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六集 绝技融合 第一百零七章 真是普通的蓝银草么?

    火无双轻叹一声,“傻妹妹,如果你真的想要战胜他,那就要不断的修炼。凭借自己的实力获胜。这样无理取闹有什么用呢?努力吧,晋级赛我们还有机会。面对一个完全克制我们属性的对手,必须要想些新的办法才行。他虽然能够免疫火,但却不能免疫能量的冲击,你忘记水冰儿是怎么做的了么?”

    “没错,没错,还有我呢。火舞妹妹,预选赛我没碰上他,等到了晋级赛,我一定帮你战胜他。”风笑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一脸义愤填膺的说道。

    从天斗大斗魂场一直到走回学院,唐三脑海中还不断回放着今日比赛面对天水学院的全部过程。

    对于他来说,这绝不只是一场平局那么简单。这是本次预选赛之中最为艰难的一战,固然是因为对手的武魂融合技格外强大,同时,这份艰难也是因为从开始阶段就被压制。

    唐三清楚的认识到,正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导致整个队伍的下风。水冰儿的先手限制,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同时也让他见识到了其他控制系魂师的强大。接下来将是晋级赛了,那是个人表演的舞台,但是,在晋级赛之后的总决赛,却依旧是团队作战。

    任何一名魂师都有缺陷,自己也不例外,只有通过团队的配合相互弥补,才能将魂师的实力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这一直都是魂师界的定律,也是为什么这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也是以团战为主的重要原因。

    雪夜大帝抛出的橄榄枝他并没有多想什么,那不是他现在要思考地问题。他现在更需要的是想清楚如何能够更好的帮助自己的团队,如何能让自己地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唐三始终都是一个执着的人,前一世在唐门是如此。这一世依旧如此。

    因此,回到学院之后,他立刻向大师提出,自己要再次闭关修炼一段时间。要想清楚一些问题。

    大师对于唐三是相当了解的,也明白对于唐三来说,现在正是一个重要时期,只要能够捅破这层内心中的壁垒,他就将变得更加成熟,也更加可怕。在这种时候,没有人能够帮的了他,能够帮他的就只有他自己。只有自己想通了、明悟了,才能更好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哪怕是大师这样的智者。在这种时候多说也不回有什么好地作用。

    每个人内心的壁垒都不相同,谁也不知道旁人的问题出现在什么上,唐三的问题,也只有唐三自己才能解决。

    看着唐三的背影渐渐远去,史莱克七怪的其他六人都不禁有些落寞。他们也都明白唐三此刻的感受。自从团队组成以来,今日一战虽然并不是最艰难地,但对于唐三来说。却是真正被压制的一战,他们完全能够明白唐三此时的心情。

    小舞想要追上去安慰唐三,却被柳二龙一把抓住了,“傻丫头,这个时候不要去打扰他。让他自己想清楚比较好。相信他,给他一点空间。”

    小舞看向柳二龙,柳二龙将她轻轻的搂入怀中,抚摸着她长长的发辫。

    大师咳嗽了一声,将众人地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好了,唐三去闭关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也是你们修整的时间.通过之前这一个月高密度的比赛,对于你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好处。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我想,你们也都看到了,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你们才是天才,唐三遇到了克制他的对手,你们也同样会遇到,你们是一个整体。想要战胜同济。获得最后的胜利,那么你们就要付出的更多。所以。我决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休整期中,对你们再次进行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都给我站好了。谁要是有抵触心理,我不介意将他地训练量增加一倍。”

    惨叫声,在史莱克六怪的内心深处同时响起,此时他们才突然羡慕起唐三来。至少,闭关的唐三不用再接受魔鬼训练……

    唐三选择的闭关地点,依旧是当初那座树林中的木屋,清幽的环境,安静的世界,才最适合他的修炼。

    回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两天地时间,唐三却依旧是那样茫然地坐着,他始终没有修炼,在他脑海之中,始终被一团迷雾所笼罩。他想不出自己的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也不明白自己应该朝着怎样地方向去发展。他甚至在怀疑,自己一直以来所走的控制路线是否是错误的。

