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八集 三块魂骨 第一百二十章 四个封号斗罗

    白衣封号斗罗要收戴沐白为徒?虽然这是他情绪激动之下说的话,但以他这种级别的身份,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的水,肯定是不会收回的。

    泰隆等几名替补队员都认为这是个机会,至少不需要承受对方的攻击,能留下性命。还有这么位老师。何乐而不为呢?但戴沐白的话,却令他们大跌眼镜。

    “拜你为师不是不可以,但我有条件。”邪眸闪烁,戴沐白淡淡的说道。并不是他不想反抗,但他也不是那种纯粹的莽撞人,面对封号斗罗,反抗有什么意义?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况且这里也不只是他一个人。

    “哦?什么条件?”白衣人对戴沐白在这个时候还敢提条件流露出饶有兴致的目光。

    戴沐白抬手指向朱竹清,道:“她是我的未婚妻,而且是我武魂融合技的配合伙伴,你不能伤害她。”

    白衣人眼睛一亮,“武魂融合技啊,很好。我答应你。”

    不等白衣人继续说下去,戴沐白又指向其他人,“他们都是我的同伴,我们是一个最佳的配合团队。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最亲密的伙伴。你也不能伤害他们,否则我怎能拜你为师?”

    “这个……”白衣人明显犹豫起来。

    空中的洛尔迪亚斯赶忙高声提醒他道:“大人,他们可是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

    白衣人皱了皱眉,道:“是的,他们之中有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这可不是我能做主的。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只杀一人,如何?”

    在他看来,作为封号斗罗的自己如此低声下气已经是相当给戴沐白面子了。

    可谁知道,戴沐白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我们之中如果有一个人损伤,你都是我的敌人。”

    白衣人冷哼一声。“你想找死么?你应该明白,杀死你,对我来说就像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如果不是你曾经服用过奇茸通天菊。现在你已经是个死人。”

    戴沐白的目光和伙伴们碰撞了一下,他刚要说话时,唐三却抢先开口了。“你们要杀地应该是我吧。可以,放过其他人,我自裁于此。”

    “小三。”

    “哥……”

    史莱克七怪其他人大急,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唐三会在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连那白衣封号斗罗都有些惊讶,“小子,你很聪明。不过。聪明地人往往不会长寿。”说着,他目光再次转向戴沐白,“既然你的伙伴都已经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你们地。你也不用再坚持了。我会给他个痛快的“不。史莱克七怪本为一体,如果不能与兄弟同生共死,你认为我以后还能有什么成就么?”戴沐白斩钉截铁的说道。

    “成就?如果你现在就死在这里,才真是什么成就都不可能拥有。”

    “少废话,动手吧。”戴沐白心中最后地一丝希望已经破灭。对方发动了上千人。目标似乎就是唐三。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白衣封号斗罗似乎想通了什么,口中发出一串阴柔的笑声,听的人不寒而栗,“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先把那个唐三杀了。然后把你抓回去。我就不信你会不屈服于我。恩,你们这些小孩子我都会带回去。天赋都不错。我会好好调教你们的。”

    一边说着。他已经向着唐三的方向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空气顿时变地凝固起来。史莱克七怪的身体在庞大的压力下谁也无法轻动。

    厉啸声响起,柳二龙发飙了。庞大地火龙真身凭空才弧线,龙尾一甩,终于将那一指缠着她的铁甲龟魂师抽飞了出去。

    紧接着,她那庞大的身体立刻如同一颗火焰流星般朝着白衣封号斗罗砸了下来。

    大师不在,如果唐三死了,让她怎么像大师交代,她知道,大师和唐三情同父子。更何况,唐三还是自己干女儿最爱的人。

    白衣封号斗罗眼神一凝,面对柳二龙的全力攻击他也不敢大意。

    手中奇茸通天菊挥动,紫色大花迎风飘扬,他身上的九个魂环中有三个悄然闪亮了一下,速度奇快,令人无法捕捉到究竟是哪个魂环起到了作用。

    而下一刻,那庞大的紫色花朵在空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硬生生的将柳二龙地武魂真身震地飞了出去。身在空中,柳二龙已是鲜血狂喷。

