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四集 象甲宗 第九十四章 分心控制之三窍御之心

    而宁荣荣在将这门技巧修炼的方法交给唐三时告诉他,想要掌握好分心控制,首先要有极强的大局观察力。因此,唐三这入门的修炼比宁荣荣还要简单,就是在三个不同的方向指定三样东西,目光不断在这三样东西上转移。并且每次都要用他的蓝银草去缠绕这三件不同的东西。三个方向的缠绕,收放时间要间隔一秒。

    分心控制修炼到极处,应该能够掌控周围的每一分变化,不但要观察出这些变化,还要让这些变化处于自己的控制之中。

    说起来似乎很复杂,但实际上修炼的就是如何一心多用,并且让分散的心力都做到专注。不但对精神力要求很高,同时还要有极好的反应能力。

    唐三整整练了一下午,也没摸到什么门径。反而因为不断的去关注三个不同方向的三样东西而弄的自己眼睛酸涩。

    由于第二天的预选赛史莱克学院已经提前进行完毕,第二天众人索性都没有前往天斗大斗魂场,而留在学院修炼。

    一大早唐三就起来了,习惯性的练习他的紫极魔瞳。由于服用了望穿秋水露,现在他在修炼这门绝学的时候效果要比以前好的多。

    淡淡的紫气从远方天际吸入,唐三一边注视着,一边徐徐吐纳,调息着自己的玄天功内力。整个人似乎都沐浴在那紫气之中。眼眸内紫金色光芒闪耀,紫极魔瞳在无形中提升着。

    随着太阳从东方渐渐升起,紫气也随之消失,唐三深吸口气,从树上跳下来。

    继续修炼那分心控制么?唐三有些无奈的来到了昨天修炼的地方。在修炼方面他一向很有天赋,可这分心控制却怎么也找不到门径,昨天练习了一下午,反而觉得自己在施展魂技时有些混乱了。此时再次准备修炼。他心中也不禁产生出几分抵触心理。

    “怎么?找不到感觉么?”熟悉的声音响起,唐三不用回身去看,也知道是大师来了。

    “老师,您怎么起的这么早?”

    大师淡然一笑,道:“昨天你修炼时的情况我都看在眼内。这分心控制修炼起来确实困难。如果没有恒心和毅力,是很难有所成就的。尤其是开始的阶段最为困难。一旦摸入门径,后面地修炼反而会变得容易起来。三窍御之心,其含义是心生三窍驾驭之。你不要太急于去控制。首先要去感知。感知你周围的一切,用心去把握周围环境的变化。任何生物都要生存与同样的环境之中。用心去体会,不论是空气、味道、颜色、声音、感觉,都会告诉你很多东西。当你能够充分领悟到这些变化代表着什么,那么,你再去随之控制也就容易多了。让每一种魂技的使用成为条件反射,这样你的心虽然未必能够分成三份,但所产生的效果却是相差无几的。让你先能够达到同样地效果,再慢慢去体会心分三窍的感觉,也就容易一些。”

    仔细感受身边的一切。这就是大师能够交给唐三的。虽然他不知道分心控制的修炼技巧是什么,但凭借着自己对武魂的理解,对修炼方法的领悟,他相当于是用另一种方式告诉唐三如何更容易入门。

    听了大师的话,唐三似乎找到了一丝感觉,他立刻闭上自己的双眼,不想让这丝感觉消失,要将其真正的抓住。

    站在那里。唐三一动不动,旁边地大师也不再吭声,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弟子。

    很快,唐三就进入到了自己修炼时才有的状态,吸气绵绵、呼气微微,周围的一切似乎变得空寂了。

    带着植物清香的空气从鼻端流入,皮肤感受着周围的温度,虫鸣鸟叫之声通过耳朵传入。唐三静静的站在那里,用心地去感受自己先前抓住的那一丝感觉。

    渐渐的,唐三有些失望了。那丝感觉似乎距离他越来越远。他能够感受到外界的一些变化,可这些变化却流逝的太快太快,别说去掌握,甚至他的六感也有些无法准确的告诉他外界都发生着什么。

