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八集 三块魂骨 第一百二十六章 器魂真身,暗金昊天锤

    举在手中的昊天锤开始出现了变化,原本黑色的锤体完全变成了灿烂的暗金色,锤身也在飞速缩小,锤柄长约一米五,锤头大如水桶时,缩小才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唐三自己的身上也覆盖上了一层暗金的光芒,他与昊天锤身上释放的气息,再无分彼此。

    唐三抬锤一指,一团暗金色的光影瞬间在唐三身前放大,那是似乎在无限放大的昊天锤锤影。

    轰然巨响中,冲在前面的火无双三人,几乎是应声抛飞,直飞出百米外,落向山下。

    在那恐怖的锤影面前,就连火舞和另外两名辅助系魂师也被冲击的如同滚地葫芦一般翻腾出去,别说再施展魂技,甚至没有再出手的机会,连半分抵抗都无法做到。

    昊天锤,天下第一器武魂,又岂是浪得虚名?此时此刻,哪怕是在场的封号斗罗们,眼中都充满了亮晶晶的光彩。甚至在教皇殿内部的某做大殿之中,数名老者缓缓抬头。

    这就是七十级展现出器魂真身的昊天锤。武魂界第一宗门的镇门武魂之威。

    原本单手握住昊天锤的唐三改成了双手,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已经击败了对手,可他现在心中却产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欲望。

    施展昊天锤的欲望。以乱披风锤法施展它的欲望。

    半转身,唐三就要将手中那暗金色的昊天锤抡起,可就在这时,他耳中突然响起一个低沉,却充满了力量的声音,“停。收力。回魂。”

    那声音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牵引着唐三重新将昊天锤收回身前。暗金色的光彩从锤身上奔涌而出,飞快的涌回唐三体内。

    而昊天锤本身也悄然恢复到了原本小黑锤地样子。

    如果不是它刚才那一挥之威。恐怕谁也想不出就是这么一个黑黝黝的小锤子,居然能够发挥出那么恐怖的威力。

    唐三脸上地神色出现了清晰的变化,从短暂的愕然变成了痛苦,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剥离了,然后又悄然的重新注入体内。此时此刻,他突然产生了一丝明悟。

    使用昊天锤的器魂真身。消耗地不只是自己地魂力、力量。同时还有自己的灵魂。那一刻,是自己地灵魂与昊天锤之间的融合。才能产生出真正的器魂真身。

    “收。”唐三勉强挤出一个字。

    史莱克七怪的其他六人这才纷纷收力,九彩光晕缓缓退下。

    当那光芒完全退入九宝琉璃塔时,奥斯卡不舍的松开怀抱中地柔软,七人几乎同时长出口气。看似简单结束的一场比赛,他们却已经皆是汗透重襟。

    唐三脚下一晃。在他身后的戴沐白赶忙一把抓住他的肩头,这才稳定住他的身体。

    此时的唐三,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整个人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可他的心却是愉悦的。

    没有使用过那种力量,永远也无法明白它地恐怖。可唐三现在知道了,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昊天锤真正地恐怖。

    他的心很热很热,因为他不可遏止地想到,如果在施展器魂真身的时候用出乱披风锤法,究竟会有怎样的威势。

    这才是天下第一宗。昊天应有的实力啊!

    比赛结束的毕预想中要快的多。甚至令很多人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每个人吃下一根奥斯卡在比赛前制作的恢复大香肠,史莱克七怪这才下场。场地中的红衣主教不得不宣布。明天的决赛,将由史莱克学院对阵武魂殿学院。

    深吸口气,在恢复大香肠的作用下,唐三空虚的身体已经舒服了许多。他那经过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锻造过的身体本就远比普通人坚韧的多,玄天功更有着比一般魂师恢复快的特点。他相信,在明天比赛开始之前,今天消耗最多的自己,一定能够恢复到最佳状态。

    来到大师面前,唐三眼中包含着特殊的光彩,“老师,谢谢您。”唐三知道,如果不是那个声音突然在自己耳边响起,令自己停止施展乱披风锤法,那么,此时自己可能已经因为无法控制而被抽干了灵魂。

