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四集 象甲宗 第九十二章 一分钟的完胜

    天斗皇家学院二队冲锋的五名强攻系魂师直接撞在了坚硬的蓝银囚笼上,顿时撞了个七荤八素,紧紧凭借身体的冲力,是不可能破开蓝银囚笼的。而后面的控制系魂师和那名辅助系的女子更是被牢牢的限制在原地。唐三通过巧妙的控制,直接用蓝银囚笼阻隔了他们的视线。虽然这个魂技并不能阻止他们释放自己的魂技,可是视觉受阻,他们还如何去辅助自己的队员呢?

    天斗皇家学院冲锋的五个人撞击在蓝银囚笼上,前冲之势自然停了下来,而此时戴沐白三人的冲击正是达到巅峰的时刻。

    那五个蓝银囚笼只出现了一瞬间,阻挡住五名强攻系魂师的冲锋就刹那消失,但黑色的蓝银草却已经从他们脚下席卷而上,瞬间完成了缠绕。在技能的衔接、切换上,唐三没有留给对手任何反抗的机会。

    “白虎流星雨。”戴沐白怒吼一声,他那强横的身体上所有虎纹全变成了金色,怒吼一声,金光迸发,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无数拳头大小的金色光球瞬间锁定正面的对手狂轰而去。

    泰隆也趁着面前的一个对手在蓝银草中挣扎的机会一把抓住缠绕在对方身上的蓝银草,将其高高举起,在重重的砸向地面。而黄远则把面前的对手当成了沙包,攻击宛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出。

    蓝银草是那么容易挣脱的么?经过了四个魂环的滋润,其中还包括了一个万年魂环。此时的蓝银草,已经达到了相当恐怖的强韧程度。自身附带地毒素通过尖刺飞快的注入到这些普遍三十五级的魂师体内。被唐三先手缠绕住,他们想要挣脱无疑是痴人说梦。

    控制系魂师本就克制大部分其他系魂师,唐三地魂力与魂技又都高于这些对手。再加上他们开始的愣神,当蓝银草缠绕上他们身体的那一刻,这场战斗地结局已经注定。

    小舞和京灵此时也分别抵达了他们选择的对手面前。京灵的目标就是那娇小的控制系魂师,他的速度没有朱竹清那么快,但作为敏攻系魂师。也已经相当惊人。身体在前行过程中迎风暴涨,全身都幻化成粗大的骨架,看上去异常恐怖,两只大手更是变成了两柄骨刀,来到那名控制系魂师面前时,他已经直接开启了自己地第三魂技。狂战。

    攻击速度与攻击力同时增幅百分之五十。蓝银囚笼适时消失,两柄骨刀带起一片旋风,直奔对手的身体斩去。

    那名娇小男子的武魂本是一对圆环,属器武魂,他的控制主要就体现在这对圆环之上,但使用高级魂技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有强攻系魂师替他抵挡住敌人的攻势,那点时间自然不算什么。可是,当他自身被蓝银囚笼限制住时。心已经乱了。此时哪还来得及催动魂技。无奈之下。只能发动自己的第一、第二两个魂技增强圆环的属性去硬挡。

    百年魂技对上千年魂技,毫无悬念。

    小舞与唐三地配合无疑是最为默契地,在小舞距离那名女性辅助系魂师还有五米的时候,唐三就已经收回了蓝银囚笼。甚至没有利用蓝银草去缠绕对手。毕竟,那只是一名辅助系魂师而已。

    瞬移、柔技、腰弓。小舞的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一般,狠之前对方的谩骂和侮辱,她这一记腰弓可是毫不留情。修长的大腿直接盘绕在对方的脖子上。就是一个仰空倒摔。

    大片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在擂台上响起,辅助女魂师在小舞一记优美地后空翻腰弓下。惨叫才只到了一半就已经昏厥了过去,至于她身上地骨头断了几根,也只有动手的小舞才知道了。

    骷髅魂师京灵平时就是阴仄仄地,这动起手来更是极为的阴狠,有着唐三的配合,敏攻系魂师的攻击力被他完全爆发出来,对手的圆环根本跟不上他攻击的速度,一会儿的工夫身上已经血花四溅,惨叫中倒地。要不是忌讳比赛中不得杀人,他的攻击还会更加阴损一些,直接就奔要害去了。