    “变异的蓝电霸王龙,也不过如此而已。”白衣封号斗罗强大地令人窒息,以柳二龙那样的强悍竟然也无法抵挡他者一击之力。

    弗兰德也刚刚摆脱了对手,及时接下了空中的柳二龙,两人对视一下,眼眸之中都充满了视死如归的光芒。

    “菊花关,你当我们史莱克学院就没人了么?看老夫不爆了你的菊花。”熟悉的声音响起,白衣封号斗罗的脸色骤然一变,施加在史莱克七怪身上的压力顿时减轻了几分。

    已经变化成一头黑发的独孤博悄然出现了。凌空踏步而来,他本身不能飞,但就凭借着极其浑厚的魂力,一步步靠近战场。

    虽然白衣封号斗罗还在史莱克七怪旁边,但此时他却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同为封号斗罗,彼此气息在接触的一瞬间就锁定了对手,不论谁有所行动,立刻都会引来对手的狂攻。而在他们这个层次,一旦落入下风再向扳回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老毒物,你什么时候成了这个学院的走狗。”阴柔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冷厉。

    “你***才是走狗。老夫是史莱克学院的客卿长老,不行么?唐三是我兄弟,你想杀他,老子就先爆了你的菊花。”独孤博的双眼依旧是绿色的,碧磷蛇皇强横的气息弥漫于空中。

    两大封号斗罗对峙所产生的庞大压力令周围上千人的战斗都变得缓慢下来,在这庞大的压力面前,他们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白衣封号斗罗目光凝视在独孤博身上,“独孤博,你要想清楚了。和我们作对,会是怎样的下场。”

    独孤博不屑的哼了一声,“我劝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后事吧。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唐三背后的是谁。既然你们向他出手了,就要准备承受那个人的报复。想当初,连……”

    “住口,你真的想死么?”白衣封号斗罗大吼一声,阻断了独孤博的话,“老毒物,你我能达到封号斗罗这个层次,付出的艰辛大家自己心里明白。我不想看到你为了这件事殒命。识相的赶快离开这里。”

    独孤博冷冷的道:“菊花关,我都说了,唐三是我兄弟。想要伤害他,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我到要看看,你凭什么在老夫面前嚣张。就算你的魂力级别比我高一些,老夫拉你一起同归于尽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混蛋,不要叫我菊花关。”白衣封号斗罗眼看着就要暴走了,声音也变得格外尖锐。

    “你个娘娘腔,不叫你菊花关叫什么?怎么看都像个卖菊花的。”独孤博嘿嘿笑道。对手越愤怒他就越兴奋。

    眼前这种情况,虽然对手一方依旧占据着优势,但也并不是那么大,独孤博最擅长的就是群伤能力,一旦他毫不忌讳的施展出来,这看上去人数很多的黑衣人,根本就无法在他那剧毒下生存。

    “说的好。菊花关就是菊花关,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老毒物,我支持你。”一个清冷的声音悄然出现在半空之中。听到这个声音,独孤博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

    一道黑色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的金鹰身边,令人感到骇然的是,那个身影竟然无法看清,哪怕是唐三的紫极魔瞳,也只能捕捉到一个淡淡的影子。黑影似乎抬起一只手在金鹰头上拍了一下。下一刻,洛尔迪亚斯就已经恢复成本体变化了回来。

    白衣封号斗罗仰头看着那黑影,“死鬼,你非要各应我才舒服么?”

    黑影嘿嘿一笑,“你耽误的时间已经太多了,再浪费时间,恐怕谁都知道我们是谁了。赶快动手吧。我挡住老毒物,你把该杀的人杀了,我们好回去喝酒吃肉。”

    唐三心中暗叹一声,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渺小,虽然黑影出现后只是说了几句话,但从他们的话语交谈之中他也听得出,这黑影居然也是一名封号斗罗。

    天啊,整个大陆的封号斗罗也不过区区十几人而已,可在这里竟然已经出现了三个。

    而且这两个封号斗罗的目标竟然还是自己。他们的来历已经呼之欲出。除了那个地方,还有哪里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呢?