    那样或许自己不会死,但肯定会变成一个白痴。那个时候的他,无法辨别出声音的来源,在潜意识中,他认定了只有自己的老师才能在那种关键时刻给自己以提点。

    大师并没有因为史莱克七怪的获胜而兴奋,相反的是,他眉头紧皱,“没想到,在只有足够魂力的情况下,你竟然也能用出昊天锤的器魂真身。果然不愧是当世第一器武魂,是我失误了。”

    在比赛开始之前,大师只是将七位一体融合技的能力教给了史莱克七怪,这是他早就做好的研究,哪怕作为他的弟子,唐三也有这样研究的能力,可他毕竟没有大师那样的时间。

    在将七位一体融合技传授给史莱克七怪后,大师只是告诉唐三,由他指挥,以最快的速度击溃对手,保存魂力。他相信自己的弟子一定能用最有效的办法完成这个任务。

    可大师也没想到,七位一体融合技的魂力凝聚,竟然让唐三用出了昊天锤的器魂真身。

    抬起头,大师朝着教皇殿前面陈似水的教皇比比东看去,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下,教皇眉头微皱,但眼中却难掩那一丝佩服的光芒,甚至还带着几分骄傲。

    似乎在说,你不愧是我喜欢过的男人。

    和教皇的含蓄相比,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的目光就要直白的多。

    敬佩的看着大师,此时此刻,他才真正将大师当成与自己同一级数地位的朋友来看待。

    回到住处,大师没给史莱克七怪修整的时间,立刻又将他们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让大家先坐下,继续吃奥斯卡的恢复香肠,同时将绛珠也叫道房间内,开启恢复光环,帮助众人恢复魂力。

    看上去轻松结束的比赛,虽然史莱克七怪都没有收到任何创伤,但他们输出的魂力却绝对不少,尤其是用出了器魂真身的唐三,更是几乎抽空了所有魂力。

    看着众人,大师脸色显得有些沉凝,向唐三道:“明日决赛,你的魂力能恢复到最佳状态么?”

    唐三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没问题。我这里有固本培元的药物,恢复魂力绝无问题。”

    大师的脸色放松了几分,叹息一声,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我还是失算了。”

    众人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对于他们来说,战胜神风学院这一场可以说是毫无悬念的完胜。他们不明白大师为什么还会这么说。

    大师沉声道:“如果早知道小三能够在七位一体融合技的情况下用出器魂真身来施展昊天锤。那么,今天这一场拼着消耗大一点,也不回让你们用出这个技能。有了昊天锤的器魂真身,对战武魂殿学院战队,我几乎有七成把握。可现在过早的暴露,却不行了。”

    戴沐白道:“大师,为什么不行?难道一晚的时间,那武魂殿战队就能想出破开我们七位一体融合技的战术?”

    大师摇了摇头,“不只是这样。你们不要忘记,你们明天将要面对的对手,背后有武魂殿这拥有最强魂师势力的地方作为后盾。武魂殿强者无数,封号斗罗都不知道有几位,他们总能想出针对之法。更何况,小三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施展出器魂真身了。否则的话,对他的身体将产生无法预料的创伤,很有可能会影响他的未来。”

    “器魂真身和武魂真身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更加强大。而器魂真身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将施展者自己的灵魂与器武魂融为一体,是需要消耗灵魂之力的。小三施展时,魂力可以从你们身上借助,可灵魂之力却必须要消耗他自己的。以他现在的实力,灵魂还远不够稳固。如果连续两天施展这样的技能,百分之百会造成灵魂重创,轻则记忆减退,变得迟钝。重则直接变成白痴。因此,器魂真身明天绝不能再用。七位一体融合技也是如此。你们要记住,当自己的技能已经被敌人全部了解的时候,就一定要求变,只有通过变化,才能打乱对手的节奏,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奥斯卡有些焦急的问道:“大师,那我们明天该怎么办呢?就算我们能够保持最佳状态迎战,可是对手的魂力比我们高的太多,又有武魂融合技的存在,想要战胜他们实在太难了。”

