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九集 紫极神光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小舞不是人

    教皇与身边的菊斗罗和鬼斗罗对望一眼,眼中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喜色。

    此时,她甚至已经将武魂殿学院战队失败的事情忘记了似的。

    七宝琉璃塔第六层,痊愈之光笼罩在唐三身上,闪耀着奇特的光彩。

    唐三身上的伤口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收拢着,不只如此,他体内因为邪月那自创魂技圆月而震伤的经脉也在飞速愈合。

    七宝琉璃塔第四层也释放出了一道光芒,魂力增幅之光。

    宁风致是何等实力,作为七宝琉璃宗宗主,在用出七宝真身的情况下,他所产生的增幅能力远不是宁荣荣所能相比的。

    在痊愈之光与魂力增幅之光的双重作用下。唐三背后八蛛矛断裂的创口缓缓收拢,八蛛矛断茬全部收入唐三体内。唐三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与此同时,又是六道魂力增幅之光飘洒而出,这一次,却是落在那六名盘膝于地的武魂殿学院战队的队员们身上。

    宁风致不会解毒,但凭借着强大的魂力增幅也足以让这些即将崩溃的魂师对毒素的抵抗时间增加一些。

    弗兰德、大师和柳二龙也纷纷冲入场地之中,来到唐三身边。

    宁风致落在唐三身上的光芒渐渐收敛,弗兰德赶忙将他扶起,探手按在他背后,将自己的魂力缓缓注入唐三体内,唐三低哼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全身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但体内那种空虚感却无法弥补。

    尤其是背后地肋骨仿佛消失了一半,整个人的身体都是半软状态。八蛛矛断裂对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虽然八蛛矛会自行愈合,重新生长,但那毕竟需要一段不断的时间。在短时间内,唐三是无法再战斗了。

    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晰。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都已经围拢到他身边,唐三看向身边众人,“我们赢了?”

    戴沐白用力地点了下头,邪眸中激动的光芒根本无法掩饰,“是的,我们赢了,我们战胜了武魂殿学院战队。我们是冠军。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的冠军。”

    唐三脸上流露出满足的笑意。终于拿到了这个冠军,付出的虽多,但得到这个冠军也足够了。

    “恭喜你们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现在请你先为他们解毒。”教皇比比东地声音传来。将沉浸在喜悦中的史莱克七怪惊醒。

    在小舞和奥斯卡的搀扶下,唐三缓缓站起身,虽然脚步还有些虚浮,但宁风致的痊愈之光与魂力增幅之光地作用下,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

    再吞下一根奥斯卡的恢复大香肠,已经勉强可以行动了。

    没有多说什么,唐三随手从地上拣起一根略长的八蛛矛碎片,走到邪月面前,探手一伸。将碎片扎入邪月肩膀之中。

    紫黑色的光芒从碎片上亮起,一圈圈光晕缓缓通过碎片流入唐三体内。

    邪月原本痛苦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身上的紫黑色快速退去。

    唐三则是另一种感受,他收回的不只是毒素,在八蛛矛碎片的作用下。还吞噬了在吸取毒素过程中邪月体内地生命力。

    很快,邪月身上毒素已经褪尽,他勉强睁开双眼,但整个人已经疲倦的无法起身,只是看了唐三一眼,就立刻开始坐在那里修炼起来。

    唐三心中暗暗冷笑,毒虽然解除了,但事后对方必然会大病一场,至于对未来修炼有没有影响。就是连他也不知道的了。

    如法炮制。唐三替另外五个人也解了毒,他每解除一个人身上的毒素。宁风致释放的魂力增幅之光就收回一道,控制随心,这可不是三窍御之心,而是宁风致地七窍如意心,比三窍御之心高明的多。

    当唐三替六个人全部解毒完毕,他自己的精神反而变得好了起来,吸回毒素的同时,不可避免的吸收了六个人部分生命力,此时他不但感觉到魂力恢复了几分,背后甚至已经开始泛起麻痒的感觉,八蛛矛在生命力的支持下开始自行修复了。