    两天的时间,唐三想了许多,可想的越多,他的心也就越乱。

    两天两夜过去了,他甚至一直都没有休息过,也没吃过什么东西,整个人就处于这种朦胧的状态之中静静的度过。这种痛苦的感觉,不断在他心中肆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痛苦。

    自从成为一名魂师的那天起,他就始终站在同龄人的巅峰。蓝银草并不是什么强大的武魂,甚至是废武魂,但在大师的指导下修炼,他的实力却始终不比那些拥有强大武魂的同龄魂师差。甚至要强过他们每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唐三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蓝银草本身的问题,一直都将自己与那些拥有强大武魂的魂师摆在同样的位置,甚至还有些优越感。可是,当这次他静下来去仔细思考,他却发现,如果不是自己多了一块外附魂骨八蛛矛,如果不是一直以来身边的伙伴们支持和自己幸运中获得的那些魂环,或许,自己什么都不是。

    自己的每一个魂环,在品质上都要好过其他人,但在之前与水冰儿的对抗之中,自己的魂技却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这种情况或许早就应该出现了,只不过在之前的比赛和战斗中,自己一直凭借着计谋将这份差距掩盖了。而当蓝银草自身的缺陷暴露出来之后,让唐三立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一名真正强大的控制系魂师,不但要能够控制,而且魂技还要赋予一定的攻击能力。像水冰儿那样拥有武魂融合技的更是极品。可是,自己的蓝银草可以么?不行。哪怕自己在四十级就已经拥有了万年魂环,在不实用外附魂骨的情况下面对水冰儿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如果说之前的对手输给自己是输在实力上,到不如说他们是输在自己的算计之下,一旦遇到一个计谋不逊色于自己的对手,自己在控制上的缺陷就会立刻暴露出来。这还是在自己服用过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的前提下。如果没有两种仙品药草,恐怕自己的缺陷暴露的将会更早,连火舞也能够轻易战胜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这些年的努力将白费么?唐三很清楚,武魂先天上的不足,将随着魂力的提升逐渐显现出来。

    不,绝不能这样。蓝银草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的武魂,趁着现在自己还年轻,放弃它还来得及。

    唐三不可抑止的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武魂,昊天锤。那可是大陆魂师界七大宗门排名首位的昊天宗的传承武魂啊,如果自己当初选择修炼的是昊天锤,那么,现在的实力绝不只是这样。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越想,唐三对蓝银草的信心就越低,他的内心之中宛如翻江倒海一般。各种纷乱的念头令他有些要疯狂的感觉。

    两天了,一直没有修炼,这在以往对于唐三来说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事,他是那样的勤奋。可是,现在他却没有丝毫想要修炼的感觉。

    “小怪物。”绿色的身影出现在外面的院子里,突如其来的声音将唐三从痛苦的漩涡中惊醒。

    或许是因为这两天消耗的精神实在太大了,那声音听起来虽然熟悉,可唐三一下却并没能辨别出来人的身份。

    站起身,唐三走出了木屋,坐的太久,当刺目的阳光洒遍全身之时,他的身体不禁一阵摇晃。

    “小怪物,你这是怎么了?”绿色的身影几乎在下一个瞬间就已经来到了唐三面前,一只有力的大手,直接扣上了唐三的肩膀,醇厚的魂力带着几分霸道和几分狂野透体而入,令唐三的精神振奋了几分。这才看清了来人。

    这突然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史莱克学院的名誉院长,强大的封号斗罗之一,独孤博。

    独孤博疑惑的看着唐三,此时唐三的样子有些吓人,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胡子拉碴,双眼更是布满了血丝,尽是一副颓废的样子。

    “老怪物,你回来啦。”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唐三体内魂力自行运转,让自己僵化的血脉畅通起来,站稳了身体。

    独孤博疑惑的道:“小怪物,你这是怎么了?我走的时候你不是还好好的,这才几天的时间?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走,先进去。”

    拉扯着唐三进了木屋,独孤博的脸色有些凝重,他当然看得出此时唐三的精神状态有多么差。作为一名强大的封号斗罗,对于魂师的修炼情况他再清楚不过,唐三此时的状况极为危险,一旦精神崩溃,要么是发疯,要么是一蹶不振。

    “小怪物,跟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能把你打击成这个样子。在我的认识之中,你这个小怪物一直都是怪物中的怪物,难道,你遇到了比你还要怪物的人?”

