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五集 破幻魔瞳 第九十九章 又是一块魂骨

    从七十二级魂圣时年所化的毒液中,唐三看到了一块闪耀着七彩光芒的魂骨。

    这块魂骨的出现,令唐三心中一阵恐惧。他又怎么能不恐惧呢?

    如果之前时年使用了这块魂骨的威力,就算不使用武魂,也绝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本就巨大,再加上这样一块魂骨的存在。

    唐三知道,自己是幸运的,如果不是幸运女神的眷顾,或许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时年实在太小看唐三了,以他七十二级的实力,也根本不可能想到对唐三使用魂骨。他对唐三直接用出了自己的第七魂技梦魇,已是相当的谨慎。

    如果不是唐三拥有窥破一切迷幻类魂技的紫级魔瞳,如果没有那霸道绝杀的阎王帖,如果不是时年没有全力以赴。

    这些如果哪怕只有一个实现,那么死的就将是唐三。

    唐三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他从旁边掰下一根树枝,小心翼翼的将那块魂骨挑了出来,当魂骨成功被挑出的时候,他手中的树枝也已经被腐蚀殆尽。

    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取出随时都储备的清水对那块魂骨进行反复冲洗。

    令唐三意外的是,这块看上去十分炫丽的魂骨上并没有沾染什么毒液,就算是清水与其接触,也是一瞬间就会滑落。不会在其上留下任何水珠。

    不愧是魂兽中万不存一地至宝。休息片刻后,唐三的玄天功恢复了几分,功运右手。以玄玉手将那块魂骨捡了起来。

    魂骨一入手,立刻就传来一股极为奇异的感觉,仿佛它本身就是属于自己地一部份似的,尤其是当唐三用左手碰触到这块魂骨的时候,其中蕴含的特殊能量更是像要钻入自己左臂中一般。

    唐三相信,只要自己稍微用玄天功进行引导,立刻就会和这块魂骨融为一体。

    对于魂师来说,还有什么能比魂骨更具有吸引力的东西呢?哪怕唐三两世为人。此时也不禁激动的心跳加快。连握着魂骨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着。

    内心之中,一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他赶快与这块魂骨融为一体,以免夜长梦多。

    一旦完成融合,唐三就将成为拥有两块魂骨地魂师,多一块魂骨,就相当于多一个保命或者是歼敌的强力技能。虽然唐三看不出这块魂骨会赋予自己什么样的能力,但他可以肯定,这块魂骨必非凡品。或者说,任何一块魂骨,都不可能平凡。

