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四集 象甲宗 第九十八章 追魂夺命阎王帖

    唐三一直在刻苦的修炼,从未有一刻停止过,这种去感受野生蓝银草的全新修炼方式令他隐约中像是找到了什么东西的密码。具体是什么,就要看一段时间修炼之后的变化了。

    大师听了唐三的解释,微笑道:“好,那你就先回去吧。他们就算了。这些天的比赛也够辛苦的。让他们休息一下。记着待会儿换上衣服再出去,路上注意安全。”

    “好。”唐三微笑答应着,大师的话带给他的是父亲般的关怀和温暖,微微向大师行礼后,也没惊动观看比赛的其他人,悄然从后面离开了。

    史莱克学院众人都在津津有味的看着比赛,大家都没注意到唐三的离去。

    反而是在参赛者观战台另一边,一双阴沉的眼睛始终注视在唐三身上,当唐三从观战台上消失时,那双阴沉的目光也随之消失了。

    换好衣服,唐三悄悄的溜出了天斗大斗魂场。

    此时,大斗魂场外除了一些没买到票入场的观众和一些倒票的黄牛党以外,到还算清净。

    出了大斗魂场,唐三快步朝着史莱克学院的方向而去。此时他心中就惦记着应该如何将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强,还有蓝银草变化的奥秘。

    现在还是上午,阳光明媚,温暖的光线照射在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唐三很喜欢这样沐浴在阳光下。一边思考着修炼地问题一边行走的感觉。全身放松,说不出的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唐三觉得今天地路似乎有点长。虽然沉浸在对分心控制技能的思考中,但感觉上应该也已经要到学院了才是。

    可抬头一看,这里却似乎距离学院还有一段不短的路。

    难道是我今天走的慢了?唐三皱了皱眉,再次加快脚步前行。

    走着走着,唐三的脚步突然放慢了下来,隐约中,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阳光明明撒在身上,可那种温暖的感觉却已经消失。反而有一丝淡淡的阴冷似乎在无形中从四面八方悄然涌来。

    放缓的脚步停下,唐三眼底地光芒顿时变得警惕起来,周围的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过往行人络绎不绝的从他身边经过。从这里距离史莱克学院已经不算很远了。

    难道是我多心了?唐三回头向自己走过的路看去,锐利的目光从周围行人身上扫过,但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似的。

    定了定神,唐三这才再次抬脚,向前走去,玄天功却不自觉的凝聚起来。

    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觉,自从经过冰火两仪眼中的锻炼之后。这种感觉就变得分外明显。敏锐的直觉令唐三心中那一丝不安正在不断放大着。

    但心态地沉稳却令他没有再次加快步伐,而是缓缓前行,同时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感知扩散,寻觅着周围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

    前行片刻,唐三突然停下脚步,脸色已经变得凝重起来。不对。绝对有问题。

    虽然他的感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唐三的心思何等缜密,从第一次停下脚步到现在,他一共走了六百零五步,按照正常的情况。现在自己应该已经抵达史莱克学院门口才对。

    可现在看来,距离史莱克学院的大门还有一小段距离。人的步伐大小或许会有变化,但变化却绝对不会差这么多。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唐三立刻就警惕起来。诸葛神弩第一时间落入他掌握之中,也顾不得周围还有路过的行人,他直接召唤出了自己地蓝银草武魂。

    从那丝阴冷的气息中,淡淡的杀机弥漫。那是足以威胁到生命的杀气。

    周围突然变得很静,之前在街道上应有地声音竟然在这同一时间悄然消失了。

    眼前的景物也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一切都在这一刻变得不清晰起来。

    一道淡淡的身影在唐三面前十米外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不愧是史莱克学院最出色的弟子,警惕性果然很强。可惜,你发现的已经晚了。”

    那是一名白衣老者。这个人唐三不只一次见过。就是那个苍晖学院的带队老师。弗兰德曾经提醒他注意过的七十二级魂圣,时年。

    看到这个人。唐三的心不禁越来越沉,静静地注视着时年,道:“原来是苍晖学院地老师,不知道您在这里拦住我有何指教?”