    看着独孤博,唐三的眼圈突然有些发红,他此时的状况,就是大师也绝对想不到。毕竟,没有人知道唐三是两世为人,他的心思要远比同龄人多,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容易钻牛角尖。

    独孤博的出现,多少令唐三的情绪恢复了几分,尤其是精神上多了几分寄托的感觉。

    “老怪物,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我的魂力修炼到七十级以上,还会像现在这样领先同济么?”

    独孤博眉头皱起,“你怎么会这样问?小怪物。你原来的信心呢?究竟是什么事把你打击了?你应该明白,对于一名魂师来说信心有多么重要,如果你练最基本地信心都没有,变得不相信自己。那么,你以后就别想再有寸进。”

    唐三苦笑道:“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现在修炼的武魂只是蓝银草而已。虽然我已经达到了四十级,可是,随着等级的提升,蓝银草的弱势就将越来越清晰地表露出来。今后,我真的能够凭借这个武魂和其他魂师抗衡么?”

    独孤博双目中碧光闪烁,灼灼的盯视着唐三,“继续说。”

    唐三道:“我现在在同龄人中之所以算得上强大。并不是因为我的武魂有多么强,而是因为我拥有比平常魂师更好的魂环,甚至还有外附魂骨八蛛矛的存在。你应该也早就看到了我的第二武魂。我也不用瞒你什么,我的第二武魂就是昊天宗的昊天锤。我现在一直在想,如果我修炼地是昊天锤,那么,情况会不会有所不同。现在我已经拥有了四十级的魂力。只需要四个合适的魂环,我就能把昊天锤武魂的实力拉上来。远比现在的蓝银草要强大。虽然我现在还不到十五岁,但我在修炼上付出的努力却已经太多太多,我不希望以后自己的努力浪费在蓝银草这样地废武魂上。那样有什么意义呢?”

    独孤博是什么人?能够成为封号斗罗的强者,哪一个不是聪明绝顶。从唐三简单而激动的话语中。他已经渐渐明白了唐三此时所面对的问题。

    挥挥手,不让唐三再说下去,独孤博凝视这唐三的双眸,正色道:“小怪物,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都把你看成怪物中地怪物么?”

    唐三愣了一下,“是因为我在用毒上的知识么?”

    独孤博摇了摇头,道:“那只是一个小的方面。更加重要的,就是因为你的蓝银草。”

    唐三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看着独孤博,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疑问。

    独孤博淡淡的道:“没错。蓝银草是废武魂,而且是最为有名的废武魂。以往,几乎任何人拥有蓝银草作为武魂,都根本不可能有修炼地机会。可是,你呢?你告诉我。你在武魂觉醒的时候是什么情况?我听大师说过,是先天满魂力,没错吧。唐三点了点头。

    “先天满魂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武魂的基础。哪怕是继承了我碧磷蛇武魂的孙女,也不过先天魂力七级而已。而你却是十级。而且还是可以修炼的蓝银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的蓝银草是与众不同的。那并不是简单的蓝银草。我也能猜得出你地父亲是谁。你想想。以你父亲地出身和实力。他会和一个只拥有普通蓝银草的女人结合么?如果是普通地蓝银草,会诞生下你这种拥有双生武魂的小怪物么?”

