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七集 有凤来仪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奇茸通天,虎破龙

    大师静静的站在史莱克学院选手区,注视着即将开始比赛的二人,脸上神色平静。虽然戴沐白并不是今天史莱克学院最后一名出场队员,但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最后一场比赛。

    正像武魂殿白金主教萨拉斯所说的那样,这场比赛史莱克学院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松的面对对手,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就是大师这接近完美的安排。

    双方的碰撞终于开始了,蛇电奔涌,玉天心厉啸一声,身体腾空而起,直奔戴沐白扑了上来。

    以战斗风格而论,拥有蓝电霸王龙武魂的他,无疑和戴沐白一样,都是强攻中的强攻。在蓝电霸王龙家族每一名直系子弟的血液中,都流淌着充满攻击性的血液。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只有进攻,才能最直接的击溃对手。

    蓝电龙爪同时爆发,玉天心发出的,是两道龙爪之劲。这就是蓝电霸王龙武魂的强大之处。每提升一个层次,武魂的威势就会更增几分。同样的魂技,在不同层次施展时受到武魂本身的提升就越大。作为顶级武魂,蓝电霸王龙无疑拥有着这样的优势。

    戴沐白没有闪避,在他们这样的战斗之中,谁先闪避,那就意味着已经输掉了比赛。所以,他不但没有闪躲,反而以更加强横的姿态迎了上去同样是用出第一魂技,在白虎护身障的作用下,白光涌动,虎掌上利爪弹出,龙虎四掌在空中剧烈的碰撞在一起。

    轰——

    两道身影几乎同时向后飞退。戴沐白身上蛇电缭绕,金色长发在雷电的刺激下无风飘扬。手臂上的白虎毛被刺激的根根竖立。

    蓝电霸王龙武魂的雷电元素可不是雷蛛所能相比的,硬接了这一记蓝电龙爪,戴沐白的身体正在承受着雷电的强力冲击。

    但他地对手也绝不好受。玉天心那双覆盖着龙鳞的手掌鳞片上,各自留下了五道深深地白痕,上面的鳞片都已经出现了裂痕。白虎利爪的锋利和霸道,同样也给他留下了痕迹。

    从第一次碰撞来看。双方竟然是势均力敌的。

    淡淡的金色光芒从白虎毛发下浮现出来,奇茸通天菊带给戴沐白的金刚不坏防御快速的化解着雷电带来地危害。双方的身体几乎是刚一落在地面上就已经再次弹起。又一次朝着对方冲去。

    戴沐白在前一场的比赛中魂力只是略微消耗,而他的等级又比玉天心高上两级,此时两人地魂力可以说是完全持平的。这场比赛拼的就是双方的武魂与魂技。谁的实战能力更强,武魂更强势,就能获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双方都没有任何迟疑,邪眸白虎第三魂技,白虎金刚变。发动。

    蓝电霸王龙第三魂技,雷神之怒,发动。

    浓郁的白光变成了金色,戴沐白的身体骤然变得雄壮起来。覆盖全身地白色毛发全部变成了金色,只有额头上那黑色王字纹路清晰显现。碰撞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地力量,这一次,甚至连他虎爪上的利刃都已经被金色渲染。攻击力的提升已经达到了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在白虎金刚变的作用下,此时的戴沐白,实力无疑放大到最恐怖的地步。

    玉天心的雷神之怒与戴沐白的白虎金刚变本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雷电能力提升百分之百,魂力提升百分之百。蓝电霸王龙武魂地强势彰显无疑。强烈地蓝光完全变成了蓝紫色。就像一层雷电组成的铠甲覆盖在他身上,那双龙爪明显变得更大了。先前被虎爪留下地裂痕完全消失。

    这一刻,双方的魂力都已经提升到了极致,真正的碰撞,开始了。

    比赛场地外,不论是各个学院的学员,还是那些皇家骑士团成员,此时的目光无不集中在这场比赛上。这才是真正强者的碰撞,真正的精彩。

    尽管比赛双方都只有四十多级的魂力,但强大的武魂与他们那暴戾的眼神。无不向人们证明他们的恐怖。哪怕是贵宾台上那些魂力远高于他们的魂师界强者。也不禁为之动容。不论是玉天心还是戴沐白,他们的必胜信念已经感染着所有观战之人。