    “武魂能够增强你的一切属性,包括感知。”大师富有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

    唐三身体一振,那失去一丝似乎又回来了。抬起右手,蓝紫色光芒在掌心涌动。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一根根黑色地蓝银草成为了他身体地延长,缓缓朝着四周散开。所过之处,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正像大师说的那样,当他释放出自己的武魂,玄天功随着武魂而流转的刹那,唐三的感知数以倍计的增强着。原本并不清晰地各种感觉立刻像是揭开了面纱一般。周围地一切也同时变得清晰起来。

    每一根延伸出去的蓝银草都会带回一条条信息,将这些信息汇总到唐三地大脑之中。他虽然没有用眼睛去看,但外界的一切却已经有了一层模糊的轮廓。

    用心去感受能够发现什么?蓝银草告诉了唐三。它们虽然无法成为唐三的眼睛,但却能够令他更好的去感受外界的一切。延伸出去的蓝银草中,有三根动了起来,一根轻轻的缠绕在一株小树上,将夜晚留下的露珠晃落,一根在大地上轻轻的摆动,排开周围的灌木。最后一根则卷上了一株盛开的鲜花。三根蓝银草做着三件不同的事,虽然并不是技能,但在这一瞬间,唐三终于完成了最简单的心分三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唐三发现自己的蓝银草仿佛变了,原本模糊的轮廓在一瞬间变得清晰起来,四面八方,无数特殊的能量通过这些蓝银草悄然涌入自己体内,再缓缓流出,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却让唐三看清了自己身体周围方圆数百平方米内的每一处细节。

    怎么会这样?唐三心中一惊。伴随着心情的变化,那种清晰顿时消失了。他赶忙又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继续进行着心分三用的控制。那些奇异的能量又再次到来。

    奇异的能量很分散,每一丝都极为微小,那是与玄天功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存在。它们的能量竟然是源于一种情绪,这情绪就是亲切。

    唐三一边让自己保持着现在的情况,一边小心翼翼的去感受这些能量之间的变化。寻觅着它们的源头。

    随着精神世界中的清晰感知,他渐渐发现了这些能量的来源。令他极度吃惊的是,那些能量竟然是从地面上大片大片生长着的蓝银草而来。

    蓝银草,在斗罗大陆上乃是最普通的植物,几乎随处可见。它们除了顽强的生命力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作用。也正是因为如此,唐三的蓝银草武魂才被称之为标准的废武魂。

    可此时此刻,唐三竟然感受到了周围所有蓝银草传递而来的亲切,那些并不属于他的蓝银草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就像是无家的孩子找到了亲人一般,正是这份亲切,让它们成为了唐三的眼睛、耳朵、鼻子,将它们所能看到的一切传入唐三脑海之中。这一刻,唐三似乎成为了整片森林的中心。他的感知甚至逐渐蔓延到了千米之外。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这片史莱克学院的森林之中,所有的蓝银草都因为与自己气息相合而以同样的节奏轻微摆动着。

    那种玄妙的感觉说不出的动人,唐三发现,自己释放出的每一根蓝银草似乎都在这些野生蓝银草的带动下有了生命,野生蓝银草将各种信息不断传入他的大脑,而那些由他释放出的蓝银草也根据这些信息轻轻的动了起来。

    此时,大师看到的则是一副奇异的景象,从唐三脚下蔓延而出的蓝银草都翘起了尖端,以同样的节奏轻轻的在空气中摆动着,释放着欢快而愉悦的感觉,唐三身上原本释放出来的白色魂力光芒竟然渐渐变成了淡淡的蓝色。

    变异?这是大师第一个想到的可能。他几乎立刻就想去打断唐三。变异固然有可能变得更加强大,但也同样有可能像他这样变成废物。他绝不希望自己的弟子步自己的后尘。

    但是,大师还是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因为他发现,此时的唐三,似乎与周围的蓝银草一样,都融入了这片树林之中,就连他原本属于人类的气息都已经消失了。现在他就像一根大号的蓝银草,自己的身体也像周围的蓝银草一样轻轻晃动。