    对于独孤博先天满魂力的说法。唐三自然是听不进去的,因为他一直都认为,那是自己苦练玄天功的结果,并不是蓝银草武魂所赋予自己的。更何况,当时自己觉醒的还有一个昊天锤,就算武魂真的赋予了自己一定的魂力,那也应该是昊天锤才对。

    可是,独孤博后面的话却令他有些吃惊,是啊,自己的蓝银草确实有些与众不同,尤其是在不久前,自己与自然界中的野生蓝银草接触时的那种感觉。那份悸动就是从自己的武魂本身而来。只是在他之前,从未有人以蓝银草修炼到过现在的程度,唐三也不知道,这是否是蓝银草应该出现的情况。独孤博最后的那句话对他的触动最大,也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一个重要疑问。

    父亲作为昊天宗的直系子弟,又是最为出色的强者之一,会和一个只拥有废武魂蓝银草的女人结合么?

    “老怪物,父母武魂的强弱和双生武魂有什么关系?”唐三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

    独孤博嘿嘿一笑,道:“在这方面,恐怕你那老师都不知道。虽然他对武魂研究的很透彻,可毕竟你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拥有双生武魂的人。以前,我曾经在武魂殿中看到过一份绝密资料。上面对于双生武魂有着这样一个记载。武魂的传承,一般来自于父母,你告诉我,传承和父母武魂的关系。”

    唐三跟了大师那么多年,这种问题自然轻而易举,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一般来说,武魂传承,都是选择父母中相对强大一些的被遗传下来。”

    独孤博接着道:“那当父母双方的武魂实力相差无几,甚至是相同武魂的时候,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唐三道:“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是随机选择一方继承下来,而这种情况时,产生武魂变异的可能性也要大一些。”

    独孤博点了点头,道:“不愧是大师的弟子,你解释的很对。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有产生双生武魂的几率。拥有双生武魂者之所以那么少,就是因为前提条件的苛刻。在武魂殿的资料中是这样记载的。双生武魂的产生,主要有两个前提,第一,父母双方的武魂绝不能相同,相差的越远,产生双生武魂的几率就越大,同时,双方的武魂品质越接近,产生双生武魂的几率也越大。也就是说,双方武魂品质如果有差距,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双生武魂的孩子。即使达到了这两个前提,产生双生武魂后代的可能性也只有千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你明白了么?”

    唐三何等聪明,虽然此时精神状态不佳,但也很快就明白了独孤博的意思。独孤博通过这个例子,就是在告诉他,他的蓝银草武魂绝不简单。能够拥有和昊天锤接近的品质,那会是什么蓝银草?

    根据大师的研究,双生武魂本就是武魂变异的一种,只是产生的情况实在太小了。所以大陆上才很少出现。独孤博的分析并没有错,唐三立刻想到了大师曾经讲述过的另外两个双生武魂的例子,果然,双生武魂者的两个武魂品质是极为接近的。

    原本茫然的心,重新变得灼热起来。唐三的瞳孔终于开始重新聚焦。

    独孤博没好气的瞪着他,道:“就算你的蓝银草品质并不好,你认为,这真的重要么?你今年才多大?还不到十五岁,就已经四十级了。你现在担心的,是以后的事。既然你在之前能够获得强大的魂环和魂骨拉开与同级别魂师的差距,难道你以后就不能做到么?没有努力会白费的。要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那么,你就不是怪物,而是废物。”

    “不错,你现在如果选择修炼昊天锤,确实能够让你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再上台阶,只要有合适的魂环,立刻就会变得强大,甚至比五、六十级的魂师还要强。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是在九十级的时候再开始修炼昊天锤,拿到九个魂环,那将是什么品质?那时候,就算你拿到九个十万年魂环同时施加在自己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哪怕蓝银草不好,它也足以将你推到那样的等级,那时候在厚积薄发,也不晚吧。以你现在的修炼速度,恐怕会破了你爸爸成为最年轻封号斗罗的记录。你着什么急?”

    独孤博显然是不知道双生武魂那个致命处的,但他的话却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是啊,以前我能够获得外在的力量,以后为什么我就不能呢?别人拥有万年魂环,我就拥有两万年魂环,别人拥有五万年魂环,我就拿个十万年的。凭借着魂环的效果也能拉近我与其他人武魂品质上的差距。更何况,现在自己还有一块没有进行交换的魂骨。这些,不都是自己的优势么?