    此时,教皇的脸色已经变得平静下来,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向身边收回七宝真身地宁风致微笑道:“多谢宁宗主了。”

    宁风致微微一笑,“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

    剑斗罗尘心嘴唇嗡动,向宁风致说了几句什么,宁风致脸色顿时一变,目光也立刻落在了处于史莱克学院众人中地小舞身上。神色顿时变的怪异起来。

    此时,恢复了一些精神地唐三也感觉到场中的气氛有点不对了,虽然那些强者都在掩饰,但凭借着他紫极魔瞳锐利的目光却能够发现,在场最强的几人,目光似乎都落在自己身边的小舞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们全都沉浸在了胜利的喜悦之中。

    武魂殿学院战队的七名队员在短暂的恢复之后,被教皇殿的人搀了下去,广场上只剩下史莱克学院。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骄傲的神色,他们是冠军,是的,他们是最后的冠军。

    教皇与众位封号斗罗全部站起身,比比东脸色平静的宣布,“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本年度最后的冠军是,史莱克学院。恭喜你们,天才的年轻魂师们。”

    史莱克七怪站成一排,在他们身后,是大师、弗兰德、柳二龙以及毒斗罗独孤博。

    此时,史莱克七怪中,除了小舞以外,其余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装有三块魂骨的锦盘上。

    在这个时候,教皇表现出了她应有的从容,从武魂殿人员手中接过锦盘,目光有些留恋的从那三块魂骨上掠过。

    作为裁判的红衣主教高声道:“请史莱克学院代表,上前领取冠军奖励。”

    史莱克七怪面面相觑,唐三碰了一下戴沐白,示意他上去领奖。

    但戴沐白却摇了摇头,邪眸看向唐三,“小三,这个荣耀是应该属于你的。虽然我是队长,但大家有目共睹,为了这最后的冠军,你付出的才最多。一直以来,你都是我们七怪的灵魂。”

    “去吧,三哥,别推脱了。”马红俊赞同的说道。

    扭头看看大师,再看看自己身边伙伴们殷切的眼神,唐三深吸口气,迈开坚定的脚步,一步步朝着教皇比比东走去。

    当他真正走到比比东面前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的教皇是那样惊人的美,高贵、典雅、恬淡,各种美好的词语似乎都可以用在这个女人身上。尽管她已经不再年轻,但岁月的痕迹却似乎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

    教皇注视着面前的唐三,目光中闪烁出一丝奇异的光彩,“你很出色,比我预想的还要出色。不愧是他的弟子。你愿意加入武魂殿么?”

    看着教皇的双眼,唐三知道,教皇这并不是试探,或许,这是她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从之前武魂殿曾经对自己出手就能看出,自己表现出的天赋,如果不能为武魂殿所用,他们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抹杀。

    但自己会屈服么?唐三淡然一笑,摇了摇头,“谢谢您的好意,教皇陛下。不过,我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安排。不想受到任何拘束。”

    比比东的脸色略微变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些惋惜的道:“既然如此,祝愿你未来能获得更大的成就。有一点能够踏入斗罗殿。”说着,她将手中的锦盘递了过来。

    感受着三块魂骨上强大的气息,唐三接过锦盘,内心中不可遏止的剧烈颤抖了一下。三块魂骨啊,那可是三块魂骨。尤其是其中那块闪烁着淡蓝色光芒的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仿佛蕴含着庞大的吸引力似的牵引着唐三的心。

    四周射来的,是贪婪的目光,只要是魂师,看到魂骨又有谁会不产生渴望呢?唐三几乎是在贪婪目光的海洋中重新走回伙伴们之间。

    “我放弃,这三块魂骨中没有适合我的。”第一个开口的是小舞,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低下了头。

    一旁的戴沐白点了点头,“我也放弃,同样没有适合我的。”

    奥斯卡道:“我是食物系魂师,这些魂骨显然对我的实力没什么增幅效果。”

    史莱克七怪三人放弃,还剩下四个人,但魂骨却只有三块。

    大师道:“急速前行之追风左腿最适合于敏攻系魂师,毫无疑问,它应该属于竹清。至于爆裂焚烧之火焰右臂,最适合强攻系火属性魂师,马红俊,它是你的了。至于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