    独孤博的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翡翠色,摇身一晃,现出了他那碧磷蛇皇本体。这一次,他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朝着地面的白衣封号斗罗扑了过来。

    “老毒物,你的对手是我。”黑影闪现,一瞬间就当在了化身碧磷蛇皇的独孤博面前,碰撞带起一声铿锵。只是这一个声音,就将场地中所有魂力低于四十级的魂师震翻在地。皇家骑士团骑士们跨下的战马连悲鸣声都没发出,就已经一个个瘫软在地口吐白沫。

    “鬼魅,今天你们要是杀了唐三,就等着死亡的报复吧。”独孤博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想不到鬼魅和菊花关这哼哈二将居然会同时出现在这个地方。他虽然知道那里会对唐三很重视,但居然派出了两名封号斗罗,却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当史莱克学院参加完晋级赛前往武魂城的时候,独孤博就已经悄然隐没在一旁跟随,就是为了防备眼前的情况出现,可他怎么也想不到,作为封号斗罗的自己竟然也有无奈的时候。同时面对两名封号斗罗,而且还都是魂力等级比自己更高的封号斗罗,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尤其是对手是要杀人,而他是要救人。如果换过来或许还可以。

    黑影的话令白衣封号斗罗有些恼怒,但他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冰冷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冷冷的刺向唐三。而就在这一刻,紫金色的凝实光彩从唐三眼中全力喷吐而出。

    哪怕是封号斗罗这样的实力,在那紫金色光芒刺入眼中的瞬间,白衣封号斗罗的身体也不禁晃动了一下。对于史莱克七怪的魂力压制顿时消失了。

    而就在这一瞬间。戴沐白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对方。马红俊地凤凰啸天击第一时间发动,配合着戴沐白全力施展的白虎流星雨,全部作用在那白衣封号斗罗身上。

    炫丽的彩色光芒毫不吝啬地从宁荣荣手中九宝琉璃塔内喷吐而出。四种增幅同时出现在戴沐白和马红俊身上。令他们的攻击力增强到了最大程度。

    但是,这还不足以杀伤一名封号斗罗。白衣封号斗罗眼神变的有些阴鹫。一层淡紫色地气息从他体内喷发而出,马红俊的凤凰啸天击后手限制技能根本就没能发挥出作用,整个人就被抛飞而出。戴沐白也绝不好受,双臂直接被震的脱臼。

    要不是白衣封号斗罗对他手下留情,单是这一下已经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唐三手中的阎王帖已经准备发动了。可就在他要发动前的一瞬间,一层淡金色地光芒却从那白衣封号斗罗体内喷薄而出,整个人都变得虚幻起来,居然打断了唐三紫极魔瞳的锁定。他体内为了发动阎王帖而凝聚的魂力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右手怎么也挥不出去。

    “死吧。”奇茸通天菊前点,拥有仙品作为武魂。这白衣封号斗罗的实力比独孤博更加强大。十片毛茸茸的花瓣飘飞而出,直奔唐三而来,那看上去飞行缓慢的花瓣。却仿佛循着天地至理一般,封死了唐三的气息和所有空隙。

    唐三悲哀的发现,自己的阎王帖就算想要出手,也很难命中对手。

    毕竟,他的魂力还是太弱了,根本无法将这绝世暗器的威力发挥出来。

    突然,一丝怪异地感觉出现在唐三心中,他突然发现,眼前自己所看到地一切似乎被分割开来似的。那是整个空间地分割。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寂静下来。他似乎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

    十片奇茸通天菊的花瓣突然变成了粉末,四散纷飞。一个身穿白衣,高大笔挺的身影悄然挡住了他的视线。

    “剑道尘心。”白衣封号斗罗的目光第一次变得极其凝重。哪怕是在之前独孤博出现的时候,他也没有流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挡在唐三面前的是一名老人,一尘不染的白衣,银色发丝梳理的极为整齐,他手中有一柄剑,长约三尺,没有任何装饰,通体纯银的长剑。