    被蓝色所渲染的魂力并没有出现变异时那种复杂的波动,而是变得轻柔和谐,随着时间的推移,唐三似乎越来越和周围的世界融为一体了似的。

    哪怕以大师渊博的知识也不明白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之间冥思苦想,也不敢贸然去打断。

    奇异的感觉不断的在体内蔓延,唐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处于前所未有的放松,渐渐的,地面上的蓝银草开始出现了变化,似乎是受到了他身上气息的渲染,竟然也开始变成了黑色。

    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唐三脚下数平米的蓝银草出现了这样的变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范围开始变得越来越大。更为奇异的是,那些蓝银草明明没有唐三的魂力去支持,但它们却疯狂的生长起来,每一根也和唐三的蓝银草一样晃动着。

    看着脚下蔓延的黑色,大师心中有些恐慌了,除了没有唐三蓝银草上所具有的毒性以外,这些野生蓝银草看上去竟然和唐三的蓝银草变得一模一样。

    而在这个时候,唐三的感受则是另一种情况,他发现,自己似乎变成了蓝银草中的一份子,也感受到了这些生长在森林中不知道多少年的蓝银草心中的寂寥。那种特殊的感觉令他体内的魂力轻微的波动着、释放着。与那些奇异的蓝银草能量彼此交流之后再重新凝聚回自己的体内。

    突然,大师的眼睛光芒大放,看着唐三的目光已经充满了不可思议。他终于想到了有一种情况会是唐三现在的样子。那就是顶级的拟态环境修炼。

    所谓顶级的拟态环境修炼,就是在最适合自己的环境修炼时,让自己与周围环境彻底融为一体,成为其中地一部份,这样的话,不但能让修炼速度变快。还可以让自己的武魂变得更加纯粹。属性均匀增强。

    可是,这种顶级拟态修炼在大师的印象中是只有七十级以上魂师才有可能出现的。那需要的是极其庞大的精神力。即使这样,也不是任何魂师都能够做到。只有一些特定武魂才有可能完成。唐三才不过四十一级啊,他为什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呢?

    分心控制地最大好处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同时。同时进行不同的控制,能够让技能施展时没有任何缝隙,优秀的分心控制可以精确的把握到自己所控制的魂技每一分特性以及作用对象的变化。这是七宝琉璃宗作为第一辅助系武魂所追求的。

    此时,唐三做到的并不是分心控制。而是另一种更加可怕的能力,环境控制。凭借着自身的武魂气息,控制着同属性地生物。这是何等恐怖的景象?

    以唐三为中心,出现生长情况的野生蓝银草足足蔓延到上百平方米才停了下来。此时此刻,唐三整个人都处于一个密集的蓝银草海洋之中。从这一刻开始,他在不需要从自己体内去分离蓝银草。只要在有蓝银草的地方,任何蓝银草都可以成为他武魂的一部份。

    别说唐三自己,就连指点他的大师也绝对想不到这一番修炼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当唐三从沉浸中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宁荣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就站在大师身边。两个人都用一种古怪地眼神看着他。

    “老师,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唐三疑惑的问道。此时,随着他脱离了之前的感觉,那些疯狂生长过的蓝银草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就像从未发生过似的。

    大师沉声道:“小三,刚才你都感受到了什么?做了什么,详细的告诉我。”

    唐三心中也同样疑惑,赶忙将自己之前在沉浸入那奇异氛围后的种种感觉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话。没等唐三发问,大师已经抢先说道:“我先把我之前看到的情况告诉你,

    “怎么可能?”唐三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师,“老师,您是说,刚才这些地面上野生地蓝银草竟然长地和我的蓝银草一模一样?可是,我的魂力并没有消耗啊!而且好像还增加了不少,和我一晚修炼的成效差不多。”