    时年淡然一笑,道:“指教到没什么,只是需要你消失而已。”

    唐三冷然道:“为了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

    时年嘴角处浮现出一丝冷意,“这些天我一直在寻找机会。可惜,你一直都和史莱克学院的其他学员在一起,令我无法出手。可你今天还是把这个机会给了我。真是可惜了,你不是我苍晖学院地弟子。”

    “你要杀我?”唐三的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

    时年冷哼一声,“怪只怪你太出色,史莱克学院战队实力虽强,但真正最强的一点正是在你身上,只要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们苍晖学院就有进军下一轮的可能。”

    唐三冷笑一声,“你以为杀了我,你们苍晖学院就能战胜我们史莱克学院么?”

    时年淡淡的道:“杀你一个不行,我就继续杀。杀到足够为止。或许,下一个选择那个叫戴沐白的学员比较合适?”

    唐三看了看朦胧的四周,“你就在这里出手?别忘了,这里可是街道。你杀了我,也别想在魂师界立足了。”

    时年笑了,他的笑容令脸上的皱纹看上去足以夹死苍蝇,一双阴鹫的眼睛中寒光闪烁,“我既然决定动手,就早已有了万全准备。你指望和你们关系密切的七宝琉璃宗给你报仇么?放心吧,我不会留下证据给他们的。你看看,这里真的还是天斗城的街道么?”

    周围朦胧的景象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唐三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片荒郊野外之中,回首望去,隐约能够看到天斗城的城头。他立刻就判断出,这应该是城外的一片小树林中。

    唐三的反应何等之快,手上早已完成了机璜的诸葛神弩就在周围一切变得清晰的刹那间铿锵大作。十六根锋锐的铁精弩箭带着强横的穿透力眨眼间已经到了时年胸前。

    光影闪烁,十六根弩箭一闪而没。

    但是,唐三的脸色却在这一刻变得更加难看了。

    没有血,是的,十六根弩箭虽然没入了时年胸膛,但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弩箭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连一丝声息都没有再发出。

    时年有些吃惊的看着唐三手中的诸葛神弩,“那是什么?威力很强的武器。是魂导器?”

    唐三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时年。

    时年笑了,这一次他的笑容显得很放松,“在同龄人中,你无疑很强。甚至我没见过比你再出色的青年魂师。可惜,你与我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天才二字就能够扯平的。你手中的武器不错,可惜,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身体所处的位置,都是我带给你的残梦之中。即使是我刚才让你看到的真实景象,依旧是幻境。在我的残梦里,我就是一切的主宰,别说你才只有四十级,就是和我同等级的魂师,也无法从我的残梦中挣脱出去。”

    唐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手中诸葛神弩重新收回到自己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之中。

    “唐三,你知道我一生中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时年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或许变态二字很合适他现在的样子。

    “是什么?”唐三淡淡的问道。

    时年微微一笑,道:“我这一生,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对手在我的残梦中发疯,直到死亡。马上我就将看到一个被誉为天才的青年变成这样,我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兴奋。”

    “你一定要杀我?就没有任何转圜的可能?”唐三淡淡的问道。

    时年的脸色突然变得狞厉起来,“我既然让你看到了我,你认为我还会放过你么?不用试图挣扎,一切对你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如果人真的有灵魂,那么,你就用自己的灵魂看着苍晖学院如何杀出预选赛,进入下一轮吧。”

    唐三没有再说话,而是在原地盘膝坐了下来,蓝银草自然成型,在他身体周围布置出一层缓缓盘旋的防御。

    时年笑了,哈哈大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抵御我的武魂了么?小伙子,你实在太天真了。如果我的残梦是这么好抵御的。那我也不配魂圣二字。等着看吧。你将在极度的痛苦中消亡。而这些痛苦,将是你自己给予自己的。”

