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斗罗大陆》->正文

第十九集 紫极神光 第一百三十章 昊天扬威,新的开始

    一条条红纹,从庞大的昊天锤上浮现出来,唐昊身上的十万年红色魂环骤然亮起,那黑色巨锤顿时完全化为红色。

    “教皇殿,好一个教皇殿。哈哈哈哈哈哈哈……”狂妄的大笑声中,唐昊的右手动了。

    空中那长达百米的超级巨锤骤然而降,不是朝着面前的三名封号斗罗,而是直奔他们身后的教皇殿砸去。

    顷刻之间,整个武魂城内的空气都变得扭曲了,每一个非封号斗罗的魂师,在这一刻都无法动弹分毫。

    “唐昊,你敢。”教皇比比东愤怒如狂,她与菊斗罗、鬼斗罗几乎同时腾身而起,朝着空中的巨锤迎去,与此同时,还有另外四道身影从教皇殿内电射而出,一共七道身影,同时迎向了空中巨锤。

    轰——

    空白,七十级以下的魂师们,脑海中全部陷入了一片空白,在那无法描述的剧烈轰鸣中昏倒在地。仿佛天罚一般的巨响令整个武魂城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腾起在半空中的七道身影被同时砸落,而空中的巨锤也就此消失。

    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唐昊的狂笑不止,“比比东,等着吧。武魂殿欠我的债,总有一天我会全部讨还。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身影闪烁,唐昊消失了,和他一同消失的还有昏倒在地的唐三和小舞。

    唐昊浑厚的声音在空中渐渐远去,“大师、弗兰德,你们教导小儿多年,大恩不言谢,唐某欠你们。”

    教皇比比东身体落地时,脸上泛起一片潮红之色。深吸口气,那份潮红才缓缓消失。在她背后,除了菊斗罗和鬼斗罗之外,还多出了四名身穿大红长袍,脸上却被一层淡淡光芒挡住的人。这四人都有着一头白发,显然年纪已经不小了。

    唐昊那一锤。攻敌所必救,他攻击的并不是教皇,而是武魂殿象征之一的教皇殿。如果那时候教皇、菊斗罗和鬼斗罗攻击他。那么,唐昊必然会身受重伤。可教皇殿也肯定没了。昊天斗罗施展的昊天锤威力如何,没有真正试过绝对无法判断。

    七人迎击,也只是伤了唐昊而已。

    “教皇陛下……”不只是比比东怒了,在他背后地六个人都怒了。

    “不用追了,没用的。”比比东的声音中多了一份颓然。这些年以来。她一直在拼命的苦练。终于达到了封号斗罗的级别。在她心中的假想敌,就是唐昊。可是,今天面对唐昊,她却发现,尽管自己与对方地魂环完全相同。

    可在气势上却远远逊色。唐昊终究还是唐昊,昊天斗罗。好一个昊天斗罗。

    “唐昊这混蛋太嚣张了。陛下,事关武魂殿尊严。”鬼斗罗忍不住提醒比比东。

    比比东双眼血红,怒斥一声,“闭嘴。难道我还不明白么?唐昊要是那么好对付,他还能活到今天?现在还没到对付他的时候。”

    月关道:“那这些人怎么办?”

    黄金铁三角在武魂融合技的作用下还站在那里,但史莱克七怪地其他人却早已倒地。毒斗罗独孤博明显松了口气,正朝着教皇这边嘿嘿冷笑着。

    看着那充满讽刺的笑容,比比东险些一口血喷出来。猛的一挥手,拂袖而去。“让他们都走。立刻离开武魂城。”说完这句话,她直接回教皇殿而去。

    那后出现的四名老者从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口。只是跟着教皇一同回身,返回了教皇殿。

    冷笑在比比东脸上浮现,忍字头上一把刀,现在这个时候,不论如何都要忍。每个人都小看武魂殿,就是她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唐昊,我们之间的仇恨早晚要解决。你等着吧。

