色光芒却并没有收回,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凭借意识的控制,看清楚千米之外的一切,哪怕是清晨的雾气也无法阻挡他这充满穿透性的目光。

    那天在服用过望穿秋水露之后,唐三就感觉到自己的紫极魔瞳多了些什么,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完全弄清楚,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不是简单的增加视力。

    深吸口气,身体周围的白气宛如海纳百川一般被唐三吸回腹中,玄天功在体内经脉三转之后,徐徐沉入丹田之中。一晚的修炼加上紫极魔瞳的提升,玄天功整体似乎又有所增加。

    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按照这个速度,恐怕自己真的能够达到玄天功的最高层次吧。而且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太久才对。毕竟,现在自己还不到十四岁。

    当唐三重新回到宿舍时,不仅奥斯卡醒了,小舞也已经来了。眼看唐三神色如常,小舞立刻流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奥斯卡苦笑道:“小三,你这一受伤,我可苦命了。刚才小舞一来,就急着把我摇醒,问我你去哪里了。难道她不知道你每天早上都会出去修炼么?”

    小舞俏脸一红,“你懂什么,这叫关心则乱才对。哥,你完全没事了吧。”

    唐三点了点头,道:“已经都好了。”

    小舞微笑道:“那我们一起去吃早点吧。大香肠叔叔,你继续修炼就是。”

    奥斯卡没好气的道:“还修炼个屁啊,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吃饭。哦,对了。小三,听说你昨天干掉了一个五十八级的魂王?这也太猛了。”

    唐三微笑道:“没你想的那么容易。首先是对手大意了,没把我看在眼里。我能战胜他运气占了很大成份。那是一位全力量型魂师,正好被我的控制系克制。尽管如此,我也还是凭借毒和八蛛矛才勉强占了上风。如果再来一次,我几乎可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暗器的威力主要还是体现在突然性上。只要人家有了准备,魂力相差二十级,我一点机会都没有。”

    奥斯卡嘿嘿一笑,道:“不管怎么说,这次都是你赢了。真是给我们史莱克七怪争光。等我们在那什么高级学院大赛上再拿个冠军回来。我们史莱克七怪恐怕就要成为整个大陆上最著名的魂师团体之一了。我们也要努力了,有了你那仙草,我看,比赛前这半年,我们都有冲入四十级的机会。走,吃饭去。”

    仙品药草带给了史莱克七怪得天独厚的好机会,他们本就是天才,再加上这些天地至宝的辅助,在同龄人中,已经是不可超越的存在。

    三人向宿舍外走去,一边走,唐三一边道:“那高级魂师大赛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我们的实力虽然已经不错,但我们要对付的,却是二十五岁以下的魂师。谁知掉大陆上有多少天才呢?不说别的,单是皇斗战队,实力就和我们差不多,到了比赛的时候,恐怕他们也要全都达到四十级左右了。这次,恐怕他们不会再给我们偷袭的机会。只要玉天恒和那两个玄武龟魂师的实力发挥出来,也是很难对付的。”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