    “雷霆万钧。”

    “白虎烈光波。”

    第三魂技辅助下的第二魂技爆发了。浓郁的金色光球激射而出。迎接它的是无数蓝紫色雷矢的攒射。

    炫丽的紫、金两色光芒在碰撞的一瞬间,整个场地上仿佛亮起了一个特殊颜色的太阳一般。

    庞大的魂力波动令整个比赛场地中心为之颤抖。双方都没有使用任何技巧,只是纯魂技上的比拼。越是这样,就越是危险。一旦哪一方被迫于下风,那么,比赛就会立刻结束。而且失败的一方必定会是重伤结局。

    又是一声巨响,碰撞的两人再次由接触中飞出,两人的身体都变换了一个方位。

    血丝,分别从他们的嘴角处蔓延出来。双方的力量都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两人的身体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变化,但从他们胸前剧烈的起伏就能看出刚才那一次碰撞,对他们的影响都很大。

    玉天心凝视着戴沐白,戴沐白也在凝视着他。戴沐白的对手,无疑是雷霆学院王牌中的王牌,在蓝电霸王龙家族年青一代之中,玉天心与玉天恒一直被誉为最出色的双子星。两人的实力始终相差不多。只是因为玉天恒的年纪要比玉天心小一些,这才会受到更多的重视。

    为了追上玉天恒,为了让家族将重视更多放在自己身上,玉天心一天也不敢松懈。他付出的努力要比天赋在自己之上的堂弟更多。在前来参加这次大赛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一定要在总决赛中堂堂正正的击败自己的堂弟,向所有蓝电霸王龙家族的人证明,自己才是未来家族最好的继承人。

    还没见到玉天恒,怎么能输呢?

    戴沐白无疑是史莱克学院中的天才之一。在唐三到来之前,哪怕是马红俊的天赋也要逊色于他。邪眸双瞳,天生异象。早在他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他一生的不凡。

    背井离乡来到天斗帝国,来到史莱克学院,他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强。战胜一个又一个对手。在他心中,从来都不会存在失败二字。他不能输,也不会输。面对等级相仿的对手,他心中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和执着。

    这样的两个人,就像针尖对麦芒一样冲撞在一起。决定结果的,只有他们最后的实力。

    到了眼前这种时候,同样骄傲的他们,就算有技巧也绝不愿意用出,这场比赛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场尊严之战。他们要用绝对的实力击败对手,而绝不是技巧。风格极其相像的他们,早在第一次碰撞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谁也不会更改的决定。

    没有再使用魂技,两个人的身体再次碰撞在了一起,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肉搏。

    虎爪与龙爪,分别落在对手的身上,分别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龙鳞四射,虎毛飞扬,龙虎之争完全进入了白热化的境地。

    每一次碰撞,都必然会有所损伤,鲜血开始流淌,一道道伤痕开始出现在这两个强悍的男人身上。

    但是,他们的目光却依旧是那么的执着,毫不掩饰的流露着对胜利的渴望。

    轰——

    戴沐白的双掌拍在了对手的胸口,而玉天心的龙爪也拍上了他的肩头。两人再次应声抛飞。只是这一次,他们都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站稳在地,几乎是同时摔落在地面上。各自搓出一道鸿沟。

    魂力在第三魂技的作用下急剧消耗。戴沐白爬了起来,玉天心也爬了起来,但他的速度却比戴沐白慢了半分。

    两人的脸上都已经看不出表情,他们身上的衣服更是被鲜血所沾染。

    因为用力而带动骨骼发出的声响从戴沐白身上蔓延开来,他的邪眸中此时已经充满了狂野。

    “来吧,让我们决一胜负。最后谁还能站在这里,就是胜利者。”冰冷而邪异的声音是那样的霸道。尽管他还只有十七岁,但此时的他,看上去却已经是一位真正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好。”玉天心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回应。两人几乎同时吐出一口鲜血,强大的魂力又开始在他们各自身上凝聚。