    一切都渐渐地安静下来,在众多武魂殿魂师地注视下,黄金铁三角缓缓收回魂力。

    宁风致与剑斗罗、毒斗罗一起来到他们身前,在几大强者的帮助下,史莱克五怪渐渐清醒过来。

    马红俊一睁眼,就忍不住道:“我靠,太强了。三哥他爸好猛啊!我决定了,以后三哥他爸就是我的偶像。”

    剩余五怪面面相觑,此时他们每个人心中都存有不少疑惑,但现在这种情况,显然不是应该询问的时候。

    弗兰德叹息一声,他突然感到有些颓然,尽管他也是一名魂圣级强者,可是和那些真正的强者相比,还是相差太远了。今天如果不是唐昊及时出现,那么,他们恐怕一个人也离不开这里。

    “宁宗主,您将荣荣带走吧。比赛结束,这些孩子也都毕业了。您也看到了,现在我们可以说是得罪了武魂殿,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宁风致点了点头,道:“荣荣离家多日,也该和我回去了。不过,武魂殿到不至于为难你们一个学院。以后只要史莱克学院低调一些就是了。”

    “宁宗主,不知我可否加入七宝琉璃宗。”奥斯卡鼓起勇气,向宁风致问道。

    听他这么一说,宁荣荣地脸色顿时变的有些不自然了。

    她原本是打算在这届比赛结束后,将宗门规矩告诉奥斯卡的。可这段时间以来,她已经习惯了和奥斯卡在一起,把这件事已经忘的差不多了。突然听到奥斯卡向父亲说要加入七宝琉璃宗,宁荣荣顿时心往下沉,一时间有些茫然失措。

    不可否认,在史莱克七怪的男性中,奥斯卡绝对是最帅的一个,而且自从宁荣荣答应他暂时交往之后,奥斯卡的努力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虽然他也吃下了唐三给的仙品药草,但以他一个食物系魂师,却并没有被伙伴们拉开距离,可见他付出了多大地努力。

    宁荣荣地心,早已一点点的被他悄然蚕食着,尤其是每当有危险地时候奥斯卡作为一个没有战斗能力的辅助魂师还总会挡在她身前,她年纪不大,但以情窦初开,这种美妙的感觉令她潜意识中一直不愿将宗门规矩说出来。

    因为她怕失去奥斯卡,失去这种美妙的感觉。

    听了奥斯卡的话,宁风致显示愣了一下,紧接着顿时面露喜色,“当然可以,你们中任何人想要加入七宝琉璃宗,宗门都欢迎。”

    一边说着,他的目光还扫向戴沐白、朱竹清和马红俊。

    戴沐白和朱竹清立刻摇了摇头,戴沐白道:“多谢宁宗主好意,我和竹清是星罗帝国人,出来几年了,也该回家了。”

    宁风致目光再转向马红俊,“你呢?”

    马红俊呵呵一笑,道:“我也算了吧。我和三哥一样,都喜欢自由。终于毕业了,我想在大陆上四处转转,增长见闻。以后可能会回史莱克学院帮我老师。”

    弗兰德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这唯一的弟子,一直以来,马红俊表现的都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除了对女人兴趣十足外,其他事从不关心。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子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心中不禁有些百感交集,喉咙处仿佛哽着了什么。

    宁风致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只是你们几个小家伙记住,不论什么时候,七宝琉璃宗的大门都为你们敞开。弗兰德院长,我们要告辞了。荣荣、奥斯卡,我们走吧。”

    史莱克七怪自从当初在史莱克学院聚首之后,终于要分开了,难免一阵依依不舍。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未来,如果七个人总在一起,相互的依赖就会变的越来越大,对于他们未来发展不利。

    在七人之中,虽然最出色的是唐三,可其实史莱克七怪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的天才小怪物?像