    魂骨作为魂兽死亡后可能掉落的特殊物品。唐三在当初听大师仔细讲述过它的用途和获得困难程度后。联系自己上一世的认知。

    他隐约猜到,这魂骨的存在,就相当于是自己前一世佛教中的舍利子。只不过魂骨是魂兽的舍利子而已。

    修为越高的魂兽,出产魂骨地几率也就越大。但只有十万年魂兽出产魂骨的可能性才是百分之百。这也是为什么十万年魂兽的魂环始终处于大陆珍奇榜首位的重要原因。

    如果能够在拥有足够承受能力的时候裂杀一只十万年魂兽,不但可以得到无比强大的十万年魂环。

    同时也立刻能够获得一块十万年魂兽掉落的魂骨。

    可惜,十万年魂兽的存在实在太少太少。在整个魂师界的历史上也没出现过几次。

    唐三接连深吸两口气,勉强将自己融合这块魂骨的心思压下去,一咬牙,这才将其放入道了自己地如意百宝囊之中。

    他当然不是不舍的吸收这块魂骨,之所以没有贸然吸收。还是因为大师对他的教导。

    魂骨固然是极品宝物。

    但和魂环一样,不同魂骨对于不同魂师的作用绝不相同。魂骨虽然在魂师死亡后会掉落,但只要魂师地生命还存在,它就无法更换。

    也就是说。魂师一旦对某块魂骨进行了融合,那么,这块魂骨就会像魂环一样跟随他一生。

    在这方面,魂骨甚至比魂环更加霸道。魂环还有一种方法可以从身上解除,那需要以永远无法再获得该魂环为代价。

    比如,一位九环的封号斗罗,如果放弃自己身上的一个魂环,那么。他永远也不可能再获得第九个魂环。只能是八环魂斗罗而已。

    因此,放弃魂环也只是理论上存在而已。而魂骨的掉落却只有一种情况。就是魂师死亡。否则的话,绝对无法放弃。

    当初大师在教导唐三的时候就对他说过,魂骨虽然好,但更要选择适合自己的,如果摸不清魂骨的作用,不要急于融入,否则地话,就有可能浪费自己身上六个魂骨之一地位置。

    大师在这方面的知识当然不会有错,但魂骨对于魂师地吸引力实在太大太大。如果不是唐三心志沉稳坚毅的话,恐怕在认出魂骨的时候,还是会与它融合。

    就算再差的魂骨,也依旧有一定作用的。有总比没有好。

    别说是普通魂师,就算是封号斗罗也未必就全能拥有魂骨。

    更不用说集齐六块魂骨了。

    阎王帖的毒素虽然霸道,但在毒素释放之后,离开血液就会失去它原本的作用,所以唐三不需要担心时年所化的黑水会对周边环境产生过大的影响。

    休息片刻,唐三也不敢在此地久留,谁能说除了时年之外,不会有其他苍晖学院的人来对他不利呢?体力恢复了几分后,唐三立刻离开了树林,为了自身安全着想,他不得不催动紫极魔瞳,出了树林之后一边极尽目力观察着四周,一边小心翼翼的返回天斗城。

    幸好,从树林到天斗城的距离并不远,进入城市之后,唐三强忍着体内魂力的空虚感快速返回史莱克学院。

    还没走到学院门口,唐三就已经看到了站在那里,正焦急等待着的小舞。

    “哥——”看到唐三,小舞眼中泪水夺眶而出,飞也似的扑了过来。

    在出现不祥预感之后,史莱克学院众人快速返回学院,当他们发现唐三果然不在的时候,小舞顿时陷入了恐慌之中,众人纷纷外出寻找,只让小舞留在这里等待。

    终于等到了唐三回来,小舞在极度激动的情况下冲势极快,如果是正常状态,唐三自然能够接得住她,可现在唐三却正处于虚弱之中,小舞冲势一时收不住,当她撞入唐三怀中的时候,两人顿时同时朝地面倒去。

    幸好,小舞的柔韧性和反应都很快,就在两人即将倒地的时候,她一只手在地面上一撑,虽然没能阻止两人倒地的趋势,但也大幅减缓了冲力。充满馨香的娇躯冲入自己怀中,唐三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但那同样安心的情绪却也袭上心头,下意识的,他将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小舞紧紧的搂在怀中。这一刻,他内心之中同样充满了火热和恐惧。

    虽然他利用阎王帖成功击杀了时年,但为了不被时年发现异常,他也完全承受了时年那第七魂技梦魇带来的幻境,尽管紫极魔瞳成为了真实之眼,可那幻境中产生的恐惧却并没有完全离去,搂住小舞,唐三脑海中不可遏止的浮现出当时小舞被那猥琐大叔猥亵的画面,对他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比这更加恐惧。

    紧搂小舞,他甚至想要将她融入自己的体内,好好的呵护。

    小舞也明显感觉到了唐三情绪上的变化,单是他那火热的气息已经灼烧的小舞心跳加速,但她内心的恐惧却比唐三来的还要强烈。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可每一秒钟都是那样的煎熬,她不知道如果唐三真的出了事自己会怎么样。

    这短暂的分离,令他们都深刻的感受到了彼此在心中的重要。

    唐三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但他的双手却始终紧搂小舞,直到所有意识失去的那一刻也没有改变。

    阎王帖需要消耗的内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大,不论是精神还是内力,唐三的消耗都已经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边缘。

    此时再见小舞,回到学院门前,他内心紧绷的弦终于放松,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双重疲倦带来的打击,立刻进入了自我保护的昏迷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唐三徐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宿舍的床上。