    时年的声音逐渐变得轻微起来,周围的一切再次朦胧,仿佛他已经远去,又像是已经消失。

    唐三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的凝聚着自己的魂力。由于身体周围蓝银草的不断转动,从外面很难看清楚端坐在其中的他脸上是怎样的表情。

    周围的一切开始出现变化,唐三突然吃惊的发现,原本在自己控制下盘旋在身边的蓝银草似乎消失了。虽然在感觉中它们还存在,可视线之内却已经没有了它们的踪影。

    周围的景色一变,已经不是先前的小树林,那是一座悬崖。一座令唐三无比熟悉的悬崖。

    鬼见愁,我怎么会在鬼见愁。唐三原本平静的双眼骤然睁大。

    这个地方给他留下的记忆太深太深。前方数米外,就是那云雾袅袅的深渊,而在后方,十余道白色身影正在变得清晰。

    低下头,唐三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上的衣装已经换了,那斗大的唐字已经告诉了他许多。梦,难道在斗罗大陆中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自己终究还是那触犯了门规地唐门弟子么?

    唐三呆呆的注视着前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迷茫起来,那渐渐清晰的十余道身影将他所有可以退避地路线全部封死。一张张熟悉而愤怒的面庞逐渐出现在他面前。

    “唐三,你竟然偷盗本门玄天宝录。罪恶滔天。”

    “唐三,望唐门将你养大,受你技艺,你竟然做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

    一个个声音不断在唐三脑海中放大,那一张张面孔也不断的扩散,很快,那十余唐门长老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将他团团包围。

    “各位长老。你们听我说。”唐三忍不住疾呼出声。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唐三,你罪大恶极,将承受本门最高刑罚。”

    唐三的四肢已经不能动了,被四名长老同时扣住,其中一名长老已经抬起了手,内家罡气从掌心溢出,一掌就拍在了他的手臂上。唐三惨叫一声,整条左臂刹那间寸寸断裂。十倍放大的痛苦瞬间蔓延到大脑之中。他整个人都剧烈的痉挛起来。

    紧接着是左臂,双腿。在长老们地内家罡气面前,唐三身上的骨骼不断破碎着。直到身上再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可是,他却偏偏没有死,整个人在那里不停的痉挛,不论身体周围传来的痛苦再强烈,他的精神却依旧是亢奋的,亢奋的精神就意味着他要全面承受着那痛苦带来的每一分感觉。

    长老们的面庞渐渐淡化,他们将全身骨骼寸寸断裂地唐三留在了鬼见愁的悬崖上,并告诉他,要让他在这里哀嚎七天七夜,死于鹰隼之口。

    唐三的双眼此时已经变得朦胧了。剧烈的痛苦不断席卷而上,令他整个人的身体在痉挛中抽搐着。

    他眼前的场景依旧是在鬼见愁,可是,他面前却已经开始出现了另一道身影。

    修长、优美。长长的蝎子辫,娇俏的小脸,正是小舞。

    和小舞同时出现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在小舞柔技下全身骨骼多出碎裂地猥琐大叔,不乐。

    “小,小舞……”唐三想要呼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他不明白。为什么小舞会和不乐在一起。

    不乐的一只手紧紧的勒着小舞的脖子,正一脸淫笑地看着唐三。而小舞脸上。却充满了悲愤和不甘。

    “哥,哥,救我,救救我……”小舞拼命的挣扎着。可她却怎么也无法从那怪大叔不乐的手中挣脱出来。

    令唐三双眼险些滴出血来的是,小舞身上的衣服正在不乐手中一件件减少,露出了宛如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

    看着不乐那双粗糙的大手开始在小舞身上游走,看着他嘴里不断滴落的涎水和那一脸淫笑。唐三却什么也做不了。

    鲜血,开始从他眼角处滴落,可全身骨骼碎裂地他,此时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舞受到侮辱。