    宁风致这样的七大宗门宗主,得到一个奥斯卡都忍不住流露出喜色,要知道,史莱克七怪可是战胜了魂师圣地武魂殿派出的战队。

    而且他们的平均年龄至少要比对手小五岁以上。用天才中的天才来形容他们绝不为过。

    分别前,五人约定,五年之后,如果大家都方便的话,重回史莱克学院聚首。史莱克七怪,这个年轻而天才的组合,终于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决赛获胜之后分开了。

    夜晚。清爽的夜风吹拂树叶,在月光的照耀下留下了一地参差婆娑的树影。

    小舞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猛然坐起身,目光朝四周看去。

    火堆旁,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躺在地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唐三,另一个看上去极为颓废,全身破破烂烂的大叔正是唐昊。

    如果只是看唐昊本人,小舞怎么也想不出他就是敢在教皇殿前公然侮辱武魂殿,以一己之力对抗数位封号斗罗的强大存在。

    “你醒了。”唐昊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在小舞耳边响起。

    默默的点了点头,小舞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唐三身上,“谢谢你。”

    唐昊挥了挥手,道:“不用谢。从一个魂师的角度来看,我应该将你圈禁起来,等到唐三需要的时候,再将你杀掉,把你的魂环和魂骨给他。但是,从一个丈夫的角度来看,我会是另一种选择。”

    抬起头,唐昊的目光看向小舞。似乎在唐昊眼中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似的,小舞的目光忍不住投向他。这一刻,唐昊眼中不再浑浊,而是出奇的明亮,就连夜空中的星斗也为之黯然失色。

    “是因为我和唐三之间的关系么?”小舞低声问道。

    唐昊摇了摇头,目光从小舞身上挪开,看着躺在地上的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如果唐三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很吃惊。因为在他的记忆中,从未看到唐昊笑过。

    “因为他的母亲。以前,我一直以为,他更像他的母亲。善良、细心、执着。但当我看到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他其实更想我。和我一样傻。丫头,你知道么?唐三的母亲和你一样,也是一只十万年魂兽。和你不同的,只是她是十万年级别的成熟期。而你只是幼生期。”

    “你,你说什么?”小舞失声道:“唐三地母亲,也是一只魂兽?”

    唐昊默默的点了点头,但却并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你应该走了。你留在小三身边,对他只会有坏处。”

    小舞失神道:“你反对我们在一起么?”

    唐昊洒然一笑。“不。我为什么要反对。当初的我,不还是这样的选择么?只不过,你们与我和他妈妈相比。还是不一样的。我和他妈妈在一起的时候,魂力已经超过了七十级,他妈妈也是成熟期地十万年魂兽。可你们现在是什么级别?”

    “你的胆子真是很大啊,难道,你的长辈没教导过你么?不到成熟期地十万年魂兽,是所有魂师的目标。如果不是那朵花。如果不是第一个见到你的封号斗罗是我。恐怕你早就已经变成了他人的魂环、魂骨。”

    “你一直都在小三身边?”小舞吃惊的问道。唐昊摇了摇头。“不,但至少很长一段时间我在。走吧,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在那里,你才是最安全地。等到有一天,他能够保护你,你也能够自保地时候。我不反对你们见面。但绝不是现在。”

    小舞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道:“能不能等他醒了,我再走?”

    唐昊淡然道:“你认为,他醒了之后,会让你这样离去么?去吧。这里距离星斗大森林很近,如果我没猜错,那里才是你的家。奉劝你一句,不到成熟期不要再离开那里。当初,我自认为已经足够强大。可我和小三他妈妈的结局依旧是个悲剧。同样的悲剧。我不希望在我的孩子身上看到。”

    小舞默默的点了点头,缓步走到唐三身边。蹲下身体,近距离凝望着那张看上去很普通地面庞。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正好滴落在唐三胸前。

    抬起有些颤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唐三的面庞,“你是第一个为我梳头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永远永远。不论我们的未来如何,我的心中,除了你以外已经没有任何空隙。”

    不顾唐昊就在身边,小舞低下头,在唐三唇上轻轻一吻,留下了带着泪水的咸味和她所特有地气息。猛地站起身,弹身而起,几个起落已经消失在远方。

    看着小舞消失的方向,唐昊苍老地面庞上流露出一丝神采,“人又如何?兽又如何?兽的感情反而更加真挚。”

    自言自语中,他抬手一掌拍向唐三,唐三低哼一声,身体动了动,缓缓睁开双眼。

    “爸爸。”一眼看到唐昊,唐三顿时激动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此时他的身体虽然还虚弱。但精神却变得极为亢奋。八年了,整整八年多的时间了。再见父亲,他又怎么能不兴奋呢?