    他的表情很淡漠,双眼似乎看不到周围任何东西似的,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开口。但他只是站在那里却依旧给人一种天地万物,唯我独尊的感觉。

    白衣封号斗罗感觉到自己的掌心有些湿润了,那是汗水。

    独孤博他不怕,那是因为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毒素想要对他们起作用是很难的。而独孤博的真正实力和他们这些拥有强大武魂的封号斗罗相比还有一丝差距。

    可是,眼前这个人却不同,号称攻击最强的封号斗罗,对他的属性全方位克制。在已知的封号斗罗中,眼前这白衣老者绝对是最克制他的几个人之一。

    “尘心,连你也来趟这浑水么?”白衣封号斗罗色厉内荏的说道。

    这白衣老人正是七宝琉璃宗两位终极守护者之一,剑斗罗尘心。在封号斗罗这个层次中,其他人都习惯称呼他为剑道尘心。一声浸淫于他那柄长剑武魂之中,论攻击力,敢于他相比的人绝对不多。

    “月关,亏你也是封号斗罗,竟然在这里欺负小孩子。还如此藏头露尾,就不怕被人耻笑么?唐三是我们七宝琉璃宗的朋友。”尘心的声音不大,但却令场上的所有战斗中除了独孤博与黑影之外的其他人都停了下来。因为他的声音宛如利刃,切割着每个人的内心。

    “这么说,你们七宝琉璃宗是真的打算和我们作对了?”白衣封号斗罗隐藏在面纱后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他知道,今天这任务恐怕玩不成了。出战两名封号斗罗竟然还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这脸面可丢大了。

    “上三门同气连枝,菊花关,难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么?”清雅的声音飘洒而出。一身朴素装束的宁风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山包的一个凸起上。在他身边还站着天斗帝国的雪清河太子。

    七宝琉璃塔宝光闪烁,七个魂环上下浮动。虽然只是七环,但当看到宁风致的一瞬间,菊斗罗月关就已经打定了主意。

    “今天我们认栽了。不过,今天这笔帐我们会记着。鬼魅,我们走。”

    轰然巨响中,化身碧磷蛇皇的独孤博爆退,月关和鬼魅两大封号斗罗悄然隐没,黑衣人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在退走的时候,他们还不忘带走同伴的尸体,连一件武器都没有留下。来得快,退的更快,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这些带来致命威胁的盗匪就已经隐没于山包的另一边。

    “爸爸,你怎么来了?”宁荣荣兴奋的冲了上去,扑入宁风致怀中。这个时候,她已经忘记在其他学院面前隐藏自己的身份了。

    刚刚完成了联盟的炽火学院和神风学院学员们脸色顿时变的极其难看,火舞和风笑天对视一眼,强如他们,此时也不禁一脸的苦笑。史莱克学院中,竟然还隐藏着七宝琉璃宗宗主之女。

    还引出了四位封号斗罗的争斗。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

    宁风致一出现就逼退了对手,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本身的攻防能力虽然不强,但只要有他在,一名封号斗罗就相当于是两名。在他的辅助下,单是一个剑斗罗尘心就足以对付那菊斗罗和鬼斗罗了。更何况还有一个独孤博。

    宁风致搂着女儿微笑道:“我可不是来保护你们的。我受陛下重托,守护太子殿下。”

    原来,雪清河太子作为这次天斗帝国的代表,并没有带多少随从,除了十五所魂师学院以外,他也配备了一辆马车,只不过马车之中并不只他一个人。

    还有宁风致与剑斗罗尘心在内。

    身为太子,雪清河是天斗帝国的未来,雪夜大帝又岂会让他轻身犯险呢?所以恳请宁风致暗中保护。而作为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身边总会跟着一位强大的守护者。这次轮到了剑斗罗跟随,骨斗罗坐镇七宝琉璃宗。

    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都没有急于出现。原本在第二次金鹰魂斗罗要动手的时候,尘心就准备出手了,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独孤博。