    意识渐渐回魂,体内虚弱的感觉已经好了许多,内力在身体机能的自行调整下已经恢复了一些,鼻端缓缓吸气,催动着内力在经脉内盘旋一周,唐三这才睁开了双眼。

    他本身并没有受伤,只是精神和内力消耗太大,才导致了昏迷,此时经过一段时间的沉睡,已经有所恢复。

    此时唐三才发现,自己的左手之中握着一只温软的小手,那是属于小舞的,此时,她正坐在床边,上身伏在自己身边沉沉的睡着。依稀能够看出,她的双眼还是通红的,娇嫩的小脸有些苍白,修长的蝎子辫垂在床沿,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不时轻微的颤动着,显然,她睡的并不安稳。

    看着她那柔美的小脸,漆黑的长发,还有那依旧未从恐惧去中完全恢复过来皱起的眉头,唐三心中难以克制涌起无限怜惜。

    轻轻的下床,再轻轻的将她抱起,就像是抱起了一片纱,把她放在自己床榻之上,为的,只是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不知道是唐三的动作太轻柔,还是小舞实在太疲倦,她并没有醒,只是在睡梦的潜意识中,双手缠绕上了他的颈,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一切都很自然,他将她轻柔的搂入自己怀中,盖好被子,没有去用修炼恢复自己的内力,在满心的柔软之中,他伴着她再次睡去。没有一丝淫邪,有的只是无尽的柔情。

    她的眉头在不知不觉中舒展,他的心在怀中的温柔中烫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宁温馨就在这最简单的床榻上悄然绽放。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窗外射入房间时,小舞在唐三地怀中蠕动了一下,或许是默契使然。两人几乎同时睁开了眼,又同时很快的闭上。

    一抹浓重的红色在她地面庞上扩散,他在尴尬中想要悄悄的松开手,却又被她反手搂住。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谁也没有多说半句什么,只有彼此的心跳在这异样中加快。

    脚步声,在接近中响起,两人像是惊弓之鸟一般快速的分开。顾不上尴尬,唐三飞快的从床上跳下去披上了自己的外衣。

    “小舞,小三好点了没有?”敲门声响起,来的是奥斯卡。

    唐三向小舞看去,此时小舞已经从床上起身,脸上那抹红晕说什么也无法掩盖,两人对视一眼,小舞指指自己,再指指门,指指唐三。最后指指床。

    无声的默契让唐三重新躺回床上,小舞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地心跳,这才将门打开。

    看着俏脸上红晕初散的小舞,奥斯卡有些疑惑的道:“小三怎么样了?”

    小舞道:“他还没醒,不过气息已经匀了很多,应该没什么事了。”

    奥斯卡眼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嘿嘿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再让他休息一会儿吧。我先去吃早饭了。要不要一起来。对了,大师说。小三醒了以后,直接去找他。”

    小舞赶忙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巴不得奥斯卡赶快离去。好让自己的心情稳定一些。

    等小舞关好门,唐三才从床上重新坐起来,两人对视一眼,小舞有些惊慌的低下头,唐三走到她身边,揉揉她的头,“我已经没事了,我去找老师。”

    直到唐三走出房间。小舞的心情才逐渐平复下来。双手捧着自己的脸,她发现。自己一直没能看清楚的东西已经在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清晰,美眸中流露出几分特殊地光芒和几分坚定,还带着那一丝微笑。

    最后看了一眼昨晚睡下的床铺,这才快步走了出去。

    “老师,我来了。”唐三来到大师的房间时,房门是开着的。

    在大师的桌案上,还摆放着丰盛的早餐。

    大师微微一笑,道:“先吃东西吧。吃完了再说。”

    唐三也不客气,昨天晚上就没吃东西,他的饭量又一向不小,立刻坐了过去大快朵颐。大师在这段时间内并没有发问,只是静静的思索着什么。

    直到唐三将桌子上的早餐一扫而光后,大师才眼含深意的看着他道:“昨天是不是有人偷袭你?把经过详细告诉我。对于大师,唐三是不会有任何隐瞒地,他立刻点了点头,道:“是苍晖学院的时年。”

    大师脸色骤然一变,瞳孔收缩了一下,“你说的是残梦时年?”