    “坐下。”唐昊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面。和面对小舞时那种平和不同,面对唐三,他的脸色又变成了以往的沉凝。

    唐三赶忙在唐昊面前坐下,他的目光向周围看了看,并没有找到自己希望看到的身影,脸上的兴奋顿时消失了几分。

    “不用找了,她已经走了。放心吧,她是安全的。”唐昊淡淡的说着。

    “走了?小舞为什么要走?”唐三忍不住问道。

    唐昊沉声道:“因为她必须走。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以你现在的情况,能够保护的了她么?”

    “我……”听着父亲的话,唐三心中不禁回想起自己曾经向小舞的承诺。守护她一生一世,是啊,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又如何保护她?面对那些真正强大的魂师时,自己这点力量根本不算什么。

    唐昊看着唐三失神的样子,皱了皱眉,“她很安全,回到她应该去的地反了。只有在那里,她才不会有危险。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当有一天,你真的拥有了保护她的力量时,再去寻找她也不迟。”

    “爸爸,您不反对我和小舞在一起?”唐三惊讶的看着唐昊。

    唐昊眼中流露出一丝迷惘的光芒,“八年过去了,小三,你恨不恨我将你抛下这八年时间?”

    唐三摇了摇头,“不,我不恨。”

    “为什么?”唐昊问道。

    唐三此时的心情已经放松了几分,虽然没能再见小舞,可小舞毕竟是安全的。对他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脸上流露出自然的微笑,“因为您是我的父亲,我的生命是您给的。没有您,又何来我。子女永远没有怪罪父母的权力。”

    听着唐三的话,唐昊只觉得自己心跳仿佛漏了一拍,看着面前这只有十四岁的儿子,他压抑的情感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猛的一把将唐三扯入自己怀中,坚实有力的臂膀将儿子紧紧搂住。

    从出生到现在,这是唐三第一次感受到唐昊对自己的爱,那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切,尽管他已经活了两个世界,可这种感觉却是第一次拥有的。哪怕是他一向当作父亲看待的大师,也没能给予他这样的感觉。

    唐昊的动作是粗鲁的,手臂的力量甚至令唐三的骨骼在轻微作响,但被父亲搂入钢铁一般的怀抱,唐三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亲情,这就是亲情的感觉么?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唐昊推开唐三,让他重新坐在自己面前。唐三发现,父亲的眼睛有些发红。

    唐三点了点头。

    唐昊道:“那天你用出器魂真身时,你听到的声音是我的。有很多事情,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因为你还没有知道的能力。从现在开始,你将按照我的安排进行修炼,等到有一天,你达到了我的要求后,我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咳咳。”

    说到这里,唐昊咳嗽两声,向旁边吐出一口暗红色的血。

    “爸爸,你受伤了?”唐三想要起身,却被唐昊按住了。

    “没什么,只不过今天动手引动了一点旧伤而已。”唐昊的脸色恢复了平静,似乎受伤的人并不是他。

    “在你想知道的问题中,我可以先回答你两个。第一,史莱克学院的其他人都不会有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你们本身也到了该分手的时候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大师无疑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老师。但始终跟随在他身边,你进步的幅度还不够。”

    “第二,是关于小舞的。你是不是很奇怪。小舞身为十万年魂兽,为什么实力并不强大?”