    至于那五名强攻系魂师,身体无疑要强悍的多。可他们面对的却是更加强悍的三个人。

    戴沐白自己就包办了三个对手。当他那白虎流星雨落在对手身上的时候,胜负就已毫无悬念。更何况那三个人身上还有唐三的蓝银草缠绕。虎掌连拍,惨叫声、骨折声、血花四溅。

    疾,这个字很简单,但却是史莱克队员的暗号,代表的含义就是爆发攻击。毫无保留的爆发。凭借精确的控制,唐三本人虽然没有参与到攻击之中,但他却成功的履行了一名控制系魂师应有的责任,控制战场,控制对手,也令己方队员的实力能够最大程度的展现出来。

    本来,双方的实力虽有差距,但也只是差在唐三与戴沐白两名魂宗身上,并不是那么明显,如果硬桥硬马的对战,史莱克学院一方虽然也会获胜,但战斗也要持续一段时间。可唐三却在一上手就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让己方所有人都开启了最强魂技发动攻击,瞬间产生的爆发力令对手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己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所淹没。

    “住手。我们认输了。”天斗皇家学院二队的带队老师眼看形势不妙,赶忙抛出了白毛巾。并且飞快跑上台。阻止史莱克学院的队员们再打下去。

    裁判早在之前白虎流星雨那炫丽金光弥漫的时候就已经惊呆了。别说是学院之间的比赛,就算是大斗魂场的团战斗魂也少见这么惨烈的情景出现。天啊,这真的是一群学员么?

    此时,整个大斗魂场中八万名观众鸦雀无声,如果说之前史莱克学院队员们的衣服是他们取笑的对象,那么,此时那屎绿色的队服看上去却是那么的耀眼。

    毫无悬念,这确实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或者说是单方面的屠杀。可被灭的对象却不是他们以为的史莱克学院,而是被寄予厚望,象征着天斗帝国皇室的天斗皇家学院二队。

    唐三的目光冷冷的扫向观众席,似乎在用眼神告诉观众们,谁才是强者。史莱克七人,用自己强横的实力堵住了所有对他们的侮辱。轻蔑、不屑,这些神情早已消失。剩余的,只有震惊和不敢置信。

    “裁判,我要投诉。他们根本不是在比赛,而是在杀人。他们违犯了比赛规则。我要求判他们负。”

    眼看着自己的队员们一个个全身鲜血淋漓、骨断筋折,天斗皇家学院的带队老师愤怒的向裁判怒吼着。

    裁判此时已经完全醒悟过来,严厉的目光顿时看向史莱克学院的队员们。

    唐三淡然一笑,道:“尊敬的裁判,我只问您一个问题。他们死了么?”

    裁判愣了一下,扭头看向天斗皇家学院二队那倒地的七人,确实,这七个人虽然伤的都很重,但还都有呼吸,死应该是死不了的。

    唐三指指身后的绛珠,“我们这位辅助系魂师的能力是治疗。她在一开始就开启了自己的武魂,释放出了治疗的能力。这治疗能力是足以蔓延比赛台的。那并不是要为了给我们治疗,而是给他们。如果我们真想杀人,会给对手治疗?看来,他们是不需要我们治疗了,绛珠学姐,停下吧。”

    唐三的声音很大,他刻意通过魂力将自己的声音传遍全场,让每个人都能听到。

    让己方的魂师从一开始就替对手治疗,这是何等的蔑视?但史莱克学院确实展现出了足以蔑视对手的实力。

    裁判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一时间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决定。这时候,又跑上来两名裁判,三人低头商议片刻之后。之前台上的裁判才高声宣布,“预选赛第一轮第一场,史莱克学院获胜。”

    这是一场一分钟的完胜。

    轰——,观众席上瞬间爆发出庞大的议论声,一时间置疑声有、赞叹声有,更多的还是惊骇。堂堂天斗皇家学院二队,竟然被一支名不见经传的魂师队伍在短短一分钟内击溃。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雪夜大帝脸色铁青的站起身,目光落在一脸失神的雪星亲王身上,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宁致远面带微笑的跟在雪夜大帝背后走出了贵宾席,而那位白金主教萨拉斯则若有所思的坐在原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专门提供给参赛学院的观战台上,弗兰德满面笑容的站起身,向大师和柳二龙道:“我先走一步。”

    柳二龙疑惑的道:“弗老大,你干什么去?”