    这样一来,战斗就失去了悬念。当七宝琉璃宗二人组出现的时候。已经完全压制了对手,那两个封号斗罗也都不是傻子,这才立刻带着手下退去。

    逼退对手,所有人都产生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如果说在那些盗匪刚出现的时候,魂师学院都没在意,当那两名封号斗罗先后出现的时候,他们的心却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那可是封号斗罗啊!今天一共出现了四位之多,几乎相当于整个大陆的四分之一或者是五分之一的数量。在封号斗罗面前,他们是那样的渺小。

    雪清河充分显示出了从小的帝王教育,敌人退走,他立刻有条不紊的开始指挥皇家骑士团,将没有破损的马车拉到前面,救治战马,恢复队形。

    一会儿的工夫,除了已经死去的战马以外,五百名皇家骑士团战士已经大部分恢复了战斗力。

    之前那些黑衣盗匪在交手的时候杀意并不足,大多数只是防御游斗,给那两名封号斗罗争取着时间。所以,双方伤亡最大的地方,反而是之前唐三凭借着剧毒暗器杀死的那百余人。

    雪清河做完自己应作的事,这才回到宁风致身边,恭敬的道:“老师,您看我们下面该怎么办?”

    宁风致淡然一笑,“按原计划继续前进,有了这次的教训,他们也不回再轻举妄动了。毕竟,他们还不会为了唐三付出太大的代价。”

    “是。继续前进。”

    整个队伍继续前进,但气氛却已经明显变得紧张起来。唐三第一时间登上了史莱克学院的那架马车。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之前那两名封号斗罗的任务明显就是击杀自己。

    一次失败,并不代表着下次他们还会失败。被封号斗罗这个级别的强者惦记着,那可不是芒刺在背那么简单了。

    史莱克七怪其他人都没有蹬上马车,上了马车的是宁风致、尘心和独孤博三大强者。他们都认为有必要和唐三仔细谈谈了。

    唐三显得有些抑郁,在同级别的魂师中,他始终都是佼佼者,甚至比他等级高些的魂师也很难在他面前占到便宜。

    可是,当对手变成了封号斗罗那个级别。他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那并不是各种技巧能够弥补的鸿沟。

    宁风致先向独孤博点了点头,微笑示意。剑斗罗尘心则直接闭上双眼闭目养神。

    对别人独孤博或许会不屑一顾,但坐在他面前地可是当今七大宗门中上三门门主之一。号称天下最具财力的宗门。

    “您好,宁宗主。”

    宁风致叹息一声。道:“连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快就出手。而且还如此不留情面。看来,当唐三昊天锤暴露地时候。他们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独孤博点了点头,看看身边的唐三,不禁流露出担忧之色,“这些家伙要是下定决心。恐怕小三就危险了。现在是不是应该让他脱离这次比赛才好?只有先隐藏起来,或者是找到他父亲,他的安全才能有所保证。我们都不可能始终守护在他身边。”

    宁风致颔首道:“我也是这个意思。虽然他们在总决赛结束之前应该不会再动手了。但小三地安全还是很难保证。小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让尘心叔叔送你回我们七宝琉璃宗,在那里。虽然我不敢说绝对安全。但要有人对你不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唐三凝视着宁风致地双眼,“宁叔叔,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刚才您没有揭露他们的身份?”

    宁风致叹息一声,“你也看出来了吧。没错,那些应该就是武魂殿的人,哪怕是那些普通的黑衣人,也都是魂师。而且至少都是三环以上的魂尊。能够同时调动两名封号斗罗,上千名魂尊的也只有武魂殿了。就算是七大宗门穷尽全宗之力能和他们相比。但也绝对无法像武魂殿这样调遣。我之所以不揭露他们。是不希望这里所有地人都因为这件事死掉。你认为,武魂殿做这件事让人明确的知道后。会放过所有知道的人么?”

    唐三眼中寒光一闪,“杀人灭口?”