    大师看向唐三,“困难并不代表绝对,现在你们开始修炼吧,就在这里,我要仔细想想明日的战术。小三,你跟我出来,我要和你单独谈谈。”

    “是,老师。”

    唐三的魂力此时已经恢复了几分,跟着大师走出房间。

    其他人并不知道唐三和大师之间说了什么,但他们却都明白,明日一战,唐三无疑会是关键中的关键。

    可他们也知道,作为史莱克七怪中实力最强,变化最多的他,也肯定早已被对手所针对,他能够在对方拥有三名魂王的情况下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么?

    大师带着唐三来到另一个房间。

    “小三,明日比赛,七位一体融合技不能再用。说说你的想法。”大师平静的说道。

    唐三点了点头,“您的意思我明白。七位一体融合技今天已经暴露,明天肯定会被对手针对。以对方那个邪月与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肯定能够暂时挡住我们融合技的威力,其他五人只要破坏我们的阵型,我们就是必败无疑。现在我们想要战胜对手的方法有两个,一个就是我不顾灵魂消耗,再次施展器魂真身,但这也有可能会被对手针对,胜率在五成左右。另一个则是破掉对方那两人的武魂融合技,令他们失去战斗能力,然后在集中七人之力拼掉对方的剩余五人。”

    “哦?”大师有些惊讶的看着唐三,“你有破掉对方那两人武魂融合技的方法?你要明白,武魂融合技可不是融合技。一旦完成,几乎是没有破绽的。而且威力极大。正像你所说的,在施展武魂融合技的时候,对方两人地实际战斗力融合在一起也能提升到七十级左右。”

    唐三眼中流露出坚定的光芒。双拳握紧,“他们,就交给我吧。只要沐白他们给我争取足够的时间。我相信,我可以。”

    整整两个时辰,唐三和大师始终逗留在房间之中密谈,他们讨论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教皇殿。议事大殿。

    教皇比比东端坐在主位上,菊斗罗和鬼斗罗分别坐在她身边。在他们身前站着地正是那七名代表武魂殿学院参赛的队员。

    邪月、焱和胡列娜站在最前面。

    “刚才我说的,你们都听明白了么?”比比东淡然说道。

    “明白了。教皇冕下。”尽管作为武魂殿黄金一代,但邪月三人还是极其恭敬的答应着。

    比比东冷然道:“今天唐三施展过了器魂真身。明天必然不可能再次施展。他乃是双生武魂,如果强行再次使用。就算不死也不会再成为我们的威胁。因此,你们大可不必在这方面担心。你们只需要注意他们的七位一体融合技,按照我刚才所说的战术将其破坏,凭借真正地实力对战,他们根本不可能是你们地对手。”

    “是。”

    鬼斗罗鬼魅那有些低沉的声音从教皇身边响起。“你们应该知道这场比赛意味着什么。不只是你们成名地机会,同时也象征着三块魂骨的归属。武魂殿作为主办方,如果你们真的输了,这三块魂骨是不可能收回的。有七宝琉璃宗的人和那么多高级魂师学院看着。这是给你们地奖励,同时,也是给你们的压力。如果输了,我会把你们几个人都丢到迷踪大峡谷去历练三年。”

    听到迷踪大峡谷几个字,邪月七人几乎同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目光顿时变的更加坚定。那个鬼地方。恐怕也只有鬼才能够生存吧。三年。恐怕他们就真的要变成鬼了。

    “好了,你们下去休息吧。”比比东一挥手。邪月七人赶忙从侧门走出议事大殿而去。

    抬手在面前的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比比东眼中流露着思索的光芒。

    菊斗罗月关道:“陛下,您在担心么?虽然他们今天占据了上风,可实际上,胜利的天平依旧倾斜在我们这边。”