    小舞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憎恨,而这份绝望和憎恨竟然完全是给唐三地。

    不,不要——,唐三想要呐喊,想要起身,可是,他却说什么也动不了。眼看着,不乐罪恶的手已经探向了……

    “小美人,既然不能抗拒,你就好好享受吧。叔叔疼你。哈哈哈哈……”不乐的声音宛如夜枭般难听,每一个字都像尖针一般,深深的刺入唐三心中。

    “不——”撕心裂肺一般的声音在唐三心中疯狂响彻。他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极度的狂躁之中。可是,眼前的画面却变得份外清晰。

    不乐恶心的喘息声,小舞绝望的眼神,都不断在他的六感中放大着。第七个魂环不断释放着夺目的黑色光彩,他的脸上布满了残忍和变态的诡笑。

    而就在他面前十米外,唐三整个人正躺在地上剧烈的痉挛着,蓝银草就在唐三的身体周围盘旋,时年根本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唐三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很久没有这种虐杀的乐趣了。可惜了这天才青年,谁让你站在了我的对立面呢?很好,我就要看看,你是如何死的。

    真的很想看看,他此时经历的幻境究竟是什么?

    我的第七魂技梦魇只会制造人内心中最恐惧发生的事情。这个天才少年最恐惧的又是什么呢?

    唐三的身体在蓝银草中的痉挛似乎渐渐变得弱了下来。整个人都只是轻轻的抽搐着。

    盘绕的蓝银草渐渐滑落地面,残梦能够清晰的看到满脸通红的唐三嘴角处已经流淌出一丝鲜血。

    天才又如何?还不是要在我的武魂残梦中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时年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残忍了,“真是可惜,如果我能够达到封号斗罗的实力,就能够在武魂中看到他所经历的一切。那样就更加完美了。”

    天斗大斗魂场。

    正在聚精会神观看比赛的小舞右手突然抖动了一下,怀中传来一阵灼热的感觉。

    带着些惊讶,小舞探手入怀,将那金刚不坏的相思断肠红取了出来。

    相思断肠红似乎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花朵上闪耀着淡淡的红光,一股灼热的气流扑面而来。

    这是怎么了?小舞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花瓣上的红光,一股强烈的不安从心底涌起。

    猛的回过头,去寻找那自己最关心的人,但是,她却发现那座位上已是空空如也。

    血色光芒,血光之灾,小舞的心瞬间揪紧。

    “小三去什么地方了?”她紧张的问。声音之大,令史莱克学院众人同时惊愕。

    大师道:“小三说他先回去修炼了。”

    “小三出事了。他肯定出事了。”小舞手握相思断肠红,毫不犹豫的向外跑去。

    宁荣荣看着小舞跑出去的方向,“小舞这是怎么了?大师不是说小三回学院了么?在天斗城内还能有什么事?”

    “不管怎样,我们也去看看。”戴沐白也站了起来,追着小舞的方向跑了出去。史莱克七怪同气连枝,众人纷纷起身。虽然他们心中都不认为唐三会出什么事,但为放万一还是集体行动。

    幻境依旧在继续,猥琐大叔不乐已经准备进行着最后一步,他那罪恶的扬起已经贴向小舞,整个画面在唐三眼中不断的放大。那撕心裂肺的痛苦仿佛要将唐三的心撕成碎片一般。就在这时候,双目血红的唐三突然变了,变得是他的眼神。

    刹那间,眼中的血红突然消失,紫金色的光芒喷吐而出,在他面前的小舞和不乐在那紫金色的光芒中瞬间破碎。周围所有的一切幻境在唐三眼中几乎是瞬间消失。

    左手拍地,身形弹起,唐三整个人在空中做出了一个半转的动作,整条右臂就在这半转动作中猛的甩了出去。他那紫金色的双眸,正好对上了一脸惊愕之色的时年。

    一道无声无息的黑芒,已经到了时年身前。作为魂圣,时年的反应极快,这个时候他再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双臂在几乎不可能的瞬间同时抬起,魂力极度凝聚。左臂微微一麻,那道黑芒已经没入其中。就连他在瞬间不惜伤害自身极限催动爆发而出的魂力也没能挡住。