    说到这里,大师停顿下来,目光看向唐三和宁荣荣。

    此时,他们两人的目光明显都落在了这块头骨之上。

    精神凝聚不论是对唐三还是对宁荣荣来说,都有作用,唐三本身虽然不是以精神力为主的魂师,但他却有着紫极魔瞳这样的能力,本身又是控制系,智慧头骨对他未来的好处可想而知。而且在三块魂骨中,这块魂骨显然是最为贵重的。

    唐三抬头看向宁荣荣,心中暗叹一声,开口道:“我放……”

    “不。”宁荣荣突然大叫一声,“三哥,它应该是属于你的。为了这最后的冠军,你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们七宝琉璃宗也不会缺少魂骨,你就收下吧。有了它,你这团队灵魂才名副其实啊!”

    唐三犹豫了,从他自身来看,他对这块魂骨当然极为渴望,可作为团队中的副队长,他又怎好只顾自己呢?

    在史莱克七怪中,七个人明显分成四个部分,唐三和小舞是一体的,宁荣荣和奥斯卡关系暧昧,戴沐白与朱竹清是未婚夫妻,马红俊是孤家寡人。

    现在戴沐白和朱竹清已经获得了一块魂骨,给了朱竹清,马红俊也得到了一块儿。如果自己在拿了这块儿。已经放弃的奥斯卡与宁荣荣就没有任何收获了。

    “小三,把你收藏的那块魂骨给荣荣吧。那块魂骨更适合她。”大师突然开口说道。

    唐三心中一动,这才想起当初从时年那里得到地那块彩色魂骨,他现在还记得,那也是一块头骨。

    抬手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抹过,彩光顿时出现在他掌心之中。顿时。全场一片哗然,谁能想到,唐三手上竟然还有一块魂骨。

    有哪个魂师在得到魂骨之后竟然不与自身融合而是收藏起来?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可偏偏唐三就这么做了。

    大师微微一笑,向宁荣荣道:“荣荣,这块魂骨主幻境,也是一块智慧头骨,它比精神凝聚之智慧头骨更加适合你。”

    宁荣荣顿时大喜。她本来是要放弃的,唐三为团队付出了那么多,说什么都应该获得一块魂骨才对。但她心中多少也会有些不舍,此时有一块更加适合自己。也是头骨的魂骨出现,可谓是皆大欢喜。

    立刻上前一步,毫不客气的从唐三手中接过那块七彩迷离的头骨,兴高采烈的朝着父亲地方向看去。但看到父亲脸上的神色,宁荣荣却愣住了。

    因为她发现,此时宁风致一脸凝重之色,并没有因为他们活得冠军,宁荣荣获得魂骨而高

    “你们已经分配好了么?”教皇并没有因为简单的颁奖仪式结束而离去,几位封号斗罗也都站在那里。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的被教皇吸引过去。大师眉头微皱。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比比东。

    教皇没有与他对视,淡然道:“既然奖励已经分配好了,那这次大赛已经胜利结束。鬼斗罗、菊斗罗两位长老,把那女孩儿拿下。”

    一边说着,比比东抬手直接指向了小舞。

    刹那间。众人尽皆大惊,唐三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横身,挡在小舞身前,史莱克七怪地其他人也纷纷上前。大师脸上带着诧异之色,怒声道:“教皇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菊斗罗和鬼斗罗可不会因为大师的话语而停止行动,两个人刚要动手,宁风致却快速的一横身,挡在他们面前。“教皇陛下。是不是先问清楚再说?”

    比比东冷冷的看向宁风致,尽管站在她面前地乃是上三门宗主之一。但此时的教皇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宁宗主,请你自重。如果你再加以阻拦的话,那么七宝琉璃宗就是武魂殿的敌人。”

    宁风致脸色一变,教皇这句话无疑已经说的很重了,虽然七宝琉璃宗根基深厚,又是最富有的宗门,但与武魂殿正面为敌还是他决不愿接受的。抬手阻止想要挡在自己身前的剑斗罗尘心,轻叹一声,挪开了脚步。

    “等一下。”大师厉喝一声,大步上前,来到史莱克七怪地最前方,手腕一翻,那块长老令牌已经出现在掌中。

    亮出令牌,大师冷喝道:“我也是武魂殿长老之一,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教皇陛下,你抓人可以,但先要把话说清楚。你凭什么抓我史莱克学院的弟子?”