    场地外,朱竹清的目光已经痴了,她始终注视着戴沐白,当她看到那双邪眸中的狂野时,内心的激动险些无法压抑。

    她和小舞不一样,如果唐三受伤,小舞一定焦急的想要立刻冲上去。但朱竹清却不会。尽管她对戴沐白始终不假辞色,但在她内心之中,早在她出生的那一年,那双邪眸的主人就已经注定了是她的男人。

    看到自己的男人在战场上发威,她永远都不会去阻挡。如果可以,她会陪他一起战斗。如果只能是个旁观者,她就只会做个旁观者。她不会去担心戴沐白的胜负。他胜了,她会为他疗伤,如果他死了,她会陪他而去。自己的男人,是强悍的男人,当朱竹清真正认清戴沐白的性格时就早已决定,永远不会让自己的泪水成为影响他的因素。

    金光重新变成白光,一颗颗光球开始在戴沐白身体周围弥漫。

    蓝紫色光芒收敛,重新幻化成蓝色,一条条蛇电凝聚在一起,幻化出一条长约一米的蓝色小龙。

    邪眸白虎第四魂技,白虎流星雨。

    蓝电霸王龙第四魂技,蓝点神龙疾。

    这是决定胜负的最后碰撞,没有任何花哨,只有全部实力的比拼。

    贵宾席上,雪夜大帝已经站了起来,他的脸色很严肃。帝王起身,其他人还怎能坐着。包括所有学院的师生,此时也都已经站立着观看这场比赛最后的结果。不论胜负,眼前这两个人的威势都注定要刻画在他们内心深处。

    第三魂技已经即将崩溃,只有在这最后时刻以它为基础发动第四魂技,才是获胜的关键。

    玉天心知道,戴沐白也知道。所以,他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就在这个时候发动他们的最后一击,也是就在这个时候决定这场比赛的胜负。

    白虎烈光波对雷霆万钧时,是戴沐白魂力凝聚,对手攒射。而此时。当白虎流星雨面对蓝电神龙疾的时候,却正好相反。

    无数白色的流星激荡而出。当它们飞行在半空时就已经完全渲染成了金色。

    蓝色地小龙张牙舞爪而动,迎向了那决定它命运的流星。

    剧烈地碰撞令比赛场地爆发出一阵阵哀鸣,大蓬的泥土因为强烈的爆炸力掀飞入空。在碰撞开始时的一瞬间,谁也不知道究竟是龙灭流星,还是流星毁龙。一切的结果,都将在数息之后呈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无数轰鸣令尘土掩盖了两名霸气男的身影,比赛场地中。一朵由泥土凝聚而成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剧烈地魂力带来的冲击波使那些距离场地最近的各学院比赛队员们不得不催动自身魂力来抵挡。

    比赛场地外围天斗帝国的旗帜在这庞大地冲击力面前猎猎作响。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当尘埃落定,当所有的炫丽化为乌有。当龙与虎同时消失。一切都已经结束。

    站着的依旧是两个人。两个伤痕累累的男人,谁都没有倒下。站在那里。他们凝视着自己的对手。没有动。

    玉天心笑了,戴沐白也笑了。两个人的笑容虽然看上去很僵硬,但却充满了真诚。

    “你很强。比我想象中还要强。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么?我输了。”虽然不愿,但却不得不承认。玉天心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戴沐白淡然道:“不,你没有输。虽然这场比赛你输了。但是,你地心并没有输给我。期待下一次再与你碰撞。”

    “好。”最后一个字从玉天心口中滑出,下一刻,他终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砸向地面。手臂上地龙鳞在同一瞬间崩裂,鲜血四溅飞扬。

    戴沐白依旧站着。他的腰板挺得笔直,艰难的缓缓转身,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了大师身上。然后是唐三、马红俊、奥斯卡这一群伙伴。他似乎在向众人说,我赢了,史莱克赢了。