    宁风致点了点头,“之前地龙公蛇婆没有说,独孤前辈要说时被菊斗罗阻止了。我们也没有说。就是不希望给武魂殿一个杀人灭口的理由。这次他们算是吃了个暗亏,为了不暴露武魂殿的身份,那些低级的魂尊都没有释放武魂。否则你也无法那么容易的杀掉那些人。等他们反应过来,损失已经出现。”

    唐三沉声道:“叔叔,武魂殿向我动手,是不是因为我父亲?”

    宁风致沉吟道:“不全是。我想,武魂殿对你出手固然有你父亲的原因在内,同时也是因为你自身的天赋。他们应该已经调查过你的年龄了。不到十五岁就已经拥有了现在这样的实力。还是双生武魂,昊天宗地直系子弟,这些身份无疑会令你成为另一个昊天斗罗。一旦你强大起来,对于武魂殿必然是最大地威胁。”

    唐三道:“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想要将我扼杀?可他们为什么不派个封号斗罗直接暗杀我呢?那不是要容易的多么?”

    宁风致淡然一笑,道:“封号斗罗有封号斗罗地尊严。今天出现的那两个封号斗罗都是武魂殿长老团成员,教皇的忠实支持者。也可以说是教皇身边的哼哈二将。封号斗罗的地位何等尊崇,你让他们去偷袭一个小孩子,他们又怎会愿意。如果前来偷袭你的人降低到魂斗罗级别,那么,有弗兰德和柳二龙在,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其实,今天最大的变数并不是我们,而是独孤前辈,你应该感谢他才是。武魂殿之所以派出两名封号斗罗,想必是已经猜到我和剑叔的存在了。只是多了独孤前辈后,他们才立刻变成了劣势。”

    独孤博哈哈一笑,看着唐三,道:“小怪物,你就不用谢我了。”

    唐三看了他一眼,果然没有说出感谢的话,但在他内心之中,独孤博今天义无反顾的出战,却在他心中刻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为了救他,独孤博可是得罪了武魂殿啊!

    宁风致道:“我想,你有必要了解一下今天出现的两名封号斗罗。首先出现的那名白衣人名叫月关,武魂是菊花,封号为菊,菊斗罗。他的魂力大概在九十四级到九十五级之间。那朵奇异的菊花非常厉害。幸好今天他被剑叔所克制。”

    “后出现的黑影,封号是鬼,等级和菊斗罗差不多。他的武魂很奇特,是鬼魅。而他本人的名字也叫鬼魅。据说,除了教皇以外,从来没人见过他真正的面目。乃是一名敏攻系的强大魂斗罗。物理攻击很难对他奏效。绝对是封号斗罗中最难缠的几人之

    独孤博老脸一红,“鬼魅那家伙确实厉害,再打下去的话,我不是他的对手。”

    宁风致沉声道:“这两名封号斗罗在武魂殿不但地位崇高,而且掌管刑法。乃是武魂殿的重要支柱。除了隐藏在长老殿的其他几名长老之外。一般对外的事务都是由教皇和他们决定的。乃是教皇最得力的帮手。以你现在的实力,如果单独遇到他们,绝无幸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和剑叔回到七宝琉璃宗去。在那里我才能确保你的安全。”

    唐三低头想了想,突然,他抬起头,看着宁风致,道:“宁叔叔,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不能就此放弃。史莱克学院在这次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走到现在这一步,并不是我一个人努力的结果。如果我因为个人安危放弃了队友,那么,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一旦有了心结,那么,我今后的修炼也必然不会顺利。所以,这次的总决赛我必须要参加。您刚才不是说了么,在大赛结束之前,武魂殿应该不会再向我明目张胆的出手了。”

    宁风致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但嘴上却说道:“但当大赛结束之后,如果你们真的获得了冠军,受到武魂殿的追杀必然比今天更加恐怖。那时候,就算是我也未必保得住你。我可以透露个秘密给你知道。在我们七大宗门之中,只有上三门不属于武魂殿的势力范围。武魂殿能令两大帝国充满忌惮,因为什么?就是因为绝对的实力。我敢说,两大帝国现在手里掌握的魂师数量,加起来也不如武魂殿的一半多。”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