    大师肯定的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你身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按你所说,这些蓝银草都对你格外亲近。没有丝毫排斥。作为低等植物。蓝银草最多也只是有本能而已,根本就算不上智慧生物。它们对你感到亲切只可能源自于你自身的气息。可是,植物系魂师我也见过不少,从未有人能够像你这样吸引同类植物的。”

    一听大师也无法解释刚才地情况,唐三不禁有些迷茫了,他只能感觉到刚才地情况对自己有益无害,却也说不出为什么会那样。

    “反正也没害处。何必非要找到原因呢?三哥。你就当这是一个迷吧。反正在外人眼中,你已经是个怪物了。再怪一点也没什么。”宁荣荣的吃惊并不大。唐三带给每个人地惊讶已经太多了,她早就已经习惯。

    唐三无奈的道:“看来,也只能让它先是个迷了。或许,以后我会明白吧。荣荣你看。”

    一边说着,三根蓝银草同时从唐三身上激射而出,唐三的身体甚至连动都没动,那三根蓝银草已经在不同方向完成了三个截然不同的动作一根像鞭子般抽击,一根在空中绕起一圈圈圆环,最后一根则是直接发动了缠绕技能紧紧的缠绕在一根大树上。

    三根蓝银草是同时发出的,中间没有一丝停顿。这三个动作也完全是同一时间完成。

    “啊?三哥,你练成了?”宁荣荣瞪大了眼睛,“我在家的时候虽然懈怠,但也练了好几年,可也达不到你现在的程度。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唐三苦笑道:“我并没有练成。换个地方就不行了。只是因为在刚才那种境界中,周围的每一分变化已经完全烙印在我脑海之中,我只需要同时传递出自己的想法,甚至不需要用眼睛去锁定目标,就能够轻松的完成这三个动作。但还做不到不断的控制它们变换。中间还是需要一定的延迟。如果不是在这里,我连同时控制他们做第一个动作都做不到。但不论怎么说,我似乎已经找到一些窍门了。”

    宁荣荣突然快步走到唐三面前,直勾勾的看着他。

    她那双美眸本就很吸引人,再加上此时两人距离很近,呼吸可闻,唐三顿时吓了一跳,赶忙尴尬的避开宁荣荣的目光,同时向后退出一步,“荣荣,你干什么?”

    宁荣荣板起面庞,正色道:“三哥,你知道么?有的时候,我真的想敲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在你面前,我们其他人都不配用怪物这个称号了。”话还没说完,她自己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师道:“好了,你们不要闹了。既然小三也摸到了一些门径,你们就继续练习吧。想要成功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否则,就算是天才也会变成庸才。”

    枯燥的修炼继续,唐三一边练习着分心控制,脑海中却总是会浮现出自己在将精神放松,释放出蓝银草武魂时对周围野生蓝银草的那种感觉。隐约中他明白,这种感觉似乎并不是植物系魂师就能够拥有的。难道,自己的蓝银草武魂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可是,在以前这么长时间的修炼中,它也没有体现出什么特殊性啊!

    这个疑问一直虚悬在唐三的脑海之中,直到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第三天的比赛开始时,唐三还依旧在琢磨着。

    大赛开始已经过去了两天,所有魂师学院也都完成了第一轮的预选赛。毫无疑问,在这二十八支魂师队伍之中,最倒霉的就是天斗皇家学院二队的那些队员了。虽然有治疗系魂师为他们疗伤,但骨断筋折的伤势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够痊愈的。想要从预先赛中出线已经不太可能。连主力的实力都那么普通,更别说那些二队的替补了。

    今天即将开始的是第二轮预选赛。当史莱克七怪等人来到天斗大斗魂场外面的时候,他们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同的待遇。

    聚集在大斗魂场外准备入场的观众们看到他们那一身绿色的装扮时,自觉的闪开一条通路,议论声虽有,但却比上次要小的多了。那些犹如芒刺在背的眼神也几乎消失。更多的是敬畏。