    轻叹一声,教皇道:“我担心的并不是那史莱克七怪,那七个小孩子虽然天赋异禀,可他们地年纪毕竟还小,自身潜力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除了唐三以外,其他地未来都不足为患。我担心的变数是大师。很多年以前,我和他就认识,他地聪明才智乃是我生平仅见。尽管他的武魂因为变异而无法修炼到更高层次,但这个人的智慧却惊才绝艳,我能想到的,他也一定能想到。今天那非同属性武魂的七位一体融合技你们也看到了。至少我自问无法做出那样缜密的安排。我担心,他明天又会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出现,增加变数。”

    鬼斗罗那幻影中闪过一道寒光,“不如,让我去杀了他。就算有毒斗罗在史莱克学院那里,我也有八成把握可以一击必杀。”

    教皇冷哼一声,“你要是这么有把握,那唐三也不会活着来到这里。鬼魅,你忘记当年老师是怎么教导你的了么?狮子搏兔,亦须全力。轻敌大意,乃兵家大忌。”

    “是,陛下。”

    教皇继续道:“大师手中有我武魂殿的长老令,是绝不能对他下手的。更何况,这里是武魂城。在武魂城内要是随便死了人,还是我们武魂殿的名誉长老,我们武魂殿在魂师心目中的地位岂不是要大大跌落?更何况大师背后还有一个蓝电霸王龙家族。就算他已经离开家族,但毕竟是直系成员。你们记住,今后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向他动手。”

    “夜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我要好好想想。”眼中的光芒黯淡了几分,比比东挥了挥手。

    菊斗罗和鬼斗罗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诺大的议事大殿中,就只剩下了教皇比比东一个人。

    呆呆的坐在那里,比比东眼中的光芒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喃喃的自语着,“小刚啊小刚,你还是那么令我惊讶。难道,当年真的是老师拆散了我们么?我们这一生,或许真的是有缘无分吧。我能做的,也只有保护你的安全。至于其他人,我也顾不了那许多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史莱克七怪很早就已经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住处门口。

    用过早饭之后,七人神完气足的站在大师面前。

    昨晚修炼前唐三特意吃了两片龙芝叶,玄天功内力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

    大师目光从七人身上扫过,“比赛按计划进行。尽力而为,如事不可为,以自身安全为重。”

    “是。”

    “那好,出发吧。”大师向众人一挥手。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阻止了他们,“等一下。”

    大师一愣,目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弗兰德,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今天的弗兰德,表情出奇的严肃。

    自从史莱克七怪在这届大赛上让他赚的盆满钵满后,他一直都是笑容满面,可此时他脸上却一点笑容都没有。

    走到奇怪面前,首先为站在最前面的戴沐白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才朝着七人道:“孩子们。对于你们来说,这将是毕业前的最后一战。坦白说,能培养出你们这些天才,我感到很荣幸,也极为骄傲。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史莱克学院无法一直帮助你们成长。未来的路,都要依靠你们自己去走。”

    “以前我说过,拿不到冠军就不让你们毕业。那只不过是一句戏言,你们不用当真。现在我要对你们说的是。不论胜负,你们都是我的骄傲,也都是我的孩子。我决不允许你们任何人在这最后一场比赛中出现伤亡的情况。冠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身。我要的不是胜利的结果,而是你们平安归来。好了,我就说这么多。”

    马红俊道:“老师,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啊?有沙子。”弗兰德赶快转过身去。史莱克学院战队的指挥者是大师,但他作为院长,这些孩子们每一天的努力他都清晰的看在眼中。他当然知道,史莱克七怪这么努力的比赛,并不只是为了锻炼自己,更是因为为了在毕业前给史莱克学院带来这巨大的荣誉。

    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史莱克七怪每一个人都像他的孩子一样。到了这最后的决赛,即将面对那样的强者之前,弗兰德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在他心中,金钱固然重要,但再多的金钱也无法换取面前这七个小怪物。

    唐三微微一笑,“弗兰德院长,人家都是替参赛学员鼓劲,您这不是给我们泄劲么?您放心吧。我们还都舍不得死。更何况,还有那令我们垂涎欲滴的三块魂骨呢。”