    教皇眉头微皱,看到大师愤怒的目光,她的气息不禁放缓了几分,沉声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吗?那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你地那位弟子。如果她只是史莱克学院的学员,我为什么要抓她?但如果她是一只化为人形的魂兽,我就有充分的理由将她拿下。”

    “你说什么?”大师失声惊呼,猛的回身看向小舞,史莱克七怪中,除了唐三以外,也都流露出了极其惊骇的神色。

    别人或许不知道,大师却再清楚不过,魂兽想要幻化成人形,那就只代表着一种情况,那就是,这只魂兽的修为超过了十万年。只有十万年魂兽,才拥有幻化人形的可能。

    小舞显得很平静,并没有因为众多目光的凝聚而显露丝毫慌张之态,此时此刻,她那张俏脸上,只有淡淡地冰冷。冰冷地注视着教皇比比东。

    教皇目光凌厉的注视着小舞,“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就是当初那只漏网之鱼吧。”

    深深地怨毒从小舞那冰冷的双眸中骤然迸发而出,“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当初那只漏网之鱼。”

    教皇冷笑一声,“没想到,你竟然会自己送上门来。”

    戴沐白忍不住问道:“小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唐三突然抬手抓住戴沐白的肩膀,“大哥,别问了。小舞,她不是人类。”

    一边说着,唐三终于缓缓转身,面向小舞。小舞的目光也从教皇处挪移到了他身上。当小舞看到唐三那双眼睛时,不禁愣了一下,因为她发现,此时的唐三,眼中并没有惊讶、置疑、诧异,这些本应该出现的情绪,有的只是温柔。

    “哥,你……”

    唐三轻叹一声,“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明白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人类。”

    “你早就知道?”小舞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唐三默默地点了点头,“还记得我当初吃下的那株望穿秋海棠么?吃下那株仙草之后,我的紫极魔瞳产生了异变,从而拥有了透视一切迷雾的能力。也正是因为如此,任何幻境类的魂技对我都无效。就是在那时候,我就已经看出了你并非人类。”

    “可是……”如果说教皇下令要抓她是她之前已经预感到的,那么,此时唐三的话却是她怎么也无法想象的。

    上前一步,唐三抬起双手,捧起小舞的娇颜,“傻丫头,没有什么好可是的。你是人又如何?是魂兽又如何?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爱的人。”

    轰——,小舞只觉得自己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泪水不受控制的泉涌而出。

    在那株相思断肠红从怀中滑落,令她自身气息泄露的那一瞬间,她脑海就已经是一片空白。

    她知道,教皇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她也想到了伙伴们会对自己产生的情绪。

    但惟独没有想到,唐三居然早就知道了自己并非人类,而且就在这个时候,他没有排斥自己,反而是表白了爱意。

    小舞突然感觉到,所有的一切已经都不重要了,不论别人怎么看她,她都不在乎,惟有唐三这份危机中表露的爱,深深的融入了她心中。

    拥她入怀,唐三搂住小舞那温软的娇躯,用全场都能听到的话,昂然道:“想抓她,那么,就先踏过我的尸体吧。”

    全场一片寂静,哪怕是教皇比比东,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追加命令。看着眼前紧紧将小舞搂在怀中的唐三,她已经有些失神了。

    曾几何时,她也这样爱恋过,患难见真情。

    在这种时候,唐三说出的绝不是甜言蜜语。

    一个男人,肯为了一个非人类的爱人而付出自己的生命,这份爱是何等的珍贵。

    “七怪一体,身为大哥,我怎能看到弟妹被抓。”戴沐白横出一步,坚定的站在唐三身边。紧接着是朱竹清、马红俊、奥斯卡以及最后的宁荣荣。

    五个人,脸上都流露着同样的坚定和执着,在这一刻,史莱克七怪就像是拧在一起的绳。

    弗兰德突然笑了,和柳二龙、大师二人对视一眼,黄金铁三角同时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刹那间,灿烂的金光凭空而起,澎湃的光芒瞬间在空中勾勒出一个无比炫丽的黄金三角。