    弗兰德哈哈一笑,“小怪物们表现这么出色,我们的服装广告有着落了。我想,只要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出我们史莱克学院的强大。这广告费我还要好好考虑考虑,开个高价,给学院赚点钱。这一次,咱们学院的名声想不响亮恐怕都不可能了吧。”

    拽拽自己衣服的前襟,刻意把史莱克学院的标志露的更明显些,弗兰德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像现在这么扬眉吐气了。当初天斗皇家学院带给他的屈辱他从未忘记,而这一刻,一直压抑在心头的阴霾却已是一扫而空。他心里很清楚,唐三、戴沐白带领着学员们以如此雷霆万钧的手段击败对手,甚至不惜都使用出了自己的第四魂技来追求完胜,并不是被对方激怒,而是为了他,为了史莱克学院出一口恶气。

    天斗皇家学院,那什么狗屁雪星亲王,你不是驱赶我们么?好,那就让你们连预选赛都通不过。

    之前天斗皇家学院二队那七名队员,几乎每一个身上都是多处骨折,那绝不是几天内就能治好的伤。少了这七名主力,天斗皇家学院二队还能从预选赛中脱颖而出么?

    弗兰德已经好久没像今天这么痛快了,此时此刻,一向爱财的他甚至已经在思考是不是把所有广告费用都送给那些可爱的小怪物们。

    “三哥,你们太棒了。”胖子迎上来就给了唐三一个熊抱。“看那天斗皇家学院还敢小看我们。”

    唐三微微一笑,道:“但我们也暴露了实力。后面那些战队一定会制定针对我们的战术。”

    奥斯卡笑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好地战术也未必有用。实在不行,我们史莱克七怪就全部登场,索性让他们看个清楚好了。”

    一边说着。他还特意拽拽自己身上的队服,“屎绿色又怎么样?只要能胜利,任何颜色都不是问题。”

    “走吧。先回学院再说。我可不想待会儿一出门就被人围观。”戴沐白招呼大家一声,带着史莱克学院的队员们快速走入参赛者通道。悄然离开了比赛场地。

    为了不再成为焦点,回到休息去后,众人毫不犹豫地换下了身上那身屎绿色的队服,穿上自己的衣服这才走出大斗魂场。因为他们离开地速度很快,当他们走出天斗大斗魂场的时候。观众们才刚刚开始散场。今天毕竟只是个开端,明天才将真正拉开这场预选赛的序幕。届时循环赛将全面展开,需要持续整整一个月的比赛。

    到了现在,史莱克七怪已经越来越明白大师对他们那些特训的好处了。有了以前在索托大斗魂场持续一个月的斗魂经验,即将展开地比赛甚至比那时候还要轻松一些。

    “荣荣。”史莱克一行人刚刚走出大斗魂场,准备直接返回学院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却让他们停了下来。

    换了普通装束的宁风致就站在距离入口不远的角落中朝他们挥了挥手。

    “爸爸。”宁荣荣兴奋的跑了过去,投入父亲的怀抱之中。

    见到这位七宝琉璃宗宗主。奥斯卡不禁显得有些不自然。

    宁风致拉着宁荣荣的手走了过来。“你们好,史莱克学院的小朋友们。”

    之前虽然距离很远,但史莱克七怪和四名替补队员都认出了这位宗主。赶忙行礼。

    宁风致微笑道:“不必客气,现在我只是荣荣地父亲,你们不要把我当成什么宗主就是了。我只算是你们地长辈。”

    宁风致的平易近人无疑令史莱克学院的队员们心生好感,宁风致的目光落在唐三身上,微微一笑。道:“恭喜你啊。小三。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拥有了万年魂环。唐三道:“宁叔叔过誉了。荣荣也已经获得了第四魂环。只是为了保存实力。今天才没让她上场。”

    宁风致微笑颔首,道:“我很看好你们。或许,也只有在总决赛中,你们才会遇到真正的对手。不过,虽然有实力,但你们还需戒骄戒躁,我明白你们今天打伤对手的原因,但以后这种情况还是尽量少出现为妙。毕竟,史莱克学院也是高级魂师学院之一,树敌太多不好。天斗皇家学院那边你们到不需要担心,我已经和陛下打过招呼了。陛下对于当初雪星亲王的做法也极为不满。如果不是报名后无法更改,陛下还有心让你们重回天斗皇家学院呢。”