    唐三点了点头,“是的。”一边说着,他走到门口处将门关好,有些东西是不能让外人看到地。

    大师的脸色很难看,眉头紧锁,“他那么好心,竟然会把你放回来?时年这个人一向以阴狠著称,再加上他那特殊的武魂,不论是攻敌还是逃逸,都相当的难缠。被列为异型控制系魂师,很难对付。”

    “他死了。被我杀了。”唐三直接说出了结果。

    大师愕然抬头看向唐三,“你杀了他?”

    唐三点了点头,“经过是这样的……”当下,他将自己昨天离开天斗大斗魂场后遇到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连阎王帖的秘密也没有隐瞒。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谁是他最信任地人,或许不是他地父亲唐昊,但肯定是大师。

    对于唐三来说,大师给他的远远要比唐昊多。对父亲是亲情,对大师是亲情与敬重。

    听着唐三地讲述,大师的神色不禁变得奇异起来,当他听唐三说道从时年身上拿到的那块七彩魂骨时,险些惊呼出声,猛的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极其激动的看着唐三,甚至连身体都有些颤抖了。

    “拿出来给我看看。快。”大师有些急切的说道。

    唐三从如意百宝囊中将那块七彩魂骨取出,放入大师手中。

    大师托着魂骨,他的心跳不断加速。虽然他一生都在研究武魂,但如此真切的看到一块魂骨却还是第一次。

    哪怕是在蓝电霸王龙家族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任何一块魂骨。

    对于魂师来说,魂骨就像是第二生命,没有人会将自己的魂骨轻易展露出来。对自己拥有魂骨更是极度保密。哪怕是封号斗罗也是如此。

    更没有人会将魂骨随身携带在身上,只要是得到了这种稀世奇珍,无不在第一时间融入本体,增强自身的实力。

    大师聚精会神的注视着那块魂骨,久久不能自已。

    “小三,你真的长大了。”在轻轻的叹息中,大师小心翼翼的将魂骨重新交回到唐三手中,示意他赶快收回如意百宝囊。

    收好魂骨,唐三有些不解的看向大师,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这样说。

    大师轻叹一声,“见到魂骨,你还能不忘记我的叮嘱,没有将它直接吸收,这已经证明,你的心性已经远超常人。这下我也终于能够放心在这次大赛后让你毕业。”

    唐三眼中多了几分眷恋,“不,老师,我还要跟着您继续学习。”

    大师洒然一笑,道:“我能教你的,你早已经学的差不多了。你现在做的,就是不断将我的理论知识变成现实。这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情况。小三,你要记住,不论在什么时候,实战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现在的你,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没想到,你那神奇的眼功居然能够破除时年的武魂残梦,还有那剧毒的暗器。我想,你也应该想到了自己在昨天的战斗中是多么的幸运,只差一点,你就已经变成了尸体。”

    唐三当然知道,不用说魂骨,如果时年不是那么阴险的非要使用自己变态的魂技,如果他只是凭借魂力硬上,恐怕唐三已经死了。更何况那时年还有一块魂骨。

    大师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这件事,你不要再向任何人说。哪怕是史莱克七怪、弗兰德他们也不要说。残梦时年已经失踪了,但那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这块魂骨更是如此,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所谓怀璧其罪,我绝不希望你因为它而招惹杀身之祸。你明白么?”