    “我们老的还没死,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小的挡在前面。要是你们说能够活着回去,记得我把所有赚的钱都存在校长室书房的密室里了,交给赵无极,让他办好我们的史莱克学院。”

    弗兰德是爱利,但是,他更重感情。否则当年大师与柳二龙之间的事他又怎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死是很可怕的,他一向这样认为。可如果在眼前这个时候选择退却,对于他来说,是更加可怕的。

    “教皇陛下。”菊斗罗提醒了一下有些呆滞的教皇,等待她的命令。毕竟对方中有一人手持长老令牌。

    比比东从迷惘中清醒过来,眼中流露着复杂难言的光芒,深吸口气,她的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凝视了大师一眼,骤然下令,“拿下,阻挡者,杀无赦。”

    鬼斗罗和菊斗罗同时动了。黄金铁三角固然是真正的三为一体武魂融合技,可面对他们这样真正的封号斗罗,等级不足地弗兰德三人能够阻挡住么?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毒斗罗突然动了,他倒不是冲向鬼斗罗和菊斗罗去阻挡他们。而是冲向了唐三和小舞。他知道,只要将这两个孩子带离这里,那么,史莱克学院的其他人都不会有什么危险。

    就在独孤博动身的一瞬间,一声冷哼宛如炸雷一般在他耳边响起。独孤博闷哼一声,身体在空中半转,碧磷蛇皇瞬间附体。

    发出冷哼的,正是教皇比比东,一个庞大地金色光影从她背后悄然升起,九个灿烂的魂环瞬间升腾。巨大的威压只是一瞬间就压制的独孤博无法动弹。

    独孤博的脸色变了,虽然他早已猜到教皇应该也修炼到了封号斗罗的层次。可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教皇居然强大到如此程度。

    同样都是封号斗罗,一方却凭借着自身产生的威压完全压制了另一方。这在封号斗罗地世界中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可眼前教皇却就是做到了。

    令人更加恐怖的,是教皇身上那九个魂环。两黄、两紫、四黑、一红。

    如果说前八个魂环都不会令人有太多惊讶的话。那么,最后那闪耀着晶莹红光地魂环却足以震慑在场包括封号斗罗的每一个人。

    红色魂环,代表的,是所有魂环至高无上的存在,那是只有十万年魂兽身上才会出现的十万年魂环啊!

    在魂师界,十万年魂环一直都拥有着第一至宝的美誉。那绝不是开玩笑的。一只十万年魂兽如果被猎杀,除了十万年魂环之外,还必然会掉落一块魂骨。两者合一,如果被一名魂斗罗级别的强者吸收。那么,这名魂斗罗进化为封号斗罗后。实力就会远超同济。

    十万年魂环听上去和万年魂环只是差了一个级别,但所有的封号斗罗却都知道二者地差距有多么巨大。到了十万年魂环的魂兽,可以说是真正成精。吸收天地灵气,只差一步就能破空而去。它们在魂兽界就像封号斗罗在魂师中的地位一样。

    在整个大陆上。封号斗罗的数量绝对不多,不超过二十人,可拥有十万年魂环的,却寥寥无几。十万年魂兽太稀有了,也太厉害了。如果不是拥有绝对实力地团队来抓捕,并且在一定的运气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获得。

    看到那红色的十万年魂环,独孤博脸色大变,他知道。如果自己再有所行动。那么他将迎来的必然是比比东恐怖的攻击。那绝不是他这只有九十二级,在封号斗罗中最弱的一个能够抵挡的。