    作为预选赛第一轮第一场,史莱克学院给观众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虽然那场战斗的时间很短暂。但史莱克学院出战七人所展现出那疯狂的爆发力,有些残忍的攻击手段。无不令观众们心生摇曳。

    实力的展现,令这些观众再也不敢小看这支衣着奇葩的队伍,两名四十级魂师的出现已经让他们成为了预选赛出线的热门学院。

    弗兰德今天没有先跑,反而是换上了一身和学员们同样的队服走在最前面,昂首阔步,一脸得意的样子。

    虽然没有了观众的嘲笑,但史莱克学院的队员们却依旧低着头,没错,他们用实力告诉观众,自己并不是鱼腩。可现在他们背上的字却换了。

    由于史莱克学院队在第一轮比赛的完美表现,再加上弗兰德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的找到了广告商赞助。那是一家卖上等花露的商家。据说整个天斗帝国一半的花露生意都是他们家做的。

    花露是从鲜花中提取汁液,经过一定的配比合成,掺入洗澡水中而用。能够让人在洗澡之后身上带着相应的香味儿。身受女性喜爱。不论是贵族家的女子还是普通平民女子,对花露都没有任何免疫力。当然,他们购买的档次是不一样的。

    此时,史莱克学院众队员背后的字就变成了:魅力万丈,奇香花露,洗洗更健康。

    在看到新队服的时候,史莱克七怪都有一头撞死的欲望,还是马红俊比较倾向弗兰德,安慰众人,至少,他的老师还没给大家找一个卖马桶的商家。不然,他们就不用出门了。

    那奇香花露给的价格也相当诱人。一场比赛一千金魂币,直到全部比赛结束为止。通过预选赛,晋级赛的时候每场比赛赞助奖金增加到两千金魂币。如果能杀入总决赛前三名,将再额外支付五万金魂币。总的算下来,如果史莱克学院能够获得最后地冠军,那么,他们也能够得到十余万金魂币的收入。只是背上多几个字就有这样的收入,弗兰德是相当满意。为了让史莱克七怪穿上这身衣服。他今天特意起了表率作用。

    如果不是弗兰德,换个人的话,恐怕史莱克七怪说什么也不肯穿的。但是,他们永远也忘不了以前的史莱克学院因为经济问题而关闭时弗兰德的表情。所以,虽然心中不愿,他们终究还是穿上了这身更加奇葩的队服。

    在观众地目送中进入大斗魂场,这一次立刻就有两名工作人员迎了上来,引着他们来到参赛队伍休息区。

    从昨天开始,每天都要进行十四场比赛看到史莱克学院到来,其他学院的队员们投来不少目光。被关注最多的无疑就是展现出万年魂环的唐三。实力展现确实是证明自己的最佳手段。此时史莱克学院的队服后面字虽然改了,可这些即将成为他们对手的学院却无心关注这些。他们更关心的是如何才能击败史莱克学院。

    “院长,我们今天的对手是谁?”戴沐白向弗兰德问道。

    弗兰德愣了一下,道:“我怎么知道?是我参加比赛还是你们参加啊!”这几天他忙着找广告合作。不但是现在这个花露广告,还有几个广告都在商量价钱之中,哪有时间去关注比赛。

    戴沐白一阵无语,“院长大人,您也不能光想着赚钱。也应该关心关心我们吧。”

    弗兰德嘿嘿一笑,道:“臭小子,你有意见么?”

    看着弗兰德眼中怪异的神情,戴沐白机灵灵打了个寒战,赶忙摇摇头,道:“没,没有。”

    弗兰德微笑道:“虽然我是院长,但分工不同。放心吧。你们地对手这几天二龙都在观察。待会儿她会把你们下一场对手的详细情况告诉你们。我要提醒你们一下,这次要是得不到冠军,我可不会允许你们毕业的。”

    正在说话之间。大师和柳二龙一起走了过来。他们可没有弗兰德的表率义务,都穿着自己的衣服。

    大师和柳二龙的表情感觉上有些奇怪,从他们脸上,史莱克七怪读出了凝重的情绪。难道说,这预选赛中也会遇到麻烦?