    砰——

    唐三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在空中翻转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双眼的光芒已经恢复了正常,一只手勉强支撑着自己的上身抬起,另一只手抹掉嘴角处的血迹。

    虽然挡住了那道黑芒,但时年此时的眼神却已经是一片呆滞,喃喃的道:“不,这不可能。你不过是一个刚过四十级的魂宗,怎么可能破掉我的第七魂技。”

    唐三冷冷的看着他,扶着旁边一株大树,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输了。”

    “哈哈哈哈——”时年一阵狂笑,“我输?你小小年纪,口气倒是不小。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识破我第七魂技梦魇的。但你认为,这样就能够战胜我了么?真是太可笑了。凭我七十二级的魂力,就是不使用任何技能,也不是你能破防或者限制住的。就算你破了我的技能,结局也不会改变。不过,在你死之前。我给你个机会。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破掉我梦魇神技地。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唐三倚靠着大树站在那里。“你没有知道的资格,还是做个糊涂鬼吧。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再——见——

    时年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地脸色突然变得怪异起来,整个人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在那里,右手抬起,指着唐三。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的双眼仿佛要从眼眶中瞪出来一般。

    唐三依旧冷冷的看着对手,对于眼前发生这一切,似乎早已经在他预料之中。

    砰的一声,时年的身体应声倒地,七窍黑血横流,整个人身上都已经弥漫着一层奇异的黑色,黑血在地面扩散,似乎在不断掏空着他的身体。渐渐地,由内而外扩散到皮肤、骨骼,时年的身体竟然就那么在黑色中烟消云散。

    时年真的是莫名其妙而死么?不,当然不。上天是公平的,运气这种东西只是相对而言。他是死在唐三手中,或者应该说是死在唐三的算计之中。

    身为七十二级魂圣的时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唐三的紫极魔瞳正是一切幻境的克星。如果是原本的紫极魔瞳,或许还会因为双方魂力的巨大差距而无法破开时年地第七魂技。

    但是,唐三的紫极魔瞳经过服用望穿秋水露后。就像火眼金睛一般,别说是第七魂技的幻境。就算是第九魂技,只要是幻境,一样无法蒙蔽他的双眼。

    早在唐三发现不对的时候。他就暗运紫极魔瞳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时年自以为唐三身处幻境之内,可其实唐三一直都知道他真正所在的位置。只是始终没有发作而已。

    四十一级与七十二级之间的魂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唐三知道,就算自己想要逃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从时年露面要杀他开始,他就在给自己营造机会。营造一个给对手一击必杀的机会。唐三知道。那将是自己唯一活下去地可能。

    所以,他一直在等。哪怕是承受幻境那样痛苦的折磨。他也隐忍了下去,直到小舞即将真正受辱的时候他才爆发。尽管那时候并不是唐三想要寻觅的最佳时机,但是,当时地他却已经忍无可忍。

    以唐三的聪明,他会不知道蓝银草笼罩身体根本无法在幻境中保护自己么?不,当然不。他那蓝银草的使用,并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为了遮挡时年的视线而已。

    在时年被遮挡的情况下,唐三从他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了一样东西,一样令他唯一有可能翻盘的东西。

    唐门内门暗器排名第三,追魂夺命阎王帖。

    没有选择机括类暗器,也没有选择自己制作出,能够笼罩大范围的子母追魂夺命胆。因为唐三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一旦失败,以双方地魂力差距,就算对手不使用残梦武魂,死地也将是自己。除了阎王帖,唐三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武器能够破开对手的防御。

    他甚至没有使用任何控制技能去锁定对方地身体,因为那根本不需要。一是因为唐三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魂力施展魂技,再就是,阎王帖需要锁定对手么?如果是那样,这件暗器还怎配排名唐门第三?还怎么会被誉为阎王的请帖?