    大师拍拍弗兰德的肩膀,他那平日慵懒的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出发。”

    昂首阔步,史莱克七怪走出了住处,街道上,不少魂师在道路两旁默默的看着他们。尽管在他们眼中,这些孩子的魂力或许不算什么,但他们的年轻,他们挑战武魂殿学院战队的勇气,却无不令这些等待观战的魂师们暗暗欣赏。

    教皇殿就在眼前,唐三突然发现,自己在踏上每一级石阶的时候,脚下都变得无比坚定。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过一场胜利。他知道,如果今天这场比赛自己输了,那么定然会后悔终生。

    阳光给教皇殿带来金色的光辉,每个人的目光都变得凝重起来,眼看着史莱克七怪一步步蹬上石阶,空气仿佛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教皇和昨日观战的宁风致、三位封号斗罗都已经就坐,作为奖励的三块魂骨,就静静的躺在一旁的红色锦盘之中释放着淡淡的光晕。

    武魂殿学院战队默默的站在那里,一股强烈而冰冷的杀气宛如利刃一般直逼史莱克七怪。在这庞大的压力作用下,史莱克七怪登山的步伐明显变得迟缓了几分。比赛虽然还未开始,但双方的交锋却已经开始了。

    “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总决赛即将开始,双方队员准备,一刻钟后,比赛开始。”

    双方各自归位,史莱克七怪将大师围在中央,唐三探手入如意百宝囊中,取出七卷碧绿的叶子,自己吃下一卷,剩余的递给史莱克七怪每人一片。

    固本培元龙芝叶。服用后不但能够增加疗伤速度,刺激魂力快速回复,同时也能够令人精神更为集中。此时在比赛前吃下。就是为了在比赛中能够更长时间的保持全盛状态。

    “小三。”戴沐白看向唐

    唐三坚定的向他点了下头,“放心吧,我没问题。剩余的,就看你们地了。”

    大师率先抬起自己的右手,史莱克七怪每个人也同样抬起手,八只手叠在一起,同时发出一声震天大喝。“必胜。”

    是的。必胜,这就是他们唯一地信念。

    另一边。武魂殿学院战队突然听到史莱克学院这边的大喝声,队长邪月不禁撇了撇嘴,冷笑一声,“必胜么?今天我们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魂力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我们中哪怕是级别最低的魂师。都和他们的队长差不多。我倒要看看,他们凭什么获胜。”

    冰冷而邪异地目光从同伴们身上扫过,邪月寒声道:“教皇大人在看着,长老们也在看着。这场比赛我们不但要赢得胜利,而且还要完胜,绝不给他们任何机会。那个唐三,我来处理。我们是什么?”

    “冠——军。”更加强烈地怒吼声从武魂殿学院战队这边响起。

    双方分毫不让的对峙令山下遥望观战地魂师们不禁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热血过?对他们来说,这场比赛的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团战。

    一刻钟地时间并不长。很快,双方队员在裁判的提示下走入了广场。或许是为了和史莱克学院针锋相对的缘故。今天武魂殿学院战队特意换了一身火红色的队服,上面以金线刺绣。材质明显极佳。

    和他们相比,史莱克学院那身屎绿色,并且带着无数广告商标的队服就显得很可笑了。

    但是,没有人会去取笑他们,能够走到眼前这一步,能够进入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的决赛,就没有人有耻笑他们的权力。

    “比赛准备,双方可以释放武魂了。”

    作为裁判的红衣主教在双方站定后,立刻宣布。

    双方十四人彼此对视,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气息的剧烈碰撞却令火药味儿在一瞬间提升到了极限。此时此刻,哪怕是教皇比比东那样尊贵地强者也将目光完全集中在这场比赛之中。

    武魂殿学院战队地七个人几乎同时动了,澎湃的魂力从他们体内瞬间爆发。

    站在最前面地邪月三人,每个身上都闪烁着两黄、两紫、一黑五个魂环的最佳魂环配属。在他们身后的另外四人,也都是两黄两紫四魂环的最佳配备。每个人眼中的目光都变得极其执着。其中站在最后面的一名男学员快速后退一步,手中多了一柄灿金色的权杖。毫无疑问,他拥有的是辅助型器武魂。