    唐三点了点头,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老师,这块魂骨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大师沉吟道:“从表面的观察和魂骨散发的气息来看,你没有将这块魂骨吸收,是十分正确的。因为它并不适合你。这块魂骨应该属于宝石类,最适用于辅助系魂师和幻境类魂师,和时年倒是很好的搭配。但你却不同,你并不属于这类魂师。就算使用了这块魂骨,给自己增加的也不过是一个鸡肋技能而已。附加的属性也不会太好。当然,比没有还是要强一些的。”

    “当初,我之所以一再提醒你,得到魂骨后不要急于吸收,就是出于这个原因。这块魂骨虽然不适合你,但却会适合别人。最理想的是,用它来换取一块适合你的魂骨。所以,得到的这块魂骨你虽然不适合直接使用,但是,它对你来说,就相当是有了一件可以用来换取自身所需的资本。只要机会把握得当,对你的好处毋庸置疑。”

    唐三忍不住问道:“那什么样的魂骨才适合我呢?”

    大师毫不犹豫的道:“力量型魂骨和植物系魂骨。”

    唐三愣住了,植物系魂骨他还能够理解,可这力量型魂骨又是为什么?

    大师与唐三师徒多年,自然看得出他心中的疑惑,“植物系魂骨对你的好处不言而喻,至于力量型魂骨,最大的好处就是对你本身的增强。同时,也是为了将来你的第二武魂做准备。你们昊天宗的昊天锤,走的就是力量路线,而且是最为霸道的力量路线。还记得我对你说过,双生武魂最大的难点么?那就是身体无法承受过多魂环属性的附加。而力量型魂骨会对你的进一步改造,让你能够承受更大的压力。”

    “原来如此。”唐三这才明白了大师的一片苦心。“那我什么时候该去置换这块魂骨呢?”

    大师想了想,道:“先不要急,这并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完成地。魂骨在魂师界实在太敏感。如果你背后没有足够的实力威慑,不但换不到自己适合的魂骨,甚至还会招来杀身之祸。再过几年再说吧。如果你能遇到你父亲。倒是可以将这件事提前。有他在,就没有人能动地了你。或者是你能回到昊天宗去,得到昊天宗的支持。”

    “待会儿的比赛你就不要参加了,那么大的消耗让你不适合参加今天的比赛。你们今天的对手并不强,有他们几个足以应付。对你的伙伴们,你就告诉他们昨天突然有所顿悟,到城外修炼了一段时间,险些走火入魔。所以才会耗尽了体内的魂力。我会帮你从旁掩饰。”

    虽然对于大师地谨慎唐三有些不以为然,但他还是不会违背大师的意思,老师也是为了自己好。更何况小心一点也没有什么坏处。

    预选赛继续,当第十轮结束后,参加天斗城预选赛的各支队伍已经拉开了距离。

    史莱克学院以十战全胜的骄人战绩,当仁不让的排在了第一位。

    和他们拥有相同战绩的还有另外几只队伍,也就是五元素学院中除了象甲宗的其余四宗。

    令人奇怪的是,史莱克学院除了在开始碰到的象甲宗以外,并没有再碰到任何一支五元素学院的队伍。

    而象甲宗却是连碰另外四支学院,并且毫无例外地败北。他们的防御似乎没有了什么作用似的。

    至此。史莱克学院与另外四支元素学院排在了预选赛的前五名,而且全部都是全胜战绩。

    象甲学院却是极为凄惨,十战五胜五负,名次只在中游位置徘徊。别说象甲学院自己没想到,就连大赛的举办者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也令预选赛的各支队伍完全拉开了距离,第一集团的五支队伍遥遥领先。

    但是,接下来的比赛将不再轻松,史莱克学院第十一轮的对手,就是五元素学院中地炽火学院。全部以火属性魂师组成的一支强大战队。

    这一轮比赛,由前五名中史莱克学院与炽火学院组成的一战无疑成为了最大的看点。他们也毫无意外地被排在了中心擂台上。

    比赛还没开始,看台上已经是一片热闹景象。至少超过三分之一的观众都穿着象征着史莱克学院的绿色队服。

    虽然五元素学院的实力同样很强,但史莱克学院这种草根出身却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尤其是他们那奇葩的造型,在天斗城已经掀起了一阵绿色的浪潮。

    现在这个时候还远远没到报名入学的时间。但史莱克学院已经接到了如同雪片一般地报名表。由此可见史莱克战队给学院带来了多大地名声。

    弗兰德更是赚的盆满钵满,说不出地快意。

    大师手中拿着关于炽火学院的详细介绍,脸上的神色明显有些凝重,这些天他一直在研究五元素学院之间的实力情况,现在刚摸到了一些头绪。

    “老师,这场我们还是正常出战吧。”唐三向大师说道。所谓正常出战,就是以他、戴沐白、小舞三人为首,带四名后备队员一起出场。

    大师摇了摇头。道:“不。这场你们遇到的对手实力相当强大,小三。这些天你们一直在进行比赛,你知道为什么象甲学院会接连输给其他四元素学院么?”