    邪眸最后落在了那丰满而俏丽的身影上,戴沐白看到了面带笑容的她,冰山似乎融化了。下一刻,那融化的冰山已经化为一道虚影在他眼前放大。

    眼前变得一片模糊,似乎隔着一层水雾。戴沐白拼命想瞪大双眼。看清那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身影。可是,数十道血箭却同时从他身上激射而出。高大强壮的身体缓缓倒了下去。正好倒在那飞速冲到近前地虚影怀中。

    鲜血沾染了两个人地身体。朱竹清没有哭。她在笑,尽管她此时的笑容绝不好看。

    搂紧自己地男人,她帮他再次挺直了腰杆,因为她知道,她的男人永远也不会在战场上屈服。

    就这样。她几乎承受着他所有的重量,一步步走出场地。

    史莱克学院对雷霆学院。史莱克学院胜。十二连胜。

    尽管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但之前那惨烈的一幕却令所有人久久不能忘怀。这场比赛可以说没有真正的胜利者。因为参赛的双方都还年轻。他们还有的是时间。他们真正的比拼,应该是谁能够更早的触摸到那极限的巅峰。全天的比赛结束,唐三抱起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小舞,朱竹清支撑着戴沐白的身体,史莱克学院一行人正准备返回营地。值得一提的是,朱竹清拒绝了其他人想要帮她的好意,执意一个人支撑着戴沐白的身体。她虽然没有哭,也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她那双格外漂亮的美眸却早已通红。

    “唐三。”一个人挡在史莱克学院众人回归的必经之路上。

    马红俊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每次都会有人来阻挡。”

    这次来的不是火舞,而是那个经常嬉笑着前来套近乎的男人。神风学院战队队长,风笑天。

    唐三抱着小舞排众而出,来到风笑天面前,面对男人他可要比面对火舞时自如的多了。“有什么事么?”

    晋级赛刚开始的时候,风笑天还经常到史莱克学院这边来转转。但后来他就再没出现过。

    风笑天深吸口气,压制着自己内心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情绪,“抽签刚才结束了。明天,我们将是对手。”

    “哦?”唐三注视着风笑天,正像大师判断的那样,史莱克学院运气并不好。在面对雷霆学院之后,又将面对一个强手,而且很有可能是除了他们史莱克学院之外,这次比赛最强大的一个对手风笑天凝视着唐三,他的眼神中早已没有了以前的嬉笑之色,“唐三,今天你们刚和雷霆打过。我不想占你便宜。明天,我会第一个出场。我希望你也是第一个。让我们两个人来决定谁是晋级赛最后的冠军。如果我输了,神风学院将主动认输。”

    唐三愣了一下,从风笑天的语气中,他分明听出了几分肃杀的气息。他不明白,为什么以前还经常一脸笑容的家伙突然变得如此严肃。但此时的风笑天给人的感觉却有几分压抑。

    史莱克学院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唐三身上,谁也没有开

    唐三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一场定胜负,对于史莱克学院来说并没有任何损失。戴沐白重伤,显然不能参加明天的比赛了。这是史莱克学院巨大的损失。但是唐三却依旧没有答应。

    “你不敢么?”风笑天眼中目光一瞬间变成了挑衅。

    “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不能以自己的意志来决定队友的选择。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不能代表整个史莱克学院战队。”唐三平静的说着。

    风笑天的脾气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唐三,你是个懦夫。我只想和你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就像今天戴沐白与玉天心那样。”

    看着风笑天逐渐变红的双眼,虽然唐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他也没有问。

    “答应他吧,小三。我们相信你。”戴沐白虚弱的声音响起。“给他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如果我没猜错,他来提出这样的要求,应该与那火舞有关。”

    论情场上的战绩,整个史莱克学院恐怕也无人能和戴沐白相比,他的目光何等毒辣,这些天以来的旁观让他早就看出风笑天对火舞的意思。而风笑天也正是从那天火舞来找过唐三之后就再没出现过。这一切联系起来,风笑天今日的作为就很容易解释了。

    大师也向唐三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就一战定胜负吧。明日之战,最后的胜负,本身也是你们两个决定的。”