    唐三淡然道:“我们在史莱克学院很好。谢谢您,宁叔叔。”

    宁风致道:“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你地暗器品质都很好,以后如果有什么新地研究,一定要优先来找叔叔。条件任你提。”

    一边说着,宁风致松开女儿的手,摸了摸她地头,道:“和伙伴们回学院吧。你是史莱克学院的一份子,爸爸是大赛组委会成员,可不能和你多在一起,不然会有人说我徇私的。”

    宁荣荣不满的撅起小嘴道:“让他们说去好了,我们可是凭实力说话的。”宁风致莞尔一笑,“十四岁也算是大姑娘了,以后可不要那么顽皮。对了,走之前,你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伙伴们么?”

    看着宁风致脸上希冀的神色,除了史莱克七怪外,四名替补队员里也只有泰隆还能泰然处之,另外三人眼中的光芒都有些火热。

    他们面前这个人是谁?那可是上三门宗主之一,七宝琉璃宗可以说是无数魂师向往的天堂。不但在魂师界口碑极佳,实力雄厚。而且号称魂师界最富有的宗门。作为一名魂师,如果能够依附于该宗,这一生也就没有什么可愁的了。

    宁荣荣的目光从伙伴们身上扫过,当她的目光和奥斯卡接触时,芳心不禁出现了几分慌乱。

    “爸爸,这位绛珠姐姐是我们的学姐,三十五级治疗系器魂尊。刚才她也在场上的。”

    绛珠赶忙向宁风致鞠躬行礼,“在宁宗主面前,晚辈怎敢称为辅助系器魂师。”

    宁风致微微一笑,他虽然已经年过五旬,但看上去只向是三十许人,那成熟男人的魅力令绛珠低头不敢看他。

    “绛珠姑娘的武魂十分奇特,只要专注于治疗系的发展,前途定当不错。”

    “多谢宁宗主指点。”听着宁风致的话,绛珠俏脸上挂起几分绯红,她已经十九岁了,是真正的大姑娘。对于她这样的女孩子来说,强大的实力和男人成熟的魅力吸引才是最大的。抬头再看宁风致时,俏脸不禁更红了。

    宁荣荣继续介绍道:“这位黄远学长的武魂是独狼,三十五级强攻系战魂尊。京灵学长,武魂骷髅,敏攻系战魂师。泰隆大哥您见过的,力之一族的嫡传,三十八级纯力量型战魂师。”

    随着宁荣荣的介绍,宁风致向几人一一颔首,并鼓励上几句。

    宁荣荣此时才介绍到他们史莱克七怪自己人,指着戴沐白道:“戴老大,我们史莱克七怪的大哥,也是战队队长。绰号邪眸白虎。戴老大今年虽然才十七岁,可已经是四十四级的战魂宗了哦。强攻系。实力是我们里面最强的。”

    戴沐白并没有因为宁风致的身份情绪出现什么变化,邪眸直视这位宗主,道:“最强不敢当。单挑的话,我打不过小

    十七岁四十四级?果然是个小怪物,宁风致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欣赏,“刚才你们的战斗我全都看到了。小伙子,你的武魂和魂技都相当出色。十七岁就已经有如此成绩,实在令我惊叹。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在这次大赛结束后到我们七宝琉璃宗来坐坐。”

    听着宁风致向戴沐白抛出了橄榄枝,黄远、京灵和绛珠都不禁流露出几分羡慕之色。

    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戴沐白脸色平静的摇了摇头,道:“宁叔叔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将来有机会定到七宝琉璃宗拜访。”他虽然并没有拒绝前往七宝琉璃宗,但第一句话无疑是回绝了宁风致的招揽。

    宁风致看着戴沐白的双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道:“邪眸白虎,哦,原来如此。”

    戴沐白明白宁风致已经看透了自己的出身,幸好,宁风致很会察言观色,并没有将他的出身说出来,只是有些神秘的向他笑了笑。“你们都是荣荣的伙伴,以后如果有什么用得着七宝琉璃宗的事尽管来宗门找我。”

    宁荣荣第二个指向奥斯卡,“他叫奥斯卡,我们史莱克七怪的老二,四十一级食物系器魂宗。武魂是香肠。”不知道为什么,她在介绍奥斯卡的时候声音有些软弱无力,目光闪烁着不敢和奥斯卡对视。心跳更是不断的加速。

    宁风致看向奥斯卡,心中暗赞,好个英俊的少年。“食物系?不知道你今年贵庚?”