    那淡淡的黑芒,凝聚的却是唐三全部魂力。这是唐三在修为超过四十级后,才拥有的一击之力。

    当初在冰火两仪眼旁,唐三一共炼制了三枚阎王帖,此时,终于展现出了它那恐怖的效果。

    阎王帖,效果两重,又称一帖双杀。

    剧毒,无解剧毒。哪怕在毒针入体的瞬间,将肢体斩断,也无法阻止那毒素的瞬间扩散。

    哪怕是唐三自己,在使用阎王帖的时候也需要将自己的玄玉手提升到极限,不敢轻易与之接触。

    除了毒以外,阎王帖更加恐怖的是它本身的构造。入体之后,它立刻就会碎裂散去毒素随血脉传递的同时,碎裂的阎王帖也会跟随血脉直接攻入心脏。

    这既是一帖双杀,阎王帖下从无活命者,哪怕是唐门自己,也没有解毒的可能。并不是说阎王帖的剧毒就不能被解除。世间总是一物降一物,有毒自然会有解药。

    但是,阎王帖蔓延的速度实在太快太快,就算有解药,也绝对没有服下的机会。

    阎王帖入体,只会感到微微一麻,它不会带来痛苦,当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已经是死亡之时。以之前时年七十二级的魂力,也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的工夫,整个人就已经化为了一滩黑水。

    唐三没有离开,因为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力气,阎王帖是那么好发出的么?将内力凝聚于一点,需正好达到阎王帖本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再将其释放,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无视防御。

    任何护体罡气都无法阻挡阎王帖的侵袭,这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再加上特殊的手法,闪躲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世界,或许会有所变数,毕竟,有些强大的防御类魂技未必就不能阻挡阎王帖的攻击,譬如像当初唐三他们所遇到的玄武龟魂师。

    如果玄武龟这个武魂修炼到一定程度,再加上事先有所准备把全身护住,也不是挡不住阎王帖。

    可惜,时年是一位幻境魂师。防御他本就不是很擅长。更何况,他又怎么知道唐三会拥有如此恐怖而霸道的暗器呢?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唐三看着已经化为一滩黑水已经令周围地面一圈都变成枯黄,心中也不禁一阵后怕。

    要杀他的,毕竟是一位七十二级的魂圣。

    如果对手不是使用幻境,而是一位强攻系魂师,就算自己的阎王帖能够击杀对手,恐怕也会是一个同归于尽的结局。

    在他内心之中,强烈感觉到了自己实力的不足。

    虽然在同龄人中,自己可以算是翘楚,但和真正的强者相比,还差的太远太远。

    从如意百宝囊中摸出一片龙芝叶塞入口中,恢复着自己的体力,正在唐三准备调息一番,尽快返回史莱克学院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突然从时年所化的那滩黑水中看到了一团彩光。

    一股强烈的惊讶涌上心头。他对阎王帖剧毒的腐蚀性再清楚不过。

    别说是衣物,就算是坚硬的宝石也会在那剧烈的毒素腐蚀下化为乌有。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没有被毒液腐蚀?

    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唐三小心翼翼的接近到黑水旁边,当他清晰的看到那彩光闪烁的物件时,整个人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了。

    那是一段骨头,长约七寸,前端略微弯曲,生有三寸像是指骨一样的凸起,从位置看,竟是一段缩小的左臂骨骼。

    两个字骤然在唐三脑海中扩散,令他的大脑顿时陷入了短暂的空白。

    魂骨。

    是的,这肯定就是魂骨,左臂魂骨。那拥有残梦武魂的时年,竟然还有一件这样的宝物?

    唐三心中并没有惊喜,而是恐惧。如果之前,时年用出这块魂骨的效果,那么……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