    看着大家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大师沉声道:“你们预选赛第二场地对手很强。现在你们有三个选择。第一是放弃这场比赛,保存实力。毕竟。预选赛积分前五的队伍都能够进入晋级赛和总决赛。第二。是以上一场的阵容上场一战,但你们的胜率连百分之一恐怕都没有。第三。以全主力阵容出战,但就算能够获胜,你们的实力也肯定会完全曝光。”

    史莱克七怪面面相觑,他们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对手居然让大师表情如此凝重。难道这对手能和当初的皇斗战队相比么?

    旁边的柳二龙道:“象甲宗你们听说过吧。七大宗门排名第六。你们今天的对手来自象甲宗所创的象甲学院。对方地七名参赛人员都是象甲宗地直系子弟。其中三人达到四十级,另外四人也有接近四十级的实力。可以说是象甲宗新一代的精英。”

    象甲宗?听到这三个字,史莱克七怪的表情不禁都变得凝重起来。他们很清楚象甲宗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就像七宝琉璃宗被称为最强的辅助宗门一样,象甲宗也有自己的称号。那就是最强的防御宗门。

    象甲宗地祖传武魂名曰钻石猛犸,是一种防御力极高地超级武魂,特性主要体现在力量和防御上。同等级的武魂,几乎没有魂师能够攻破他们防御地。如果不是因为象甲宗并没有一位封号斗罗的存在,恐怕他们的排名也不会仅仅在七大宗门中的第六位了。

    尽管如此,象甲宗宗主,八十七级的魂斗罗也能够凭借自己强横的防御力硬顶一些非主攻击的封号斗罗。可见其武魂的强大。

    听了大师的话,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大师继续道:“如果是在开阔之地作战,或许你们上一场的阵容还有几分机会,象甲宗最不擅长的就是速度,凭借游斗来消耗对手魂力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比赛擂台的面积就那么大。在这个面积内作战,你们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对手虽然没有辅助魂师,但因为武魂相同,叠加的威力极其惊人。从理论上来说,为了最后的胜利,我建议你们放弃这场比赛。毕竟,预选赛只要前五名就足以出线了。在早期隐藏自己的实力并没有什么不妥。”

    弗兰德惨叫一声,“要是避战的话,我的广告……”

    柳二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弗老大,我看你是掉钱眼里了吧。眼光要放的长远。万一小怪物们在这场比赛中受了重伤,对于之后的比赛就更加难以应付了。高级魂师学院中人才也不少。你不要忘了,他们面对的都是二十五岁以下的对手。如果他们也是二十五岁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年龄限制了他们实力的发展。”

    弗兰德一脸苦相的看向戴沐白和唐三,“你们自己决定吧。”

    戴沐白和唐三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吭声。一旁的马红俊忍不住道:“不然我们就都出场算了,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实力又如何?”

    奥斯卡却道:“让别人预先知道我们的实力当然不好。这样对手就能够针对我们的情况做出战术调整。这预选赛或许没什么,但不要忘了,我们在总决赛和晋级赛中要面对的对手强大的多。失去了突然性对我们会很不利。”

    戴沐白向唐三问道:“小三,你怎么看?你是团队的灵魂,主控者。还是由你来决定吧。”

    淡淡的精光从唐三眼中闪过,双拳缓缓握紧,“战。”

    虽然他的回答只有简单的一个字,但就是这一个字却令史莱克学院众人精神同时振奋起来,一股强烈的战意从唐三身上弥漫而出。

    唐三的目光转向注视着自己的大师,“老师,您说的三种情况我都明白。但我想,还是有折中之法的。参加比赛,我们固然是想要获得最后的胜利,但同时也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实战能力和应变能力。如果面对强大的对手我们就退缩,对士气的影响将会很大。所以我想,不如取中。在人员上我们调整一下,既不让所有隐藏的实力都暴露出来,但也要有足够的实力来应付对手。”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