    奥斯卡勉强压制着自己忐忑的心情,恭敬的回答道:“我今年十六岁,比戴老大小一岁。”

    宁风致大吃一惊,甚至比得知戴沐白四十四级时还要吃惊。作为辅助系的宗师级人物,食物系魂师修炼的艰难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如果说一名优秀的控制系魂师可以充分发挥出一个团队的力量。那么,一名优秀的食物系魂师却足以令一支军队的持续战斗能力大幅度提升。十六岁的四十一级食物系魂师,别说是见过,就算听他都没听过。

    看着宁风致吃惊的目光,奥斯卡心中也略微有几分小满足,多少安定了几分,没等宁风致再开口,他已经抢先说道。“宁宗主,我一直很仰慕您,我也是辅助系。不知道将来毕业后,有没有加入七宝琉璃宗的荣幸?”

    旁边的马红俊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心中暗想。你倒地是仰慕人家宁宗主,还是倾慕人家的女儿啊!

    宁风致心中大喜,他看出了戴沐白地身份,自然明白其肯定不会加入自己的宗门,而这史莱克七怪从女儿的介绍来看,无一不是惊才绝艳之辈。能收其中几人当然最好。何况眼前这个还是一位出色地食物系魂师。在这种时候,他可不会去端什么上三宗的架子,赶忙点头道:“求之不得。本宗最需要的就是像小兄弟你这样地人才。七宝琉璃宗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宁荣荣有些不满的道:“爸爸,你怎么叫他小兄弟了?叫他小奥就是。不然这辈分乱了,我该怎么称呼他啊!”

    宁风致呵呵一笑,道:“你看,我这不是高兴的糊涂了么?小奥未来在食物系的前途不可限量。”

    宁荣荣道:“爸爸,三哥你熟悉的很了。我就不给你多介绍了。他比以前就是多了一个魂环而已。”

    宁风致敲敲女儿地头。“还而已?他已经让我和陛下吃惊的合不拢嘴了。第四魂环就是万年级别的,以前好像还从未有人做到过。就连他父亲也没有这样的成绩。可惜啊可惜,小三,你要是我的儿子该多好。”

    宁荣荣向父亲吐了吐舌头,“怎么?有我这个女儿你很丢人嘛?”

    宁风致笑道:“怎么会?你可是我的小宝贝。我的意思是,要再多一个像唐三这样的儿子,就更完美了。”

    毫无疑问。在眼前这些孩子中。宁风致最关注也是最看好地就是唐三,虽然因为唐三出身地原因不能将其收入宗门。但不论怎样他都会保持与唐三之间良好的关系。

    唐三挠了挠头,却并没有开口,心中浮现出父亲的容颜,爸爸,你会像宁叔叔这样以我为荣么?

    “这是我四哥,我们都叫他胖子。真名叫马红俊。四十一级强攻系战魂宗,武魂是火凤凰。”宁荣荣继续向下介绍。

    “火凤凰?”宁风致眼睛一亮,看着马红俊连连点头,在武魂中,龙、凤这一类,都属于顶级存在。这小胖子看上去年纪还要小些,却也有四十一级的实力。宁风致忍不住向女儿道:“荣荣,你不会告诉我,你们史莱克七怪已经都达到了四十级以上吧宁荣荣嘻嘻一笑,道:“那到没有,小舞还不到四十级,不过,她没有吃三哥给的仙品药草,要不然,肯定比我等级更高呢。”

    马红俊道:“宁叔叔您好,您还有没有像荣荣这么漂亮的女儿?如果有的话,只要您把女儿嫁给我,我就加入七宝琉璃宗。”他地性格一向很直,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哄堂大笑。

    宁风致无奈地道:“可惜啊,我只有荣荣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如果她自己愿意嫁给你,我也没什么意见。”虽然是在开玩笑,但宁风致的话却并不是随口说出地。拥有凤凰武魂的强攻系魂师,十几岁就突破了四十级,从实力上,确实有资格做他的女婿。

    马红俊嘿嘿一笑,道:“那我以后还是先去找个漂亮老婆再说吧。反正您不是说了,七宝琉璃宗的大门始终为我们敞开么。”

    宁风致认真的点了点头,目光从面前这些孩子们身上扫过,“是的,你们每一个人七宝琉璃宗都欢迎。”

    黄远忍不住问道:“我也可以么?”