    唐三摇了摇头。他每天都要带领队员们参加比赛,要分析比赛形势,在场上又是绝对的主力,根本没时间去关注这些。

    大师道:“原本我还不能肯定,但这几天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其他四大元素学院与象甲宗的战斗,隐约中已经摸清了他们的底细。他们也同样在隐藏实力。看来,极限流已经开始取长补短了。”

    看着唐三有些惊讶的目光,大师快速说道:“时间不多,我长话短说,象甲宗的弟子你们已经面对过了,他们是标准的极限流。以往他们的实力也与其他四元素学院相差不多。这次之所以全败,是因为另外四元素学院改变了作战方式。虽然还是以同一属性的魂师出战,但他们已经出现了分工。也就是说,这四大元素学院是以均衡流的方式来施展极限流。你明白了么?”

    唐三和大师学习了这么多年,对他的话自然最容易理解,脸色一变,惊讶的道:“老师,您的意思是说,这其他的四大元素学院也开始出现分类了?”

    “没错。你们即将面对的炽火学院,就拥有着火系强攻、火系控场、火系敏攻、火系辅助。只不过在面对弱小对手的时候他们没有将这些表露出来而已。只有在面对象甲宗的时候,他们才将实力发挥出来几分。因此,就算是象甲学院首席弟子拥有一块魂骨,也没能顶住他们的狂轰乱炸。炽火学院与雷霆学院一样,以攻击著称。他们的攻击,必定是雷霆万钧。所以,你们一定要更加小心。如事不可为,宁可放弃这一场也不要过于执着。毕竟,这只是预选赛,能够出线就足够了。弗兰德那边你们不用担心。”

    听了大师的话,唐三不禁陷入了短暂的思索之中。

    火系强攻,火系控场,火系敏攻,火系辅助,这样的队伍他还从未遇到过。

    同属性的增幅与辅助,虽然依旧单一了一些,但在攻击时所爆发的强度绝对是恐怖的。这炽火学院看来并不好对付。

    “老师,我决定了,还是按照正常情况出战。”唐三的话说的很坚决。没有一丝犹豫。

    大师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微笑道:“好,就按照你的意思。我相信你会做的很好。有的时候,必要的放弃也是一种很好的策略。”

    唐三知道大师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但他也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微微一笑,向自己的老师点了点头。

    “第一轮,中心擂台,史莱克学院对阵炽火学院。”主持人大声宣布着入场队员名单。双方队员昂首阔步的走入场中。

    一瞬间,整个看台上已经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般的海洋,欢呼声此起彼伏,有支持炽火学院的,但更多的却是对史莱克学院的支持。

    史莱克学院已经击败了五元素学院之一,如果他们再能击败炽火学院,那么,他们的地位必将再次提升一个台阶。所有观众都期待着这一刻的来临。

    戴沐白依旧走在最前面,他身边是泰隆和黄远,他们后面是唐三,唐三身边站着小舞和京灵。绛珠还是站在她熟悉的最后位置。绿色的队服上已经不只是原本那洗洗更健康的广告,还有更多的图标出现。

    或许是因为广告效应非凡,弗兰德已经给队服找到了十几家广告赞助。队服看上去更加花哨搞笑,可史莱克学院的收益也变得更大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唐三眼中流露出一丝冰冷的寒光,双手在胸前合拢,静静的观察着和他们一样缓步走上擂台的对手。

    炽火学院的七名学院看上去年纪都差不多,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七个人,凑成一个三角阵型。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