    在他们释放武魂的同时,史莱克七怪这边也同时开始了释放。七个人按照顺序站立,最前面的是唐三和戴沐白。在他们身后分别站着朱竹清、马红俊和小舞。最后一排是宁荣荣和奥斯卡。摆出了一个二三二的阵型。

    和上一场比赛截然不同,这次,史莱克学院并没有再施展七位一体融合技,而是极为正常的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七个人,全部四个魂环,当然,最引人注意的,还是拥有万年魂环的唐三。

    教皇比比东眉头微皱,不自觉的朝着大师的方向看去,心中暗想,小刚,你果然又变阵了。

    大师并没有看她,只是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场中情况,他的表情不再平静,对于这一场比赛,他也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比赛开始。”在宣布这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最后一战开始的同时,红衣主教飞速后退。空出了场地。

    武魂殿学院战队第一个动的并不是最前面的队长邪月,而是他的妹妹胡列娜。

    轻移莲步,胡列娜似乎只是身形一转,就已经来到了最前方。一丝淡淡的笑容从她脸上浮现出来,随着武魂的释放,她似乎变得漂亮了,而且从背后还长出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淡红色的光芒从她身上浮现而出,眸光轻闪,看向唐三,动作与当初对付天斗皇家学院的玉天恒时一模一样。那独特的魅力令人不可自拔的就会想她看去。

    但令胡列娜有些吃惊的是,面对她释放的魅惑,史莱克七怪却不为所动,除了唐三和小舞之外,另外五个人都飞快的闭上了双眼,并用手指堵上了耳朵。完全隔绝了视觉和听觉。

    再好的魅惑技能总是要触发的,听觉、视觉、味觉、嗅觉、触觉、感觉。总要通过六感之一来释放。此时,胡列娜能够影响到史莱克七怪的无缝就是视觉和听觉,史莱克七怪冷静的动作无疑令她的魅惑丧失了效果。

    小舞突然踏前一步,向着胡列娜嫣然一笑,身上第二个魂环粉光闪烁。一双眼眸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柔骨魅兔第二魂技,魅惑,发动。

    以魅惑对魅惑。谁的精神力更强,谁就会占据上风。

    小舞和胡列娜几乎同时闷哼一声,胡列娜只是身体一晃,但小舞却跌退三步,脸色一片苍白,两行鲜血顺着鼻端宛如蜿蜒的小蛇一般流淌而下,显然是吃亏了。论魂力和精神力,她和胡列娜之间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小舞虽然受伤了,但无疑也打破了胡列娜的先手。脸色微变之下,胡列娜顿时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唐三也反手接过了奥斯卡抛来的一点粉红色光芒,大步上前。直奔对方七人走去,同时,六根蓝银草从他右手处激射而出,分别缠绕在了己方另外六人的腰间。蓝银草控制,已经展开。

    胡列娜冷冷的看着上前的唐三,身上的五个魂环极有规律的闪烁了一下,先是那黑色的第五魂环,然后是第四、第三、第二,直到最后那个黄色的第一魂环。每一个魂环波动的时候,她身上的红光就会变得强盛起来。她身后的邪月也在这时候动了。

    邪月的月刃并不是一柄,而是两柄,两柄通体血红,宛如弦月的弯刃,他的双手分别握在月刃中央。此时随着身体的动作,他的双手舒展开来,整个人竟然从背后朝着自己妹妹撞去。

    在这一瞬间,两道金光同时从武魂殿学院战队那名辅助系魂师手中的权杖中射出,金光闪耀,飞快的融入到邪月和胡列娜体内。

    红色光幕骤然显现,扩散,就在邪月与胡列娜身体撞击在一起的刹那,那层红光将他们两人的身体包裹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那层红光也瞬间爆发开来,宛如一个光球的扩散一般,囊括了接近半个场地的面积。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