    宁风致微笑道:“当然可以。七宝琉璃宗从来都不会拒绝人才。”

    黄远、绛珠、京灵三人这才大喜。尚未毕业,先给自己找到一个好归宿,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情呢宁荣荣笑道:“小舞是小三的妹妹。我想,以后三哥在哪里,小舞就会在哪里吧。三十七级近战强攻系战魂师。小舞姐姐的近战实力可是强的很。要是不使用武魂的话,恐怕我们都打不过她呢。连三哥也是。”

    小舞向宁风致微微行礼,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正像宁荣荣说的那样,她只有兴趣和唐三在一起。

    宁荣荣最后指导朱竹清,“竹清是四十一级敏攻系战魂师,她和戴老大是一起的。恐怕不会加入我们宗门了。不过,竹清你以后和戴老大一定要来我们七宝琉璃宗玩儿哦。”

    朱竹清面对别人的时候并不像对戴沐白那么冷,和小舞一样,也朝着宁风致微微行礼。

    此时,大斗魂场内退场的观众已经越来越多。宁风致道:“今天能够认识你们这些少年才俊,我真的很高兴。好了,你们赶快回学院吧。小三,我们单独说几句话如何?”

    “好。”听宁风致要单独找自己,唐三先是愣了一下,但立刻就答应下来。不论怎么说,在他眼中,宁风致都是一位可敬的长者,又是宁荣荣的父亲。

    宁荣荣不满的吐了吐舌头,道:“爸爸真偏心,对三哥比对我还关注。”

    宁风致呵呵一笑,道:“我找你三哥是有正经事。你在学院中要安份一点,快走吧。”

    史莱克学院其他人都走了,就只剩下唐三一人,宁风致带着唐三走进天斗城最繁华的区域天皇街。

    一边走着,唐三问道:“宁叔叔,您找我有什么事?”

    宁风致微微一笑,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那次在史莱克学院知道你的身份后,我曾经多方打听,当初你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在魂师界销声匿迹。这个人知道一些。虽然并不全面,但总算是有点消息了。哎,直到现在我依旧在为你父亲惋惜,当初,他才刚刚达到了封号斗罗的境界就离开了魂师界。”

    一听和父亲有关,唐三的心顿时紧了紧,原本到并不愿意和宁风致接触过多,毕竟,宁风致乃是一宗之主,又对自己不错,要是他执意招揽自己也不太好回绝。可此时听他这么一说,唐三心中不禁有些感激。这位宁叔叔竟然为了自己的事一直在打听,这份关心可不只是为了笼络自己了。

    宁风致带着唐三一直来到了一家古香古色的茶楼之中。茶楼的规模看上去并不很大,只有三层楼,装潢的古香古色。这个时候,茶楼内只有三两客人,显得十分清净。

    两人来到二楼最内侧的雅座,推开折叠式屏风,宁风致引着唐三走了进去。

    房间内只有一个人,听着两人到来的声音已经从座位处站了起来,此人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虽然不像奥斯卡那样英俊,但也鼻直口方,一身洁净的青布长袍,给人很清爽的感觉。一头修长的黑发用青色布带系着,整齐的垂在脑后。

    虽然他的衣着十分普通,但却有一种特殊的气质,看到这个人,唐三不禁有几分眼熟的感觉。可他却可以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宁叔叔,您来了。”青年恭敬的向宁风致鞠躬行礼,

    宁风致微微一笑,道:“清河,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用这样。”

    青年微笑道:“那怎么行?您是长辈,又是清河的老师。要是让父亲知道我对您不恭的话,恐怕要打折我的腿了。”

    我们的月票领先正在越来越大,但也绝不能懈怠。上个月就是在大幅度领先的情况下被翻盘。求月票。

    话说,起点似乎不能上传照片啊,小三正在想办法看如何能把糖糖公主的照片给大家看看。呵呵。糖糖公主可是越来越可爱了。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