    内心的纷乱渐渐化去,唐三心中的迷雾正在悄然消散着,现在对他来说,问题就只剩下一个,如何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强。

    独孤博看着唐三眼神的变化,就知道这小怪物在自己的点醒下已经想通了许多。靠坐在椅子上,笑道:“小怪物,你知道这次我离开干什么去了吗?”

    唐三没好气的道:“你这老怪物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随着情绪的回复,他明显变得轻松了许多。

    独孤博嘿嘿一笑,道:“我是去和一个老对头切磋了切磋。”

    “哦?赢了还是输了?”唐三问道。

    独孤博眼中的绿光明显变得兴奋起来,“我也没赢。他也没输,算是个平手吧。哈哈。”

    唐三讥讽道:“不过是个平手,有什么好得意的。”

    独孤博撇了撇嘴,道:“你知道个屁。以前我和这家伙打,每次都是被打地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要不是凭借着一身剧毒,早就被他搞死了。但这次灰头土脸的却是他,要不是老夫心慈手软了一些,说不定就把他弄死了。”

    唐三心中一惊,独孤博这么一说,那他的对手也肯定是封号斗罗了。否则,凭什么能将独孤博弄的灰头土脸。

    “你地实力进步了?”

    独孤博得意洋洋的道:“那到不是。这家伙的魂力高达九十六级。在封号斗罗里也算是一把好手了。背后的势力更是惊人。这次却差点栽了,你说我能不兴奋么。当然,这还要感谢你啊!”“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人家可是九十六级的封号斗罗,我才四十几级而已。”

    独孤博嘿嘿笑道:“还记得你给我那两个子母追魂夺命胆么?真是不用不知道,一用吓一跳。这次本来输的应该又是我。当时,我都已经被他逼迫的准备跑了。可我突然想起来你给我的那个好东西。于是就拿出来用了用。没想到,那东西的威力还真是恐怖。那个傻瓜至少中了七、八枚毒针。一下子让我把局面扳了回来。最后他不得不落荒而逃。哈哈哈哈。”想到开心处,独孤博不禁开怀大笑。

    子母追魂夺命胆?自从制作了这件暗器之后,唐三自己都一直没用过。突然间,他脑海中灵光大放,大脑之中突然变得通透起来。暗器,暗器,我出身唐门,我有暗器。

    没错,蓝银草或许不是一种强大地武魂,但正像老师所说的那样,它的可塑性却是非常强的,如果,如果自己能够将蓝银草与自己传承自唐门的暗器结合在一起,那么。效果会怎么样呢?

    心脏不争气的急剧跳动起来。唐三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唾液,脑海中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思考,应该如何将蓝银草与自己的暗器绝学结合的奥秘了。

    独孤博眼看唐三听到自己说使用了子母追魂夺命胆之后,整个人突然颤抖了一下,立刻就变得呆滞了,也不禁吓了一跳。

    “小怪物,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老怪物,谢谢你的开导。我已经想通了。”

    独孤博摆出一副高人的模样。“老夫救你总不能白救吧。那个子母追魂夺命胆这次我给用光了。你还有没有?再给我两个。拿东西换也行。买也行。”

    唐三瞪了独孤博一眼,“换个屁。拿去。”四颗黑黝黝地圆球直奔独孤博飞去。

    独孤博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将四颗子母追魂夺命胆接了下来,抱怨道:“臭小子,你想要我的老命啊!万一爆炸了怎么办?你想要我的老命啊!”

    唐三笑道:“要是连这点把握都没有,我怎么会做出这个东西来。更何况,以我的魂力,就算它真的爆炸了,能威胁到你这个老怪物么?”