    唐三立刻点了点头,这也是他心中一直的疑问。哪怕是大师,对十万年魂兽的描述也很简单。毕竟,那个群体实在太少太少了,大师也未曾深入研究过。因为根本没有研究的对象。

    唐昊道:“这个问题我简单的给你解释一下,你就明白了。”

    “魂兽从出生开始修炼,分为十年、百年、千年、万年和十万年五个级别。每一个级别的跨度,对于魂兽来说,都是质的变化。当魂兽修为突破万年后,智慧就会快速增长,到了一定程度时,不会逊色于人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魂兽与我们魂师的武魂是相通的,修炼年限虽然决定着他们的强弱,但自身先天天赋也同样重要。就像你是一个先天满魂力的魂师,和普通十级魂师比,那时候的你就要比他们更强。魂兽的种类就像武魂的品质一样。但是,这却并不是绝对的。”

    “当魂兽修炼到了十万年境界,任何魂兽都会达到一个奇妙的层次。在这个层次的魂兽,实力几乎相差无几。像你的小舞,原本只是一只柔骨兔,但当她修炼到十万年级别后,就算和同级别的泰坦巨猿比,也决不逊色。但是,到了十万年级别,魂兽也要面临一个选择。”

    唐三聚精会神的聆听着,唐昊对于十万年魂兽的描述是大师也未曾讲过的。

    对他来说,这就像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十万年魂兽在魂兽中的地位就像封号斗罗在魂师中一样。已经达到了巅峰。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实力极其强大,一对一的情况下,封号斗罗也很难战胜它们。甚至还会被它们击杀。但是,智慧不次于人类的他们在这个时候就面临着两条路的选择。”

    “一条是保持本身的实力,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到了十万年级别,已经是逆天存在,自身实力再强的十万年魂兽,最多也只能再活一千年。一千年后。它们必然会死亡。而另一条路,却是一条冒险地路。那就是化形。”

    “化形?”唐三惊讶的看着唐昊。

    唐昊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化形。化形成为人类。因为,在所有生物之中,人类是潜力最大的种族。”

    “化形为人类后的魂兽需要重新修炼。如果它们能够修炼到封号斗罗级别,再顺利突破百级大关,那么。就能不受寿命的限制,永生不死。成为神一般的存在。”

    唐三道:“那魂兽岂不是都会这样选择么?永生不死,我想这是任何生物都希望追求地吧。”

    唐昊淡然道:“你知道在为数不多的十万年魂兽中,有多少选择这第二条路的么?”

    唐三摇了摇头。

    唐昊道:“根据我们昊天宗地记载。在已知的十万年魂兽中,选择第二条路的只有不足十分之一。”

    唐三惊讶的道:“为什么?不是说,选择第一条路。就只能存活千年么?第二条路可以搏永生。他们为什么不搏呢?”

    唐昊冷笑一声。“哪有那么容易?魂兽修炼比我们人类不知道困难多少。选择化形之后,就不可逆转。也就是说,化形后的十万年魂兽除非被杀死,否则是无法再变回兽形的。它们地本体会变成化为人类后地武魂。而以前所有的能力将全部消失。魂力需要一点一点的重新练回来。尽管和普通人类相比,它们修炼的速度要快的多,并且不需要去猎杀魂兽就能获取魂环。但在这修炼的过程中,它们必须要与人类接触,感受人身上地气息,否则就无法进步。”

    “并且,选择这条路,它们的寿命也会变得和人类一样。如果在人类的年龄限制中没能突破百级,那么,它们也只能活一百年。千年和百年,大多数十万年魂兽会如何选择。你应该明白了。”

    “更何况。化形后的十万年魂兽普通魂师虽然看不出来。但只要是魂斗罗以上级别的婚事仔细注意,还是能发现的。尤其是在封号斗罗面前。它们无所遁形。小舞之所以一直没有被别人发现,是因为她身上的那株花。那奇异的花掩盖了她身上的气息,这才令她一直安全地和你们在一起。今天正是因为那朵花离开了她身边,她地身份才在教皇那些人面前暴露了。”

    “你想想,面对十万年魂兽,而且还是一个化形后实力弱小的十万年魂兽,武魂殿那些人会放过她么?”