    看着每一名伙伴都向自己点着头,唐三重新正视风笑天。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在这一瞬间,唐三的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内蕴的气息就像火山喷发一般,狠狠的撞击在风笑天身上。

    风笑天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但很快又重新踏前,两人之间的气息剧烈的碰撞着。

    “如果你输了,以后我不希望在火舞身边看到你。”风笑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唐三冷声道:“她是她,我是我。我和她本就没有一点关系。”说完这句话,他抱着小舞,头也不回的和史莱克学院一行人走了。

    这边的火药味儿自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炽火学院。

    火无双看着身边有些呆滞的妹妹,“这是你想要看到的么?”

    火舞茫然摇头,“我不知道。”

    火无双眼含深意的道:“那你希望谁获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呢?”

    火舞眨了眨眼睛,她突然发现,自己对于击败唐三,似乎也不是那么渴望了。

    回到营地,所有人都聚集在戴沐白身边,经过仔细检查,大师、弗兰德他们发现,戴沐白的伤并不是想象中那么严重。大部分都只是皮外伤而已。筋骨都很正常,休息几天,自然就会愈合了。魂师的自愈能力比普通人要强的多。

    而雷霆学院那边传来的消息却截然相反,玉天心受到了重创,别说是恢复,能否参加总决赛都成问题。雷动更是被戴沐白给废了一条手臂,没有几个月的将养是别指望恢复了。

    戴沐白和玉天心的实力确实相差不多,尤其是在之前消耗过一些魂力之后,两人更是势均力敌。只有戴沐白自己清楚,这场比赛。他胜就胜在了那株奇茸通天菊上。金刚不坏,不但帮他阻挡了不少雷电对身体的损伤。也保护了他的骨骼经脉。而他的对手,防御力本应该强过他地蓝电霸王龙武魂却从优势直接变成了劣势。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对唐三的感激,兄弟之间地情谊,是不需要流于口舌的。

    为了让戴沐白好好养伤,就像唐三受伤时一样,专门给他腾出了一间房。虽然谁也没说过什么,但朱竹清很自然的留了下来。

    “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看着满身绷带的戴沐白。朱竹清脸上冰冷早已消失,柔和的目光令她那双大眼睛看上去更加漂亮。

    “我不饿。竹清,你过来。”

    朱竹清走到戴沐白床前,拉了张椅子坐下。

    戴沐白拉起朱竹清的手。“你是不是一直都很恨我?”

    朱竹清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恨你?”

    戴沐白苦笑道:“因为我那些不良事迹。如果不是这些事传回去,你又怎么会来找我?坦白说,我也没想到,你父亲居然舍得让你到天斗帝国来。”

    朱竹清淡然道:“你真的以为我是因为你那些风流韵事才来找你,对你冷眼相向地么?”

    戴沐白愣了一下,“难道不是么?”

    朱竹清摇了摇头,“不是。男人风流不是错。只要不下流,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你不同。你不是普通人。你应该明白自己的未来有多么残酷。我不希望我的男人玩物丧志,哪天死在女人裙下。妈妈对我说过,如果不能嫁给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如终生不嫁。”

    戴沐白邪眸中地光芒律动了一下,“你是为了督促我修炼,才来的?”

    朱竹清看着戴沐白,眼眸中多了几分冷意,“如果你不能达到我的期望,我不但不会嫁给你。还会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戴沐白苦笑一声。“你果然不愧是他的女儿,这是你们家一贯的风格。”朱竹清淡淡的道:“这样有错么?要是怕这些。你父亲也不会让我成为你的未婚妻。在我成为你未婚妻的那一天起,你地命运就已经改变了。注定无法做个逍遥的普通人。我们之间地婚姻,不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是,也关系到我的家族和……”