    独孤博小心翼翼的将四颗子母追魂夺命胆装入自己贴身的魂导器之中,一脸满意的道:“你这东西,不但攻击范围大,而且穿透力极强,尤其是碰撞之后,碰撞的越剧烈,我使用地魂力越大,它的穿透力也就越强。可惜,还是不够毒。要不然,威力会更恐怖。”

    唐三提醒独孤博道:“老怪物,你可不能过于依赖它,子母追魂夺命胆的威力虽然不俗,但是,作为暗器,它更重要的是突然性,面对和你同级别的对手,一旦失去了突然性,它的效果也就不会那么好了。至于它的毒,当初我在制作它的时候手头没有合适地药物,后来虽然附加了一些,但它毕竟已经成型,很难令毒素再加强。”

    独孤博嘿嘿一笑,道:“那还不好办。重新再做点就是了。”

    唐三苦笑道:“你以为这是糖豆啊,说做就做。那是需要大量时间地。我现在正在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时间都要用来修炼,哪有工夫去做它。等这次大赛结束之后再说吧。”

    独孤博点了点头,道:“听说你们已经通过了预选赛。下面应该是晋级赛了吧。有你这小怪物坐镇,你们应该能取得个好名次,说不定就能进入前

    唐三笑道:“为什么不是冠军?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么?”

    独孤博耸了耸肩膀,道:“这不是信心不信心的问题,在绝对实力面前,信心有什么用?你们能够进入前三,就已经是相当不错地成绩了。这比赛的冠军本来就是毫无悬念的。”

    听独孤博这么一说,唐三不禁心中一动,“哦?这么说,你知道有哪知队伍实力特别强的?”

    独孤博叹息一声,道:“武魂殿在大陆的势力为什么能那么庞大?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魂师中大量的高手。除了七大家族以外,几乎所有的强大魂师都属于武魂殿。没有谁能够比武魂殿拥有更多关于魂师的资料和魂师修炼的条件。在武魂殿的刻意培养之下,每一代都会涌现出一批精英魂师。这一次也不例外。我听说,武魂殿出了几个惊才绝艳的小辈,连教皇都称他们为武魂殿的黄金一代,未来的主宰。而这次代表武魂殿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的,正是以这几个人为首的。他们都是二十岁出头,实力毋庸置疑。武魂殿给予他们的修炼条件以及各方面配备,又岂是普通高级魂师学院所能相比的。就算是你,也不行。你毕竟还太小,或许再过个十年,你能追的上他们吧。”

    独孤博乃是封号斗罗,自然不会无的放矢,听他这么一说,唐三的心情顿时凝重了几分。

    “这么说,武魂殿对于这次大赛的冠军是势在必得了?”

    独孤博点了点头,道:“你知不知道这次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最后的冠军奖励是什么?”

    唐三茫然摇头。

    独孤博冷哼一声,“本来武魂殿是准备将那些东西直接给黄金一代的几个翘楚,但遭到了长老殿长老的反对,因此,教皇变通之下,决定对他们进行一次历练,就是这届比赛。而那些原本给他们的东西也由武魂殿拿出来作为冠军奖励,你说,他们能不是势在必得么?”

    “究竟是什么东西?”唐三好奇的问道。

    独孤博反问道:“对于魂师来说,最珍贵的是什么?”

    唐三心中一惊,“难道是一块儿魂骨?”

    独孤博摇了摇头,“不,不是一块儿,而是三块。”

    “什么?”唐三大惊失色,三块魂骨?那是什么概念?魂骨这东西,对于魂师来说,就相当于是神器的存在。任何一块儿魂骨,都能够给魂师带来巨大的提升。三块魂骨,那根本不是用金钱所能衡量的。

    独孤博道:“这三块魂骨乃是武魂殿积蓄的,得自已经去世的长老遗留。教皇既然敢吧它们拿出来作为最后的冠军奖励,对参赛人员的信心可想而知。现在你还存有侥幸心理么?”

    “当然。”唐三毫不犹豫的说道,“既然他们拿出来了,就不用再拿回去。老怪物,你知不知道教皇殿参加这次比赛的队员都是什么级别,武魂又是什么?”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