    菊斗罗和鬼斗罗的速度都很快。两个人虽然只是面对实力比自己弱小的多地黄金铁三角组合,却并没有丝毫大意。都释放出了自己地武魂。各自九个魂环在身体周围循环。只是这一瞬间,广场上就出现了四名使用武魂的封号斗罗。对于魂师界来说,这绝对可以算地上是一场盛事了。

    “一朵菊花、一个小鬼。就凭你们也敢伤害我的儿子?滚开。”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就像在空中炸开一般。声音并不大,可其中包含的霸气却令每个人的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听到这个声音,搂住小舞,用背脊遮住她身体的唐三猛的抬起头来,眼中充满了惊喜的光芒。而另一边的教皇比比东的脸色也顿时变的凝重起来,放开了对独孤博的威压,凝望空中。

    一声低沉的爆鸣中,菊斗罗月关、鬼斗罗鬼魅,两大封号斗罗的身体竟然如同炮弹一般被弹了回来。两人脸色同时大变,身为封号斗罗的他们同时出手竟然面对这样的结果,多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一道黑色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半空之中,静静的漂浮在那里,仿佛他原本就应该属于那里似的。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大约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高大魁梧,只是他的打扮却令人不敢恭维。

    破损的袍子穿在身上,上面甚至连补丁都没有,露出下面古铜色的皮肤,原本还算端正的五官却蒙着一层蜡黄色,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像鸟窝一般,一脸的胡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整理过了。

    看到这个人,一向坚强的唐三仿佛崩溃了一半,哪怕是之前决定与小舞共死的时候他都没有流出的泪水终于溢出眼眶,两个艰难的字眼从他口中缓缓吐出,“爸……爸……”

    是的,这凭空出现,虚悬于半空之中的,正是唐三的父亲,已经离开他八年多时间的唐昊。和离开前相比,此时的唐昊看上去只是苍老了一些,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改变。而就在他背后,一柄巨大无比的黑色锤子凭空漂浮。

    “唐昊。”比比东厉喝一声。双目怨毒的盯视着空中的唐昊,险些要喷出火来。

    唐昊冷然面对,毫无所惧,身形一闪之间,已经落在了史莱克学院众人身前。

    菊斗罗与鬼斗罗分别退到教皇身边,三大封号斗罗魂力全开,无比庞大的压力令周围的魂师们慌不迭的退开。

    可就是在这三股如同山岳般恐怖的威压面前,唐昊却傲然而立,甚至没有用手去握自己的锤子,昏黄的双眼中精光暴射,“想替你的老师报仇么?比比东,你以为,你能留得下我?”

    教皇比比东猛的一挥手,一声尖啸从手中发出,仿佛是在相应她似的,教皇殿内,四声尖啸同时想起。

    “叫人了?”唐昊淡然一笑,在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仿佛面前就算横梗着千军万马也无所谓的淡然。

    一个接一个魂环从唐昊脚下徐徐升起,魂环上升的速度并不快,但伴随着每一个魂环的出现,站在那里的唐昊就变得越来越凝重。面前那三股巨大的压力竟然被他身上逐渐增强的沉凝气息压了回去。

    黄、黄、紫、紫、黑、黑、黑、黑、红。

    唐昊身上出现的九个魂环竟然和教皇比比东身上的一模一样,在他身上的最后一个魂环,赫然也是十万年的存在。

    尽管魂环相同,可此时此刻,唐昊身上所展露出的气息却是连教皇比比东也无法相比的。

    大师一向高傲,但此时他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唐昊,眼中却只有尊敬。在魂师界,唐昊是他唯一的偶像,以前是,现在也是。敢以一人之力,站在教皇殿前向以教皇为首的三名封号斗罗挑衅,这是何等尊威?

    唐昊冷冷的扫向教皇背后的教皇殿,“七个封号斗罗,武魂殿果然不愧是武魂殿。可惜,就算你们是七个人,又能如何?看清楚了,这才是真正的昊天真身。”

    唐三精神一振,唐昊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他说的。

    第七魂环闪亮,唐昊身后那巨大的黑色昊天锤骤然绽放,强烈的黑光澎湃激荡,那庞大的昊天锤迎风一展,竟然变成了长达百米开外。巨大的锤头,宛如小山一般。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