    “化形后地十万年魂兽修炼分为三个阶段。魂力达到六十级以前,被称为幼生期,在这个阶段,魂斗罗以上级别的魂师就能发现它们。过了六十级以后,它们就会变得安全许多,可也需要与人类更紧密的接触。这个阶段叫做成熟期,哪怕是封号斗罗,在它们重修超过六十级魂力后,也无法看出它们魂兽的身份。因此,过了六十级的十万年魂兽也可以说是真正变成了人类。那时候的他们已经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而到了九十级以后,十万年魂兽的修炼就会进入最后的化神期。与我们人类的封号斗罗一样。去冲击那不死的永恒。”

    “不死的永恒。”唐三重复了一遍唐昊的话,对他来说,这个说法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不死?人真的可以不死么?

    他不想过多的去考虑这些。此时,他的心情已经从刚刚看到父亲的兴奋以及小舞离去的失落中逐渐恢复过来。

    至少,原本必死的局面因为父亲的出现,自己和小舞都没事,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或者说,是另一个开始。

    “那这么说,小舞选择的就是化形,而且她还是处于幼生期的化形十万年魂兽了?”

    唐昊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虽然她是十万年魂兽,但从观察中能够看出,在她选择化形之前,应该从未离开过自己修炼的地方,心如白纸。所以,她其实和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她如果死了,会出现魂环和魂骨而已。”

    唐三默默的点了点头,当初,他看出小舞是魂兽之后,内心也曾挣扎过,但正像唐昊所说的那样,在他心中,小舞不论是人是兽,都是他的妹妹,还有那朦胧的爱恋。

    唐昊沉声道:“你希望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从现在开始,在你得到我的认可之前,我将对你进行一系列的特训。选择了魂师这条道路,凭借高调出现在武魂殿面前,你已经没有退路,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否则,你永远都只能像老鼠那样生活在阴暗之中。休息吧。尽快回复身体,然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这句话,唐昊缓缓闭上双眼。

    “爸爸。”唐三突然叫了一声。

    “嗯?”唐昊没有睁眼。

    唐三咬了咬牙,但还是问出了内心最渴望知道的事,“我妈妈是不是被武魂殿害死的?”

    唐昊全身一震,双眼骤然张开,凌厉的目光宛如夜晚出现的两道闪电一般。

    被父亲的目光照到身上,唐三甚至感觉到了刺痛。

    激烈波动的情绪从唐昊脸上一闪而过,“我说了,很多事情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想知道所有的一切,就尽快让自己变强,让自己达到我的要求。”

    这是这****唐昊对唐三说的最后一句话。唐三也没有再询问什么,父子二人就那么围坐在火堆旁进入了修炼状态。

    第二天一早,简单的吃了点干粮,唐昊带着唐三出发了,经过一晚的休息,唐三强韧的身体已经恢复大半,只有背后的麻痒感变得更加强烈。他知道,八蛛矛正在恢复之中。

    唐昊恢复了以前寡言少语的样子,也不说话,只是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唐三跟在他身后,必须要提聚魂力才能勉强跟上。

    唐昊是朝着天斗帝国的方向走的,一路上,他并不走大路,专找复杂的地形前进,开始的几天,唐昊走的速度还不算太快。

    可随着唐三身体的回复,唐昊前进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等到唐三和身体状态全部恢复之后,他必须要凝聚全部魂力才能追上自己的父亲。

    因为前行的速度太快,唐三已经顾不得去辨别方位了,走到第七天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大约能感觉到自己应该在天斗帝国境内。

    每天唐昊留下的休息时间都只有两个时辰,剩余的工夫都在赶路,几乎每天都会让唐三的身体达到近乎极限的状态。

    不过,曾经有过大师魔鬼训练的他,随着身体完全恢复,还勉强能够支持的住。

    半个月后,唐昊终于停了下来。

上一页 《斗罗大陆》 下一页