    说到这里,朱竹清的话突然停了下来,并不是她不想说下去,而是她的身体已经被戴沐白狠狠的拉入怀中。

    重重的吻上朱竹清的唇,戴沐白几乎是疯狂的索取着。

    朱竹清地纯很凉,她看上去似乎依旧冷静,可是她在他怀抱中颤栗地身体却出卖了他的本

    良久,唇分。戴沐白松开朱竹清,后者地呼吸已经变得极为急促,俏脸上也升起了两抹红晕,“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只有十四岁。”

    朱竹清轻咬下唇,“你应该说,我们这些人,谁看上去也都不像是十几岁的孩子。除了被院长捡回来的马红俊,还有出身平凡的奥斯卡之外,我们其余的五个人哪个背后没有故事?唐三我看不透,小舞也同样看不透。就连荣荣都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

    戴沐白眉头微皱,“说这些干什么,不论他们背后有着些什么,只要你记住,我们永远都是伙伴,就足够了。”

    朱竹清没有反驳,而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数次生死与共,共抗强敌,史莱克七怪虽然各有各的秘密,但却并不会影响他们彼此的感情。

    戴沐白丝毫不管之前因为用力抱住朱竹清而在此崩裂的伤口,再次霸道的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告诉我,现在你愿意做我的妻子了么?”

    朱竹清呆了一下,抬头看向戴沐白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默默的点了下头。

    戴沐白突然笑了,“我记得,你刚才说过,男人风流不是错。只要不下流就行了。对吧。你才十四岁,我也不好向你下手。我可已经憋了很久了。”

    朱竹清的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一把抄起旁边用来剪绷带的剪子,向戴沐白下身比划了几下,“你试试看。以前我没有承认你是我未婚夫的时候你做了什么我可以不计较,现在你是我的男人,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要是让我知道你出去干坏事,你管不住下面那个东西,我就帮你把它去掉。”

    “呃……”戴沐白脸上的坏笑凝固了,看着朱竹清,对于怀中这个女孩儿,他真的不知道是该爱还是该恨了。

    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第十三轮的比赛就要开始了。对于大多数参赛学院来说,晋级赛的排名已经注定,在最后几场已经开始放水,尽可能的保证本学院的参赛队员不受伤,以便为总决赛做好准备。但是,有两个学院却依旧处于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中。那就是同为十二连胜的史莱克学院和神风学院。

    每一所学院都要进行十四轮比赛,史莱克学院和神风学院最后一轮的对手都不强,获胜几乎毫无问题。因此,决定最后谁能成为天斗帝国一方晋级赛排名第一的学院,就要看今天这场比赛了。两支全胜队伍的碰撞。

    而这场比赛从昨天风笑天向唐三发起挑战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变成了两个人的战斗。

    今天前面的六场比赛都已经结束了,作为重头戏,史莱克学院对神风学院一战放在了最后进行。

    神风学院的队员们站成一排,风笑天站在他们面前。

    “兄弟们,你们信得过我么?”风笑天沉声问道。

    这些能够参加大赛的队员都是神风学院即将毕业的精英,他们和风笑天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却都是第一次看到他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最左侧的一名队员毫不犹豫的说道:“队长,你去吧,不论胜负,我们都支持你。如果你都不能战胜这个唐三,那这场晋级赛我们也就不可能获胜了。你是我们的队长,也是我们的核心。我支持你。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风笑天叹息一声,“昨天唐三的一句话令我感触很深,以前,我一直将我们这支队伍当成是自己的。但我错了,战队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的。兄弟们,谢谢你们的支持。不论如何,这场比赛我都会竭尽所能。”

    “队长,不论胜负,我们都会支持你。”

    当唐三和风笑天分别从不同方位走入比赛场地的时候,观战的各个学院已是一片哗然。他们显然都想不到,史莱克学院和神风学院在第一场就派上了自己最强的队员。

    神风学院战队队长风笑天,四十四级强攻系战魂宗,武魂,疾风双头狼。

    史莱克学院战队副队长唐三,四十二级控制系战魂宗,武魂,蓝银草。

    接下来,是唐三的精彩了。唐三对风笑天,将会演绎怎样的战况呢?期待明天,请投月票,谢谢。

    战斗方面,小三绝不会拖延,计划明天一章解决唐三与风笑天的比拼。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